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驻地记者-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背起董晴后,我心里不由大呼上当。这姑奶奶把救生衣垫在她的胸前,把前胸与我的后背隔开,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脖子。我后背没有品尝到ru鸽的滋味,却被救生衣里的硬板搁得生痛。
    我双手牢牢托起她的臀部,心里不由暗笑,小样,你这叫顾此失彼,照顾了上边,还是丢了下边。
    边走边想,嘴里哼哼起一个顺口溜“姐夫背妻妹,妻妹向下摸,问是啥东西?答曰坏家伙。姐夫反问她,你那是啥货?妻妹半含羞,这是派出所,专逮坏家伙!”
    董晴扒到我耳边问:“你刚才嘴里嘟囔的什么?”
    “没嘟囔什么啊?”
    “那你刚才想什么了?”
    “你想什么我就想什么了?”
    “流氓!”董晴狠狠地捶了我肩头一下。
    “喂,不要冤枉人好不好。我心里是很纯洁的,你自己如果不纯洁了才会想像我不纯洁。”
    “你纯洁吗?那你怎么脸红。”
    “我脸红吗?我不纯洁时一向脸白。”
    “不纯洁时脸白?”董晴疑惑地问。
    “我不纯洁时,血都跑下边去了。”
    董晴一时没明白过是什么意思来,过了好半天,突然一声不吭地抻出柔软的双手狠狠地拧住了我的两个耳朵,气得骂道,“到什么时候狗嘴里也吐不出象牙。”。
    我背着董晴走了不到一公里,就迎上了抢险指挥部派过来的车。我赶紧把董晴放在前排座上,自己也上了车。
    越野车很快驶进了抢险指挥部。
    指挥部里,人来人往,乱而有序。
    往日宽敞的会议室,如今显得格外窄小,进进出出的工作人员,加上一个接一个的电话铃声,使空气凭添了一股紧张气氛。
    我们很快与镇州市委宣传部的同志们接上了头,并从他们那里拿到了最新的《灾情通报》。
    十分钟后,我与董晴把定南县的最新消息发回了报社。
    《定南县七万群众已全部安全撤离。洪峰将于今日傍晚六时到达该县》(本报记者董晴。莫友明)记者从定南县抢险指挥部获悉,截止到今日下午4时,定南县泛区内53个行政村,7万余名群众已全部撤离,目前群众的临时安置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之中。
    ……
    ……
    把消息传给报社后,我把董晴扶到了抢险指挥部的临时医务室。医务室的大夫都是定南县人,他们十分热情地给董晴进行医治。
    我站在医务室门口正想点烟,却听到另一个房间里两个小护士的谈话。
    “你们村上的人都出来了吗?”
    “应该都出来了,我刚打电话问我爸爸了。你们村呢?”
    “我们村好像出来的不多,听说都跑村后大土山上去了。”
第四十三章 紧急撤离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四十三章紧急撤离我吸完烟回到临时医务室。
    大夫们仍在给董晴按摩,他们的按摩手法与正规的中医推拿相差太远,简直就是小儿科。
    我站在临时病床前开始与董晴商量下一步的打算。
    我率先提出了个人的想法:“我们俩兵分两路,一路盯在抢险指挥部,随时汇总各处上报的灾情信息;一路去实地采访,了解灾民的真实情况。鉴于你有脚伤,你就担任第一路吧。”
    董晴只能点头同意。
    “今晚八点,抢险指挥部召开抗洪抢险调度会,如果我赶不回来,你就去参加。”我接着说,“我的手机还在水利局的吉普车上,等他们来时不要忘了给我拿下来。”
    董晴叮嘱我了几句,我随口答应着就走了出去。
    在我走后,董晴盯着屋顶沉思起来。她从我的谈话里敏锐地感觉到我有事情瞒着她。她知道我这人一向新闻敏感度特别高,总能在别人还没发觉时却能找出新闻敏感点,抢出独家报道。我曾经同一个挑着茶担沿街卖茶叶的温州人攀谈,从那人嘴里得出信息,结果整出一篇经济述评——《温州人看省城的商品一条街》,这篇述评竟然引起了省领导的重视,专门组织了一个考察团去了温州。
    从董晴那里出来,我急忙去了抢险指挥部会议室,在那里找到了镇州市水利局的吴应新局长。
