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驻地记者-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在婉君和我的引导下,肖妈妈被我们“挟持”到中老年专柜前,婉君施展出软磨硬泡的本领,终于说服肖妈妈脱下了她常年穿着的职业装,换上了一套靓丽的中年女性时装。肖妈妈站在试衣镜前,自己眼前也一亮,她本身就是一个美女,在这套昂贵的时装包装下,更显超凡脱俗,雍容华贵。我急忙偷偷跑到银台交款。回到专柜前,只见肖妈妈正迟疑地看着标价。
    “太贵了,我再打扮也是老了,还不如买些便宜的服装穿着舒服。”
    “我们把钱已经交了,你就穿着吧。”婉君急忙阻止。
    服务员急忙接过话茬儿,“大姨,你看你女儿多孝顺啊,你就成全了孩子的孝心吧。”
    “大姐,错!”我怪模怪样地出言制止,“应该这样说,妈,你就成全了儿媳妇的孝心吧!”
    服务员不假思索地立即学着我的话顺口说道:“对对对,妈,你就成全了儿媳妇的孝心吧。”
    周围正挑衣服的其他顾客闻言大笑起来,服务员这才明白被我带沟里去了,不由羞得满脸通红。
    “哥,你就坏吧。”婉君一边乐,一边拽起肖妈妈走人。
    肖妈妈也乐着半批评半骄傲地说:“这孩子,从来没个正形。”
    一上午,肖妈妈被我们拽着转遍了所有中老年专柜,衣、帽、鞋、袜及化妆品买了一大堆。起初,肖妈妈批评我们乱花钱,但经不住婉君的“甜言蜜语”,到后来干脆开心地享受起儿女们的孝心。
    从东方购物中心出来,路过一家金店,肖妈妈停下脚步,认真地对我说:“你带婉君去挑个钻戒,是我这个当妈的心意。”
    婉君闻言羞涩而又幸福地低下了头,偷偷地瞟了我一眼。
    我笑着挑逗婉君,“你还不赶紧改口叫妈,不然‘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一向胆子特大的婉君竟然羞红了脸,嘴里哼哼叽叽地向肖妈妈不知说了句什么,肖妈妈拉起唐婉君,笑着指着我怒骂道:“臭小子,回家看我不收拾你。”
    金店内,肖妈妈坐在长椅上休息,我带婉君挑选钻戒。
    “刚才你同妈说什么了?”我问。
    “就不告诉你。”
    “不告诉我晚上打屁屁。”
    婉君一听打屁屁,立即联想到了别的方面,红着脸低声说:“你再欺负我,我还去告状。”
    “你再告状,我就不给你买钻戒。”
    婉君看了一眼正低头拿样品的服务员,悄悄凑到我耳边,轻声说:“我刚才说,妈,我哥总想欺负我。”
    我气得大笑起来,这个鬼丫头,故意装作口误,把“总是欺负我”说成了“总想欺负我”,一字之差,谬之千里。好你个死丫头,故意向我身上泼脏水,难怪肖妈妈要回家“收拾”我。
    我正拿着钻戒给婉君试戴,有人在背后拍了我一巴掌。
    “哥们儿,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同婉君急忙回头。
    我大学同班同学孙志亮正挎着一个漂亮的女孩笑呵呵地站在我身后。
    孙志亮见到婉君,吃惊地张大嘴巴,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句,“肖菲?!”
    婉君宛然一笑,其神态更酷似菲菲,更把孙志亮惊得合不拢嘴。
    我搡了孙志亮一下,“发什么呆,我给你介绍一下,我女朋友唐婉君。”
    孙志亮回过神来,惊叹道:“怎么她们俩长得这么像,我还以为是活见鬼了呢。”
    “你会放人屁吗,”我笑着骂道,“这可是大活人。”
    孙志亮指着那个漂亮女孩介绍说:“这是我女朋友,冯丽娟。”
    大家相互认识后,孙志亮对冯丽娟说:“你赔着大嫂先挑着,我同大哥说点别的事。”
    冯丽娟嗲声嗲气地说:“好的老公,我等你。”
    我甩了甩冒出的鸡皮疙瘩同孙志亮向一个角落走去。
    我原本以为孙志亮打听唐婉君的事情,不料他一开口竟然求我帮忙购买五氟苯氰。
    孙志亮一毕业就去了一家私人化工厂,现在已是该厂的物资部副部长。这小子商业头脑灵活,又极善于钻营,很得老板赏识,听说正窥探部长之职。
    “大哥,这次你无论如何也要帮我这个小忙。”孙志亮央求说。
    “你怎么知道我能帮上你的忙?”我迷惑地问。
    “大哥,别装蒜了。你是天仁集团的顾问,现在又是唐总裁的乘龙快婿,弄点优级品的五氟苯氰还不是小菜一碟。”
    “你怎么知道我是唐总裁的乘龙快婿?”
