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驻地记者-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临床的一个大娘见我醒了,用手指了指我脚边熟睡的董晴,小声对我说:“你女朋友陪了你一天一夜了,可把她吓坏了,你妈和你老姨来替她,她都没让。”
    女朋友、妈妈、老姨?
    我仔细捋了一下这乱套的关系,立时明白了。这位大娘一定是把董晴当成了我的女朋友,把肖妈妈当成了我的亲妈。
    我向大娘笑了笑没解释什么。自我在昏睡中醒来的那一刻,突然感觉轻松了好多,一个多月来内心的巨大悲痛有了一些缓解,现在突然特别想回家,渴望家中的那种温馨气息。
    “你俩是不是因为别的女孩闹矛盾了,你才醉成了这样?”老大娘继续向我透露着她亲眼“看到”的秘密,“昨天凌晨,你被送来时醉得不醒人事,但嘴里却一个劲地喊着一个叫‘菲菲’的女孩的名字。”
    我心里一惊,我竟然昏睡了一天一夜。
    “你妈妈、你老姨还有她听见你喊那个名字气得直哭,你爸爸准是个大官,脾气特别大,他上午来看你时,你正哭着喊那个女孩的名字,他气得脸都青了,正想发火,就让你妈和你老姨给拽走了。”
    大娘看看仍在熟睡的董晴,接着小声说:“你们年青人处对象怎么这么乱,也不知藏着点儿,还喝多酒逮什么都说。你看这个女孩对你多好呀,她不但不生气还这样陪护你……”
    “大娘”,我阻止了大娘的这种胡乱猜疑,我怕听到她对菲菲不敬的语言,“我喊的菲菲是我的老婆,这位是……”我想告诉大娘董晴是我的同事,可转念一想,自己生病老婆不在身边陪护却是个同事,不知大娘又会杜撰成什么,“这位是我老婆的表姐。”
    “噢”大娘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可她心里马上又在嘀咕:怎么自己的老婆不来陪床,却是大姨子,这小子还真是乱爱啊。
    董晴被我们谈话惊醒,抬起睡眼羞涩地看了我一眼,“我太困了,刚才睡着了。”她理了理散乱的头发,一脸关心地问,“你感觉还发烧吗?”
    我抬了抬仍然酸痛的胳膊,冲她一笑,回答道:“感觉好多了。”
    董晴喊来护士给我测体温,又拨通了叶阿姨的电话。
    董晴把叶阿姨电话递给我,叶阿姨问了我几句感觉怎么样后又叮嘱我,“你爸爸正在气头上,他若喊你,你千万别过去。”
    我茫然不解地问:“我犯什么错了惹他生气?”
    “你成天浑浑噩噩、失魂落魄的样子,他能不生气吗?这几天你一定要打起精神来,若再这样下去他快翻脸了。”
    我连忙应允。
    刚放下叶阿姨的电话,我的手机响了。是肖爸爸从办公室打过来的。
    我紧张地接通电话,电话里立即传来肖爸爸威严的嗓门,“醒过来了是吧,赶紧给我滚过来。”
第六十二章 细微照顾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六十二章细微照顾董晴见我接完电话后一脸惊慌的样子,关心地问:“老爷子生气了?”
    我点点头,“他让我马上去他办公室。”
    “你的烧还没退,不如让叶副总编替你挡一下。”
    “你不知道老爷子的脾气,他真发起火来谁也挡不住,不然他这个‘铁面黑脸’是怎么混出来的?”
    临床的大娘听到“铁面黑脸”四个字兴奋地说,“原来你爸爸就是那个‘黑包公’。”
    肖爸爸确实在群众中有很好的口碑,他过去在省政法委工作期间,主办过一些大案,深得民心,在官场上被人称为“铁面黑脸”,而老百姓却称他为“黑包公”。最近他又被调任省委秘书长之职,按理说秘书长这个位置应该是个左右逢源的角色,可他到任后没见脾气有所改变,仍旧凡事严格按章程办理,决不迁就。
    我低头找鞋准备下床。董晴很自然地从床下拿出了鞋子给我穿上。董晴的这个举动让我一愣。我们俩虽然因为叶阿姨的原因比一般同事走的近一些,但她与我还真没有达到在生活细微处可以照顾的程度。男女间在生活细微处进行照顾,一般都是很私密很要好的关系!
