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沦丧-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并没有骂你呀,你这是何苦呢?”青衣上前把美姑手中的那块石头拿下来了,丢在不知什么地方了,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机关,“砰”地一声,射出了无数刀子出来,幸好那些刀没有射在她们的身上,不然,后果可想而知了。
  与此同时,又有什么东西从那个洞顶上掉下来了,掉在她们身边,仔细看之,知是一些死人的头颅,头颅上还残存着一些锈迹斑斑的刀片。这又是何意呢?难道,曹孟德先生生气了,想用这种办法来吓唬吓唬她们吗?她们不知道了,这曹孟德先生也太小气了吧,不就是把散落在地上的一张纸弄破了吗,至于这样吓唬人吗?
  这下完了,不能乱动了,不然,不知孟德先生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算计在等待着她们。她们可不敢招惹啊。
  这时,青衣看见一线亮光从上面洒下来了,洒在身边一块金砖上,不住地射出光来,在这光中,不知为什么,青衣心里相当舒服,以为自己这下发了。
  但是,他饿了,这不,肚子不住地乱响起来了,逼得青衣不断地大声地说自己想饭吃了。
作者有话要说:  又更了一章了,好开心哦,嘻嘻。

☆、第六十三章

  但是,在那个地方,没有饭吃啊。
  青衣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爬出去,却又不能做到,便只好无语地呆在那儿,看着自己的女人,泪水不住地流出来了。
  不便在那儿久留,边这样想着,青衣边沿着黑暗中一条小小的路走着。
  沿着一陡坡不知走了多久,渐渐地,她们走不动了,便坐在一块石头上,不断地喘气着。
  坐了一会儿,青衣又感觉到肚子不住地叫起来了,心想,再不找东西吃,那么,不知下一秒钟会不会死了。
  于是,仍旧不断地往上走,不知过了多久,觉得没路了,便又想往回走了。可是,不知为什么,在来时之路上布满了刀子,刀口全部对着她们,似乎在说,如果往回走,那么,便不客气了。
  她们只好止住了脚步,想继续往上走,却又感觉到没路了,在一片黑暗之中,发觉自己到了一座山之顶上了。
  不能后退,又无法前进,这如何是好啊?她们坐下来了,坐在山顶上,听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的风,不住地大声地哭起来了。
  哭是没有用的,不仅没用,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损失自己的力气,使得不能好好地对付这该死的厄运了。
  不能哭。她们得站起来,继续不断地前进。
  她们站在山坡之顶上,听着眼前不断地飘来的流水声,又感受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的风响,不仅悄悄地笑了,却依旧感到肚子相当饿。
  这时,在山下似乎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这笑声如此豪爽,如此大度,使刮过来的一阵风也不禁悄悄地溜走了,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难道,曹孟德来了吗?
  她们不知道,不过,真心希望曹孟德来这个地方,与自己说上几句话,那怕是几句废话也好啊。有了曹孟德,她们便可以不怕了。
  这时,山脚下一个人打着灯笼,沿着小小的山路不住地走上来了,边走似乎还边不断地哼着小曲,不过,这小曲在青衣听来却那么难听,甚至还相当可恶。
  青衣捂住了耳朵,静静地坐在山顶上,听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的风声,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妈妈了。他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了,要回去找妈妈了,不然的话,死在这儿,永世也不得安宁啊。
  可是,那人如此讨厌,不仅没有在青衣警告式的咳嗽声中停止脚步,反而还来得更快了。
  青衣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坐在那儿,不仅想抱住自己的女人,甚至连美姑也要抱住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
  不过,美姑不肯,青衣只好作罢,静静地坐在山顶上,不知如何是好了。
  这时,那人走得更近了,边走边哼着难听的小曲,使青衣不禁想对他骂娘了。
  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射出一束光线来了,照在青衣的眼睛上,使他看到了那个打着两个灯笼不住地走上山来的人了。不,这不是一个人。两个灯笼也不是什么灯笼,而是两只眼睛,不过,不是人的哦,却是一条大蛇的冷冷的眼。
  这下,青衣不知如何是好了,难道,这便是曹孟德的待客之道吗?
