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驻地记者-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们去街上买点东西,一会儿就回来。”我应付着刑侦人员。
    “还是由我去办吧。”刑侦立即说。
    我乐了乐,“董站长要买女人用品,你给她买合适吗?”
    刑侦尴尬地笑笑,只得跟在我们后边走出宾馆。
    县宾馆门口,刘国亮向我们鸣了下车笛。趁刑侦人员同熟人说话之机,我急忙拉了董晴闪进车里。
    “快开车!”
    刘国亮快速启动,轿车飞一样急驶而去。
    刑侦人员紧追了几步立即掏出了手机。
    我们刚出县城,一辆警车飞快地追了上来。
    我叮嘱刘国亮,如果警车胆敢强行拦车,我们就把他撞开。
    董晴见我又要玩命,伸出冰凉的小手紧紧握住了我。
    警车没敢强行拦车,前排车窗玻璃放下后,刘政委伸手示意我们停车,我们摇手坚决回绝。
    刘政委无奈之下只得停了下来。
第一百一十三章 敲竹杠
    第一百一十三章敲竹杠(播音员哥们余阳同志,你广播我的《驻地记者》不要紧,但你最起码讲一下作者是“首越”好吗?另外,请与我联系一下,有家广播电台想用一下母带。我qq704200575)。
    回到记者站,我把暗访机所录内容刻成光盘。
    董晴带我直奔高强办公室。
    推开高书记办公室,镇州市公安局杨少鹏副局长及河西县公安局局长刘俊山、政委刘从新正坐在里面。
    高强见我们进来,立即命令刘俊山、刘从新回避。
    我对高强书记早有耳闻,但来镇州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
    高强一米八的个子,大脸,厚眼皮,厚嘴唇,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若不是知道他劝说董晴与丛忠生和好,我还真被他憨憨的外表迷惑了。
    我公事公办,拿出光盘和弹壳交给他,冷眼观看着他的表演。
    高强看完光盘,大脸开始沉了下来,杨副局长紧张地看着他。
    “你亲自带队立即去北京抓捕于三。”高强沉着脸命令道。
    “是。”杨局敬了个礼转身就想走。
    “等一下”高强喊住了杨局,“你直接把刘俊山、刘从新带市局去,立即派人对他们隔离审查。”
    “是。”杨副局转身走了出去。
    亲眼目睹了高强干净利落地处理完崔露云家的案子,我突然迷惑了起来。高书记不像是在表演,而是在真心实意地为百姓办事,脚踏实地地履行着他的职责,像他这样的敢于为民作主的官员真的会与丛忠生等人混在一起吗?难道向我提供的信息有误?
    高强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随手递给我一支烟。我接过烟,并没有立即点燃,而是在手里把玩着。这烟是市面上很难见到的极品云烟,一包烟的价格是260元。一个为民作主的政法委副书记竟然能吸得起这种烟?!我突然生出捉弄一下高强的想法。
    “高书记,这烟太好抽了,还有没有存货?”
    坐在一旁的董晴见我竟然开口向高书记要烟,有些不满地白了我一眼。董晴心里明白,作为记者都有一个通病,向被采访对象索要礼品,似乎是天经地仪的事,可董晴决不希望我在高强面前落下这个坏印象,因为高强毕竟是她的表哥,同时又是她在镇州市唯一的靠山,高强对我的好恶,将直接影响到我与董晴的私人关系。
    此时的董晴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小算盘。就在高强给我烟的一刹那,我再次推翻了刚刚建立起对他的好感,高强绝对不是一个清廉的好官。试想一个月薪3000多元的人能否自己掏钱去买这天价的香烟?为了证实我的推断,我故意把高强挤到两难的境地:他如果真的送我整条香烟,那么他一定是收的别人的贿赂;如果他不送我整条的香烟,那就代表他想驳我这个“贪得无厌”的记者的面子。
    高强似乎并没有多想,他憨厚地一笑,弯腰从办公桌抽屉里又拿出两条极品云烟。我快步上前,双手抓过烟,一边装作客气,一边再次敲竹杠。“谢谢高书记,我就先要这两条吧,等抽完了再过来拿。”
    高强被我逗乐了,“莫记者说笑了,朋友总共给了我三条烟,你若再想抽,我这里也只有普通云烟了。”
    “小气,太小气了。”我点燃手里的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董晴见高强并没有怪罪我的意思,不由心情大悦,夸张地用白嫩的小手驱赶着烟雾,故作愤愤状,“你们俩能不能少抽点,呛死了!”
