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驻地记者-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大学生坐台,在当今也不是新鲜事了。在省城,比较大的歌厅都会有。好多是因为生活所迫,但多数是只卖艺不卖身。他们也特别怕见到熟人,更怕警察。不过今天这个女孩却十分特别。她与我一起去派出所的路上十分镇静,没见到一丝一毫的惧怕。看来她背后的故事一定少不了。等有时间咱也调查一下,说不定能弄出个爆炸性的新闻。”
    我与刘国亮并没有去赴董站长的宴席,而是去了镇州市有名的小吃一条街。
    夏夜的镇州市小吃一条街灯火通明,一眼望去,到处都是攒动的人头。爆肚、卤煮火烧、羊肉串、馄饨、油炸臭豆腐、三鲜饺子……真可谓是应有尽有,热气腾腾的场面,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光着膀子吃小吃、喝啤酒是镇州市普通老百姓爱好。整条街上,大大小小的小吃旁都挤满了人,打扮入时的女郎叫喊摊主上东西的声音竟不输给男人。小摊主一边应着,一边拿着东西一溜小跑,生怕打发不好哪位,借着酒意给踢了摊子。
    我与刘国亮一路走下来寻找着座位,最后在一个烤羊肉串的摊位前坐了下来。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见紧挨着我们北面的一桌上有两男两女,其中有一位男士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衣,领带松松垮垮地套在脖子上,显然是保险公司或银行的职员。桌上一个长发和短发的女性背对我们正低头小心翼翼地吃着羊肉串。
    刘国亮和我要了二十块钱的羊肉串,十块钱的马口鱼还有两大扎青岛鲜啤,就喝了起来。
    “国亮,你知道四通公司吗?”我与刘国亮碰了一下杯,一口气喝下大半杯。
    “四通公司?我好像听说过。记的镇市晚报曾经上过他们的广告。这个公司现在让万顺房地产公司控股了,听说效益不错。”
    “这公司生产什么?”
    “嗨,就是个砖瓦厂,名字取的好听。”刘国亮一脸不屑,“他们公司出问题了吗?你来这边不会是冲着他们吧?”
    我刚向刘国亮做出了不要乱讲的手势,后背被人狠狠地拍了一巴掌。一扭头,见邻座那个扎领带的正一脸怒气地站在我身后。
第五章 裸照风波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五章裸照风波我站起身;仔细打量着这个扎领带的;突然也挥出一记重拳;狠狠地打在那人肩上。领带也不示弱,同时一记重拳打在我的胸口。
    邻近几座的食客见有人打架,齐刷刷把目光投向了我们俩。
    我与领带突然大笑,两人一下拥抱在一起。
    “没有名,你小子来我地盘也不知道通知我一声。”
    “我刚下火车,屁还没来得及放呢,吃饱喝足再去拜山还不行。”
    “少来这套,服务员,把这两桌给我合到一块儿。”
    附近看热闹的见我们是故人重逢,不会再有刺激的打斗,都失望地又各自吃喝起来。
    服务员很快把我们两桌合并在一起,大家重新落座。
    扎领带的这位是我大学同班而且还是同宿舍的同学——。上大学时,他170的个子,120斤,而且脸特别瘦。一年不见,看样子他现在少说也有160斤,脸胖得更像是浮肿,而且肚子也开始发鼓。就现在他这个体型,很难找出他上大学时的样子。就是在白天,也不容易一眼把他认出来。
    “大家先干一杯,然后我隆重介绍一下。”在的提议下,大家纷纷“呯、呯”地碰了一下杯,深深地喝了一口。
    “这位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没有名。”
    “扑哧”两位乐得把酒喷了一地。
    这小子又在发挥他恶搞的技能。
    “我姓莫,莫须有的莫,友谊的友,明亮的明——莫友明,如果大家记不住我的名字,就叫我莫须有好了。”
    两位再次乐得伏在桌子上。
    大家笑笑够后,开始介绍其他三个人。
    “这位——唐婉君”指了指长发,又补充说“天仁集团唐董事长的千斤。”
    唐婉君主动站了起来,并把她那白嫩的小手伸向我,我握住她的手,有种柔软无骨的感觉。
    “这个哥们是天仁集团财务处处长——李志淼。”
    “你能不能介绍的慢点”我松开唐婉君的小手,“的手就不能让我多握一会儿。”
    唐婉君一下子乐得伏在女同伴的肩头。后来经介绍得知这个女同伴叫肖玉茹,也是财务处的。
    我把刘国亮介绍给大家后,大家又再次落座。
    酒没喝几口,就开始充分发挥他的八卦作风,不断地抖出我上大学时的革命史。
    “莫老大啊,我是早也盼晚也盼,盼你能来镇州谋一面,可我见到你后又好可怕,怕只怕镇州男性青年无宁日啊!”