    “我连这点事都摸不清,还在商界上混什么混!”孙志亮向唐婉君那边努努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女孩应该就是唐总裁的千斤吧。”
    我伸手在孙志亮的脑门上弹了个响指,“你小子真会投机啊!”
    孙志亮一边揉着脑门一边央求道:“大哥,你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帮我这个忙,我现在正竞争部长一职,如果这次生意谈成了,对我可大大有力啊!”
    我一沉吟,难道现在市场上缺货吗?不可能啊。在反倾销调查期间,各大经销商手里都有大批囤积货物,现在市场价格正处于高峰期,他们应该大批放货才对呀。
    孙志亮见我不说话,鬼脑子立即把事情想歪了,他凑上前来低声说:“你若能搞出优级五氟苯氰,我每吨给你千分之一的返点。”
    “什么返点?”我一时没明白孙志亮的意思。
    “就是回扣呀。”‘“滚。”我抬手又要弹他,他早有防备,抱着脑袋一下跳到旁边。
    我指着孙志亮骂道:“少拿你们的商业潜规则在我面前比划,你若再提返点,我真不帮你了。”
    “是,是,是。”孙志亮连忙应允。
    “过来,我问你个事。”我向孙志亮招招手。
    孙志亮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现在市场上缺货吗?你怎么非要点名要买天仁集团的五氟苯氰呢?”
    “大哥,你有所不知,现在天仁集团的优级品品质完全与美国的一样,市场价格却比美国产品低400元到500元,而且天仁集团的优级品每年只产6000多吨,并且只供给几个固定的客户,从不对外销售。”
    我有些不解天仁集团的营销模式,一样的客户为何两样对待,这样岂不遏制了市场开拓,不利于公司的发展。
    “大哥,你无论如何也要帮小弟一把。”孙志亮又央求道。
    “我试试看吧,如果成功,我立即给你打电话。”
    “谢谢大哥!”孙志亮高兴地给我来了个热情拥抱。我气得伸手狠狠地在他脑门上又来了个响指,这小子揉着脑袋跑了。
    唐婉君和冯丽娟各自选好了满意的钻戒。孙志亮急忙带着冯丽娟与肖妈妈打了声招呼离开了。
    付款时,肖妈妈坚决要出钱,她说这是她给婉君的礼物。我与婉君不敢再拗老人,只得同意。然而收银小姐却告诉我们有位先生已经付过了。
    肖妈妈很不高兴地问我:“友明,是不是你同学求你办事了?”
    “他求我买五氟苯氰。”我老实地回答。
    “把钱退给他。”肖妈妈生气地说:“你们同学之间怎么也搞这种交易。”
    “妈,你儿子是那种人吗。你放心好了,我下午就把钱退给他。”
    婉君见肖妈妈生气了,急忙上前搂住肖妈妈的胳膊,“妈,我哥真不是贪财的人。我们天仁集团给他的额外奖励他都没要,这点我可以证明。”婉君说的确为事实。上个月,天仁集团额外给了我十万元的奖励,被我退了回去。我的原则就是“该是我的,一分不能少;不是我的,一分也不要”。更为重要的是,天仁集团无缘无故地增加我的收入,这钱可不是好拿的。无功不受禄,受禄必有因。我可不想让天仁集团把我牢牢地套住,还是洁身自好,挣些干净的钱活得自由自在。
    肖妈妈完全相信了这位“儿媳”的话,高兴地拉着婉君向外走去。
    我急忙拎起大包小包,屁颠地跟在后边。
驻地记者。第一百一十八章 圈套
    《驻地记者》第一百一十八章圈套(播音员哥们余阳同志,你广播我的《驻地记者》不要紧,但你最起码讲一下作者是“首越”好吗?另外,请与我联系一下,有家广播电台想用一下母带。我qq704200575)我与唐总裁的谈话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他先从他在天仁化工厂(即天仁集团前身)当技术员说起,那时还是计划经济年代,工厂很不景气,连年亏损,工人们根本发不出工资。后来赶上改革开放,他承包了一个化工车间自己干,因他懂技术又懂管理,这个化工车间很快就发展了起来,并与镇州化工厂进行了分离。天仁化工厂因经营不善即将倒闭,这时时任工委主任的庞振江找到他,劝说他接手天仁化工厂。为了彻底盘活天仁化工厂,庞振江让一家国营化肥厂给天仁化工厂作担保,从银行贷来大笔资金,有了资金的注入,再加上唐世豪的精明决策,天仁化工厂很快扭亏为盈,大踏步地发展起来。他们先是扩产改造,后又接连上了新项目,近几年五氟苯氰的投产,又给天仁注入了新的生机。在扩改造及上新项目期间,庞振江更是给予了大力支持,不仅设法帮他在银行取得大笔贷款,还亲自进省跑京为他们争取各种优惠政策。庞振江也因天仁集团的发展赢得了赫赫业绩,并一路提升到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市长之职。