    高强似乎很尊重他这个泼辣的表妹,立即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他微笑着看看我和董晴,“莫记者,今晚有没有时间,我请请你们二位?”
    董晴俏脸一红,向我投来征询的目光,她打心眼里乐意撮合一下我与高强的关系。不过我却一点心情也没有。自打从河西县回来后,我突然莫名其妙地感到烦躁,这种烦躁里边夹杂着一丝失落甚至恐慌,好像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多年来,我的这种预感都是超准的,我今晚必须一个人静一静,随时准备应对即将发生的大事。
    “谢谢高书记的好意,我今天有点特殊情况,还是改天吧。”我急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边示意董晴告辞,一边同高强又开起了玩笑,“董站长,我们快点走吧,再多呆一会儿,恐怕高书记办公室里值钱的东西都被我们给敲走了。”
    高强哈哈一乐,本来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小缝,“莫记者可能还不知道,我可是你岳父的得意门生,我和老爷子一样,只喜欢书,不喜欢别的东西。我这办公室里除了书外,你看上什么就拿什么。”
    高强的一番话把我说的一愣。肖爸爸从没对我提起高强此人。高强是自己往脸上贴金,故意与我套近乎呢,还是另有目的?要知道现在的官场太复杂,某些地方官员为了与上层领导拉关系,把“工作”都作到了领导亲属中去。那么高强刚才大方地送我香烟,是不是也有这层目的?
    高强看出了我的疑惑,立即解释说:“老爷子在政法委时我就是他的得力干将。老爷子很赏识我,所以一直没拿我当外人,他喝的北京二锅头都是我送去的。”
    肖爸爸喜欢喝二锅头,这是我知道的。但我没想到竟然是高强送的。那么高强真的与肖爸爸的关系不一般,因为肖爸爸从不收礼,这是绝对的事实。
    高强指指墙角堆放着的一箱二锅头,“这是我刚给老爷子买的。如果你‘五一’放假回去,你就帮我带回去吧,我这边有点事情走不开。”
    我只得道谢,心里却盘算着这次的内参是不是把与高强见面的所有情况也汇报上去。
    正当我与董晴向外走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高强喊了声“请进”,朱铮和丛忠生推门走了进来。
    董晴见到朱铮和丛忠生突然出现,竟然流露出一丝慌乱。高强先是一愣,旋即向董晴投去一个眼神。董晴复杂地看了我一眼。
    他们兄妹俩一系列的表情让我可笑。高强先是与我套近乎,极力融洽我们的关系,当丛忠生出现后,却暗暗让董晴稳住阵脚,难道他们兄妹俩要上演现代版的一女嫁二夫的闹剧?我突然不明白一向泼辣、直爽、敢想敢干的董晴为什么听命于高强,难道仅仅是高强是她的靠山吗?
    朱铮进门后见我手里正拎着两条香烟,鄙夷的表情立即浮上他的小白脸。在他眼里,我始终是一个到处骗吃骗喝的无名小卒。
    “哟哈,莫大记者也在高书记这里啊。怎么又没烟抽了,我车上还有一箱极品云烟,要不要给你送去啊?”
    我扬了扬手里的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答道:“谢谢朱经理,我的车正好在楼下,你直接给我搬车上吧。”说着,我就伸手欲拉朱铮下楼。
    朱铮被我将了一军,反而不好回答了。要知道一箱极品云烟可是几万块钱,他绝对不想无缘无故地被我讹了去。
    “先等一会儿,先等一会儿。”朱铮讪讪道,“我们先与高书记谈点私事。”
    这时,丛忠生见到董晴急忙快步上前,“晴晴,你也在这儿啊,我正想去找你呢。”
    董晴的脸微微一红,似乎想赶紧避开这尴尬的局面,“我们正想走,你与表哥谈吧。”
    “你先等一下,”丛忠生急忙拦住董晴,“晴晴,我舅父从香港过来了,他晚上请你与高书记一起聚一聚,大家相互认识一下。”
    朱铮在一旁忙插嘴道:“丛经理的舅父是专门从香港过来认亲的,董站长你可要务必去。”朱铮把“认亲”二字说得很重,明显是说给我听的。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失身1
    (播音员哥们余阳同志,你广播我的《驻地记者》不要紧,但你最起码讲一下作者是“首越”好吗?另外,请与我联系一下,有家广播电台想用一下母带。我qq704200575)朱铮的话让我一愣,难道董晴与丛忠生真的重归于好了?可是今天去河西县的途中,董晴为什么还要那样做呢?难道她真是因为暗访的需要,才故意演戏给别人看的?
