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沦丧-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鲂〉荷先ァ
  青衣这时真是相当害怕,怕市长会来找自己,便不住地想着办法逃离这座城市,却又不知该往什么地方去。今见华子说有这么个小岛,便不住地大笑着,想去那儿,不为别的,暂且躲避一下市长对自己的追击吧。
  他们上了一个破败的小船,拣一个风平浪静的日子,上了船,去了那个小岛上了。
  听说小岛上有金子,青衣十分高兴,抱住自己的妻子,不住地亲吻起来了。
  可是,一到小岛之上,他们不禁傻了眼,小岛上什么也没有。
  华子本来想去找金子,却又忘记了以前发生的事了,不知金子在什么地方去了。
  于是,他们沿着小岛不住地走着,不知要走到什么地方去,就是那么不断地走着,好似不走的话便会死去了。
  走了不知多久,他们走到一片大森林里了,不见天日,也不知在这个地方会不会有豺狼虎豹。
  他们走着。
  华子走在前,在一苍白的月亮之陪伴下,不住地走着,听不见什么声音了,只听见不知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一阵阵山泉丁冬之声,仔细一听,却不是,而是自己肚子在不住地叫着,有如在骂娘。
  不一会儿,他们进了一小小的亭子了,见里面点着一盏昏黄的小油灯,便凑在一起,默默无语着。
  这时,在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尊神座,高大巍峨的样子十分怕人,美姑见了,不禁哭起来了。
  这时,华子才知道人是多么的好,不要说别的,眼下就可以为自己壮胆。
  在那个神座前,有一瓶酒,还有一只烧鸡。她们实在太饿了,便什么也不顾了,扑到那只烧鸡边,乱抢着吃了起来了。
  这时,她们才知道什么是苦,却也并不后悔,只要寻到了那批金子,那么,想吃什么都不会发愁了。
  吃饱了,她们便睡在一片乱草丛中,在那盏小小的油灯的陪伴之下,听着门外风不住地刮着,不断地把不远处一片林子里的松涛声刮来。
  第二天,她们起来时,发现,眼前不见了那个破败的小庙了,不见了庙里那盏小小的昏黄的油灯了。
  她们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了,坐在地上,看着围着自己的人们,不禁害怕起来了。
  但见一个为首的汉子凑了过来,笑着在美姑的脸上乱摸一阵后,便问她们是从哪儿来的。
  青衣想据实回答,却看见华子对自己挤了挤眼睛,于是,不说了,呆在那儿,悄悄地把头垂下,不敢看人了。
  那些人见她们不说话,也便不说什么,找来一根绳子把华子与青衣捆住了,却把美姑与青衣的女人放了。
  他们把青衣的女人与美姑带走了,尽管两个女人不肯,不过,在这个地方,由不得她们了。
  且说她们被一帮人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关进一个小小的屋子里了,心想,接下来便会杀死自己了,或者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出现。
  她们被关进了那个上好的屋子里后,有好吃的,住得也相当好,不禁略为放了点心了。在那个屋子里呆腻了,她们便想出去一下,看看外面的风景,散淡散淡。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男子,见了美姑与青衣的女人,不禁大声地笑着,好似捡了一个大便宜。那个男子头上不知被什么人砍了一刀,刀尚插在头上,没有取出来。这刀要是一取出来,那么,他也便完蛋了。
  这个男子凑到美姑身边,便伸出手来了,不住地在其肚子上抚摸着,声称要她为自己生许多的娃娃。听了这话,美姑相当害怕,想立马逃离那个地方,却又被门口扛着大刀的人挡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休息,没有更文,望见谅。

☆、第六十章

  
  华子与青衣被众人抬到海边,捆在一个柱子上,动弹不得。
  华子不知这些人会对自己怎么样,反正自己没有做坏事,也倒不怕,反而站在那根柱子上不住地唱起歌来了。不过,唱了一会儿,却不唱了,想起了美姑,为之担心,不知她到底怎么样了。
  不过,这时,他自身难保,哪儿还有力气去为他人担心呢?
