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沦丧-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狼群扑上来了。
  当先一头野狼被那个庞然大物一掌下去,打掉了脑袋,登时死去,一片血洒在雪地里,格外恐怖。
  其他的野狼见了,便疯狂的扑上来了,有的咬屁股,有的咬大腿,也有的干站在一边嗥叫助威……
  那个庞然大物在这些野狼的合攻之下,终于倒下了,不住地大声地用华子听不懂的话语骂着。
  华子呆在那个小小的石头缝里,气都不敢出,在淡淡的雪光中,看着群狼不一会儿便把那个庞然大物撕扯光了,更是不住地往那个石头缝里把身子缩了又缩。
  这时,在那个石头缝之后面的一个什么东西在华子后背力量之挤压下倒下了,不知倒到什么地方去了。
  同时,华子随着那个东西不住地往下掉着,掉着……
  华子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一片雪地里。雪大概有几米厚,幸亏这大雪,不然,从十几米的高空掉下来,那还有人吗?
  华子从雪地里爬起来,不住地走着,走进一座破败的小庙时,便悄悄地推开了门,什么也不顾地走了进去了。
  华子躺在那个破败的小庙里,听见什么地方传来了一阵阵笑语之声,在这声音中,似乎又听见一个女人不住地哭着。
  不过,华子管不了这么多了,先弄个篝火,把自己身子弄暖和了再说吧。
  他身上有一个打火机,见不远处有一堆干柴,又有一些碎草,便在那个漆黑的小庙里生了个火,关上大门,一个人坐在那儿不住地烤着火。
  肚子不断地响着了,这时,不要说鹿肉了,也不要说什么羊肉了,此时,就是身边那些石头对华子来说似乎都可以吃了。他太饿了。
  正好,在那个小小的破败的庙里,一只小羊不住地叫着,身上散发出一阵阵香味。
  华子什么也不想了,扑了过去,把那只小羊杀死了,砍下一片肉来,放在火上不断地烤着。
  一时,在那个小小的破败的庙里,羊肉的香味不断地扩散开来,香味飘到门外,渐渐地逝于沙沙的下雪声中了。
  肉烤熟了。
  华子一个人坐在篝火边不断地吃着,嘴里美美的,此时,纵使给自己一个绝色美女,他也不会换。
  吃饱了,华子便和衣倒下了,倒在篝火边,边听着门外下雪的声音,边不住地哼起了小曲。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想起自己的美姑,不知她在什么地方,会不会想自己。
  不过,华子不管这么多了,倒下之后,便睡着了。
  半夜时分,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阵打斗之声,在这声音中,华子不想睡了,纵使想睡也睡不着。
  他爬了起来,披起那件从一个土匪手中抢来的貂皮大衣,握着一把大刀,便欲出门了。
  外面,雪正不断地下着。
  一株树倒下了,倒在狂风中,被狂风不住地刮着,转眼,又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放开我,畜牲!”夜空中传来了这么一个声音。
  不过,这声音一下子又在下雪声中消逝得无影无踪了,又只听见雪不住地下着的声音了。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小子多么希望大人边看边说点什么啊。

☆、第九十二章

  华子听着,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了一会儿,他便离开了。
  华子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着,不一会儿,便走到山下了,肚子不住地乱响着,似乎在骂娘。
  他蹲在路边,看见一家餐馆里不住地发出吵架之声,便什么也不顾地凑了过去,想知道这究竟是咋了。
  “大家来评个理儿,这人吃饭不给钱,你们说该怎么办?”饭馆老板气愤填膺地对大伙说着,脸色相当不好看,有如红烧肉。
  “打他!”
  “骂她娘!”
  ……
  这时,一个人不知从什么地方走了过来,凑到美姑身边,不住地打量着,且乱摸着其身上,使美姑相当不好受,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是一个瘦小的青年,腿不大方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眼神却相当锋利,射在人的身上,使人浑身不住地打颤。
  “老板,这样吧,这个人我来给你处理掉,不过,你得给钱。”
  老板是个懦弱的人,对这种好吃懒做之徒,虽相当愤恨,却又不敢做出过激之事,怕在三更半夜之时心里难受。
  不过,也许是上天保佑还是么则,一个二流子走上前来了,不住地对自己说着好话,想以这种方式帮自己,那不是太好了吗?