  青衣想拉住美姑的衣裳哭一会儿,却又听见美姑不断地啐着,便又放了手,恭恭敬敬地拉住了自己女人的手,坐在山顶上,不住地忧伤着,甚至哭泣着了。
  蛇爬了过来,眼看,便要溜到山顶上了,嘴巴大大地张开着,不住地喷着毒液,使青衣看了,不禁害怕得不知什么叫着害怕了。
  青衣想下山,却又在众多刀子面前不住地打颤,不要说下山走了,就是看一眼也不住地颤抖着,有如秋天里不住地在风中颤抖的黄叶。
  不能下山,可是就这样呆在那儿也不是个办法啊,真他妈的憋屈,却也无奈。
  蛇已爬上来了,再不想办法,那么,下一秒钟便会葬身蛇腹了。
  与其葬身蛇腹,倒不如纵身一跳跳下悬崖,还可能不死,且会找到生路。
  青衣看了一眼眼前这个悬崖,不知到底有多深,也不知悬崖下面会不会有石头什么的,不过,来不及了,再不跳的话,那么,下一秒便会死了。
  蛇已扑过来了。
  于是,她们手拉着手纵身一跳,进入悬崖中,听见了风狂啸着。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休息,各位大人请见谅。

☆、第六十四章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来了,大人节日快乐。
  且说华子在海滩上闲走了一阵子,想找到美姑,很多天过去了,却一点儿音信也没有。华子绝望了。他沿着小岛不住地走着,忽然一天,走过一个洞口时听见里面有什么人大声地嚷着,似乎有人打斗。
  华子凑了过去,发现,在那个洞里又实在没有什么人。
  那是一个相当破败的岩洞,洞门口网住了蛛网,在乱风中不住地摇晃着,似乎会被风刮走到什么地方,却又好像永远也不会离开那个破败的洞门口。
  华子凑到那个洞之门口,探头往里一看,发现里面什么也看不到,可是,又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会听见有打斗声传出来。
  况且,在那个门口里面还有一层铁门,铁门虽然已生锈,斑斑锈迹在一丝冷风中尽显苍凉,似乎在静静地诉说着一个凄凉的故事。
  华子趴在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没有什么人,也看不到什么,便离开了,沿着一条不成路的小路不住地走着了。
  可是,走到一株树下,实在不行了,得休息,不然,不知自己会不会休克过去了。华子坐了下来,坐在那株树下,不住地想着自己的美姑,不知她去什么地方了。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事,因此之故,他坐在那株树下,抬头望了一眼天上的白云,不住地长长地怅叹着。
  这时,如果美姑坐在自己身边,一起看天上那片白云,那可多么好啊。
  这时,在那个破败的洞里又传来了一阵尖叫声,似乎有什么人被人砍了一刀。华子不禁警觉起来了,站了起来,来不及欣赏天上那朵白云了,离开了那株树,沿着小路不住地走着,走到了那个破败的洞之门口,伸长了脖子往里面一看,却又什么也看不到。
  华子又想离开了,不能呆那儿呆得太久,还得找美姑啊。
  这时,从那个洞门口上面,一条蛇尾巴伸出来了,伸在华子头上,不住地挥舞着,似乎在跳舞。华子不禁吓了一跳好的,却不知道这是什么事,想打那蛇,又怕不敢。
  蛇尾巴似乎知道了外面有人了,这不,尾巴缩回去了。
  与此同时,从那里面又传来了一声人声,似乎什么人在大声地哭。而且,这声音对华子来说那么熟悉,于是,不坐了,站了起来,抓住了那蛇之尾巴,使之不能缩回去了。
  不行,那蛇之劲太大了,不可能被华子这点儿小劲所累,它仍不住地往里缩着,快要把华子也带进了那个山洞里了。
  华子快要撑不住了,何况,他已经几天没有吃饭了,肚子早已不住地在那儿骂自己娘了。
  不过,华子知道如果放手的话会是个什么后果,那样一来,里面那人肯定活不成了。不,打死也不能放手,得拖住蛇之尾巴,就算为此而死了也在所不惜。
  蛇的尾巴快要进洞口之时,华子不住地尖叫起来了,他感觉到自己快要被带进去了,而一旦进去,那后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华子抱住了蛇之尾巴,横着身子卡在那个破败的洞门口上憋足气,直起身子,以免被蛇带进去。
  蛇没有办法,便调过头来,想在华子身上咬上一口,却在不经意间被华子把其尾巴拖到外面地上了,缠在一株树上了。
  这样一来,蛇不能再把自己的尾巴缩回去了,里面那人也许就不用去死了,这是华子相当喜欢看到的。
