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僵尸黑夜传说-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偷看我日记?”哲涵扭过头,盯着楦柏一脸的淡定。

    “怎么,有意见?”楦柏倒表现得挺无所谓,一副淡定满满的表情。

    “哪敢啊!大哥!”哲涵也是习惯性这种惊讶感!转过头,又接着欣赏着雨中的大海。

    “大哥你真的确定不告诉忻梦我们的身世?”楦柏问道。

    “恩…”哲涵喝了一口威士忌,还未吐出的话语立刻被楦柏打断了。

    “别告诉,又是那句;还不是时候!”楦柏显然看透了哲涵的心思。

    “那你认为呢?”哲涵反过来问起楦柏的意见。

    “我觉得是时候向她坦白了,时间拖得越久,对你的越不利。”楦柏。

    “哪一方面?”哲涵…

    “信任,和尊重!”楦柏…

    楦柏慢慢走开了,留下哲涵独自一人徘徊在窗口旁,数着像万丈雨柱般的思愁,正慢慢地注入到大海里,汇聚成一片。

    晚餐的时间到了,窗外还是乌云密布,大雨倾盆!兄弟两和小志玲坐在餐桌前。

    “这菜是谁做的啊?”哲涵刚放进口里,嚼了几下,显得无比痛苦地咽了下去。

    “还能有谁?”小志玲一脸闷闷不乐地看着楦柏的脸庞抱怨起来,“说什么创新,就是把各种菜各种调料乱七八糟搅在一起…”见着楦柏故意装作没有任何反应,小志玲又接着郑重地提拔起口气“这位仁兄,说你呢?”

    “噢…我啊?”楦柏一脸扮嫩,不知情一样,“赌不赌?肯定会有想吃这菜的人?”

    “谁?赌什么?”小志玲显然自信满满,很是不服气地插着腰,不屑地抵触着楦柏。

    “赌晚上谁洗碗…”楦柏显然也较上劲了。

    “好!大哥做证!来…看一下,谁吃?”小志玲继续不依不饶的口吻。

    “小白过来…”楦柏转过身热情地招呼着小刁豹的注意力,把盘子直接放在地上,三个人齐齐盯着它走过来,只见小刁豹走到盘子面前,停顿了下来,闻了闻犹豫了一下,扭头就直接走开了。

    哲涵立刻“哈哈…”大笑起来,小志玲更是理直气壮,“看你!就老爱整这破事,现在连阿白都不吃,我都怀疑你在厨房里到底是有没有用脑?”

    为此楦柏表现出一脸的极为不服气。

    “蓝色的爱”音乐响起…“啊哈!小萝莉!最近怎么样啊?”哲涵高兴地接着来自大陆静敏的电话。

第三十八章 杯酒言和 僵尸与猎人

    静敏站在一棵巨大的古树下,肩上停靠着一只黑色的大雕,身旁站着一个披着斗篷的神秘人。“肯定还好啦!你还想我能怎么样?”

    “呵呵…大陆好玩吗?你的野人呢?”哲涵起身离开餐桌,拿起一瓶威士忌研究起来。

    “他很好呢!但是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记清楚地点,在海南岛的中部,由于各个方向的强大气流会经过那里,汇聚成一个非常具有破坏力的旋涡龙卷风,一定会摧毁破坏掉很多东西的,我不知道那个地点有没有住人,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大概的坐标”静敏看着远处天空弥漫着在不断翻滚的乌云。

    “你怎么知道的?”哲涵转移了徘徊在手上烈酒标示的注意力。

    “你傻啊!我是巫婆啊,占卜也是其中之一啊,只是无意中看到了这个征兆而已啦!”静敏反驳起来“这是一个很大的气流,将会持续一个多小时,人类是不可能预测出来,给你坐标,晚上无论如何要赶到那里…”