  他知道,在这个小岛上,杀人犯相当多,这些杀人犯为了金钱,可以什么事都做。念及此,华子不禁冷汗直流,更加想逃了,却又无论如何也挣扎不脱,只好无语地呆在那儿,看着在自己头顶上不住地盘旋的乌鸦们,不禁相当害怕起来了。
  在他的脚边,堆满了白骨,有的已然腐朽,有的上面却还沾着鲜血。
  不少野狗正在泥土里刨骨头吃,为此,不惜打得头破血流。
  一轮苍白的月牙从东山上爬上来了。
  华子也倒不怕,这么多磨难过去了,还在乎这一点吗?他不怕。不过,青衣却不住地在冷风中打颤,脸上白得似一张纸了,快要与地上那个髑髅差不多了。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鼓声,在这鼓声中,一群女人走过来了,衣着相当华丽,看得华子眼睛都花了。看着这些美丽的女人,华子不害怕了,不仅不害怕,在某种程度上还相当快乐起来了。他想站在那儿唱个歌了,却又不敢,因为,他看见一个人手里捧着一个盆子,不住地走过来了。
  在那个盆子上放着一把尖刀,刀口上似乎还带着一些鲜血,在苍白的月亮下看来,更其恐怖。青衣看见了那把尖刀,竟然大声地哭起来了,跪在地上,不住地对那些人说着好话,甚至给他们磕起头来了。
  不过,华子不这样做。
  华子看着那些人,眼睛鼓鼓的,似乎想从眼眶里飞出来了,使那些看见华子眼光的人不禁不敢看了,悄悄地把自己的眼睛闭上了。
  人们在一边不住地忙碌着,烧起了大火,在这熊熊火光中,人们载歌载舞,唱出了好听的歌。不过,这歌声对华子来说却有如放屁,一点儿也听不懂,不仅不懂,还相当吵人,使他不能好好地想念自己的美姑了。
  人们在海边烧起了一个大锅,锅里的沸水不住地响着,把天上的星星也煮进其中了,不住地挣扎着,想从那口铁锅里挣脱掉,却似乎永远也不可能做到。
  华子看着人们把那口大锅烧红了,又看见那口大锅里的水渐渐地沸了,不禁也好奇起来了,不知道这些人到底要做什么。
  在那口大锅边放着一条条桌子,桌上放着不少碗筷,碗筷映着月牙,在远方传来的海浪声中,也自成一道风景。
  不过,不知为什么,这风景对华子来说一点儿也不美,不仅不美,在某种程度上还相当之可怕,使其几乎想哭了。
  人们围坐在长桌子边,不住地敲着碗筷,叽哩咕噜地说着什么,嘴里不住地流着涎水。
  这时,一个头上缠着一块红布的粗壮的汉子手持尖刀走了过来,走到华子身边,用手在其胸口上不住地抚摸着,且不断地喷着冷水……
  华子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这些人不是要吃自己吧?
  是了。不过,事已至此,奈何,只好听天由命了。
  青衣看着眼前那把尖刀,不住地对那个头上缠着红布的汉子说着好话,且说可以把自己的女人交给他了,只求他不要对自己下此毒手。
  不过,红布汉子没有理青衣,而是走到华子身边,一手握尖刀,一手在华子的胸口上抠破了一块皮,用那块皮把那把尖刀的刀口擦亮了,便要动手了。
  且说美姑呆在那个屋子里,见一个头上插着一把刀的汉子不住地看着自己,便主动上前,不住地对其说着好听的话,使那个男子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了。美姑极其温柔地对那个男子说着风话,且不断地在其头上身上吻着,使那个男子以为美姑爱上了自己,不仅对她不那么防备森严了。
  美姑还在那个男子面前把自己的衣服脱掉了,故意把自己的身体露出来,使那个男子看到,不住地笑着,笑着。美姑趁那个男子这样笑,不仅也大声地笑了,眼泪却不断地往心里流着,不过,这眼泪没人能够看出来,包括青衣的女人。
  由于美姑这样识趣,那个看守美姑的男子渐渐地对她没有了戒备了,相反,对青衣的女人却严加看管起来了。
  青衣的女人想解个手,并且想以此为借口悄悄地溜掉,却不幸被那个头上带刀的男人识破了,打得半死,要不是美姑施救,那么,也许在那个地方一命呜呼了。
  青衣的女人见那个男人如此凶恶,不仅不敢跑了,甚至打心眼儿里对他起了好感,甚至不再想青衣了,想对那个男人好起来了。
  不过,那个男子不看好青衣的女人,却对美姑相当有意思,不时走到其身边,说上几句话,或者什么也不说地干呆在那儿,闻闻其身上的那种女人的香味也是好的。
  “大哥,戴着这个东西不好受,你把俺的脚镣拿下来,今夜,小女子好服侍你啊。”美姑这样对那个头上戴着刀的男人这样说着。 
  “这个,我没有这个权力呀,要上面批准才可以的。”戴刀男这样对美姑说着,脸上有一丝儿遗憾,似乎为自己的官位不高而感到羞耻。