  华子把那条活蛇之尾巴缠在洞门口一株树上,再把尾巴尖用一根削尖了的竹子钉在地上,而后,便凑到那个破败的洞门口,相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呆在那儿。
  不过,华子肚子太饿了,不吃饱饭怎么能干活呢?他于是在海难边生了一堆火,坐在干净的沙滩上,看着西下之落日,在不远处海浪声中,不住地微笑着了。
  饿了,他便走到蛇身边,用一根削尖了的竹子在上面割下来一大片肉,拿到海水中略洗了一下,便用竹子穿起来,放在火上不住地烤起来了。
  吃下几斤蛇肉,华子觉得身体渐渐地有力气了,便想进去,却又觉得什么也看不见,不便进去,便坐在那株大树边,看着地上的一大堆蛇血,又在那蛇身上摸了摸,发现,蛇死了。
  可是,依旧不能进去,因为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不到。
  华子坐在海滩边,看着散布在天空的几颗小小的星星,在不远处海浪声中,不住地哼起小曲来了。
  这个夜晚对他来说多么美好啊。
  华子本来打算第二天进去,便先走进外面一个小小的棚子,想在那株树下睡一夜再说。
  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又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尖叫声,相当悲惨,于是,不能在外面呆了,便又站了起来,想立马进去。
  可是,铁门关着,如何进去呢?
  华子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他在死蛇身边那株树下找了一块石头,一块如此大的石头,想用这块石头把那大铁门砸开。
  砸了一阵子,不禁没有把那铁门砸开,反而把自己的手弄伤了。
  没有脑子而刻苦自励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吗?
  不过,华子不相信自己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人。
  他不住地砸着那铁门,不砸开它,誓不罢休,那怕死去。
  这时,里面有人走出来了,走到铁门边,在淡淡月光下使华子看清楚了这些人到底是谁了。这不是青衣与自己的女人吗?还有,美姑也站在一边不住地看着华子,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不知是喜是悲。
  她们走到铁门边轻轻地推了一下铁门,便把铁门推开了,走了出来,几个人走到海滩边,看着天上那几颗星星,不住地无声地笑着了。
  海面上漂来了一只破败的小船,也许这是上天为她们准备的礼物吧。
  

☆、第六十五章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各位大人五一快乐。
  上了那只破船,坐在破败的凳子上,她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时,狂风不住地呼啸着,一株树被刮来了,随风掠过,树叶子扫在破船上,几乎使破船沉没了。不过,还好,不知是运气不错还是什么,破船并没有沉,却在这大风中不住地颠簸起来。她们想要下船了。
  可是,船被大风刮离了岸边,在昏暗的天地间不住地疯了似的驶起来了,却不知要往什么地方驶去。
  她们坐在小船中,望着船窗外迷蒙的长天,听雨不住地下着,感觉到快要死了。
  这时,在那个破船里只剩下一盏小小的油灯,在这油灯光中,她们紧紧地抱在一起,不分男女地抱在一起了。这时,一切都没有活命要紧了。
  破船在海面上不住地飘着,不知要飘到什么地方去,就是那么不住地飘着,飘着。
  大雨不断在下着,雨珠扫射着,几乎不曾把大船打沉,使坐在船里的她们不断地害怕着,却又什么办法也没有。
  一只大鱼从破船上飞过去了,在船之另一侧溅出大大的水花,巨浪不住地拍打着船舷,几乎使那破船沉没了。不过,不知是上天保佑还是什么,船并没有沉,而是稳稳地行驶着,不知要驶往什么地方。
  这时,不知为什么,船体之一侧倾斜起来了,且似乎驶不动了,这使坐在破船里的人们吓的,几乎要自杀了。
  不过,华子不怕的。
  在外面的大雨之中,他把自己的头伸出去了,看着,不住地看着。
  一个什么东西挂在大船上了,怪不得使大船动弹不得。可是,这是个什么东西呢?为什么要无端挂在这个破船上呢?如果是好船,那还行,可以不必介意,可是,老天啊,这是一只快要沉没的破船啊,还经得起如此折腾吗?
