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沦丧-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肿铝耍谝豢榍嗍希挪恢邮裁吹胤酱吹姆绮蛔〉卦谧约憾浔吆鹱拧
  华子只好躲在一片乱草丛中,不知自己怎么就成了一个贼了,真是上天待自己不公啊,这要是被人逮住了,岂不要被打得半死?他躲在那片乱草丛中不住地长长地怅叹着,早知如此,还不如不来这么个鬼地方了,待在家里不是更好一些吗?不过,不知为什么,他并没有后悔,而是怪自己运气不好。
  这时,两个人坐在他身边,不住地闲谈着,不知在商议着什么,边商议边抽着烟,烟雾不断地随风散布开来了,使躲在那片乱草丛中的美姑几乎要咳嗽起来了,却被华子用手把其嘴巴捂住了。
  “这个贼也许逃不掉了,这么多人在抓他,除非他是神仙,不然,是必死无疑了。”一个黑衣人这样对穿着红衣的人说,边说边在一个石头上磕了一下烟斗,把其中一些烟灰倒出来,而后,又慢慢地向那个小小的烟袋里装进了烟叶。
  “唉,其实,这人也不是什么坏人,不过,即使不做坏事,也不可能走出这个地方了。村长不会饶过他的。”红衣人边这样说边喝了一口酒。
  “也许吧,谁叫村长杀了人,又怕被人知道呢?”黑衣人这样对红衣人说,边说边猛地一下抽了一口烟,把一口烟雾又吐出来了,喷在美姑的脸上,使其不住地咳嗽起来了,不过,她这咳嗽被红衣人的更大的咳嗽掩盖住了,以致于没有人能够料到在那片乱草丛中还躺着人。
  “村长为什么要杀人呢?现在怕人知道,这样杀人灭口也不是个事啊,迟早要败露的呀!”红衣人这样对黑衣人说,边说边不住地长长地怅叹着,似乎相当心疼村长似的。
  哦,原来这个村子里出过杀人案件,而一进入这个村子的人是不可以出去的,村长怕出去的人会告发自己。华子躺在那片乱草丛中听见人这样说话,不禁相当害怕,不知如何才能走出这个村庄。美姑躺在一边,说自己肚子饿了,想弄点儿什么东西吃,却又不敢高声,怕被外面的人听见。
  过了一会儿,外面说话的人才走开了,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着了,不久,便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华子见那两个人走远了,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爬出那个乱草丛,沿着灰白的土路艰难地走着。
  走了一会儿,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了一个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东西,见了美姑,不住地笑着,似乎想把美姑抱进一边那座小树林去做点儿什么事,见华子怒目而视,便又不那么敢了。
  华子不理他,拉着美姑的手在夜色中不住地走着,想走出这个地方,上自己那个小船,而后,去一个没有烦恼的地方自在地过自己的日子。
  “站住!”那人见华子不理自己,便走上前大声地吼了一声,似乎想扇华子一个耳光了。
  “大哥,有什么事吗?”华子有那么一点害怕地对那个人说着,口气相当胆怯,怕又碰见一个坏人。
  “没事,不过,想问你借一点儿东西,不知肯不肯?”那人这样对华子说。
  “什么东西?”华子莫明其妙地问着那人。
  “也不是很难,只要你把这个东西给我,那么,你便可以走了。”那人指着美姑对华子说,脸上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
  “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找死啊!”华子忍无可忍了,便大声在吼起来了。
  华子话刚说完,便不知从什么地方落下一个东西来了,把他盖住了,呆在一片漆黑之中,听见外面美姑不住地喊着救命的声音。华子努力挣扎着,想从那个什么东西里面走出去,却无论如何也走不出去,只好无奈地呆在一片黑暗之中,听着美姑不住地对着什么人大声地骂着。
  “臭不要脸的,滚!”美姑的声音,声音中夹杂着一丝儿哭腔。
  “老子就是不要脸,怎么了?脸在这个地方算个屁啊!”那人这样对美姑说,说完,一阵大笑。
  “不得好死的东西!”美姑大声地骂着。
  不过,那人不以为意,呆在华子身边不住地大笑着,笑声一度使华子几乎晕过去了。
