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沦丧-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⒉频幕帷K簿驳嘏吭诓荽灾校挪辉洞σ煌访ㄍ酚ゲ蛔〉靥浣凶牛睦镆膊欢系胤⒆琶恢谡饷锤龅胤降降谆岱⑸裁词虑椤
  那具棺材里好久都没有响动,不知那个人是不是已经死去了,想到这儿,华子不禁相当害怕了,却又不想就此离去,在等待着什么,却又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什么。
  他看了一眼背后那座猛恶林子,忽然,似乎听见那座林子里传来了一声哭泣,仔细一听,却又什么也没有,只有乱风不住地扫刮着倒在地上的乱七八糟的茅草声。还是回去吧,呆在这个地方不是个事,万一被人看见了,还以为那人是他杀的呢?于是,华子站了起来,看着身边那条长长的土路,便欲沿着那土路不住地走起来了。
  这时,天色已经彻底地黑下去了,乱风不住地把身边的那些茅草刮得乱响,听起来,格外苍凉。他不想在那个地方呆了,这要是真有鬼,那么,他不知自己还能不能走出那个鬼地方。
  什么地方又传来一阵哭泣声。
  华子跑起来了,沿着那条小路不住地疯了似的跑起来了,想快点儿回到那个小小的厂子里去,那怕被人看不起,也比呆在这个鬼地方强十倍。他没命地跑着,不知跑了多久,发现自己竟然不知该往哪儿跑了。
  他不住地跑着,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发现,他又回到原来的那个地方了。一具棺材摆放在那儿,从那具棺材里不住地发出阵阵哭泣的声音,听到这声音,不知为什么,他慌了手脚了,吓得连跑的力气也没有了。
  这时,一个人探头探脑地从那具棺材里爬出来了,头上不住地流着血,见了华子,二话没说,一刀砍过来了。华子见一把刀飞过来了,赶紧躲开了,幸亏动作快,不然,也回不到美姑的身边了。那人看着华子,边擦着脸上的血迹边不住地骂着娘,想站起来砍华子,却又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
  “你到底是人是鬼?”华子见了那人,不禁这样问着,边问边几乎哭起来了。
  “哼,想害死老子,没门!”那人这样对华子大声地吼叫着,边叫边把自己的牙齿拔下来了,对着华子的脸打过来了。
  “哦,你弄错了,我并没有害你呀!”华子的声音。
  那人见如此,便什么也不说了,十分吃力地从那具棺材里爬出来,坐在地上,不住地看着华子,眼睛里满是怀疑的眼光。
  “哦,我记起来了,打我的人并不是你,都怪这该死的夜色,使人什么都看不清了!”那人自言自语地坐在地上说着。
  

☆、第十九章

  那人这样说了几句话后,便与华子道了声别,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起来了。华子望着那个人的背影,长长地怅叹一声,便也欲回去了。这时,突然从那个林子里暴发出一声巨大的吼叫,在这吼叫声中,不少树木倒下来了,破碎的叶子满天乱飞着,扬起的灰尘化为阴云,把东山上那个明亮的月亮也一度摭住了。
  华子跑起来了,却无论如何也跑不动,回头一看,才知一个什么东西把自己的肩背抓住了。那是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没有脸,也没有眼睛,不知为什么,却把华子看得那么清楚。
  “跟老子走吧。”那什么东西对华子轻声地说了一声,便用铁一样的双手抓住华子的腰,将其弄进了那个棺材里了。那人盖住了棺材盖子,拉起华子,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起来了。华子呆在里面,不住地嚎叫着,却怎么也挣扎不出来,只好无奈地呆在那儿,任那人拉着自己沿着小小的山路不住地走起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华子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却听见外面一个什么人对自己大喝一声,要自己从那个棺材里面钻出来。华子十分后悔不该来到这么个地方,不该动歪心思,想什么赚大钱。现在倒好,落到这个下场,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不过,他很庆幸自己还能活着,便顺着外面那什么人的意思爬出了棺材,发现自己来到一个洞子里了。
