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驻地记者-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胖海┙沤罾臁
    董晴起初以为我只是给她按摩,没想到我却用她从未见过的手法给她推拿起来,她睁开双眼,惊奇地看着我。
    虽然此时已是夜风习习,我的脑门和鼻尖已冒出了汗珠。
    “我感觉好多了,你休息一下吧。”董晴开始心痛起我来。
    我没有理会董晴,开始微闭双眼,再次重复着以上动作,通过右手认真感触董晴的脚筋是否归位。
    老大爷和马干部已经搭好了帐篷,好奇地在远处看我给董晴治疗。
    等我判断董晴的脚筋确实已归位后,最后拉住董晴的四拇趾再次将脚筋进行拉伸,随后长长呼出一口气。
    治疗宣告结束。
    老大爷走过来好奇地问:“莫记者,你是从那里学来的这个按摩法?”
    “从别人那里偷学的。”我直起身,长长伸了个懒腰,“小时候爷爷下湖打鱼,经常闪了腰或是扭了脚,我们村有个老中医,他每次给爷爷治疗时我都站在旁边看,也就记下他的治疗手法。老中医见我好学,就教了我一些基本的手法,我便经常拿爷爷做试验,一来二去,也就能给爷爷治疗了。”
    “真是处处留心皆学问啊。”马干部之乎者也地冒出了一句。
    董晴站起来走了几步,惊奇地,“还真管用,不怎么痛了。”
    “只要你今天晚上不再沾凉水,我敢保证你明天就能完全恢复。”我自信满满地说。
    “行啊,友明,你干脆开个诊所得了。我回头给你送块匾,‘江湖神医’。”董晴又生出玩笑这心。
    “匾额名字不对,这匾不能收。”我又逗董晴。
    “怎么写匾额,到时我也给你送块。”马干部也来凑热闹。
    “就叫‘妇科男神医’”。
    老大爷和马干部望望我和董晴哈哈大笑。
    我玩笑出口,立即意识到坏事了,老大爷和马干部可能要误会我和董晴的关系。
    我这张臭嘴!
    董晴气得指着我骂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当天晚上,我们围坐在火堆旁边,边烤馒头边聊天。
    老大爷给我们讲述了过去发大水后,村子里的人到处要饭时的惨景。
    马干部安慰老大爷,现在的政府决不会不管老百姓的。
    老大爷长叹一声,“国家是好国家,政府也是好政府,可就是让下边一些当官的把国家的政策给念歪了,百姓才遭了罪。”
    我、董晴还有马干部都没有反对老大爷的观点,只是告诉他,现在国家正在加大反腐力度,请他一定要相信政府的决心。随后,我们还向老大爷讲了一些灾后重建的事。
    老大爷又高兴起来,话题也就转到张家长李家短的农村趣事上。
    董晴安静地坐我身边,一边烤馒头一边注意听老大爷讲的趣事,不时高兴地笑笑。
    此时的董晴,有种农村小媳妇的文静。
    老大爷看看我和董晴,突然冒出一句:“莫记者,你与董站长是小两口吗?”
    我急忙回应,“不是,我们还没结婚呢?”
    “去”董晴发现了我的语病,啐了我一口,“我与他是同事关系,我在镇州市,他在省城,都隶属一个报社。”
    “噢”老大爷点点头,“既然你们只是同事关系,那我就问一下莫记者,你最近是不是正犯‘桃花劫’?”
    我吃惊地看着老大爷,“你老人家会算卦?”
    “我谈不上会,只是懂一点儿。”老大爷看着我笑了笑,“命中若有自当有,命中无有莫强求。莫记者,你的婚姻就随缘吧。”
    董晴和马干部看着我,他们都想听我的答案。
    我尴尬地笑了笑问老大爷:“你老人家既然会算卦,那怎么没算出这次发大水呢?”
    老大爷哈哈哈大笑,“莫记者,我只是开玩笑话,信则有,不信则无,莫要当真。”
第四十八章 问情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四十八章问情吃过“晚饭”,老大爷和马干部去帐篷下吸烟。
    董晴挨着我坐在火堆旁边。她安静地看着火苗。
    红红的火焰把董晴映照的象一个披了红色衫衣的仙子,红红的脸蛋更加妩媚动人。
    我正要起身离开时,董晴突然说:“你陪我多坐一会儿,我问你点事。”
    我再次坐下,一边拨弄木柴,一边问:“什么事,怎么这么庄重?”
