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沦丧-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一天,美姑进了寝室,呆在小床边,看着门外那株在风中不住地摇曳着的盛开着的桃花,不禁想起了往事,想起往事的时候,便不住地微微笑了起来了。
  这时,寝室里没什么人,只有美姑一个人呆在那儿,脸色相当好看,看得俊子呆在一边不断地偷偷地笑着了。不过,不知为什么,俊子并没上前,似乎怕这样一来会破坏这种美丽。
  不过,他还是上前了,一下子跪在美姑面前,从怀里掏出一束玫瑰花,放在她的手心里,不住地说着好话,说自己喜欢她。
  对此,美姑不知如何是好了,呆在那儿,不住地发愣,似乎想逃离那个地方,却又没有走开。她看着俊子,看着他那个好看的脸,这脸与她的脸在一个破败的镜子里贴在一起了。
  俊子走到大楼边,关上了大门,便又走上楼来了,走到美姑身边,又跪下了,说自己对她日思夜想,快不能活了。听见这话,美姑不知如何是好了,在她看来,俊子比华子强多了,不仅长得那么英俊,且还是老板的儿子,这要是嫁给了俊子,可想而知,那日子将会有多么美好。
  今见俊子把大门关上了,跪在自己面前求欢,美姑不能够拒绝了,再拒绝,万一出了人命,岂不是自己的不是?她这样想着,边想边看着俊子,将其手中的那束玫瑰花悄悄地拿过来,放在自己的怀里倒在床上,脸上绽放出了一丝儿淡淡的笑容。
  俊子见如此,什么也不顾了,扑了上去,抱住其大腿,便在那儿不住地做起那事来了。
  且说华子在那个破败的楼上做了会儿事,忽然不知为什么不见了美姑,便匆匆地下了楼,沿着破败的楼道不住地跑着,由于不小心,还踏断了一级楼梯,使自己滚了下来。
  不过,他没有受伤。
  他疯了似的扑向寝室,却见大门已关,便站在外面不住地大声地喊着美姑的名字,却又什么也没有听见,只闻风不断地飘下叶子来,洒落在地上,上下起舞,不知要飞到什么地方去。
  华子见门关了,便大怒,一脚下去,任是铁门也坏了,何况是这么个破门,岂有不开之理?华子冲进去了,在那个同样破败的寝室里,看见自己的女人与俊子在一起,身上什么也没有穿,紧紧地拥抱着,悄悄地不知说着什么。
  华子愤怒了,真想一拳下去把俊子的头打破,却又忍了,什么也没有做地走出了那个破败的屋门,走上大街,在大风之中不住地走着,不知要走到什么地方去,就是那么没有目的地不断地走着,走着。
  华子没有脸回去了,便在大街上过夜,宿在一个小小的破庙里,在江声中,看着挂在天上的那轮破月,不住地长长地怅叹着。
  天地之大,竟然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这算什么?
  华子笑了,十分难看地笑了,身边一株树边一个黑影从什么地方一下子冲出来,又不知为什么,疯了似的不知什么地方去了。鬼?不过,这时,华子死都不怕了,还怕这玩意儿?
