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僵尸黑夜传说-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挂满了每一位来过这个酒店工作的员工们,记录着每一刻不同的心情和微笑…

    “嗨!你们知道吗?吧台来了个新主管模样太帅啦!好像之前住过别墅的客人一样!”说话的女孩,有着张圆圆白皙的脸庞,大而明亮的眼睛,胸前的名片上写着王维!

    “是真的,我问过祖洪了,祖洪说确实是!奇怪那么有钱为什么选择这样子呢?”小盈停下手中的筷子,也插进话题来。

    “也许人家有人家的想法吧!那么有钱只当是体验体验生活嘛。”说话这一位叫唐君,年纪比较大点,总是有着一惯成熟另类于其他人的看法。

    “小梦你怎么不说话啊?你觉得他怎么样?”另一个有着一张朴实海南脸蛋的女孩,正扭过头问着旁边沉默不语的忻梦,她叫金英。

    “恩…”忻梦停下手中的沙拉叉,望着千岛汁调伴着的生菜,又开始发起呆来。

    “嗨!恩,我可以坐这里吗?”一阵浓厚,沉稳的声音打破了这一暂时安静的场面。哲涵拿着餐盘出现在了这群女孩子的面前,并礼貌微笑环顾女孩子一圈后,目光停留在忻梦惊讶的脸上后两秒钟。

    “我可以坐这里吗?”哲涵尝试着重复了下请求,期待着!

    忻梦心里的“扑通”开始小鹿般地四处乱蹦起来,携带着微微的颤抖眨着眼睛反应过神来,但是突然的抵触产生的感触迫使她刻意地把头部埋在眼前的沙拉盘上,沉默地理会着哲涵的突然出现,但是!心思却完全逆反!

    “可以啊,现在都是一家人了,还客气什么啊?”君姐老大姐风范般把餐盘往边上挪了挪,空出了一个位置来,座位刚好是忻梦的对座,所有人惊讶地打量着哲涵再一次陷入沉默。

    “你怎么吃这么少啊?”老大姐唐君明显注意到哲涵餐盘的饭量,一点白米饭,几根绿蔬菜和水果沙拉。便很自然地关心询问起来…

    “哦…”哲涵回应起来的脸部,突然拖拉起木讷的神情,迟钝了下“我不喜欢吃大蒜,生姜之类烹饪的食物,因为…恩!”哲涵开始编辑借口,微笑地化解众人困惑的表情“养成习惯了,没办法!呵呵!”哲涵微笑地结束了唐君的问题。

    “上回就是因为你的投诉,所以小梦…”王维的话刚刚启步,桌下小盈便狠狠地踩了她一下脚。

    “恩…没事!”哲涵微笑地打量着王维憋涨红透了的脸部“当然这确实是我的不对,所以!我就进来了酒店了。”哲涵转过头,脸上夹杂着某种特殊的情感注视着面前埋头的忻梦,表情慢慢地侧向暗伤的苦笑,显现出自责般的安静!忻梦也停止手中错乱摆弄的沙拉叉,慢慢地抬起头,一脸迷茫地抵触着哲涵。

    “恩,我们应该回去干活了,让人家有个可以好好沟通的机会,姑娘们。”大姐唐君带头起身拿起餐盘,其他人陆陆续续站了起来。而哲涵和忻梦似乎并不理会和在乎身边其他人的动作,还是一直保持着持续性被对方身上的某种磁场吸引着目光神情一样,茫然,忧伤,哀怨,深情地交汇着…

    良久的沉默后。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忻梦又埋下头,继续捣腾盘子里的沙拉,心思明显不在胃口上面。

    “为你…”哲涵也低下头,看着拇指开始摩擦中指上的印记“不仅仅像王维所说的道歉一样,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在这里。”哲涵的情绪开始陷进悲伤和怨恨的泥潭里,无法自拔般地看着忻梦触应着他的忧伤理由慢慢地抬起了头,直至到看见她布满怀忧伤和期待的眼睛…

    “那是什么?”忻梦继续问道。

    “某种东西,我等待了,几个…”哲涵略带狠劲的口吻突然急剧地刹停下来,“世纪”两个字险些脱口而出,继续转换个方式接上呈述,“等待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在这里,那天晚上,我…终于找到了。”哲涵的口音开始拖拉着暗伤般绵延着漫长的狠劲…

    “我穿越了,整个地球每一个地方。”哲涵顿了顿口气,双眼更加饱含浓厚的哀愁“一直都在寻找你,就像漫步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一样。”哲涵拿起沙拉叉,握紧并伴随着急促地颤抖感看着面前一脸茫然,等待的忻梦。