    唐世豪很坦然地说,如果没有庞振江的帮助,就没有天仁集团的今天。他到什么时候也忘不了庞市长的恩德。
    我静静地听着唐世豪的回忆,同样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发自内心地尊敬这位化工行业的老前辈,同样也为庞振江市长感到惋惜。
    唐世豪又点上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稳定着自己的情绪,他疲惫地靠在椅子上叹了口气,开始痛苦地讲述着令人震惊的秘密。
    “朱铮并不是庞市长的外甥,而是他的私生子。庞市长的爱人一直不能生育,工委的一个女职员为庞振江生下了这个孩子。庞市长背着他爱人把这孩子交给他姐姐抚育,取名朱铮。这件事我也是在庞市长提亲时才知道的。也正是因为这个朱铮,庞振江当上市长后开始变了,变得极其贪财。我每年都要给他红包,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可他并不满足,最后在天仁集团抽走了百分之十的干股,并让朱铮进入销售公司,目的是日后参与公司的管理。
    我起初并不反对与庞家的这门亲事,因为庞市长是我们家的恩人啊,我们镇州人讲个‘义’字,无论到什么时候丢了‘义’字都要被人唾骂。可后来发现朱铮这孩子太不争气,真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我不得不开始应付庞市长,因此我们俩也慢慢疏远了。”
    唐世豪吸了口烟,又接着说:“你来镇州后,婉君喜欢上了你,为了试探你的能力,我才让你给公司进行企业宣传策划,而后又聘任你为企业顾问。你没有让我失望,确实是一个商业奇才。现在公司又到了生死攸关的关头,庞市长被双规了,他极有可能会供出我对他的行贿,现在行贿与受贿同罪,我也免不了牢狱之灾。”
    我的手指被烟头烫了一下,手一抖,烟头掉在了地上。
    唐总裁看看我,接着说:“我今天之所以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你,目的只有一个,我入狱之前,想为企业找一个合适的接班人。”
    我紧张地望着唐总裁。唐总裁坐直身子,目光坚定地望着我说:“我心中最理想的人选就是你。”
    我再次吓了一跳,急忙说:“唐总裁,这万万使不得。陈总是常务副总,又为你执掌企业这么多年,他才是最合适的接班人。”
    “陈嘉禾是我一手带起来的,我对他最了解,他干些具体工作还行,但要驾驭一个企业,他缺少开拓性思维,更没有闯劲。”
    “那其他人呢?”
    唐总裁见我一再推辞,有些不高兴了。他的语气慢慢变冷,“我与其他人非亲非故,这种时候,我会放心地把企业交给别人吗。”
    我低头不语,这个担子太重也太突然了,尤其在这种非常时期,我不敢贸然地去趟这股浑水。
    唐总裁站起身,在纸上写了几个大字,慢慢平静下来,他用一种冷静的口吻却说出了让我不寒而栗的两个选择。
    “你若想与我女儿结婚,就只能接手这个企业;你若不接手这个企业,我女儿只能出国定居。我给你两天时间考虑,这两天你不要打扰我的女儿,你回去吧。”
    这一夜我彻底失眠了,唐总裁给我的这两个选择,将我逼至两难的境地。现在肖爸爸正查办镇州这起案子,很显然已涉及了天仁集团,如果我恰恰在这时接手天仁集团,岂不让老爷子左右为难,更要命的是,那些不明真相的百姓们又会如何评论他?因我的自私却毁掉老爷子一辈子的声誉,我能这样做吗?