  “好吧,你要多少钱?”
  “也就一百块吧。”青年说。
  “好吧。”老板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来,递给了那个跛脚青年。
  那个跛脚青年接过了老板的钱,便走到美姑身边,不住地拿眼睛看着她,且当作众人之面不断地吻起她来了。
  “好,就这样对付这种好吃懒做的人,看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这个人世活下去。”
  “哈哈哈!”
  “摸她的胸!”
  “亲她的嘴!”
  ……
  那个青年不住地按照众人的话做着,使美姑相当难受,却又不便说什么,只是那么无语地站在那儿,也不那么害羞,也不那么愤怒。
  “他妈的,还有这种不知羞耻的人。”有人这样说。
  “我都看不下去了,走了,丑死了,不知羞耻的小人!”一位老人这样对众人说了一声,便愤愤地走开了。
  美姑静静地站在众人之中,看着这一切,什么也没有说,不过,不知为什么,却想笑,又不敢笑。
  “你到底知羞还是不知羞啊,脸皮这么厚吗?”一个中年人走过来了,不住地问着美姑,不知这人为什么会如此,不住地怅叹着,世界之大,真他妈的是无奇不有啊。
  “这人可能是穷疯了,既没有钱吃饭,又没有人要,才一见了男人便想做那事了。”
  对于这一切,美姑什么也不说,紧紧地抱住那个青年,不住地在其脸上亲吻着,使那个青年不断地笑着,这笑声随风不住地飘散开来,几百里外的人们听见了都赶过来了。
  那个青年与美姑在大街上亲吻了一会儿,便对老板说,“老板,这样吧,这个女人很坏,老子想彻底修理修理,给你好好地出一口气,如何?”
  “随便你啊。”
  于是,那个青年拉住美姑的手,不住地沿着大街走去了,使站在一边看着的少年们不住地口里流出涎水来了,心想,为什么老子没有碰到这事啊。
  那个青年,不,华子拉住美姑的手走到一边,站在一株树下,亲吻了一会儿,便被美姑扇了一耳光。
  “啪!”一记耳光打在华子的脸上,火辣辣地疼,不过,华子却笑了。
  “不这样,你能脱身吗?我身上也没有钱啊。”华子这样对美姑说,脸上相当不好意思,觉得对不起她,不能给她以富有的生活。
  她们用一百块钱进一个小小的餐馆吃了一顿,便走在大街上,看着身边那些人们,不禁好生羡慕,却又只能干羡慕一下。
  夜了,她们手拉住手不住地在大街上走着,不知要往什么地方走,不过,站在一个地方又实在是太不好受了。
  走了一会儿,不知为什么,她们竟然走进一块田地里了,在那块田地里搭着一个草棚,里面走出一个人来,见有人站在自己田地边,便吼了一声,问是什么人?!
  华子见是一位老人,也不怕,静静地站在那儿,看着那个老人不住地走过来,不知道会做什么。
  “你们也是没有饭吃的人吗?”老人这样说,“要不这样吧,来我这儿做工,一天一分钱,不过,有饭吃。”
  华子站在那儿想了一会儿,便什么也不顾地答应下来了,现在,对他们来说,的确没有饭吃了。
  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当天夜里,他们钻进了一个小小的棚子里,栖身在一架破床上,勉强可以躺下去,看着破败的帆布外面那闪闪烁烁的星星,不知为什么,竟然感觉到那么一点儿诗意了。
  不过,一下子,雨不知从什么地方不住地下着了,打在那个小小的破败的棚子上,洒进来了,淋湿了她们的裤子和行李。
  她们蜷缩在一边,听着这雨不住地下着,下在外面,打在那些树上,又从树上不住地溅开来了,啪啪啪!
