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僵尸黑夜传说-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哲涵闭着眼睛一口饮尽杯中的红色液体,一股黑暗的冷气从喉咙袭遍全身,再次张开眼睛时,血红色的光芒一闪而过,耳朵微微动了一下,捕抓到车库里一个金属物品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哲涵轻轻一笑,拿起装满红色液体的瓶子再次注满杯子。“嗖…”移动着身子离开厨房。

    “我说大哥啊!楦是不是之前有女朋友啊?他怎么那么讨别人喜欢呢?”小志玲突然转过身来,却发现哲涵不见了,一股哀怨的表情浮上脸部,继续嘟弄着嘴巴不情愿地做着早餐。

    别墅车库里。

    楦柏正在扶着汽车玻璃,右手往身后探寻着修理工具,此时无论他手掌探摸的角度和幅度如何变换,就是怎么也触摸不到任何东西!楦柏突然疑惑地转过头,整个工具箱都不见了,半秒钟的疑惑后,微笑浮上脸部。

    “哲,别藏了,我知道是你!”一股揪心的气息漫步过楦柏饥渴的鼻孔嗅觉,只见他微笑的脸部上开始变得凶险起来,狰狞,恐怖!并慢慢地站起来武装上獠牙,利爪!他的背后,哲涵安静地插着左手在口袋里,右手僵持杯子杵立着,并伴随着一脸地冷笑。

    楦柏的舞着钢铁般的强壮的手臂镶着利爪往后探去,哲涵的头部立刻微微往后缩,楦柏曲弯的利爪在半空中改变战略,瞬间撑直了手指,极速地冲击中,他的中指指甲划过哲涵的眉毛,并切断一部分眼睫毛,哲涵的注意力还停留在飘扬半空中的那几根属于自己的,被切断的细小的毛发组织时,楦柏的另一只利爪直接掏向哲涵的心窝,哲涵踮起脚尖后缩,并紧随着一个后仰翻,紧贴在墙面上,还没有还得及调整视觉的角度时,超能的反应感官迫使哲涵微笑地把头侧向一边,楦柏手掌的利爪戳进了他耳边的墙壁里,另一只手再次掏向哲涵的腹部,而这一回!似乎成功了,哲涵脸上呈现一片惊讶,顺着兄弟两的眼光不约而同地往哲涵的腹部看去,楦柏抓住了哲涵手中注满红色液体的杯子。

    “你还差一点,我还可以捏爆它,我亲爱的小弟弟,呵呵!”哲涵松开手,离开了墙壁,楦柏饥渴地注视着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同样的血红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嗨,哲!我想进你们酒店,学着,恩!工作。”楦柏放下杯子依靠着兰博基尼,认真地打量着哲涵的一举一动。

    “你在跟我开玩笑?”哲涵摆弄着车窗,突然惊讶地回过头看着楦柏一脸的淡定。

    “不不不!…我觉得昨天晚上你们的聚会挺给力的,我喜欢这样的人群,我的意思是我也想加入。”楦柏递给哲涵一把螺丝刀…

    “你不打算带着你妹全世界去环游吗?”哲涵边说着,边开始敲敲打打折腾起兰博基尼的车门。

    “这不还需要你的眼睛嘛?你不在,玩什么都要按照人类的要求循规蹈矩的!”楦柏顿了顿口气,看着哲涵的眼睛平静地继续讲道,“我真想进去!”

    在僵尸血族里面,像哲涵这样拥有除了超能体能外附带遗传上古蚩尤的黑暗封印的僵尸并不为多,他们被称为“天生王者”属于僵尸里绝对的狠角色!哲涵能读取人类的思想,控制人类的行为,行走在这地球上,这种能力楦柏偶尔称它为“通行证”。

    “哦!原来是这样子啊,那首先你要原谅我一件事情。”哲涵疑惑重重地卖弄起关子,一脸阴笑地看着楦柏。

    “啥事?”楦柏立刻放下盘在胸口的双手,警惕地站直了身体,明显能感觉到哲涵已经设计好了某个阴谋。

    “嗖…”哲涵突然移动着身体从跑车的旁边消失,出现在车库大门前!而楦柏的面前,一个大金属砸向地面,发出巨大的碰撞声音,“就是那个!”哲涵指着掉落的兰博基尼车窗,得意恶作剧般大笑起来…

    楦柏默默地低下头,原来哲涵折腾了半天的车窗玻璃,不是在修复,而是把整个车门的结构给拆了,而这种戏剧性的打闹已经习惯性且持续了几个世纪。楦柏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片无奈的苦笑。

