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驻地记者-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赖庆杰话里有话,他是想拿报纸发行再次压制记者站。
    “赖科长,你不用拐弯抹角,不就是想在报纸发行上为难记者站吗。”我把赖庆杰的意思直接表述了出来。
    “我们毕竟是一个系统,相互照顾,相互帮忙,谁也有求人的地方,大家都不要把事情做的太绝。”
    “你的意思是说我发这篇负面报道是把事做绝了?我问你,新闻工作是为政府机关抬轿子还是帮助政府明辨视听?”
    “新闻工作首先要维护政府机关的形象吧?”
    “形象是靠自己的工作树立起来的,不是靠新闻吹出来的。”
    “哪个单位没有工作失误,如果有失误你们就给曝光,这些被报道的单位还会订报纸吗?”
    赖庆杰绕来绕去还是想拿报纸征订说事。
    “你们帮不帮报纸征订是你们的事,发不发负面报道是我们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把报纸往办公桌上一扔转身走了出去。
    走出房间,就听见赖庆杰在背后嚷着,“董站长,这人也太不拿你当回事了?”
    赖庆杰真不愧是宣传部的,反间计都用上了。
    记者站的大办公室里,刘国亮正在网上玩拱猪,我开了一台电脑也进入了游戏。我们俩坐到一张牌桌上,一边相互通报着自己手里的牌一边开始逗笑。
    “大哥,那屋的让你给气跑了吗?”
    “还没有,估计气个半死了。”
    “我们早该治治这帮小子了,现在越来越不把记者站当回事,多发几篇负面报道,咱们也威风威风。”
    “我们光想威风不行啊,关键是让宣传部低头,才能把报纸发行促上去。”
    “他们一向对负面报道很反感,只怕今年他们真的撒手不管了。”
    “就是因为他们拿报纸发行要挟我们,我们才必须从负面报道上做文章,这次非让他低头服输。”
    我与刘国亮正热火朝天地聊着,董晴过来喊我们。
    “你们俩把那些补品拿这屋里来,一会儿给大伙分分。”
    我扭头问董晴,“董站,这是我与刘国亮挣来的,你不能当福利给大家分了。”
    “小气鬼,你吃得了那么多补品吗?”
    把大包小包的补品搬到大办公室,我环视了一下这些礼品,发现里面有一条像开过封的“红塔山”,奇怪?“红塔山”的包装怎么被人打开过?我抽出几盒烟后,真如我所料,包装盒里竟放了一打人民币。
    刘国亮叫了一声,“大哥,人家给你送‘封口费’了。”
    所谓“封口费”就是被曝光的单位为了不让记者发稿而给的好处费。
    我把钱丢给刘国亮,“数数,一共多少?”
    “一万。”
    “不行,我赶紧给他们打电话,把东西退回去。”董晴接过钱担心地说。
    “退回去干什么?我要了。”我从董晴手里抢过钱贪婪地塞进了怀里。
    刘国亮凑过来,“大哥,也应该有我的份吧,二一添做五。”
    “一边呆着去。”我捂住钱转身就想跑。
    刘国亮拉住我不放,“大哥,就给我一张行不行?”
    “不行。”我捂住钱不放,刘国亮伸手就抢。我们俩在办公室里抢了起来。
    董晴看我们俩个“贪污犯”扭打了起来,气得抄起桌上的书拍打着我们的后背。“反你们了,把钱拿出来。”
    我们正“闹”得不可开交,沈春丽挎着采访包回来了。她看着屋子里“热闹”的场面嚷着,“怎么起世界大战了?”
    我气喘吁吁地坐到椅子上,从怀里掏出钱扔到沈春丽面前,“我们分脏不均才起了战争。”
    “这是哪来的钱?”沈春丽吃惊地看着那一万元钱。
    “城管局送来的‘封口费’”董晴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地说给了沈春丽。
    沈春丽看看仍在喘着粗气的我,“你真敢要他们的钱?”