  华子一个人呆在那儿,看着大江不住地东流,呼吸着桃花散布在风中的那缕香味,渐渐地,笑容又散布在脸上了。不过,一会儿,这笑容便不复存在,随风,悄悄地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如此过了一段日子,美姑便与俊子结婚了,堂堂正正地做起老板的媳妇了。
  这事在江湖上传开以后,人们纷纷耻笑着华子,说他没用,说个孬种,还不如死了的好。
  这些话传到了市长的耳朵里了,市长不禁大喜,心想,这下好了,可以对青衣做手脚了。
  老板这天把自己的儿子叫到身边,拍了拍其身体,说声好,便对他说了一翻话,要他走进枫不离厂,去找老板的女人。
  市长的儿子不敢违背父亲的话,便立马走出了市长的办公室,上了车,进了一条大道,不一会儿,便到了青衣的厂门口了。
  本来,市长的儿子不敢下车,怕有诈,便呆在小车里不敢动,不住地看着出现在那个厂门口的人们,看到底有没有华子。如果有华子,那么,不要说进去了,就是下车也不敢的。
  市长的儿子呆在那个小车里看了半天,没有看见华子的影子,便要下车了,刚一下车,便欲进入那个厂子了,走到大门口,猛然看见美姑呆在那儿,不住地笑着,似乎在什么地方捡了个大便宜。
  市长的儿子看见了美姑,不禁有那么一点儿怕,便火速离开了那个厂门口,疯了似的进了自己的小车了,坐在那儿,掏出一支烟来,不住地抽着,不知到底该怎么办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市长的儿子终于发现,在那个厂里,根本就没有了华子,这才什么也不顾地下了车,走进了老板的办公室,坐在那儿,翘起双腿,不住地看着老板,却又一句话也没有说。
  青衣知道坏事了,便跪在市长的儿子的面前,说自己的女人目前身体不好,有病,求他不要打她的主意了。不过,市长的儿子不从,不仅不从,还伸出手来,在青衣的脸上扇了一耳光,说他撒谎。
  对此,青衣有什么办法呢?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这时,他又想起了华子,如果华子在那就好了。不过,华子再也不会出现了。
  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跪在市长的儿子面前,不住地说着好话,且走进了办公室里面,拿出了一大叠钱,双手交到市长的儿子手里。
  不过,市长的儿子把这些钱放在一起,脸上不断地笑着,青衣以为把事情已经摆平,不禁脸上也出现了笑容了。
  岂料,市长的儿子把那些钱浇上汽油,而后,什么也不顾地用打火机点着了,一会儿,钱便化为灰烬,余灰随风不住地飘着,有如上坟时那些飘散在风中的黑黑的纸灰。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去看病了,没有更新,望见谅。

☆、第五十七章

  市长的儿子问着青衣,说要见他的妻子,不然的话,便不客气了。青衣没有办法,只好走出了办公室,走到一个地方,把自己的女人找了回来,使其站在市长的儿子面前了。
  市长的儿子走上前,走到青衣的女人身边,伸出双手,在其脸上轻轻地抚摸着,使青衣见了,不禁相当恼火,却又没有丝毫之办法。
  市长的儿子当作青衣的面,捧着其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不住地亲吻起来了,见之者,无不耻笑青衣之无能,怎能任别人如此欺负自己的女人呢?
  这时,俊子也不知从什么地方走了过来,走到青衣身边,见市长的儿子如此行径,便大怒,想上前打人了,却在思考一会儿之后,又将此没脑子的想法作罢了。
  在那个厂子里,没有人能够对付得了市长的儿子,除非华子,不过,这时,华子已不知去向,不知到底是呆在这个小城呢,抑或另去了他方。
  当然,如果华子在的话,那么,便不存在这事了,不要说市长的儿子胆敢闯进来了,就是过这个门的时候看那么一下也不敢,会被华子打死的。华子不怕死,因为,他已活得差不多了,纵使死掉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华子有一身武功,不要说市长的儿子了,就是天皇老子的儿子也不在话下。
  可是,现在,华子不在,那么,面对这个歹徒一样的人,人们有什么办法呢?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坐在一边,不住地看着,听其不住地在青衣的女人的身上乱摸着,不断地说着那些难以入耳的话。
  见市长的儿子这个样子,青衣不知怎么办了,便什么也不顾地扑通一下跪倒在市长的儿子面前,不住地说着好话,要其放自己一码,不要使自己在众人面前过于丢脸。
  “啪!”一记耳光甩在青衣的脸上,火辣辣地痛,使其捂着脸,坐在地上,不住地□□起来了。 
  这时,他又想起了华子,不过,华子已不在这个地方,此时,不知走到什么地方去了。
  美姑呆在青衣的身边,看着这一切,美梦渐渐地破灭了,一下子,似乎成了一个没有人要的下贱货了。她又想起了华子,想起有华子的美好的日子,却又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今见这个样子,不禁没有主意地走出了那个厂门,沿着大街不住地走着,不知要走到什么地方去了。
  美姑不想呆在那个厂里了,呆在那儿对她来说太不好受了,不要说什么快乐了,更不要说什么尊严了,气都气死了。她于是走出了厂门口,不住地走着,不知要走到什么地方去,就是那么没有目的地不断地走着,在一缕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的大风之中。
  这时,她深深地想起了自己的华子,不过,华子这时在什么地方呢?