  “没事,这个地方只有这几个人,我们不说没有人会知道。”美姑执意要其为自己脱去镣铐,且不住地哭起来了。
  “那好吧。” 
  夜了,美姑看见不远处烧起了一堆火,这这火光中不住地传来了鼓声,且似乎听到一个男子的哭声了。
  美姑把依偎在自己身边的那个戴刀男的头打破了,出了那个铁屋,悄悄地走到鼓声处,看见华子被捆在一个柱子上,胸口被红布男子割了一块皮,在淡淡的月光下不住地流出血来了。
  华子站在那儿,面对着尖刀,不禁感到相当绝望,看了一眼美姑呆的那个地方,长长地怅叹一声,便闭上了眼睛,大吼一声,说,“他妈的,来吧!”
  听见这吼声,人群中一个人站了出来,走到华子身边,上下仔细打量着,问他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华子的声音。
  “那好,杀!”那个长大的男子这样对红布男说了一声。
  “且慢,我还有话说!”华子又说了这样一句。
  “我……我也要说话,呜……”青衣也这样对那个男子这样讲了一句。
  “什么话,快说,大家肚子饿得乱叫了。”长大男这样对华子也吼了一声。
  “希望你们好好对老子女人,不然,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
  “杀!!!” 
作者有话要说:  宽带连接出问题,差点更新不了,真吓人, 不过,现在好了,嘻嘻。

☆、第六十一章

  华子说完这话,便伸出了自己的脖子,准备受死,却被红布男骂了一声,说他笨,不懂得死。
  红布男边这样说边把华子的脖子弄回去,却将其衣服解开了,露出了宽阔的胸膛,不住地抚摸着,又在上面喷了一口水。做完这一切,红布男便右手握住尖刀,放在华子的胸口上,使华子倒吸了一口冷气,却也并不怕,倒是青衣却吓得不住地颤抖起来了。
  “不麻烦你们了!”华子大喝一声,便把红布男手中的刀抢了过来,便欲把那刀□□自己的肚子里去了,却没有成功。
  “他妈的,想好死啊,门都没有!”红布男大吼了一声。
  他仍旧不住地在华子的胸膛上抚摸着,要把那刀宰进其胸膛了,粗鲁地。
  华子闭上了眼,长长地怅叹一声,想说二十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却不知为什么并没有说,似乎已没有了那个豪情了,也没有力气了。
  红布男把刀高高地举起来了,对着华子的胸膛,脸无表情地看了一眼,似乎看到的不是一个人的胸膛,而是一堆泥土。
  尖刀对着华子的心脏处了,在淡淡月光下不住地闪烁着冷光,冷光中,华子又闭上了眼,似乎看见阎王正在天空对自己不住地笑着。
  一滴鲜血从尖刀刀口上滴下来落在地上,溅起一片血光,在这光中,人们纷纷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表示不敢看这个场景。
  此时,不知为什么,一个小小的石头打在那把尖刀上了,刀随后落进了地上了,又被一只脚踢飞了。
  一个女人站在华子面前,看着那个红布男,不住地骂着,边骂边解开了华子身上的绳索,使华子恢复了自由,飞起双腿,将那个红布男踢飞了。
  人们纷纷跑了。在那个海滩边,这时,又只剩下华子与自己的女人以及青衣了。
  她们坐了下来,坐在海滩边,面对着西下之落日,不禁轻轻地哼起小曲来了。
  这个时候,她们才知道,在这个小岛上,不仅有她们这样的人,更有许多杀人犯,而这些杀人犯为了金子是什么事都可以做出来的。
  她们不能呆在海滩边了,怕那些杀人犯追上来,再次趁她们不小心把她们捆住,再次用尖刀来剖开她们的胸膛,挖心吃。
  不能呆在那个地方了,却又知往什么地方走,见那儿有一堆火,便不想走了,且过了这个晚上再说吧,纵使他们再来,华子也不会放在话下。
  肚子已然相当饿了,想弄点儿什么吃的,在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的潮水哗啦哗啦作响声中。退潮了。于是,她们走到海边,见潮水不住地往下退着,却把那些大大小小的鱼儿留在海滩上,似乎是上天故意安排的,以如此一种方式对她们进行犒劳。
  她们在海滩上把那些大鱼捡了回来,用木棒穿成一窜,在火上不住地烤着,香味不住地随风飘散开来,使不远处一个打渔的人闻到这香味了,竟然唱起歌来了。
  鱼烤熟了,她们坐拢来了,坐在火堆边,边看着这些美味的食物边相互看着,脸上无不带着淡淡的笑容。
