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僵尸黑夜传说-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去吧!”哲涵轻轻地推着她的后背,督促着她快点移动脚步,忻梦在拐角处还是犹豫不舍地转过头看了一眼哲涵,哲涵只是微笑地回应了一个坚定的点头,她才慢慢走下楼梯,哲涵看着她远去的身影,转过头,严肃地打探着icu的大门上面写着第一条探视规则,但凡是探视的家属一律只在下午的4点30到5点之间进行探视询问,其他时间为了病人的休息和康复,请支持医院的工作!敬请谅解,谢谢合作!

    哲涵的耳朵微微地抖动起来,透过沉重的铁索大门里,传来各种仪器的运作声音,还有护士们日常工作的交谈。“吱…”哲涵直接把门把手的锁扭断,看了身后,确定没有人,打开门走了进去,而不远处!一个办公室的窗户里,年轻的医生龙颜恰好无意中捕抓到这一幕,顿时惶恐地起身离开了办公桌…

    “啊,先生你是怎么进来的,我们探视时间为…。”护士看着哲涵的眼睛,瞳孔开始变得空洞,迷茫起来…

    “我知道下午的半个小时,18号病人在哪个房间?”哲涵打量着两侧的病房…

    年轻的护士依然像木头一样杵立在哲涵的面前,眼光继续迷茫着,“在左侧的最后第二间!”

    哲涵的眼光直接注视到走廊的尽头,耳朵开始捕抓在重症抢救室里其他人的踪迹,“听着,无论任何人,都别让他进那一间房间!”“嗖…”哲涵移动着身体,风一样的轻盈和无迹般进入了那间房间,随手关上了房间的门,并反锁起来,只是没有注意到门上方还有一个视像监控器…

    眼前唐君的头部包裹厚厚的几层纱布,脸部完全没有了血色,全身扎满了密密麻麻的各种仪器的管子,病床的两侧放着几台医疗检测仪器。

    唐君依然还在昏迷中,她的床头放着一张医疗及疾病诊断最新报告,上面显示,危险等级,最高级!哲涵只是微微地一笑,随手把它丢进垃圾桶里,从医疗架上取下一个针孔注射器,看着昏迷中的唐君,严肃的脸庞拉起无奈的口吻“这是为了忻梦…”

    年轻医生龙颜箭步匆忙赶到icu的门前,满怀着疑惑的表情看着被扭断的门锁,迟钝一会打开门走了进去,拿起挂在门口的病人入住情况详细表,手指停在18号病人的位置,抬头!恰好看见一个护士正一动也不动地站立在那里,自己进来,她居然也没有察觉到,连门都被扭坏了,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走过去,亲自看事态的发展!然而他却走进旁边的一间房间,房门上贴着三个显眼的大字“监控室!”

    哲涵露出血性僵尸狰狞的另一面,用尖牙磕破自己的手掌,手掌立刻淌满了鲜血,哲涵用注射器慢慢把它抽进去…

    监控摄像里,龙颜注视着屏幕里哲涵似乎还在对着唐君说着什么,突然间哲涵按着她的胸膛,把注射器插进唐君的脖子,拇指开始按下推进器,唐君立刻剧烈般反应地震抖起来,年轻医生龙颜睁大了瞳孔,无比惊讶地抵触着这一幕,转身跑出监控室,朝着18号病房狂奔而去去。

    “我需要你安静!”哲涵严肃地盯着唐君的眼睛,像对着站在门外面守护的护士一样,毫无意识的唐君眼睛也开始变得迷茫无光起来,哲涵的耳边外传来了门外年轻医生在与护士争吵着的声音,而手中注射器还有一半的容量,但病房的门把手锁已经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

    “砰…”一阵金属断裂声音传来,门被打开了,龙颜无比激动地冲了进来,房间里只有病人躺在床上,空洞的眼光在注视着天花板,哲涵不见了,只有旁边一扇窗户被打开着,此时所有检测病人的显示仪器都发出报警信号,icu病房的护士和医生都匆忙走出办公室,急匆匆赶往18号病人房间,龙颜走近在窗口,看着哲涵在医院草坪上的背影,一股莫名其妙的表情浮现在他的脸上!

