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沦丧-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厥隆
  月光淡淡地洒在大地上,那么美丽。
  这时,一个女人在一群人的驱赶下渐渐地走过来了,边走边悄悄地哭泣着,双手被捆着,不知在什么地方得罪了那伙人了。华子见如此,便悄悄地钻进了一片小小的灌木丛中,以为碰到了土匪了,不禁有那么一点儿害怕起来了,甚至连气也不敢出了。
  渐渐地,那伙人近了,那个女人的脸上不住地淌下泪水与血水来了,掉在地上,啪啪作响。一个男人不时把自己的嘴巴凑到那个女人的嘴上去,不住地亲吻着,使那个女人乱啐不已,却什么用也没有。女人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愤怒,想打那个不住地亲吻自己脸的男人,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只好什么也不做地麻木地走着。
  “不跟你们走了!”那个女人愤怒地对身边的男人这样说,却不见那个男人回答,只得到一个亲吻。
  “呸!”女人啐了一下。
  但是,女人的啐被那个男人吃下自己的肚子里去了,边吃边不住地夸说女人的口水好甜哦。
  “走啊,他妈的卖给老子了,你就是我的人了,快走,不然,又要打了。”男人对那个女人这样说着。
  “我不走了,打死也不走了!”女人说。
  于是,那个男人手下几个伙计走上来了,二话没说,在那个女人的腿上乱踢起来了。
  但是,这个粗野的行为被那个男人止住了,扒下女人的衣服,不住地看着,用嘴巴在女人被打青了的地方不住地吻着,使那个女人又开始乱啐起来了。那个女人甚至还踢了那个男人一脚,说不要脸,说不得好死。男人什么也没有说,只管不住地在那个女人的身上乱吻着。
  华子藏在乱草丛中,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做,甚至连气也不敢出。他在心里不住地这样想着,莫非这伙人是歹徒,抓住了一个倒霉的女人,要在此荒无人烟的地方行非礼之事?华子害怕起来了,这要是被那伙歹徒知道了,为了灭口,难道不会把自己也杀掉吗?在这么个没有人的地方,杀死一个人,再装进一个什么东西里,扔进小河,便什么人也发觉不了了。华子相当害怕。他躲在那片乱草丛中不住地颤抖着,使那些草不住地抖动起来了,发出好大的声响,差不多使那伙歹徒都听见了。
  此时,不知为什么,也许是上天成心与自己作对吧,那伙歹徒竟走过来了,把那个女人放倒在自己身边那片乱草丛中,扒去其身上的衣服,便要做那坏事了。华子想捂住自己的耳朵,眼不见心不烦的,且可以保护自己。华子于是捂上了自己的耳朵,躺在那片乱草丛中,连气也不敢乱出了,怕那伙歹徒听见了,那可不是玩的。
  但是,噩梦还是来了。

☆、第二十三章

  歹徒把那个陌生的女人扔在华子身边那片乱草丛中,不住地狞笑着。不过,这与华子不相关啦,便呆在那片乱草丛中什么也不做,准备好好地听听那伙歹徒到底要做什么事,在此三更半夜之时。
  风中飘散过来一阵阵女人的发香。
  “我的妈呀!”一个女人的声音也飘过来了,闻之,那么熟悉,那么温柔。这是谁的声音呢?华子呆在那儿,不禁起了疑心了,心想,该不会是自己什么亲戚吧。边这样想着,华子边站了起来,苍白的月光下,看见一个女人站在那片乱草丛中,身上没穿什么衣服,不住地大声地喊叫着,似乎被什么人暗算了。
  “这不是美姑吗?”华子边听着边在心里不住地问着自己。这样一想,他便什么也不怕了,想闯过去,却又看见了那伙歹徒高高扬起来的那把刀,刀口上不住地散发出寒冷的光来。
  这时,那伙歹徒把美姑抱起来了,扔进了那片乱草中,不知想去做什么事了,不过,略一思考,华子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不是要对美姑无礼吗?华子一时什么也不怕了,从自己藏身的那个地方什么也不顾地冲了过去,手中握着一块石头,对着一个歹徒的头就是一下,而后,拉起美姑的手,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起来了,进了那个小小的破庙,关上门,问美姑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那个想对美姑图谋不轨的人便是阿虎,在下班后,趁着没人,约上几个人把美姑骗到门外,用一条麻袋捂在其头上,便扛进这座小山上来了。当然,美姑是不从的,却又拗不过他们这么多人,便只好听天由命了。这时,幸亏华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用石头砸了阿虎一下子,把其头砸破了,拉着美姑的手沿着小小的土路走进了那个小小的破庙了。