    吴局长听完我讲的情况后,立即向市领导进行了汇报。
    市领导马上派人找来了那两个护士。
    那个小护士结结巴巴讲完村里的情况后,市领导火了。
    “火速派人去土台村把村民接出来,少了一个我扒了你们的皮。”电话中,市领导向土台村所在乡的书记叫骂着。
    摔了电话,这位市领导立即下令所有人员分村包干,再一次查看是否还有没撤离的群众。
    一大屋子的人立时散去,各自奔向自己的承包村。
    我盯准了去土台村的那位干部,同他一起坐上快艇向土台村冲去。
    行进中,这位姓马的干部抱怨道:由于多年没见过洪水,倒是年年干旱,去年为防洪也曾动员村民撤离,但洪水没有来。今年再动员老百姓撤离,他们根本不相信。今天上午,在干部们苦口婆心地劝说下他们才全部撤了出来,可等到中午没见洪水来,天又下这么大的雨,一定又偷偷跑了回去。
    快艇行进了约二十分钟后到达了土台村。
    我与马干部走进村后,一下子傻了眼。
    这个村至少还有上百名村民没有撤离,而且多数是妇女和老人。
    这些人正从各自的家中把大大小小的物品向村后一个很高的土台上搬运。(当地人竟然把这个土台称为土山!)我拉住一位老大爷问:“大爷,洪水马上就要来了,你怎么还不撤到大堤上去。”
    大爷很自信地说:“别听他们胡说,去年都搬了好几回,也没来洪水,倒是把地里的庄稼都旱死了。”
    “这次是真的,上游下大雨造成了山洪暴发,水库不得不开闸泄洪。”
    “都说上游有水库,那他为什么天旱时不放水,涝了却淹我们?”大爷气愤地问。
    老大爷的问话让我一时无法回答。上游的这两大水库平时主要供给省城饮用,水库若在天旱缺水年份,按现在这个流速向下游放水,相当天每分钟放出一辆“桑塔纳”。
    这就是市场经济!
    老大爷见我不说话,略带气愤地说:“你们这些干部,就知道跟着瞎起哄,真关心老百姓的话,给我们发点化肥。”
    马干部走了过来,“老人家,这位是省报社的大记者,你跟人家说化肥的事干什么,你还是带大伙撤离吧。”
    老大爷一把抓住我的手,“你真是省报社的?”
    “是的,大爷。”我认真地点点头。
    “那我刚才对你说的话…”
    “行了大爷,人家不会往心里去。”马干部见老大爷唠叨没完,有点着急。
    “我让他一定往心里去!”老大爷提高了嗓门,“小伙子,你把大爷的话在报上叨叨、叨叨(“叨叨”——报道),也让那些当大官的人知道我们的心思。”
    我认真的点点头,“大爷,我一定帮你‘叨叨’一下。但是,现在你一定要相信我,这次洪水真的很大,你能不能撤离到大堤上去。”
    老大爷直起腰开始喊起来:“老马家、小四他娘、四狗子快跟着船撤到大堤上去,洪水真的要来了。”
    老大爷的号召力很大,一大帮村民很快向快艇聚去。
    第一艘快艇满载村民向大堤驶去,第二艘快艇又赶了过来…
    …
    村民已越来越少,现在只剩下二十几个妇女和这位老大爷。
    距离洪峰到来的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而最后一艘快艇却只能装走20人。照此计算,今晚肯定有人不得不留在土台村!
    在人们焦急的等待中,河岸上出奇的寂静。
    远处快艇“嗡嗡嗡”的声音随风传来,竟能激起人们紧张的心跳。
    随着快艇由远到近,我突然看见一个熟悉身影也在上边。
    董晴!!
    老天爷,她这时来这里干什么?!
第四十四章 滞留土台村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四十四章滞留土台村董晴下了快艇,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
    董晴在我走后,虽然敏锐地感觉到我一定又发现了重大事情,但她思来想去,还是有点莫名其妙,我们俩始终在一起,我怎么会突然就嗅出了重要情况。董晴同时感觉到,这件事情一定很危险,不然我临走时不会半点口风也不给她透露。
    她不顾大夫的阻拦,一瘸一拐地奔到抢险指挥部会议室。
    会议室里,镇州市庞振江市长正在伏在桌子上看定南县地图。
    “庞市长,发生什么事了?”
    “土台村还有没撤出来的群众。”庞市长认识董晴,“小董啊,你腿怎么瘸了?”
