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驻地记者-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婉君渐渐止住了哭声,她抬起头,突然一抹红晕爬上了脸颊,扭捏着看了我一眼。“哥,我太高兴了,你等我一下。”说完,她爬起身来跑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内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婉君正冲洗着满身的晦气。
    我站起身,甩甩发酸的胳膊,准备去厨房给婉君做点吃的,这时我的手机响了。
    是唐世豪!
    我略一思索接通了电话。
    “我女儿还在你那里吧。”唐世豪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他现在的心情。
    “在。”我也故作平静地回答。
    “你知道昨天闯什么祸了吗?”
    “不知道。”
    “哼。”唐世豪轻轻地哼了一声,可以听出他同样极力地克制着情绪,“婉君和朱铮马上就要定亲,昨晚你打伤了朱铮,掠走了我女儿,你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吗?”
    闻听此言,我再也无法压抑内心的怒火,毫不客气地反击了回去:“唐总裁,我敬重你是长辈,是一代豪杰,可你做的事怎么不像个男人,让我们这些做晚辈的为你汗颜。”
    唐世豪一愣,他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对他不敬的话。他原以为我会诚惶诚恐地向他道歉,承认错误,祈求谅解。年轻人嘛,一时冲动在所难免,如果改正,也许一切还有挽回的可能。
    “你……”唐世豪愤怒地喊了一声,接着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过了好大一会儿,他冷冷地问:“我怎么不像个男人?”
    “凡是真正的男人都会呵护他的妻女。你明明知道婉君不爱朱铮,为什么非要逼她嫁给朱铮?昨晚是朱铮在向你女儿施暴,你不去质问朱铮反而来质问我,难道你为了让你的企业有个靠山,就真的不顾及你女儿的死活,这是一个男人干的事吗?”
    我讲完这些话,静静地等待唐世豪的暴怒与责骂。
    电话那头又是出奇的平静,过了好大一会儿,唐世豪竟然十分平静地问我:“莫友明,你是男人吗?”
    “当然。”我毫不客气地回答道。
    “你会为你昨晚的举动负责吗?”
    “我会负责。”
    “怎么负责?”唐世豪步步紧逼。
    “我要娶她。”
    “好,是男人就要对自己的话负责。”唐世豪毫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
    我举着电话傻愣了半天。
    从昨天晚上我暴打朱铮到现在已过去了8个多小时,唐世豪明知我带走了婉君,为何不在出事当晚给我打电话询问当时的情况,偏偏大清早来质问我是否对昨晚的举动负责呢?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哥,怎么了?”唐婉君裹着我的大浴巾站在卫生间门口。
    “没什么。”我急忙收起手机。
    唐婉君羞涩地低下头,扭捏着哼哼道:“你抱我上床。”
    这鬼丫头经过洗礼后,又变回了天真可爱的模样。她是得知我爱她后重新寻回了幸福的感觉。
    婉君紧紧搂着我的脖子,滚烫的小脸贴着我的胸膛,我明显感觉到她柔软的身体在颤抖。
    我把婉君放到床上。婉君的手却死死搂着我的脖子不放,她抬起头凑到我的耳边羞涩地说:“哥,你要了我吧。”
    我迟疑了。唐婉君昨晚刚刚遭受朱铮这个畜生的摧残,我怎么会再次让她受到伤害呢?
    婉君感到了我的迟疑,叹了口气,轻轻松开了双手,躺了下去。
    “婉君,你不要多想,我是怕你……”我不知如何准确地表达出我的想法。
    “哥,如果你还爱我,如果你不嫌弃我,你现在就要了我。”婉君倔强地撕开了浴巾,一具白嫩无瑕的身体彻底呈现在我的面前。
    ……
    在我进入婉君身体的刹那,婉君疼得轻轻哼了一声,身体抖了一下,手指不由自主地紧紧抓住了我的后背。我心疼地停止了动作。我真不该为了证明爱她,不会嫌弃她,而让她再次遭受疼痛。
    正在我懊恼之际,婉君却很快地放松了身体,她双手搂着我的头,狂热地亲吻着。在她的鼓励下,我们再次激情地缠绵在一起。
    整整一个上午,我们都在床上相拥着度过。
    临近中午,婉君起床去洗手间再次洗涮。看着她一瘸一拐地走进卫生间,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难道她昨晚并没有遭到朱铮实质上的侵犯?