    董晴见我站在床边,以为我在犹豫,忙出主意,“你给老爷子回个电话说医生不让你出院,他难道还拿枪逼着你去。”
    董晴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她现在对我细微处的照顾及发自内心的关心已超越了同事之间的关系。
    其实此刻在董晴心底已对我这个坏男人产生了很强的好感。其先,她因为我在镇州市“”被抓产生了误解,极其鄙视我的行为,甚至怀疑我的人品,对我的接待也只是出于工作上的应付。当她了解了我被抓的真实内幕后,心里开始有点懊悔。后来她看到我办理四通公司的事情以及力促镇州市公安局拔掉所有窝点后,开始对我的正义感和办事果断、敢作敢当的气魄感到佩服。在抗洪抢险期间,我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她以防万一,这种情义让她浮想联翩。而后来她亲眼目睹了我因为心上人的离去而伤心欲绝,口吐鲜血,这个重情重义的坏男人让她震动。哪些个女孩不幻想得到一个有能力、有魄力而只衷情于她自己的男人。而这种男人在当今时代却凤毛麟角,金钱的诱惑、官位的诱惑、美色的诱惑,又有几个男人抗得住?又有几个男人不变心?又有几个男人从一而终?董晴也被爱伤害过,她更明白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的价值。她虽然知道不可能拥有这个男人,但她毕竟是极有性格的一个人,她甘心降低身价去为这种人做些什么,或许是对她自己的一个安慰,一种满足。
    另外董晴降低身份来照顾我还有工作上的原因。镇州记者站遇上了棘手的事情。往年的报纸发行都是依托镇州市宣传部向下压任务,而今年宣传部却明地里向各单位分摊订阅份数,暗地里却没有把各单位的征订列入年终考核,这样在发行力度上就大打折扣。眼看其他地市的发行量直线上升,而镇州地区的发行却停止不前,较往年同期相比较都低了好大一个台阶。董晴心里清楚,我在镇州市的这次暗访,一定是得罪了某个领导,在这个领导的授意下,宣传部才干出了这种阳奉阴违的事情。在他们看来,你们报社不是爱搞监督吗,我们让你发行量上不去,没有几个人看到你们的报纸,让你们失去这个阵地,你们还有什么办法去攻击别人?其实这种只有猪脑袋才会这样处理与新闻媒体关系的官员不仅仅镇州市有,其他地区也大有人在!他们真应了“掩耳盗铃,自欺欺人”这句古语。他们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就以为别人听不见他盗铃的声音真是太可笑太愚蠢了,真不知这种短浅思维的官员是怎么混进革命的队伍中去的?
    董晴借这次来省城开会,主要是想找我商量一下如何对镇州市的负面报道进行收场,力促宣传部加大报纸的发行力度。她前几次来省城就想找我商量,却见我心不在焉失魂落魄的样子,便没好意思打扰我。
    我从卫生间洗了把脸摇悠着出来,掏出工资卡交给董晴,让她留下帮我办理出院手续。我自己打车去了省委。
    肖老爷子的随身秘书把我领进办公室后就退了出来。
    “爸,我过来了。”
    老爷子正看文件,低着头“哼”了一声,没有看我。
    我尴尬地挠了挠头皮,找个沙发正想坐下,老爷子却抬起头严厉地瞪了我一眼,“谁让你坐了,你给我先站在那里。”
    我吓得吐吐舌头。看来今天老头真生气了!
    我立即思索自己犯什么事了,惹他动了真气。
    这一个月来我几乎没上一篇稿子,不可能给他捅什么篓子?会不会真像叶阿姨说的那样,我因为思念菲菲而萎靡不振,引起了他的不满?这也不太可能吧,我做为他女婿,思念他亡故的女儿,这种真心,这种真情应该让他高兴才对啊,至于发这么大火吗?
    (((求鲜花和收藏)))读者交流qq:704200575
第六十三章 机密文件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六十三章机密文件正是办公高峰期,找肖秘书长办事的人特别多,大家进门后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看低头站在一边的我,心里总会惊叹一翻,这黑脸领导怎么还体罚干部呢?