  一群人在破败的门外打架,骂娘声一度把雨声盖住了,怒吼声也使那个小小的棚子不住地摇摆着,几乎要倒下去了。
  美姑不禁抓住了身边一根柱子,怕自己不小心从小床上掉下去,虽然不高,不过,摔下去也不好受啊。
  “杀人了!”雨夜深处传来了这个声音。
  “我□□妈呀!”不知什么人这样大声地吼了一声。
  之后,在这个雨夜,一下子又什么也听不到了,只有雨不住地在门外拍打着雨棚,拍打着那些树。
  不过,对这一切,华子不在意,见多了,也便不怪了。
  他闭上了眼睛,呼呼地睡去了,一会儿,在那个小小的雨棚里,便只剩下美姑一个人还睁开着眼睛了。
  美姑看见一个什么东西从那个破败的门口悄悄地溜进来了,以为是老鼠,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作者有话要说:  又更新了,各位大人好。

☆、第九十三章

  雨不下了。
  美姑睡了一会儿,便想出去小便。
  走到门边,感觉碰在什么东西上,却也不放在心上,仍旧抬腿往外走,想去茅房。
  她走进了那个小小的破败的茅房,感觉好像有人偷窥自己,看了看,却又不见有人。
  “也许是自己多心了吧。”她在心里嘀咕着,却不敢说出来,悄悄地看了一眼不远处一个黑影,便又回到睡的地方,躺在华子身边了。
  天亮了。
  她们被那个老板从破败的小床上叫醒,匆匆洗了把脸,便跟着老板走进地里,站在阳光下不住地忙碌起来了。
  阳光洒在她们的身上,暖暖的,似春风拂面,又如站在小溪里听着流水潺潺。
  累了,她们便走进旁边一个小小的亭子里,边喝着饮料边看着站在不远处一株树下不住地对他们笑着的人们。
  是啊,混到这个份上了,被人笑也是正常不过的事了,没办法,爱笑就笑吧。
  美姑坐在老板身边,感觉背上有一道令人不舒服的眼光正不住地刺着自己,便回过头去看了看,发现老板正不住地看着自己,那眼光相当之复杂,像老鹰看着小兔子。
  美姑看了一眼,便赶紧把自己的眼光收回,静静地坐在那儿,望着远方,见一株树下,两个人为了一个女人正相互用刀对砍着。
  阳光这时真的很好,不住地从一株树上洒下来,在那些小草上不住地轻轻地抚摸着,似乎那些小草是自己的小孩子。
  “华子,去挑粪吧,没粪了。”老板这样说,浅浅地一笑,笑中夹杂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过,华子似乎没有觉察到。
  华子挑起一担粪桶,踏上小小的土路,便朝不远处一个粪池走去。
  走到粪池边,挑起一担粪,踏上小路,走不了几步,却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倒在地上了,溅了一身的粪汁。
  那些站在不远处一株树下乘凉的人们看了,不住地大声地笑着,其中一个男子兴奋得抱住自己的女人,不断地亲吻起来了。
  那个被自己男人亲吻的女人不住地大声地笑着,以为天地之间,只有自己的男人才是最棒的,至于那个倒在地上身上沾满了粪汁的男人,不过是一个只能给自己男人提鞋子的人。
  华子倒在地上,看着身上的那些脏东西,真的不想活了,却还是无奈地从地上爬起来了,老板还在不远处看着自己呢。
  美姑站在田地里,见华子倒地上了,不知为什么,脸上也相当不快乐,真是没用,干这点活儿都干不好。
  这时,老板不知为什么又凑了过来,凑到美姑身边,不住地与之说着什么,还拿手在美姑的屁股上轻轻地碰了那么一下。
  美姑只好走开一点,所谓身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嘛。
  但是,见美姑走开了,那个老板又凑了过来,见华子还没有从那个山谷中走出来,趁此机会,便假装不小心掉了钱包,蹲下身去,同时,也在美姑的小腿上轻轻地摸了那么一下。
  美姑又走开了,不过,不想大声地叫,她知道,叫也没用。华子自从断了一条腿之后,打架之事便不那么在行了,不要说老板这样强壮的男人,就是一般人也不敢应战了。
  美姑这样以为。
  “老板,华子倒在地上了,我去帮帮他。”美姑这样对老板说了一声,便默默地离开了。
  “好的,什么都依你。”
  这话是老板说的。不过,美姑没有心事去听这话了,急急地走到华子身边,见他呆在地上,浑身上下沾满了臭东西,不禁也捂住了鼻子,又想要离开华子身边,到老板身边了。
  不过,美姑还是呆在华子身边,不住地与之说着一些责备的话,说完了这话,便又拉住华子的手,一起抬起那桶粪,慢慢地走到田地里了。
  到田地里的时候,华子看着美姑不愿意呆在老板身边,而老板却非要美姑呆在自己身边,不禁感到纳闷,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聪明如华子,一下子便看出这是怎么回事了,气愤之下,便欲抡起手中的锄头,却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地长长地怅叹一声,悄悄地把锄头放下了。
  做了一天活,她们又钻进了那个小小的棚子里,三个人坐在一起,听着大街上不住地飘来人语声,那个老板不知为什么竟然泪流满面。
  他说自己想走进外面那座青楼里去,想与青楼里一位长得非常漂亮的女人说句话,不过,那个青楼女子说了,说说话可以,不过,得拿出十万块钱来。
  “什么?”华子气愤地吼叫着,竟忘记了那个老板对自己妻子的不恭了,“说句话就要十万块钱吗?”
