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沦丧-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由肀撸四芄涣糇∷男模还艘磺械匕炎约旱囊路纪训袅恕R晕庋焕纯梢园鸦拥男拇幽切酢趺巧砩现匦虑阑乩础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天气热了,来一阵凉风吧。

☆、第八十五章

  美姑边这样想着边从床上爬了起来了,想山去,却又想,不好,这也许是那个老和尚的法术作怪。
  美姑是一个定性较好的人,见如此情形,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那个老和尚好狠啊。美姑什么也不顾地在自己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看着血不住地流出来了,心里渐渐地清楚了,站在小山顶上的那个华子不知为什么一下子又不见了。
  门外,月光不住地洒下来了,洒在美姑的窗前,与一片小小的树叶子不住地嬉戏着哩。
  美姑看了看那片树叶子,长长地怅叹一声,便又悄悄地躺下来了,躺在一片寂寞中,闭上了眼,渐渐地,沉入了梦乡了。
  又过了一会儿,不知为什么,她感觉到有什么人站在自己面前,不住地说着阴阳怪气的话,这话冷冷的,似冬月里乱洒在山冈上的那些雪花。
  美姑一下子又从床上爬了起来,见一个女人站在自己面前,披头散发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吸血鬼,于是想跑,却无论如何也动不了身。
  “谁?”美姑几乎疯了似地大声地嚷着,“为什么站在我的床前?”
  “我是桃花,因为咱们好了一场,现在想来告个别,并没有别的意思。”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这样对美姑说着,边说边把自己的头发弄开了,脸色苍白,且不断地淌出血来。
  “有鬼啊!!”美姑大喊了一声。
  这时,在那个小小的寝室里什么人也没有,有的去林子里与自己的情郎约会去了,有的去门外散步看小城的月色去了。
  因此,美姑一个人呆在那个小小的寝室里,大声地喊也是没有用的。
  “啊!!!”听见美姑大声地喊,不知为什么,那个站在美姑床前的女人把自己头拧下来了,不住地用这个头打着美姑的脸……
  “天啊!”美姑疯狂地叫了一声,终于从梦中醒过来了,却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了。
  “你是谁?”美姑对那个女人说,“为什么要睡在我这儿?”
  那个女人没有作声。美姑便不住地用手在其身上拍打着,不过,一点儿效果也没有,似乎那个人不是个活人,倒像是个死人。
  “喂,起来啊,这个地方不是你的床,你不能在这儿!”美姑边说边把那个人的身体翻了个个儿,却发现这个女人身上不住地流出血来了,血水浸透了床单,不住地发出一股臭味。
  “鬼,有鬼啊!”美姑疯了似的不住地大声地喊着,不过,在这个夜里,没有人能够听得到她的呼救声。
  美姑于是走出屋子门外,站在月光下,不住地哭泣着,说自己碰上鬼了,活不长了。
  这时,不知为什么,有一伙人走了过来,说一个人丢了,问美姑看到没有。
  “什么人啊?”美姑边哭泣边对那些人说。
  “就是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女人啊,”那些人这样对美姑说着,边说边不解地看着她,便又要往别处去了。
  “丢了什么人啊?”美姑这样对那些人说,“是不是一个长相相当好看的女人不见了?”
  “是啊,你在什么地方看见过?”人群中一个长得与桃花相当像的男子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不住地问着美姑,说自己的姐姐不见了。
  “桃花不见了吗?”美姑对那些人说,“我这个床上倒是有那么个人,不知是也不是。”
  于是,他们沿着土路不住地走着了,不一会儿,便走进了美姑的寝室,发现一个女人倒在小床上,脸色苍白地趴在那儿,身体下面流出一大滩血来。
  桃花的弟弟边把桃花的尸体从美姑的床上弄下来,边不住地骂着,不知是谁这么缺德,把自己的姐姐从停尸场上弄到这个地方来了。
  “你可以走了。”桃花的弟弟对站在自己身边的一个男子这样说了一声。
  “我说我没有做那事,你们偏偏不信,现在如何,无语了吧?”那个样子十分下流的男子不住地为自己辩解着,“现在,你们平白无故地诬陷一个好人,这笔账怎么算?”