  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了一阵风,在此大风之中,不远处的大树纷纷倒下来了,压在那株大树上,把那个什么东西给压倒在地上了。华子这才有幸从那个大盖子里面逃出来,看见那人正压在美姑身上,脱去了自己的衣服,想行非礼之事。华子怒不可遏了,什么也不顾了,从身边操起一块石头,对着那人的头就是那么一下,当场把那人打倒在血泊中,拉起美姑的手,沿着灰白的土路不住地走起来了。
  

☆、第二十七章

  不知走了多久,她们才走到那条小河边,见到了那个小小的破败的码头,感觉心里那么快乐,几乎想唱个歌了,却又并不敢那样。
  她们上了小船,沿着小河不住地划起来了,边划边不住地看后面,生怕那个村子的人跟过来,又把她们抓回去,那便不好了。果不其然,这时,不知多少人疯了似地跑过来了,声称要抓住她们,说要抓回去把她们煮了吃了。她们听了这话,吓得几乎掉进了那个小河了,双腿也不住地颤抖着了。不过,还好,那些人追了一会儿便不追了,也许认命了吧。
  华子与美姑沿着小河不住地划着,听着两岸小鸟儿不住地啼声,心里感到格外快乐,在不知从什么地方飘过来的一片云影下。
  飘了一天,到天色夜下来的时候,她们便把小船泊在一个没有人的河滩边,坐在一起,看着从东山上渐渐升上来的一轮美丽的月亮,不住地数着天上的一颗又一颗美丽的晶莹的星星。
  一匹小小的萤火虫不知从什么地方飞过来了,在她们的身边转悠着,轻轻地哼着小曲,不知是不是也像她们那样快乐。河风不住地刮在她们的脸上,凉凉的,软软的,像母亲的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孩子。
  累了一天了,她们便躺下了,躺在一片寂静中,听着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的一阵阵美妙的天籁。
  这个地方多么好啊,如果一辈子呆在这么个地方,与自己的心爱的女人,这,对华了来说就已经足够了。现在,他做到了,因此,坐在那片沙滩上不住地微笑着,不过,这微笑没有人看见,除了天上挂着的一两颗小小的星星。
  这时,不知为什么,一个穿着红衣的女人沿着小小的土路走来了,走到了那个小河边,坐下了,不住地悄悄地哭泣着,生怕被什么人听见似的。
  红衣女子一个人呆在那儿,不住地烧着纸,口里喃喃呐呐地说着什么,声音那么凄凉,似秋风中不住地随风飘舞的一枚小小的树叶。
  华子与美姑呆在小河边,坐在干净的沙滩上,听着那个女子不住地对谁诅咒着,诅咒完了,又不住地用脚在地上乱踢着。红衣女子似乎对什么人相当愤怒,却又不敢与之理论,便只好在这没人的夜里,独自在这个小河边诅咒一会儿。华子不禁对那个女子同情起来了,却又不知该怎么做,便只好无奈地呆在那儿,悄悄地看着。
  这时,从那个红衣女子身后又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不住地喊着红衣女子的名字,似乎对她有什么企图,且不住地笑着,十分难看地笑着。听着这笑,华子心里不好受,有种想冲上去打人的冲动,却又什么也没有做,静静地呆在那个小河滩边,在一片美丽的月光下。
  那个男人见旷野无人,便走上前去了,一下子便把那个女子抱起来了,放倒在小河滩上,脱去其身上的衣服,便欲做起那事来了。那个女子不住地大声地喊叫着,不过,在此旷野无人之处,纵使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能够听到。红衣女子绝望地躺在河滩上了,听着风不住地从自己身边刮过,把自己的头发不住地刮起来,不知要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那个红衣女子希望这时从天空飞来一位神仙,伸出双手,助自己一臂之力,将压在其身上的那个男子致于死地,那才叫痛快啊。不过,这时,她看见了什么了?什么也没有看到,只看见那个男子压在自己的身上不住地大笑着,似乎在什么地方捡了个大便宜了,这,使那个红衣女子更痛苦了。
  那个红衣女子挣扎着从那个小河滩边爬起来了,疯了似的往小河奔去,跑到了那个小河边,便一下子跳下去了,却又被一双更大的手从那个小河里捞出来了,放倒在小河边,仍旧做着那事。
  华子呆在一边,见如此,忍无可忍了,便什么也不顾地冲上前去,在一旁捡了一块石头,对着那个汉子的头就是那么一下……
