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沦丧-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牡夭粮衫崴ё∶拦茫钆缕涫艿揭凰慷撕Α
  这时,不知为什么,一伙人下了船舱,走到美姑身边,不住地笑着,且用手在美姑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似乎在看一件上好的东西。华子见如此,不禁大怒,抡起拳头,便在那人的脸上乱打起来了。不过,他的拳头还没有出手,便被其他几个壮汉按住了,躺在船舱中一动也不能动了。
  

☆、第三十章

  华子只好什么也不说地坐回原来的位置,看着外面大风把一株树刮来了,击打在那只大船上,使船体歪了歪,几乎要沉下去了。船上的人们不住地大声地呼喊着,似乎想跳船了,见了汹涌的海浪,便又什么也不敢做了。
  华子与美姑紧紧地抱在一起,生怕被什么东西把自己分开,永远也不能再呆在一起了,这会使她们多么难受啊。不过,华子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把他们分开了,除非那只大船沉进了大海中了。
  不,就算沉进了大海中,她们也不会分开的,依旧可以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直到海枯石烂。
  在华子身边坐着一对情侣,不住地笑着,似乎正沉浸在爱河里,看着船舱外面不住地飞舞的海鸥,把笑声不住地抛过去,一会儿,便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走来一个粗壮的汉子,见华子身边的那对情侣如此放荡地大笑,便走了过去,坐在那个女人的身边了,不住摸着那个女人的大腿。这使那个男子怒了,什么也不顾地站了起来,对着那个汉子的头上就是一拳,把那个粗壮的汉子打倒在船舱里不住地吐起血来了。见如此,不知又从什么地方走来了几个男子,按住了那个男子,而后,什么也不说地把他拉出了船舱了。华子好奇地跟了过去,想去看看究竟会把那个男子怎么样。
  那个倒地的粗壮的汉子十分愤怒地从地上爬起来,冲出了船舱门,跑到甲板上,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男子,不禁拖住其一条腿,便要扔进大海里了。不过,这时,站在旁边的一个男人止住了流着鼻血的男子的疯狂的举动。那个被打得流出血的男子见如此,便什么也不说地离开了,站在一边不住地看着,不知老板到底会怎么处置这事儿。
  这个时候,天色渐渐地黑下来了,一两颗星星挂在天空不住地闪着光,这光洒落下来,斑斑驳驳的,很是美丽。
  西天的晚霞散布开来了,把天也染红了,使海水也绯红起来,看之,不禁使人感到有那么一点儿害怕了。
  不知从什么地方漂来了一具棺材,黑漆漆的,披着淡淡的星光,不禁更阴森了,使站在那儿的华子不禁悄悄地淌下了泪水。
  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游来了一头大鲨鱼,张开着大口,似乎把那只船吞下去了。不过,船长也不是一个傻子,见如此,便调转航向,尽全力躲着那个张着大口的鲨鱼。不过,不知为什么,也许那只船在什么地方得罪了那头大鲨鱼吧,它不离不弃地跟了过来,那样子,似乎不把那只大船吞下自己的肚子便不会善罢甘休。
  那头鲨鱼看来是十分饿了,想弄点儿什么吃的,却在茫茫大海上怎么找得到吃的,便只好那么饿着吧,也够可怜的。鲨鱼游过来了,凑到船边,张开了大口,便欲吞下那条大船了。在此十分危急之时,船长把躺在甲板上的那个被打得半死的人丢进了鲨鱼张开着的大口里了,只听见一声惨叫,便什么也听不见了。
  晚霞更红了,血似的,把海水也弄得那么红,看之,使华子为住地为美姑担心着,怕她睡觉的时候会做噩梦。
  华子不敢看了,悄悄从甲板上走回自己那个阴暗的船舱中,听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的风响,心里相当茫然,不知怎么才能走出这个困境。
