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驻地记者-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鞴掀げ疗ü桑讲猎讲敛桓删弧U饬郊虑樗淙欢计鹪从谖业陌捣茫渥钪沾斫峁葱纬闪讼拭鞯亩员取
    我来镇州市仅几天的功夫,也只是简单地接触了几件事情,但这短短的几天,却让我敏锐地感觉到自己正一步步靠近镇州市的“怪圈”,这个“怪圈”里边究竟又会是什么?
    对于这次“假纯净水”事件,我同样感觉怪怪的,我想用自己的方式探寻一下事件背后的秘密。
    接下来的两天,我每天都奔波在大堤上,用自己手中的笔记录着大堤上的军民与洪水决战的英雄事迹。一篇篇稿件浸透着我的情感传到总社,通过报纸向全省人民传递着灾区人民的信息。
    第三天中午时分,最后一轮洪峰终于过境,南北大堤安然无恙。
    傍晚六时,省领导再次前来定南县抗洪前线视察,按照分工,郝学谦留守抢险指挥部跟踪采访,我与董晴则回宾馆赶写稿件。刚进到房间,我的电话响了。
    “友明吗?我是肖庆钢,你现在在定南县什么地方?”
    肖庆钢,肖菲的父亲。
    “伯父,我刚回到定南县政府招待处,你也来定南县视察了吗?我马上去见你。”
    “你不用来指挥部,我马上派车接你回省城,菲菲回来了。这边的采访工作我已同你叶阿姨交待过了。”
    肖菲终于回来了!
    我的心狂跳起来。
    “伯父,菲菲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今天晚上八点才到省城。”
    “她现在好吗?”
    电话那头,肖父突然沉默了,过了一会儿,肖父轻声而又艰难地说:“菲菲病危。”
    简短的四个字,如同晴天霹雳,一下子击穿了我的心脏。我顿时感觉跌入了冰窖,双腿失去了知觉,呼吸变得困难,脸色变成了白纸,身子依靠着墙体滑落了下去。
第五十三章 恨我 才能忘记我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五十三章恨我才能忘记我省城明珠医院重症监护室。
    肖菲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左手打着点滴,鼻孔里插着氧气管,原来秀气的小脸此时已变得苍白。
    我匍匐在肖菲的病床旁,轻轻捧起她紧握红发卡的右手,一遍又一遍地亲吻着。
    “菲儿,我是友明,你快睁开眼看看我,我回来了。”我深情地呼唤着昏迷中的菲儿。
    “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金秋十月,共渡爱河,下个月就是十月了,菲儿,我们回家吧。”
    “你还记得你的誓言吗?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决。你是最守信用的女孩,你不能放弃誓言啊,你不能扔下我不管,我的菲儿,睁开眼,我们回家。”
    我的菲儿依旧沉沉地睡着,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痕。
    幸福的情侣各有各的甜蜜,不幸的情侣各有各的心酸。
    我和肖菲是在大学一年级时相互喜欢上了对方。
    那年我以高分考入省重点大学后,却没有被分配到理想的中文专业,而是被调剂到国际贸易专业。到学校报到后,我自己在宿舍郁闷地躺了一周。一次班会上,班长批评了我这个不思上进的落后分子。会后,我赌气参加了学校的演讲比赛。在全校演讲比赛上,我技压群雄,一举夺冠,迎得了全校师生的喝彩。
    也就是这次演讲赛上,被我的风采打动的肖菲开始偷偷地喜欢上了我。
    肖菲很内向,她没有向我表白什么,只是站在远处默默地观注着我的一切。当她发现我担任学生会宣传部付部长后开始奔波在各家报社之间,便偷偷向在省报工作的叶阿姨求情,让叶阿姨私下帮助我上稿。
    有一次我在叶阿姨办公室遇到了肖菲,才明白自己近一个月接连在省报上稿的秘密,而肖菲一再叮嘱我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她帮助我的秘密,力图保护我在学校的声望。
    肖菲的善良深深打动着我,我开始喜欢上了肖菲。但由于肖菲出身高官家庭,我却只能将这份感情深埋心底,担心我们的爱没有结局,到头来只会是伤痛。