  那个女子跪在华子的面前,不住地对他作着揖,且说要跟着华子离开那个地方,到一个没有痛苦的地方去,华子不同意。华子劝说了那个红衣女子几句话,便拉起美姑的手,悄悄地走上了小船,仍旧不住地漂流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她们便来到一个小小的码头上了,上了那个码头,走了几步,她们便知道自己来到原来来过的那个地方了。
  她们又进了那个小小的工厂,那个工厂的门口依旧悬着一块破旧的木牌,上面写着几个字:招工,男女不限,只要吃苦耐劳就可以,工资面议。X月x日。
  华子又进了那个小厂了,又走进了那个破败的小小的寝室,看着阿虎正在那个寝室之里间不住地摸着一位女工的屁股,使那个女工不住地暴发出大笑之声。听着这声音,华子心里不那么快乐,却又没有办法,在这个地方自己好歹还有口饭吃,还有个睡觉的地方。
  

☆、第二十八章

  华子与美姑分属不同的车间,华子下班的时候,见美姑不在了,便匆匆地走出了那个小小的厂门口,进了寝室,却不见美姑人在什么地方。华子未免急了,到处找寻着,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便只好走进了那个小小的破败的寝室,准备上床躺下了。
  这时,寝室里没有什么人,只有华子一个人呆在那儿,在苍白的灯光之下,想象着美姑站在大风之中的情形,不禁相当难受起来了。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悄悄地闭上了眼睛,却听见了一声笑从那个破败的寝室之里面传出来了。
  华子走进了里间,看见美姑坐在一个小小的破败的床上,正在玩弄一个精美的手机,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一个男人坐在美姑身边,不住地看着她,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容,边笑边用手在美姑的身上轻轻地抚摸着,使美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华子见如此,便以为美姑不爱自己了,便什么也没有说地离开了那个小小的屋子,走出门外,沿着小小的马路不住地走起来了。
  华子不知要往哪儿走,也不知要到什么地方去,只是那么信马由缰地走着,看见一辆汽车开过来了,却认为是美姑,不禁悄悄地走上前去,想去其身上亲吻一下。那是一辆速度相当快的汽车,见人走过来了,本来想刹住车的,却终于刹不住,撞在了华子的身上了。华子倒下去了,倒在大路上,在一片冰冷之中,做着梦见美姑的好梦。
  华子不知在那条马路上躺了多久,终于睁开了眼睛,却什么也没有看到,除了一片苍白的灯光冷冷地洒下来了,洒在其瘦弱的身上。华子挣扎着从冰冷的地上爬起来了,摇摇晃晃地沿着马路不住地走着,不知要走到什么地方去,也不知何处才是自己应该停住脚步的地方。
  华子难受极了,怎么可以这样呢?自己的女人为什么会爱上了别个男人呢?他想不明白,他真不想活了,真想撞在身旁那棵电线杆上死掉算了,免得在人前丢人现眼。但是,他又是一个怯懦的人,根本不敢去死,便只好麻木地不住地走着,能走多远算多远吧。
  一个小时之前,这个世界还那么美好,现在一切都变得不像个人住的地方了,倒像一座活地狱。华子不想走了。却又不能不走,便不住地走着,渐渐地,在心里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了,想冲进那个小小的寝室,而后,把那个男人杀死。是啊,只有这样,那么,他才可以有尊严地活下去,才不那么丢人现眼。
  有了这个想法,他便加快了脚步,在苍白灯光下不住地走着了,恨不能立马冲进那个寝室,狠狠在那个男人身上捅那么几刀,以泄自己心头之恨。
  华子怀着这个想法渐渐地走进了那个破败的寝室了,却什么人也不见,只有一盏苍白的灯光不住地洒下来,洒在冰冷地地面上,涂抹着一幅幅难看的图画。
  华子走进寝室的时候发现,美姑已不知什么地方去了,便一个人躺在小床上,听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的风扫树叶的声音,满目凄凉。是啊,如此一个人耻辱地活地这个人世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就那么去了的好,可以一了百了。他走了出去了。