  这时,那个把人扔进鲨鱼口中的汉子又出现了,走到华子身边,不住地看着美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见美姑退缩到一边去了,不禁大笑起来了。那个汉子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脱掉了,露出了一身肌肉,那发达的肌肉不比拳王泰森的差到哪儿去。汉子的身上刺着好几条龙,看之,不禁使人想起《水浒传》中的九纹龙史进来了。华子见了这人,自然相当害怕,更怕他对美姑做出什么事来,那么,他在这个人世便没法活了。
  “龙哥,先别这样,船似乎出了点事了。”一个年轻的男人从甲板上走下来,走到那个刺着龙的男子身边,不住地这样对他说着。
  “出什么事了?”龙哥不再看着美姑了,却跟着那个年轻的男子走了,走到甲板上,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这时,海浪在狂风中不住地翻滚着,山似的,几乎把华子所乘坐的那条船彻底弄翻了。不过,龙哥没有慌,站在甲板上,顶着大风,不住地对自己的伙计大声地叫喊着,说要改变航向。如此过了一阵子,船渐渐地安全了,不用再担心被大风刮沉了。
  华子呆在那个小小的船舱中,看着门外不知从什么方向射进来的阳光,不禁想起了遥远的家乡,想走进家乡的泥土地里看看那些长在春风中的花花草草,感受一下泥土的芬芳。不过,这时,他还能做到吗?他没有这个自信,坐在一片阴暗中,看着不知从什么地方漂来的一条船,忽然想出了一个上好的主意。
  但是,那个破船一下子又被风不知刮到什么地方去了,在那个辽阔的海面上,这时,又只剩下这一只船了。
  华子绝望了,坐在美姑身边,不住地想着法子,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保护美姑的好办法。他长长地怅叹一声,心想,不如听天由命算了,再努力也难逃定数。
  不过,就这样把美姑送给别人,对他来说,又不能接受,便坐在那儿不住地发着愁。他也想把美姑杀死掉,然后,自己跳海,这样一来,那么,便一切都解脱了。不过,他又不甘心就此失败,总觉得在什么地方有人会来救自己。
  如此过了不知多久,船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了,这是一个小小的海岛,岛上似乎没有什么人,纵有人,也不过是一些不知世事的世外之人。船泊在那个小小的海岛上,而后,人们都沿着一条不是路的路走上去了,沐浴着美丽的阳光,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了。
  经过船主的同意,船上的人们可以在那个小岛上自由行动。于是,华子走上了那个小岛,沿着兽径不住地走着,不知要走到什么地主去。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阵花儿的香味,熏着美姑的头发,使之看起来更美丽了。华子在那条小路边为美姑摘了一支小小的花儿,把这花儿戴在美姑的头上,不住地喊起她作媳妇来了。不过,不知为什么,华子心里又起了一阵难过,不知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会不会成为自己的媳妇。
  

☆、第三十一章

  她们沿着海岸线不住地走着,看着漂在天空的一两朵闲云,不禁想起了遥远的家乡,家乡这个时候也开满了山花了,在风中不住地散发着香味,熏倒了飞舞在天空的啼叫着的小鸟儿们。
  如果,她们是因为旅游而来到这个地方,坐在干净的青石上听海声,那该多好啊。可惜了,这时,她们不敢在那儿呆得太久,老板的船还泊在不远处正等待着她们回去呢。华子真不想回到那只船上去,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便只好什么也不说地呆在那儿,看着不远处一只小小的船渐渐地远去了。
  这时,在前方不远处一株大树下躺着一个老人,在风中不住地□□着,又似乎在唱着什么歌,使华子感到相当好奇,便什么也不顾地走了过去了。他走到老者的身边,看着老者身上几乎什么也不穿,褐黄色的身体上有一道伤口,不住地流出血来,使美姑呆在一边不住地尖叫着,把一只小鸟儿也吓飞了。
  华子把老者扶到一株树下,见一片乱草丛中有一汪清泉,便舀来了些水给那个老者喝下去了,使老者渐渐地神志清醒过来了。
  这时,一群人追过来了,挥舞着大刀,刀口上淌着血水,映红了西天一片美丽的云彩。
