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驻地记者-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鸩搅私饬宋遥鲜读宋遥猜晃宜5人慷昧宋矣敕品聘刑於氐陌楹螅谷徊蛔跃醯南不渡狭宋摇5庵窒不抖远缋此等词钦勰ァK苌说男牧樵俅挝拗蒯葆遄拧
    董晴在上大学时曾经也有过海誓山盟的爱情,也有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爱恋。然而她的初恋却随着大学毕业划上了句号,同时给她带来了致命的打击,使她参加工作后紧紧封闭了爱的大门,一心扑到事业上。
    后来我从别人那里打探到,董晴的初恋男友叫丛忠生,他大学毕业后就随其舅父去了香港定居。不久与一个富家女结了婚。满怀期待的董晴得知这个消息后大病一场,随后主动要求来到镇州市记者站工作。正由于这次失恋的打击,董晴对于男人的海誓山盟感到厌恶,对男人的花心更加憎恨,尤其是对男人为了追求名利而追求富家女的行为更是深恶痛绝。
    董晴的这种深恶痛绝直接影响了她对我的判断。当她满心欢喜终于寻到了一个白马王子时,却突然发现唐婉君也暗暗喜欢上了我,而我虽然在元旦那天设法逃避了唐婉君的追求,却在后来接受了天仁集团赠送的宝来轿车,董晴开始怀疑我也是一个追求名利的,她不敢再深一步发展与我的关系,惧怕再次受到伤害。在回家过年期间,董晴也努力说服自己接受我,可当我翻看她的相册并偷吻了她时,初恋失败的阴影再次冲击了她,一种巨大的恐惧使她乱了方寸。
    除夕夜,叶副总编同董晴讲了好多,她劝说董晴与我好好处,并希望我们俩能结为连理枝,在天比翼双飞。初六回来后,董晴独自想了好多,决心忘记过去开始新的生活。今天一上班,她来我们办公室本想找我好好商量一下下一步的工作安排,却见我满脸春风地手捧天仁集团的聘任书同大家喜滋滋地乐着。
    董晴真的伤心透了,这个世界上难道金钱永远比爱情更重要?什么“金钱买不来爱情!”这是废话,屁话!买不到爱情是因为你出的钱少!现在哪个大款不是家里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你走到大街上看看,像老夫少妻这种搭配已见怪不怪,而少男挎富婆的景观现在也比比皆是。在董晴看来,唐婉君也是聪明漂亮的小可人,她又对我很爱恋,加钞票的诱惑我是绝对抗不过去的。
    爱情的金字塔倒了,董晴眼里骑着白马的王子变成了唐僧,插着翅膀的天使化为了鸟人。董晴无助地坐在办公室里,暗暗吞噬着伤心的泪水。
    快到中午时,我去董晴办公室汇报工作,此时董晴已是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等所有的工作布置妥当后,董晴叮嘱我到天仁集团做兼职可以,但只能利用周六、周日的时间,决不能影响了记者站正常工作。我满口答应后退了出来。
    那天中午,董晴没有像往常一样帮我打来饭,一起在她办公室进餐。一到下班时间,董晴却约了沈春丽去了别的地方。
    周六,我早早起床,不到八点就赶到了天仁集团。
    接到天仁集团办公室的正式通知,周六上午八点,天仁集团召开全体中层干部大会,我做为天仁集团的兼职顾问,也被要求列席会议。
    其实从唐婉君那里了解到,今天这个会议一是正式宣布我的任职;二是安排下一步的主要工作。从唐婉君那里我还了解到,目前五氟苯氰的价格一路走跌,已经跌破了生产成本,目前公司的财务状况吃紧,唐总裁已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我通过网络查找了国外的市场价格行情,发现欧美市场五氟苯氰的价格并没有出现大的波动,仍然保持在1。3万美金/吨左右,而国内的市场价格接连三个月内竟然跌6万元/吨大关。是什么原因造成国内市场价格出现如此大的跌幅呢?