    顺着太阳照射进三亚市区的第一缕阳光,穿过海洋,越过高楼,再走进商品街的小巷子里,一间宾馆的窗户内,几个女孩横七竖八地躺在两张大床上,旁边放着一张全自动麻将桌子,几个空矿泉水瓶子,一个盛满烟蒂的烟灰缸!而悬挂在墙上的17度空调加强劲还在无力地吹着,然而这样的冷空气流似乎满足不了这几个女孩子打了一个晚上热情的麻将。

    “嗨,小梦。嗨!亲!起床啦!”一大早老大姐唐君就在摇着她的胳膊,君姐是公认的老好大姐,不喝酒不抽烟,凡事都为每个姐妹出主意,这可能跟她的年龄有关,因为她是最大的一个!

    “恩…怎么了!”忻梦恍惚着神经,肢体僵硬地拨弄着凌乱的头发,睡眼蒙松地看着唐君说着。

    “今天我们两还要带中班啊!忘记了啊?”唐君转过头去,整理小盈掉落在地面上的一条腿部。

    “恩!好吧…”忻梦盘坐了起来,把洒落在面前的头发拨弄向背后盘扎起来,继续迟钝地看着地面上发呆。

    “给,水!”忻梦接过君姐递给的水杯,打量着小盈侧着身子,还保持着嘻哈的笑脸在甜美地继续睡意!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她怀里熊抱了满满的一堆散钱。

    “这小妞,昨晚赢得这么多,睡得可够甜的嘛!”忻梦无奈般苦笑着地摇了摇头。

    关上房门走出宾馆,清晨的三亚,空气异常的清晰与新鲜,忻梦和唐君走过人流还比较稀少的商品街道,往河西路方向搭乘公交车。

    “恩,你先去车站等公交车,我去买下早餐!”唐君拍着忻梦的肩膀,示意前面的流动摊贩。

    “哦!”忻梦打开挎包,认真地在翻找着什么,然而老大姐一眼似乎戳穿了她的想法。

    “不用找钱啦!算我请你一顿啦!小妹妹!”唐君大姐般的风范疼爱似的拍着小妹妹忻梦的头部,立刻微笑地扭过笑脸,转身走开了。

    忻梦望着她匆忙离去的背影,感受着如初生的朝阳暖意浮上笑脸,转过身戴上耳机,并打开手机,点击哲涵,屏幕上开始显示,哲涵呼叫…“嗨,早上好!先生。”

    “早上好,梦小姐!”哲涵正和楦柏,小志玲吃着早餐。

    “恩,昨晚过得怎么样啦?”忻梦拨起头发,随意往身后搭去,开始愉快地交谈起来。然而此刻她身后的不远处,唐君还没有走远的背影突然出现一辆极速的摩托车,并狠狠地把她撞倒在地面上,可惜剧烈的冲撞声未能挤开堵塞在忻梦耳边的塞子和她还在专注地保持和哲涵通话的欢快气氛,情节就是这么讽刺地进行着,直到忻梦转过工商银行的拐角,背后的凄惨,暴力的一幕消失了…

    “昨晚…还不错啊!”哲涵似乎很肯定地在自我点着头安慰自己,然而旁边的楦柏已经在哈笑成一团。“呯…”哲涵把煎蛋的平顶锅扣在楦柏的头上,并移动着身子离开餐桌,拿着古典杯重新出现在阳台上…

    “什么?等公交!我开车去接你们吧!”哲涵看着远处海水平面上,太阳一天中初生的征兆,染红一片海平面。

    “恩!不用啦!我和君姐坐公交回去就行了!”忻梦转过视角,奇怪地打探着两个年轻人骑着一辆摩托车极速地冲出商品街,往大东海方向逆向逃串而去。

    “恩!那你好好照顾自己吧!酒店见!”哲涵依靠着墙壁,咽了咽杯中的琥珀色液体!

    “恩!酒店见,拜拜。”忻梦挂上电话,拔出耳机,站了一会,一辆15路公交车从遥远的路面缓缓地向自己驶来,并打开自动门迎接和送别短暂旅途的乘客!可是君姐的身影却迟迟的还没有到来,忻梦眼里透露着丝丝疑虑,眼睁睁地看着空荡的15路公交车重新启程。

    忻梦重新打开手机,点击“君姐”,连接,通话…

    “嗨!君姐,你在哪里,车都…”突然!电话里头陌生的紧急口吻让忻梦突然心头一震,小小的分贝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忻梦刹那扶住了起伏的胸腔,全身毛骨悚然,一股冰冷的寒意从头顶贯彻到脚底,颤抖地吐露着极度震惊的激动气息“什么?她被撞了…”忻梦的脸部犹如漫天的乌云扭成一团,急躁的身体触动更是雷雨交加,不由自主地迈动着僵硬般的躯体,急促穿过马路…