  那伙人见海滩上什么也没有,不禁大声地哆嗦着了,不住地拿刀在地上乱砍着,几乎把那个海滩也砍翻了。华子躲在一边,知道那些人是在找那个老人,便把老人深藏在乱草丛中,气都不敢出。
  那伙人找了一会儿,便不找了,骂了几句什么话,便沿着海滩欲离开了。不过,其中一个人似乎不太信邪,硬是从海滩上走过来了,走到华子身边,在那些乱草丛中不住地找寻着,似乎不达目的便不会罢休。
  华子心里相当烦,深怕那人找到了老者,那么一来,看那样子,不禁老者活不了,就是华子也不可能存活下去了。
  华子打算与那人拼了。
  那个人走过来了,举着大刀,砍打着身边的那些草儿,脸上满是忧愁,似乎要哭泣了。华子见那人走过来了,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出其不意地猛扑过去了,把那人扑倒在地上,便要抢夺其手中刀,悄悄地把那人结果了。
  这时,老者醒了,见华子要杀那人,便扑了过去,把华子压在自己的身体下,保护住了那人。
  “别怕,自己人!”老者对华子说。
  “他是你什么人?”华子问着老者。
  “我儿子。”
  ……
  于是,他们沿着一条小小的路不住地走着了,不一会儿,便走进一个小小的洞里了。
  这是个相当华丽的岩石雕成的洞,里面熏着淡淡的沉香,香味飘散开来,使美姑衣服都染上了这香味了。
  在那个石洞里摆放着两个瓶子,瓶子里盛着一些绿色的液体,不住地流动着,发出一种隐隐的音乐一样的声音。看着这个小小的瓶子,不知为什么,华子的心里渐渐地不再那么愁烦了,觉得开在门外海滩上的那些花儿也更具花儿的美丽了。
  老者从那个瓶子里把那绿色的液体倒出来了,倒在一个小小的杯子里,放在华子的眼前,不住地发出绿光,绿光映在人的身上,格外清凉。
  这时,门外那些个花儿不住地开在风中,不断地对微笑着,似乎在向华子点头致意,欢迎他来到这个美丽的小岛上来。华子看着门外那些开在风中不住地摇曳着的小小的白色的花儿,喝着小小杯子里那绿色的东西,不禁高兴起来了,几乎想在那个小小的山洞里唱个什么歌了。
  老者躺在一边,什么也不说,不住地看着屋顶上一个不断地发着光的什么东西,又看了看门外,不禁悄悄地笑了。老者的命是华子救的,那么,作为回报,这一切便都是华子与他的了。
  见老者不住地看着那个洞顶,华子也不禁看上去了,不看则已,一看,不禁吃了一大惊。那些个山洞上镶嵌着不少玛瑙,映着门外的天光,不断地发出美丽的光来了,在这光中,华子深深地感觉到了什么叫着高贵。他真是太高兴了,却又什么也没有说,呆在那儿,不断地喝着杯中那好吃的东西,却终于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年轻人,来,老夫告诉你,现在,你成了这里的主人了,这一切都将成为你的。”老者这样对华子说,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
  “不会吧。都是我的了?”华子听了这话,有点儿不知所措,“我怎么承受得起呢?”
  “你救了我的命,那么,你肯定会承受得起这一切。”老者说了这话,便把手中的钥匙递给了华子,而后,慢慢地走出了那个石洞,沿着一条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着,不知走到什么地方去了。
  “老人家,你去什么地方了啊?”华子走出了那个石洞,不住地大声地喊着,却什么也没有听到,除了不住地吹过的夹带着山花的风。
  华子又沿着海滩不住地走着,想找到那个好心的老人家,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便准备走进自己那个宝石屋子里了。却看见泊在小岛上的那只大船仍旧呆在那儿,龙哥站在甲板上,不断地看着华子,要其上船。不过,有了这么个地方,那么,华子怎么还会跟着那些人呢?华子没有理那些人,也没有理龙哥,拉着美姑的手,沿着海滩不住地走着,要进自己那个玛瑙屋了。
  见华子想跑,龙哥便从那条大船上跳下来了,走到小岛上,要去抓华子了。华子打不过那些人,只好沿着小小的土路不住地走起来了,甚至跑起来了。
  “看他妈的往哪儿跑?”龙哥不断地对华子大声地嚷着,挥舞着一把锋利的长长的马刀,刀口映着西下的夕阳,不断地散发出阴森的寒冷的光。在这光中,华子不断地打着颤,就是旁边一株小草也颤抖起来了。