    我急忙起身翻开了被褥。
    洁白的床单上,一朵朵鲜红的梅花正欢快地盛开着。
    我一下子愣住了,瞬间明白了婉君的心思,情不自禁地俯下身躯亲吻着这朵朵红梅哭了。婉君啊婉君,你个傻丫头,我何德何能让你如此垂爱!你不顾家庭的反对,你不顾众叛亲离,却要跟我这个lang子在一起,你是何苦呢?
    “哥,你不会怪我吧?”婉君悄悄地来到我身后,轻轻地搂住了我的后腰。
    我猛地转身,再次把我的婉君紧紧拥入怀中,与她疯狂地热吻起来。
第一百一十七章 回家
    (播音员哥们余阳同志,你广播我的《驻地记者》不要紧,但你最起码讲一下作者是“首越”好吗?另外,请与我联系一下,有家广播电台想用一下母带。我qq704200575)三天后,我带着婉君回省城面见肖妈妈。
    这三天中,我和婉君都没有去上班,而是在我们爱的小窝里说着所有情侣们都爱说的甜言蜜语。当我们经历了这次苦难后,我们更加深爱着对方。我们坚信:只要海不枯,石不烂,我们的爱情永不变。
    这三天中,一个又一个爆炸新闻在镇州市传开了。天仁集团唐总裁再度成为人们的焦点。
    4月27日,也就是我们出事的第二天,街头巷尾的人们都在热议我与朱铮因争抢天仁集团总裁的女儿而发生搏斗,朱铮被我打伤住院。正当人们猜想“龙虎斗”的最终结果时,竟又传出唐总裁毅然否决了朱铮与唐婉君的婚事,开始旗帜鲜明地支持我的消息。而在当天傍晚,人们又得知我原来早就被肖秘书长认做养子,根本不存在我与肖父翻脸,被贬镇州之说。大家这才明白:一个省委秘书长的养子与一个市长的外甥因一个女孩子而发生争斗,其结果可想而知,唐总裁都投靠了省委秘书长,那么莫友明的实力还容忽视吗?
    4月28日,天仁集团再度成为化工行业的焦点。中央电视台早间新闻公布了中国商务部对天仁集团起诉日、韩、美三国五氟苯胺倾销的初步结果,认为日、韩、美三国存在倾销行为,从即日起对来自日、韩、美三国的五氟苯胺加征反倾销关税。当天,国内五氟苯胺的价格闻声而起,一举冲破了每吨9万元大关,终于回到了正常的市场价格。
    4月29日中午12时,镇港高速公路正在施工的三里庄立交桥突然坍塌,一人当场死亡,两人失踪,五人受伤。事故发生后,市政府立即封锁了所有消息,并派出公安干警封锁事故现场。董晴接到群众举报电话后,带人急赴现场,竟然遭到了公安人员的强行阻拦。由于镇州的百姓得不到事发现场的真实信息,致使各种消息越传越乱。有的说坍塌事故造成十人死亡,市政府怕担责任故意少报数目。还有的说承包方在施工过程中违规操作,并偷工减料才造成坍塌。更有甚者说,镇港公路招标时,本来是北京一家公司中标,镇州市某领导出面干预后,才不得不把工程交给香港万利有限责任公司筹建。
    这三天中,虽然我与婉君腻在一起从未出户,但给我传递信息的、向我反映情况的、进行案情举报的电话却一个接着一个。婉君偎依在我的怀里,崇拜地看着我接听一个又一个电话,红扑扑的脸上始终荡漾着幸福而又自豪的微笑。
    有关我和婉君的信息:
    在外地来电:据他在镇德医院的朋友讲,朱铮被我打伤后,其舅父前去探视,责骂他不该鲁莽行事,结果鸡飞蛋打。27日中午,万青、大军、席海峰几人汇集到朱铮的病房,紧闭房门商量着大事。最后叮嘱我,“大哥,这些人在黑道上有一定实力,你决不能掉以轻心。”
    来电:唐总裁上午去了市政府找到了庞市长,两人似乎谈得很不愉快。回来的路上,唐总裁在车上少有地骂了一句脏话:“真他妈的一帮畜生。”
    吴鸿来电:哥们,你可帮大伙解气了,不过你揍的这个畜生有点轻,砸他个腿折胳膊断的,看他还招摇不招摇。吴鸿最后补充说,“天仁集团可能要进行大的机构调整,看来唐总裁要动真格的了。”
    雪儿来电:哥,祝福你们俩,终于走到一起了。你让婉君姐接电话。
    婉君接过我的手机,与雪儿聊了半天,最后雪儿决定五一节过后再回来,好给我们一个“恩爱”的空间。
    有关天仁集团反倾销成功的信息:
    陈嘉禾来电:“莫顾问,我们成功了。唐总裁让我代表公司全体员工谢谢你。公司下一步的发展还请你多出谋划策。”
    人民日报海外版刘涛来电:“哥们,你们反倾销成功的信息我们也给刊登了,下次有做广告的好事想着哥们点。”
    天津中源国际贸易公司王龙发来短信却提醒我注意一个新的情况:“老兄,赶走了倾销品,小心走私货!!!”
