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僵尸黑夜传说-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哦,没有!”哲涵微笑地回应道,“对那个医生感觉挺奇怪的,他不是三亚人民医院神经科主治医生吗?怎么会跑到这边来呢?”哲涵边摆动手中餐具边说着,边继续不忘注意力地观察着远处楦柏谈话气氛浓烈的一桌。

    “我介绍他过来的啦!龙医生其实挺不错的人啊!”君姐一脸肯定和欣赏的微笑继续讲道。

    “是吗?”哲涵疑惑的表情似乎开朗了许多,而楦柏和龙颜谈话的结束后,楦柏起身离开桌子,龙颜用着一种极其阴冷的眼神盯着楦柏离去的背影。

    接近中华文明传统节日“中秋节”倒数还有2天的时间,然而酒店员工通道已经开始张灯结彩地挂上彩条,每隔几米远,挂着一幅嫦娥奔月,旁边再装饰一个古代的灯笼,悬挂着漂浮的彩带,人力资源部的宣告栏,员工专栏,员工互动栏,各个部门所属通告栏,酒店高层每日会议宣告栏。写满了管理层对酒店员工满满的祝福,以及宣传和介绍中华文明传统节日“中秋节”的起因由来,华夏文明土地上各名族地区差异性饮食文化,节日性的活动礼节等等…酒店更是贴心地为员工制作了特色月饼,自己享用,包括赠送自己的亲人好友!

    亚龙湾联排别墅小区里…

    中秋节的前一个晚上,哲涵楦柏,小志玲一家人围绕在厨房的大桌上一起做着月饼,安静谈话氛围,同样讽刺的问题总是会发生滴。

    “你能不能认真点,人家月饼是扁圆形的好不好,哪有月饼是条状的还是卷的啊?”小志玲一脸抱怨,很是无辜地看着楦柏灰常执着地在卷着他的月饼卷。

    “我不管!我不管!”楦柏在完美地展现他那石头般固执的执着,认真地揉着手中的月饼卷。

    “大哥,你说一下楦呗!介样子是不是很二啊?”小志玲显得很认真地在对待这个问题。

    “他要是能够安安全全地做出一个圆形月饼来,那才叫奇观呢!是吧!楦哥?”哲涵摇摇头笑起来,理解地看着楦柏一副“劳资就是传奇”的姿态和认真的劲头。

    “终于做好啦!”楦柏无比兴奋地高举着他的芋泥卷,很是骄傲地向小志玲炫耀起来。

    “哎!真是个长不大的孩纸…”小志玲立刻无奈地摇起头来,嘟着嘴巴继续叹息道,“尽管你都已经快一千岁的人了。”

    “呵呵…”

    窗外的月光透过窗口笼罩在两兄弟的身上,一层淡淡的蓝光散发开来。

    “华夏五千年”酒店员工公寓的楼下

    中秋节终于到来了,一大早哲涵的e系奔驰就停在华夏五千年的员工公寓门口,靠在驾驶室车门上,微笑地看着忻梦穿着黑色的工作服,挎着背包缓慢地走向自己。

    “恩!我知道有人想向我祝福中秋节快乐,可是不用从凌晨的12点,每隔一个小时发个一信息吧?难道你不用睡觉吗?晚上?”忻梦既是高兴和兴奋,又是带着点点责备的口吻看着哲涵一大早嘻哈的微笑。

    “恩,早上好!”哲涵笑得更灿烂地搂住忻梦,温柔地吻了吻她的额头,“事实上,我是可以不用睡觉的,每一天都可以不用睡觉的!”哲涵此刻倒挺是自豪的一副表情的炫耀在忻梦的面前,暗喻着她不为了解的黑暗一面。

    “是吗?”忻梦则是一脸“拉倒吧”的表情暗暗窃喜般地凝视着哲涵得意的微笑,“哦!最后一条信息,我念下,恩…早上不要吃早餐,有惊喜给你!”忻梦放下手机,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拿来,我的惊喜呢?”