    哲涵顿时转过头,一脸严肃地看着楦柏。

    楦柏驾驶黑色的e系奔驰奔跑在海南岛的高速公路上,哲涵望着远方此刻正不断在汇聚的乌云密布。

    “嗨!忻梦…”哲涵拨通了手机,对着话筒微笑地说起来。

    “恩…晚餐吃了没?小盈和小平她们准备了一堆零食,并且她们还准备了麻将前去助阵三天的美好时光呢!”忻梦穿着淡蓝色睡衣群站在凯宾斯基公寓的阳台上,同样看着远方天空的乌云密布无尽的绵延,雨刚刚稍停了一会。

    “恩!事实上,不好意思,亲爱的!我赶不上明天的航班陪你们去旅游了,突然有点事情耽搁了起来…”哲涵看着窗外极速变化的恶劣天气,怀着深深抱歉的口吻回复着忻梦,和阐明这次通话的主要目的。

    “为什么?”忻梦表现得有点惊讶起来。

    “恩,家族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你们好好玩好不?我等你回来…”哲涵纠结地扣着副驾驶座上的隔板,忧郁地,淡淡地说起来。

    “恩…那…好吧!要照顾好自己。”忻梦顿时无限失落般地扯拉低口吻。

    “恩…你也是!”哲涵继续延绵着忧郁的神伤,感觉无比落寞的孤寂和深深内疚感。

    凯宾斯基的员工公寓,忻梦挂上电话,徘徊着失落的眼神恍惚地注视着远方风卷残云般的千变万化,些许淡淡地失望浮上心头,扭曲了原本清秀的脸庞。

    海南岛高速公路上。

    “我们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静敏给的地址了…”楦柏握着方向盘,认真地看着前方行驶前进的路面讲述起来。

    “海南岛每年都有台风啊!这属于很正常的现象好不?”小志玲坐在后座,趴在楦柏的靠背上嘟着嘴巴。

    “既然是静敏会认真地和我说了,那么表明严重性肯定是真的!她要是表现得正常且有模有样起来,就意味着事情即将会发生…”哲涵深沉的眼神看着远方愈演愈烈的天气。

    一阵强大的气流形成漩涡般的龙卷风,从哲涵副座方向远处呼啸而出,不断地吸食残卷着着周围的一切物体,可移动或者不可移动…

    “看!来了…”哲涵指着门窗外遥远的地方,出现一条地面连接着天空乌云般的柱子,正在不断扭动着它那纤细的身躯舞动不可抗拒的强大破坏力而前进着,吞噬着靠近它方圆一定距离的任何物体,赤裸裸地印在三个人惊讶的瞳孔里。

    “旁边有个村庄…”楦柏突然惊恐地扭过其他人的注意力。

    “天哪…”小志玲突然发出一阵感叹,因为此刻龙卷风正以强大的呼啸,横扫千军之势正面移动进村庄里,正不断地席卷着一切物体去填饱它那永无止境的饥饿感。

    奔驰拐出高速公路,开进了一条满是泥土的土路当中。

    当轿车停歇在村路口时,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被肆意摧毁得体无完肤的废墟,坍塌的平楼,凌乱的家具洒扬得到处都是,随处可见是被折断,被拆分的物体,偶尔会有几只幸运的家畜在废墟中慢悠悠地寻觅着,徘徊着…唯独让人齿寒的就是看不到一个活人游走在这一片荒凉之中。

    “先不管那么多了,救人要紧!”哲涵开始卷起袖口来。

    “瓶子…”哲涵接过小志玲递给的器皿后,呈现出血族黑暗的一面,突然狰狞地咬向手腕,瞬间流淌而出的鲜血注满透明的玻璃瓶。

    “大哥这是干嘛?”小志玲疑惑地打量着哲涵这番神奇的举动。

    “让楦柏告诉你吧!”哲涵把瓶子递给楦柏,立刻消失在原地。

    “上来,我背你!”小志玲趴上了楦柏的肩膀,“大哥的血族属性遗传了上古蚩尤真神的庇护和赠与,所以他的血液拥有治愈的能力,这是幸运被选中为“天生王者”最为以骄傲的一面…”