    我给天津中源国际贸易公司的同学王龙和张洪建打了个电话,仔细询问了一些情况后,终于证实了我的猜想。我在为天仁集团捏把汗的同时,决心再次尽全力协助天仁集团扛好民族工业这杆大旗,决不能让国内苯氰行业出现混乱,给别人制造可乘之机。
    我刚把车停放在天仁集团门前的广场上,一辆白色奔驰“嘎”地一声紧挨着我的宝来停了下来。朱铮满面春风的锁好车门走到我跟前。
    “吆喝,我当是谁啊,开了辆宝来,原来是我们莫大记者啊,怎么今天有空来我们企业。该不会又想帮我们进行宣传策划吧。”
    朱铮一边上下打量我的穿着,一边摇晃着手里的车钥匙。在他看来,我这个破记者也就是会到各家企业厚着脸的拉广告,要赞助,骗策划费。
    我不以为然地看看朱铮,“老兄,你今天的行对不错啊,得一万多块吧。”
    朱铮见我夸奖他的西服,一脸骄傲地拉了拉脖子上的领带,“你说错了,光这领带就是一万多。”
    我走上前,伸手拉了拉朱铮的领带,一脸迷惑地问,“我怎么不识货呢,这领带也看不出什么地方好啊,怎么越看越像我们老家妇女扎的裤腰带。”
    “去,”朱铮一把拉过领带,“真是农村人,少见多怪。”
    走到厂门口,门卫客气地与朱铮打着招呼放行。朱铮向门卫指指我,“这是省报的记者,你们不用登记了,放行吧。”
    门卫见朱铮与我很熟悉,也就没有阻拦,客气地放我进了厂区。
    朱铮领着我向办公室大楼走去,边走边说,“以后到了天仁集团,提我的名字就行,一般人会给你面子的。”
    “谢谢朱经理关照。”我客气地致谢。
    “客气什么,等我与唐婉君订婚那天,你一定要到场啊。”
    “你与唐婉君要订婚了?”我故意吃惊地说。
    “嗯,快了。”朱铮很高傲地看看我。
    天仁集团办公大楼一楼大厅。唐婉君正与前台的服务说着话,一见我们进来,高兴地跑了过来。
    朱铮紧走几迎上前去,兴奋地喊:“婉君,你早来了?”
    唐婉君轻巧地避开朱铮伸开的双臂,一下搂住了我的胳膊,昂起粉嫩的小脸兴奋地说:“我等你好半天了,怎么现在才来。”
    朱铮看到眼前的场景,脸孔已经气得变形,他向我投来狠毒的目光。
    我无奈地伸伸胳膊,表示我的无辜,却引来朱铮更加恼怒的眼神。
第九十八章 座位排序
    第九十八章座位排序唐婉君丝毫不在意朱铮的恼怒,大大方方地挎上了我的胳膊。
    “哥,快到开会的时间了,我们赶紧上楼。”
    婉君甜甜的嗓音喊得人心里麻酥酥的。
    我边走边向一脸怒气的朱铮挥挥手。朱铮一张猪肝脸已经严重扭曲,如果不是他知道我的功底,很可能会冲上来暴打我一顿。
    我与唐婉君快步上楼,身后传来朱铮踢打垃圾箱的叮当声。
    刚到二楼,吴鸿早迎在会议室门口,他吃惊地看了看挽着我胳膊的唐婉君。
    “莫记者,会议马上开始,光等你了。”
    唐婉君立即松开了手,粉嫩秀气的小脸突然飞起了一片红云,在吴鸿惊奇地注视下突然变得扭捏起来。
    吴鸿倒是挺会给唐婉君找台阶,笑了笑说:“你们是不是在楼下遇到朱铮了?”
    朱铮在楼下一边骂一边踢打垃圾箱的声音已传上二楼,会议室里因关着房门听不见,可吴鸿站在楼道里却是听得清清楚楚。他已经能够想像出我与唐婉君的举动把朱铮气成了什么样子。
    此时的唐婉君突然变得羞涩起来,低头摆弄了一下衣角,小声说:“我去你办公室等你了。”
    “去我办公室?”我脑子有些断电,我怎么会在天仁集团有办公室呢?