    “女生就是好不礼貌,都不说“请”的!”哲涵立刻无奈地摇起头来,从车窗里拿出一个盒子,一杯热乎乎的现磨咖啡。

    “就这个?”忻梦接过白色的盒子纳闷地,不思议地盯着它研究起来

    “恩!打开看下…”哲涵翻开盖子,喝起咖啡来。

    “哇塞!你做的啊?”忻梦目光刚接触到盒子里面的东西,感叹不由而然升起,眼前三块精致的月饼镶嵌着精美的图案呈现在眼前,呈褐色!上面还刷着一层油亮亮的油脂,不大不小。不薄不厚,令人看而想食之,垂帘三尺不虚此而形容。

    “可是,怎么才有三个呢,还有一个呢?”忻梦看着原本应该放四块月饼的盒子还有一个窟窿安静地呈现在那里。

    “恩!我小弟,事实上昨天晚上他也没有睡觉!”哲涵突然显得很严肃地在阐述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又喝了一口咖啡。

    “为什么?你们一起做了一个晚上的月饼?”忻梦小心翼翼地夹着月饼开始品尝起来,边不忘接上哲涵的问题。

    “他在跟我斗智斗勇,最后还是把这一块给吃了!”哲涵一脸愉悦一脸无奈,又喝了一口咖啡。

    “哦!你们两兄弟还真…。啊…你在偷喝我的咖啡…”

    中秋节的这一天,整个酒店像炸开锅一样,入住的客人一边在享受着酒店提供的节日特色美食,一边欣赏着酒店为庆祝和烘托这个传统节日气氛而装饰的每一个地方,到处都充塞着酒店服务员开心,快乐的节日问候,“中秋节快乐,请吃月饼…”

    西餐厅例会上。

    “晚上,酒店将会在草坪搭建一个祭月的平台,届时酒店的所有客人以及员工都可以去祭拜我们传统节日的月亮,晚上草坪会提供免费酒水,由你们两对侠侣负责!”向慧挑逗看着小志玲和楦柏!“另外,大家要尽力地推销我们的月饼,祭月的时间为7点钟,到时大家要向外国的客人宣传我们酒店以及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传统,ok?我还忙,解散…”

    傍晚,灰色开始笼罩酒店的大草坪,草坪上的一个角落,熟悉的背影正在忙碌着。

    “嗨!哲我要去趟更衣室,稍会回来!”楦柏把一箱可乐放在酒水桌上,还没来得及等哲涵询问他要去干嘛?楦柏急匆匆地转身驾驶着电瓶车离开了。

    “他去哪里了?最近怎么有点神神秘秘的?早上死活要我那瓶威士忌,最近他有跟谁玩一起吗?”哲涵边忙着手中的活,边问着身边的小志玲。

    “就是和那个新来的,君姐的医生啊!天天上班就混一起喝酒。”小志玲显然有点不高兴,埋怨地嘟起嘴巴来。

    “嗨亲们,时间到干活!”忻梦显得很高兴,“咦…楦柏呢?”

    环绕酒店的小路上。

    电瓶车上楦柏拨通了一个电话,“嗨龙颜,恩!我就快进地下通道了,你说的那年代威士忌我带来了…恩。恩!不客气!一会见…”

    住店医务办公室。

    龙颜一脸冷笑地坐在办公室里,挂上了电话,看着自己对面坐着的一个瞳孔无光的房务部公共区域清洁员工,“起…”龙颜盘着手指,口中默默有语,面前的同事拿起桌上的黄色印符,一把木剑。

    酒店地下层员工通道里。

    楦柏接着电话,“恩,亲爱的!我马上就出去了,再给我一分钟的时间,恩…”挂完小志玲的电话,楦柏打开更衣柜,拿出一瓶有些年份的珍藏威士忌,隔着更衣室一堵墙外,龙颜走在空阔安静的通道里看着平日往来的同事们此时都往草坪边祭拜月亮而去,心中的冷笑再次浮上脸庞,寒意无比。