  华子呆在那座破庙里,什么也不敢说,怕那些人尾随着跟过来,寻自己报仇,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弄得不好会有生命危险。不过,为了美姑,华子什么也不怕。
  华子呆在那个小小的破庙里,关上了门,听着门外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的风声,心里感到有那么一丝儿淡淡的凄凉。他站在神佛面前,不住地祈祷着,希望那伙人不要跟过来,更希望他们不要拿刀冲进这座破败的小庙。
  但是,怕什么来什么,什么人在那破败的小庙门上敲打了一下,用一把刀。听着这声音,华子又害怕了,站在那座破败的小庙里不住地颤抖着,心狂跳着,似乎快要死去了。
  他跪倒在神佛前了,不住地求着佛,要神佛保佑自己,叫那伙人离开这个地方,越远越好。
  “出来!”阿虎在门外不住地对华子吼叫着,边叫边不住地打门,用一把锋利的长长的马刀。
  华子呆在那个破败的庙门里,任阿虎不住地乱劈着那门,几乎把那门都劈烂了。华子怒了,便什么也不顾地扑了过去,要在那个破败的小庙里与之来个你死我活。这时,美姑不知为什么抓住了他的衣袖,要其冷静,不能冲动,不能意气用事。见此,华子便又坐在一个小小的破败的木椅上了,听着门外的风响,听着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的阵阵狼嗥声,绝望地长长在怅叹着了。
  华子只好搬来了许多的石头放在那扇破败的小门边,把那扇门顶住了,再走到美姑身边,不住地与之商议着,不知到底该怎么办了。在那个破败的小庙后面有扇后门,可以走出那个小庙,但是,一旦走出了那个小庙,那么,便没有什么屏蔽了。他们坐在那儿商议着,要不要走出那扇后门,悄悄地离开,走到一个没有痛苦的地方去。
  此时,那扇小门被阿虎撞开了,风一样扑了进来,想抓住华子,却扑了个空,被一根木头绊了一下,倒下了,在地上不住地□□着。趁此机会,华子赶紧拉起美姑的手走出了后门,见后门边泊着一只小船,便跳上了船,撑开了,顺流而下,一会儿,便离开了那座小庙好远了。
  阿虎追逐着,大刀不住地挥舞着,闪烁着寒冷的光,刺着华子的眼睛,使其相当害怕,甚至想弃船逃生。不过,美姑又止住了他了,要其呆在那个小船上,一起面对这个灾难。华子便又呆在小船上了,在岸边阿虎的咆哮声中,不住地划着,不知要到什么地方去,也不知会不会在下一秒钟死掉。
  这时,小船到了一个恶滩上了,屋大的浪不住地拍打着船舷,打湿了美姑的那身好看的衣裳,使其在冷风中不住地打颤。华子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瘦小的身体,在耳边无边无际的浪涛声中。
  几分钟过去了,小船不知行了多远,但见两岸的房子一眨眼便不见了,逝于不知什么地方了。同时,阿虎的怒吼声也渐渐地听不到了,在她们的耳边,只有恶浪拍打船舷的声音以及石头把恶浪击碎的声音了。
  一朵朵云不住地向后退却着,渐渐地,也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渐渐地,她们到了一个风平浪静的地方了,这儿的水那么美丽,树不住地向她们挥舞着手,似在以这样一种方式把她们欢迎。河边有个码头,破败的码头边泊着一只同样破败的小船,在那个小船里住着一个穿着相当破败的瘦小的男人。华子把小船泊在那个破败的小船边,抛下锚,便要走上去了,却听见那个呆在破败的小船里的男人不住地对华子劝说着,要其离开那个地方,说那个地方不能呆了。
  华子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为什么这个地方不能呆呢,莫非有鬼吗?他是个不信邪的人,便不听那个穿着破败的男人的劝告,也不听美姑的话,一个人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上去了,要看看究竟为什么在那个地方呆不得。
  