    “就是记载中传说的再生之血吗?”小志玲趴在楦柏的的肩上,很有理论地描述起来。

    “不错!”楦柏也消失在原地。

    一处坍塌的房子前,哲涵正聚精会神地聚集着瞳孔的注意力和徘徊着思绪,犹豫地僵立在原地…楦柏突然极速移动着身体背着小志玲出现在他的身边。

    “怎么?这里有生还者的气息?”楦柏打量着哲涵安静的眼神停留在眼前的废墟上,坍塌的破碎墙体。

    “帮个忙…”哲涵头也不回楦柏,淡淡地吐露着沉重的简述,便迈动着步伐走向倒下的一面大墙边,兄弟两开始抓着粗大的倒下墙体,同时发力地掀开来并掷向一旁,“轰…”在一次倒落的巨大墙体传来破碎的声音。

    面前骤然出现的一幕,让小志玲原本的心跳起伏得更加没有节奏,两个中年人趴在地面上,身体已经被挤压得变形,血液溅洒得到处都是…“我的天哪…”小志玲不由自主地感叹起来。

    “都死了!”楦柏面无表情看着地面上这一悲惨的不幸一幕冷冷地讲述起来,小志玲则瘫软了身体地趴靠在他的肩膀上,止不住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哲涵继续着他似有深度的安静,耐心地站在原地,开始尝试着慢慢蹲下身体,翻开其中一个妇女的身体,一个幼小的生命被遮盖在她的腹部,毫无反应地闭着眼睛…

    “天哪…”强大的打击力再一次肆无忌惮地摧击着小志玲幼小的怜惜心灵,感叹的意境再一次赤裸裸地升哗起来,让原本已经不成型的心情更加碎得不像样…而这种场面,兄弟两早已经见惯不惯…

    哲涵颤抖着双臂在血泊中小心翼翼地抱起小婴儿,神情落寞地靠近楦柏的身边,头也不抬,注意力集中在小婴儿稚嫩的脸上淡淡地开了口,“还有气息,给他喂点,不能多。”

    小志玲还在纳闷着哲涵的吐露表述时。

    “血瓶!”楦柏补充了一句。

    小志玲小心心翼翼地,颤抖着哭泣的情绪牵扯着恍惚不定地摇摆打开了瓶子,瓶口慢慢移动到小嘴巴边上。

    “放下他…”一个似乎很熟悉声音在他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穿插了进来。

    哲涵立刻寻声望去,龙颜带着藏獒犬站在废墟的墙上,正张拉开弓箭,对准了兄弟两的方向,这个充斥满哀伤和令人心碎的场合上,情况似乎发生了小小的混乱和变化,四个人各怀鬼胎地默默对视起来。

    “我们在尝试救他…”小志玲着急地看着龙颜张扬着的满脸严肃,一脸哀伤地说道。

    “是吗?”龙颜的目光锐不可挡地盯着小志玲手中的血瓶子。

    “喂他!不用管那么多…”楦柏把哲涵和小志玲推到身后,同样敌意地怀着犀利的目光抵触着龙颜将要发生的一举一动。

    “楦…”小志玲明显被楦柏的举动惊吓到了。

    “喂!小家伙撑不了那么久了…”哲涵开始焦急地拉扯着脸部僵硬的肌肉,恐慌地盯着手中怀抱的婴儿。

    几滴血液从瓶颈滑向婴儿的嘴巴里,开始发挥它携带的天性超能使命,重新修复着小婴儿体内破损的组织,慢慢使各项器官的功能重新运作起来,而一旁的龙颜显然被这一无视他警告的举动激怒到了,藏獒在嚣张地咆哮着怒视着兄弟两,楦柏依然不动声色,冷漠无情地死死地扣住龙颜的一举一动,就在事态可能急剧化往恶劣方向发展时。