    我向董晴投去询问的眼神,凭我的直觉,董晴已明白了我的意思,今天她选择去还是不去,将代表着选择丛忠生还是选择我!
    丛忠生也注意到了我的眼神,他同样敏感地觉察到了来自于我的威胁,立即装出一副可怜样,痴痴地看着董晴。
    董晴也许做梦也不会想到,突然有一天,她会同时面对两个男人,一个是她的初恋,一个是她的新爱。更让她苦恼的是,在她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她必须立即做出抉择。
    董晴开始迟疑了,她不由自主地看看我,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的感情。
    朱铮嗅到了不妙的气息,立即补充道:“高书记,今晚我舅父一家还有唐总裁一家也到场,大家商量我与婉君定亲的事,我舅父专门让我过来请你们去捧场。”
    高强也没有想到今天会出现如何尴尬的局面。不由暗暗埋怨朱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混蛋怎么把丛忠生的舅父来“认亲”之事和盘端了出来,一下子把莫友明与丛忠生推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也不给他和董晴留出一点周旋的余地。
    朱铮并不在乎高强不满的眼神,他本来就想要这个效果。高书记你与董晴今天就做个选择吧,选择去赴宴,就代表你们与我庞、朱、唐、丛四大家族连手;如果不去赴宴,自然会同莫友明一样,与我们分道扬镳。再者说,拿你董晴开刀,对于我朱铮一点损失也没有。你选择了莫友明,哭鼻子抹眼泪的也只会是丛忠生,还会教育这小子从今往后只能依靠朱、庞两家;你选择了丛忠生,那更是达到了打击莫友明的目的。我朱铮与唐婉君定亲的事已是板上钉钉,那么莫友明再失去了董晴,岂不是让这小子两头皆空,看他还怎么牛!
    高强毕竟老于世故,他听说庞市长派朱铮专门过来邀请他,故作轻松地接过了话茬,“好,今晚我一定参加。”他转身告诉董晴,“你先回去吧,一会儿我过去找你。”
    高强的这句话太巧妙了。他没有逼着董晴立即表态,而是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后,让董晴回去以后再选择去还是不去。与此同时,他支走董晴和我,又给了董晴向我解释的时间。
    我万万没有想到,董晴却突然给在场的人一个明确的答复。“我6点在记者站楼下等你。”董晴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多年以后,我才了解了当时董晴为什么这样选择。原来她是在气恼我。明明她在去河西县的路上,已向我透露过心思,可我并没有留意,竟然把她挤到了尴尬的境地。她气恼之极,就想让我痛苦一下。不过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的举动使我愤怒了,就在当晚,我的爱情世界彻底改变了。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失身2
    第一百一十五章失身2晚十时,春情酒吧。
    在忧伤的老歌声中,我独自一人坐在吧台正一杯接一杯地喝酒。就在傍晚时分,我接到了婉君的短信,“哥,我永远想你!爱你!”这是婉君在得知今晚朱、唐两家商定她与朱铮的婚事之时,发出的绝望信。
    其实今天下午在高强办公室,朱铮已宣布了这个消息,我当时并不在意,当婉君真的发出绝望信后,我却有种隐隐做痛的感觉。我不明白,为什么董晴在选择丛忠生后我心里充满了的是愤怒,而得知唐婉君被逼嫁给朱铮时我心里的感觉却是痛苦。难道我的真爱是唐婉君?不可能!我一直没有接受她的感情,又何来的真爱呢?
    苦恼之极,我想找人倾诉。偏偏雪儿今天请假回了老家探亲,我给打电话,这小子竟然在外地出差,我郁闷之中竟然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有时人就是这样,你平时虽然朋友很多,但当你真的遇上烦心事想找人倾诉时,却发现能倾诉的对象却寥寥无几。
    一个娇艳的陪酒女郎扭着小蛮腰晃了过来,一屁股坐在我身旁。
    “哟,小帅哥,怎么就一人啊,要不要姐们陪你喝两杯?”