    “谢谢你!”
    “谢谢我?”我疑惑地问。
    “我知道你不让下快艇是为了我好,我当时不该不给你面子同你顶,你们男人在外人面前都是很要面子的。”
    “过去的事了,不用再提了,以后不要‘狗咬吕洞宾’了。”
    “你这人怎么不会说人话呢。”董晴气得瞪着我。
    “好了,我给你老人家赔礼道歉。”我又想开溜。
    “问你点私事可以吗?”董晴犹豫地说。
    我不知道她又想问什么,只得点点头。
    “在楚天居吃饭那天,你唱的那首歌太伤心了,是不是你与肖菲之间出了问题?”
    董晴在那天楚天居的宴会上,就隐约感觉到了我与肖菲似乎出了问题,我的那首《让泪化作相思雨》唱的太投入了,完全是一个受伤的人内心的独白。
    董晴此刻强烈地升腾起探寻我内心世界的欲望。
    我从马干部那里要了枝烟,再次回到董晴身边坐下,随手又向几火堆上放了几根木柴。潮湿的木柴冒出白白的烟雾,火堆里发出“噼啪噼啪”的声响。
    我望着红红的木碳,开始向董晴讲述我内心的痛苦。
    我从如何接受了肖菲的感情,一直讲到我们毕业后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到肖菲去北京后突然离我而去,以及我现在无法与肖菲取得联系,无法证实她为何离我而去而更加痛苦。
    董晴一直静静地听着,不时用手里的木棍在潮湿的混土上写着一个字——情。
    等我讲完,董晴抬起头望着漆黑的夜空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着,“女子多为痴情种,缘到尽时仍不知。”
    我的讲述勾起了董晴的心事,她呆呆地望着篝火。
    我俩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谁也不再说话。
    眼前红红的火堆依旧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洪水击打着土山下依旧是“啪啪啪”地山响。
    过了许久,董明突然问我,“你给肖菲培训处打过电话吗?”
    “没有。既然她去北京培训只是一个托词,我就没给培训处打电话。”
    “我感觉你有必要给培训处打个电话,肖菲毕竟是公派出去培训的,到了那里才发生了变故,培训处也许能知道一些你不了解的信息。”
    “明天我给那边打个电话试试。”
    “友明”董晴犹豫了半天接着说,“我感觉肖菲不会离开你。”
    “为什么?”
    “你不了解女人。”董晴叹了口气,“如果一个女人真的爱上一个男人,她会全身心的投入进去,更不可能再去爱另外一个人。肖菲是个好女孩,她对你用情那么深,怎么会突然离你而去呢?我猜想,她一定是遇上了很大的麻烦,而这个麻烦将影响到你或直接威胁到你,不然她不会这样狠心地失踪。”
    听了董晴的分析后,我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
    我站起身,向土山下的洪水走去。
    几只没被淹死的老鼠正不死不活地伏在水边,我没注意,一脚踩了下去,一只老鼠正好被我踩住了身子,老鼠“吱”地一声尖叫了起来。
    董晴正在火坑旁边愣神,猛地听到一声尖叫,吓得跳了起来。
    “莫友明,快回来。”董晴大声喊着我
    (朋友们,别忘记收藏和鲜花)
第四十九章 食品发放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四十九章食品发放清晨。
    一缕霞光将厚厚的云层撕开一道缝挤了出来,浓浓的乌云立即被镶嵌成金黄色。天空不再那样阴霾。过了一会儿,火红的太阳在灾区人民的期盼中终于跳了出来,那红彤彤的笑脸比往日更加亲切、可爱。
    天终于晴了!
    董晴可能一夜没睡好,美丽的凤目有些微肿,乌黑的秀发被夜风吹得有些散乱。她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被洪水染成灰白的上衣底部露出白嫩的小腰。她迎着朝阳,扭动着腰肢。她这几个动作,就象是一家人在清晨起床后随意地作着各自的事情,那么亲切,那么温馨。
    我站在董晴的身旁,眺望着远方,满目都是滚滚洪水,洪水上漂浮着柴禾和淹死的猪、羊。一夜时间,洪水上涨很快,水面已距离土山顶不到5米。我暗暗为永顺河的大堤担忧。昨天夜里,董晴与从总社赶来的郝学谦通了电话,郝学谦告诉我们,现在洪水已漫上北大堤二坡,漫过了永顺河溢洪堰,南北大堤都在告急!