    “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已经没有办法再与你保持距离!”哲涵手中抓住沙拉叉已经开始扭曲地变形,而呈述的口吻在急剧地升哗力道,更加执着,更加渴望,赤裸裸地暴露无遗般延绵着无穷无尽,浓厚特有情感色彩注视着眼前已经快润湿眼眶的女孩。

    “那就别离开,别保持了…”看着哲涵仿佛承受着重伤一样,此刻沉重地扛负着沮丧和失落,忻梦主动地牵起他的手,抚慰着哲涵宛如受了重创的天真孩童拥有的纯真且唯一的心灵一般!慢慢地传递着自己的信念和肯定来使它愈合,使他重新点燃希望!

    时间似乎对于哲涵和忻梦来讲,在这一刻都淡化了它无可媲美的价值,千言万语的种种过往的埋藏失落和当行的无限期待,也顶替不了这一刻的心灵的联通,忻梦把哲涵的手握得更紧!

    半响过后。

    一张白色的纸张突然出现在忻梦的面前,转过头时只见小盈快速走向员工餐厅的大门,拐过弯消失了。

    “怎么了?”哲涵缓过神来,看着面前印满英文的白纸。

    “这是总经理的宴请的中午菜单!”忻梦拭去眼角的泪花,眼球在纸张上滚动了一会,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哲涵显然理解出她脸上表达的感受,继续问。

    忻梦闭上眼睛,两只手按住太阳穴,缓慢地揉了起来。“他实在是太挑了,每次总爱弄一些稀里古怪的东西出来,标准改了又改,天天用餐,天天挑毛病。”忻梦重新张开眼睛,带着疲惫和倦意的眼神看着哲涵,“每天的例会都在强调他的问题,怎么改都不行!”

    哲涵表情严肃地看着忻梦此刻的反应,“你很讨厌他吗?”

    “谈不上讨厌,只是感觉,…恩!怎么都是一样的工作,没有必要去做得太繁琐了。”忻梦闭上眼睛仰起头,给颈部做了个360度的放松旋转。低下头看见哲涵冷静而沉思的表情,脸部貌似还夹杂着一点意外的冷气。

    “恩!你在想什么啊?”忻梦突然感觉哲涵的表情有点难以理解。

    “没有!”哲涵立刻面带微笑扭转忻梦脸上的疑惑。

    “恩,我没有时间吃饭了,我要去整理他的午宴。”忻梦打量着餐盘满满的,除了开胃沙拉外的主食,“今天就不参加光盘行动了,浪费吧!”果断决定后站了起来,拿起餐盘,看着哲涵,“走吧,你慢慢就会习惯的。”

    放下餐具后,哲涵望着忻梦无奈的表情继续僵持在白纸上,紧跟着走在她的身边面,纳闷起来“那你不吃午饭啊,我印象里,你们人类一顿三餐都是需要吃的啊!”

    “什么叫我们人类啊?”忻梦突然转过头笑容自然调到极度的风趣的频道,乐透般状态看着哲涵笑起来,“难道你不是吗?恩?”忻梦一脸愉悦笑着地看着面前因为说错话而一脸羞愧的哲涵。

    “你这问题挺逗的,呵呵。”哲涵也尴尬地看着地面笑起来,虽然两个人想法和生活轨迹是浑然不同的,而距离的遥远用任何尺量数据也都永远不可能实现出来。

    但!同时也真实地存在这个世界中!

    “你就经常因为这工作上的事情而很不开心吗?”哲涵和忻梦站在移动上升往餐厅的电梯里,一脸疑惑和专注地继续研究着眼前的忻梦!

    “工作就是这样子,跟心情多半没有关系,只是总经理确实有点麻烦。”说着忻梦开始沉下头,无奈地叹了口气!显然哲涵捕抓到了重点,在忻梦脸上一闪而过的烦躁,并且哲涵也不喜欢忻梦悲伤的一面挂在脸上。

    “恩…嗨!”哲涵拉住了刚要拐弯进入餐厅的忻梦手臂,把她拉进狭小的储物空间里,一脸无奈和怜惜地看着女孩一脸疑惑的表情。

    “很抱歉让你久等了,照顾你开心也是我需要履行职责的一部分。”哲涵绷紧了牙根看了看地面。“我会让它过去的,不会再让你不开心的!恩…。我保证!”哲涵诚恳地看着忻梦。

    忻梦刚才还在困惑哲涵这一奇怪的举动的表情此刻稍稍作缓动了一下,转而喜悦而惊讶地看着一脸正经的哲涵,笑容自然浮现在脸上。

    “恩,我信你!”