  “这也太多了吧。”美姑坐在一边咐和着。
  “不多,不多。”老板这样对她们说,“我如此努力,没日没夜地干活,不为了别的,只为了能够与那个女人说上一句话。”
  “哦。”华子与美姑异口同声地说。
  “可是,光是做这事,能赚多少钱啊,老子还有副业。”老板看了华子一眼,狡滑地笑了一声,“兄弟愿不愿意跟我干。”
  “干什么呀,我可不想干坏事啊。”华子这话一出口,不知为什么,竟然遭到美姑之耻笑。
  “你那么怕死啊。”美姑白了华子一眼,“不过,坏事真的不能干哦。”
  “你们不干坏事可以,但是,老子不干坏事就不舒服。”老板这样对她们说,边说边不住地笑着,“不过,老子不会干那些会被砍头的坏事的。”
  “为什么呢?”美姑这样问着。
  “为了那个青楼女子吗?”华子这样说着。
  “是的。”
  “是时候了。不和你们说了,老子要动身了,如果不能回来,那么,兄弟,这儿的地就是你的了。”老板这样说,“不瞒老弟,白天我对弟媳做了不对的事了,这也是老子对你老弟的一种补尝吧。”
  说完了这话,老板便走出了门外,脚步声响了一阵子,便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作者有话要说:  又更新了,没人看,但我要写。

☆、第九十四章

  老板走出门不一会儿,便又进了那个小小的棚子,怀中有一个小小的包儿,沉甸甸的,不知装着什么东西。
  屋子里灯光昏暗,不过,还是可以看清那个红色的小包,以及捆在那个红色小包身上的一根金色的带子。
  老板把带子解开,悉数一倒,里面的东西便哗啦一声倒出来了,灯光下,金光闪闪的,竟然是金子。
  “老兄,这下老子可要发大了,嘻嘻。”老板这样对华子说,说了一声,便又把那个红色的小包收起来了,钻到床底下,掀起一个盖子,去了一个小时,便又走出来了,拍拍身上的灰尘,笑了一声。
  “你从哪儿弄了这么多钱?”华子好奇地问了一声。
  老板不作声。过了一会儿,便又神秘地对华子说,叫跟住他。华子同意了,跟着老板,沿着灰白土路不住地走着,不一会儿,便走进一座小山上了。
  月光斑斑驳驳的,似鬼眼。
  “这是什么地方呀?”华子问着。
  “不知道。”老板说,“不过,这个地方可是相当有意思的。”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华子害怕地问着。
  老板没有回答,而是不住地走着,走到一个荒凉的洞门口,便站住了。
  “ 这个洞口里有一千斤金子,不过,能够进去的人没有一个出得来,敢不敢跟我进去看看?”老板这样对华子说。
  “不瞒你说,老子夜里在一个金店抢了不少金子,已是犯下了死罪,再犯下死罪也不过一死”老板阴沉地说。
  “哦。”华子骇然,“我可不想犯罪啊。”
  “小伙子,人生在世,不过是白驹过隙,何必这么认真呢?”老板阴冷地说,“与其不得吃不得喝地活在这个世上,不如有女人有快活,你说呢?”