    “为什么不敢!他们敢送我就敢收。”
    沈春丽盯了我半天突然乐了,“你小子准又想出了坏点子,说出来让我们听听。”
    “知我者春丽姐也,”我站起来伸出双手,“来大姐,抱一个。”
    “滚,你个小没正经的,让你姐夫看见了非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我姐夫现在又不场,你怕什么,我抱一下给你一万。”
    沈春丽笑着向董晴大声嚷嚷,“快管管你家这个活宝。”
    董晴白了一眼沈春丽,“他调戏你管我什么事。”
    沈春丽向董晴挤挤眼睛,似乎传达着她们俩之间的秘密。董晴竟然一下子红了脸,举起手里的书砸向了我。
    我抓过书在手里掂了掂,“小姐,这是书不是绣球,砸伤人是要付医药费的。”
    沈春丽见我竟敢戏弄一向严肃的董晴,竟然乐得趴到了桌子上。
    董晴知道若再呆在这屋里也讨不到什么便宜,气得转身回了她的站长办公室。
    沈春丽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抬起头对我说,“你还不追过去哄哄她?”
    “为什么哄她?”
    “她喜欢上你了?”
    我被沈春丽没头没脑的话说的一愣。董晴对我有好感我倒能感觉出来,但说她喜欢我却不大可能,因为我们俩性格相差极大,要想产生爱的火花真是天方夜谭。
    “春丽姐,难道你就不喜欢我吗?”我不想让别人对我与董晴产生误会,急忙以守为攻进行解脱。
    沈春丽站起来,“别狗咬吕洞滨不识好人心,我要回家做饭去了,你们快把钱放好了,不要放在办公室里。”她临出门时又好奇地问,“你到底想怎么处理这笔钱?”
第七十六章 温馨的午餐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七十六章温馨的午餐中午,刘国亮回家去了,只剩下我和董晴。她从机关食堂打了两份饭端回办公室。
    “喊我回来就拿这种饭犒劳我啊。”我在董晴办公室里立即提出抗议。
    “晚上请你吃大餐,中午将就一下,下午还有好多工作。”
    “这年头是个当官的就说话不算话。”我嘟囔着伸手就去捏菜。
    “先洗手!”
    董晴嚷了一句,吓得我一下把菜又扔了回去。
    董晴见状“扑哧”笑了,脸上荡漾出妩媚样,娇柔地看了我一眼,“你就这么怕我?”
    “我天生胆子小,尤其在美女面前。”
    “你在美女面前天生脸皮厚,”董晴拿了自己的毛巾递给我,“你这张嘴啊,真该管管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嘴又把不住门了,真是没事找抽型的主。”
    我急忙闭嘴坐到董晴办公桌对面低头吃饭。
    由于早上没吃饭,现在还真有些饿了。我大口小口地吃了起来。董晴看我像饿狼的样子,一边劝我慢吃,一边端起自己的饭盒又给我拨了一半菜。
    董晴很自然的举动让我感觉到家的温馨气息。从菲菲离去后,这是我第一次有家的感觉。
    董晴夹了口菜慢慢咀嚼着,不时温柔地看我一眼。我三口两口吞下一个馒头,她急忙又给我递过来一个。
    “你打算怎么处理城管送的那一万块钱?”
    “我想把钱转送给那个被烫伤的大嫂。”
    “这倒是个好主意。”董晴停下筷子,想了一会补充说,“下午我们以记者站的名义捐赠给那个大嫂,同时让市医院的领导也参加一下捐款活动,将来也好做个见证。”
    “还是你想的周到。”
    “少来恭维我,你自己以后收敛一些,不要刚来镇州就树敌太多。”
    “你是不是担心我与赖庆杰发生矛盾?”