  走过一家酒店之门口,华子在茫茫人海中发现了美姑,她正站在那个美丽的大门口边,微笑着与一个男人说话。见此情景,华子不胜愤怒,恨不能冲过去,狠狠地在美姑的身上踹几脚,以泄自己心头之恨。不过,不知为什么,华子站在那儿又什么也没有做,似乎怕着什么,却又不知道究竟怕什么来着。
  美姑穿着十分漂亮地站在那个酒店之门口,头发也染过了,黄黄的,配以娇美的身材,给人一绝色美女的感觉。不过,这时,华子对她只有恨了,一点儿感情也没有了。他恨不能走上前去,狠狠地打她一顿,却又始终下不了手,不知什么。
  美姑站在酒楼之门口,看着走过门前的人们,不住地微笑着,却似乎并没有发现华子之存在,不用说看了,连眼睛的余光也没有扫在他的身上。华子呆在那儿,心里相当不好受,几乎想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而后,朝天大大地谩骂一翻。
  华子不大相信这是真的,怀疑自己眼睛不好,或者看错了也是有的,却又明明看见美姑站在那儿不住地对人微笑,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吗?不会吧?他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美姑,见其如此绝情,便什么也没有说地离开了那个地方,沿着小小的马路不住地走着了,想走回来,仍旧呆在自己那个破败的寝室也许更安全一些。至少,呆在那个地方可以少许多烦恼,不用为美姑与别的男人闲话而担心。
  “好吧,祝你好运。”华子站在那儿对美姑道了这句话,便沿着马路不住地走起来了,朝自己那个破败的寝室走去,想去那儿好好地睡一觉。现在,他的头相当沉重,几乎抬不起来了,不用说看什么美丽的风景了,就是走路也相当困难。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碰到美姑这号人,为其受如此的折磨,真不争气啊,却又什么办法也没有。
  华子心想,这样活着,有啥意思呢,还不如死了的好。可是,怎样个死法呢?他思来想去想不出个好的办法,却见一个人走过来了。见了这人,他起初心里相当高兴,因为这人是他所熟悉的。他乡遇故知,多么好的一件事啊。不过,这人和他有仇,于是,又不那么快乐了,甚至相当难受起来了。
  一想起这人,他便想起自己往日所遭受到的各种各样的耻辱,而这些耻辱都是拜这个人所赐。他不能再犹豫了,反正自己也不想活了,不如走过去,与那个人同归于尽吧。边这样想着,华子边走上前去了,想在那人的头上来那么一砖头,而后,自己再跑出这个地方,跑到小河边,投水自尽算了。
  华子打算好了,便凑近了那人,瞄准了身边一块小小的砖头,想捡起来,对着那人的头狠狠地来那么一下。
  

☆、第二十九章

  那个处处与华子作对的人叫着熊,虎背熊腰的,见了人,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华子对这人相当不待见,甚至做梦都想在其身上捅刀子,以报自己曾经被其人踩在脚底下之耻辱。不过,对华子来说,也只好这样了,白天可千万别惹那人,否则,那刀子可不会长眼睛哦。这个,华子深深知道,不要说对熊伸出拳头,就是说一些重话也不敢,怕得罪他,更怕掉自己的脑袋。
  不过,这时,在这个没有熟人的地方碰见了熊,不知为什么,华子还是感到有那么一点儿快乐的,却又一下子不知被什么东西把这快乐弄到九宵云外去了。华子看着熊,开始恨起来了,甚至想冲过去,抓住他,用石头砸他。
  反正,华子也不想活了,不如找这样一个人垫垫背也是好的,至少在黄泉路上不会那么寂寞吧。华子看着那人不住地这样想着,这时,他多么希望熊再做出什么有辱自己人格的事啊,这样一来,那么,便出兵有名了。不过,不知为什么,熊见了华子不仅不怒,还相当友好,甚至主动走上前来,不住地为华子递烟。
  华子心软了,下不了手,便什么也没有说地坐在地上了,看着熊,脸上不断地掉下泪水来了。熊见华子如此,不禁也纳闷了,往日之时,华子可不是这个样子啊,今天怎么这样起来?熊看了华子一眼,便问怎么了,且准备为华子来个赴汤蹈火。华子于是坐在地上不住地与熊闲谈起来了,甚至还趴在其身上不断地哭泣着,是啊,这时,往日的仇人却成了最亲的人了。
  “怎么回事?”熊问着华子。
  “我女人跟人跑了。”华子边说边不住地哭泣着,泪水挂在脸上不断闪烁着凄凉的光,使不远处一只小鸟也不断地悲伤起来了。
  “去找啊。”熊说。
  “不敢。”
  “为什么?”