    “今天的采访如何安排?”我开口询问董晴。
    “让郝学谦跟着省市领导那边,我们俩个沿大堤进行采访。”
    “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我关心地问。这短短的一夜促膝长谈,一下拉近我与董晴的距离,工作上不再顶撞。
    “我不累,不过就是特别想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现在浑身不自在。”董明低头看看自己“灰”色上衣,脸上泛起了红晕。
    女人天生爱漂亮、爱干净,难怪战争会让女人走开。
    八点左右,马干部联系的快艇开了过来。我们一再劝说老大爷与我们一同离开,老人家却死活不同意。
    我们上了快艇,挥手与老人家告别,老人家眼里含满了泪水。
    在回大堤的途中,快艇与一个划着木伐的人相遇。
    划木伐的人是永河乡的党委书记——邱金国。他告诉我们,泛区内的53个自然村中,只有地势较高的5个村被淹情况不太严重,大部分房屋还没有被洪水冲倒。这几个村里的村干部都留守在村里,为村民看护着财产。邱书记还告诉我们,现在乡里的所有干部都扎了小木伐挨村去查看灾情,具体受灾情况今天上午就会汇总给抗洪指挥部。
    告别了邱书记,我们很快到达了北大堤。
    北大堤上,到处是撤离出来的村民和奋战了一夜的解放军战士。
    村民们三五一堆围坐在一起,悲痛地望着涛涛洪水,人群中不时传来大人们心焦地对顽皮孩子们的训斥。
    解放军战士一排排整齐地坐在地上,疲惫地打着瞌睡。他们浑身都是泥水,让人联想出昨夜的奋战是何等的艰苦。
    与马干部告别,我与董晴沿着北大堤一边采访一边向两公里以外的抢险指挥走去。行进到一半路程,正遇上一辆面包车给报社同行们发放食品,我们挤上前也领了两个馒头和一瓶纯净水。
    走出人群刚想吃,我扭头看见三五个孩子眼巴巴地看着我们。
    “他们没给村民们发放食品吗?”我问正在吃东西的一个同行。
    “村民的食品随后就到。”同行一边吃一边说,“这个面包车是专门给记者们发放食品的。”
    我走到孩子们中间,把馒头掰成两半,分给了两个小朋友。
    董晴也把馒头分成好几块递给了孩子们。
    看着孩子们大口小口地吃着馒头,我的心如同被针扎了一样难受。
    记得小时候,我们老家也闹过一次大水,全村没有剩下多少粮食。后来村里把全村的孩子们集中在一起,每天分发少量的食品充饥。灾荒过去后,爷爷就一再地对我讲,我是农家娃,将来无论干什么,都不要忘本,不要看不起农村人,只要活着就要去报恩。
    我外出求学后,在大街上看到农村人就感到亲切,有时还会主动走上前找他们聊一会。而在这次采访中,满眼都是农村亲人们悲伤的面容,满脸的泪水,这怎么会让我这个吃着农村“小米饭”走出来的记者心安呢。
    走出好远,董晴突然说:“给你,”她把一小块馒头递了过来,“你个子大,顶不住饿,偷给你留了一块。”
    我接过馒头,一下子放进了嘴里,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董晴红着眼圈用大姐般的口气冲我说:“你一个男子汉,怎么像我们女人一样心软。快喝口水,别噎着。”
    我拧开纯净水喝了一口,又一下子全吐了出来,气愤地把水瓶摔在了地上,出离愤怒地骂道:“这帮王八蛋,这纯净水是假的!”