    董晴摇摇头,“我不担心赖庆杰与你发生矛盾,只是怕你个性太强,将来会吃亏。镇州宣传部用报纸发行来压制我们,他们就是想控制我们的监督稿件,我们记者站如果让他们控制了,岂不成了笑话。今后不论是什么样的负面稿子,只要事实清楚,你就大胆向外发,我绝对支持你。不过,你不要逞能,把得罪人的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我们是一个战壕的,同进同退。”
    董晴的话让人听了心里暖和和的,我情不自禁地改变了对她的称呼,“董姐,我不可能长期在镇州记者站工作,得罪人的事还是由我出面,我们俩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这样也不会与宣传部弄的太僵。”
    董晴投过来一个感激的眼神,却批评我说:“傻小子,在镇州你必须听我的安排,以后少当什么英雄人物,我们大家必须绑在一起,分什么红脸黑脸。”
    饭间,我们俩详细地计划了下一步的采访行动,甚至对抗洪抢险时出现的假纯净水事件的调查也包括在内。
    董晴吃完饭起身给我倒了一杯水,又坐到我的对面。她无意间伸了伸腿,小腿一下碰到我的腿上,凉丝丝的肉感把我一下“麻”住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在董晴的精心安排下,先后将一个个负面报道扔了出去,在镇子州市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月底,镇州市委扩大会上,市委书记林中和发怒了。他作出如下决定:一是被曝光的单位立即就违规事件进行处理,并在镇州日报上向群众公开道歉。二是纪检部门组成专门调查小组对被曝光单位进行纪检检查。三是被曝光单位今年一律不准参与任何先进单位的评选。四是对宣传部不能很好地促进党报的发行工作给予通报批评,并责成宣传部立即前往省报加强沟通,全力配合年底前的大征订工作。
    12月初,镇州市宣传部全体人员跑发行,截止到12月20日,也就是党报征订最后日期,镇州市又增订报纸7000份,该市发行量一下跃升全省首位。
    快下班时,省报主管发行的领导给记者站打来电话,提前表扬了记者站全体人员,并承诺再奖励记者站两版优惠广告版面。
    记者站办公室,大家喜气洋洋,提前感受到了过节的气氛。当晚大家放开了酒量大喝了一场,直到晚上十点多才醉熏熏地散去。
    刚回到住处,我接到了肖爸爸打来的电话。
    他告诉我现在情况比较紧急,要抓紧进入镇州市上层关系圈。另外他特意嘱咐:要向对方留出一些人性弱点,不要做出滴水不进的样子,让对方难以接近。
    放下电话,我的酒意全消。
    从肖爸爸的电话里能够猜出,省委安排的另一个暗线一定是受到了阻力,无法再深入调查下去,如果我再不能很快进入角色,有可能会丧失很好的战机。
    我点上烟仔细盘算了一会儿下一步的行动,然后取出瓶白酒打车去了“天上歌城”。
    路上,出租司机见我一边不停在喝酒一边自言自语,悄悄地打开点车窗,生怕我吐在他车上。到了天上歌城,我刚一下车,出租车就一溜烟地跑了。
    我晃荡着走进大厅,服务生忙迎过来大声喊着,“先生,欢迎光临。”
    “我这不光临了吗,喊什么喊。”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给我来个包间?”
    “先生,您有预订吗?”
    “没预订就不能来了?”
    “先生,您稍等。”服务生急忙跑到前台去商量。
    我在服务生的搀扶下走进“白金宫”包房。年青漂亮的吗咪立即带领一队小姐走了进来。
    我倚靠在沙发上左看右看,然后一挥手,“再换。”
    接连几批小姐被我赶出房间后,吗咪陪着笑脸坐了过来,她半搂着我的肩膀,丰满的ru鸽直往我身上蹭。“老公,人家小姐们都让你挑了个遍,你就没有满意的吗?”
    我半眯着双眼,轻轻托起她的白嫩的下巴,“我就看你顺眼,你今晚陪我吧。”
    吗咪撅着小嘴亲了我一口,“人家现在正忙,一会儿我再过来陪你。我先给你安排一个好不好?”
    “不好,今晚就是你了。”
    “死老公,就等我一会儿还不行吗?”吗咪边说边拱进了我的怀里。
第七十七章 寻找雪儿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七十七章寻找雪儿这个年轻的吗咪也是从坐台小姐混起来的,深谙来往客人的心思。今天晚上我独自一人包了“白金宫”绝对是冲着找乐来的。
    “白金宫”是天上歌城高档包间之一,里面有独立的吧台、歌台和卫生间,宽大的真皮沙发放倒了便是一个双人床,有时玩得高兴的客人便与小姐留宿在这里。
    吗咪拱在我的怀里,极其地骑在我的双腿上,下身不停地扭动着,一下下刺激着我的下体。她用柔软的前胸紧紧挤压着我的脸,双手我的头发中温柔地梳理着。
    我侧过脸摆脱了吗咪巨鸽的封堵,双手一下抓住了她的shuangfeng,用力揉搓着。
    她的身子轻颤起来,喉咙里发出痛苦而又压抑的呜咽。
    “老公,你坏死了。”
    吗咪一把搂过我的头,香香的死死地压到我的嘴上。
    “你想憋死我啊。”我一边抗议一边腾出双手绕到她的背后,轻易地拉开她旗袍的拉链,轻轻一挑,ru罩后扣“啪”地解开了。
    吗咪见我要来真的,慌忙坐了起来。
    “老公,现在可不行,等下班后我再来陪你。”
    她一边向我抛着媚眼一边扣上ru罩。
    “你光会点火不会灭火,就不怕我烧了你的场子?”我一脸不高兴地说。
    “老公,歌城里有规定,我们不能与小姐争台,我下班后再来陪你,先给你选个小姐陪你玩一会儿。”吗咪再次伏下身子给我来了个香吻。“乖,等着我。”
    我色咪咪地盯着她的巨峰,“你们这儿是不是来了一个叫雪儿的大学生?”