    一声新生的哭泣声重新响彻在荒芜的村庄上,催动着大家悬着的一颗心慢慢地停靠在安稳地面上,哲涵走上跟前,把此刻手中活泼乱跳的婴儿呈现在龙颜的面前,小婴儿开始传播起沙哑哭泣声,声声宛如残钝无力的刀剑击打在大家原本就不安宁的心扉上。

    “现在就是你的工作了…”哲涵完全不在意龙颜挺着“猎人”高贵身份和不可侵犯的态度,怜惜且柔情地把婴儿放在地面上,看着小婴儿在襁褓里折腾着舞动四肢无力地哭泣呼唤着,一丝伤感抹上哲涵的面额,还没有落下之时,三个人又消失在原地,重新出现在远方的废墟边上,继续徘徊着。

    大犬藏獒越过废墟,用舌头舔着小婴儿的面部,鼻孔不断地哀伤呻吟着,转身呼喊着主人的步伐,龙颜把婴儿包在大毯里打了个结,露出呼吸的小脸蛋在外面,“好好照看小孩子!黑熊…”大藏獒犬俯下头颅,把婴儿叼在嘴巴上!龙颜犹豫地抵触着远方其他三人的身影。

    血腥味弥漫整个夜空,哲涵和楦柏早已经唤醒开体内的另一面,只是潜意识的坚持和不可违抗的使命在与之黑暗嗜血命运顽固地做着抵抗着!哲涵和楦柏的记忆中,多少个这样的夜晚,多少个村庄被摧毁在比飓风更可怕的自己脚下,记忆里只因为静敏的一句话,兄弟两决定偿还心里的不安,所以才会千辛万苦,推三阻四地出现在晚上这个被自然揉捏的废墟上。

    哲涵的回忆…

    “正因为你们潜意思的无知,薄弱和与生俱来的嗜血命运,然屠杀这么多人类这么久之后,所以此刻更加应该站出来,在他们需要时提供帮助!”静敏站在一座同样发生自然灾害后的村庄面前,插着小手看着哲涵和楦柏摇摆不定的意向,斩钉截铁地挑明着态度。

    “不行,血液的气味太浓了,我怕我不能控制…”哲涵浑身开始发抖,剧烈的急促呼吸眼睁睁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荒芜,超能的嗅觉中早已亮起了红灯在警告自己。

    “那你知道,你为什么要与大自然签下合约吗?难道就是仅仅为了一己之私,行走在日光之下,难道你忘记了你说过的诺言?”静敏显得有点咄咄逼人,继续不依不饶不妥协的口吻。

    记忆里,哲涵和楦柏跪在一株古老的神树面前,一位披着神秘斗篷的法师背对着兄弟两,开始陈述起祈祷来“晨曦即将接手黑暗的统治,年轻人!你们准备好了接受神的洗礼,从而成为能融入人类的一份子,爱护他们!保护他们!给予他们必要时的帮助!关心!从而遗忘黑暗诅咒的嗜血本性,再也不放纵身体的欲望,而被眷顾地成为能像常人走动在阳光底下的血族僵尸吗?”

    “是的,我们决定了!”兄弟两跪在神树的脚下,直至东方太阳的乏起,将一缕阳光投射在躲避了几个世纪的两兄弟的身上…

    “记着!年轻人,这个诅咒只能被唤醒一次,如果你们在以后的日子里,再次接触人类的血液,将永生躲避在黑暗之下,这个诅咒的作用,是把你们的信任和人类连接起来,一旦触破,就永远修复不了了…”说完,披着斗篷的法师消失了。

    “ok,我干!”哲涵脑袋浮现出这一个短暂过程,看着面前等待答案已久的静敏。

    回忆结束,此刻站在废墟上的哲涵突然缓过注意力来。

    “所以,你打算再次阻挠我吗?”哲涵手中拿着血瓶子,正准备给另一个伤者进行治愈行动,头也不抬,突然自言自语起来!楦柏错过注意方向,鄙见龙颜又出现在身旁。

    “我想,我们应该消除这个误会…”龙颜满脸诚意的诚恳态度继续靠近两兄弟。

    几滴血液慢慢灌进地上躺着的一个中年男子嘴里,“误会?就是再次猎杀我们,还是愿意握个手,喝杯酒呢?”哲涵和楦柏的尖牙早已经挺出嘴唇,血红色弥漫双眼,赤裸裸地抵触着龙颜的到来。

