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沦丧-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过,他又并不退缩,仍那么勇敢地准备迎接生活对自己的无情的考验。
  “也没有什么事,不过,我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想趁今夜月色不错,好好地问问你。”那个陌生的男子边刁着烟边冷冷地说着。
  华子想起了一件事情了。
  那是不久前的一天,华子走在大街上,在人们的笑语声中不住地走着,走着。
  这时,不知为什么,一个陌生的男子突然出现了,手中持着一把长刀,在其中一个男人的头上砍了一刀之后,又大笑了一阵,便沿着大街不住地跑起来了,一会儿之后,便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这个男人虽然跑了,不过,其样子仍留在华子的脑海里。而那个留在华子脑海里的男子与今夜这个无故出现在自己新屋子门前的男子如此相像,不,不是相像,而确实是同一个人。
  “他妈的,这可是个杀人犯啊。”华子在心里不住地念叨着,又碰到这样的棘手的问题,一时,使他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你为什么要站在这儿大声地嚷嚷?”华子试探着问了一声,边问边故意对他笑了一声,以这样一种方式向其讨好。
  “老子来是想问一个问题的。”那个陌生的男子吼了一声,“你为什么杀死了老子的弟弟?”
  华子看住了那个陌生的男人,觉得他与那个流氓的脸形有那么一点儿相像,便一下子明白了,这人是那个流氓的哥哥。
  “嗯,人是我杀的。”华子从容不迫地回答着。
  那人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什么也不顾地冲到华子门前,举起一块石头,便要往门上砸去了。
  “老弟,这事是这样的……”华子不住地对那个陌生的男人说着,边说边哭了起来了。
  说完了,华子再往楼下看去之时,却不见什么人了,只听见一个小小的虫子呆在一株树下不住地啼着,似乎在给华子鼓掌。
  “对不起了,打扰了。”在远处传来了这个声音,这声音是那个陌生男子的,不过,这声音一下子又不知被风扫到什么地方去了。
  华子走下了小楼,去检察一下那扇大门有没有被打坏,还好,没坏。
  于是,她们又走到楼上,关上电灯,爬到小床上,做了一会儿事,便又睡去了。
  华子睡不着,见美姑沉沉睡去,便轻轻地下了床,一个人拄着拐走到屋子外面,站在一片冷风中,不住地回想着往事了。
  他想起杀人这事来了。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那时,他还是一个小伙子,身边也没有什么人,长得也相当瘦小,在那个工地做工,不免会被人欺负。华子是一个不能忍受被人欺负的人,见工地一个大汉有事没事便拿自己开心,心里相当不痛快,却又什么办法也没有。
  他是打不过那个人的。那是一个怎样雄壮的汉子啊,而且相当不讲道理,心胸也相当之狭窄。
  一天,那个壮汉走在一条小小的土路上,在土路之那一头不知为什么突然出现了一头同样相当雄壮的大公牛。他们两个不住地相向而行着,不一会儿,便在小土路之当中相遇了。
  壮汉恃着自己力气大,根本不把大公牛放在眼里,公牛也当然不会把壮汉放在心上了。
  结果是,到了路之当中的时候,壮汉把公牛举起来了,扔进了路边一丘稻田里了,半天爬不起来。
  公牛的主人找上门与壮汉理论,说他把自己的公牛摔坏了,无论如何也得出一些钱,好为自己的公牛医治。
  但是,这话说了一半,却又被那人的媳妇劝走了,这事便这样不了了之了。
  面对这样一个人,华子不敢说错话,更不敢做错事,生怕在什么地方得罪那个壮汉,这样一来,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一天,壮汉不知在什么地方弄来了一些屎,捧在自己的手上,见了华子,硬要其当作众人的面吃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更新,大人好。

☆、第七十五章

  华子见这人如此无礼,真不知如何是好了,便默默地走开了,却还是逃脱不了壮汉之手,他被抓住了。
  壮汉把屎糊在华子的脸上,使其在众目睽睽之下出尽了丑,却又无处告诉,只好什么也不说,默默地干着活儿。