    忻梦迎面突然抱住了哲涵的身体,这一突然的举动立刻让哲涵惊讶地腾起双手,慌乱的思绪却不知道该不该搭住她的后背,一时的犹豫两只手都挂在半空中。“虽然我还不是全面地了解你,不过…”忻梦高兴松开双手,微笑看着还处于痴呆状态中的哲涵,转头快速地走向餐厅去了。留下哲涵在原地继续腾空着两只手挂在空中,慢慢地,似有犹豫地小心翼翼放了下来。

    “嗨!祖洪,帮开单,我要一份餐,下班时候用,付现金。”哲涵微笑地看着他一脸疑惑僵持的表情,感觉他应该会问什么似的。不过祖洪迟钝两秒后还是合上嘴唇,打了个ok的手势默默地走向了点单机器…

    哲涵站在吧台转过头,耳朵在稍微地扯动着捕抓一个声音的来源,透过一株绿植叶子遮挡的缝隙间,看见了一张年老外国人的脸庞,表情在那一刹那变得异常的愤怒起来…

    墙上的一个时钟指针刚好呈九十度,三点钟的停车场保安室里,两个年轻的保安正在摇晃着脑袋大唱江南stely,其中一个突然发现了录像监控出现了一个外国人,突然间紧张地失魂落魄起来,以至于扑倒在地上…

    “快…快,总经理来停车场了。”扑倒的小保安大声叫起来,另一个保安同事看着监控电视时,也傻了眼,两个人连扑带跳地冲出保安室,整理好仪容仪表,站着军姿等着总经理的到来…

    “good。afternoon。mr…”小保安操着并不熟练的英文看着十步之遥的外国总经理…

    “guy!”外国总经理并没有理会他们两,显得有点高傲地从他们的面前走过…

    “摆什么架子嘛?”其中一个小保安擦去额头上的冷汗,看着消失在拐弯的酒店总经理。

    “别投诉我们没有用礼貌礼仪就不错啦!”另一个小保安拉着他转过身往值班室里面走。

    “嗖。”一阵冷风从背后袭来。一个影子划过,消失了…

    “你有没有感觉脖子后面很突然很冷啊。”一个小保安摸着后脖子,疑惑地看着同伴

    “我也感觉到了,奇怪!不会中暑了吧?”另一个也疑惑地摸着冰凉的后颈部。

    外国总经理哼着小曲,打开了宝马的车门,一阵金属掉落在地上的清脆声音传来,总经理试着搜索着声音的来源,“hello。anybody?”然而短暂的安静过去了,周围并没有任何东西回复他的询问。

    “hello?”总经理开始困惑都往停车场角落边上走去。

    “嗖…”又是一阵快速的影子在他的背后划过,总经理明显能感觉到背后有东西处于移动过,只是回过头时却捕抓不到任何痕迹,就这样的重复的规律进行着,在三次转过头查探背后情况后,老人家消失了,在停车场另一个更加阴暗的角落,哲涵张开血盆大口,操纵着异常的血眼涨放着牵制性的眼光看着茫然和惊恐酒店总经理的瞳孔,“i。want。you。to。know。be。keep。away。from。the。oo。more。questioake。al。get。it?

    翻译;(我要你知道,和Angelina保持距离,永远别再用餐的时候挑三挑四,明白?)

    哲涵的眼中爆发着异常的愤怒,看着一脸苍白,茫然眼神的总经理,钢韧的手指插向水泥墙面,深深地掩埋五个手指,看着他苍白的面孔,张开了血盆大口…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全的全本小说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bookben。阅读。<;/a>;

第二十章 血性超能的侧漏

    西餐厅里,经理向慧带领着当班的所有员工,列成直线一排整整齐齐地站着。

    “海南岛是频发台风的奇特地域性,明天的台风又要登陆海南岛,位置大概在三亚湾的方向,早会总经理发通知文下来,要求各部门要做好防范措施,共同保护酒店的财产安全,这就是今天的主要事宜,待会我会交代大家详细的抗台风工作,另外大家还有其他事情吗?”向慧整理着手中的报表,抬起头扫视着大家的脸上表情。

    “相信大家都已经见过我们这位新同事了,不错!他就是之前住过8008的豪华vip客人,现在加入我们凯宾斯基度假酒店,大家欢迎下!”向慧带头鼓起掌来,随即“噼里啪啦”的掌声齐齐响成一片。