    吗咪伸手拧住我的脸摇晃着,“老公,你原来是冲雪儿来的,怎么不早说,可惜她刚让别人点了台,我这就去给你打探一下什么时候下台。”
    吗咪起身就向外边走去。
    这次我来歌城确实是奔着雪儿来的。事情过去好多年后,我回忆起当年在镇州市种种经历,自己也曾奇怪当时为什么会对雪儿这么的关心。人和人之间也许真的存在“缘分”,我与雪儿的缘分不仅仅是男女之间情爱的缘分,更多是兄弟姐妹之间的情分。
    我第一次来镇州是她和那个卷发女讹诈我是嫖客,事情处理完后,我并没有恨雪儿,只是感觉雪儿一时失足错走了一步,如果按照往日我的处理方式逼迫派出所给雪儿定罪,那么一定会把雪儿一辈子给毁了。我在内心原谅了雪儿,于是找了个理由让派出所把她放了。
    第二次见到雪儿,她已在楚天居酒店当了服务员。看到雪儿能够走上正路,我十分高兴。这种毫无道理的发自内心的欣喜,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搞明白,自己是为什么。也许是不想看到一个清纯的女孩坠入红尘,也许是把雪儿当成了失散多年的小表妹。
    为了搞清雪儿是不是真的是镇州医专毕业的学生,我动用了非常手段查到了她的档案,并进一步了解到她十三岁被别人收养,那个卷发女是她养母的妹妹。雪儿的身世引发了我的怜悯,冥冥之中把她幻想成自己的小表妹,并想暗地里帮她一把。然而在最近几次去楚天居吃饭时了解到,雪儿突然辞职不干了!我再次利用报社记者的特殊权力,经过多方查询,终于发现天上歌城有一个叫雪儿的小姐,别人对她的描述与我要找的韩雪极其相似。
    今天晚上,我借着酒意故意在天上歌城向服务生耍横,故意左挑右选小姐,故意向吗咪施暴,其目的就是想让他们认定我是一个来找“乐”的客人,他们才会小心翼翼地满足我的各种要求。若一开始说明自己是来找人的,那他们绝对不会让我找到雪儿,只会给我增加更多的麻烦。
    就在吗咪拉开房门的一瞬间,一个小姐披头散发地闯了进来。
    “莹姐,客人打我。”小姐一把拉住吗咪哭着说。
    “你没见这屋里有客人吗?怎么随便乱闯。”吗咪沉下脸吼道。
    小姐惊慌地扭头看了我一眼。
    雪儿!这个被人追打的小姐竟然是雪儿。
    雪儿也认出了我,吓得转身就想夺门而出,这时有两个客人走了进来。
    朱铮!其中一个客人竟然是朱铮!
第七十八章 角斗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七十八章角斗“老子不就是摸你一下吗,跑什么跑?”客人伸手就去雪儿。
    雪儿再次躲到了吗咪身后。
    “进这屋了就过来喝一杯,这么大火气干吗?”我慵懒地半躺在沙发上,向朱铮他们举了举酒瓶。
    朱铮和客人一愣。
    朱铮认出了我,瞪着大眼一时愣在当场。
    自从那天唐婉君搂着我的胳膊下楼后,朱铮立即想法探听到我的底细。当他得知我被肖爷子扫地出门后,心里暗自高兴,既然我失去了靠山,仅凭我一个记者身份也掀不起什么风lang。后来镇州市的负面报道接二连三以我的署名见诸报端,他也开始重新估计我的实力,暗暗盘算如何击败我。
    今天他们一伙公子哥在天上歌城yin乐,万没想到我也会混到这种地方来。看我今天醉态十足的样儿,决不会是来暗访,说不定是一个人出来找乐。朱铮心里一阵窃喜。如果把这事告诉唐婉君,八成唐婉君会与我翻脸。
    朱铮拉了拉客人向我走了过来。
    “莫记者一人消遣啊,怎么也没喊个伴儿过来?”