    医生和护士门开始焦急着七手八脚开始他们有序地抢救,龙颜拉过帆布屏风,把自己隔住在狭小的窗户前小空间里,左手按着右手的关节,一条细小的棍子穿出袖口,并伸展开来成了一把小型的弓箭,取下箭的一头在左手的掌心划了一下,一个口子开了,箭头沾满了他的血液,开始追踪哲涵的背影,只可惜草坪人流突然增加了,时不时都有人挡在弓箭方向的前面…

    僵持了许久,就在龙颜找到最佳射击角度时,房间的所有检测仪器又重新恢复了起来,并且发出声音所传达的信息是呈健康状态,龙颜原本高度集中的注意力顷刻被瓦解了!

    “这怎么可能,她的身体也太强悍了,我的天哪!”龙颜的耳边传来一个护士惊叹的叫声…

    “在上午还是重症昏迷的情况下,现在居然全好了,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龙颜重新转过头看着草坪上哲涵在拥抱着忻梦旋转着,另一个深思的表情疑虑重重地挂上脸庞,开始重新定义某个问题…

    “呵呵…等等!…恩!”忻梦顿了顿口气,脸上还隐隐地带着丝丝的微笑看着哲涵,“我觉得,恩…我们不应该在唐君还躺在重症室里,而在这里开心寻乐吧?”忻梦一脸挺负责任的态度看着哲涵。

    望着一脸执着的忻梦,哲涵一脸的欣慰低下头望着脚下凹凸不平的草坪,似有深度地深思着,“第一,我很喜欢你这个性格,也很赞同你的说法,有一个负责任的态度,恩…”哲涵抬起头,看着一脸沉默而平静的忻梦,“同时第二,我却没有办法做到,我做不到,真的,我不能看着你悲伤,你脸上挂满泪水。”哲涵绷紧了牙根带着一股狠劲看着忻梦淡淡地,沉默的口吻说着。

    忻梦慢慢地侧着脸,夹杂着点点怀疑般的笑意,注视着哲涵一脸的严肃,直到哲涵似乎有点沮丧般再次低下头去注视着脚下。一个跨步向前,忻梦把哲涵搂在肩膀上,“好啦,我知道你的心了,恩…就当作换种角度,我也是不喜欢看到沮丧的你啊!”立刻!哲涵的脸上慢慢浮现出微笑。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哲涵望着唐君病房的窗口,一个医生似乎在朝着这边注视着什么,“君姐醒了,刚才还跟我说话了,没事了!”

    “真的?”忻梦突然松开搂住哲涵肩膀的双手,一脸满是不可思议和强烈的惊讶神情看着哲涵,仿佛迷失的小孩找回了回家的路。

    哲涵看着一脸上挂满惊讶和惊喜而同时还在等待他开口说出更加确定答案的忻梦,迟缓地点了点头,“是真的!”

    “卡农”的手机音乐在忻梦的兴奋劲还没有完全爆发之前响起,忻梦掏出手机,“医院的电话?”忻梦迟疑地看着哲涵微笑的脸庞!

    “接吧,好消息来了!”哲涵平静地看着忻梦…

    “喂,你好!”

    “请问是陈小姐吗?”

    “恩,是的!”

    “您的朋友,唐君已经醒了…”忻梦已经藏不住满心的喜悦,一脸极度地兴奋看着哲涵…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全的全本小说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bookben。阅读。<;/a>;

第二十五章 唐君的生日

    重症室的办公室里,龙颜依然保持犹豫般的姿态沉思着注视唐君的主治医生在给草坪上的忻梦打电话,只见他慢慢走近监控室,点击回放着哲涵走进病房后,对唐君所做的一切,时间大概1分钟左右的录像,再点击选项,鼠标慢慢滑向删除框…

    接下来的几天,哲涵充当车夫般,每天接送着餐厅的同事来返于酒店宿舍和医院之间,第一次亲身近距离剖开僵尸血性的一面去体味人类的复杂的感情流露和交流,看着她们开始悲伤的抱着唐君哭泣,慢慢地转向沉默的气氛!再高兴地彼此大笑传递庆祝度过危险期,慢慢分享彼此相遇以来到现在的囧事,最后是细心地讨论每一套认为是最具权威性般能提供给唐君健康的饮食方式!而这中间,哲涵或是沉默,或是深思,或是微笑,看着忻梦每一次绽放出笑容时,“或许!这一点才是最最重要的…”同个声音无数遍回响在哲涵的深深的脑海里…

    第四天的早上…

    “嗨,哲!”忻梦亲昵地抚摸着哲涵脸庞,看着忙碌了上下几天的面前这个再熟悉不过的男人。“唐君的生日就在后天了,也就是周一!周二就可以出院了,她一直强烈不让她的父母过来,其实!君姐已经有3年没有回家了?”