    整整一年的时间,我认真保持着与肖菲正常的同学关系,我从来不敢与她单独在一起,如果是她邀我出去吃饭或我邀她吃饭,都会拉上一帮同她要好的男女同学。肖菲似乎并不在意我的刻意保持距离,依旧喜欢默默为我做着任何事情。我平时有两个坏毛病:一是不按正点吃饭,二是不爱洗衣服。每到吃饭的时间,我都会让别的同学吃完饭给我捎一份回教室。一开始有一个同班的老乡大姐爱给我捎饭,后来肖菲慢慢代替了她,因为每次肖菲给我带回来的特别可口。有一次我手头事情不多,自己去食堂打饭,要了平时爱吃的小笼包,一吃却不对味。后来老乡大姐告诉我,每次肖菲都是到外边饭店去给我买回来的。每个周六,老乡大姐给我抱走的脏衣服,也是被肖菲抢回家去洗的。老乡大姐很认真地对我说,肖菲对你太好了,你不该再拒绝她的这份感情。
    大二那年,我去叶阿姨家祝贺她荣升副总编,叶阿姨给我讲述了她的痛苦经历。她劝解我不要顾虑家庭门弟,好好珍惜肖菲的感情。
    我的心理障碍解除后,我认真接纳了肖菲。
    肖菲变成了快乐的小鸟,时刻不离地飞在我的左右。我们俩一起上自习,一起去郊游,一起去在树林中追逐戏嬉。有时我会逗她“啡啡,过来,波一个!”她就会撅着小嘴在我身后狂追,扬起小拳头边抗议边撒娇“你才小狗呢!再这样叫,我不理你了”。等我不注意时,她也会扑进我的怀里,在我脸上狠狠地亲上一口。
    大学毕业后,我顺利地进入了省报,肖菲分配到省外贸局。我们开始筹划着未来,并确定今年金秋十月携手走进婚姻殿堂,喜摘爱情硕果。
    正当我们对美好生活充满幸福地向往时,巨大的灾难却砸在了肖菲头上。
    今年七月,一向体弱多病的肖菲突然感到胃部巨痛,我当时正在外地采访,肖菲便在妈妈的陪同下去医院进行检查。
    医生初诊结果如同惊天霹雳,肖菲被初诊为胃癌!
    拿到初诊结果的当晚,肖菲哭了整整一夜。
    肖妈妈几次想给我打电话,都被肖菲坚决制止。
    肖菲说:“妈妈,友明表面虽然很坚强,可他内心却很脆弱。他每年秋天不敢去看落叶,他总说看到落叶会太伤感。有一次我们看到一只落队的孤雁在天空悲鸣,他竟然一夜没睡好,还写了一首极其伤感的诗。这次我若离去了,他会经受不住打击,他会陷入悲痛中再也走不出来,他的一生就会毁在女儿的手里。
    妈妈,我遇到友明是我一生的幸福。他给了我很多很多的快乐,我不想因为我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女儿求妈妈了,你们千万不要告诉友明。如果老天可怜我,就让这次初诊变成误诊。如果上天注定不让我与友明在一起,我就提前离开他,让他恨我,让他忘记我。”
    肖妈妈含泪答应了肖菲的请求。
    我从外地回来后,肖菲每天掩泪装欢,珍惜着与我在一起的每一刻时光。
    赵义东通过在北京肿瘤医院的父亲很快安排对肖菲进行会诊。肖菲对我谎称去北京培训,和肖妈妈、赵义东去了北京。几天后,会诊结果确认了肖菲的病情——胃癌晚期。
    肖菲听到这个结果后反而很平静,她一遍一遍央求着每一个知情人。
    “我临走前就有一个请求,你们帮帮我欺骗一次友明,让他恨我,让他离开我。”
    几天后,肖菲的病情发展很快,急剧恶化,开始出现了半游离状态。
    根据北京肿瘤医院的建议,肖菲被转回省城医院等待最后日期。
    整整一个夜晚,我一遍遍轻吻着菲儿的右手,一遍遍呼唤着她的名字。
    “菲儿,醒来吧!”
第五十四章 我要结婚。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五十四章我要结婚清晨,一缕阳光透过明亮的窗户射了进来,散落在肖菲的床前。肖菲苍白的脸上有了些许的红润。
    我用毛巾沾了温水给肖菲轻轻擦拭着美丽的脸颊。
    “菲菲,小懒虫,该起床了。”我像往日一样,轻轻叫着肖菲。若在平日,肖菲总是嘴里嘟哝着,“困死了,再睡会儿。”而此时的肖菲依然平静地熟睡着。
    我伏下身子,又像往常去她们家喊她起床而做的恶作剧一样,轻声说:“你爸妈都起来了,他们正在客厅,我上床陪你睡会儿。”我拧了拧她漂亮的小脸蛋,“我喊一二三,你若再不睁眼,我就脱衣服上床。”
    我开始计数:“一…。二…”
    肖菲突然轻哼了一声,眼睛虽然没睁开,但眼珠开始转动了一下。
    我的心狂跳起来,肖菲能听见我说话了,她开始有意识了!