  华子回到住地,便欲将此事对美姑讲,又怕这样一来会被瞧不起,便又什么也没有说。
  但是,纸包不住火,华子被壮汉羞辱的事终于还是传到了美姑的耳朵里,使她感到相当丢人,以至于不敢见人了。
  她不想与华子过了,觉得与这样一个懦夫呆在一起,没有幸福可言,只会使别人看不起。美姑是个好面子的人,断不会活在别人看不起的眼光中,想当初,她之所以跟华子一起过,那也是因为觉得华子是个人物。可是,现在出现了这事,这叫她如何想嘛,她不断地寻找着一些理由,说那是华子不想打架了,不过,不成,骗不住自己,华子生性是个喜欢打架的人啊。
  在一个静静的夜晚,美姑睡在小床上,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想不开,便不想了,从小床上爬起来,穿起衣服,走到小窗前,听了听外面的风声,又听了一会儿在这风中树叶不住地摇响的声音。
  她本来还不想做出下一步打算,不过,这太使她伤心了,不,不能这样活了,得想出个办法来。而最好的办法便是与华子离婚。
  “起来了,有事欲和你说!”美姑把睡梦中的华子摇醒了,与之一起坐在小床前,听着门外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的风声,不知为什么,竟然感到了一丝凄凉的味道了。
  “有什么事么?”华子对美姑说。
  “也没有什么事,只是,我不想与你过了。”
  “为什么?”
  “因为,因为你是个懦夫。”
  “说白了吧,就是你为什么要吃那个壮汉的屎呢?”
  “我那不是让着他吗?”
  “让着他,不会吧,你该不会是怕着他吧。”
  ……
  华子不作声了,便走出了那个屋子,没有目的地不住地走着。
  美姑以为他没脸见人了,想躲开了,也不便去管他,不过,也不再提出要离婚这样的事了。她看到了华子脸上的那片红,而这片红可以使她相信,这人还有点儿羞耻心,断不会沦为一个十足没用的人。于是,她打消了那个离婚的念头了。
  华子悄悄地走进了工地了,走到壮汉身边,趁其不备,在其头上就是一刀,而后,便离开了,悄悄地消逝在夜色中,回到自己那个小小的美丽的屋子里了。
  “出去撒尿也不把门关上,不怕那个壮汉闯进你妻子的卧室啊。”美姑以为华子出去是撒尿去了,便这样对他说了一句,使华子心里不好受,却又什么办法也没有,只好那么听着。
  就在那时,华子工地所在的那个方向起了地震了,小城的消防人员全体出动,朝着那座小小的工地扑过去,欲在第一时间抢救出被困人员。
  华子也跟着消防人员进入了自己曾工作过的那座工地,见到的是摆放在工地外面的不知有多少人数的尸体,白色的布在他看来如此刺眼,以至于使他几乎没了勇气看了。 他不住地寻找着那个壮汉的尸体,终于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找到了,头已断,不过,在断头上留下了一条十分明显的刀痕,这是自己砍人时留下的。
  不过,对于这个,大多数人还是不以为然,以为这是被什么物体砸伤留下的痕迹,因此,看了一眼之后,又不住地怅叹了一阵子,便把那个曾经那么不可一世的壮汉掩埋了。
  华子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什么,心里相当痛苦,不知那个壮汉到底是死于地震还是死于自己的刀。死于地震的话,那么,他可以不用那么自责,可是,如果死于他的刀的话,那么,他便是个罪人,不可以在这个世界上苟活了。
  华子感觉到自己没有资格在这个世界上活人了,却又舍不得美姑,更不愿意就这样白白地活一世人,他还想做好多有意义的事情啊。
  当然,对于这一切,他也可以什么也不说,只要他不说,那么,在这个世界上便不会有谁能够知道他是一个杀人犯。
  可是,一到了夜里,听着门外那不住地吹拂着树叶的风的声音,不知为什么,他就无法入睡,更不可以好好地享受生活中那些美好了。他要想好久,才能明白那个壮汉不是被自己杀死的,不是,可是,越这样想越觉得那个壮汉就是被自己所杀。
  他几乎疯掉了。
  当初真不该做出那种事情来,使自己躺在这个小床上,心情如此难受,几乎不能好好地做做梦了。
  这时,他又羡慕起那些懦夫来了,这时,可以不用像他这样不住地回想着往事,更确切地说是回想着与壮汉之间的那些事情。
  华子甚至怀疑自己还要不要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到底还有没有资格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他不知道,而这个不知道是最使他难受的,左右不住摇摆着,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似乎被什么人挂在天空,在大风中不住地颤抖着。