    唐婉君几个端着酒杯瞅着倾听下文。
    “莫老大,人长得不帅,混得却不赖,在我们学校号称——‘少男杀手’。身后追求的排成队,把我们这些英俊美少男急得站在十八层高楼上想跳楼自尽。”
    “片健子,打住!”片健子是的外号,也是饭店的一个菜名。我朝他的酒杯狠狠碰了一下。“你小子给我干了,不然那什么什么照,我可给你拿出来了。”
    闻言,立即如同斗败的公鸡一下子蔫了。
    “老大,算你狠,我干了还不行吗?”
    “你有他什么照片?”一直默不做声的肖玉茹突然问了一句。
    这下轮到开喷了,呛得他冲着地面直咳嗽。
    “你们是同班同学吗?你怎么进了报社?”唐婉君好奇地问。
    我这时才开始仔细地打量唐婉君。她长着一张秀气可爱的小圆脸,细细的弯眉下一双丹凤眼,乌黑的眼珠清澈见底,眼中还带有一点孩子般的稚气。小小的鼻子下面是一双薄薄的红嘴唇,细白的脖子上挂着一串白金项链。淡黄色的短袖t恤包裹着丰满的前胸,整个一个发育成熟却又带点嫩气的小仙子。
    唐婉君见我盯着她,竟然脸上泛起了红晕,白白的小手捏了一颗毛豆,放在嘴里低下头磕着。她俊俏的模样,含羞的举动,真是谁见谁爱。
    “不开玩笑了,还是我来介绍吧。”从桌子下边抬起头。
    “莫大记者和我同班、同宿舍,都是国际贸易专业的。上大一那年的第二学期,竟然竞选上了校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大二那年,不知省报那个瞎编辑把他聘成了兼职记者;大三那年又走了狗屎运当上了学生会会长。那时真是要风有风,要雨得雨,我们宿舍都成了他个人的办公室,天天找他的人,括号居多,不断。毕业后人家顺理成章地进了省报,当上了无冕之王。”
    “你的什么照片在他手里是把柄?”肖玉茹仍不满足地问。
    “害人不浅啊,你个莫老大。”无奈地说,“那年,我这哥们迷上了摄影,逮谁就给谁拍,还号称这是真实的生活,拍完了就勒索别人请客。没有这样的,请模特还给模特钱呢!”
    其实,所提到的照片是一组黑白集。有一天晚上,我趁大家熟睡之时,给每个人来了一个“男子汉”特写。事后被他们发现了我亲手冲洗出来的照片后,整个宿舍举行了“抗日大”。我在既无内应又无外援的情况下,只有举手投降,连请了全宿舍三顿涮羊肉后才算平息了叛乱。数月后,我在宿舍宣布,省报副刊编辑向我约稿,如果谁的“集”想发表,那就请我吃一顿;如果谁的不想发表,那就请我吃两顿。同宿舍的五个哥们接连请了我十天。
    “莫大哥,我能看看你给他们拍的集吗?”唐婉君抬起头看着我认真地问。
    这次该我晕倒了!