  ……
  华子终于在熊的劝说下沿着那条小小的马路不住地走起来了,要去找美姑,却又不知道美姑这时会不会见自己。华子走到了那个酒店门前,却不见了美姑了,不知其到什么地方去了,便只好沿着马路不住地走着,还是回去得了。
  此时,一个穿着相当漂亮的女人从那个酒店里走出来了,见了华子,不知为什么又缩回头去,准备走进那个酒店里了。不过,华子有了熊,便不害怕了,走上前去,抓住了那个女人的衣服,要其跟自己回家。
  “回去吧。”华子对那个女人说。
  “你谁啊?”那个女人不断地对华子大声地喝斥着,且几乎要在其脸上扇耳光了。
  见如此,华子才放了手,仔细一看,才知道那个漂亮的女人根本就不是美姑,美姑不知上什么地方去了。
  “啪!”华子感觉到自己的脸上被人打了一巴掌,火辣辣的难受,不禁也火了,想还手,却见那个男子不住地拿眼睛瞅着自己,眼睛里冒出一股正义的火来把华子慑住了。华子什么也没有说地离开了。
  华子走进自己那个破败的寝室的时候,发现美姑正坐在那儿,不住地嗑着瓜子,见华子进来了,不禁微微一笑。华子见了美姑呆在那儿,不禁喜出望外,什么也不顾地冲过去,在其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你到什么地方去了?”华子对美姑说。
  “没有去什么地方呀,呆在车间里加班呢。”美姑说。
  “哦,我还以为你去一家酒店里了呢?”华子说,“那个站在酒店门口的漂亮女人不是你吗?”
  “我一直呆在厂里呀,根本就没有出去,怎么会是我呢?”
  她们在那个破败的寝室里闲谈了一会儿,吃完了夜饭,便沿着小小的马路走出门外,走到一个小小的海滨上了,在徐徐的海风中,感受着生活的美好。
  月光泄下来了,洒在一株树上,又从那株树上洒落在地上了,斑斑驳驳的。美姑见了那美丽的月光,不禁趴在地上了,不住地在那些月光上轻轻地吻着,似乎那些月光成了她的情人了。
  这时,从海中出现了一只小船了,船慢慢地靠了岸,泊在华子与美姑呆着的那株树下了。接着,一个大胡子男人从那只船上走下来了,走到华子身边,打量了一下美姑,便说要她们上船。
  “凭什么要上你的船?”华子这样对那个大胡子男人说。
  “凭这个!”那个男人边说边从自己身上抽出一把□□来了,用那把□□对着华子说。
  “不要,我跟你走!”美姑见那个男人要把华子打死,便大声地对那个男子叫着,边叫着边上了那个大船了。
  华子也跟着美姑上了那船,钻进了一个小小的船舱里,坐在一群人中了,不知如何是好了。
  大胡子男人见美姑上了船,便也上了船了,撑开了船,驶进了大海深处了。
  华子呆在那个船舱里,看着美姑,一时,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早知如此,那么,他便不会踏进这个海滨了,更不会呆在那片漆黑中与美姑拥抱在一起了。不过,事已至此,实属没有办法,只好听天由命吧。
  华子与美姑呆在那儿,觉得怪闷的,便走出了船舱,走到甲板上,在淡淡的月色中,感受着海风的吹拂,心里渐渐地快乐起来了。华子在甲板上呆了一会儿,便看见一个十分粗壮的男人从船舱中爬上来了,对着华子大声地喝道,要其下去,不能呆在那儿,否则便要把他沉进海里了。华子只好与美姑悄悄地钻进了那个黑暗的船舱里,听着海水不住地在船舷边哗哗地作响着,原本十分好听的声音这时不知为什么变得那么难听,使华子几乎要大声地哭起来了。不过,作为男子汉,他没有权力哭,便只好悄悄地擦干泪水,抱住美姑,深怕其受到一丝儿伤害。
  这时,不知为什么,一伙人下了船舱,走到美姑身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