  华子于是用手在那个东西上摸了一把,冷冷的,有鳞甲,啊,怎么又碰到一条蛇了。
  华子赶紧把自己的头缩回来了,不然的话,不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只好任那条蛇挂在破船上,任那破船不住地这样子倾斜着,没有对里面的人们说,怕她们害怕。
  风不住地狂啸着,把外面的海浪刮过来了,击打在船棚上,使一条桅杆断掉了,船体更加歪了。
  雨不断地下进来了,打在美姑的身上,一下子,便湿却了其身上的一大片衣服。美姑赶紧躲到船之里面一个雨打不到的地方,蜷缩着,静静地呆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了。
  华子站了起来,想走到美姑身边去,感觉美姑走过来了,却在一片漆黑之中什么也没看到,只是大约估摸着有人走到自己身边来了。
  华子用手那么一摸,又摸到了一片鳞甲,冷冷的感觉又从手上透入了他的心中了。
  “蛇进来了!”华子在心里大吼一声,却不敢说出来,怕其他人听见乱动,那样一来,这破船说不定会沉没的。不能说,可是,又得保护其他的人不被这蛇吃掉啊。
  华子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可是,来不及想那么多了,他在身边摸到了一把长刀,这刀是他用来防身用的。
  刀挥下去了,砍在蛇头上,血不断地溅出来了,射在躲在不远处的美姑身上,使她不住地尖叫起来,以为自己头顶上的船棚漏雨了。
  华子把蛇头扔进了大海,船体一下子轻了许多,斜进海水中的一面也一下子正了。
  华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坐在破败的船体之中,真想好好地吸一支烟了,可惜,这时,没有烟可吸。
  华子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大亮,一片彩虹挂在天空,把船体都映红了。
  风住了。雨也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他们走出了船舱,静静地坐在甲板上,看着平静得似镜子的海面,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她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自己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她们不管这些了,权且坐下来,想去什么地方弄点儿吃的,这才是要紧的。
  华子在破船上找了一会儿,在一堆破烂什物中发现一根钓杆,又在破船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一片蛇肉。
  有了钓杆和鱼饵,华子便坐在破船身上钓起来了,想钓一些鱼来充饥。
  青衣坐在一边不住地看着,帮华子整理好钓线,便坐在一边悄悄地听起收音机来了。
  “……A市市长在任期内,滥用职权,且唆使自己的儿子为非作歹,以致于使不少厂子倒闭、破产,现决定对A市市长进行如下处理……”
  “ 钓到了!钓到了!”华子站在一边不住地大声地喊着,边这样喊着边把一条两三斤重的大鱼捧在自己的手中不住地观摩着,完全没有理会静静地坐在一边听着收音机的青衣脸上挂着的笑容。
  “市长被枪毙了!”青衣冷不丁说出了这句话,使自己的女人坐在一边为住地笑起来了。美姑也笑起来了。
  不过,不知为什么,华子没有笑,装着没有听见的样子,用刀割下了一片鱼肉,含在嘴里不住地嚼起来了。
  青衣见有鱼肉吃了,便也凑了过来,在那鱼身上撕下一片肉来,放进嘴里不断地嚼起来了。
  不过,不知为什么,嚼着嚼着,青衣竟流下了泪水了,心想,苦日子终于要到头了。
  吃了一顿,她们便坐在破船上,望着远方,不知如何才能找到自己的家了。这时,家对他们来说是多么美好啊。他们想家了。
  不过,在这个破船上,要如何,她们才能回到自己那个家呢?