    “嗨,楦柏!”龙颜穿着一身白色大马褂,突然出现在楦柏的背后。

    “嗨,龙颜!这是你所说的珍藏威士忌吧?早上跟我哥要的,给!”楦柏显得一脸的愉悦,一脸的大方。

    “谢谢…”龙颜接过威士忌,显然,脸上有点不是滋味。

    “好了!我上个洗手间,出去干活了,你不去祭月亮吗?”楦柏关上柜子,拔出钥匙。

    “恩,去!现在就去!”龙颜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那家伙怎么这么久还不出来啊?”小志玲看着眼前过往的酒店电瓶车,尝试寻找着楦柏的身影,而酒店的客人和员工们正在陆陆续续从各个通道口走出来,祭月的平台上燃起了火把,每个祭拜的人都带上自己美好的心愿,向远隔着千里之外的月亮开始祈祷着,晚上免费提供的中秋节特色鸡尾酒,“华夏月色”更是大受客人们的好评。

    楦柏走出洗手间吹着口哨洗着手,背后一个房务部的同事走了进来,低着头,招呼也不打,便埋着头部开始打扫着地面。

    “中秋快乐!”楦柏微笑地看着镜子倒映着他的瘦弱的身躯,但房务部这位同事显得有点冷漠,还是注意力方向满满地在自顾自己整理着地面的污迹,或许是说,“其实地面就是干净的”显然感觉不到楦柏在面前一般,把楦柏透明化了。

    “你不去祭拜月亮吗?楦柏再次关怀地友好问起来,然而房务部同事还是僵持低着头继续打扫着干净的地面,楦柏立刻无奈地苦笑自叹气摇起头来,关上水龙头,正准备转身离开。

    然而,楦柏的手突然被勾住了,一股刺心的疼痛瞬间从左手腕传到心里,逼迫着楦柏的身体里那一面隐藏的血性瞬间挣脱枷锁,一刹那完成僵尸形态的变化,血眼,獠牙,苍白的面部…赤裸裸地印在眼前的玻璃镜子上,而远在酒店外露天草坪上服务的哲涵,此刻左手刚端起的啤酒忽然一阵强烈的痛苦感传来,酒杯掉落在地上,手部开始呈异常疼痛感的僵硬,哲涵惊恐地凝视着草丛上的啤酒沫,心中无比慌张地念道“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全的全本小说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bookben。阅读。<;/a>;

第三十三章 猎人的傀儡操纵

    楦柏愤怒地张扬着恐怖的脸庞急剧地转过头,疼痛的左手贴上一张黄色的符印,上面画着红色的封印符咒,而楦柏被贴着黄色符印的整个手臂都都被干化了,若隐若现地露出雪白的骨头,慌张的眼神抵触着眼前房务部同事的两个瞳孔里,两团热烈的火焰在燃烧着。

    “猎人…”楦柏惊恐地看着面前有着一张朴实脸庞的同事,此刻正受控制于血族僵尸天生的克敌,“僵尸猎人”的傀儡操纵。

    眼角注意力闪过,楦柏突然急剧地扬起右手,接住面前受控制的酒店同事又是突然间毫无预兆的举动,然而!这个举动让楦柏狰狞的脸庞显得更加无比的痛苦,另一只突然抬起的手臂也被贴上黄色的符咒,干枯的痛苦感再次从手心凉遍全身,楦柏像一只被囚禁的野兽一般,无奈,愤怒和惶恐地咆哮着,抵触着眼前“僵尸猎人”的化身。

    “为楚楚…”龙颜站在祭月的草坪上,看着手心中的相片里,一个有着甜美微笑的女孩发起狠劲来,而远在更衣柜里房务部的同事掏出手中的木剑,锋利的剑锋印在楦柏惊慌地的瞳孔里,“啊…”