    “我没事。”董晴急忙又问,“省报的莫记者去哪里了?”
    “哪位是莫记者?”庞市长问。
    “刚才和我在一起的那位。”
    “没注意。”
    因为我没带手机,董晴无法与我联系,同时她又不敢确定我是否去了土台村,只能忍着巨痛自己前往土台村采访。
    等她一瘸一拐地奔到大堤上时,去土台村的快艇早已全部出发。再后来,她只能赶上这最后一班快艇前往土台村。
    董晴却不该疏忽,洪峰大约再有半小时就到了。如果群众不能全部撤离,她同样会被洪水困在土台村。
    董晴在快艇上远远就看见了我,长长出了一口气,暗自高兴我抓住了这条重要报道。
    她爬下快艇,一瘸一拐地向我这这奔来,远远地听到我一声怒吼:“你过来干什么,赶紧给我回快艇上去。”
    周围的老百姓都吓了一跳。大家都把目光投向我们俩个。
    “我过来采访,管你什么事。”董晴毫不犹豫地回了我一句,竟然走到马干部跟前装模作样地采访起来。
    董晴气恼我这么大的事不同她通气,现在铁上心地与我叫板。
    “董站长,我们俩已经有过明确分工,我负责实地采访,你负责收集信息。你是不是越权了。”
    “我们之间是有明确分工,但更需要合作,更需要多沟通。这么大一件事情,你一声招呼不打就跑来了,这是合作吗?这里不需要没有团队精神的人,我已向总社打过招呼了,总社新派的记者晚上七点就会赶到这里。”
    “那别的记者到来之前,我们之间还是有分工的,现在请你回到你自己的岗位上去。”
    “莫友明,你看看我还能回的去吗?现快艇只能乘载20人,现在仅女性就23人(董晴没有包括自己,当时在场的女性应该是24人。这姑奶奶一直是骑着驴找驴的主。),作为一个记者,是坚守岗位重要,还是把危险留给自己重要。”
    我这才明白,董晴在快艇上就已计算出了今天滞留村里的人数,她已决定把自己滞留在村里。而我不让她下快艇,却是在计算出今天滞留村里的人数后,想法阻止董晴不下快艇,那么滞留在村里的就不会是董晴。
    同样是面对危险,我选择了把安全留给了同伴;而董晴却选择了把安全让给素不相识的百姓
    马干部和老大爷听到我们的争论后都站不住了。马干部上前与开快艇的师傅交涉能不能拉上董晴,快艇师傅来了一句,“按标准,快艇只能装下20人,现在都已挤上了23人,如果再多拉1人,出了问题只要你敢负责我就拉。”
    马干部吓得马上闭嘴。
    老大爷冲着快艇上的妇女们喊,“你们下来一个,让这个女娃上去。”
    快艇上真的有人站了起来。
    董晴赶忙阻止,“大爷,不是我不想走,我是专门来采访你们的,这是我的工作。”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也不能太偏心董晴,只好对老大爷说:“她是省报驻镇州记者站的站长,她不想走就让她留下吧。”
    老大爷没想到这么个女娃竟然还是个官,兴奋地说:“孩子,放心,63年的洪水都没淹到土山上去。今天晚上,我保证你会没事。”
    我挥手让快艇赶快出发,然后拉住老大爷的胳膊往村里走。董晴一瘸一拐地与马干部紧紧跟在我们后边。
    路上,我对老大爷说:“大爷,你能不能给我搞瓶白酒?”