    “恩,你的意思是想让她父母过来?”哲涵似乎能看透她的心思。

    “这有点勉强了,只是应该想个什么办法能让他们沟通一下,所有姐妹都知道,君姐家很穷,自己一直省吃俭用,供弟弟妹妹上学费用所以…。”忻梦枕靠在哲涵的胸口上,边抚摸着哲涵的手臂,边说着…

    “恩,首先我们需要一个蛋糕,我还需要给唐君拍一张相片,我去趟酒店,明天我有点事情要做,就不来医院了,靠你咯!”哲涵抚摸着忻梦柔顺的长发,疼爱的用侧脸摩擦着她的头顶。

    “恩,好好休息!”忻梦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嘟着嘴巴耍坏地扣了一下哲涵的鼻子!

    下午时刻,凯宾斯基酒店人力资源部。

    哲涵走进了酒店的人力资源部,和人事总监亲切地交谈起来,桌上放着唐君的入职档案和一切资源信息,只见人事总监通了5分钟电话后,和哲涵伙同秘书走出办公室!两个小时后,人事总监带着她的秘书和哲涵出现在三亚凤凰机场,走进通往云南航班的登机通道口,哲涵在摆弄着的手机里,几个小时前拍摄的唐君躺在病床上的一张照片。

    飞机缓缓地起飞了,慢慢穿入云霄。

    第三天的下午,忻梦拨通了哲涵的电话,“恩!嗨!很抱歉打扰你休息了,在干嘛?晚上的庆祝生日怎么计划进行?”忻梦走出病房门,站在走廊上,迎面!一个穿着白马褂的年轻医生正朝着自己走过来。

    “恩,我现在在酒店洽谈着君姐的事情,下午4点准时出现在医院,没有特别情况吧?医院那边?”哲涵正开着奔驰拐进凯宾斯基的大堂,副驾驶座上,坐着人事总监,后排坐着两个朴实的农民工老人和两个小青年。

    “恩,康复效果非常好,稍聊!医生来了!”忻梦挂了电话,并立刻微笑起来!

    “嗨,龙医生下午好。”忻梦冲着龙颜亲切地微笑起来,舒展了下肩膀。因为唐君出了重症监护室后,就一直由龙颜主治着。

    “恩,最近可忙坏了吧你?”龙颜微微地笑着,双手插在大马褂的兜里,背后跟着一个小护士。

    “她的情况还稳定吧?”忻梦脸上的笑容慢慢转换成认真和偏带点严肃。

    “严格来说…”龙颜似乎在卖起了关子般停顿了讲话,故意转过似有深度的视野角度望着病房里的唐君,“她的情况非常特殊,医学上几乎没有出现这样的例子,而从她出了重症监护室后,通过各项检测,身体和正常人没有区别,现在的治疗只是每天给她输营养而已,就连她头上的伤疤口子也自然地愈合了,有点不可思议吧?”龙颜转过头用着打量般的奇怪眼神看着忻梦。

    “也就说,她基本上已经好了?”忻梦看着病房间里正在安静绣十字绣的唐君。

    “恩!”龙颜直接干脆地回应道…

    “呼…”忻梦长长吐露了一口气息,舒放着精神上某种压力般的沉压。

    “我可以冒昧问你一个问题吗?”龙颜看着忻梦故意怀着轻松的口气说着,同时示意小护士走进唐君的病房里进行日常的工作。

    “恩,龙医生尽管问吧。”忻梦露出轻松的微笑。

    “跟你在一起那个是你的男朋友吗?”龙颜继续保持微笑,且轻松地说着。

    “恩。”忻梦显得有点自豪和满足。

    “恩!你可知道他来自那个省份?家族是做什么的吗?呵呵…”龙颜故作微笑,差开这个有点直接的话题,继续玄机葫芦暗藏妙药说道“我的意思是说,看他的举动,修养和物质挺入流的,对于一个二十出头,我们一样的年轻人来说…恩!呵呵…”龙颜有意掐断话意的流动方向,留下疑问等待着忻梦的开口。

    “恩…”忻梦一下子被龙颜各种问题给绊住了,脑海还在不断地翻覆着寻找着什么,但是思绪的尾路都是深深地陷入死胡同里,“恩…”忻梦使劲在回想和翻阅着关于自己所知道哲涵的点点滴滴,细嚼着每次谈话的内容,显然!找不到理想中想要的答案。“恩…”回想了半天,忻梦故作苦笑面对着龙颜,“这个真不知道…”