    如果我不接手天仁集团,那么婉君定会被她家人押至国外定居,我们俩还有牵手的可能吗?
    第二天上午九点,我正想去记者站,突然接到的电话。
    “大哥,唐婉君是不是要出国?”
    “你怎么知道的?”我大惊。
    “先别问我如何知道的,我问你是不是确有此事?”
    “可能要出国,但现在还不确定。”
    “你知道与她一同出国的人是谁吗?”
    “谁?”
    “朱铮。”
    我彻底蒙了。
    “健子,你到底从哪得来的消息?”
    “我今天到航空代售处找老乡去给行长买机票,我老乡告诉我的。”
    “他们什么时候走?”
    “后天凌晨四点,北京国际机场,目的地是澳大利亚。”
    挂断的电话,我的脑子突然清醒过来,一个可怕的推理在脑海里闪烁着。
    唐总裁给我两天的时间考虑是否接手天仁集团,如果我不接手,那么后天凌晨婉君就会与朱铮双飞澳大利亚定居。可唐总裁并不看好朱铮,为什么在我不接手天仁集团后又要把女儿许配给朱铮,仅仅是因为报恩吗?决不是!一定是唐总裁受到了庞家的严重威胁。可庞振江已被双规,他还会对唐世豪产生什么致命的威胁呢?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庞振江一定握有唐世豪的重大秘密,这个秘密足以治唐世豪于死地。而这个威胁,也只有我接手天仁集团才能帮他化解或是减轻,因为我是省委秘书长的养子。
    我拨打婉君的手机,手机已关机;拨打她家电话,电话也无人接听;我又开车去她家的别墅,任我喊破嗓子,大门仍然紧闭。我想尽办法去打探婉君的下落,想把她带离这个复杂的旋涡,可她突然消失了。
    下午,我去了天仁集团财务处。
    肖玉茹见我进来,小声问我:“找到婉君了吗?”
    我摇摇头。
    肖玉茹迷惑不解地问:“唐总裁今天也不在,是不是他家出什么事了?”
    我再次摇头。
    肖玉茹自言自语道:“怎么今天感觉怪怪的,公司像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似的,李处长也快一天没露面了。”
    这时,销售公司代强急匆匆走进来,“小肖,李处长还没回来吗?”
    “没有。”肖玉茹说。
    “等他回来,你告诉他赶紧把美国的甲苯货款付了。”
    “他知道是哪批货款吗?”肖玉茹很负责地追问了一句。
    “你一提甲苯,他就明白。”
    代强向我点点头,打了声招呼又急匆匆地走了。
    “你们怎么还从国外进口甲苯,国内不是有好多生产厂家吗?”我问。
    “我也不清楚他们在倒腾什么,明明每月从国内生产厂家进货,他们却还花巨资从国外进口,也不知图个啥。”
    我随手翻看了一下肖玉茹桌子上的财务报表,一下子愣住了。财务报表显示,天仁集团每月从山东石化公司购进甲苯600吨,也就是说这600吨甲苯已完全满足了生产需要(纯五氟苯氰耗甲苯0。65吨),天仁集团为何还要进口甲苯呢?
驻地记者。第一百一十九章 惊变
    《驻地记者》第一百一十九章惊变(播音员哥们余阳同志,你广播我的《驻地记者》不要紧,但你最起码讲一下作者是“首越”好吗?另外,请与我联系一下,有家广播电台想用一下母带。我qq704200575)5月6日晚。
    明天我与婉君就要返回镇州,肖妈妈真有点舍不得我们回去,可是“官差不自由”,她也没有办法。当晚,肖妈妈与婉君大包小包地整理着我们需要带回的物品。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肖妈妈与婉君已情同母女,他们俩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在我们回来的第三个晚上,肖妈妈干脆让婉君搬到了她的房间,这母女俩一直聊到天亮。不过婉君再聪明伶俐,也有露怯的时候。有一次肖妈妈问起婉君的父母对我们婚姻大事的态度时,婉君不自然地流露出一丝忧伤。肖妈妈看到眼里,记在心里,没有点破,自此再也没有重提这个话题。在谈话期间,婉君把她了解到的我在镇州发生的事情详细地汇报给肖妈妈,但机灵的婉君隐瞒了我与朱铮争斗之事。肖妈妈一边惊讶我在镇州短短时间里做出的“丰功伟绩”,一边暗暗责骂肖爸爸和叶阿姨对她隐瞒了我受伤的事情。她叮嘱婉君要随时向她汇报我的情况,并一定规劝我以后不要鲁莽行事。婉君一一应允,并承诺一定会好好照顾我的饮食起居。肖妈妈高兴地不得了,真恨不得让我赶紧把婉君娶进家门。
    婉君与肖妈妈收拾完行李,便去了洗澡间。肖妈妈向我使了个眼色把我叫到她的卧室。
    关上房门,肖妈妈严肃地问我:“你们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
    “没有啊?”