    吴鸿见我迷惑的样子,立即解释道:“唐总吩咐给你专门安排了一间办公室,散会后你过去看看布置的是否合意。”
    唐婉君很快消失在楼道的拐角处。朱铮也一脸怒气的出现了。
    他看了看我和吴鸿,一句话也没说推门进了会议室。
    我随吴鸿走进会议室。
    天仁集团的会议室装修的很豪华,墙壁上都贴了隔音纸,难怪朱铮在楼下的叫喊声,会议室里却没有人听见。宽大的房间内可以容纳近百人。圆形会议桌前坐满了高层领导,会议桌的后排放着一排排长条桌子,供参会的中层干部使用。
    我巡视着长条座上的空位,想寻个偏远的地方坐下。主会桌上的唐总裁却向我挥手。
    在众人注视下,我走上前去与唐总裁握手,唐总裁拍拍他身边的一个空座示意我坐下。
    如果站在礼节的角度,我坐在唐总裁身边也不过份,毕竟我是他们请过来的省报记者;而从他们官位排序上,却是极大错误,因为我仅是个兼职顾问,我的座位排序仅在他们常务副总裁之下。
    我连忙推辞,唐总裁二话没说,站起来把我摁到座位上。
    从这个主会议桌向前望去,满眼都是四五十岁的干部,像朱铮这个岁数的年青人仅有几个。他现在正蜷缩在自己的座位上,吃惊地看着我。当他与我的目光对接时,马上露出满脸的不屑一顾,轻蔑地扭头向着窗外,轻轻地颤着身子似乎还哼起了小曲。
    会场里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身上,大家都在奇怪:怎么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上了主会议桌,而且坐到了公司第三把交椅的位置。莫非唐总裁今天生病发烧,烧糊涂了。
    对于唐总裁这样的安排,我也有些不自然,他给我的这份荣誉太高了,真的让人受宠若惊。
    唐总裁并没在意下边的反应,他乐呵呵地正与常务副总陈嘉禾讨论着他那双家做棉布鞋如何的舒服。
    会议正式开始,会议室马上鸦雀无声。
    首先常务副总陈嘉禾宣读了对我的聘任,下边的中层干部脸上立即显示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当然有的人也投来怀疑的目光:唐总裁怎么这样重视一个毛头小伙子?是这小子有背景还是真的有能力?
    会议很快进入主题。这是他们春节过后的第一次大型会议,各分公司一把手分别汇报了近来的工作及面临的问题,并提出了下一步的打算。他们集团的这次会议不像有些大型国企一样说成绩多、提问题少,而他们多数是在讲公司存在的问题。
    唐总裁似乎并不怎么关心下边提出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拿了枝软笔在一张纸上写着字。而陈总认真记着大家的发言,偶尔问一下不清楚的地方。会议开到现在,我也明白了几分,真正抓平时业务的是这个常务副总陈嘉禾,而唐总裁只关心企业的大事。
    轮到销售公司发言时,销售公司代强把五氟苯氰市场价格急速滑坡进行了分析,他们认为进口商大批出货是造成市场滑坡的主要原因,另外从香港过来的走私货也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市场。销售公司对下一步的市场同样不看好,他们认为,由于天仁集团产量低,根本无法左右市场,下一步只能紧跟市场价格,随行就市,减少库存。
    唐总裁已放下笔认真听着,黝黑的脸上慢慢爬上一丝忧虑。听完代强的市场分析,唐总裁问:“你们认为这种混乱局面还要持续多久?”
    “现在很难说,目前市场价格仍在持续下滑,我们也很难预测。”
    唐总裁皱了皱眉头不再说话,又拿起他的软笔在纸上写字。
    常务副总陈嘉禾最后做了总结发言,他详细地部署了下一步工作,并鼓励大家要面对困难,增强信心,团结合作,闯过难关。
    会议结束后,唐总裁留下了代强,并把我和陈嘉禾一起喊进了他的办公室。
    唐总裁办公室。
    陈嘉禾与代强同我热情地握手,相互说了几句恭维话后一起落座。唐总裁此刻拿起毛笔又写上了大字,刚才一脸犹豫的表情早已荡然无存。
    办公室秘书给我们沏好茶后很快退了出去。唐总裁依旧低头写着他的大字,房间一时沉静了下来。
    过了好大一会,唐总裁抬起头,突然笑道,“我光顾写字,你们说说销售这边怎么办比较好。”
    代强经理重复了一遍会议上的观点,陈副总又进行了一些管理细节上的补充。
    唐总裁放下毛笔,很有特色地抿了抿嘴,然后摸摸自己没刮干净的胡子茬。
    “莫记者有何高见?”唐总裁向我投来询问的目光。
    正在这时,传来敲门声,唐总裁应了一声,朱铮推门走了进来。
第九十九章 猜想
    第九十九章猜想唐总裁看了朱铮一眼,凌厉的目光吓得朱铮一哆嗦,他迟疑地站在门口不知是进好还是退好。
    唐总裁抓起桌上的毛笔又低头写起了字,“进来坐吧,你也一起听听销售上的事情。”
    朱铮大气不敢喘地坐在沙发上,偷偷地向我瞟了一眼。我看看朱铮畏缩的模样感觉可笑,同时也明白了唐总裁的厉害,他平时一副凡事和蔼可亲的样子,但发起威来绝对吓人,不然傲空一切的朱铮也不会吓成这个样子。
    唐总裁放下笔笑了笑,“莫记者,你接着讲。”
    我正要说话,唐婉君推门走了进来。她向唐总裁扮了个鬼脸,乖巧地找了个沙发坐了下来。唐总裁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我的发言。
    朱铮一见到唐婉君,就如同豺狗发现了猎物,佯装低着头,但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兴奋起来。他不时偷偷看一眼唐婉君,脸上的肌肉因兴奋而有些发抖。
    我思索了一下,开始按我的猜想讲了下去。
    “我感觉国内市场出现这么混乱的价格似乎有点不正常。是不是有人在背后蓄意操纵?”