    客人听朱铮喊我莫记者,似乎迟疑了一下,朱铮急忙给我介绍,“这是万顺集团的万青经理,他父亲是董事长。”朱铮仍在卖弄他的权势范围。
    “坐,哥几个整一杯。”我抬起身拍了拍身边的沙发。
    朱铮拉着万青坐了下来。
    我向正想借机溜走的妈咪和雪儿喊:“你们不许走,帮我侍候一下客人。”
    妈咪忙摇晃着她婀娜的身躯跑了过来。
    雪儿惊慌地看着我们。她自“事件”被我放过后,对我即是感激却又是惧怕。在楚天居被我吓跑后,那个服务员还真询问过雪儿,是不是吃饭的客人认识她。服务员还告诉雪儿,这个人似乎很有门路,一桌子人都向他敬酒,怂恿雪儿靠上去,准能沾上光。雪儿并不知道我冥冥之中把她当成了失散多年的小表妹。这个曾经见识过风月场合的女孩误以为我只是把她当成了风尘女子,只想泡泡而己。当她因家庭变故再次被迫步入风月场合,她自己也悲叹一生的不幸。
    今天晚上,她坐了万青的台后。这个还保持着矜持的女孩,躲闪万青对她的动手动脚,使万青大发其火,抡了她一个耳光。她闯过我的房间却又遇上了我,这个还有良知的女孩羞愧地不知如何是好。
    “雪儿,过来。”我命令道,口气极其威严。
    雪儿胆颤地来到我身边坐了下来。
    “我的老相识,没见过世面,若是得罪了你哥俩,我代她赔罪。”
    朱铮没想到我不打自招,自然心里乐开了花。万青却并不买帐。四通公司违法用工被报社曝光后,他们的母公司万顺集团自然怀恨在心。虽然万青并不知道四通公司事件是我所为,但他仍想在我身上出出恶气。
    “你是记者,记者就是名妓,为领导所使用。”万青文绉绉地骂了我一句。
    “房商就会房事,被男性所共享。”我同样回骂了过去。
    万青腾地站起来,“我们单挑,你若赢了我,我二话不说就走人。”
    镇州人个个会武术,万青吃定我这个外乡人决不会在他手下走上几个回合。
    雪儿颤抖的小手拉住了我的胳膊,怕我一时冲动应战。
    我拍拍雪儿的小手站了起来。“兄弟,手下可要留情。”
    妈咪见们要动手立即紧张起来。她脸色苍白地挡在我们中间,“咱们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手。”
    “这位是万总,把你们歌城买下来都不成问题。我还怕砸了东西不赔。”我故意挑逗万青。
    “你若赢了我,今晚这屋的消费我也结了。”万青吃定我会输。
    来到场子中央,万青一个黑虎掏心直击我的面门,他是太小看我了,自己门户竟然露出一个大的空档。
    我一侧身躲过他的拳头,顺势向前一步,一个肩顶把他撞了出去。
    万青没有料到我下手如何干净,躺在地上竟然愣住了。
    “怎么回事,谁他娘的叫板?”一个胖子推走了进来。
    “大军,没你的事。”万青从地上站起来,向进来的胖子挥挥手。
    镇州人就是义气、实在、诚信,他们输了就是输了,不像别的地区的地痞无赖一样,输了就会一窝蜂地上来群欧。
    大军看到狼狈的万青大笑起来。“兄弟,怎么这么菜,平时的能耐呢,让这哥们给弄趴下了。”
    万青红着脸辩驳说:“我靠,没注意,失手了。”
    大军好奇地打量着我,“哥儿,你也是本地人吗?怎么没见过?”
    “莫友明,省报驻镇州记者站。”我自报家门。
    “我在镇州海关上班。”大军向我伸出了手。在与我握手的瞬间,他突然发力,想给我一个下马威。就在他发力的一刹那,我急忙收拢四指,巧妙地脱离了他的手掌。
    从大军的体形上看,少说也有三百斤。往这一站就像一堵墙,他掌上的力气决对小不了。我若不及时逃离他的手掌,说不定就被他捏成了骨折。
    大军惊讶地看着我,“你还是练家子,怎么动作这么快?”
    朱铮在一旁开始挑唆,“莫记者,你若能在大军面前走上五个回合,我哥几个子心服口服。”
    “不要啊!”雪儿紧张地喊出了声。我是在为她决斗,她自然关心我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