  这是一个漂亮的山洞,洞内石壁上挂着不少钻石一样的东西,虽然夜色渐浓,却依然可以看到里面的不少东西。在那里面有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块白布,白布上放着一把明晃晃的杀猪刀,刀尖上不住地淌出血来了。
  那些人把华子从棺材里拉出来后,便拉到那个桌子边,将其身上的衣服扒了,而后,摆放在那块白布上了。做完了这事,人们便坐在一边不住地笑着,似乎在商议着什么。如此过了好一会儿,在那些商议的人群中暴发出了吵架之声了,一位老者站起来了,走到了一个年轻人的身边,伸出双手来,在其眼睛上乱抠了一阵,便把其眼睛抠下来生生地吃下自己的肚子里去了。那个年轻人这才坐在一边什么也不说了,无语地看着那个老者,不过,不可能用自己的眼睛了,而是用鼻子看着。
  华子躺在那个铺着白布的桌子上,不住地挣扎着,想从那儿逃离出去,却无论怎么挣扎都是白费力气,根本就不可能从那儿挣脱。不过,他还是不住地挣扎着,有好几次,几乎把那个桌子都弄翻了。
  华子躺在那儿,不住地看着周围,想知道有什么可以逃生的机会没有。在暗淡的钻石的光下,渐渐地,他看清了身边躺着不少女尸,有的已经腐败,上面爬满了蛆虫,散发出一股股难闻的气味。
  老者趴在一位女尸身边,不住地挥动着那把杀猪刀,把女尸身体里的脏器都摘下来了,放在一个精致的盘子里。那个女尸的心脏已经被老者摘下来了,但是,还有肝脏,肾脏……因此,那个老者静静地忙碌着,十分虔诚,十分用心。老者身边站着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刁着烟,不住地说着什么,使得老者又发怒了,几乎又要站起来与之拼命了。见老者站起来了,年轻人便又什么也不说了,用一个什么东西装住老者刚从那个女人身体上摘下来的肾脏后,交了钱,又骂了句什么,便离开了。
  老者拿着那些钱,坐在华子身边不住地数起来了,厚厚一叠,大概有好几万块之多吧。说实话,华子平生尚未见过这么多钱,今见其坐在自己身边数这么多钱,不禁动了垂涎之意了。
  同时,华子也害怕起来了,感觉到这是个黑社会一样的组织,似乎在卖人的器官,念及此,不禁颤抖起来了。
  不过,华子并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人,他要想办法逃离这个鬼地方,况且,他也是有这个能力的。他躺在那个铺着白布的桌面上不住地思忖着,挣扎了一会儿,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掉那个地方,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被牢牢地捆在那个木桌上了。
  老者坐在华子身边数了一会儿钱,便又站起来了,看着华子,似乎又想在其身上动刀了,却又感到自己力气不济,便坐下来了,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来,不住地抽着。
  抽了一会儿烟,老者便把那烟从自己嘴里取出来了,放进了华子的口里,“来,抽一口吧,要上路了。”老者对华子说。
  “不要啊,我才二十岁啊,不想死呀!”华子嚷嚷着。
  “越年轻越值钱,年轻人!”老者边这样说边扬起了手中的那把杀猪刀,不住地在华子眼前比划着,似乎不知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从那把杀猪刀尖上不住地滴下血来,那是前一个倒霉的女人身体上的血,这时,从老者手中那把杀猪刀上滴进了华子的嘴里了。华子这才知道了人血是什么滋味了。他苦苦地躺在那儿,失去理智地骂起老者的娘来了,不过,这对老者来说似乎是司空见惯的事。老者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生气,不仅不生气,反而不断地大声地笑着,说这样的人的脏器有活力,可以卖个好价钱。