  

☆、第六十六章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大人们看好了,写得不好,但是,小子还是要固执地不断地往下写。
  这时,华子说自己看到了海那边出现了一条白线,于是,众人朝华子所说的地方看去,果然看到了一条白线,又看见了一座小山了。
  终于到家了。
  正好,这时风不住地刮着了,不过,这风是顺风,不一会儿,便把他们送到了岸上了。
  下了船,他们坐在一株树下,回过头来,看见那个破船不知为什么竟然沉进了海底了。
  再迟一分钟,那么,他们便不会站在陆地上了,只能像那只破船一样,葬身鱼腹了。
  青衣与华子上了岸,便坐上了车,沿着小小的公路不住地驰骋着,不久,便到了自己那个破败的厂子之门口了。这个厂子还是原来那个厂子,不过,已相当破败,门上挂满了蛛网,在风中不住地摇曳着,似乎在向路过的行人诉说着一个凄凉的故事。
  青衣走进了自己那个破败的厂子,像往日那样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拂了拂桌子上厚厚的灰尘,长长地怅叹一声,便坐下来了,在不知从什么地方吹进来的一片冷风中。
  这时,一个人走进来了,说要把桌子上那些脏东西扫除干净,可是,青衣不允许,说自己要好好看看那些脏东西。于是,保洁员默默地走开了,不过,在离开的时候又回过头来,在青衣的脸上扫了一眼,似乎在想这么一个神经病也配当老板?
  保洁员走开了之后,不知为什么,又悄悄地走进来了,见青衣穿着破烂地坐在那个桌子上,脸上也布满了尘土,又见其不住地坐在那儿掉泪水,越发相信是个神经病了。
  “你出去啊!”青衣对那个保洁员说着,边说着脸上边不住地迸发出一股厌恶之气。
  “啊?”那个保洁员想把工作做好了好离开那个厂子,下个早班,回去还得为自己的丈夫洗衣服呢。
  今见这么一个人坐在破败的桌子上不住地流着泪水,又不让自己扫地,便铁了心以为确确实实是个大大的神经病了。
  保洁阿姨想走开,却又想着早点儿下班,便趁着青衣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把桌子上的那些脏东西扫掉了,在那些桌子上残存着一些重要的印迹,不过,在保洁阿姨看来一点儿也不重要,不仅不重要,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相当之脏污。
  保洁阿姨毫不客气地把这些东西扫除掉了,边扫边不住地与青衣搭讪着,说什么为什么一个呆在这儿,不出去看热闹啊……
  见保洁阿姨如此不讲道理,青衣愤怒,甚至想动手打人了,不过,不知为什么,他还是控制住了。
  “出去!”青衣轻轻地对保洁阿姨吼了一声,见保洁阿姨不理会自己,便又大吼了一声。
  “你吼什么吼?”保洁阿姨这样对青衣也吼了一声了,“你个神经病!”
  “你说什么!”
  “说你是神经病,叫花子!”
  “这……”
  “快走,不然的话,告诉老板,不打断你的狗腿才怪呢。”
  ……
  “老板,快去看热闹去!”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见了青衣,不住地亲热地称呼着,看那样子,几乎要跪在青衣面前为之当牛马了。
  见了这个阵式,保洁阿姨便风一样跑开了,恨不能多长一条腿。她在心里不住地想着,这下完了,和老板吵起来了,那还有什么好果子吃呢?
  不过,青衣笑着走到保洁阿姨身边,递给了她一些钱,说是给她的奖励,说她是个好员工。
  见老板这样说自己,保洁阿姨不住地笑着,脸上几乎开了花了,在从门外一片灿烂的阳光下,更好看了。
  “老板,实在是对不起,不知道您坐在这儿,该死,该死啊!”保洁阿姨不住地对青衣说着这样的话,边说边跪了下去,跪在青衣面前,倒使青衣相当不好意思,赶紧把保洁阿姨扶起来了,安慰了一阵子后,便跟着几个人出去了。
  一条车龙从青衣门前驶过,缓缓行驶着,其中一辆小车上绑着一个人,这个人对青衣来说熟悉不过了,这人便是市长。跟在市长身后的那个人是市长的儿子,耷拉着脑袋,不住地看着脚下那片土地,不知看到了什么,脸上不住地流出了泪水了。
  他大声地哭着,说自己不想死,要好好地活着,且说自己的女人还呆在一株开满了桃花的树下不住地望着自己呢。
  可是,当他一出现,人群便沸腾了,不少人不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