  她不想在那个厂子里了,因为,这时,青衣没有了钱,也几乎不成其为老板了。她呆在那个在方,有什么意思呢?她于是走出来了,沿着大街不住地走着,不知要走到什么地方去。
  华子在一个小小的破庙里呆了一段日子,便又走出了那个小庙,在大街上转悠,不知要走到什么地方去,只是那么没有目的地不住地走着。
  这天,他走到一个小河边,坐在那儿,面对着西下之夕阳,不禁悄悄地笑了。
  是啊,他要是呆在那个厂子里,这时,也许看不到这么美好的夕阳了。
  他坐在那儿不住地笑着,在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的一阵风中。
  这时,月光不断地泄下来了,洒在河滩上,朦朦胧胧的,如梦。
  他一个人呆在那儿,自在地看着这些在风中不断地摇响着的叶子,不知为什么,深深地想起了美姑了,不知她在什么地方,这个时候还好不好。
  这时,不知为什么,在不远处一株破树下,出现了几个人影,好似是一个女人不住地在那儿哭泣着。
  华子好奇地走了过去,果然,看见一个女人趴在沙堆上,不住地喊着救命。一个男人骑在那个女人身上,疯狂地做着那事,使那个女人不住地□□着,几乎不想活了,却又似乎相当受用的样子。华子本来想去救那个女人,却不知为什么又想离开了,在他看来,两个恋人在河滩上相爱,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嘛。
  他于是想走开了,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停止了脚步,再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发现那个女人似曾相识,便走上前,想去问一下。不过,又怕这样一来会打扰了别人,不大好,便什么也没有说地准备离开了。
  “华子!”正在这时,那个女人这样叫了华子一声,似乎是一个熟人的声音。
  华子走上前去,见那个女人躺在地上,披头散发的样子看起来更有女人味,使华子不禁也生出了那个心了,要在那个地方与那个漂亮的女郎亲热一翻。不过,华子没有那样做,他看着那个女人,问她怎么认识自己。
  “滚!”那个男人从美姑的身上下来了,愤怒地大声地对华子吼着,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便向华子头上打来。华子躲过。华子还手,把身边一株小树拗断了,作为对付那人的武器。见如此,那人衣服也来不及穿了,沿着河滩,在大风呼啸之声中不断地跑起来了,不一会儿,便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华子走上前去,把那个女人从地上拉起来了,拍掉其身上的灰尘,不住地与之闲谈着,问这是怎么了。
  “华子!”那个女人说了这一句话,便不说了,趴在华子身上,不住地大声地哭起来了。
  “怎么了?”华子惊呀地看着那个躺在地上的女人,不知她为什么一见自己就哭。
  “我是美姑!”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这样对华子说着,脸色相当难看,一颗眼泪不住地在淡淡月光下闪烁着,在这眼泪中,华子看见自己的影子也是如此憔悴。
  “什么,你是美姑?”