    拐过工商银行的角落,眼前的不远处,密密麻麻的人群团团地驻足围绕在一起,正议论纷纷地围观着什么,冰冷的寒意再次袭遍和笼罩忻梦原本炙热的身躯,此刻更是加剧了她身体的焦急膨流的血液,化作一股股冷汗挣脱开毛孔的枷锁,忻梦加快了迈进的脚步…

    “让一下!不好意思,让一下!”推开重重围困的人群,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背影趴在地面上,长长的散发染红了鲜血,仰着的头部还在不断地淌流着鲜血。“我的天哪!”忻梦颤抖着呼吸,喘息着无尽的凉意,挎包滑落臂膀,一时被僵硬的神经迟钝化了原本敏锐的反应力“君姐…”围观的众人把注意力转向突然大声尖叫的忻梦…

    “帮…帮…我,救命啊!”极度激动情绪的忻梦慌乱地把昏迷的唐君抱在怀中,泪水呛出眼眶,两条滑落的泪痕瞬间形成,“帮帮我…”忻梦再次伤心地看着围观驻足的人群,无助的孤意和极度的慌乱彻底搅浑了她自主的意识,尽着自己沉浸在悲伤外仅剩下的一点思绪空间,最大力气地呼喊着人群!“打120…”忻梦突然颤抖着自言自语起来,慌张而颤抖不定地掏出手机,染满红色的双手一遍遍按着开机密码,慌张过度,手机屏幕上印满了红色的指纹血印,却始终,打开不了手机,一时极尽崩溃的神经更加愈演愈烈,瞬间乌云密布般遮蔽了忻梦的视觉,模糊了双眼!“砰!”手机磕掉在地上,而怀抱唐君的手臂已经被染成一片血红,忻梦崩溃了…

    “让开一下,麻烦!救人要紧。”就在忻梦崩溃的神经快要挣脱常人的运转的极限时,一个磁性般的男生声音传来,立刻放下白色的急救箱,蹲下身躯出现在忻梦的面前,看着已经精神虚脱的忻梦,年轻人平静而镇定地再次乏起口吻,“我已经叫急救车了,我是一名医生,现在请先让我抢救她好吗?”年轻人稳稳地扶住忻梦的肩膀,这一举动奏效般平静了她错乱的情绪。

    年轻人拿出医用棉布,包扎在唐君不断在流血的头部上,拿出医用仪器,似乎在测着她的心跳和各项体内情况。

    “听着,你现在需要给她做一下急救呼吸!”年轻人看了看手表,“估计救护车2分钟后到,能明白吗?”年轻人加重了语气继续镇定地盯着忻梦的眼睛,好让几乎陷进崩溃边缘的她重新回到原来的岗位上。

    “嗯…嗯…”忻梦匆忙地应了下来,稍作缓解下紧张的神经,大大地吸进一口空气,对准了唐君的嘴巴…

    救护车呼叫着笛声开进现场,民警干部在周围架起了警戒线,忻梦陪同着被抬上担架的唐君上了急救车,看着车窗外的民警办案人员在跟年轻人做着笔供,询问着周围的目击者们,急救车缓缓地鸣着笛声离开事故地点。

    短暂的停留后,年轻人收拾急救箱,按了手中的遥控器,远处一辆宝马730的大灯亮了一下,年轻人跨上驾驶室,抚摸着后座上一只巨大的藏獒犬,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地离开了…

    “嗨!你在哪里?”忻梦拨通了哲涵的电话,依靠在三亚人民医院的icu重症监护科病房外面,有气无力地问着。

    “恩,在家怎么了?”哲涵正专心用着熨斗烫着几套黑色的西装。

    “我在医院,君姐出事了…”忻梦伤心地对着电话诉说着,声音沙哑般的低沉,眼泪顺着鼻沟两侧流淌下来。听见哲涵的声音后,忻梦显然无法再控制住激动的情绪,左手遮住嘴巴,伴随着失声地痛哭起来。

    听着手机里头传来忻梦的哭泣声,哲涵僵默了表情,眉毛几乎扭成一条直线,但见惯了事态万千的自己,还是很快地镇定下来,并安静地回复忻梦的无奈,“嗨!先照顾好自己好吗?我马上过去,不要急!先冷静下来!”

