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驻地记者-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要停车大检修,具体开车时间将随反倾销的结果而确定。
    第二天,有不少客户给代强他们打来电话询问这条信息的真假。代强他们一口否定停车检修的消息,但向客户透露,明天天仁集团的五氟苯氰将大幅度提价。在此之前,天仁集团已暗暗联合其他代理公司,分批次全部吃进了华北和东北两个大货商的屯货。
    一切准备妥当后,天仁集团物资公司开始向设备供应商大张旗鼓地联系备品备件事宜,暗暗透露天仁集团将择日停车大修。设备供货商迅速将这个信息透露了出去。国内五氟苯氰市场闻风而动,下游求购商纷纷抢货,而华北市场及东北市场却因供货不足,不得不接连调价,一周后市场价格快速回归到7万元左右。
    华北和东北的两大屯货商见市场快速窜升且市场需求量很大,急忙再从国外进货,而国外公司惧怕天仁集团提请的反倾销,已不敢再向代理公司低价出货,只能按正常价格放单。等两家屯货商以1万美金(不含关税)的价格接单后,天仁集团指令合作商以7万人民币的价格开始大量放货。两周后,华北及东北两大市场全部饱和,两大屯货商进口的五氟苯氰还没来得及通关,就已面临亏损。接连的打击给两个屯货商带来巨额的亏损,一个月后,两大屯货商宣布退出苯氰市场。
    天仁集团的这次市场反击战可以说是神来之笔,再次在化工行业传为佳话。唐总裁更是被镇州市各行各业尊称为“商业奇人”。
    四月初,镇州市政协会议顺利召开,唐世豪顺利当选为市政协副主席。
    接二连三的喜讯让天仁集团沸腾了。大家仿佛看到一条腾飞的蛟龙,正缓缓地盘旋在镇州市上空。
    就在镇州市街头巷尾议论着天仁集团时,镇州市上又传出一个让百姓高兴的信息:今年四月份,镇港高速公路开动建设。
    镇港高速是镇州通海港的急需修建的重要交通要道。
    随着镇州市化工工业的发展,镇州进出口业务也急剧增加。原先的省级公路已远远不能满足运输的需求。前几年镇州市就一直计划修建镇港高速,但由于资金问题一直没能动工。今年镇州市本着谁出资谁收费的原则,顺利推进了高速公路的修建,可以说是为镇州的快速发展做出了最英明的决策。
    4月15日,我从医院拆完石膏板后回到办公室。
    一个多月没来上班,大家见到我后格外亲。
    沈春丽拉过我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竟然来了句:“你小子真没良心,养了一个多月竟然一点也没见胖,良心哪里去了?”
    “丽姐,我是想你想得天天睡不着觉,相思苦啊!”
    “滚你个小不正经的,你是想我还是想别人?”沈春丽扬起手里的一本厚书就想打过来。
    我急忙抱住头大喊:“我现在可是病人,你千万不要砸我,万一伤到了我的后背,非落个性生活不能自理。”
    袁广辉与韩春生一边乐一边起哄,“友明,你现在那个什么生活难道不是自理?”
    沈春丽红着脸把书狠狠投向袁广辉,“一帮狗东西,全学坏了,我非打得你们都不会自理了。”
    董晴听到这屋子里的笑闹声推门走了进来,沈春丽立即抓住了救星,“你快管管你家这个臭流氓,现在把韩春生这个大老头子都带的不说人话了。”
    董晴看看狂乐中的我们,立即明白了又是我在作怪,“他啊,就这德性了,狗还能改了吃屎?”