  “嗯。”
  ……
  原来,自从那个厂得罪了市长的儿子后,青衣的老婆便跟着市长的儿子走了,青衣疯了,每天走到大街上,见了女人便抓住说话,要那个女人跟自己回家。
  人们见青衣这个样子,对自己女人如此无礼,便纷纷见了他便打,以至于后来俊子为了不惹麻烦,竟然把青衣锁在一个小小的破败的屋子里了。
  当然,那个厂没有了青衣的经营,俊子又什么也不懂,不久,便宣告破产了。
  俊子没了收入,吸毒成性的他便悄悄地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里把美姑卖进一家妓院里了。
  这不,这天夜里,美姑被一个嫖客带到这个河滩边,脱去她身上的衣服,借着淡淡的月光,在那儿做这事。却不知为什么,又被华子看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想写好小说,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一个人摸着石头过河,真是又高兴又委屈。
  各位大人能否随便说点什么,小子会很高兴的哦。

☆、第五十八章

  华子把那个嫖客赶走了,拉住美姑的手,沿着河滩边不住地走着,在不远处传来的一阵阵河声中。
  华子面对这时的美姑,心里相当矛盾,欲要不见她,又见其如此可怜,断不能扔下她而自己逍遥快活,华子从来不是这样的人。不过,要叫他再去爱美姑,不知为什么,却又似乎办不到了,在他心里的某个角落里似乎藏着一个鬼,不住地在那儿说着什么不要理美姑的话,却又不舍得就这样放手。
  她们沿着河滩不断地走着,走着,不知到底会走进地狱或是进入天堂。
  青衣自从自己的女人跟了市长的儿子后,便再也没有了雄心了,什么要做全市最好的企业家,又什么赚大钱,一切,对他来说都没有意义了。
  是啊,青衣的妻子如此漂亮,在他看来,什么西施,又什么美人,统统不要,他只要自己的妻子。可是,妻子却跟着市长那个混蛋儿子,上了山,一起住进了那个破洞里了。
  青衣不相信人们的传说,非要亲自上山去看看不可,便走出了那个破厂子,昏昏沉沉地不住地走着,朝着传说中的那个小山。
  走到那座小山脚下时,天色已逐渐夜了,一两颗星星挂在天上,不住地眨着眼睛,似乎在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对他进行着耻笑。
  在那座小山之顶上,一个小小的草屋子竖在一株树下,在那个小草屋子边,躺着一条龙,此时,在这淡淡的夜色中,正不断地呼呼地酣睡着哩。
  青衣好不容易爬到那个小小的屋子边时,见那个草屋子里亮出了一丝儿灯光,便欲扑过去,挥舞着一把长刀,欲与里面的人同归于尽了。
  不过,见人来了,不知为什么,那个躺在草屋子边的大龙便把头举起来了,却不是什么龙,而是一条毒蛇。
  这条毒蛇长着九个头,可以上下左右全方位进行攻击,且可以喷出一种十分毒的蛇毒,只要这蛇毒沾在人的身上,便会在几分钟之内死亡。
  这蛇被锁在一株树上,永远不可能触及那个小草屋,却可以轻易地对走上山来的人恶毒地进行攻击。
  那个小山虽小,却相当之陡,其他三面皆是不可逾越的悬崖,只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山顶上那个小草屋。在通那个小草屋的路上,离小草屋百来米远的地方,便是那毒蛇栖身之所。
  市长的儿子会做一件特殊的衣裳,着了这衣,不知为什么,那毒蛇便看不见他了。因此,可以自在地从那条大毒蛇眼皮子底下穿梭,不受任何伤害。
  可是,一般人如果从那条毒蛇身边走过,那可就不好了,那条毒蛇会昂起九个头,肆无忌惮地进行攻击,可以毫不记代价。也许,这条蛇在什么地方与人结下了仇,因此,只要见了人便会攻击,不管这人是什么人。
  青衣不知道这一切,冒然上山,走到小路边,走不动了,想休息时,却见九条蛇头从天而降,便什么也不顾地往山下跑了。
  跑开了,青衣见那大蛇并没有追过来,便坐下来了,坐在一片乱风中,不住地忧伤,很后悔自己不该跑回来,以致于坐在天光下不住地忧伤着了。
  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死在那个牙齿下。
  青衣呆在毒蛇身边不远处,看着山上那座草屋子,听着从那个草屋子里传来的阵阵笑声,不知为什么,心如刀绞,真想死去得了。
  他听见了自己的女人的声音了,这声音那么美丽,那么温柔,却要永远离开自己,成为别人的人了。这叫青衣还有什么勇气活下去呢?