  老者把杀猪刀放在华子的胸口上了,冰凉冰凉的,可以感觉到那是一把十分锋利的杀猪刀。老者把杀猪刀的刀尖对准了华子的心脏,看着华子,不禁有那么一点儿不舍,便犹豫起来了。不过,这时,站在老者身后那个戴着眼镜的男子不干了,不住地催促着,要老者下手,说自己的父亲正躺在医院里等待着心脏做移植手术呢。
  老者只好下了决心,举起刀子,便欲对着华子的那个胸口,狠狠地来一刀,以便取下其那个年轻的心脏了。
  

☆、第二十章

  
  华子躺在那个木桌上,看着老者,心里那个害怕,真非在下此破笔所能形容的。老者那把杀猪刀割破了华子胸前那片肉了,血一滴一滴地流下来了,洒落在地上,啪啪地发出响声,使华子感到格外心疼,却又什么办法也没有。
  老者恶笑着看着华子,嘴巴里一颗长长的牙齿露出来了,在钻石的光下,不住地闪着金光。老者握紧了那把杀猪刀,笑了一声,与华子说了声不好意思,便欲把那把刀□□华子的胸腔里去了,以便把里面那颗活蹦乱跳的心脏挖出来。
  华子出离愤怒了,便不顾一切地挣扎了一下,挣断了捆住自己的那条长长的麻绳,握住老者捅过来的那把长长的杀猪刀,反过来捅进了老者的肚子里了。其余的人见如此,便什么也没有说地离开了,叫嚷了一会儿,便在那个小小的山洞里什么也听不到了。
  华子脱去身上的绳子,坐在那儿吸了一会儿烟,便欲离开那个地方,沿着小小的山路走回去了。
  走了不多远,走到那个破败的门口时,华子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山洞里了。不过,还好,他抓住了洞壁上的那些长长的山藤,顺着那些山藤不住地下滑,不知过了多久,他落在一个不知是什么地方的地方了。
  华子坐在洞底一块石头上,听见了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的一阵流水声,便凑了过去,看见一缕光从自己前面射了过来了。他这才知道这是一条小河,于是,沿着那条小河不住地走着,不知要走到什么地方去,不过,绝对不能呆在那个地方,这样下去,不死才怪呢。
  沿着小河走了不知多久,华子走不动了,便坐在小河边,听着水流动的声音,不知如何是好了。
  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走出来了一个人了,身上带着一股血腥味,使华子几乎要呕吐起来了。不过,华子没有。他坐下来了,不知那个坐在自己面前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站在自己面前挡住去路呢?他不知道。
  “你他妈的死期到了!”华子听见这样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相当熟悉,却又那么陌生,使华子不禁感到有那么一点儿害怕起来了。难道,这个地方有鬼吗?
  “鬼,来吧,看到底是你死还是我活!”华子绝望地吼了一声。
  “你记着,老子不是鬼,你却要变成鬼了。”那个声音说。
  “你,你是那个老者?”华子的声音。
  “是又怎么样,你杀了老子一刀,现在,老子要为自己报仇了!”
  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了一群萤火虫,一度把那个地方照得那么明亮,使老者那个样子十分清晰地出现在华子的面前了。在老者的身体上尚插着一把刀,原来,老者被华子捅了一刀后并没有死。见华子掉下了那个山洞,老者便跳下去了,跟着华子的脚步声,不住地走着,想在什么地方把他结果掉,为自己报仇。
  老者本来是个医生,不知什么原因走上了这条道,做起了贩卖器官的生意,手上不知沾满了多少人的鲜血,不知有多少人暗地里想致其于死地。老者被华子捅了一刀,如果是一般人,那么,便会当场殒命,一命乌呼了。可是,老者是医生,会医术,把伤口稍微处理一下,便下了那口陷阱,寻华子仇来了。
  “你想怎么样?!”华子站在那个漆黑的山洞里,借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射过来的微微的光亮,惶恐地对老者说着,边说边擦了一把脸上的汗。
  “在你身上也来那么一刀!”老者气愤地说,“受死吧!”