    我强压住激动的心情,尽量模仿日常与她开玩笑时所有亲昵动作。
    “我再喊一遍,如果你还不起床,我就掀被窝了。”我伏在肖菲的耳边轻声地说。
    “一…二…三…”我故意拉了一下她身上的床单。
    “友明……”肖菲竟然微弱地喊出了我的名字。
    上天!肖菲真的恢复了意识!
    我窜到窗前,急忙拉上窗帘,拦住外边的光线。
    我拍拍肖菲苍白的小脸,用命令的口气说:“菲菲,我命令你睁开眼,不许再睡了跟我回家。”
    肖菲的眼珠再次转动起来,一滴泪珠缓缓地滑出眼帘,滚落到苍白的小脸上。
    我沾湿了毛巾轻轻擦拭着肖菲的双眼,继续鼓励她:“乖,不要着急,慢慢睁眼,对,就这样,慢慢睁开……”
    肖菲随着我的声音慢慢眼开了双眼。
    “菲菲,你终于醒了!”我高兴地亲吻着肖菲的额头。
    肖菲紧紧抓住我的手,直直地看着我,缓缓地问:“我是不是死了?”
    “你个傻丫头,你活的好好的,你摸摸我的脸,是不是热乎。”我拉起肖菲的手放在我的脸上。
    肖菲轻轻抚摸着我,她的眼里再次趟出泪水。
    “友明,我真的没有死,我真的又见到你了!”
    “不准你说死啊死的,”我抓着肖菲的手,“你还欠我一个婚礼,你走了我跟谁结婚。”
    我倚到肖菲的床前,轻轻揽过她的头。
    肖菲紧紧帖在我的胸前,倾听着我的心跳。
    “友明”
    “嗯”
    “你责怪我吧。”
    “我当然责怪你了!我不仅责怪你,还要骂你,你为什么撒这么个弥天大谎,你这个谎言不是帮我,而是折磨我,是对我们的爱情不负责任!一个小小的癌症就能把我们俩拆散吗?难道我们之间的爱这么不堪一击!”我语气强硬,必须让肖菲从意识里淡化自己是一个病人,必须让她树立起对“生”的渴望,“癌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生活失去信心,有的人得了癌症,不是照样能活到六、七十岁吗?只要乐观,保持好的心情,没有战胜不了的。我看过一些资料,癌症病人三分之一是吓死的,不是病死的。菲菲,你从现在开始要树立一个信念,保持良好的心态,积极进行治疗,我们一起努力,我相信你一定能陪我走到花甲之年。”
    肖菲躺在我的杯里,轻声应允着,眼睛里趟着幸福的泪水。
    肖妈妈和叶阿姨接到我的电话后很快赶了过来。
    她们见到苏醒的肖菲都高兴地落了泪。
    我要了叶阿姨的汽车钥匙来到楼下,躲进她的车里痛快地大哭了一场。面对肖菲,我表现的很坚强,很理智,更表现出对她病情的藐视,可我心里明白,肖菲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她驻足这个美好人间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更让我担心的是:肖菲在我的呼唤下清醒了过来,会不会是老人说的那种“回光返照”!那么在她弥留之际,我又能为我的爱人做些什么呢?
    我拨通了老家的电话,告诉了爸妈肖菲的病情,并请求爸妈答应我的请求:
    我要与肖菲马上结婚!
    爸妈不仅没有反对我的想法,反而给予我充分的支持。
    爸妈鼓励我:好男儿就应该有情有义!