  如此过了一阵子,华子受不了了,不知如何对付这样一个敌人,这个敌人太强大了,且如此刁钻,不时便会钻进他的心中啃啃他的心,使他感觉那么痛,却又无处可倾诉。
  他怕万一说出来被知道了,会不会真的定罪,定了罪了,那么,会不会死呢?也许会死吧。
  可是,他又那么不舍得自己的美姑啊,没有了美姑,那么,就是呆在黄泉路上,他也不会得到安生啊。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来了,大人还好吗?祝各位大人天天开开心心的。

☆、第七十六章

  华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每到夜里,他便睡不着,似乎看见了那个壮汉不知从什么角落里走进了自己的屋子,不住地看着自己,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这该死的微笑使他十分害怕,真的比挨刀子更老火。
  早知如此,华子说什么也不会在那天夜里去砍杀那个壮汉,不过,现在这样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走出自己的屋子,见门外阳光那么美丽地洒在地上,本来想一个人走到小河边去钓钓鱼的,可是,转念一想,人都快要死了,钓鱼有个鸟用?便不去了,呆在自己那个小小的屋子里,苦度岁月。
  华子不想死去,更不想成为一个坏人啊,在他看来,这个世界是那么地美好,呆在这个星球之上的人是如此幸福。
  他还想去伦敦看看莱茵河,也想去东京看樱花,还想去纽约时代广场走走……不过,这一切都随着自己那天夜里的那个愚蠢的行为而化为泡影了。
  他可不敢把这个事告诉人啊,只好什么也不说地藏在自己的心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他尽力不要去想这些事情,可是,一到了夜里,那些事情便不可抑制地从自己心底里冒出来了,不住地在其脑海里盘旋着,挥之不去,赶也是没有用的。
  可是,无论如何,他要活着,顽强地活着。
  他知道,如果自己死去了,那么,住在不远处那个流氓的哥哥也便会出现在美姑的身边,届时,无依无靠的她又拿什么来与之周旋呢?华子本来想去自首的,那怕因此而丧生,也是在所不惜的。不过,现在不行了,自己有了美姑,而在自己身边又出现了一个流氓哥哥这样的人。
  华子痛苦地活着,不敢奢求生活会带给自己笑声,只求不哭就可以了。
  吃完晚饭,华子便拉住美姑的手,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着,进入了大街上,与人们一起,不住地散步着,看着身边那些美好的风景,心情格外不错。可是,不知为什么,这时,华子会突然觉得相当不适应,总觉得自己不配享受这一切,觉得自己应该离开这个人世,去一个自己该去的地方。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拜潜藏在自己心里的那个魔鬼所赐,那个魔鬼老是不经意间从什么地方钻出来,而后,不住地折磨着自己,借助自己的想象力,残酷地折磨着自己。华子相当无奈,只好不住地长长地怅叹着,却又不敢把这怅叹声让美姑知道,怕这样一来会使她难受。
  这样在大街上走了一阵子,她们便又无趣地走进了自己那个没有什么温暖的小屋子了,坐在电灯下,看着电视。
  一天,华子一个人拄着拐杖,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着,又走进了大街上了,站在一株大树下,看着走过自己身边的那些人们,心里对她们不知道有多羡慕了。
  这时,在大街之那一头走来了一个人了,脸上带着笑容,边走似乎还边哼着小曲,这歌声随风传到了华子的耳边,不知为什么,使他感到相当不适应,觉得自己走错了地方了,又要回去了。
  “华子!”有人这样华子大叫一声,华子随声听去,见一个人不住地沿着大街走过来了。
  “你是?”华子疑惑不解地问着那个走拢来的人。
  “忘记老朋友了?”那个人笑着对华子说着,边说边亲切地走过来,握住了华子的手了。
  “老弟这是怎么回事?”那个人边这样说边看着华子的一条空空的裤腿,不解地问着。
  “哦,这个,没什么事。”
  “你真的不认识老弟了吗?”