☆、第二十四章

  华子走出了那个破败的小船,刚要上岸,便听见一个坐在同样破败的小船里的人大声地喊叫着,似乎不准他往上走了。华子见如此,便站住了,倚住一株树,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是这么回事,兄弟,这个村子不是一般的村子,可以随便进入的。这个村子的人一旦进入,便不可以出去的,知道不?”那个从破败的小船里走出的男人这样对华子说着,边说边不大看得起地看着他,见他身边有这么一位漂亮的女人陪着,不知为什么又往地上乱啐了一下。
  “哦。”华子的声音。
  “所以说,你还是走吧,这儿不是久留之地,小心有血光之灾。”那个从破败的小船里走出的男人又加了一句。
  不过,华子肚子却不争气地开始乱响起来了,似乎在骂娘,为什么这个时候还没有吃饭。华子于是往上看了一眼,见一片乱树林中有那么一面酒旗挂在风中不住地猎猎作响,似乎在对人们招手,微笑。华子渐渐地走了上去,要去那儿找点儿什么吃的,以填饱自己的肚子。
  一走进这个小酒店,华子便看见一个人站在一个桌子上,不住地对身边的一个人大声地吆喝着,似乎在骂着娘什么的,那个人见如此,便也回敬了那个人。那个人见有人胆敢回敬自己,便十分生气了,从桌子上抽出一把刀来,把那个人的一只手砍下来了,把那只血淋淋的手递给了老板,叫其拿进厨房去炒来吃了。老板不也违抗,便走进了那个破败的小小的厨房,把那人的那只手炒进了锅里了,不久,便又走出来了,手里托着一盘肉,人肉做的。
  砍人者边吃着那盘子里的肉边不住地同躺在地上□□的那个人说着话,边说话边不住地从那个盘子里夹菜,往那个人的口里送去,非要其吃下去不可。那个人见如此,知道是自己的肉做的菜,打死也不吃,不过,见那个人又要剁另一只手了,便只好把自己的肉吞下肚子里去了。
  那个吃人肉的人见华子站在一边不住地看着,便飞过来一块肉,要华子也吃。华子可不敢,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可以吃下去呢,不会得报应的吗?华子走开了,还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比较好。
  “站住!”吃人肉的人见华子要跑,不禁吼了一声。
  “什么事啊?我不可以走开吗?”华子哭丧着脸对那个吃人肉的人说。
  “不可以走!”
  华子只好走回去了,老老实实地呆在那个吃人肉的混蛋身边,不知如何是好了。
  “把地上那块肉吃掉!”那人命令着。
  华子把那块肉捡起来了,却至死不敢吃,不过,迫于那人的淫威,便皱着眉头把那块肉吞下自己的肚子里去了。
  华子一吞下那片人肉,便“哇”地一声吐了出来了,把桌子都弄脏了,有一部分也溅在了那人的衣服上了。
  那人走到华子身边,把那片脏衣服摊开来了,展现在美姑的眼前,使美姑也开始不住地呕吐起来了。不过,美姑却不敢吐在那人的身上,而是小心地吐在一边,被一条饿狗把吐出来的那些东西吃下去了。
  见美姑如此,华子心里快乐了些,想收回自己的那片脏衣服,进屋,干脆什么也不说地坐在那儿看门外的风景得了。不过,见美姑长得如此美丽,不禁动了垂涎之心,想打她的主意了。华子见此,不禁心里相当不好受,凑过去,想与那人打起来了,见那人如此高大威猛,便又什么也不敢说了,乖乖地站在一边,甚至脸上也露出微笑来了。
  那个吃人肉的家伙见华子如此软弱,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了,凑到美姑身边,便想要去在其身上乱摸一下,却不小心瞥见了华子的死亡一样的眼光,便又把手缩回来了。却又实在受不了美姑那条白白的大腿的诱惑,便什么也不顾地在其那大腿上乱摸一下,还把那肉拧起来了,使美姑感到有那么一点儿痛了。美姑相当不好受,华子看见了,更难受,几乎想骂娘了,却又什么也不敢说,只好无奈地呆在那儿,看着那人,不知如何是好了。
  正在那人要进一步采取行动的时候,华子走上前去了,不住地给他递烟,说自己的女人有眼无珠,边这样说边不住地在美姑的脸上乱扇巴掌,使美姑不断哭泣起来了,竟一下子投进了那人的怀抱里去了。那人见如此,不禁高兴得不像个人了,一下子把美姑抱起来了,沿着一条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跑起来了。华子大怒,这岂不是欺人太甚吗?于是,什么也不顾了,沿着那条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跑起来了,非要把那人抓住不可。