    “很高兴能在这里认识大家,我叫哲涵!大家有什么需要的只管来找我,一定不磨叽…”这一回哲涵第一次看见忻梦开怀地打量自己欣赏地笑着,不由得一股喜悦由心而生。

    “下面大家开始介绍下自己,我叫向慧,唐君,唐小平,雏菊,海萍,金英,祖洪…

    感受完众人热情的欢迎后,例会结束大家开始散去,哲涵故意跟在忻梦的后面“嗨!下班我可以载你一程吗?”哲涵用着小心翼翼,试探性的口吻请求般,等待着。

    “恩,你要先问下我哥呀!”忻梦转过头一脸的淘气和窃喜,笑嘻嘻地注视着哲涵满脸微笑中的期待。

    “啊…”哲涵惊讶得张大了嘴巴,显然对这个答案感觉到稀奇和困惑。

    “哈哈…”忻梦瞅着一脸懵瞳而木讷的哲涵,顿时喜意涌上心头,开怀地微笑起来“下班见…”

    时间是黄昏六点半,“华夏五千年”员工大巴停车场的露天候车座椅上。

    “嗨,梦!你是不是和哲涵那个啥了?”王维的表情刻意地表现得让人看起来显得很不在意,但表达的话语跟口气却相反地不是这么一回事。

    “恩!”忻梦似有犹豫地,迟钝地的打量着王维并微笑起来“还没有那么快…呵呵!”

    “哇…”突然周围的人群开始沸动起来,接随着叹嘘声断断续续热浪般扑来,打断了两个女孩的交流,顺着转过视觉瞳孔直射方向,人群在慢慢散开,一辆e系奔驰独特有的黑色魅力和尊贵的品质气息开始挑弄着大家的眼球,车门缓缓地开了,哲涵穿着西装顺势摘下墨镜,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走向忻梦。

    “他是不是朝你走来了?”王维此刻的状态显然比忻梦还要紧张,眼神还在死死地扣着哲涵的身影往这边移动着,而同时忻梦似乎也挺忙似的,并没有马上回复她的询问。

    “嗨!梦…”王维转过头立刻惊讶地抵触着忻梦正洋溢着一脸满足和惊喜的微笑,迎接和接触着哲涵投来的目光。

    “梦小姐,请问我能载你一程吗?”哲涵故作绅士般地伸出右手,微笑地打量着满脸喜悦的忻梦,而周围此刻又是一阵羡慕哗然的嘘叹声。

    “谢谢!”忻梦满脸泛滥昏红,羞讶地伸出了左手搭上了哲涵,在众人的嘘叹和议论声下,注视着哲涵把红透半边脸的忻梦送上了轿车的副驾驶座,车辆开始缓缓远离开众人不约而同的视线里,尽管从后视镜中,忻梦看到了无数个羡慕的眼光,再比较着一脸专注驾车行驶的哲涵,忻梦打心里处涌上喜意,饱含着一脸的苦涩却是幸福洋溢地微笑着。

    “嗨!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打开挡板的盖子看下!”奔驰缓缓地行驶在平坦的海棠路上,哲涵转过脸,神秘而微笑地看着忻梦。

    “酒店的外带打包盒?”奔驰的储物盖子打开了,忻梦一脸疑惑地研究着手中盒子。

    “再打开”哲涵似乎显得很得意,有点迫不及待。

    “肉酱意大利面…”忻梦顿时倍感不可思议的,看着上面还呼呼地冒着热气。眼神,脸庞惊喜和高兴之意开始交汇雀跃般地暴露无遗。

    “本来想给你要一份西冷的!但是后来祖洪告诉我说,你喜欢吃牛肉酱意大利面,所以…”哲涵故作一脸无奈的样子,似乎在比较西冷和意面的价格差距和品味的遥远,“恩!不止这个,里面还有一杯鲜榨橙汁呢,祖洪硬是不收钱,所以这一顿是你哥哥请的,呵呵!”

    哲涵注视着行驶的路面良久后,开始纳闷旁边的女孩有点安静了。

    “怎么,干嘛看着我啊?”感觉到祖洪在用着特殊,诸如感激或者欣赏一样眼神在盯着自己,哲涵转过头,看着女孩脸上混杂着多种多样的情绪色彩,疑惑地问起来。

    “为什么要这样做?”忻梦开了口。

    “你中午没有吃饭,这样下去会饿坏身体的,据我所知你们人类…”哲涵又中断了讲话,因为潜意思里的记忆又在大声地呼喊起自己来,“你这个笨蛋,又说错话啦!”