    “嗖…”

    哲涵移动着身体离开了房间,出现在车库里,电话那头,还断断续续地传来忻梦无助的哭泣声,“嗨!听着忻梦,现在你要冷静自己,才能处理好接下来的事情,明白?”哲涵打开车门,靠着车门望着楦柏在折腾着兰博基尼的车门。

    “怎么了?”楦柏停下手中的旋转的工具…

    “有个朋友出事了,中午我就不回来吃饭了。”哲涵说完,“砰”的一声关上车门,一阵急促的机器启动声,奔驰缓缓倒退出车库,一个极速的拐弯离开了别墅小区。

    医院办公室里。

    “嗨,龙医生,这是院长要您签署的资料。”一个年轻的小护士递给了年轻医生一份A4纸文案…

    “恩,谢谢你!”年轻医生礼貌地微笑看着小护士,抬头的无意间,看见icu病房外一个熟悉的身影,“告诉院长,下午3点后,我准时到他办公室!”小护士拿着签署A4纸文件走开了,年轻医生径直走向icu所属的医护大楼。

    icu重症监护学科医学大楼。

    “嗨!”年轻医生看着忻梦还挂着泪痕的脸,凌乱而披散的头发,目光呆滞地望着地面,显然精神极度崩溃和高度集中的她并未注意到自己已经悄然来到身边。

    “嗨,我是神经科医生,我叫龙颜,早上见过你的!”年轻医生加大的口气的力度。

    忻梦被惊扰般反应过来,颤抖了下身躯,抬起头,注视着眼前这位身着大白马褂的年轻医生,两秒后才眨着眼皮反应过来,“哦,原来是你,我叫忻梦!”忻梦打破沉默礼貌地强挤出微笑同对面这位年轻医生握起了手,“叫我龙颜就行!”

    “你朋友的情况怎么样了现在?”年轻医生龙颜关心地看着忻梦询问起来。

    “恩…还在里面动着手术,抢救呢!情况不明。”忻梦沮丧且无力地说着。

    “通知她的家属和工作单位了吗?”龙颜接过忻梦手中的挂病号,详细地查看着登记信息。

    “恩,他们都急坏了。”忻梦继续毫无生气,淡淡地说着。

    “先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早上我在给她做急救的时候,她的脑部伤得很严重,如果情况恶化,可能有生命危险。”年轻医生龙颜一脸严肃地看着忻梦苍白的脸庞说着。

    忻梦本来刚平静下的心情,再一次七上八下剧烈地加速起来,仿佛头脑在被注射进铅液体一样,迷茫和恍惚了一切!

    “我现在去帮她填下档案,告诉她的主治医生早上我急救她的情况,希望这对她能有所帮助,在这个时候一定要让自己更加安定和抱有希望,这是对病人最大的帮助了。”看着忻梦呈现出接近崩溃的状态,年轻医生龙颜直截了当地说!

    “哦…恩!谢谢你,龙医生,我会的。”忻梦拭去眼角的泪水,年轻医生走开了。

    黑色的奔驰在人民医院的公共停车场熄下火来。

    “嗨,我想问一下,重症科急救室往哪边走?”哲涵拉住了一位路过的小护士。

    “前面就是了。”小姑娘指着哲涵的左边路口,转过身躯又继续忙碌去…

    顺着小护士指引的方向,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侧影映入脸庞,只是这一回,印象中不是如此的软弱和无力!

    “梦!”哲涵在她面前蹲屈了下来,轻轻拨开她遮盖在脸部的长发,一张映满泪痕和悲伤的脸庞无限化地放大倒映在哲涵的瞳孔里。

    “哲…”忻梦似乎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所有一切的失落和无助化作眼泪夺眶而出,扑倒在哲涵的肩膀,抓狂般掐住哲涵的手臂,嚎啕地放声哭起来。

    “哭吧,没事!我在这里呢!”哲涵纠结地皱着眉头看着icu诊房紧闭的大门,轻轻地抚摸着忻梦的长发,温柔地说着。

    10分钟后,忻梦的情绪明显发泄完后稳定下来,哲涵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心疼般地看着她无辜的眼睛,“告诉其他人了吗?”

    “没有,只有通知了酒店,酒店也通知了君姐的家属,总监要我承诺不让其他人知道,他会妥善安排好事情,为了餐厅能正常的运转。”忻梦迷茫地看着哲涵,半抽泣地说着。

    “现在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吧!”哲涵坐在忻梦的旁边,把她搂入怀里,安慰地轻吻下她的头部,尝试着慢慢抚平她的浮躁心情,忻梦慢慢地开了口…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忻梦明显安静下来,躺在哲涵的胸口上,无力地看着icu的大门,上面显示,“急救中,勿入!”