第六章 寻狗启示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六章寻狗启示唐婉君要看我给大家拍的集。
    瞪着眼睛一边乐一边看我的笑话。意思是说,谁让你抖出了这个秘密,你怎么回答这位纯得像白水一样的。
    “集早让给撕走了。”我乐着向眨了眨眼。却不接话茬。
    “哎,那我就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吧。”我故意卖了个关子,自己喝了一口酒,“我当学生会主席那年,竞选上了宣传部部长。那时宣传部下设一个广播站、一个小记者站、一个板报站。每个学期全校都要进行二次板报比赛。校学生处领导对这种比赛还特别重视。可偏偏板报的质量就是上不去。
    有一天早上,我在宿舍里对说:这次板报的质量再上不去,我就把你的照片张贴在最差劲的那块板报上,让全校师生掀起热爱板报的lang潮。
    那天事情特别多,我一忙也忘了早上说的事情。等晚自习课后,我与一起回宿舍,刚走到板报集中展览处,远远看见一堆同学正围着一块板报。
    我们同学人长的比较帅,近视眼镜不愿戴。瞎模乎眼地就往人群里冲。有的同学嚷嚷,‘你挤什么挤’,也急了‘这是我的照片,都不许看!’挤到跟前撕下来往怀里一揣就走。
    我上前拉住一个同学急忙问‘刚才帖是什么?’那同学一边往宿舍走一边回答‘莫明其妙,一张寻狗启示’。”
    “呯”唐婉君乐得一下子把酒杯推倒在桌子上。大家大笑着跳起来躲闪。服务员急忙跑过来收拾桌子。
    四周邻桌投过来惊奇的目光。
    再次落坐,大家仍是笑个不停。唐婉君和肖玉茹已笑的满脸通红。
    端起了酒杯嚷嚷着:“你小子一来了就损我,连干十杯。”说完自己就一口气把扎啤喝了进去。
    我也干了一杯坐着等服务员上酒。见我不说话,立即又来劲了。
    “说话我不行,喝酒你不行。来了镇州非叫你喝板生(板生,该地区方言,即喝醉)了才能回去。”他转身向摊主喊着,“我们这桌男的一人上十杯扎啤,一次都打过来放在我们面前。”
    刘国亮急忙拦住,“千万别喝多了,莫大哥明天还有事呢?”
    李志淼也表示今天大家相聚,以喝高兴为原则,不能喝高,改天在正式场合大家再尽兴。
    急了,问李志淼,“是哥们吧,怎么今天看见兄弟丢面子不知道向着那头!”
    李志淼哭笑不得不再说话。看来李志淼他们准是有求这小子。
    酒很快打了上来,端起杯子就嚷嚷大家一起喝。刘国亮端着扎啤小声问我有没有问题,我笑着说:“我们哥几个因为喝酒丢人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你们上大学时就喝酒吗?”肖玉茹立即好奇地问。
    “你应该把那个‘吗’去掉,而是说我们上大学时多次喝大过。”自豪地说。
    “快给我们讲讲。”唐婉君兴奋地说。
    “老大,不要说。”不好意思起来。
    “那你就干了这杯,我就不讲了。”我笑着把自己的杯子送了过去。
    “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你这么欺负人的。你讲吧,我非等你一块喝。”
    “快讲吧,我们也听听你们的乐子事。”肖玉茹也兴奋地说。
    “同学的舅舅是省建行的行长,你们应该知道吧?”我想他们应该早知道的底细,不然也不会这么恭维这小子。“自打上中学时就在他舅舅家住,他还有一个小小表弟,我们上大学时他表弟才十几岁。
    大三那年,有一次我们发奖学金后,全宿舍合计着想好好出去吃一顿。经过大家热情的鼓励,同学跑回他舅舅家偷出两瓶五粮液。大家万分兴奋,于是我们就在他舅家附近一个小吃店要了一盘花生米、一盘拍黄瓜,把两瓶五粮液干了进去。
    那天大家都喝高了。非拉着我们去他舅舅家接着喝。我们几个晃晃悠悠地到了他舅舅家楼下,可是怎么也找不准到底是那个单元。
    正在这时,一个小朋友提着垃圾袋正下楼,晃上前去拍拍小朋友肩膀,竟然来了句‘大爷,我住哪儿啊?’小朋友抬头一看,吓的‘啊’地一声扔了垃圾袋就往楼上窜,一边跑一边喊:‘妈妈,我哥疯啦!’”
    我刚说完,唐婉君乐得一下子钻进了肖玉茹的杯里,肖玉茹一边笑一边紧紧搂住唐婉君的后背,李志淼和刘国亮端着酒杯笑得把酒洒了一地。竟学起了女人,狠狠掐我胳膊。
    四周邻桌投过来惊奇的目光。仿佛在问:哥几个,中大奖了吗?
    我们几个人每人五杯扎啤轻松地喝下去后,刘国亮的手机响了。他接完电话小声告诉我:“董站长和车站派出所的吴所长马上过来。”
    ((((如果你笑了,给我送枝鲜花;如果你不笑,请你不要扔鸡蛋。朋友们,收藏一下吧,给俺点鼓励!谢谢啊!!!)))