    木剑突然刺穿进了楦柏的腹部,奏效地传来了一声凄凉地惨叫…草坪上!哲涵突然捂着腹部脸色发白地支撑着桌子,隐约间看见龙颜拿着一瓶酒在往自己看来…

    “你没有事吧?”忻梦立刻面无表情,显然被哲涵这一突然举动惊吓到了。

    “没…”哲涵同样是面无表情冷冷地回道,不厌烦地推开忻梦想要上前的扶持,匆忙地挤过人群聚集的草坪上,刚慌乱地走出来,“嗖…”哲涵移动着身子进入员工通道,而背后紧随赶来的Angelina同样慌乱地推开人群,满腹疑惑和担忧四下空空地张望着,寻找哲涵的足迹。

    楦柏的脸部在慢慢地干化,房务部同事再举起手中的木剑,此刻锋利的木剑刀锋和犀利的瞳孔光芒无比兴奋和得意地对准了楦柏的心脏部分,楦柏惧怕般浑身颤抖着,闪烁着虚弱的眼神抵抗着“猎人化身”的举动…从楦柏身上在慢慢消耗地往地面一滴一滴掉落的血液似乎在细数着楦柏命运尾声的到来。

    受控制的房务部大哥手起剑落,楦柏顿时睁大了瞳孔,哲涵刹那间撞破了男更衣室的大门,电光一样的速度冲进洗手间,强大的冲击力把楦柏狠狠推撞地向墙面的玻璃镜上,撞碎了墙上的镜面,玻璃渣尾随着“崩”的一声立刻四处溅飞…而此刻受控制的房务部同事木剑刺往的方向位置刚好扑空!草坪上的龙颜,立刻惊恐的脸部大为失色。

    忻梦走在空荡荡的员工通道里,四处焦急地在找着哲涵的身影,只有小志玲和祖洪还不知情地在草坪上忙着招呼酒店的客人。

    木剑落地轻声传来,受控制的同事应声倒地,哲涵焦急地看着地面上憔悴虚弱的楦柏,打开水龙头用自来水使劲地冲洗着楦柏手臂上贴着的黄色符咒,直到它掉落为止,干枯两只手臂伤口才慢慢恢复自愈能力,犹如绿植的灿烂解脱了昏暗的阴天,阳光到来了。

    “别动,你太虚弱!”哲涵按住楦柏欲要挣扎的身体。

    “我一定要宰了他,这个喜欢玩阴的小猎人…”楦柏虚弱地扶着墙面勉强地站起来,恶狠狠地打量着地面上的昏迷的房务部同事。

    “受控制的!猎人老套的一招,屡试不爽!”哲涵跨过地上的血水,盯着那把木剑,“桃木制造,我们天生的克敌!”哲涵犹豫地凝视着地面上的血水一会,“血液带了没?你需要补充!”

    楦柏虚弱地打开更衣柜,拿出一瓶红色液体的瓶子,打开盖子。

    “等等…”哲涵突然打断他的动作抢过瓶子,用手指沾了沾瓶中的红色液体往嘴巴里舔下,立即显现出无比痛苦和厌恶的表情,眼泪呛得挤出眼眶,“被…掉包了,按你这体质,直接喝下去会要了你的命!”哲涵皱着眉头不屑地看着手中的红色瓶子,手机铃声“蓝色的爱”响起…

    哲涵掏出手机,上面显示“梦。呼叫…”,未接电话4个!“哦!一路走得太急了,恩!嘘嘘…”哲涵突然感叹道,示意楦柏安静下来。

    “嗨!梦…”哲涵刻意地让自己表现得随意,完全放松的口吻。

    “噢!谢天谢地,我打了你几个电话,你在哪里?”忻梦此刻刚好站在女更衣室的门口,看着旁边的男更衣室门口破损的一扇木门,舒展着放松的口吻讲述起来。

    “哦!恩!我在更衣室里,洗手间里!没事,一会就出去!”哲涵微笑地回应道。

    “恩,楦柏也在那里吗?”忻梦转了个身,开始往回走。

    “恩…”哲涵看着楦柏,楦柏摆弄着手势示意哲涵要说“他不在!”,犹豫的表情在哲涵的脸上摇摆不定着,“恩…他在…”