    “呵呵…你就不是人类啊?呵呵!”然而这个低级的错误效果明显往好的方向生长发扬,忻梦此刻完全笑开了颜,并打趣地注视着哲涵满脸的羞愧“不过,真的谢谢你。”忻梦一改微笑,开心的脸蛋用着诚恳而平静的语气对着哲涵说着。

    “你太客气了!”哲涵转过头,注视着忻梦脸上透露的感激,故作了一个鬼脸,继续专注驾驶。

    “呵呵…”

    “别笑了,吃吧!待会就凉啦!”

    “恩!”

    ……

    “好吃吗?”

    “恩,酒店做的这个味道我还是蛮喜欢的!”

    “恩,要是不好吃,明天我把厨师揍一顿。”

    “呵呵…”

    ……

    “华夏五千年”酒店停车场里,距离总经理进入停车场里几个小时后…

    “依呜依呜。”一辆120的急救车开进了酒店的客用停车场,酒店管理层的驻店经理,房务,餐饮,工程,人事,财务,销售,保安…各个部门的总监以及大小经理都挤在不满30平方的保安值班室里,总经理昏迷的被放在一张大长椅子上,两个小保安正在焦头烂额地回答着一遍又一遍从遇见总经理到发现他出事之间的整个过程…

    第二天凌晨,早餐用餐时间上。

    哲涵打开了冰箱,原本应该灌满红色液体的大玻璃瓶,此刻只剩10分之一的量静静地躺在那里,哲涵关上冰箱门,打开瓶子把液体倒入杯子里,蔓延的气味缓缓传到哲涵的鼻孔边,另一面僵尸的血性立即呈现了出来,血红眼睛,獠牙,苍白的面部。饮完杯子里的液体后,哲涵似乎变得更加烦躁,绷紧了牙根看着厨卫的桌面。

    “昨天海南岛来台风了,所有的市场都是关闭状态。我只在市场兜买到两只鸡,本来在半路看到只狗,可是…”楦柏停下了话题,理解地看着哲涵!哲涵的一贯做事方式,不轻易取走人类所拥有的东西,除非情况特殊。

    哲涵开始安静地闭上眼睛,耳朵微微地颤抖着,被诅咒的血性命运开始发挥它专有的狩猎特长,哲涵超能的听觉感官尝试拨开外面狂风暴雨的呼啸声,搜寻着别墅外山坡上的移动猎物痕迹。

    “大哥在干什么?”小志玲依偎在楦柏的身边,盯着哲涵极度安静的身躯悄悄地问着楦柏。

    “嘘…”楦柏打了个安静的手势,示意她保持不要出声…

    哲涵突然睁开血红色的眼睛,“嗖…”一声别墅的后门响亮地打开,消失了…

    小志玲任然很惊讶于哲涵这种黑暗生物的超能血性举动,小白豹更是颤憟得往挤进桌底下方。小志玲脸色苍白地等待着楦柏的反应,“不出半分钟,他就会回来,哲涵在我们这一族中,是少数拥有超级感官的僵尸之一,隔代遗传了蚩尤本尊的血性黑暗能力,我们称为天生王者!”门外的寒冷的风流开始急剧地往别墅内灌进来,感受到寒意来袭,楦柏把小志玲搂在怀里,继续说道,“刚才他在尝试隔着外面的天气的干扰,搜寻着山坡上的生物…”楦柏的解释还没有完毕,“嗖…”

    急剧移动空气摩擦声传来,哲涵重新出现了。

    哲涵肩上扛着一条缠绕着身体的大蟒蛇,左手扯住了它的头部,全身湿漉漉地站在厨房的,右手操起水果刀,在它的头部下割了口子,血红的液体随即开始缓缓地流淌进透明的玻璃容器里面,注射满容器一半后,哲涵咬开了手指,把血液涂抹在大蛇的刀割口处,裂开的皮肤慢慢地愈合起来。哲涵闪了一下眼光看着大蛇的眼睛,放开手,大蛇绕过橱柜的拐角处,扭动着它那粗溜溜,光滑而笨拙的身躯往别墅后的大山去。

    “想喝它的代价就是帮我洗衣服,我要去,恩…上班了!”哲涵望着楦柏挑逗地眨了下左眼,消失在原地,换了一身干燥的衣服,驾驶着他心爱的e系奔驰滚动着轱辘行驶离开在亚龙湾路上,只是还未来得及拭干头发。

    狂乱的台风肆意地拨弄着地面上一切可晃动的物体,海南岛的椰子树更像是乘着狂风暴雨即兴地舞动起它那纤细的身腰,华夏五千年的员工公寓楼出入口距离门口的大巴隔着两个篮球场的距离,忻梦打量着满天阴暗的狂风暴雨,一脸哀愁地等待着什么。

    “嗨,小梦!”王维走下楼梯的最后几阶,鄙见熟悉的身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