    有关立交桥坍塌的信息:
    沈春丽来电:“你个小没良心的。别有了新欢忘了旧爱,董晴这几天可不对劲。抽空给她打个电话安慰几句,也算你有良心。对了,镇港高速立交桥坍塌了,你若接到反映情况的电话帮我记着点,我们的采访车被警察给拦下了,根本不让进入现场。”
    29日晚某村民:“记者同志,市里公布的死亡数字不对呀,我们村的建筑工就死了两个,晚上刚火化完偷偷运回来了,他们不让对外说。”
    30日凌晨,某人在街边电话亭打来电话:“莫记者,请你查一下立交桥的原始施工设计图,你一看就能明白坍塌的真正原因了。”该人说完后不等我询问立即挂断了电话。
    此时,婉君正躺在我的怀里,一脸妩媚地看着我,“哥,你好酷啊,这么多人向你提供信息,你快赶上……”婉君正思索着可以与我攀比的大人物,突然大叫,“别摸我,痒。”她雪白的身子在我的怀里快乐地扭动着……
    30日早上,我决定提前返回省城,带婉君去拜见二老。我给肖妈妈提前打了一个电话,肖妈妈听说我要带一个女孩子回去,立即高兴地答应休班在家等我们。
    临行前,我通过电话向董晴请假。这是出事之后,我第一次与董晴通话。
    “董站,我想今天回省城。”
    董晴平静地回答,“回去吧。”
    我握着话筒静静地等待董晴下边的话,可电话那头一直没声音,就这样我们沉默了足足一分钟,我鼓足勇气打破了僵局。“姐,我和婉君谢谢你。”
    董晴没说话,轻轻地放下了电话。
    婉君悄悄走了过来,“哥,董姐姐是不是特别恨我?”
    “她为什么要恨你。”我揽过婉君,故作轻松地亲了她一口。
    “董姐姐也很爱你,可我,可我把你抢了过来。”婉君低下头忧郁地说。
    我抬起婉君的下巴,坚定地注视着她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婉君,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最爱,你不要再有任何的顾虑。”
    婉君幸福地嗯了一声。
    我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老婆,走,我带你去见公婆。”
    婉君举起粉嫩的小拳头捶打着我的胸膛说:“你坏死了,什么去见公婆,我们还没结婚呢。”
    在去省城的路上,婉君做着幸福的小女人。她紧紧搂着我的右胳膊说什么也不乐意松开。
    “怎么一刻也离不开老公了?”我逗婉君婉君开心地回答道:“我就离不开你了,怎么着吧?!”