    话一出口,唐总裁似乎怔了一下,陈嘉禾副总和代强经理更是投来吃惊的眼神。
    朱铮有些不以为然,他看了一下唐总裁的脸色提出了反驳,“你是不是有点危言耸听。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操纵中国这么大的市场?”
    唐总裁没有阻止朱铮对我提出的反驳,显然他也在疑惑我的猜想。唐婉君瞪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信任和鼓励,仿佛在告诉我:“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我问朱铮:“上周国内的市场价格是多少?国外市场价格又是多少?”
    “我们周边市场价格是5。6万,远地区价格在6万元左右。国外市场价格在1。3万美金左右。”朱铮不屑一顾地报出价格。
    “我们以5。6万元进行计算,除去百分之6。5的关税,再除去百分之17的增值税,那么经销商在国外公司拿货的价格应该是4。5万元左右,这已接近国外大巨头的成本价格。而国外市场价格为1。3万美金,折合人民币9万元左右。国外巨头公司放着欧美市场的巨额利润不去投放产品,而以这么低的价格向中国大量出货,其目的是什么?”
    “你怎么就断定是国外巨头以低价格向中国出货呢?我们前几年也经历过经销商在低价位大批屯货,却因行情不看好,又不得不大批甩货,引起国内价格大幅波动的情况。”朱铮继续发难。
    “经销商大批出货引起市场波动的情况是存在着,但这种情况决不会接连持续三个月。一个经销商大批出货仅能影响他的周边地区,而目前全国市场都在持续走跌。试想一下,全国哪个经销商可以每月屯积上亿元的货物去甩货,每个月都在亏空,他们应该不是傻子吧?”
    “你在怀疑国外公司向我们进行倾销?”陈副总忍不住问道。
    “是的,我个人猜想他们可能正一步步试探性的进行倾销。”
    “他们不怕我们进行反倾销?”销售经理代强问。
    “不等我们进行反倾销,他们就会收手,而我们却早被人家打垮了。”我很自信地说。
    除唐总裁外,其他人都愣了,他们搞不明白反倾销还有不管用的时候。
    “如果我们现在还没有注意到他们倾销的动向,两个月后他们再低价位大量赊货给经销商,经销商拿到这笔低价位的货,完全可以在下半年把市场价位扰得一团糟,而国外大公司借口中国市场自身价格偏低,再按同等价位向中国出货。到不了年底,我们企业就会被他们打垮。”
    我的分析让屋子里所有的人感到震惊。朱铮闭上了嘴不敢再说话,代强经理和陈嘉禾副总紧张地思考着对策。唐总裁提起笔在纸上写了几个纸后,脸上竟然出现了满意的笑容。
    唐婉君微笑地看着我,满脸都是如醉如痴。这死丫头,她竟然不关心自家企业的死活,还得意地冲我挤鼻子弄眼,那意思是说你把他们都震了!