  他恨不能死在山下那个破败的岩洞中,永远也不要见人了才好。
  青衣蜷缩在那个石洞中,听着夜风不住地在自己身边吟着小曲,渐渐地感到快活起来了,可是,一想到山上呆在市长儿子身边的自己那个美丽的女人,便又不快活了。
  这时,天色多么美啊,他可是睡不着,便提着那把锋利的大刀,走出石洞,不住地走着,不知要往什么地方走。
  走了一会儿,便走不动了,便坐在地上,看着山上那个小草屋子,在心里不住地诅咒着,恨不能把市长的儿子咒死。
  这时,天上刮起了大风,也起了云了。
  云屋越来越厚,渐渐地,把那座小山盖住了,不见了山上那个小草屋子了,也不见了小草屋子边那条可恶的毒蛇了。
  青衣悄悄地提着大刀沿着小路不住地爬着,想趁着大毒蛇不注意的时候进入那个小草屋子,把自己的女人抢回来。
  爬到一半的时候,青衣听到了大蛇似乎动了一下,便趴在地上,什么也不敢做了。
  夜好静啊。只听见遥远的一个地方传来一个小小的虫子的啼声,在这啼声中,青衣渐渐地看到了曙光了。
  大风不住地刮着,不知什么地方一株树倒下了,倒在地上,差点儿把青衣压住了。
  青衣吓了一跳好了,心想,若不是老天保佑,那么,这时的自己便成了齑粉了。
  不过,还好,他侥幸地躲过了一劫,坐在地上,不住地对老天说着好话,感谢着。
  这是,天上又起了一阵风,大风旋转着把一块石头刮到天上了,不住地飞舞着,轻得似一片小小的叶子。青衣看着,脸上不断地出着汗珠子,不知要往什么地方躲,似乎那石头故意要砸自己。
  青衣呆在那儿,看着天上的那块石头,见其朝自己砸来,不禁哭了。他不想死啊,还得把自己的女人找回来不是?不能就这样死了呀?
  可是,石头砸过来了,落在什么地方去了,又听见什么东西大叫一声,便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了。
  天色黑得看不见青衣身边的树了,也看不见山顶上那座小草屋子了。
  青衣不知该怎么办了,还是等明天天亮了再去吧,不要撞在那条毒蛇的身上,那可不好了。
  这时,天上划了一条闪电,在这苍白的电光中,从那个小草屋子走出来一个人,披头散发着,身上几乎不穿什么衣服,不住地大声地哭泣着。这个青衣的女人,曾经那么漂亮的她,这时,却成了这个样子了。不过,这样子对青衣来说依然那么美。
  青衣不想下山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大人,能否为小子提点意见呢?小子会很快乐的。

☆、第五十九章

  青衣呆在那儿,不住地看着那个走出草屋子的女人,见其大声地哭着,不禁心疼起来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闪电一下子又不见了,不见的还有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女人那么美,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这时,天地间又如此寂静了,只有不知什么地方一个小小的虫子不住地啼着,有如哭泣。
  青衣呆在那个草屋子下面,本来想冲过去,却实在不敢,怕蟠居在路上的那条毒蛇,不要说九个头了,就是一个头,那也可怕呀。
  这时,在一片漆黑之中,从山上那个草屋子里又发出一阵响声,听之,不禁使青衣毛骨悚然。
  那个草屋子在这个声音中起了火了,火光把半边天都烧红了,在这火光中,那个女人不住地挣扎着,却又被一个瘦长的男人压在身下,怎么也脱不了身。
  这时,青衣看清了那个女人的脸,在那片大大的火光之中,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妻子吗?对,这个女人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妻子,这时却被压在那个不断地□□着的男人身下,使青衣不断地难受着,却又什么办法也没有。
  青衣听着那个声音,本来怕那条蛇的他,这时,什么也不顾了,冲了上去,冲到那个着了火的草屋子边,抓住了那个男人,与之打起来了。
  青衣本来打不过那个男人的,却不知为什么一度那么有力气起来了,竟然把那个男人举起来了,扔到山下去了。
  把那个男人扔下山了之后,青衣便拉住自己的妻子的手,下了山,在路上看见毒蛇被一块巨石压成两段了。
  青衣下了山,赶紧不住地走着,不知要到什么地方去,又怕市长来抓自己。
  青衣在山下碰到了华子,见华子与美姑呆在一起,脸上露出了笑容,不禁相当不好意思,想溜走了。不过,华子拉住了青衣,进了一家酒馆,坐下了,不住地喝起来了。
  华子本来对青衣相当反感,今见其如此狼狈,也不便说什么,大笑一阵之后,便把往事抛诸脑后了。
  华子在那个地方不能呆了,怕人看见自己会耻笑,却又不知道往什么地方去,正好遇见了青衣,便欲与之去一个小岛上去。
  青衣这时真是相当害怕,怕市长会来找自己,便不住地想着办法逃离这座城市,却又不知该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