    我扭头看看她那涂抹了一卡车粉底的小白脸没有说话。
    小蛮腰挺挺胸脯,“怎么?我不够资本吗?”说话间,她扭着小腰就要凑过来。
    “滚远点,小心我了你。”我放下酒杯转身向门口走去。
    身后陪酒女郎低声骂了一句,“今晚你不我,你就是我儿!”
    门外,清爽的夜风让我清醒了许多。正当我打开车门准备上车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董晴,我犹豫着是否接听,手机却响了几声就断了。就在今天下午我们回记者的途中,董晴还一脸气鼓鼓的样子,怎么参加完宴会她又想找我吵架?拉倒吧,现在我可再也没有同她吵架的兴趣。就在我准备关机之时,董晴又打来了电话,这次持续时间特别长。会不会报社有事?我犹豫着接通了电话。电话里立即传来董晴母狮般的吼声,“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我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董晴却吼出了一句让我浑身冒汗的信息,“唐婉君快出事了,你马上来天上歌城!”
    董晴的一句话把我吓得醉意全无。我钻进轿车,立即向天上歌城飞扑而去。
    一路上我紧张地思索着,唐婉君怎么会跑到天上歌城去了,她又会出什么事呢?
    天上歌城黄金厅门前,董晴正用力敲打着房门,丛忠生站在一边也装腔作势地喊着,“朱经理,快开门,你千万别做傻事。”
    董晴看见我从楼下窜了上来,立即指指房门,“快想法打开房门,朱铮和唐婉君在里边。
    董晴虽然没有明说里边的情景,但我已经猜想出一定是唐婉君向朱铮表明她只爱我一个人,因此激怒了朱铮,朱铮想来个霸王硬上弓。
    我痛苦地叹了口气。婉君啊婉君,你个傻丫头,你这是何苦呢,既然你们的婚姻已成定局,你又何必去刺激朱铮而自取其辱呢?
    董晴见我犹豫,咆哮起来,“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给我踹开门!”
    董晴也许没有意识到我踹开房门的后果,她一心只想把婉君从野兽嘴里救出来。
    当我踢开房门时,被眼前的情景激怒了。
    朱铮正骑在唐婉君的身上,双手死死地摁住她的双手。唐婉君几乎身无寸缕,雪白的身躯正拼命地扭动,试图脱离朱铮这个畜生的控制。
    我几步窜了上去,一脚把朱铮从唐婉君身上踹了下来。
    绝望中的婉君见我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尖叫着扑进了我的怀抱。
    朱铮从地上爬了起来,双眼发出野兽的怒火。
    “莫友明,我杀了你。”朱铮吼叫着扑了上来。
    我一侧身,抬脚把朱铮踢了出去。
    “你快带我走,你快带我走……”婉君紧紧抱着我,声嘶力竭地喊着。
    我脱下外套给婉君披上,搀扶着她向门口走去。
    董晴站在门口,紧张地喊了一嗓子,“小心你身后。”
    我一扭身,只见朱铮抄起一个酒瓶再次向我扑了过来。
    我已忍无可忍,挥出左手磕飞了朱铮手里的酒瓶,接着一脚踢向他的胸口。朱铮一声惨叫飞了出起,身子撞倒了沙发后滚到墙边再也不能动。
    看到朱铮的惨相,董晴吃惊地张大了嘴,丛忠生吓得摊坐到地上。
    婉君拉住我的胳膊哀求道,“别打了,我们快走吧。”
    几个歌城保安冲了进来,“你们谁也不许动。”
    董晴抽身挡在了我的面前,厉声道,“给我让开,让他们走,这里的事我负责。”
    我向董晴投去感激的一瞥,架起唐婉君冲出了天上歌城。
    车内,唐婉君仍在惊恐地战栗着。她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右胳膊,一刻也不敢松手。当我把车开到她家别墅门前时,唐婉君再次惊恐地哭喊起来,“我不回家!我不回家!”
第一百一十六章 结合
    第一百一十四章结合(播音员哥们余阳同志,你广播我的《驻地记者》不要紧,但你最起码讲一下作者是“首越”好吗?另外,请与我联系一下,有家广播电台想用一下母带。我qq704200575)清晨,婉君在我的怀里再次哭醒。
    那天夜里,我把婉君带回了家,她向我哭诉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晚宴上,朱铮的舅妈再次追问定亲之事,婉君的妈妈爽快地答应了”五一”期间择日举行仪式,而唐总裁却并没有明确表态,他表示婚姻大事由唐婉君自己做主。宴会后,在朱铮的舅妈及唐母的极力劝说下,朱铮、唐婉君、丛忠生、董晴四个年轻人去天上歌城娱乐。在天上歌城,朱铮几次想与唐婉君表示亲昵的举动,都被唐婉君严厉拒绝了。
    朱铮气恼至极,质问唐婉君:“我们都要定亲了,你心里是不是还装着莫友明?”