    肖爸爸并不在意我的存在会妨碍他的办公,依旧快速地处理着各类事情,与来访人员该谈话谈话,该批示批示,该批转批转。
    我站在那里偷偷打量他的办公室,这是他提升秘书长后我第一次来他办公室。他办公室比较大,中间放着一张宽大的写字台,靠墙边摆放着一排书橱,书橱里摆满了各类书籍。他决不是附庸风雅,而是真正喜好看书。在他家里书房里的存书更是琳琅满目,像《家》、《春》、《秋》等这些让当今大学生都没有耐心读完的名著,他都认真通读过,还在部分章节认真做了批注。他曾经告诫我:要多读名著。读好书可以明智,可以鉴今,可以提升自己的阅历和才能。遵照他的吩咐,我每个月初都会在他书房取走几本书,月末归还时向他交上读书心得。有时我与菲菲回家吃饭,只要他在家,他都会与我讨论读书心得,惹得菲菲不满意地只嚷嚷“怎么你一来就把我爸给抢走了”。我私下逗菲菲,“这叫老泰山看姑爷,越看越开心”。肖爸爸虽然表面不关心家人的事情,其实他一直用另外一种方式疼爱着自己的家人们。
    临近下班时间,叶阿姨把电话打进了肖爸爸办公室。
    “姐夫,友明还在你这里吗?你训几句就行了,他还生着病呢?”
    “你姐俩把他惯成什么样子了,这一个月一篇稿子都没上,这成什么了?你们报社喜欢养闲人是吗?”肖爸爸语气严厉。原来他这一个月来一直关注着我的状态,竟然连我是否发稿这样的小事也没有放过。
    叶阿姨听后不高兴了,立即回顶了一句,“孩子正在伤心的时候,情绪低落一些可以理解,我还打算让他休息一段时间调整一下呢?”
    “一个大男子汉,这点伤痛都顶不住,将来还能干出什么大事。”肖爸爸严厉地看了我一眼,“我打算让他去镇州市记者站,省得一天到晚失魂落魄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烦。”
    “姐夫,你手伸得也太长了吧,他的工作安排是报社的事。你不心疼孩子,我们可心疼。”
    “我现在还是他岳父,同时又是省委秘书长,无论从公从私我都能做了主,你就去执行吧。”
    肖爸爸放下电话瞪了我一眼,“今晚不许再跑出去喝酒,老老实实地陪陪你妈妈,下周就去镇州报到。”
    我应允了一声赶紧走人。
    我这个窝囊女婿当的真是让人窝火。我好歹也是省报的名记者,却一点面子也不给,愣是带病让他给罚站了一下午,还让这么多人看见,真是丢人到家了。难怪人们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我这个上门女婿太没地位了,菲菲刚一走,这黑脸老丈人就不怠见了。
    硬着头皮往肖家赶的路上,我更加想念菲菲,如果她还活着,我怎么会落到这步天地。
    叶副总编给肖爸爸打电话时,正巧门主任带着记者部几个人去她办公室汇报工作。他们也听到了电话里的只言片语,从这只言片语里大家也能猜出七八分的内容:八成肖菲一走,人家老爷子开始不怠见新姑爷了,正想法向外哄人。
    晚饭时,肖爸爸赶回家,推门见肖妈妈、叶阿姨和我正坐在沙发上说话。大家见他进来立即都沉下脸不理他。我见状偷偷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哟,准备开家庭批斗会啊!”肖爸爸一边换拖鞋一边乐呵呵地说。
    “老肖,你什么意思。”肖妈妈一开口就充满了火药味,“如果你看我们娘俩不顺眼,干脆都贬到镇州去算了,这样你更眼不见心不烦。”
    叶阿姨一下班就赶了过来,把下午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地向姐姐描述了一遍。肖妈妈听后气不打一处来,抄起电话命令肖爸爸赶紧回家。肖妈妈自从菲菲走后,她把对菲菲的爱全部倾注到我的身上,把我当成了亲生骨肉一样疼爱着,生怕再失去我这个唯一的孩子。肖爸爸今天下午的举动,其实肖妈妈心里也明白,老头子是恨我低沉才给予训斥,但也犯不着派往镇州去遭罪,在那边举目无亲,万一有个好歹,如何对得起死去的菲菲。
    肖爸爸把一叠文件放到书房后走了出来,冲肖妈妈憨厚地一笑,“老叶,你就不要掺和了,把友明叫出来,我同他谈点正事。”他向叶阿姨一摆手,“你也进来商量一下。”
    叶阿姨不满地白了自己姐夫一眼,学着下午肖爸爸的语气说,“你现在还是他老岳父,你教训自己的女婿让我掺和干什么?”