第七章 酒鬼加色鬼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七章酒鬼加色鬼董晴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几个男同胞已经喝了八扎啤酒,哥几个正大着舌头胡吹。唐婉君她们俩似乎很享受现在的气氛,也喝了几杯,并且一点早退的意思都没有。
    醉眼看董晴,她漂亮的让人心动。
    一双ru白色皮凉鞋包裹着一对玉足,白色的七分牛仔裤包裹着她丰满的挺臀,白色的时尚女性上衣包裹着坚挺的前胸,整齐的披肩发,因喝过酒而有些红润的脸上却透着一丝冷艳。真是高贵而不失妩媚,淡雅却含有风情。
    站在她身旁的吴所长一双贼眼不时地偷偷地看董晴,就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却又不敢上前的样子。
    董晴与天仁集团他们几个很熟。我把给她介绍后,大家再次落座。座上因为吴所长的到来不再继续我们八卦的话题,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举起酒杯找了个话题:“吴所长,我先敬你一杯,我们认识一下,等有什么事好罩着小弟们。”
    吴所长端着酒杯裂开嘴尴尬地笑笑喝了一大口,他又把酒杯举向我,“小兄弟,刚才的事情我听说了,我回去马上处理他们,当然这是误会,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抽时间我们摆宴请罪。我先干为敬。”
    吴所长说完,自己一口气干掉一大扎啤酒。
    看来胖子警察怕担不起责任已经向吴所长汇报过了。当然董晴也知道了此事,她冷艳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变化,也端起酒杯示意我干了,微微一笑,说了句让我摸不到头脑的话,“以后注意就行了。”
    我k,是让我以后注意生活要检点点儿,还是让吴所长注意抓嫖客要看准人?郁闷!这妞该不是听了吴所长的单方“汇报”后把我认定成了色鬼了吧。
    我喝口酒放下杯子不再说话。酒桌上的气氛一时变得更加尴尬。
    肖玉茹很有礼貌地站出来说困了,拉着唐婉君要告辞。李志淼也借故开车送两位同事也要走。我向递了个眼色让他结束。
    拉着我去背光的墙角小解时问我,“老大,你与车站派出所有过节吗?”
    我把下车后发生的事情同他简单地讲了一遍。一边提裤子一边乐着说,“你看吴所长与你们的董大站长他们郎情妾意的样儿,八成那个董站长听了谗言先入为主,把你当成色鬼加酒鬼了。她不欢迎你,你就来找我,哥们我现在是管信贷的副主任,混得也能说说道道了,管你个十天半个月的不成问题。”
    “她敢,她还盼着我多住几天把她收了,当二房养着呢?”
    “你就吹吧,让肖菲知道了还不扒了你的皮。”
    我的心一下子痛起来,肖菲?!这个让我爱的发狂却又突然离我而去的爱人,她现在在哪里呢?她还会关心我的一切吗?
    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肖菲,你曾经在我耳边说过的话还有回音啊。我做错了什么,让你突然离我而去?我的心在滴血。
    在刘国亮开车送我去宾馆的路上,我倚靠在车座上一言不发。刚才的话勾起了我对肖菲的思念,肖菲的影子在脑海里更加清晰。回忆着与她相恋的点点滴滴,我的眼睛开始湿润了。
    刘国亮见我不说话,便打开了车上的录音机,车内飘起了刘德华的《真永远》。
    哪一个人哪一双眼不需要爱人的安慰哪一颗心哪一份情不想要牵手到明天情若似花开花谢爱终究沧海桑田别问我该如何才会到永远看世间缘起缘灭莫笑我无怨无悔谁又懂怎样爱才是真永远我看不见我听不见天长地久的诺言我只看见我只听见曾经拥有的缠绵我看不见我听不见天长地久的诺言我又看见我又听见曾经拥有的缠绵曾经拥有的缠绵来到华夏大酒店,办理完登记后,刘国亮与我告辞。他刚走出前厅大门又返了回来,欲言又止。
    “老弟,你有事就直说吧?”我站在电梯口问。
    “需要我同董站长解释一下吗?她好像对你有些误解。女人都对这种事很敏感,大哥,希望你能理解。”
    “谢谢你,老弟。我没必要向她证明什么。哪怕我真的找小姐,也是我个人私生活的事,好像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吧。”
    我乘电梯来到八楼,打开自己的房间。房间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抄起电话,里边传出腻腻的女人声音:“先生,需要服务吗?”
    (((今天下午上传下一章节《爱的就是你》,敬请关注。希望朋友们收藏,有月票的朋友给点月票吧!)))