第五十章 水有问题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五十章水有问题董晴见我摔了纯净水后大骂,急忙弯腰拾起了水瓶。
    她擦去泥土,仔细查看生产厂家和出厂日期。她喝了一小口水,然后也吐了出来。
    “走,找他们去。”董晴气得脸色煞白。
    我与董晴赶回面包车旁。
    “同志,再给我们来瓶水。”我向发放食品的人员开口道。
    “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们只能限量供应,你们领取过了,不能再给了,请给予理解吧。”发放人员很客气地回绝了我。
    “这位女记者忘吃药了,就来一瓶,照顾一下。”我仍不死心。
    发放人员看了看铁青着脸的董晴,只好又给我们取了一瓶。
    董晴拧开纯净水瓶,又喝了一口,接着又吐了出来。
    “你们怎么这么lang费水。”发放人员立时就不高兴地喊到。
    “你自己尝一口。”我从董晴手里拿过纯净水瓶递给发放人员。
    那人接过水迟疑地看了看我们。
    “水有问题吗?”发放人员开始担心起来。他试探着喝了一小口,含在嘴里仔细回味了一下。
    发放人员没有吐出口中的水,但他的脸色却一下变得难看起来。
    “对不起,你们先等一下。”发放人员掏出手机,躲到面包车里去打电话了。
    几个报社同行也围了过来,他们几个只顾吃馒头,还没来得及喝水,没有发现水的问题。
    “水有问题吗?”一个同行问。
    “你们喝喝试试。”我回答。
    一个同行拧开自己手里的水瓶喝了一口,“怎么有股漂白粉的味道?这水是假的。”
    发放人员从面包车里钻出来,小声对我们道歉,“记者同志们,这是镇州市一家企业捐赠的水,我们没有认真检查,这是我们的失误。我们一定查清这件事,严惩这家捐赠单位。现在肯求你们不要报道,不要声张,现在是非常时期,千万不要引起慌乱。拜托各位了。”
    发放人员诚惶诚恐地一边解释一边拱手作揖。
    那几个同行看看我与董晴,意思是问我们的意见。
    这几个同行都是镇州市报社或电台的记者,目前他们在抗洪期间的稿件一律接受镇州市委宣传部的审核,即使他们想报道这件事情,也一定过不了镇州市委宣传部这一关。而我们作为省报,根本不会接受镇州市委宣传部的审稿。如果对这件事情进行曝光,也只会是我与董晴的事。
    发放人员也很快看出了眼前局面,一把握住我的手,“记者同志,求你们了,我马上回去向领导汇报。”
    “你们发放多少水了?”我问。
    “刚发放了十几瓶,我们马上收回来。”
    等发放人员走后,镇州市的同行开始感慨起来。
    “上次有家企业给河北坝上捐赠棉被,结果被查出是黑心棉做的。市政府捂着此事不让声张,到现在也没听到个处理结果。”
    “说不定捐赠企业也不知道是假货,他们也是受害者。”
    “你们省报牌子大,关注一下此事,我们是不能碰。”
    说起新闻监督,其实也分级别,像地市级报社,他们想对一些违规事件进行新闻监督是何等的难。
    临近中午,我与董晴赶回了抢险指挥部。刚进大院,就见挂着“奉献爱心,支援灾区”标语的大卡车停在广场上。
    我们还没来到卡车跟前,一个娇小的女孩从车上跳了下来,一路小跑地向我与董晴奔了过来。
    “莫大哥,董姐姐,你们也在这里呢。”
    唐婉君欢快地招呼着我与董晴。
第五十一章 醋喝多了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五十一章醋喝多了董睛高兴地拉住唐婉君的小手,“小公主,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唐婉君立即撅着小嘴反驳说:“我才不是小公主呢,董姐姐又取笑我。”
    “哈,我们的小还不高兴呢,”董晴乐着拧了一下唐婉君的小脸蛋,又问,“车上有没有吃的,饿死我了。”
    “我们带了面包、火腿还有方便面。”
    说话间一辆三菱吉普开了过来,车上跳下了。
    “大哥,董站长,你们好。”
    “这么快就去天仁集团上班了?”我同一边握手一边问。
    “多亏唐婉君帮忙,他们没让我当保安,而是在天仁集团办公室开车。”
    唐婉君从车上拿出面包和火腿递给我们。
    我咬了口面包问:“有水吗?渴死我了。”
    “我们没买水,要不要我去县城里给你卖箱纯净水。”唐婉君关心地说。
    “不用了,你们方便的话还是把我俩送宾馆去吧。”董晴特别想回宾馆洗澡。
    “好啊,”唐婉君似乎特别乐意与我们在一起,高兴地答应了下来,“,你马上去捐赠接待处找吕总,让他先在这边办交接,我们送董姐姐去宾馆。”
    立即转身走了。
    “莫大哥,你没带手机吗?”唐婉君忽闪着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唐婉君的眼睛很清澈,让人想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的眼睛。
    “我的手机放在别人车上了。你给我打电话了?”我问。
    “说你一定在这里,我们就给你打了几个电话。”唐婉君小手拉着董晴,双眼盯着我,清澈的眼睛里透出少女的热情和羞涩。
    女人是最敏感的动物,董晴马上注意到唐婉君的眼神停留在我脸上的时间超过了一个女孩子看别人的正常时间长度。她看了唐婉君一眼,又向我挤了挤眼睛,那意思是说这个小妹妹可有点喜欢你了!