    我回到医院时,肖菲已喝了点小米粥再次睡下。
    我示意肖妈妈和叶阿姨同我走出肖菲的病房。
    走廊里,我向她们表达了我想与肖菲马上结婚的想法。肖妈妈当即表示了反对。
第五十五章 求婚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五十五章求婚走廊里,我向她们表达了我想与肖菲马上结婚的想法。肖妈妈当即表示了反对。
    “友明,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你要理智,菲菲已病成了这个样子,我们怎么能答应你呢。这是害你啊。”
    “伯母,我与菲菲想处四年了,我们俩的感情你也应该体会得到。”我开始有些哽咽,“她怕我知道她的病情后伤心,就逼迫你们为她去撒谎,她爱我超过了爱自己。可现在我看到她这个样子,恨不能得病的是我而不是她。我现在唯一能让菲菲高兴的就是与她结婚,满足她的心愿。”
    “菲菲可能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们刚结婚就要……”肖妈妈也开始哽咽。
    “我没想那么多。只要菲菲不带着遗憾离开我们,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拉起肖妈妈的手,“伯母,你就答应我吧。”
    “孩子,谢谢你了。”肖妈妈低声哭泣起来。
    我流着泪搂着肖妈妈的肩膀,“妈妈,你不要哭了。菲菲在时,我是你的儿子,她不在了,我更是你的儿子,我会像菲菲一样时刻围在你二老的膝下。”
    “好孩子。”肖妈妈伏在我的肩头失声痛哭起来。
    晚8时,明珠医院广场。
    母校100名同学手捧红蜡烛组成一个“心”字,静静地站立在广场上为肖菲祈祷,红红的火焰随着微微夜风轻轻晃动着。
    一百根红红的火焰,代表着一百颗真诚的心,表达着同一个真诚的祝福。
    在省城上班的同班同学们站在爱“心”的中间,手举荧光板拼成大家的心愿:菲菲,早日康复!
    我手捧火红的蜡烛站在爱“心”的正中央,低头默默向苍天祈祷:“上苍,如果人的生命可以转移,我愿奉献我全部的生命来换取我的菲儿;如果人的痛苦可以转移,就让我一人去承担,请把幸福和快乐留给我的菲儿。”
    明珠医院广场上的灯熄灭了,整个广场被火红的爱“心”映照得遍体通红。
    肖菲再次醒来,她望着被烛光映红的窗外,轻声问:“妈妈,外边在干什么?友明去哪里了?”
    “他就在下边。”
    肖妈妈和叶阿姨把肖菲抬到窗前。
    窗外,明珠医院的广场上,一百根火红的蜡烛在夜色中跳动,一百个人正用手语一起祈祷:祝菲菲早日康复!
    “妈妈,我不是在做梦吧?”肖菲抓住妈妈的手。
    “他们都是你的同学。”
    肖菲在爱“心”的中央找到了那个让她最疼爱的人。只见他穿着一件红色西装,手捧一个大大的红蜡烛,默默地站立在红“心”中间,火红的烛光映照在他阳刚的脸上,此时满脸都是虔诚。
    肖菲靠在妈妈的怀里幸福地哭了。
    接到叶阿姨通知我上楼的电话,我放下手中的蜡烛,捧起精心挑选的九十九朵红玫瑰,大步向楼上奔去。
    我身后的荧光板立即拼出我内心的语言:菲菲,嫁给我吧!。
    肖菲看到同学们拼出的文字,无助的闭上了眼睛,泪水如泉水般滚趟在消瘦的脸颊。
    “嫁给我吧。”这是每一个热恋中的情侣最想听到的一句话,这是一句情人间爱到最深处的表白。
    肖菲过去也曾想像过上百种我向她求婚的方式,或lang漫或古典,或夸张或幽默,她每次都会在想像中感到无比的幸福。然而,当她得知自己的病情后,她就对这几个字绝望了,她再也不奢望去得到这几个字。今天,这个让他最眷恋的人却用最直白的方式,在全医院人的注视下向她表白,向她求婚,要她嫁给他。
    肖菲感到无比的幸福同时又感到十分的无助。她,一个即将离去的人,是否可以与心爱的人牵手呢?。
    我手捧火红的玫瑰轻轻推开了肖菲的房门。肖菲泪眼婆娑地坐在病床上望着我。
    我几步来到肖菲床前,单腿跪地,轻轻握住肖菲瘦弱的小手亲吻了一下。
    “菲菲,嫁给我吧!”我把象征天长地久的九十九朵玫瑰捧到肖菲面前。
    “我不能答应你。”肖菲哭着说。
    “菲菲,如果今天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你会不会嫁给我?”