    我看看董晴高耸的胸脯,“现在宠物的地位提高了,都不吃屎了,改吃奶了。”
    董晴的俏脸一下红透了,气得想找东西打我,沈春丽急忙抄起办公桌上另一本书塞给董晴,“狠狠地砸,非砸得他不能自理了。”
    董晴接过书,高高地扬了起来,却犹豫着不敢下手,她生气归生气,但真怕伤到我。
    大家正在嗷叫着起哄,门外响起敲门声。
    董晴就坡下驴,立即放下书,板起面孔训斥道,“大家该干吗干吗吧,别不像个办公室的样子。”
    一个秀气的年青小伙手捧一大束火红的玫瑰推门走了进来。他一身笔挺的淡黄色西服,映衬着白嫩的脸庞,长长的睫毛竟然包裹着像女孩子一样的乌黑亮泽的大眼。
    “请问,这里四(是)记者站吗?”来人一口港腔,礼貌地向众人点着头。
    董晴扭转身问,“你找…”
    这个“谁”字还没有说出来,她一下愣住了。
    董晴眼里涌出一丝惊喜,一瞬间的慌乱,之后却是万分的灼痛。
    来人看到董晴,满脸都是欢喜和幸福,快步上前,“晴晴,我终于找到你了。”说完把鲜花捧到董晴面前。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董晴冷漠地看着来人。
    来人似乎早就预料到董晴会不给他面子,面带愧疚地依旧把鲜花举在董晴面前,“晴晴,原谅我好吗?我真的是被逼的。”
    董晴脸色煞白,指了指门口,“请你出去好吗,这里是办公室,请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
    来人歉意地向大家点点头,又转头向董晴小声说:“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第一百零七章 痛苦的选择
    第一百零七章痛苦的选择(播音员哥们余阳同志,你广播我的《驻地记者》不要紧,但你最起码讲一下作者是“首越”好吗?另外,请与我联系一下,有家广播电台想用一下母带。我qq704200575)董晴没有说话,一转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来人捧着鲜花急忙追了进去。
    我们办公室内,大家大眼瞪小眼地相互看着,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韩春生首先憋不住了,好奇地问:“春丽,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沈春丽是董晴最要好的闺中密友。自从董晴来镇州记者站后,沈春丽就像疼爱自己的小妹一样,从生活上关心着董晴。尤其在董晴的婚姻大事上,沈春丽没少费心事。可沈春丽一给董晴介绍对象,董晴却一口回绝。在沈春丽的一再逼问下,董晴终于说出了伤心事。
    董晴在大学一年级时,在一次学校举办联欢晚会排练现场,新闻系的她与艺术系的丛忠生不期而遇。董晴饱含深情的一首《枉凝眉》深深吸引了丛忠生,丛忠生的一曲萨克斯《回家》同样打动了董晴的芳心。爱才子,才子爱佳人。两人很快缀入爱河。四年大学生涯,他们爱的死去活来。大学毕业后,丛忠生跟随其舅父去了香港,并答应董晴一旦他在那边站稳脚跟就立即来接董晴。满心欢喜的董晴也做好定居香港的准备。然而半年后,董晴却突然接到了丛忠生的一封来信,信中说他舅父的公司濒临破产,为了拯救这个公司,他不得不迎娶一个大集团总裁的女儿。
    平地响惊雷!
    董晴万念俱灰,她大病一场后,写了请调报告来到了镇州,她决心用工作压力缓解内心的伤痛,并暗下决心,终生不再嫁。
    沈春丽知道董晴的故事后,一直解劝董晴,还给她找来心理医生进行调解。在沈春丽的帮助下,董晴慢慢解除了对爱情的恐惧。
    我来镇州后,董晴从我身上看到了一个男人对爱情的认真和执着,她也慢慢解除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的错误想法,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我。
    沈春丽发现了董晴的秘密后,多次解劝董晴放下包袱,再次大胆地真爱一场。董晴在认清我的“真面目”后也决心向我表白,然而每到关键时刻,董晴的心理障碍却又在作怪,使她总是左右徘徊。
    今天丛忠生又出现了,本来还没有完全痊愈的董晴能否把握住自己,做出正确的抉择呢?
    沈春丽见韩春生问她董晴的事情,犹豫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回答道:“这人可能是董晴的初恋男友,叫丛忠生。他大学毕业后去了香港,攀上了富家女后就与董晴分手了。”
    “这人是叫丛忠生吗?”袁广辉急忙翻着报纸,“前几天镇州日报刊登了一条消息说,镇港高速公路被一个香港公司中了标,我记得那个香港公司的老板可能就叫丛忠生。”
    “哪天的消息?”沈春丽急忙问。
    “可能是上周五的吧。”
    沈春丽他们很快找到了报纸,韩春生激动地大声读了出来,“香港万利有限责任公司一举中标,该公司总经理丛忠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向镇州市全体人民承诺,将用一年的时间完成高速建设,争取今年春节前通车。”
    “去他姥姥的吧,这么短的时间建成通车,弄不好又是一个豆腐渣工程。”沈春丽不知是何原因竟然骂了一句。她回头冲我大声说:“你去董晴那屋里看看她们谈的怎么样了?”