    肖爸爸见自己小姨子还在生气,只能用讨好的语气说:“我给友明一个立功的机会,你要不要听听?”
    “你这个铁面无私的大官员什么时候给家人开过绿灯?”
    肖妈妈气鼓鼓地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你废什么话,到底想干什么就直说吧。”
    “这是政府的机密,你就不要过问了,让友明来我书房。”肖爸爸转身回了书房。
    老爷子书房内。
    我仔细看完标有“机密”字样的文件后,内心狂跳起来:镇州市的问题竟然这么严重!
    “爸”我兴奋地问,“你让我去镇州是不是奔着这件事情去的?”
    肖爸爸点点头,“把你叶阿姨‘请’进来,我们一起商量一下。”。
    (((求鲜花和收藏)))读者交流qq:704200575
第六十四章 要权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六十四章要权叶阿姨看完了文件,用葱白的手指弹了弹,“姐夫,这就是你给友明的立功机会?”
    她把文件推到肖爸爸面前,沉着脸说:“让大姐也听听你这个好岳父怎么‘关照’孩子的吧。”
    “你大姐不能知晓文件内容,更无权过问此事。”肖爸爸收起文件严肃地说。
    “我与友明更无权插手此事。现在就当我们谁也没见过这个文件。”叶阿姨伸手拉了我一把,“我们去出,不打扰政府官员的办公。”
    “老姨。”我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从内心讲,我喜欢这种冒险刺激的工作,“我们先听一下爸爸的打算好不好?”
    “傻小子,我们于公于私都不能接手这件事情。于公,我们不是公安机关,我们没有侦查的职责;于私,这件事情危险性极大,我们不能拿生命开玩笑。”
    肖爸爸没有料到叶阿姨坚决反对接手这件事情,只好和盘托出他的真正想法。“这件事情没有你想像的那样严重。我们早已安排人侦查此事,友明的任务只是从另外一个渠道收集信息。”肖爸爸掏出烟扔给我一枝,自己点上后接着说,“他从镇州工作期间,或许从另外的渠道可以了解有关信息,然后将这些信息通过绝密内参的方式转呈省委。如果信息有价值,那么他就是功臣;如果信息没价值,也算一个参与者。再进一步讲,如果他提供不出任何信息,也不会承担什么责任。”
    其实肖爸爸的另外一层意思是,我的信息是通过报社内参形式转呈的,事情办好了,我个人便成了有功之臣;办不好,那就是报社信息不畅,对我没有丝毫的影响。更进一步说,即便我什么也没办,我也是这种重大事件的参与者,这是一个巨大的政治资本。
    叶阿姨没有领情,却来了个顺水推舟,“我们派别的记者去镇州,同样可以完成这种美差。”
    “不行,这事只有友明最合适。”
    “为什么?”叶阿姨步步紧逼。
    “因为他已经进入了镇州市的怪圈。你让他自己讲讲这次镇州采访期间发生的事。”
    叶阿姨微蹙眉头,疑惑地看着我,心想这个爱惹祸的臭小子在镇州干了些什么?
    我详细地讲了在镇州市发生的一切。
    “他能把安排到天仁集团去上班,他同样能借助天仁集团进入镇州市的企业圈去交际,只要把每天见到的人,发生的事全部记录下来,不加任何分析地呈报过来就算完成任务。”
    听完这话,我也松了一口气。自己既然不承担侦查任务,只是混入几家大型企业泡关系,还能顺便拉拉拉广告,搞搞发行,挣点外块,这种美差干吗不接。
    “友明去镇州是板上板上钉钉的事吗?”叶阿姨却不死心,依然试探着推掉这项任务。
    “这是省委高层会议上决定的,不然怎么会让你们见到这份绝密文件。”
    事已至此,叶阿姨只能服从。
    “爸,这么棘手的事情,你们总归给点好处或特权吧?”为了报复老爷子一下午对我的惩罚,我将了他一军。
    老爷子不怒反笑,“你想再尝尝罚站是什么滋味?”
    叶阿姨一听罚站这词,气得摔门出去了。
    肖妈妈看看一脸怒气的叶阿姨,又望望正从书房里乐呵呵地走出来的爷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姐,我想吃小鸡炖蘑菇,不知道姐夫的手艺是不是退化了?”叶阿姨拿眼瞟着肖爸爸,开始想法出气,挤兑肖爸爸下厨房。
    “为了给孩子壮行,今天我下厨。”肖爸爸故意撸撸袖子。
    “真的要友明去镇州?”肖妈妈急忙问。
    “孩子自己同意的,不关我的事。”肖爸爸竟然也有怕的人,急忙溜进厨房。
    晚饭时,我接到一个电话,是唐婉君打来的。
    “友明大哥,明天你在省城吗?”