  跑到一个所在的时候,华子被两个人拦住了去路了,声称要通行证,没有通行证不可以进去。华子当然没有通行证,便只好无奈地呆在那儿,看着美姑被那人抱进了里面一间小小的屋子,心里那个难受,真非在下此破笔所能形容的。
  华子坐在那个破败的小小的屋子外面,听着不知从什么地方飘过来的小鸟儿的啼叫,不禁在心里轻轻地哼起歌来了。这个地方多么美啊,如果不是因为这事,华子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到这个地方来了,也不会碰上这么美好的风景了。华子坐下来了,坐在那个破败的小屋子外面,听着里面美姑不住地在那儿哭泣,心里恨透了站在那个破败的屋子外面的手中拿着大刀的汉子。
  “救命啊!”美姑呆在那个破败的小屋子里,不知为什么,竟然大声地喊起这话来了。
  “你他妈的再喊老子吃了你!”一个男人粗野的声音从那个小小的破败的屋子里飘出来了,洒在华子的耳边,听了,使他不禁十分难受起来了。
  “他妈的敢这样做。”华子在心里轻轻地哼了一声,便走到那个站在一株树边不住地玩弄着大刀的汉子,对之恨之入骨,几乎想用那把刀把其人割起来吃掉了。不过,华子可不敢,自己明明不是那人的对手,何必要去寻死呢?
  

☆、第二十五章

  从那个屋子里传来了一阵衣服被撕碎的声音,之后,又一件女人的裤子从里面抛出来,正好落在华子的眼前,花格子,蓝底色,这不是美姑的衣服吗?怎么会从那个破败的小屋子里抛出来呢?
  “不好,出事了!”华子不住地嘀咕着,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坐在那儿不住地长长地怅叹着,使那个站在一边的男人还以为华子在骂自己娘,十分不客气地走过来了,在华子的腿上踢了几脚。华子却来不及管这事了,得想办法把美姑救出来,不然,呆在那儿可不是个事啊。
  华子什么也不顾了,疯了似的跑了过去,跑进了那个小小的破败的屋子,却见美姑呆在那个小小的破败的屋子里,身上仅穿一件里裤,裤边已然残破不全,在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的风中不住地颤抖着。
  华子什么也不顾了,冲到那个吃人肉的男人面前,二话没说,一巴掌下去,便将其打翻在地上了。不过,站哨的汉子走过来了,在华子的身上乱打着,又把身上那把长刀从背上抽出来,砍在华子的小腿上,不住地流出血来了。
  华子抓住了那把砍人的刀,在那个汉子的裆部狠狠地踢了一脚,便拉起美姑的手,一溜烟跑了。
  跑了不多远,华子不小心掉进了一个陷阱里了,阱壁十分光滑,上面长满了青苔,任怎么往上爬,也不可能从那儿爬出来。华子只好什么也不说地坐在那个陷阱里,不住地望着上面,希望走过来一个路人什么的帮自己一把,使自己脱离那个苦海。
  渐渐地,天色夜了,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了一阵狼嗥。
  华子与美姑相依为命地呆在那儿,看着陷阱外面飞过的一只小小的鸟儿,又想象了一下辽阔大地上风的自由,不禁难过得想哭了。
  这时,在那个陷阱上面,又出现了一个声音,好像是人走路的声音,又好象是风刮过大树飘下的叶子洒落下来的声音。华子心里相当高兴,以为自己将会得救,便抱住了美姑,不住地在其脸上亲吻着,以如此一种方式向苍天大地致谢。
  “砰”地一声,一个什么东西掉下来了,正好落在华子的身边,不住地伸着四肢,似乎想从地上爬起来,却怎么也做不到。
  “老弟,你也这么倒霉吗?”华子伸出手去,在淡淡的夜色中想把那个人从地上拉起来,却摸到了一只长着毛的手,不禁吓了一跳,赶紧放掉了那只手,不,那只动物的脚。
  一声狼嗥从那个陷阱里响起来了,震耳欲聋,使华子害怕得几乎不知道害怕了。那是一头饿狼,不住地对美姑伸着爪子,却不敢对华子怎么样,在它看来,也许女人好欺负一些吧。
  华子坐在那个陷阱中,与那头野狼对峙着,不是狼死,便是他亡。
  不过,华子还算勇敢,不那么怕那狼,抱住美姑,不住地对着那头野狼翻白眼。那狼见如此,也不禁有那么一点儿害怕了,不知如何是好了,竟想从那个陷阱中爬出去,却无论怎么做都不成功。
  狼见了华子,不知为什么也会害怕,莫非,在华子身上有某种特殊的东西,使那狼不敢轻易冒犯?