    “会的”肖菲认真地点点头。
    “菲菲,你和我的心情是一样的。如果上苍让我们相守一年,我就有一年的幸福,如果上苍让我们相守十年,我就有十年的幸福。如果上苍仅让我们相守一天,我同样会感到一生幸福。菲儿,如果你不答应我,那将是我一辈子的痛苦。”
    “友明,别说了,我答应你!”肖菲过到红玫瑰一下子扑进我的怀里失声痛哭。
    病房外,肖妈妈和叶阿姨默默流着眼泪。
    楼下,同学们正用手语一起默默地“演唱”着。
    因为爱著你的爱因为梦著你的梦所以悲伤著你的悲伤幸福著你的幸福因为路过你的路因为苦过你的苦所以快乐著你的快乐追逐著你的追逐……
    因为誓言不敢听因为承诺不敢信所以放心著你的沉默去说服明天的命运没有风雨躲得过没有坎坷不必走所以安心的牵你的手不去想该不该回头……
    也许牵了手的手前生不一定好走也许有了伴的路今生还要更忙碌所以牵了手的手来生还要一起走所以有了伴的路没有岁月可回头所以有了伴的路没有岁月可回头
第五十六章 午夜 飘起了细雨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五十六章午夜飘起了细雨肖菲侧卧在枕头上,苍白的小脸因激动而泛起了红晕,美丽的大眼里充满了幸福和甜蜜,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我。
    “友明,我感到好幸福。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肖菲拉过我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脸上,感受着我的体温。苍白的小脸上荡漾出开心的微笑。
    “现在想想前段时间的事真后悔。”肖菲充满柔情地说,“早知道这么幸福,还不如让你早些陪在我身边呢。”
    我伏下身子亲吻了一下肖菲俊俏的小脸。“小傻瓜,以后不准再做这种傻事了。我们开心过好每一天好吗?”
    “嗯,友明,我们的小屋收拾的怎么样了,我想明天在家里举行婚礼,好好做你的新娘。”肖菲双眼充满了对家的渴望。
    “我已布置好了。”我轻抚着肖菲的脸颊,“你就好好做我的新娘吧。”
    病房外响起敲门声,我起身开门,走了进来。
    穿了一件短袖红色上衣,手里捧着一束康乃馨,左胸前搞笑地别着一个红色胸条——“伴郎”。
    “莫友明,这么大的事情也不通知我一声,你小子太不够意思了。”他推了我一把,笑眯眯地跑到肖菲床前,“肖菲女士,我代表母校全体男性同胞祝你早日康复。”
    “谢谢。”肖菲见到很高兴,起身想坐起来。
    “你躺着甭搭理他”我接过的康乃馨,示意肖菲不要起来,转身拽过一把椅子给,“你小子怎么跑来了,耳朵够长的。”
    “太没人道主义了。”坐下后就开始白话,“这事不提前通知大家一声,害得我们一大帮听到消息全都连夜往这边赶。”
    “你通知其他同学了?”我问。
    “我给大家群发了一个信息,现在我知道的就有二百多人正在路上。”
    “友明,怎么来这么多同学,是不是太麻烦他们了。”
    “麻烦?大家不责怪你们就不错了。这么大的喜事,为什么只通知在省城的同学们?”嘴里又开始跑火车,“大哥,你们的人缘是不是混得太过头了,我只给我们那界学生会的同学们发了短信,没想到前三届的班委会成员们都向这边赶了,你算算是不是二百多人。”
    肖菲吃惊地看看我,眼睛里却充满了开心。
    “谢谢你了。”肖菲看了看胸前的“伴郎”胸条,好奇地问:“你身上挂着伴郎的胸条干什么?”
    “我怕你们没时间给我准备胸条,给你买鲜花时就顺便给自己置办了一个牌照,省得别人想着伴郎这差事。”
    肖菲被逗乐了。
    “假牌照,我看还是就地没收了吧。”我对说。
    “大哥,我在下边已当着同学们宣布我是伴郎了,你不要砸我的牌子好不好。”装出满脸恳求的样子,再次把肖菲逗得开心笑起来。
    的到来,给室内增添了快乐气氛。我与你一言我一语地逗着,肖菲高兴地捂着嘴直乐。此刻,她忘记了自己的病痛,幸福地像个小媳妇,羞答答地看着我们。
    “不打扰你们的幸福时光了,我去下边安排一下明天的庆典。”坐了一会儿起身告辞。
    我送到病房走廊,拍拍的肩膀,“谢谢兄弟。”
    “大哥。”收起笑脸,认真地对我说,“大家知道你们的事情后都很惊讶,更为你们俩的爱情所感动,我们是自愿赶过来的,你还有什么需要办的吗?”
    我把新房的钥匙交给,交待他明天要办的事情。
    回到病房,我坐在肖菲的床头,肖菲头枕着我的大腿,满脸幸福地用小手摆弄着我的衣角。“友明,你替我谢谢同学们吧。”
    “好的。”我轻抚着菲菲的后背,“睡吧,今晚我陪着你。”
    “你给我唱歌哄我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