  “真的不太认得了,你是……”
  “我是青衣呀……”
  “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做了这个市的市长了……”
  ……
  华子把新市长请到自己屋子里,坐在一个小小的干净的凳子上,不住地与之闲话着,美姑也不时出现,不住地问长问短的。
  与市长闲话了一会儿,见天色渐渐地夜了,市长便提出要离开了,说还得回去处理一些事情呢。于是,华子与美姑不便久留,只好送市长出了自己那个屋子,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去了,不久,便逝于一株树下了。
  市长是在参加一个会议后随便在大街上碰到华子了,心想华子见了自己升了市长了,一定会为自己高兴的,结果却是如此冷落,不禁感到失望,觉得人生在世不过如此,不得志人会看不起自己,及至得了志了,却又会受到众人的嫉妒。
  青衣现在是市长了,心里相当高兴,觉得自己还行,对得住自己这么些年的努力和奋斗。
  成了市长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了自己那个小小的山村,想走进那个山村,去那儿看看。
  这天,市长带上两个便衣警卫,到了一个小镇,便下了车了,前面没有什么路可以走了。
  这时,在小镇上出现了几个熟人,见了青衣,不知为什么,纷纷乱叫起来了,说自己不久于人世了,因此,也不顾忌地上有污泥,一屁股坐下去了,不住地嚎哭起来了。
  “为什么哭啊?”青衣走上前去,轻轻地对那个人说着话。
  “你不是鬼吗?你好几年前就已经死了,被沉进了河里了呀。”那个坐在地上的人不断地这样说着,“我要死了,人死了就会看见鬼的。”
  “你起来,我不是鬼,我是青衣啊。”青衣这样对那个人不断地说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这时,从身边走出一个人来了,道士模样,不住地对着青衣喷着水,边喷水边不断地念叨着什么。青衣正不知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又看见一个老太婆把自己身上背着的一只大公鸡的头拧断了,把血洒在青衣的身上,站在一边的人见了,不住地叫好。
  青衣的两个警卫便欲动手了,却被青衣制止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各位大人好。

☆、第七十七章

  青衣沿着小小的土路不断地走着了,要到自己那个小山村看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
  这时,小凤不知为什么也出现了,看着青衣,脸上带着笑容,笑得似一朵小小的桃花,在春风中不住地轻轻地摇曳着,散布着淡淡的香味出来了。
  这时,一个年轻后生见小凤站在自己眼前了,不禁双腿跪下了,不断地给她磕着头,边磕头边说自己把她沉进小河也是迫不得已,不那样做的话,长老会打死自己的。
  “我没怪你呀。”小凤见那个后生在自己眼前不断地哭着,不禁产生了同情心了,不断地安慰着他。
  “不怪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呀,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后生这样对小凤说着,脸上一脸茫然,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小凤没有说话,拉住青衣的手,走上了那条小小的土路,不住地在人们不解的目光中走着了。
  小凤走进了自己那个破败的屋子,见自己母亲坐在破败的屋子门前不住地择着菜,头发花白了,在风中闪烁着凄凉的光来了。见了这,小凤不禁开始伤心起来了,站在自己母亲面前,不住地流出了泪水了。不过,她又并没有后悔。
  “你是谁啊,为什么站在我这个破屋子门前呢?”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婆这样问着小凤,边问边不断地用手在空中乱摸着,她的眼睛不知为什么瞎掉了。
  “妈,我是小凤呀。”小凤走上前去了,见自己的妈妈如此,什么也不顾了,一把把她抱起来了,扑到其怀中不断地哭着了。
  “凤儿吗?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老人家说,“人们都这样说的。”
  “对不起,这么多年没有告诉你,让您老担心了。对不起。”小凤不断地这样说着,边说边流出泪水了。
  “你没有死?”老人家边这样说边把小凤推开了,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了,指着她大声地骂着,“不要脸的,滚,不要你来这个屋子里,你不是这个屋子里的人,滚哪!”