    一向以“厚颜无耻”而自居的我,在董睛嘲笑的目光中,在唐婉君热情地注视下,竟然有些不自然。
    唐婉君没有注意到我的尴尬,仍旧问:“你采访完抗洪抢险还回镇州吗?”
    “不去了,我在镇州的事情已经办完。”
    唐婉君脸上露出一丝失望。
    “镇州这边如果还有重要采访任务,我还会来的。”我安慰着唐婉君。
    “你能采访我们单位吗?我听我爸说近期要做一版广告。”唐婉君马上高兴地说。
    董晴立即提出了抗议,她扭过着唐婉君的脸,“小妹妹,这种好事怎么不给着姐姐,他给了你多少回扣?”
    唐婉君挣脱开董晴的魔爪,竟然来了一句:“董姐姐,你怎么还会吃醋啊!”
    董晴没想到清纯的唐婉君会整出这样一句,伸着魔爪就去追唐婉君,“你这小丫头,看我饶了你。”
    嬉笑着,董晴和唐婉君追逐着上了车。我打开前门也坐了上来。
    唐婉君从挎包里取出一个保温杯递给我,“这是我的水杯,你先喝点吧。”
    水杯很精致,外壁上还贴了唐婉君的一个大头贴,大头贴上的唐婉君正做着鬼脸。我举起杯,水杯上传来少女的淡淡香气。
    董晴在后排座上酸溜溜地“哼”了一声。
    我转身向董晴做了个鬼脸,“董站长,你先来一口。”
    “我不喝,人家是送给哥哥喝的。”
    “董姐姐才不会喝呢”唐婉君也笑着说,“她刚才醋喝多了。”
    董晴这次一下子抱住了唐婉君,双手挠着唐婉君的腋窝。唐婉君紧紧扎到董晴的怀里一边乐一边央求着,“好姐姐,好姐姐,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到了定南县政府招待处,董晴让唐婉君去了她的房间。随我进了我的房间。
    “四通公司那边有处理结果了吗?”我问。
    “薛经理他们都给放出来了。”说,“听说万顺集团公司的老总出面交了点罚款就算完事了。”
    “那占用耕地的事呢?”
    “市政府还在与村民们协商。”
    “市政府依法处置就可以了,怎么还要与村民协商,他们难道代表四通公司与村民讨价还价吗,真是太离谱了。”
    “市政府主办的人还说现在正闹洪水,让村民们等洪水过后再进一步商谈,我猜测镇州政府在故意拖延此事。”
    我点上一枝烟,认真考虑着四通公司的问题。在我看来,镇州市政府某个官员一定与万顺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正想法庇护着万顺集团。而现在洪水当前,还是过一阶段再关注此事,眼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调查一下假水事件。
    “我拜托你件事。”我对说。
    “大哥,你吩咐就行。”
    “你能不能给我搞批假纯净水?”
    乐着说:“大哥,你上次带我去‘’,结果嫖的公安局下狠心驱赶小姐,这几天小姐们都跑到银行里取钱回家,弄得银行的现金都快取空了。这次又让我去买假纯净水,是不是假纯净水行业又快要关门了。”
    “这次重点不是打假,我想让你给我查一个企业。”
    我思索着开始给交待任务。
第五十二章 鲜明对比
    驻地记者骑着老鼠追猫第五十二章鲜明对比在与的谈话中,让我隐约感到镇州市的事情特别古怪。
    镇州市在处理“警娼勾结”事件上,出拳快,下手重,成效明显,在处理四通公司问题上,却拖泥带水,推三挡四,如同西瓜皮擦屁股,越擦越擦不干净。这两件事情虽然都起源于我的暗访,但其最终处理结果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