    “在,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单位想做版广告。你能不能给便宜些?”
    “等一下。”我捂住手机问叶阿姨,“有做广告,能便宜点吗?”
    叶阿姨没接我的话茬,眨眨眼睛问,“我听电话里是个女的?”
    (((求鲜花和收藏)))读者交流qq:704200575
第六十五章 怪怪的眼神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六十五章怪怪的眼神“是镇州天仁集团要做广告。”我向肖爸爸投去求助的目光。
    报社的广告收费是有很大水份的。一整版彩色广告标价是12万元,而内部价格却是6万元。报社每年扣留一部分广告版面自己留用,其余的的卖给广告公司。客户若从广告公司那里联系刊登广告,最多只能9。5折优惠,而从报社联系刊登广告,却是跌破眼镜的价格。报社把这种内部留用的广告版面,每年拿出一小部分奖励给下边记者站,大部分扣留在几个领导手中。若是省里的主要领导打招呼做广告,这些优惠版面有时竟然是免费的。
    肖爸爸见我向他求助,立即明白我的用意。此时叶阿姨正与他较劲;决计不会拿出她手里的优惠版面让我占用,而我需要与天仁集团接触,自然一定要送这个见面礼。
    “我以省委的名义批条,给他们半价优惠。”肖爸爸只能接下这烫手的山芋。
    我高兴地做了个鬼脸,立即回复了唐婉君,“我给你托一下关系,大概便宜两万块钱,你明天带支票过来吧。”
    “太好了,谢谢友明大哥。我们明天一定赶过去。”唐婉君高兴地放下电话。
    肖爸爸见我在他面前转眼就吃了4万块的回扣,气得一放筷子就想教训人。
    我故意视而不见,乐呵呵地问叶阿姨,“老姨,你那里还有定南县红旗小学的捐款账号吗?”
    “有”叶阿姨立即明白了我顽皮的心理,“我以我们俩的名义把你截留的款项捐赠给定南县红旗小学,就不算姐夫的份了,他一下子捐这么多钱会被怀疑有经济问题。”
    肖爸爸泄气地摇着头,抄气筷子闷头吃饭。
    肖妈妈用手戳了下肖爸爸的黑脑门,“让孩子给耍了吧,看你还敢再让他罚站。”
    我急忙抄起碗跑进厨房,蹲在地上偷乐了好半天。这回终于把下午的委屈都找回来了。
    等我端着米饭回到饭桌上时,发现大家正用怪怪的眼光看着我。
    “我脸上有菜叶吗?”我摸了一把脸好奇地问。
    “差一点让你蒙混过去,”叶阿姨扬了扬眉毛,白皙的脸上充满了调侃的味道,“这个天仁集团的女孩同你什么关系?”
    “你不会怀疑这个女孩给我打电话就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吧?也有好多男同志晚上给你打电话啊!”
    “反你了。”叶阿姨伸手拧住了我的耳朵。
    “妈,你管管他们吧,我今天光剩挨罚了。”
    肖妈妈拿着筷子作势打叶阿姨,“快放手。”
    “姐,这孩子真学坏了,我替你教训一下。”
    我呲牙咧嘴地揉着耳朵,再次引得全家人温馨地大笑。自菲菲离开以后,家里一直没有过这种欢快的气氛。
    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肖妈妈问我,“孩子,你父母从老家来时,我们商量了一件事情,因为你情绪一直不好没同你讲。今天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父母在菲菲离开后又来过一次,他们似乎与肖爸爸和肖妈妈谈了好多事情。
    “妈,你就说吧。”我放下筷子,认真听着。
    “你弟兄两个对吧?”
    “嗯”
    “我们与你父母商量好了,想认你为养子,现在就等你的意见?”
    我愣在当场,从女婿一下子变成养子,这意味着什么呢?
    “妈,你们一直是我的亲人,这养子是不是比现在的关系远了?”
    “说你精时,你比猴子都精;说你笨时,你比猪都笨。”叶阿姨用筷子拄着桌面看着我,“养子当然比女婿要近一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