  华子跑着,裤子被荆棘弄破了,手臂上不住地流出血来了,头发也乱七八糟不成个样子了。不过,他不管这些了,只能不断地跑着,不然,可真就没法活了。
  

☆、第三十二章

  华子跑进了自己那个小小的石屋了,坐在那儿,看着门外追过来的龙哥,不禁感到十分害怕,却又什么办法也没有。这个时候如果被龙哥抓去,不知道要怎样对待他,也许扔时大海,也许乱刀砍。
  华子抱住美姑,不住地哭着,不知如何是好了,不知会不会死在这个地方呢?他不知道。他只好呆在那儿,看着门外不住地射下来的美丽的阳光,看着在阳光中不断地摇曳着的红的、白的花儿,不禁想起了往日的岁月。那个时候,他呆在自己老屋,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没有害怕,也没有担心,不像现在,处处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
  这时,龙哥带着不少人赶过来了,凑到华子那个石屋子边,便要闯进来了。华子见如此,也不怕了,与其说不怕了,倒不如说不知道怕了。人怕到了极点也许都会这样吧。见龙哥追过来了,华子拿起身边一把长刀,打算欲与之来个你死我活,看看到底是谁的刀更锋利更野蛮。
  龙哥站在华子屋子门外,看着华子这个样子,也不便硬闯进来了,不断地看着华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人变成了这样,竟不像个人了。龙哥也怕起来了,退了几步,站在一片乱风中,听着不远处一只小鸟儿不断地啼叫,说话的声音也有那么一点儿胆怯起来了。
  但是,龙哥何许人也,犹豫了一会儿,便要硬闯进来了,长刀挥舞着,呼呼着响,扇起的大风使小草倒伏下去了。
  华子硬打是打不过这些人的,便关上了门,却关不上,多亏美姑也出了一把力,不然,龙哥真的会闯进来了。那是一扇铁门,大概有几千斤重,一旦关上,不要说龙哥能闯进来了,就是一头狮子也闯不进来。他们尽可以呆在那个石屋子里,爬上楼,看着下面不住地打门的强盗们,欣慰地笑着了。
  华子在楼屋上呆了一会儿,忽然发现身边摆放着不少枪支,便拿起一支仔细看了一下,不禁相当高兴,举起枪,对着龙哥,便要开枪了。
  此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也一群人,挥舞着大刀,不住地大声地嚷叫着,似乎疯了。那些人追到龙哥身边,不管三七二十一,见人就砍,把龙哥的一只手也吹掉了。华子见如此,便放下了枪,静静地坐在高楼上,在一缕温暖的阳光中轻声的哼起了小曲。
  打了一会儿,下面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华子便拉开了屋子,在一阵花风中,感受到了诗的美丽。他拉住了美姑的手,走出了石屋,走到那些死尸身边,踢了踢,便走到海边,在夕阳的余晖中,看着大海里一条白色的帆船渐渐地消失在地平线。
  这时,在那个小岛上,只有她与美姑了,可以静静地感受一下海的美丽了。
  她们走到那条大船边,上了船,钻进了船舱,不见一人,只看见不少黄金放在船舱中,不住地在夕阳中闪烁着美丽的光。在这光中,华子自然是快乐了的,这些金子现在都归他们所有了。
  华子看着那些金子,不禁发起愁来了,不知怎么处置这些金子,干摆放在船上也不是个事呀。她们呆在那只船着,在一缕夕阳的温柔的光中,拥抱着,轻轻地笑着。
  这么多金子,要搬至岸上去,谈何容易,不搬的话,又可能被海啸吹进海底。
  她们在海岸边不住地走着,想找个什么地方把这些金子藏起来,最好找到一个山洞,摆放在里面,慢慢地用,那多么好啊。她们沿着海岸线不住地走着,想找到这么个地方,走了一天,却什么也找不到,只看见一些白色的花不住地在风中摇曳着,散发出一缕缕幽香,使她们的不快乐渐渐地随风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找了一天,她们累了,便打算走进自己那个小小的山洞,好好地吃一顿饭,明天再去找好了。
  这时,不知为什么,在她们的身边出现了一头老虎,张开大口,不住地吼叫着,使不远处一株树在这吼叫声中也开始不住地颤抖起来了,叶子乱洒下来了,一度使她们不知道回家的路了。