  华子只好没命地跑起来了,跑了一会儿,竟然跑到一个有光的地方来了,仔细一看,才知这是一个出口。不过,在那个山口处躺着一条大蛇,正呼呼地酣睡呢。华子若想出那个洞口,便只好跨过那条正在酣睡的大蛇,这对一般人来说也许不算什么,可是对华子来说太难了,只因为他小时候被蛇咬过,因此,这时见了这般大的蛇便格外害怕。华子甚至想打算回去算了,不要从那儿逃走了,边这样想着,边往回走着了。不过,往回走了几步,便看见老者挥舞着手中那把刀赶过来了,声称要把华子杀死在那个小小的山洞里。
  华子是个胆小的人,见如此,便又不敢去了,只好调过头来,往大蛇所在处跑去。却不小心触犯了大蛇,使其大怒起来了,张开巨口,便咬向华子,却咬住了匆匆赶过来的老者手中的那把长长的刀。把那刀咬断了,渐渐地吞进了自己的肚子,不知变成什么东西了。老者见如此,便只好没命地跑起来了,边跑边不住地喊着娘,此时,只恨爹娘少生一条腿了。
  老者跑了一会儿,便跑不动了,回过头来,想看看那大蛇在什么地方了。他看到什么了?他只看见一阵风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又看见一个巨大的张开着的大口,而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华子却躲过了一劫,见那个山洞边长着一根长长的山藤,便顺着那根山藤滑下来了,闭着眼,不知自己到底会滑到什么地方。
  过了好一会儿,华子便坐在地上了,望了挂在半天上的那个山洞,不住地长长地怅叹着,且不住地向上天作着揖,感谢神佛的保佑。
  坐了一会儿,略休息一阵子,华子便要站起来了,想沿着一条小小的土路走出这个鬼地方。
  华子走了没有多远,便看见一群狼出现了,不住地嗥叫着,声音把天地都颤动了,树上的叶子乱洒下来,飞飞扬扬不知飘向何处。
  头狼的样子十分饥饿,肚子小得不能再小了,看样子,知道它已经好多天没有进食了。今见了在此荒无人烟之处有了一个可以吃的东西,群狼怎么会轻易放过,便扑过来了,渐渐地,把华子围在中心了。华子不知如何是好了,不住地长叹着,不知自己前生到底造了什么孽,今生要受如此报应。他从自己的一个小小的破败的包袱里掏出一把刀来了,想把自己结果掉,以免遭受群狼撕裂之苦。
  这时,那条大蛇也追过来了。

☆、第二十一章

  不知为什么,见了大蛇过来了,群狼便往扔下了华子,把注意力放在大蛇身上了,纷纷扑过去了,似乎要与之来个你死我活。
  见狼群与大蛇打起来了,华子便沿着小小的山路不住地跑起来了,翻过一座大山,又跨过一条河,华子终于甩掉了它们。他坐在小河边一座破庙前,看阳光不住地洒下来,那么暖和,那么温柔。他渐渐地醉了,于是,躺下了,躺在大地母亲的怀抱里了。
  这是个荒无人烟的地方,除了听见小河不住地东流的声音,什么也听不见,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与一朵小小的白云飘过发出的美丽的声音。
  天色渐渐地黑了,飘过自己的头顶的白云渐渐远去,挂在西天,成了一片绮丽的桃花。
  华子肚子饿了,便想去什么地方弄点吃的,沿河走了一会儿,却什么也没有找到。此时,不知从什么地方走来了一头狼,腿已经受伤,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眼睛里似乎还流着泪水。华子见了那头狼,不禁起了一丝同情之心了,但是转念一想,不行,不能做东廓先生。于是,他横下心来,要把那头狼干掉,烤起来,使之成为自己的晚餐。
  华子边这样想边凑过去了,狼见了,不禁怒了,不住地咆哮着,似乎想扑过来,却无论如何也动不起来。这是一只被狼群遗弃的狼,孤孤单单地呆在这荒野之中,默默地流着泪水,想找到自己的妈妈。念及此,华子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了,不忍心致其于死地了,却又明明听见了自己的肚子不住地乱响声了。华子听着自己的肚子响了一会儿,便悄悄地在身边摸了一块石头,准备趁其不注意的时候狠狠地干它一下,这样一来,晚餐便会十分丰盛了。
  这时,天色彻底黑下来,在那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只听见小河不住地东流的声音了。
  月亮高高的挂在天空,不住地洒下光来,洒在那头狼的身上,洒在其眼睛里,不住地闪烁着晶莹的泪花。看见了这泪花,不知为什么,华子不忍心了,便放下了那块石头,静静地坐在那头受伤的狼的身边,不住地与之说着什么。这个时候,在天地之间,只有这只狼与自己做伴了,他怎么忍心趁其不备将其干掉呢?华子做不出来。
  “你走吧。”华子悄悄地对那头狼说。
  那头狼看了华子一眼,泪花不住地闪烁了一下,便又悄悄地把自己的头低下去了,趴在地上,呜呜地叫着,有如哭泣。
  “你走吧。”华子更加不忍心了,便又轻轻地对那头狼说了一句。
  那头狼把自己的头抬起来了,看了一眼华子,把自己的眼泪毫地保留地洒在华子的眼前,似乎在对他说自己已无家可归了。