    “我?为什么?”我好奇地问。
    “让你去关心一下领导不行吗?还大男人呢?就这点出息!”沈春丽又开始忿忿不平。
    “这是董站长的私事,我们大家就不要操这份心,瞎掺和了。”我拿起采访包,“沈姐,我有个采访,一会儿董站出来你帮我说一声。”
    “我不管,要说自己说去。”沈春丽狠狠地白了我一眼。
    从记者站出来,我心里突然空落落的。一想到董晴与她的初恋男友正促膝谈心,总感觉不是滋味,我竟然吃起了无名的干醋。难道我喜欢上了董晴了吗?
    晚饭时,我让雪儿多做了一个人的饭。可董晴却没有来。有些失落的我闷头吃着饭,雪儿感觉到我的情绪不高,担心地追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快吃饭,你少打听大人的事。”我沉下脸训斥雪儿。
    雪儿撅撅嘴不满地说:“我知道你想什么,你还想瞒我。”
    正说话间,打来电话。
    “老大,你交待的事情我查清楚了。”
    我拿了手机急忙去了自己的卧室,“你说吧。”
    “那个乡农经站把土地转包给香港万利有限责任公司,这家公司前几天中了镇港高速的标,看来这家公司早就知道自己能中标,他们租地是为了取土修建高速。”
    的信息让我大吃一惊,香港万利有限责任公司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事先就能确信他们一定能中标!
    “你还了解到什么信息?”我急忙催促。
    “朱铮这个王八蛋与丛忠生,就是香港万利有限责任公司的老板很熟,他一定是暗暗算计好了你准会采访,才借刀杀人。”
    我长长出了口气,终于弄明白了自己被打的内幕。
    “老大,还有件事情我得提醒你。你们董站长有个表哥高强是政法委副书记,你知道吧?”
    “我知道,那人怎么了?”
    “他与朱铮还有丛忠生走的很近,有人看见他们多次在一起吃过饭。至于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你自己去分析吧。”
    “兄弟,谢谢了。”我刚想放电话,却又问我了一句。
    “老大,你与董站长是什么关系,不会是处朋友吧?镇州市很复杂,有些事情你可一定要想明白。”
    “嗯,我会的,你放心好了。”
    我坐在书桌前点上了一支烟,仔细捋着给我打探到的信息。
    雪儿轻轻推开门探进头,“哥,快吃饭吧,饭都凉了。”
    “我吸完这支烟。”
    “今天到底怎么了,你好像心思挺大的?”雪儿再次担心起来。
    “你不是猜到我想什么了吗?”我逗雪儿。
    “刚才好像猜到了,现在又迷糊了。”雪儿调皮地挤挤眼睛。“你晚上让我多做一个人的饭,一定是想等董姐姐过来吃,可她没有来,你就失落了。”
    雪儿吸吸小鼻子,笑眯眯地看着我,“我猜得对不对?”
    “真是人小鬼大思想复杂。我是在考虑记者站的事。”我向雪儿挥挥手,“快去吃你的饭。”
    雪儿没有动,倚着房门不怀好意地接着说:“刚才你电话占线,婉君姐把电话打到我手机上了,她说有事情找你商量,马上就过来。”。
    唐婉君坐在我的床上,低着头一言不发,眼泪却像断线的珍珠稀里哗啦地滚了下来。
    雪儿找来面巾纸递给唐婉君后,向我吐了吐舌头,又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临出门前,还很懂事地帮我们关上了房门。
    “婉君,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我焦急地问。
    (各位盗友,谢谢您关注我的文章,只是请你盗贴时不要注明《驻地记者》首发你们网站好不好。我的”也希望看盗贴的朋友们到qB5200上点击一下非vip章节,也算您支持一下俺的点击率好不好。行行好吧,亲人们啊!我写书也不容易啊!!)
第一百零八章 到底爱谁
    第一百零八章到底爱谁(播音员哥们余阳同志,你广播我的《驻地记者》不要紧,但你最起码讲一下作者是“首越”好吗?另外,请与我联系一下,有家广播电台想用一下母带。我qq704200575)“朱铮又让他舅妈到我们家提亲了。”
    唐婉君抬起泪眼,无比依恋地看着我。“我不想嫁给朱铮,可朱铮他们家势力太可怕了,我真的怕爸妈答应了这门亲事。”
    原来小小的婉君早已洞察到了这门婚事的复杂性,如果他们家不答应这门婚事,庞市长极有可能翻脸,天仁集团就会遭受“灭顶之灾”。
    我不知道如何劝解唐婉君,更不知道如何去处理这棘手的事情。如果唐婉君嫁给了朱铮,她会一辈子不快乐,不幸福。如果她不嫁给朱铮,又会有什么办法让天仁集团避免“市政府”的责难呢?