    “他难道不知道晚上有活动要做吗?他在干什么?”忻梦停下脚步,口气略带点生气地僵持着神态。

    “哦…恩…”哲涵看着楦柏,断断续续地拉扯着喉咙不知该如何接上忻梦的问题,楦柏则一脸的“你活该”的表情瞪着哲涵,“他刚才在洗手间摔倒受伤了,我现在在照看着他呢”哲涵看着楦柏的脸庞肯定地点着头。

    “哦…那没有事吧?”忻梦一脸释然起来。

    “恩,没有什么大碍,马上就出去了,外面就靠你了!拜…”哲涵迫不及待地挂上电话深呼吸一口气。

    忻梦继续迈动脚步开始往回走,可是突然间又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男更衣室掉落的破碎大门,心里在暗暗地思量着“能造成这么大破坏只有极速的电瓶车了,哲涵的话语明显在应付着什么…”徘徊的思绪里又一个镜头更换“哲涵捂着身体,痛苦地冲出人群,消失在草坪上,这一会男更衣室,两个人都在…”

    “现在怎么办?”楦柏看着哲涵“你这个2B,这样迟早瞒不了她的,你太过诚实,太负责任了,你会把自己拆散得散架快一点的。”

    “打电话叫志玲去仓库取我的包袱,里面有血液,先把洗手间的东西清理了吧。”哲涵扶着虚弱的楦柏,慢慢走进洗手间。

    “以后怎么办?看来这位猎人大哥无时不刻真想要我们当他午餐啊?”楦柏依靠着洗手盆,看着地上趴着的同事。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哲涵把晕倒的同事翻过来,确认他的面孔,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味道刺激着哲涵的超能嗅觉神经,哲涵立刻脸庞大为失色。

    “梦…”

    哲涵吃惊地站起身转过去,死死地注视洗手间门口站着的人,而她同样一副僵硬的脸庞吃惊地打量着兄弟两和地上的人,一滩血,一把木剑,碎了一地的玻璃。

    “这…这…怎么回事?”忻梦显得很震惊,此刻的注意力徘徊在楦柏苍白的面容上。

    哲涵已经恍惚了神经反应一般,睁大了瞳孔抵触着忻梦突然的出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恩,我进厕所里,看见这位大哥跌倒了,摔破了玻璃,然后我也跌倒了!”楦柏看着被忻梦突如其来的出现而吓傻了眼的哲涵,主动开了口,倒表现得挺无所谓的样子。

    忻梦听完楦柏讽刺的安静呈述后,继续不可思议地打量着整个复杂的场面,把头转向哲涵“是吗?”

    期待答案的人不只是忻梦本人,还有楦柏,哲涵细数着自己的心跳犹豫着问题应付性的每个后果,毫无血色的脸庞沉默地堵在忻梦满脸的期待上一会后,“我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子了!”哲涵诚恳,默默地看着忻梦无限疑惑交织而成的安静,沉默的身躯,在三个人互相对视地猜测时,地上趴的人影微微撑起身子。

    “我在哪里啊?这是怎么的一回事?”地上的房务部的同事开始撑着地面起来。

    哲涵打破沉默,立刻俯下身体,小心翼翼地扶着他靠在墙上的一瞬间,背对着忻梦开始闪动他那双犀利的眼睛把思想注入他的脑海里,“你要牢牢记住,你进来,不小心打碎了玻璃,晕倒在地面上,其他的什么都不记得…”望着他迷茫无光的眼光,哲涵毫不客气地合上了双眼。