    “婉君的父母是不是不同意你们的婚事?”肖妈妈问。
    见肖妈妈已觉察到这件事,我不得不把与朱铮发生打斗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详详细细地告诉了肖妈妈。
    肖妈妈听完我的讲述,气得一拍梳妆台,“这个庞振江真是胆大包天,难怪省委正在暗查他的所作所为。”肖妈妈一生气,说出了她无意间听到的肖爸爸和叶阿姨的谈话。“孩子,你不用怕他们,他们这伙人也嚣张不了几天了。不过我最担心的是婉君父母的态度。如果她父母不同意这门亲事,你打算怎么办?”
    “我带她来之前,已与唐总裁通过电话,他没有反对我娶婉君。”
    在来省城的那天早晨,唐总裁给我打电话时,虽然我们谈的不是很愉快,可唐总裁并没有反对我娶他的女儿,甚至可以说,是他逼我说出要娶唐婉君这句承诺的。在我看来,我与婉君的婚事最大的阻力还是来自于她妈妈。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婉君的妈妈突然极力地撮合婉君嫁给朱铮?难道仅仅是因为朱铮的舅父是庞市长吗?如果真如肖妈妈所言,庞振江倒台指日可待。到那时,婉君的妈妈会不会改变态度,同意我与婉君的婚事呢?
    肖妈妈思索了一会,问我:“我找个人出面给你们保一下媒,也许效果好一点,你看怎么样?”
    “谁能给我们当媒人?”我疑惑地问。
    “高强这人怎么样?”
    “高强?!”我惊讶地看着肖妈妈,“这人与庞家走得很近,他怎么会给我们保媒?”
    肖妈妈一乐,“以我对高强的了解,你看到的可能是假象。我猜想高强接触他们是省委委派他这样做的。”
    肖妈妈不愧为女中豪杰,她从肖爸爸那里无意中听到的只言片语,已经推断出高强在“镇州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
    不过肖妈妈的话让我着实大吃一惊。如果高强与庞市长的交往是为了对其进行调查,那么董晴在高强的劝说下与丛忠生修好,难道也是调查工作的需要?若真是这样,我岂不是冤枉了董晴。我刚刚产生一丝懊恼,立即被自己的理智给压了回去。我现在已拥有了婉君,我与董晴的这场“误会”就让它当作上天的有意安排吧。也许我与她真的是有缘无分。我决不能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
    肖妈妈看到我一系列的表情变化,有些担忧地问:“高强的表妹董晴是不是与你也有感情?”
    “曾经有过,但现在不会了。”我认真地说。
    “你能想清楚就是好孩子。”肖妈妈认真地说:“你既然选择了婉君,就不要伤害她。无论你将来面对什么样的灾难,你一定要保护她,疼爱她。我看得出婉君是个好孩子,她也很爱你。妈希望你们能早日走到一起。”
    “妈,我会的。”我同样认真地说。
    我见肖妈妈亲口说出这样的话,心里十分高兴。可我忽略了肖妈妈担忧的眼神,她此时已根据肖爸爸的只言片语及我们向她讲述的镇州市的情况,隐约猜到了她最担心的事情。
    当我与婉君先后睡下后,肖妈妈拨通了肖爸爸的手机。
    “老肖,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肖爸爸正在一间会议室与大家讨论着案情,他见肖妈妈这么晚了还给他打电话,不由担心地问:“我在开会,出什么事了?”
    “家里有点事,你能不能出来接个电话?”
    肖爸爸一听家里有事,急忙走出会议室。
    “我出来了,你说吧。”肖爸爸走到走廊尽头,小声说。
    “友明领回了一个叫唐婉君的女孩。”肖妈妈试探着问。她心里明白,如果她直接问天仁集团会不会也涉及“镇州案件”中,肖爸爸决不会向她吐露半个字,她只能旁敲侧击地探听一点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