  “你们说老子奸尸,现在,这具尸体却在这个地方,你们这不是诬谄好人又是什么?”那个样子下流的男子不住地站在人群中流着眼泪,不断地大声地骂着,“你们败坏了老子的名誉,老子与你们没完。”
  那个样子下流的男子骂了这样一句话,便气呼呼地走开了,不一会儿,便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人们把桃花的尸体弄回到停尸场上,见老和尚呆在那儿不住地念着咒语,心里相当愤怒,却又不敢说什么,怕这样一来那个老和尚会做出什么于自己不利之事。
  这时,那个哭泣着的长相下流的男子又出现了,说这一切都是拜老和尚所赐,便什么也不顾地从自己怀里抽出一把长刀来,对着那个老和尚的头就是那么一下,把老和尚的头砍下来了。
  从老和尚的脖子上不断地流出一种白色的血来,在这白色的血中,那个老和尚渐渐地倒下去了。
  “好,砍得好!”人群不住地欢呼着。
  美姑也对那个长相相当下流的男子多看了几眼,心想,这个男人虽说长相不怎么的,却又这样的好心,真好。
  美姑从停尸场上回来后,便躺在小床上不住地思忖着,不知为什么那个老和尚要这样对待自己,自己并没有在什么地方得罪过那个老和尚啊。不过,想了一会儿,她便又什么都明白了,谁叫自己长得那么好看呢?那个该死的老和尚八成是看上自己了,才会出此下策吧。
  真是死得好。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第八十六章

  华子在小仙那个屋子里住了个把月,那条丢去的大腿渐渐地愈合了,便与小仙道声别,走出去了。
  华子不会做什么事,便仍旧走进那个小巷,站在那个妓院之门口,却见老鸨并不待见自己,想走了,却又不甘心。
  “老板娘好,”华子走上前去,站在老鸨面前,不住地点头哈腰,且十分谄媚地笑着,想在她那儿谋一份差事做做。
  “你来了。”老鸨冷冷地说了一声,便又要进去了,却被华子一把扯住了袖子。
  “什么事?”老鸨边翻着白眼边啐了一口,懒洋洋地问着。
  “我还想在这儿做事,你看行不?”华子轻得不能再轻地嘀咕着。
  “好吧。”
  华子又在老鸨那儿做事了,做了一阵子,不知为什么,去那个妓院的男人渐渐地少了起来了。
  华子有了一条腿,又像往日那样风流潇洒起来了,小城的男人见了,不想去了,怕在华子相形之下出丑。
  妓院的生意渐渐不大好了,老鸨十分嗔怪华子,甚至要手刃之而后快,却又不舍得就这样弄死一个可人。
  那些□□们对华子更是恨之入骨,因为,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以至于使自己生意不好起来了,不能赚大钱了。
  不过,她们又并没有恨华子,不仅不恨,还悄悄地往他口袋里塞东西,想他在月黑风高的夜里走进自己的居室,与自己来个颠鸾倒凤,比翼□□。
  华子也想着那些个女人,不过,不知为什么,他又不这样做。他心里还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女人,美姑在其心中的地位没有人能够替代。为此,那怕忍饥挨饿,那怕去死,他也不在乎了。
  这是他最近才发现的,离开了美姑,他的日子没法过了,真的是生不如死。每每看见其他的男女三三两两地走过自己眼前,他就十分羡慕,因而想起自己的美姑,不知她在什么地方,过得好不好。
  这天夜里,华子在妓院的小楼前散步,看着淡淡的月色不住地散下来,洒在地上,斑斑点点的,看之,不知为什么,竟然发现这不是什么月光,却成了美姑的眼睛,在地上不住地对他眨呀眨的,使他不禁站在那儿不住地唱起歌来了。
  华子的歌声是美的,被老鸨听见了,不禁什么也不顾地从楼上冲下来,从后面把华子抱住了。
  老鸨不住地在华子脸疯狂地亲吻着,甚至把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连口水一起喝下肚子去了。
  众□□站在一边不住地看着,不过不笑,不仅不笑,脸色还相当难看。她们也想着华子,这时,却无奈地拱手让人了,这叫她们如何不沮丧,如何不难受呢。
  其中一个长相颇好的□□走上前来了,什么也不管地在华子脸上摸了一下,之后,因为怕老鸨责罚,便一头撞在墙上,死掉了。其他的□□站在一边,边轻轻地哭着边把那个□□埋在不远处一株树下,而后,又悄悄地走回来,监视着老鸨,怕她吃独食。