  华子赶紧抓起一个鱼儿,在月光下不住地看着,在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的一片冷冷的风中。
  这时,从海滩上爬出来一个人了,身上披着一身黑衣,边走边发出一种怪声,有如半夜听到的丧鼓之声。这个人不住地走来了,脸色相当之苍白,面无表情地走过华子身边,动作僵硬地走去了,渐渐地,消逝在海滩边,又悄悄地扑入了大海中了。
  “鬼?”美姑这样对华子说了一声,边说边不住地颤抖着,什么也不顾地扑进了华子的怀里了,小声地哭泣起来了,说自己害怕。
  青衣与自己的女人呆在一处,看见那个人不住地走远了,不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便要跑起来了,却被华子止住了。
  她们仍呆在海滩边,见鱼已经烤熟了,便在月光下吃起来了。
  这时,不知为什么,在大海深处传来了一阵怪笑声,似乎有很多人在笑,却又像是在哭。
  在那个地方呆不下去了,华子便拉起美姑的手,沿着海滩不住地走起来了,不知往什么地方走,只是那么没有目的地不住地走着,走着。
  华子走了一会儿,发现,身边已不见了美姑,也不见了青衣和他的女人了。他一个人呆在那个海滩边,看着不远处一个小山上发出的淡淡的火光,不知是否在那个地方有人存在。
  他走累了,没力气了,便坐下来,坐在地上,看着海面上不住地刮来的一阵阵哭声,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想跑,却没有一点儿力气了。
  他坐下来了,看着海面上那个声音不断地飘进了自己的耳朵里,想跑是不可能了,便不管他了,躺下来了,躺在海滩上,听着那个声音,不知为什么,也不那么怕了。
  不过,不知为什么,那些声音渐渐地近了,更近了,使他的脊梁骨不住地发起麻来了,又想跑了,却还是忍住了。
  “他妈的,来吧,死就死!” 
  华子不住地这样对那个声音大声地说着,边说边骂起娘来了,这要是被人看见了,他不知自己会受到怎样的耻笑。
  不过,他不管这些了,不住地对那个使自己感到害怕的声音不断地骂着,骂着。
  不过,这些声音并不因为他之乱骂而离开,不,不仅不离开,反而来得更近了,似乎就在他的身边。
  他站了起来,沿着一条小小的路走去,走到海边,看见一些东西在海面上不住地沉浮着,眼看着要沉下去了,却又悄悄地伴着海浪浮起来了。
  华子本来不想看这些东西,不过,这些东西欺人太甚,似乎非要他看不可。没有办法,华子只好凑了过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这夜半三更之时不住地哭着。
作者有话要说:  又更了一章,快乐,嘻嘻。祝两位大人也快乐。为了两位大人,我要把这小说写完。

☆、第六十二章

  华子坐在石头上,见海面上沉浮着的东西漂过来了,不禁走了过去,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发出哭声。
  坐了一会儿,什么东西也没有看到,便又离开了,沿着一条荒芜的小路不住地走着,不知要走到什么地方去。他想去找美姑,却又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便那么没有目的地不住地走着,在淡淡的月光下。
  华子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自己的女人,仔细想来,却依旧想不明白,便坐在地上了,不想了,干脆他妈的不要活了算了。
  是啊,没有女人的日子能叫日子吗?他不住地伤心着,不知道该咋办,看了一眼挂在天上的那轮苍白的月轮,心想,无论如何也要把自己的女人找回来。
  且说美姑正在海边行走之时,却不小心掉进了一个陷阱之中,努力挣扎着想爬出来,却一点儿用也没有。
  与她一起掉下来的还有青衣以及他的女人。她们仨呆在一起,想从那儿爬出去,却无论怎么做都是徒劳,便不挣扎了,干脆死在那儿算了。
  好在这个洞里还有个出口,却不知通往什么地方。她们进入了那个出口,沿着一条粗糙的小路不住地走着,不知要走到什么地方去,只是那么没有目的地不住地走着。
  在她们身边的石壁上,挂着一盏盏小灯,灯光不住地射下来了,照在小路上,发出美丽的光来了。累了,她们便坐下来了,坐在地面上,用手一摸,却发现地上满是金块,在灯光之映衬下不住地闪烁着绮丽的光芒。
  哇,这都是金子啊!