    “现在我去帮她先交一下押金,随便买杯咖啡,你好好在这里等着,听见没?”哲涵像安慰小孩子一样的口吻对着忻梦说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在这里呢!知道没?”哲涵紧紧地握住忻梦的双手,无比镇定地看着她的眼睛,传递着一种不可摧倒的能量…

    “恩!”忻梦失落般微微地低下头,轻轻地捧着哲涵的额头,哲涵慢慢松开手,安慰般抱了一下忻梦乏力的身躯,离开了。

    icu的大门突然打开来,一个全身从头到尾都包裹着白色医疗制服的中年医生探出了脑袋,拉低了口罩,“请问有18号病人的家属吗?”

    “我就是…”忻梦立刻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全的全本小说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bookben。阅读。<;/a>;

第二十四章 僵尸猎人

    人民医院的外围,一间咖啡店里。

    “恩,我要两杯咖啡,再加一个小牛肉汉堡,打包!”哲涵站在一个快餐咖啡店的售货柜台上指着菜单说着,“蓝色的爱”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上面显示从徐力手机取过来的那张忻梦的相片…

    “恩,我在给你买咖啡,怎么了?”说完后,哲涵开始沉默地听着忻梦又是急躁的语气。

    “医生说,君姐的情况严重了,如果挺不过下午,她可能就…”忻梦混乱地拨弄着头发,在icu的门口焦急地来回跺着脚步,失落之意再一次爬上心头,无助的哭泣声伴随之洒落了出来,很明显!哲涵能感觉到她的情绪又在慢慢地被波动起来。

    “ok,你先别急,我现在就过去。”哲涵挂上电话,同样急匆匆走出咖啡店,背后传来柜台服务员的大声喊话“先生,您的咖啡…”

    拐过楼梯口,哲涵又来到忻梦的身边,大老远就看着她在焦急地来回走动。

    “情况怎么样了?”哲涵按住了她的肩膀,让她保持安静下来。

    “医生说她情况太严重了,已经尽了力抢救,现在是严重昏迷状态,需要签署家属承诺书,内容是她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忻梦反过来情绪激动地掐住哲涵的手臂,“哲,你说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呜呜…”忻梦再次无助扬起哭泣声,扑倒在哲涵的肩膀上。

    “我…该如何向。她父母交代,该…怎么面对其他姐妹,该怎么看待…这个餐厅的…未来恩!…呜呜…”忻梦又一次肆意地发泄着内心的孤独和无助,放声地大哭起来!哲涵把她紧紧地搂在胸口,感受着她,或者是人类这一种特殊的情感流露,这种死别的遭遇,在自己身上感悟到的远比面前心爱的女人更加深刻,相反!此刻哲涵的眼睛里透露出另一种宁静,却只是在轻轻地抚摸安抚着忻梦的后背,等待她平静下来。

    “听着,看着我。”哲涵慢慢松开忻梦的身体,看着她还在不断流泪的模糊双眼,软弱无力而苍白的脸部,盯着她的眼睛看了许久,直到她平静下来。

    “她真的对你很重要吗?”哲涵看着她无力的脸温柔地说着…

    “恩,她教会了我酒店里面所有的知识,教会我相差她5岁所要提前经历的事情,教会我做人,忍耐,和…”

    “和打麻将?对吗?”哲涵打断了她断断续续的口吻,这一奇趣的插入,稍微让气氛缓缓地阳光点有了氧气,一瞬间的笑容绽放在脸上,却是随即而过…

    “听着,梦!你承受的已经够多了,现在有件事情要你去做,恩!”哲涵停顿了一下,眼光绕着周围看了一圈,停在刚才那家咖啡店的招牌上,顿时有了主意!

    “恩,我刚才给你买了咖啡和汉堡,落在那家咖啡店了。”哲涵指着医院对面的绿色招牌,“现在你去拿回来,我来看着这边,好吗?”

    “可是我不饿,我不想吃。”忻梦看着绿色的招牌淡淡地说着,明显注意力不在上面!

    “听着,亲爱的!你该出去透口气了,我去找医生问下情况,实在不行,恩…我有认识的其他医生,应该可以应付得了这个问题,好不?”哲涵无比镇定地看着她的眼睛,安慰着驱使着她的忧虑慢慢转向疑惑,再慢慢平静下来。

    “去吧!”哲涵轻轻地推着她的后背,督促着她快点移动脚步,忻梦在拐角处还是犹豫不舍地转过头看了一眼哲涵,哲涵只是微笑地回应了一个坚定的点头,她才慢慢走下楼梯,哲涵看着她远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