    “呵呵,没有关系…”龙颜礼貌地点了个头,微笑地转了个身,走进唐君的房间,留下在原地纠结的忻梦,还在徘徊着刚才龙颜一连串再平凡不过的问题,貌似除了感觉,自己真的了解哲涵的本人吗?无尽的沉思疑虑满满地写在忻梦的脸上。

    病房里的时针慢慢跨过傍晚的7点钟,天色渐渐灰暗了下来,忻梦的手机里传来了短信的提示音,上面显示哲涵--我的车子刚好坏了,现在开着楦柏的车,有点事情耽搁了晚了3个小时,现在在去医院的路上…忻梦看完后,显得有点郁闷地喘了一口气。

    “怎么啦?累啦?我来弄吧!”唐君微笑地看着忻梦苦闷的脸庞,停下手中的十字绣,欲要掀开被子来。

    “好好躺着啦,龙医生刚才说了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不能受风寒的!”忻梦放下整理着的唐君的衣物,立刻按住她的肩膀,示意她接着躺着。

    “真好,明天就可以上班了!”君姐微笑地继续绣着手中的十字绣。

    “真是操心的老大姐啊。”忻梦边摇头边把衣服放进旅行包中。

    “咦龙医生来了!”君姐的声音传进忻梦的耳朵里,侧过身一个穿着大马褂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晚上好,龙医生。”忻梦微笑地打起了招呼。

    “晚上好,怎么,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呢?其他你们的姐妹呢?”龙颜故意开着玩笑地看着周围。“好家伙,还居然把麻将桌都搬到这边来了。”

    “呵呵…。”三个人相视,不约而同地笑起来。龙颜走到唐君的床前,拿出仪器,“手,测下你的血压!”

    “这样你已经没有问题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关于你的医疗报销程序,可以来咨询我…”“叮…”龙颜还在呈述的话语被打断了,忻梦悄悄走到开关面前,把灯给关了,病房里骤然一片黑暗,只听见走廊里传来若有若无的声音,微弱的路灯光芒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朦胧地扑洒在病房的地板上…

    “怎么突然没有电了呢?”君姐发出疑虑的声音,“梦,你看下怎么回事!”

    两秒钟后,黑暗的房间里,忻梦并没有发出任何回复的声音,病房里似乎一点动静的声响也没有,有点,过于安静了…

    “奇怪,刚才刚还在这里,人跑哪了?”黑暗中君姐自言自语起来。

    “你先躺着别动,我去查看下,是不是电源坏了?”黑暗中,龙颜的声音响起。

    “那麻烦你了,龙医生!”唐君转过注意力,注视着窗外的灯光。

    龙颜刚回头跨过两步,一股冷气从门外袭来,熟悉而陌生的感觉像穿透过皮肤,撕开血肉,在狠狠地啃食骨头一般,一时间,从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开始延伸传染至整个身躯,一片冰冷的刺激感觉。当然能感受到这种另类的冰冷感,除非有特殊血统的人,恰恰好,龙颜就是这一类。

    黑暗中,龙颜的潜意识里,某种信念在慢慢地被确定与加剧,龙颜死死地盯着门口外的余光,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房里空气似乎都在结冰一样,一片死寂,龙颜甚至能感觉到呼吸进出的空气都是呈雾气状的,一把木质的短剑从龙颜的袖口延伸了出来,被隐藏在他宽大的手掌中,显然在等待着某一刻…

    时间更是像拼了命一样地奔跑着,寒冷只是龙颜在另一个无法解释的世界里所感觉到的另一种体验,此时他额头上贴满了汗珠,目光依然在死死地盯着门外的余光,而余光似乎在慢慢地移动起来,慢慢地靠近了过来。

    在龙颜的瞳孔里,情况似乎已经逼近千钧一发的状态中,随时都会出现预想结果的同时,一颗小蜡烛闪烁着暗淡的余光出现在门口,紧随着许许多多的蜡烛呈梯形状环形而上整齐而有规律的插着,都在闪烁着暗淡的火光,小蜡烛散发的火光组成一起,形成一个大的光点,照亮周围的一切,在蜡烛的背后,哲涵暴露着獠牙,血红色的眼珠,苍白的面貌,倒映在龙颜的瞳孔里,而龙颜手中的木制短剑已经恰在指尖,一切似乎都来得太突然了吧?龙颜惊讶地咽了咽沉重的喉咙,思绪开始无限化,无方向化铺展开来。