第八章 爱的就是你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八章爱的就是你我刚进屋,就有酒店的电话打了进来,问我要不要服务小姐。
    我骂了一句“滚蛋”,就要放电话,电话那头的女人却并不恼怒,仍旧嗲声嗲气地说,“先生,今天是中国的情人节,今天的活动都是为有情人准备的,要不我们给你打个八折……”
    我没有再听下去,立即把电话挂断了。
    我拔下了电话线,坐在床头,点了一支烟,想起小姐说的最后一句话,今天是七夕节——中国的情人节。我的心开始又酸痛起来,要不要现在给菲菲打个电话,哪怕是问声好,听听她的声音?
    我拿出手机,插上快速充电器,按出了肖菲的手机号。就在我准备按下“拨出按钮”时,手和心却颤抖的厉害。肖菲她会不会现在正与赵义东在一起喝着咖啡,听着音乐,甜蜜而又lang漫地温馨着,我这个电话打过去后该说什么呢?是祝福他们还是述说对肖菲的思念?
    我再次放下手机,默默走到窗前,拉开厚重的窗帘向夜空望去。镇州市的夜空,看不到星星,更找不到今夜的那抹新月。
    肖菲——我的爱人,你到底为什么要离开呢?难道对我一丝留恋都没有吗?
    静静地看着手中的香烟升出的烟柱垂直地向上飘去,绕着窗灯慢慢散开,我的心也碎了。
    我用手指在玻璃窗上写下了自己的心境。
    《新月残记》冷月落山涧,夜鸦惊啼鸣,松涛阵阵扰思绪,孤坐人凄冷。
    轻烟绕灯静,苦酒对夜风。
    白纸片片竟无泪,可怜菊花红。
    我的酒劲再次上来了,我扒下衣服,搂着柔软的枕头很快进入了梦乡。隔壁房间,一个女声的声也随之进入我的梦中。
    睡了也不知有多长时间,董晴悄悄地走了进来,冰冷地看着我,想看我晚上干没干坏事。我不屑地看看她,“你是不是管的有点宽了,我还困着呢。”说完,转过身去还想接着睡。
    董晴没说话,脱了衣服竟挤上床来。
    我k,考验我的定性,还不至于自己献身吧!
    我出离愤怒。
    我一把将她拽进怀里,双手攀上她的两座主峰使劲揉捏着,我的嘴很快含住了她火热的耳垂。
    “你个歪瓜裂枣,你要干什么?”董晴垂死挣扎着。
    “我想干什么?你来勾引我,还问我想干什么!”我气愤地吻上她的嘴,强行的用舌头推开她的牙齿。董晴全身无力,毫无抵抗的被我顺利侵占。她卷起受惊的小舌,反复的抵抗,反而更加挑逗起我下身的快感。
    “哈哈恩恩。”董晴羞愧的难以自拔,快感倾注到骨髓之间。
    “哼…我会让你知道挑战我的耐性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没等董晴反映,我一下子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嗯…”董晴不知快乐还是痛苦地呻吟着。
    就在我身体爆炸的同时,身下却传来唐婉君的声音:“莫大哥,我爱你。”
    我惊地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
    南柯一梦!
    另一隔壁房间,一个女声的呻吟声传来,我恼怒地跳过去照着墙壁就是一脚。
    (((晚上还有更新,敬请关注)))
第九章 一鸣惊人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九章一鸣惊人隔壁房间的声音停止后,我的醉意和睡意全无。我冲了个热水澡,倚坐在床头点上了一支烟,冷静地回忆与肖菲的点点滴滴。
    我与肖菲是同班同学。
    那年我以高分考入省重点大学后,却没有被分配到理想的中文专业,而是被调剂到国际贸易专业。到学校报到后,我自己在宿舍郁闷地躺了一周不去上课。有一天班上开班会,班长特意喊我到了班上,没想到班会却开成了批斗会,重点是教育我这个不思上进的落后分子。会议同时进行了第二项内容,就是通过即兴演讲选拔参加校演讲比赛的成员。
    班会上挨批斗,让谁心里也不舒服,我憋了口气非想找回面子。等我最后上场时,我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即兴演讲了《青年,祖国的脊梁》。当时赢得了全班的喝彩。可笑的局面是:批斗会上的挨批斗分子竟成了班上公推的演讲代表。
    第二天,我在系里的演讲比赛同样顺利过关。
    周五下午的全校演讲比赛时,阶梯教室挤满了人。嘉宾席上校长和学生处的老师们都来了。等轮到我时,我气定神闲,声情并茂,当我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