  老鸨不住地乱扯着华子的衣服了,那些长的短的衣服都被老鸨扯掉了,身上只穿着一件小裤,站在人群中,不住地在冷风中颤抖。
  其中一位圆脸□□不甘心就这样让老鸨把自己梦中的情人夺走了,便什么也不顾地走上前去,在老鸨断喝声中。
  “滚出去,不然,打死你!”老鸨这样对那个圆脸□□喝道。
  “我不去,我为什么不能呆在这儿?”圆脸□□边这样说边摸着华子的手,使华子相当不自在,却又毫无办法。
  老鸨见这个□□这样,什么也不说地走上前去,望了一眼天上的月儿,又长长地怅叹一声,从怀里抽出一把刀来,在夜色的掩护下,走到那个圆脸□□身边,什么也不顾地在其身上就是那么一刀。
  而后,她拉着华子的手,妓院也不要了,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起来了,不住地跑起来了。
  身后传来一片大叫声。
  她们跑了不知多久,渐渐地,发现自己呆在一个没有人家的地方了。
  这时,一辆小车开过来了,老鸨把华子推上小车,自己也钻了进来,对那个开车的说了声什么,小车便在天地间不住地驰骋起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们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风不断地吹着树上的叶子,叶子轻轻地摇响着,不少叶子不断地飘下来了,洒在地上,随风不断地起舞着。
  下了小车,她们沿着一条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了一会儿,走到一座山谷中时,华子无论如何也不肯进去了。
  华子看见不少野狼呆在山脚下,不住地嗥叫着,在这叫声中,那座山也晃动起来了。
  “为什么不打死这些狼呢?”华子在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着,“没有了这些狼,人不是会生活得更好吗?”
  但是,华子错了,这些狼是不能杀的,也杀不了。
  再说了,人们也不敢杀这些狼,这些狼是世界上的狼的王。只要这个地方的狼被杀,那么,呆在其他地方的狼,不论其在什么地方,都会赶过来的。
  因此,住在这个地方的人们大都不敢惹它们,除非是生命受到严重威胁了,否则,是断不会与这些狼群为敌的。
  不过,老鸨与这些狼却相处得相当融洽,见之者不免会感到不解,可是,一走近,便一下子就明白了。
  老鸨很会与这些狼群相处,她每个周末都会走进这个野狼谷,给这些狼一些东西吃。渐渐地,这些狼便也与她有了那么一点儿感情了,虽说不多,但是,当她出现在这个地方的时候可以不会受到攻击。
  狼群见老鸨走进这个山谷,便主动让开一条小道,嗥叫了一阵后,便不知散在什么地方了。
  这时候,月光好美啊。
  小河不住地流淌着,潺潺地,似乎在唱着什么歌,渐渐地去远了,逝于不知什么所在了。
  月光下,在一座山之脚下,一扇小小的洞门开着,这时,在那个洞门上挂着一盏小灯,灯光不断地洒下来,那么美丽,那么柔和。
  华子走到那座小山之洞门口,站住了,不敢往里走,不知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这时,那扇门“呀”地一声自动开了,一股冷风从洞口刮出来,冲在华子的脸上,冷得他不断地打颤。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各位大人好。

☆、第八十七章

  华子走到那个门口,朝里面看了一眼,不禁吓了一跳好的,在昏暗的灯光下,还以为自己进了地狱了呢。
  “这是什么地方?”华子不住地问着那个老鸨,刚问完,便发现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正在不知是怎么回事之时,不知从什么地方扑过来许多的人,一见华子就打,一块砖头砸在他的头上了。
  这些男人,头发那么长,拖在地上,扫把一样。不过,不知为什么,这些人看上去却又那么英俊,比华子在大街上见过的那些男人好看多了。只是,华子不知这些人为什么会呆在这么个地方,也不知为什么会一见人便会不要命地扑过来。