  华子的肚子又响了一阵,不行,这样下去,定会饿坏的。边这样想着,华子边站了起来,想到什么地方去找点吃的,不然,太对不起自己的肚子兄弟了。华子于是走开了,想回到那个小小的破庙里去,想看看在那个破庙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下肚。
  华子于是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起来了,想早点走进那个破败的小庙里去,弄点什么东西吃吃。华子走了一会儿,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便回过头来,看见了那头受伤的小狼正站在淡淡的月色中不住地看着自己。
  “你走吧。”华子无奈地对那头小狼说着,眼眶里开始闪烁起泪花了。
  不过,那头小狼却无论如何也不肯走开,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不住地摇着头,似乎在对华子说“不”。华子见如此,便什么也不说了,只好走到那头小狼身边,轻轻地在其头上抚摸了一阵子,便和它一起沿着小小的土路走起来了。
  华子与那头小狼走进了破败的小庙了,关起门,听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的风响,便想睡觉了。
  不过,睡了一会儿,华子便受不了了,肚子不住地叫着,似乎在骂娘,为什么这个时候了还不给饭吃。华子受不了肚子的抗议,便悄悄地走出了那个小小的破败的庙门,想去什么地方找点吃的。
  可是,他又不敢起来,在此夜半三更之时,若外面有一头野狼,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但是,肚子饿啊,没办法,他便悄悄地走出了庙门,趁着淡淡的月色不住地走起来了。
  小狼跟着他,很忠实地看着,眼睛里流露出淡淡的忧伤,似乎在可怜着自己的主人。小狼身上的骨头都露出来了,在夜风中不住地颤抖着,似乎害怕着什么,又似乎想去什么地方好好地吃一顿。
  华子与那头小狼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了不知多久,什么东西也没有找到,便打算不找了,在大风的吼叫声中。但是,华子不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人,越遇到危险,便越要不住地前行,似乎不如此便不足以证明自己是个男子汉。他不住地沿着小小的土路走着,却在一片乱坟冈中迷失了方向,便坐下来了,望着天上的一片残破的云朵,不住地长长地怅叹着了。
  这时,不知为什么,那头小狼看着一个什么东西不住地吠叫起来了,叫声十分凄惨,似乎见了鬼了。在民间,如果狗在夜间看着什么东西吠叫,那么,便不是什么好事了,不是有鬼便是有贼了。华子看着小狼不住地对着一个什么东西乱叫着,便看了过去,不看则已,一看,不得了了。华子吃了一惊,心想,在此荒无人烟的地方,不会有鬼吧?边这样想着,华子边看了一眼身后那片乱坟冈,听见一片风刮来了,把身边的茅草吹得乱响,使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了。
  果然,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不住地瞪着眼睛瞅着,眼睛里不断地闪烁着光来了,照亮了一小片土地。华子不禁害怕起来了,心想,在这么个荒山野岭之处,若真的存在鬼魂的话,那么,他不知自己还能不能离开这个地方了。
  正在此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小狼什么也不顾地冲上前去了,对着那什么东西乱吠起来了,不过,一下子,又什么也听不见了,只听见夜风不断地在乱坟冈上刮着,把枯的叶子飘下来又刮到天上去了。

☆、第二十二章

  小狼撞在一块石头上,不小心把自己的头撞破了,血不住地流出来了,染红了好大一片土地。那块石头太像一个鬼魂的样子了,使小狼产生了错觉,以为其要做出什么于自己主人不利之事,便什么也不顾地撞上前去,把自己撞死在那块石头上了。
  华子只好扛起小狼,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着,走进了那个破庙里了,把小狼悄悄地埋在一座坟墓里了。
  华子做好这一切,便走出了那个小庙,还是想要去什么地方找些可以吃的东西,却看见走来了一伙人,不住地嚷嚷着,其中还颇夹杂着女人的哭声。华子站在那个破败的小庙里,不知道在此时为什么会有女人哭,便悄悄地走了过去了,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月光淡淡地洒在大地上,那么美丽。
  这时,一个女人在一群人的驱赶下渐渐地走过来了,边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