    “你松一下手,我换一下档。”
    “你踩离合,我给你换。”婉君帮我推上一个档位,“你开慢点,我想与你多待会儿,到了你家,我们又不能在一起了。”
    “等老人睡了,你再偷偷溜进我房间去。”
    “切,我才不想让老人们以为我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呢。”
    婉君像变戏法似的从挎包里掏出一张光碟放进播放器,赵节的《我的最爱》轻轻响起。
    为什么爱你总爱得那么无奈,为什么月亮升起我总在期待,等阳光灿烂,等花开成海,再次与你同攀那座山。
    可是你始终没扣响我的门环,可是我依旧是只没港湾的船。
    盼你快回来,盼船儿靠岸,星月之下,我把你呼唤。
    也许会有一天,你转回头来,轻声地说,我是最爱。
    祈祷着那一天,会早些到来,柔柔地你拥我入杯。
    那一天我将让你快乐开怀,那一天我的烦恼忧愁都不在。
    看蓝天大海,看晨雾散开,你就是我一生中最爱。
    在我不接受婉君的日子里,她每天晚上都听着这首歌流着泪睡去。她是多么渴望我能转回头来,拥她入杯,轻轻对她说“你是我的最爱”。这一天她终于等到了,终于可以与我牵手,终于可以永不分离了。
    歌声中,我伸手紧紧地握住了婉君的小手,她流着幸福的泪水,紧紧抱着我的手臂。
    我的车驶进市委家属大院,婉君突然紧张起来。
    “如果伯父伯母不认我怎么办?”她惶恐地望着我。
    我故作神秘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自信满满地说:“一会儿我妈妈见了你,肯定疼你都疼不过来。”
    “为什么这么说?”婉君疑惑地随我下了车。
    我乐而不答。
第一百一十八章 母女情深
    《驻地记者》第一百一十八章母女情深(播音员哥们余阳同志,你广播我的《驻地记者》不要紧,但你最起码讲一下作者是“首越”好吗?另外,请与我联系一下,有家广播电台想用一下母带。我qq704200575)肖妈妈听到开门声,高兴地从客厅里迎了出来。
    自我去镇州以后,这是第一次回家。在镇州的第一个假期,也就是元旦,我因帮天仁集团策划活动,不得不留在了镇州;第二个假期是春节,却因突降大雪把我困在了董晴家。春节过后,我本想回来看望老人,却因受伤怕老人担心,就一直没敢回来。肖妈妈自从肖菲走后,把所有的爱全部倾注在了我的身上。她多次打算去镇州看我,却被肖爸爸阻止了。肖爸爸怕肖妈妈的探望引起别人的注意,对我执行任务产生不利。这次我带婉君回家,也是打探到肖爸爸不在家才偷偷跑回来的。
    “妈,你看我给你带谁回来了。”我高兴地把婉君推到她面前。
    “伯母好!”婉君急忙乖巧地向肖妈妈鞠了一躬。
    当肖妈妈的目光聚集到婉君身上时,身子不由地颤抖了一下。如果不是我提前告诉她要带一个朋友回家,她可能真的以为是菲菲回来了。在回省城之前,我特意给婉君进行了精心的打扮,她现在的造型无疑就是第二个菲菲。
    肖妈妈一把搂过婉君,高兴地左看看右看看,满脸都是欢喜。
    “妈,你看够了没有,我们早上还没吃饭呢?”我笑着提醒肖妈妈。
    肖妈妈,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女强人,见到自己的“女儿”后,竟然失去了女强人应有的镇静,拉着婉君的手一直不肯松开,无比欢喜地把婉君领进了客厅。
    从目前的情景来看,在肖妈妈这里已经不存在认不认婉君的问题了,恐怕还要催促我赶紧结婚呢。自菲菲离去后,肖妈妈虽然看得比较开,但菲菲毕竟是她唯一的女儿,是她的心头肉。她虽然在我面前很坚强,并鼓励我从失去菲菲的阴影中走出来,重新寻找幸福,她自己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暗暗流泪。这次婉君的出现,肯定给老人带来了新的欢乐、新的希望、新的幸福。
    趁肖妈妈去厨房做饭之机,我带婉君熟悉各个房间。来到菲菲的卧室,当婉君看到摆在床头的菲菲照片时,她愣住了,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与菲菲长得如此的相像。婉君眼里有些湿润,她小心翼翼地把菲菲的照片抱在胸前,扭头对我说:“哥,明天带我去给姐姐扫墓好吗?”
    我感动地把婉君揽进怀里,轻声说:“婉君,谢谢你。”
    午餐很丰富。
    我倚在餐厅门口,看着婉君正笨手笨脚地帮肖妈妈摆放碗筷。婉君一回头看见我正偷笑,立即扬起手中的筷子做了个鬼脸。
    “真是个小笨蛋”,我轻轻地走过来,悄悄地说:“结了婚,恐怕在家里吃不上你做的饭了。”
    “哼!”婉君一掐小腰,俏脸一扬,“不会做饭我还不会学吗。”
    肖妈妈正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我们俩斗嘴的样子开心地笑了,“谁生下来什么都会做,不都是学的嘛。”
    “我也要学菲菲姐那样烧上一手的好菜,馋死你。”婉君把心底的想法顺口说了出来,可她说完,马上意识到说走了嘴,担心地看了肖妈妈一眼。
    肖妈妈没想到婉君竟然对菲菲如此的熟悉,而且称呼“菲菲姐”时又是那样亲切,更是从心底喜欢上了婉君。“友明,婉君比你小,以后你要多让着她点,不然我可不饶你。”肖妈妈语气严厉,却是满脸的开心。
    肖妈妈这时百分之百地认可了这个儿媳,当着儿媳的面开始“教训”起儿子来了。
    婉君高兴地向我吐了吐舌头,她那顽皮的模样把一家人逗得开心地大笑起来。
    我伸手捏了块烧鸡腿放进嘴里,“妈,我爸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
    “去广州了,大概十天后才能回来。”
    “我老姨呢,她中午回来吃吗?”