    唐总裁放下毛笔,脸上已是春光明媚,黝黑的皮肤因兴奋而颤动。这老头子也许正为花了笔小钱请了个合格的参谋而自喜,精明的唐总裁已经意识到,我一定想出了破解之法,不然我也不会分析的这么透彻。
    他乐呵呵地看了眼朱铮,“你说说,如果国外公司真的想这么办,我们怎样去应对。”
    朱铮脸涨得通红,尴尬地小声说:“不会真的这样吧。”
    唐总裁不满地轻哼了一声,“以后多学着点,没事少去花天酒地。”
    唐总裁这句批评很是讲究,像是大人在训斥自己的亲生儿子。朱铮点头称是的同时,心里高兴得像喝了蜂蜜。他心里暗暗窃喜:“别看咱能力不行,可唐总心里还是把我当自己亲人啊,莫友明啊莫友明,咱们等着瞧吧,以后我掌了权,有你好看的。”
    唐总裁瞅瞅我,依旧笑呵呵地说:“别卖关子了,说说你的应对策略吧。”
    “我们进行反倾销啊。”我回答道。
    朱铮一听,立即有些不屑,感情说来说去还是进行反倾销,刚才不是说来不及了吗,怎么当着大家的面就开始自己煸自己耳光。
    “具体方案?”唐总裁继续问。
    “我们提请反倾销的同时,通过主流媒体向国内外公布这一消息。如果国外大公司真的是想通过倾销打击我们,而且还一意孤行下去,那么我们的反倾销必然会成功。如果国外大公司接到这个消息后立即收手,那么国内市场价格必会随之涨起。我们也就暂停对他们进行反倾销的申诉。这里边的关键点有两个,一是新闻媒体的炒作要巧妙,要让经销商感觉到我们反倾销势在必得,让他们惜货的同时,自然恢复正常价格;二是对于那些国外巨头的铁杆经销商,坚决实行痛打落水狗的办法,在他们低价位时吃进他们的全部货,待市场回暖,他们拿到高价位的货时,我们同样在他们家门口低价位出货,让他们彻底亏空,再也做不成外国人的走狗。”
    “顾问就是顾问,真是高招啊!”代强经理高兴地一拍大腿,“我们如果把握好市场,在低价位收货,再在高价位上出货,肯定能大赚一笔!”
    常务副总陈嘉禾站起身,“我马上安排会议,布置具体工作。”
    此刻,唐婉君脸上乐开了花,她坚信我的这个主意一定能让他家的企业避过这次危机。
    天仁集团小会议室内,陈副总很快下达了工作任务。
    一、公司办公室派人于周一到达北京,与知名律师事务所沟通反倾销事宜。
    二、企管处、财务处负责统计由于市场原因造成的经济损失。
    三、销售处负责调查取证国内外市场价格。
    四、文宣处负责协调各大媒体进行炒作。
    ……
    天仁集团再次显示出超常的工作效率,二十分钟的会议就把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部署完毕,大家很快进入各自的角色,需要外出的人员立即开始联系当夜的火车票了。
    散会后,朱铮在会议室里磨蹭了半天没动地方,唐总裁疑惑地问:“还有事情吗?”
    “我舅舅喊你一起吃午饭?”
    朱铮这小子又拿他这个当市长的舅舅说事。
    唐总裁想了想,“好,下班后我就去找他。”
    朱铮高兴地往外走,一眼看见唐婉君正站在我和吴鸿身旁同我们说话,不由自主地又停了下来。
    唐总裁起身来到我们身边,说笑了几句后,对唐婉君说:“你中午不要在外吃饭了,回家陪陪你妈妈,她最近身体不太好。”
    唐婉君撅着小嘴点点头。
    我的办公室内。一张宽大的老板桌放在屋子中间,老板桌的后边是一个大书橱,办公室内还有一个小套间,里边放了一张单人床,床上早就铺好了崭新的被褥。
    我和唐婉君、李志淼、肖玉茹、吴鸿、宋增军、等人一起说笑着。宋增军把我拽到老板椅坐下,一边上下打量我一边开玩笑,“老弟,有你的啊,刚来镇州这么几天就混成了我们的顾问,再过阵子是不是接手唐总裁的位置啊,我们可要好好巴结巴接。”
    宋增军的玩笑却把唐婉君弄了个大红脸,她可能一下想到了别的方面去了。唐婉君扭捏着走到宋增军身边,趁他没防备,狠狠地拧了一下宋增军的胳膊。宋增军故意噢叫了一声,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唐婉君红着脸很轻巧地躲在了我老板椅的背后,调皮地向宋增军做了个鬼脸,又逗得大伙笑了起来。
    听见笑声,办公室主任范新杰推门走了进来,他热情地与我握手,自卖自夸地问,“顾问,我们给你布置的办公室还满意吗?”
    我客气地道谢,“我只是兼职,要不要办公室都一样,你们何必这么破费呢?”
    “您可是唐总裁请来的贵人,我们怎么敢怠慢。”范主任参加完这次小型会议后,已开始发自内心地对我热情了起来。
    一个保安敲敲门进来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