  华子当然不知道这些人其实是老鸨的情人们,他们个个身手都不错,有相当一部分人还会武功。而且,他们知道,老鸨是个杀人犯,早晚会被处以极刑的。他们也明白,这个地方不会讲王法,更不会讲道理了。在这个地方,只有生或死,没有其他的。
  在他们背后的那个山洞里,堆满了金子和珠宝,只有成了老鸨的丈夫,才可以进去,把那些金子通通纳入自己的口袋。
  老鸨这么些年玩弄男人,现在,年纪渐渐地大了,对男女之事不那么放在心上,不过,对于被自己玩过的男人,老鸨不会轻易放走。而是把那些被自己玩过的男人放进这个地方,怕那些男人一怒之下说出自己杀人之事,从而被处以极刑。
  老鸨是个相当聪明的人,把那些被自己玩弄过的男人通通关进了这个山洞,想让他们自相残杀,最后胜利者将是她的丈夫。那些失败的人,她不会同情的,只好扔出去喂狼了,连棺材都没有。
  每天夜里,群狼便会呆在门外,不住地嗥叫着,那眼神划破夜空,看起来那么饥饿,看之者,没有不害怕的。不过,害怕也没有用,每天夜里,至少要一个人死去,被群狼吃掉。同时,又会不断地有人从那个大门进来,作为补充,不至于使那个山洞里没人了。
  华子呆在一间屋子里,从一个小小的窗口望外一看,见一个人被打得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不住地□□着,不过,这□□声不会得到人们的同情,更不会得到帮助了。人们见这个人躺在地上不住地□□着,以为今晚要死的人不会是自己了,不住地大声地笑着,为自己的胜利而疯狂地大笑。
  在这种笑声中,那个躺在地上的人被老鸨拖出门口,扔进了大风中,不一会儿,便从黑暗之中传来一声惨叫,同时也传来一阵狼嗥。
  之后,在这个地方便又什么也没有了,只有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的偶尔一声狼嗥,以及在这狼嗥声中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的一阵鬼泣之声。
  老鸨年纪大了之后,不知为什么,感情一下子变得那么专一,不是自己真心喜欢的人断不会与之发生关系,更不会成为夫妻。
  阅人无数的她这时却变得那么冷漠,不知在这些人中谁才是自己的丈夫,成了她的丈夫,那是再好不过了,可以得到开那个山洞的门的钥匙,把藏在里面所有的宝贝纳入囊中。
  成不了她的丈夫的男人只有一条路,那便是成为群狼口中的饭食。
  要成为老鸨的丈夫,条件其实也不怎么苛刻,不过要求身体相当之强壮,而且还十分的英勇和机智。当然,光有这些也不行,还得能说会道,能得到她的欢心才好啊。
  不过,华子不知道这些,不知道老鸨为什么要把自己带到这个地方来,又为什么会这样对待自己。
  华子在那个小屋子里呆得不想呆了,便走出了门,却发现,不知从什么地方走来了一个人,头发长得像山藤一样,乍一看之,华子还以为是鬼,不断地大声地喊着救命。
  那个人走到华子身边,二话不说,便又要举起自己手中的一块砖头打人了,见华子愤怒了,也不敢乱来了,放下了砖头,坐在地上,不住地哭泣起来了。
  华子是个好人,见这个人不断地哭泣着,不知这是怎么了,便走上前去,小小声地与之闲谈起来了。不料,那个人趁华子不注意,从身上抽出一把小刀来,对着华子的肚子就是一刀,血喷出来了,洒在地上,旁边的人们见了,不住地为那个足智多谋的杀人者鼓起掌来了。
  华子火速爬进自己那个小小的屋子,躺在地上,不住地□□着,在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的一阵大风的吼叫声中。
  华子一手捂住伤口,一手不住地在地上爬着,爬到一个小小的窗口前,借着淡淡的天光,不住地看着自己肚子上那个伤口。还好,伤口不是太大,这不,血不流了。
  借助天光,华子在屋子里寻找着,想找到一些什么东西来止住自己这个伤口,甚至想把这个伤口医好。
  在一个木架上挂着一块布,布的颜色相当不错,散发出淡淡的香味,似槐花的味道。华子爬到那块布前,把布掀开了,发现后面堆满了书。这些书大多是医书,华子拿起一本书,看了一会儿,看不大懂,便不想看了,可是一想起自己的伤口,便又硬起头皮不住地看着,想学点儿医治伤口的技术。
  看了一天书,华子饿了,便放下书本爬到那个小小的窗口前,伸长了脖子不断地朝外望着,希望看到一个什么人。不过,什么也没有看到,只看到一条小河不住地东流着,淙淙地响着。