    唐婉君立即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一生一世只爱莫友明,即使我嫁给了你,你也一辈子得不到我的心。”
    朱铮恼羞成怒,他把董晴与丛忠生推出了包房,随后紧锁房门扑向了唐婉君。唐婉君誓死保卫自己的贞洁,与朱铮扭打在一起,但终因体力不支,还是被朱铮压在了身下。
    唐婉君边说边哭,慢慢地在我的怀里睡着了。她在睡梦中几次哭喊着:“哥,救我!哥,救我!”
    这一夜,我一点也没有合眼。我紧紧抱着唐婉君,轻柔地抚摸着她满是泪痕的脸颊。
    在我来镇州市后,唐婉君多次向我表露心迹,却遭到了我的拒绝,一片痴情的她并不灰心,仍旧不遗余力地为我做着任何事,她深信总有一天我会接纳她的。然而朱铮对她的追求,使她产生了恐慌,因为朱铮的舅父身为市长,正在极力地撮合这门亲事。她妈妈很喜欢朱铮,多次私下劝导唐婉君接受这门亲事,在得知女儿心有所属后,唐母竟然以病重为理由,要挟女儿赶紧嫁给朱铮。唐婉君在家庭的巨大压力下,一边与朱铮周旋,一边企盼我向她敞开爱的大门。
    婉君经过这一夜的休息醒来后,心情平静了许多。她望着满眼血丝的我,心疼地用葱白的小手爱抚着我的脸颊。
    “饿了吗?我给你弄点吃的?”我轻声问。
    “不,我要你一直这样抱着我。”婉君紧紧搂住我的胳膊,柔软的身躯紧紧依靠在我的怀里,生怕一松手,我就会从她的身边消失。
    “莫大哥,”婉君的声音再次哽咽,“你还爱我吗?”
    “爱。”我立即回答,“我永远爱你。”
    “可,可是……”婉君再次泣不成声,“你嫌我身子脏吗?”
    我的心像被钢针狠狠扎了一样疼痛起来。这是我与婉君必须面对的现实。如果我真爱婉君,就不会在意昨晚她的失身。我扪心自问,婉君昨晚是因为我才去击怒朱铮,遭到他的兽行,如果我还是男人,如果我还是个人,能嫌弃她吗?
    “婉君。”我轻声叹息了一声,这声叹息吓得她身子抖动起来,她把头埋进我的怀里无声地抽泣着。
    我扭过婉君的脸,目光坚定地望着她:“你不要错误理解我的叹息,我是在悔恨我的行为。”
    我从床头柜上摸出一支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
    “昨天收到你的短信后,我心如刀绞,那时我才明白我是真的爱你,而且爱得很深很深。我先前不敢接受你的爱,是有特殊原因的。我来镇州市并不是单纯从事驻地记者这项工作,我还担负着特殊的任务,我完成任务后就要离开镇州市。在镇州市的这段日子里,我知道你很爱我,而且还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我不是铁打的金钢没有一点感情,可我怕完成任务离开后,对你是一种伤害。”
    婉君痴痴地望着我,过了好半天,她突然再次伏进我的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婉君积压在心中的苦闷太久了,她始终不明白我为什么明明喜欢和她在一起,却不能接受她;明明因为她而殚精竭虑地去帮助她家企业,却不能帮助她逃离婚姻的苦海。现在她终于明白了,这个让她痴迷情深的男人是爱她的,是因为怕伤害她才远离她,是因为爱护她才不接受她。我的这番真情表白让她的苦闷终于得到了宣泄。这个历经爱情磨难的小女孩怎能不放声大哭。
    我轻轻拍打着她瘦弱的后背,心里默默地念着:亲爱的婉君你就哭吧,把你的苦闷都哭出来,从今往后,我会用心去疼爱你,决不会让你再流泪了。
    婉君渐渐止住了哭声,她抬起头,突然一抹红晕爬上了脸颊,扭捏着看了我一眼。“哥,我太高兴了,你等我一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