    “她和你爸一块去的。”
    “怎么他俩搅和到一块去了?”
    “我也不清楚。这几天他们叽叽咕咕的也不知谈些什么,可能是一个案子的事,我也没问。”
    肖妈妈开了瓶红酒,帮我们倒上。我与婉君一左一右地坐到她身边,举起了酒杯。
    “妈,祝你开心快乐!”
    “伯母,祝你身体健康!”
    肖妈妈幸福地看着她的一双“儿女”,高兴地饮下了这杯甘甜的美酒。
    五一节上午十点,东方购物中心内人山人海。明智的人们已不再盲目地在长假期间外出旅游,而是精明地选择购物。每个长假期间,商家都会推出各种让利产品吸引得众多消费者趋之若鹜。
    经过这短时间的相处,婉君在肖妈妈面前已不再拘谨,她也感觉到了肖妈妈是真的喜欢她。心情大好的婉君乖巧地挎着肖妈妈的胳膊走在前面,她窈窕的身材,俊俏的面容,着实引来众人羡慕的眼神。
    就在今天清晨,我与婉君背着肖妈妈偷偷去了菲菲的墓地。一到墓地,婉君再也没有了顽皮的笑容,她虔诚地帮我清理着坟头的乱草,并采来许多鲜花撒在墓地周围。婉君白嫩的小手被荆棘扎出了血,我劝她不要干了,她却坚定地摇摇头,又跑前跑后地忙碌着。
    火红的太阳越过山头,把温暖的阳光铺洒到墓地的山坡上,一对快乐的小鸟飞到菲菲墓地的鲜花中叽叽喳喳地唱了起来。婉君突然跪在菲菲墓前,双手合十,默默地祈祷着。我站在婉君的身后,深情地注视着婉君,这一刻,我的菲菲和婉君合二为一了。
    返城的路上,婉君又把《我的最爱》这张光碟放在播放器里一遍一遍地听着,她出现了自我们认识以来少有的宁静。
    “哥,”婉君扭头看着我,清澈见底的大眼睛不染一丝杂尘,“你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像姐姐才喜欢我的?”
    我注视前方,不敢看婉君那清亮的眼睛,更不敢回答她的问题,我怕这个敏感的女孩受伤。
    我们俩暂时沉默了。只有车载音响内,歌声轻柔地唱着:
    ……
    那一天我将让你快乐开怀那一天我的烦恼忧愁都不在看蓝天大海,看尘雾散开你就是我一生中最爱……
    过了好一会儿,婉君目视前方,无比坚定地说:“哥,不管你是把我当成菲菲姐也好,还是真的爱我也好,你永远是我的最爱。只要你不抛弃我,我会一辈子在你身边,像姐姐一样疼你、爱你。”
    我感动地抓住了婉君冰凉的小手,紧紧地握着,婉君无限温情地靠在了我的右臂上。
    “婉君”,我把车停靠在路边,托起她已是泪痕的双脸,认真地回答道:“在一开始,我确实是因为你长得像菲菲才喜欢你,但在后来的接触中,我发现你与菲菲一样,是一个善良、温柔、有爱心的女孩,你敢爱敢恨,敢为自己心爱的人奉献一切。再到后来,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你了,尤其是看到你出事的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我恨不能时光倒流,从一开始就接受你的感情,不让你受这样的伤害。婉君,你知道吗,在菲菲的墓前,我发现自己爱你如同爱菲菲一样,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生命中的唯一。婉君,嫁给我吧。”
    两行热泪流淌在婉君幸福的笑脸上。我们再次深情激吻。
    回到家中,肖妈妈早已起床,看着我们满身泥土地回来,立即明白我们去了哪里。她突然担忧起来:这又是一对痴男情女,上天可一定要保佑这两个孩子啊。
    吃完早饭,在婉君的提议下,我们一家人高高兴兴地来到东方购物中心。不用猜,婉君一定是想给肖妈妈购置礼物,讨老人家欢心。
    在婉君和我的引导下,肖妈妈被我们“挟持”到中老年专柜前,婉君施展出软磨硬泡的本领,终于说服肖妈妈脱下了她常年穿着的职业装,换上了一套靓丽的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