    (后记:本人设计董晴决心留到土台村这一情节,决不仅仅是因为故事情节的需要去美化董晴,而是想让她代表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女记者曹爱文女士向广大记者朋友们说一句:在危难关头,记者不应该是个看客,不应该不顾他人的生命去作报道,生命才是第一位的。有关曹爱文女士的事迹及相关报道,请点击《目录》——《作品前言》——《河南女记者救人。人性化新闻课》、《记者是应该先救人还是先采访》)
第四十五章 洪水来袭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四十五章洪水来袭大爷哈哈一乐,“小伙子,你也好这一口啊。大爷我在土山上早准备了一箱当地的杏花村。”。
    晚6时13分,洪水扑入定南县泛区。
    茂盛的庄稼阻挡了洪水的流速,水头急速升高,前峰水头高达4米以上,混浊的洪水卷着庄稼、柴禾、淹死的猪羊,沿着10多公里宽的地面流进。仅仅十几个小时,300多平方公里的泛区,尽成泽国,水深平均5米,最深处达8米。绿油油的庄稼全部淹在了水下,高大的树木只露出树冠,泛区到处是轰隆隆的倒房声和牲畜的惨叫声。
    洪峰伸着巨大的魔抓扑向土山,被土山激起的混浊lang花,射向山顶,击打着土山的每一寸地方,发出“啪啪啪”的山响。
    土山如同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在巨lang中猛烈地颤抖。先前老百姓搬放在山上的家具,在土山的颤抖中纷纷滚落到洪水里,瞬间消失了。
    老大爷和马干部摇晃着跑到土山顶的大树下,紧紧搂抱着大树,张着大嘴呆呆地看着眼前惊人的惨景。
    我拽住董晴,紧窜几步奔到一棵大树下,双手紧搂大树,把董晴环抱在我与大树中间。
    董晴早已失去先前的镇定,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腰,头深深扎进我的怀里,双眼紧闭,全身随着着土山在颤抖。
    土山激出的lang花,如同出膛的子弹,击打着我的后背,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在这刺耳的声音中,后背传来火辣辣的巨痛。
    短短的十几分钟,我如同被人放入滚烫的油锅煎炸一样。
    洪峰过后,土山逐渐停止了颤动。
    我松开双手,一屁股坐在了大树下。
    董晴随势追入了我的怀中。
    我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着:“冲不走了,没事了。”
    董晴抬起脸,双眼仍充满了惊慌,偷偷地瞥了一眼仍在奔流不息的洪水,颤抖着说:“太可怕了。”
    老大爷放开搂抱着的大树,哈哈哈大笑起来,“大家不用怕了,危险已经过去了。”
    马干部松开手,一下子坐在地上,“我的娘啊,吓死我了。”
    董晴恢复了理智后,发觉自己不雅的姿势,急忙站起来,然而双脚却不听使唤,再次扑进我的杯里。
    老大爷看见我们几个丑态,乐得大笑起来。
    马干部红着脸反驳说:“大爷,你老可不要见怪,我们一辈子也没经历过这么恐怖的场面。”
    老大爷叹了口气,“小马啊,我可是经历了两次。这辈子再也不想看到这样的惨象了。”
    此刻,水面仍在上涨,水面距离土山顶只剩十几米。老百姓摆放在土山腰上物品的一点点地被洪水吞没。
    老大爷再次显示出人老经验多的特长,开始大声招呼我们赶紧动手向上搬运没被洪水冲走的物品。
    大家恢复了常态后,开始将土山的物品进行集中摆放。
    老大爷从一堆家具中搬出一个大纸箱,高兴地拍了拍,“莫记者,这就是咱的‘杏花村’,一会我们几个整两瓶。”
    董晴看看老大爷手中的箱子,又看看我,心里不由暗骂,“这个混蛋,这都是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想着和老大爷喝酒。”
    我接过老大爷的酒箱,冲着董晴做了个鬼脸,“董站长,一会你也来两杯。”
    董晴气的扭过了头去。
第四十六章 通讯报道
    天爱上了海,可是空气阻隔了他们,他们无法相爱,天哭了,泪水落在海里,即使不能相爱,天也要把灵魂托给海,从此海比天蓝……当所有人在关心你飞得高不高时,只有一个人在关心你飞得累不累。
    这就是你的爱人!——代本章前言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四十六章通讯报道董晴白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掏出手机开始给总社打电话。
    她在电话里进行口述,编辑部那边有人进行电话记录,很快,一篇通讯报道《洪峰卷过定南县泛区》就这样完稿了。
    在这篇通讯报道中,董晴详细地描述了洪水凶猛的态势、泛区内房倒屋塌的惨景、现场记者此刻的悲痛心情。她在报道中呼吁全省广大干部群众,万众一心,抗击洪水,保住大堤,减少损失。她同时呼吁全省人民,伸起援助之手,帮助灾区群众渡过难关,重建家园。
    老大爷一直静静地站在董晴旁边,认真听着董晴的报道,眼睛里趟出了泪水。
    董晴结束了通话,老大爷激动地问:“记者同志,我给你弄点吃的吧。”
    一提起吃饭,我才想起,我与董晴从中午到现在已是滴水未进。
    雨停了,风息了,只有洪水仍在“哗哗”地奔流着。
    老大爷很有经验,他在土山上竟然储存了一大堆木材,还有一大篮子馒头。
    我在木材上泼了些柴油开始生火。
    马干部与老大爷找出了一大块塑料布开始搭建帐篷。
    董晴坐在一木墩上望着滔滔洪水发呆。
    我生好火,取过一个小瓷碗,倒了小半碗“杏花村”端到董晴面前。
    董晴此刻已陷入沉思,她的脑海里正一遍遍回想着刚才钻在我怀里的情景。
    在这危急时刻,我紧紧把她护在怀里,随时都有为了对方的安危而献身的气概。这种男人气概一遍遍击打着董晴的心扉,让她既甜蜜又惊慌。甜蜜的是一个男人在最危险的时候能舍身相护,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和幸福感;惊慌的是,短短的几天接触中,董晴从一开始对我的厌恶到逐步产生了好感,以致于发展到现在有了少许的依恋,而她很清楚,她决不能拥有这份依恋,因为这个男人不属于她。
    董晴内心有种很强的失落感,这种失落使董晴变得不安起来。今天这是怎么了,自己的定性怎么都被洪水击垮了呢?