  在夕阳西下的时候看见这只老虎,这,对她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灾难,却又必须面对,无法逃避。这只老虎见华子怒目视自己,便什么也不顾地扑过来了,站起来,便要对华子行凶了。
  华子当然打不过那头老虎了,只好逃跑了,跑进了那个山洞,关上门,听着老虎不住地在门口咆哮着,几乎把那个石屋也震坏了。
  华子恨死那头老虎了,却又什么办法也没有,只好任其在门口乱吼叫着,不住地把尘土扬起来,迷漫在天空,一度使人不知自己到底在人世还是进入了阴间了。华子对此十分恼怒,不住地在那个石屋子里谩骂着那头不知死活的老虎,几乎想冲出去,干脆与之来个你死我活算了。不过,美姑止住了他,要其呆在那个石屋子里,静观其变。
  这时,在淡淡的月光下,海滩边又出现了一个怪物了,高大的身材,威猛的步伐,老虎看见了,不禁也不敢乱吼乱叫了。那是一头熊。熊走过来,走到那个石屋门前,看了会儿,不知为什么,又悄悄地走到了,似乎认为那是个是非之地,不便久留。
  老虎见熊走来了,不知为什么,也悄悄地走开了,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一时,在那个石屋子边,一切又都安静下来了,只听见海浪不住地拍击着海岸,发出美丽的声音了。华子呆在一盏小小的电灯下,听着这沙沙的海浪声,看着美姑悄悄地对着自己微笑,渐渐地,知道了幸福的味道了。
  这时,海岛上下起了雨,雨珠不住地打下来了,打在那些美丽的砂石上,打在落叶上,沙沙沙,似乎在那海岛上,一位诗人正在那儿散步,吟诗。
  

☆、第三十三章

  华子坐在那个小小的石屋中,听着门外不住地在风中作响的树叶声,不知为什么,感受到那么一点儿快乐了。不过,他又心烦,不知如何才能把船上那些金子弄上岸,放在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
  吃过晚饭,他便手拉着美姑的手,沿着小小的海岸,不断地走着,在不远处海浪的咆哮声中,几乎想唱个歌了。不过,他可不敢唱歌呀,这要是被什么人听见了,知道了其那只大船上摆放着那么多金子,那还不把那些金子全部抢走啊。他拉着美姑的手,沿着小小的海岸不住地走着,不知要走到什么地方去,只是那么无聊地没有目的地走着。
  “放在石屋里呀!”美姑这样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是啊,我怎么忘了?” 华子不禁不好意思起来了。 
  于是,他们悄悄地走到那只船上,看着那些金子,在大船不住地颠簸中,相互对视着,不住地微笑起来了。
  石屋与大船相隔的距离有那么一点儿远,不便搬运,于是,便想出一个主意,想把那只大船稍微移动一下位置,撑到石屋下面去,这样一来,搬运起来便方便多了。
  不过,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了风,不住地在吼叫着,使岸上一株树不住地摇摆着,似乎要倒下来了。
  这使华子十分害怕,以致于不敢把那只大船撑开了,却又怕美姑耻笑,会以为自己是个懦夫。男子汉要是被自己的女人视为懦夫,那么,也大可不必在这个人世活人了。华子这样想了一会儿,便打算冒冒险,把那只大船撑到石屋下,以便搬运起来不用那么费劲。
  她们边这样想着边把那只大船撑开了,沿着海岸不住地撑起来了,欲把那只大船撑到石屋下一个安全而又较近的地方。
  大船沿着海岸不住地漂动起来了,开始相当慢,不过,渐渐地快起来了。这时,不知为什么,风也大声地吼叫起来了,把那个小岛也似乎要刮起来了。
  一朵乌云不知从什么地方漂过来了,盖住了天空,一时,不知东西南北了。
  更为可怕的是,华子不知自己船到什么地方了,只看见巨浪不住地在自己耳边疯了似的吼叫着,不住地拍击着船舷,几乎把船体洞穿了。
  船被大风刮离了小岛,沿着洋流不住地漂着,不知要漂到什么地方去了。
  无数的巨浪不断地打了过来了,不住地拍击着船舷,扬起水花,使大船在这水花中几乎沉没了。华子已看不见了小岛了,也不知道那个小小的石屋在什么地方了,不禁对着美姑不住地哭泣着,不知会不会就这样死在这个地方。
  雨在门外不住地下着,雨珠打下来了,打在船棚上,噼噼啪啪作响。风不住地撕扯着一块铁皮,刮起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