    “happy。Brithday。to。you。happy。Brithday。to。you。happy。Brithday。to。you…”一阵响亮而整齐的欢唱生日歌响起,龙颜缓过神来,蜡烛光的背后,哲涵微笑着推着一个大蛋糕,上面插满了小蜡烛,带领着餐厅里的一帮姐妹,唱着生日歌从门外走进来…龙颜迅速缩回小木剑,自然地站到一边去了,看着众人开始围绕着唐君的病床在大声地唱起生日歌,而龙颜的注意力还是时不时闪烁在哲涵的背后,怀着一种特殊的目光。

    “谢谢你们,哎呀…真的谢谢你们啦!”唐君显得很激动。

    “吹蜡烛吧,君姐,许个愿望!”小盈兴奋地叫起来。

    “对啊,许个愿望!…对啊,吹蜡烛…”其他姐妹追随着小盈的尾声起哄起来。

    “先要保佑小盈打麻将别赢太多啦!”小平先发制人,叫声显得无比地尖锐。

    “呵呵…呵呵…呵呵…”周围爆发出一片嘲笑声。

    ……。

    “开灯…”忻梦打开了灯光按钮,所有人的面孔都展现在灯光下,每个人都打扮得光彩夺人相视而笑着,君姐更是激动不已,然而众人似乎还有鬼点子,都站在原地不动。

    “我问你一个问题哦,老大姐!你的愿望里是不是有一个保佑你家人平平安安的?”小平托了托眼镜,一副似有深度的架子,故弄玄虚地欠着身子问着唐君。

    “是啊,怎么了?”君姐并不感到意外,继续微笑地打量着她。

    “来,上菜!”小平还是一副镇定地插着双手在腰上打了个手势,一秒钟众人沉默后,又是哄堂大笑起来,包括小平本人。

    “好啦,说错啦!上班都上傻了,是上人啦!”小平满掩不住脸上的尴尬之意,从脖子部分红遍整个脸颊。

    众人慢慢分散在两边,让君姐的视角可以直接看见病房门,四个再熟悉熟悉不过的身影出现了,“姐姐,姐姐…”

    “阿君啊,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爸,妈,弟弟,妹妹,”君姐的眼泪刹那蹦出眼眶。

    接下来,感情,亲情,眼泪,离别,久别,重逢,各种情感的宣泄复杂地交叉在一起…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全的全本小说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bookben。阅读。<;/a>;

第二十六章 交锋僵尸猎人

    哲涵站在窗口的旁边,忻梦紧紧地依偎在他的身旁,泪水模糊了双眼地看唐君抱着一家哭泣的一幕,咽着喉咙在微微地抽泣着,这种场合哲涵已经见惯不惯了,但是此时哲涵似乎情绪也被拉低下来,安静地搂着忻梦,大概受感染于多只是因为身边多了一个心爱的女人,哲涵的低沉更多的是在感受着她的想法,她的情绪,时不时被忻梦的哭泣触动,哲涵低下头!把车钥匙放在病床旁的柜子上,钥匙上的挂坠是楦柏和小志玲一张臭美的合照。哲涵轻轻地抚摸着忻梦的头发,清凉的海风吹动着椰子树,柔和地飘进病房里…

    医院的大门,一辆120急救车闪烁着耀眼的红蓝相称的灯光停在急救室门口,护士们打开大门,七七八八围了上去,急救车的后厢门打开了,一个移动担架上,昏迷的伤者鲜血染红了整条铺盖着的白毯子,刚打开车后门,海风便卷起这股血腥的浓烈,扑向前方的窗户,而不偏不倚!恰好从哲涵的鼻孔之下摩擦而过,哲涵的身体立刻反应般地颤抖起来,眼睛的血红色光芒突然从四个眼角慢慢延伸至瞳孔中心…

    “你怎么了?”感觉到哲涵强烈颤抖的身体过于反常,忻梦转过头注意起了哲涵。

    “恩…没有,恩…”哲涵紧闭双眼,然而注意力还是死死地扣留在窗外边透进来的血腥气息,让他封印的黑暗嗅觉和饥渴无时不刻都在想着甘甜的血液。

    “我想我应该出去走走,恩,这两天有点累了!”哲涵突然急促地松开紧抱忻梦的双手,立刻扭转过头,独自匆忙地走出病房门外,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哲…”忻梦显然被哲涵这一举动深深吸引过注意力,迅速地拭去眼角的泪花,看着哲涵快速地绕过病房门,忻梦转过头打探众人并没有完全注意到这一幕,也小心翼翼,悄悄绕过他们的背后,走出病房门。

    “嗖…”哲涵驾驭着风一般移动着身子出现在一个无人的走廊里,在洁白月光照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