    董晴闻到了强烈的白酒味后,抬头看见我正笑眯眯的望着她。她脸一红,仿佛自己的内心被人偷窥了去一样。
    “你又过来干什么,不要打扰我的思路!”董晴故意板起小脸生气地说。
    我没有说话,蹲下身子,一下捉住了她受伤的右脚。
    董晴不知所措,慌乱地扭头看了看正在忙碌的老大爷和马干部,压低声音严肃地说:“现在有外人,别胡闹!”
    我抓住了董晴话里的语病,笑嘻嘻的问:“你的意思是说没有外人的话,我就可以这样胡闹了?”
    董晴气得伸出左脚就来踹我,我早料到她会来这一手,一伸手就又把她的左脚也给捉住了。
    “快放开,不放我喊人了。”董晴已黔驴技穷,拿出最没办法时的办法威胁我。
    “喊吧,老大爷他们才不管这事呢。”
    我边说边动手脱董晴右脚上的鞋子。
    一双洁白的玉足再次呈现在我的面前。
    董晴羞涩的浑身颤抖,不敢出一点声音,生怕引起老大爷他们的注意,看到这令人害羞的一幕。
    我捉着董晴秀气的右脚,左看看,右看看,嘴里不停的赞叹,“你看人家脚长的,多么秀气的一只猪脚啊!”
    “莫友明,你再取笑我,我就把你踹到水里去。”董晴瞪大双眼,又高高地抬起了左脚。
    我乐着松开了董晴的双脚,跑到火堆上取了块火碳,点燃了白酒。
    董晴看着我,不知道我又要搞什么恶作剧。
第四十七章 江湖神医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四十七章江湖神医我看看白酒的温度已经上来,不敢再与董晴开玩笑,开始一本正经地对董晴说:“董站长,我开始给你把扭伤的脚治疗一下,在我治疗期间,请你一定要配合我。”
    董晴疑惑地看着我,“你是真会按摩还是拿我开心。”
    “我这不是按摩,是中医的行气治疗。”
    “说的就象真的一样。行气治疗,没听过这种治疗方法。”
    “你没见过的事多了。”
    我开始用手抓把燃烧的白酒涂在董晴的扭伤部位。
    董晴看见白酒冒着火苗在她的脚上燃烧,吓得把眼睛闭上了。
    董晴的扭伤部位在右脚丘墟穴处,脚筋早已高高地肿起,由于她沾过冰凉的雨水,肿胀的部位已经开始发硬,如果不及时把扭伤的脚筋捋开,恐怕日后会在右脚外侧留下很大的一个肿块,若再进行激烈的运动,势必仍有很强的疼痛感。
    我轻轻揉捏董晴丘墟穴附近的脚筋,待脚筋肿胀处开始变软后,蘸着燃烧的白酒将脚筋沿着阳辅、光明、外丘、阳交、阳陵泉一路向上推拿,等行至膝阳关穴处,稍稍用力推拿膝阳关穴,然后让董晴屈腿不动。接着再次蘸着燃烧的白酒从丘墟穴附近的脚筋揉起,一路向下沿着足临泣至足窍,最后拉住董晴的四拇趾(倒数第二个脚趾)将脚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