    我点上一支烟转身去了阳台。
    推开窗户,暮春凉凉的夜风伴着花香吹了进来,让我烦躁的心情有了一丝平静。
    婉君悄悄跟了过来,从背后紧紧搂住了我,头轻轻靠在了我的肩头。
    我明白唐婉君的心思,她这次虽然没有明确告诉我,让我找唐总裁提亲,可她是多么希望我能接受她的这份感情,把她从这场“漩涡”里拯救出来。
    扪心自问,我能接受婉君的感情吗?!
    我对婉君的爱恋,多半原因是因为她长得与菲菲很相像,这种爱恋算不算爱情?这种爱情又会维持多久?
    婉君伏在我的肩头,又轻声地哭泣着,泪水打湿了我的衣衫。
    我轻抚着婉君柔软的小手,长长叹了口气,不知道如何向她开口。我们俩就这样默默地站立在阳台上,任习习夜风吹抚着我们不平静的内心。昏暗的天空中,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从头顶飞过,直向东南方向坠去。我立即在心里默默为婉君祝福着,乞求这颗流星能给婉君带来好运。
    那天晚上,婉君没有向往常一样在这里留宿,不到九点,她便与雪儿下了楼。她们俩在楼下谈了好长时间,等雪儿上楼时,我看到雪儿眼角还有泪痕。
    临睡前,我正坐在被窝里看书,想借此平静一下烦乱的心。雪儿轻手轻脚地进来了。
    “哥”雪儿伸手想夺走我的书,“婉君姐姐和董晴姐姐,你到底喜欢谁啊?”
    我拨开雪儿的手,抬头看了看雪儿,“你说我应该喜欢谁?”
    雪儿坐到我的床上,歪着脑袋想了想,“董晴姐姐与你是同事,有共同语言,而且你们之间经历了这么多大事,又是患难与共,你们俩感情一定很好;婉君姐姐一直真心地帮助你,为你甘心情愿地付出,而你又全心全意地帮助他们家,并多次使他们家渡过了难关,你们俩一定也是心心相印。可问题是你到底喜欢谁多一点?”
    雪儿正一本正经地分析着,却见我又要低头看书,生气地一把抢过书狠狠摔在床上,“婉君姐姐都急成那样了,你怎么还有心思看书!你到底喜欢不喜欢她啊?她若是真的跟了那个姓朱的,你可不要后悔一辈子!”
    “那我就娶她好了。”我平静地说。
    “董晴姐姐怎么办?她也是那么喜欢你,你怎么对她交待?”雪儿却又担心起来。
    “那我娶董晴好了。”
    雪儿气得站起身,“不理你了,你就会欺负我。”说完气鼓鼓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没到一刻钟,雪儿又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你又来干什么?”我放下手中的书开始轰人。
    “我想明白了。”雪儿高兴地说:“你是不是想都要啊?”
    我举起书做欲投雪儿的样子,雪儿却撅起小嘴不服气地说:“你若不是想都要,那你到底想要谁?”
    看来这死丫头今天非要从我这里问出个结果来。
    “说实话,我真没考虑过这个事情,等我有了答案再告诉你。”
    “哥,我给你出个主意吧。”雪儿又爬上我的床,“你抓阄决定吧,抓到谁你就要谁。”
    我被雪儿气得哭笑不得,雪儿却把手伸到我面前。
    她白嫩的手掌里放着三个揉好的纸团。
    “你许个愿,开始抓吧。”雪儿催促道。
    “怎么三个纸团?”我奇怪地问。
    “既然你想抓阄决定娶谁,为什么我就不能算一个?”雪儿调皮地向我挤挤眼睛。
    “滚”我气得一把拍落了雪儿手中的纸团,雪儿笑着一翻身滚下了床,急忙跑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雪儿走后,我好奇地打开那三个纸团,这死丫头竟然两个纸团都写了婉君,一个纸团写了董晴!