  狼在那儿爬了一会儿,便坐在地上了,不住地咆哮起来了,似乎在怪华子用那么一点怪怪的眼神看自己。它甚至想把华子那只眼睛挖下来,坐在那儿美美地吃一顿,或者把那眼珠拿在自己手中把玩一会儿,向上天炫耀一下自己的技巧。
  狼什么也不顾地扑过去了,抓住了华子的衣服,便要下口咬了,却被华子用神力把其那张大口撕烂了。狼倒下了,倒在地上不住地嚎叫着,似乎在喊着自己的母亲,又或者在不住地骂娘,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嘴巴撕烂了,叫自己以后怎么再在狼面前混嘛。
  华子也不知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大的神力,竟然能把那头狼的嘴巴轻易撕破,也许,这是得利益于美姑吧,没有美姑,那么,他力气再大也不可能做出此种惊天之举来。
  弄死了那头狼,她们便爬上了那个陷阱,想去外面看看,找点儿什么东西吃吃。爬上了那个陷阱,她们什么也看不到了,天色已彻底黑下来了,仅看见不远处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的一片苍白的灯光,这灯光在这个荒野里,被风那么一吹,不禁颤抖起来了。
  她们手拉着手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着,想找点儿什么吃的东西,以度过这个寒冷的夜晚,且还想找个地方住宿啊,不然,呆在此荒野之地,万一再碰上了狼群那该如何是好呢?
  在那小路边上坐着一个人,不住地吸着烟,烟雾随风飘散开来了,散在风中,熏着了美姑,使其不住地在那儿咳嗽起来了。见美姑咳嗽了,华子心疼不已,赶紧将其搂在怀里,想用这种方式把其身体捂热,以免在此荒山野岭着凉了,那可不好了。
  她们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那个人,却不见了,只有一个小小的烟蒂还躺在地上,不住地冒着烟,散发出一股股呛人的气味,被风吹到美姑的身边,又使其爆发出一阵咳嗽。
  她们不住地走着,想找个地方住住,不然,呆在这么个地方可不是个事,弄不好,会把命丢的。不过,他们也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走,只是那么信马由缰地走着,走着。
  走了一会儿,她们走进了一个小小的亭子,不,是一个破败的屋子,里面堆着一些破烂的东西,且听见有什么人呆在那儿不住地笑着。
  

☆、第二十六章

  华子走了进去,看见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女人,正不住地亲着嘴呢,见有人进来了,便大声地喝着,使那个小小的破败的屋子在这声音中也轻轻地颤抖起来了。
  一缕月光轻轻地洒进了那个小小的破败的屋子,似水,如梦,看之,使人起一种浪漫的感觉。
  那个男人搂着那个女人的腰,笑着,似乎在天地之间就只有这么点快乐了,而没有了其他的美好的东西了。不过,现在那个男人不高兴了,因为有人搅了自己的好事,不禁大怒,便不知从什么地方拿起一把刀来,追着华子,声称要将其碎尸万段。
  “他妈的,来呀,看老子怎么收拾你!”那个身上围着一条毒蛇的男人这样对华子说,似乎相当气愤,脸色在淡淡月光下看来如此苍白,白得如一张纸了。
  华子只好没命地跑了,跑了一会儿,不知自己跑到什么地方了,便坐在地上不住喘着气,心想,早知如此,真不该来到这么个鬼地方。此时,他是多么想离开那个地方啊,却已经做不到了,只好躺在地上,不住地长长地怅叹着,怨自己命不好罢了。
  “抓贼!”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这种声音了,使华子真不知如何是好了,站起来了,没有目的地乱跑一气,便又坐下了,坐在一块青石上,听着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的风不住地在自己耳朵边吼着。
  华子只好躲在一片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