  华子转念一想,也对,与其这样卑贱地活着,那还不如轰轰烈烈地死去呢。
  “我跟你进去。”
  这时,美姑不知为什么也跟了过来,走到华子身边,不住地问着他,问为什么要进那个山洞。
  “不为什么,只为了能够过更好的生活。”华子说完这话,便在美姑的脸上亲了一下,便放了她的手,跟着老板,朝里面走去了。
  华子进来时看了外面一眼,见美姑要进来,不禁大喝了一声,使洞门口一块巨石掉下来了,死死地把洞口关上了。
  华子走到那个洞口,死劲地推着那扇铁门,不过,无论如何用力,那门一点儿也没有动。
  “我x你妈,怎么把洞门给弄下来了,这下老子如何出去嘛。”老板厌恶地骂着华子。
  洞门一关,不知为什么,里面竟然亮起了无数灯火,淡淡的灯光中,一条长长的走廊出现在他们眼前了。
  这是个密闭的空间,几乎没有什么空气,不能大声地说话,否则,狭小的空间便会在一瞬间爆炸的。
  不过,他们可不知这些,仍旧相互指责着,可是,说话声音大了,便会感觉到耳朵相当难受,因此,本能地不敢乱说话,更不敢高声。
  华子因为看不清路,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小小的陷阱中,头砸在一块石头上,把那块石头砸得粉碎,在这声音中,前方不知为什么开始踏方了,不少的石头不住地往下掉着。
  石头疯狂地掉了一会儿,便把那个走廊塞满了,阻断了他们前进的脚步。
  “这可如何是好了。”老板小小声地对华子说,甚至不敢说话,而是不住地在那儿手语着。
  华子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自己不知道,不过,这手语老板没有明白过来,还以为是在骂自己,什么也不顾了,冲过来,便欲寻他打架了。
  “我也不知……”华子这话没有说完,头上便开始掉东西了。于是,他只好打住,不说了。
  在惨淡的灯光下,他们坐下来,坐在一堆乱石中,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小心!!”华子听到这个声音,便被老板扑住了,接着,听到刚才坐的那个地方掉下了好大一块石头,同时,一条蛇也从石头上掉下来了,在淡淡的灯光下不住地游动着,张开着大口,爬到他们身边了。
  “谢谢,”华子对老板说,“要不是你这一扑,我便完蛋了。” 
  “谢什么。” 老板小小声地对华子说。
  “蛇!”华子叫了一声,可是,不知为什么,不敢高声,怕这样一来,那个挂在洞顶上的石头又掉下来。
  “不要管它,更不要打它!”老板这样吩咐着。
  “为什么?!”华子不解。
  “老子有用!”
  于是,那条蛇便在他们脚边不住地游动着,一会儿舔舔华子的脚,一会儿又用尾巴在老板的手上轻轻地按摩着。
  在那条蛇身上长着一个不小的肉瘤,鼓鼓囊囊的,每隔几分钟便会从蛇身上掉下来。
  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
  “这是什么东西?”老板拿起那个肉瘤,忽然肚子不住地开始响了起来了。便什么也不顾地把那个东西放进了嘴里了。
  “香!”老板这样说。
  这时,那蛇身上又掉下了一个肉瘤,华子见了,便将之放进了口中,也嚼了起来。
  见他们吃自己的肉,那蛇也许是生气了还是什么,竟然悄悄地溜走了,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现在怎么办?”华子说。
  “老子知道怎么办?凉拌!”老板没好气地吼了一声,几乎想以这样一种方式自杀算了。
  不过,这声吼又并没有引起石头掉下来,看来,想死也没有那么容易啊。
  “他妈的,活不成,死也死不了!”老板故意大声地吼了一声。
  这时,从那个从顶棚上掉下来的石头边不住地发出一束光来了,这光刺在他们的眼睛上,不住地疼着。
  他们沿着那光不住地走着,走到那光边,看见一块大大的金子埋在泥土中,不过,还是有一部分伸了出来了,在淡淡灯光下不住地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亲看文,又更新一章。

☆、第九十五章

  且说美姑在那个洞口看了华子一眼,忽见大门关上了,便悻悻地离开了。
  此时,她又是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