    看来雪儿这一票明显是投给了婉君。
    那一夜,我翻来覆去难以入睡,自己的感情经历如同放电影一样,一遍遍地从我脑海里浮现着。
    先是我与菲菲相爱到菲菲的离去,而后是与董晴争争吵吵中的相知相恋,再就是与婉君相互帮助中产生了感情。我真的理不清自己究竟该如何去取舍,如何确定自己下一步的感情。
    我的感情世界真的乱了!
    这种感情的混乱,错不在这些爱我的女孩,而应该错在我。
    我平时太不注意男女相处时的分寸,更没有把握好关心女士时的尺度,以至于让这些女孩误会了我的行为,害得她们陷了进去,而我自己同样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直到凌晨,我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刚一入梦,就梦见自己从高空中飞落在一个飞机场附近。菲菲远远看到我,高兴地张开双臂飞奔过来。她身后,董晴和唐婉君远远地站在马路上向我们投来羡慕的目光。我见到久别的菲菲,高兴地哭了,我扔掉了手中的包裹扑向了菲菲。突然我耳边响起了汽车刺耳的尖叫声,我扭头一看,只见一辆轿车发疯一般冲向了我与菲菲。我想都没想,一把推开了菲菲,自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等死。就在此刻,我的身子却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猛地推了一下,一下子飞了出去,吓得我“啊”地惊叫起来。
    “哥,你醒醒,你又做恶梦了。”
    我猛地睁开双眼,只见雪儿穿着睡衣站在我的床前,正拼命地摇晃着我。
    我挘艘话讯钔飞系睦浜梗敢獾叵蜓┒πΓ坝窒诺侥懔税伞!
    “哥”雪儿心疼地用毛巾擦拭着我脸上的冷汗,“你是不是又梦到菲菲姐了,你哭得好伤心。”
第一百零九章 极度危险
    第一百零九章极度危险(播音员哥们余阳同志,你广播我的《驻地记者》不要紧,但你最起码讲一下作者是“首越”好吗?另外,请与我联系一下,有家广播电台想用一下母带。我qq704200575)第二天,我起的很晚,等我到了办公室已是上午九点多。
    我哼着小曲推开办公室门,沈春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怎么了,春丽姐,让人煮了?”我一边说笑一边开计算机。
    沈春丽向我呶呶嘴,意思让我注意门外。
    董晴办公室门口,丛忠生手捧鲜花正轻轻敲着房门。
    董晴打开房门,见是丛忠生,毫不客气地摔上了房门。
    整整一个上午,丛忠生再没有打扰董晴,却是执着地站在她办公室门口,而董晴竟然也一个上午没出房门半步。
    快到下班时间,门外突然闯进一个短发中年妇女。
    “同志,我打听一下,你们这里有个叫莫友明的记者吗?”短发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布包,满眼布满血丝,她一边打量我,一边小心翼翼地问。
    “我就是。”从我来镇州后,老百姓到记者站反映情况的与日俱增,小到邻里纠纷,大到土地承包问题,他们都希望报社进行公正报道,以求得到舆论的支持。今天这位短发妇女突然到访,我与沈春丽并没感到奇怪。
    我客气地给短发妇女让座。短发妇女却站着没动,依旧紧张地打量着我们俩。
    沈春丽有些发蒙,疑惑地与我交流了一下眼神。
    一般情况下,来反映情况的老百姓一进我们办公室,总会先说上一大堆客气话,然后恳请我们随他们前往。今天这位短发妇女却没有说一句客套话,只是十分紧张地望着我们,双手仍然紧紧抱着布包。
    “大姐,你不是要找莫记者吗?他就是啊。”沈春丽有些憋不住了,试探着询问短发妇女的来意。
    短发妇女迟疑了半天,终于红着脸小声说了一句:“我能看看你的证件吗?”
    沈春丽被短发妇女逗乐了,“友明,快让大姐给你验明正身。”
    我从口袋里掏出记者证递给短发妇女。
    短发妇女颤抖着手接过记者证,仔细看看证件上的相片,又认真看看我,布满血丝的双眼终于露出欣喜的目光。她突然“扑通”一下跪在我们面前。
    “恩人啊,你们可一定救救我啊。”
    我与沈春丽急忙上前搀扶短发妇女。短发妇女却执意不起来,她双手高举布包,如同古代半路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