    “我想问他会比较好点。”哲涵重新站起来回过身,纠结的心情硬是挤出微笑地注视着忻梦,移动脚步离开自己身体挡住她视线方向注视的房务部同事。

    “恩!我进来的时候,不小心打破了玻璃,然后就摔倒了,其他什么的都记不起来了!”房务部同事使劲地揉着脑袋徘徊起来,而同时哲涵露出轻松的微笑看着忻梦。

    “地上的血呢?”忻梦看着满地的血水,继续问道。

    “恩!我流的,被玻璃划破的。”楦柏显得很淡定,故意拉扯着被血液溅洒到的工服。

    “我天哪,看你憔悴的脸!真没事吗?要不要送医院?”忻梦显得有点焦急地看着楦柏苍白的脸庞,关心地问起来。

    “不用,龙医生看一下就行。”楦柏毫不在意地,很是肯定的目光看着忻梦。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忻梦背后传来,小志玲慌慌张张地拿着哲涵的背包,捧着一瓶装着红色液体的瓶子也突然出现了。

    “噢!我的天哪,你还好吧?”小志玲丝毫不把在场的其他人放在眼里,泪流满面地扑在楦柏的身上,开始抽泣起来。

    “哦!疼…”楦柏显得有点高兴,又略带点痛苦的表情微笑着迎接小志玲突然激动的出现。

    “哦,对不起!”小志玲慌慌张张地松开楦柏的身躯,笨手笨脚底拿出那瓶红色液体的瓶子打开盖子,“喝…”小志玲小心翼翼地把瓶口推到楦柏的嘴巴边,而楦柏此刻的注意力转移在哲涵的脸上,暗暗地传递着什么。

    “嗨,梦!我们出去走走吧,龙医生一会就到!”哲涵看着楦柏,走到忻梦的身边“给他们俩一点空间!”

    忻梦疑惑地看着哲涵微笑的侧脸,转过头继续抵触着小志玲手上的那瓶装满红色液体的瓶子,在哲涵半推半劝下,和房务部的同事离开了楦柏和小志玲的视线范围。

    血液慢慢滑进楦柏的喉咙,开始被黑暗的封印诅咒属性吸收着,作为赠与,血族僵尸天生的再生能力开始重新复制着再生细胞,修复起破损的肌肉组织,像一棵久逢甘露的小草,终于挺直了枝干,重新焕发它应有的绿色…楦柏突然睁开了深红色的血眼,愤怒地盯着墙面。

    走出更衣室大门,房务部同事走在前面,吃惊地打量着破碎的大门,“怎么回事,怎么会破成这样,我记得上午打扫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房务部同事自言自语地说完后,摆弄着刚从地上捡到手里的木剑,打量着躺落在地上破碎大门,而忻梦听完他的陈述后,转过阴沉地脸,无尽怀疑的困惑深渊看着面无表情的哲涵。

    哲涵走在背后,看着忻梦和房务部同事两人走在前面交谈着工作之类的细节,转弯路口,忻梦告别了房务部的同事,并目送他转身的离去,重新把注意力定格在哲涵身上。

    “你先回去处理你弟弟的事情吧!我马上回去草坪帮我哥打理工作,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下了班见!”忻梦有点刻意地在和哲涵保持着距离。

    “恩,那你们忙吧!”哲涵微笑地看着她,刚抬起的手欲抚摸向着她的侧脸时,只可惜忻梦立刻转身离开了,这个晚上她见的遭遇实在太多疑点了。一阵冷风而过,哲涵消失在原地!而忻梦边走着,边摆弄着那把刚才从房务部同事手上拿来的木剑,上面刻了一个特殊符号。

    房务部的同事走在空旷的员工通道里,感觉背后凉嗖嗖的一股冷气,“哈喽,有人吗?”只见他转过身朝着背后叫起来,也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