  华子听着这美妙的声音,渐渐地,不知为什么,竟然睡去了。
  醒过来之后,发现在那个小小的窗口上放着一只烧鸡,不住地冒着热气,香味散布开来,使那个小小的金子做的屋子一下子成了人间天堂了。
  华子什么也不顾地把那只烧鸡撕着吃了,边吃边看着窗外,见一条小小的船儿不住地飘着,也看见一对夫妇呆在小船上,悠悠地划着小小的船儿,一会儿,便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华子看着那对夫妇,羡慕得跪在金子做的地板上不住地哭泣起来了,不过,这哭声没人能够听到,除了不知从什么地来的一阵乱风。
  他太饿了,不吃饭的话,不知还能撑多久,便不住地吃起来了。烧鸡真香啊。如果那个划小船的渔夫知道自己吃这个东西,不知会不会也像他这样跪在小船上不住地哭泣着呢?
  雨不住地下了,打在窗外那些乱草上,不住地发出好听的声音,在这声音中,一位美丽的姑娘走过来了。不过,一下子,又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华子看着那位姑娘,不知道她是谁,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从那个姑娘身上飘散开来的一缕香味扫在华子的身上,一下子,又不知随风逝于什么地方了。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来了,亲还在吗?

☆、第八十八章

  且说美姑在那个厂子里做了一段时间,不知为什么,在一天下午,那个长大男子叫住了她,说要与之一起去旅行。
  “去什么地方旅行啊?”美姑好奇地问着。
  “去了就知道了。”那个长大的男子,也就是老板这样回答。
  于是,在那个下午,她们上了一条小船,沿着小河不住地划起来了。
  小河两边,绿树在风中轻轻地摇曳着,绿荫匝地,清风拂在树下的一对年轻人的脸上,使之不住地笑起来了。
  划了半天,小船到了一个地方,她们便划不动了,于是把小船泊在一株树下,上了岸,坐在清风中,相互无语着。
  这时,美姑看见不远处有一座小小的城堡,便提议,要走进那座小小的城堡,看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对于这个提议,老板当然同意,于是,朝着那座小小的城堡走去。
  走到那座城堡边时,她们才知道,这不是什么城堡,却是一座监狱,这不,里面的人不住地看着外面的人笑,这笑声那么难听,使美姑不禁捂起自己的耳朵来了。
  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又出现了许多人了,见两个人走在城堡门外,不禁感到相当之吃惊,走过来了,不住地问着她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游客,见这儿风景不错,便泊住了小船,想在这儿看看风景。”美姑这样对其中一个男子说。
  老板什么也不敢说,默默地呆在一边,不住地颤抖着,害怕这些人会打他。
  “你为什么这么怕啊,不能像个男子汉吗?”美姑生气了。
  “哦哦。”
  这时,老鸨不知为什么也出现了,见有人闯进了这个地方,不禁大怒,问自己的手下,为什么会放这些人进入这么重要的地方。
  这时,不知为什么,老板一见老鸨便疯了似的飞跑起来了,鞋子掉了也不顾及了。美姑见如此,也只好什么也不顾地跑起来了,想跑进那个不船,而后,走人。
  “抓住他们!!”老鸨十分愤怒地命令着自己的手下,要他们说什么也要把她们抓住,不能放跑一个,放跑一个,那么,便要拿他们是问。
  “那个人是老娘的杀父仇人,不能放跑了,放跑了,老娘不活了,你们也不想活。”老鸨这样说,“老娘活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理由便是为自己死去多年的父母报仇,现在仇人不请自来,千万不能放过了。”
  美姑走过华子身边的时候,华子是看见了她的,不过,不敢说出来,也不大相信自己能够在这么个地方碰见美姑。于是,华子什么也没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