  小凤看着自己的妈妈这样大声的骂着自己,心里也相当痛苦,原来担心的终于发生了。她本来不想回去的,怕这样一来母亲会知道自己还活着,而她的这种活比死更会使自己的母亲难过。她知道,现在,在自己的身上又加上了一重罪名了,那便是苟活。
  她本来不想让老人家知道自己还活着的,就这样两不相知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不也是很好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又鬼使神差地回到了这个小山村,突然出现在自己母亲面前了。
  这对老人家来说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个灾难。
  老人家本来哭瞎的那只眼睛在一阵生气之后又看得见了,见小凤站在自己面前,样子那么风骚,不禁大怒得把自己的眼睛抠下来了,当着小凤的面喂狗吃了。
  “你滚哪,我不想看到你!”小凤的母亲边流着血边对小凤大声地喝斥着,似乎小凤真的做下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有辱自己的家门。
  “妈,保重,我走了。”小凤边这样说边沿着小路不住地走着了,不知要往什么地方走,只是那么不住地走着,走着。
  小凤只好走进了青衣的老家,不见了青衣的父亲了,只有他的母亲站在自己破败的屋子门前,不住地唱着歌,边唱着歌边破口大骂着什么。
  一群流氓站在青衣母亲的身边,看着她这样子,正边磕着瓜子边笑着呢。在这些流氓看来,青衣就是个下流东西,而这样一个下流东西的母亲也不是什么好人,便不时走进她的屋子里,有事没有与她说上几句话,聊以打发日子。
  其中一个少年见青衣的母亲生得体态端庄,不禁走上前去了,不住地在其身上乱摸起来了,对此,村人们不住地笑着了,以为这是在惩罚坏人,不禁不会加以劝阻,甚至还会暗暗地给他帮忙和鼓励。
  “你他妈的找死啊!”青衣大喝一声,便什么也不顾地冲上前去了,要打那个少年了,却被站在少年身边的那几个壮汉拦住了。
  “干什么?!这是,找死啊,没看见这是在替天行道吗?”站在少年身边的一个壮汉对青衣大吼着,“走开,不然,便要打死你了!”
  “我□□祖宗!”青衣对那个壮汉大吼一声,便什么也不顾地冲上前去了,抓住了那个少年,便要寻刀子杀人了。
  “不好了,青衣来了,鬼来了!”少年跑了,边跑边大声地嚷着。
  “谁是鬼?你们才是鬼呢?”青衣大喝一声,不住地骂着那些人,那些人见青衣这样,不便对其母亲进行调戏了,纷纷沿着小路不知走到什么地方去了。
  青衣的母校仍旧没事一样地倚着一株老树,不断地唱着小曲,这歌声是青衣打小便听熟了的,今又听见了这歌声,不知为什么,泪水不住地流下来了。
  青衣扑上前去,一把将自己母亲抱在怀中,不断地哭着,哭着。
  这时,一个光头走进来了,见有人这样,不禁大怒,“你他妈的什么人,敢在老子地盘上动老子的女人?!”
  青衣回过头来了,见光头的头上有块碗大的疤,不禁大怒,“我□□妈妈的妈妈!”边这样骂着,青衣边一脚踹去,把那人踹在地上,不住地□□着了。
  “兄弟们,还不给老子上!”光头这样对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些男子大声地喝斥着,那些男子听见了这个光头的大喝声,不敢干站在一边了,纷纷走上前来了,要帮忙了。
  “我看谁敢!”青衣边大声地喝斥着边说自己是市长,且对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两个警卫做了个手势,要其行动起来。
  这几个人哪是对手,在一阵拼搏之后,纷纷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不相干的人被青衣放了,而那个光头,因为作恶多端,青衣没有放他,以□□罪对他绳之以法了。
  这时,长老不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