  青衣坐在那儿不住地抠着,抠了好一会儿,终于抠到了一块金子,扛在肩上,不满足,想继续抠,却又听见什么地方传来了一阵谩骂声。于是,不敢抠了,在金子铺成的路上不住地跑起来了。
  跑了一会儿,她们又跑不动了,便又坐下来了,坐在地上,看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的一束束光,不禁感到十分快乐起来了。
  在她们的身边有一间小小的屋子,屋子里也亮着一盏小小的灯,在这灯光中,她们进去了,想去看看这到底是什么。
  出现在她们眼前的是一扇小小的木门,木门上刻着几个硕大的字,写着:汉丞相曹操之墓。见了这几个大字,不知为什么,她们不敢进去了,想悄悄地溜之大吉,却想进去看看曹操墓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人们不是都说曹操墓是假的吗,原来却在此地!
  她们相当高兴,悄悄地把那个门推了一下,推不动,倒是落下了不少灰尘下来,落入了青衣的眼睛里,却不知为什么并没有什么不舒服。
  她们推了一会儿,只能推开一个小小的缝隙,从那个小小的缝隙之中露出了一丝儿小小的灯光,这灯光射在青衣的眼睛上,使之不住地疼痛起来了,便蹲下来了,蹲在金子铺的地面上,□□着。
  青衣不敢推那门了,便又关上了那门,坐在地上,对美姑与自己的女人不住地说着话,说不要大声,否则会有大难。
  听见青衣这话,两个女人都不敢说话了,坐在地上,看了一眼从那个破门里射出来的灯光,不知到底该怎么做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找到华子,只有华子有这个能力来对付这事儿,却又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青衣想找到华子,不敢一个人对付这事,弄不好,丢了自己的性命是小,破坏国家之文物是大啊。不过,他又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华子,又不敢乱走,这个地方到处是机关,稍一不小心,便会粉身碎骨。
  她们坐在那扇小小的木门前,沐浴着从那个小木门里不住地射出来的光,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在那儿坐了一会儿,她们便又不住地往回走了,想从哪儿摔下从哪儿爬起来,找到华子,而后,一起来商量对策。
  她们又回到了来时的那个地方了,望了一眼上面,但见一丝天光洒下来,洒在她们身上,那么美好,使她们不住地笑起来了,以为自己可以不用死掉了。
  青衣站在那儿,不住地朝上看着,想找到一个梯子什么的,以便爬上去,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这样一个梯子,便绝望地坐在地上了,不知如何是好了。
  “你妈妈的!”青衣不断地骂着。
  美姑听见了这话,以为是骂自己,不禁大声地哭起来了,边哭边要寻死了,说不想活了。
  是啊,她为什么要被人骂呢?她又没有得罪人,为什么要受此大辱呢?她又没有花青衣一毛钱,也没有得到过他半分好处,他凭什么要骂自己?美姑蹲在地上不住地哭着,边哭边在地上不住地搜寻着石块,想找到一块石头悄悄地把自己结果掉算了,免得受此大辱。
  “我并没有骂你呀,你这是何苦呢?”青衣上前把美姑手中的那块石头拿下来了,丢在不知什么地方了,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机关,“砰”地一声,射出了无数刀子出来,幸好那些刀没有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