    “当然是喝一杯!”此刻的龙颜没有一点犹豫的迹象,干脆且爽快地回答起来!旁边的藏獒犬叼着婴儿开始摇晃起尾巴来,为了使血腥味的嗅觉对血族僵尸嗜血感官的的敏锐冲击,威士忌的烈性可以暂时性地压制着它急促的欲望冲击。

    哲涵拿出一瓶波本威士忌,喝了一口,递给龙颜!接过手后,龙颜也没有过多犹豫,同样径直地饮用起来,两只有力的大手在这瓶烈酒的见证下,牢牢地握了起来。

    凌晨即将来到,因为这里是山区,信息很难传到具备有一定救助能力的城镇上,这个时候远处消防车才闪现着急救灯呼啸而来,小志玲怀里抱着熟睡的婴儿,四人的背后,能抢救得过来的生还者七零八落地散布在各个角落上。

    “这里就交给你了!”哲涵拎着一瓶威士忌,不断地往嘴巴里灌着。

    “恩!你们先走吧!酒店见!”龙颜看着三人身上沾满了灰烬,小志玲还在不断地哄着臂中的婴儿。

    “走了,志玲!”楦柏拍了拍她瘦小的肩膀,柔情地看着她一脸仁爱的笑容。

    “那小婴儿呢?”小志玲显得有点舍不得,有点…

    “总会有好心人去处理的。”龙颜淡淡地回答道。

    小志玲几丝犹豫闪现过低落的眼神后,在楦柏肯定地点头下,才恋恋不舍地把婴儿放在在龙颜的臂弯里,边走着边回头,不舍地看着龙颜的臂弯,坐上了奔驰的后座,整个人瘫倒在楦柏的怀里,哭成一个泪人。

    奔驰绕了一个弯,哲涵跟龙颜招手后,合并上玻璃窗,慢慢离开村庄,留下他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背驰远去的身影,一丝久违的微笑浮现在龙颜的脸庞上,大藏獒犬摇摆着尾巴跳进宝马的后座,因为消防车已经开到跟前了…

    三亚国际凤凰机场。

    走在三亚凤凰机场下飞机的通道上,忻梦感觉这次的旅游明显少了点什么,而小盈一直坚持她绝对合逻辑的说法,因为哲涵没有在她身边,而每一次递增说出嘴巴的效果就会不断地加剧忻梦的沉默,毕竟难得有次可以放松的机会,看同行旅游的姐妹们大包小包的特产拎得丁零当啷响…

    “嗨!哥!你有没有听伯母说过徐力的事情?”祖洪刚好充当苦力拎着大件从背后慢慢挪过来,忻梦接过他手上的一件大物品,好让他缓口气回答问题。

    “恩…大概意思好像是;几次伯母一家要来三亚旅游,而徐力一直坚持着不肯来,说什么一提到三亚,徐力就有股莫名其妙的害怕,对于这个问题,我还想询问你的意见呢!”祖洪也同样显露着疑惑地僵持着忻梦。

    “伯母说给我寄了一张徐力的画照,意思说他经常会画这个人头像,问我们看是不是周边的朋友…”忻梦打开手机,一条快递到达的信息显示在她手机里。

    “恩!好好确认吧!上次他走得也太唐突了,都还没有来得及问他理由。”兄妹两一起扶着电梯,慢慢走下了下机通道。

    走出大门,忻梦一眼就望见哲涵一身黑色的西装笔直地挺在那里,一口似乎埋藏了许久的深深气息才慢慢从心底呼吁而出,半悲半喜。

    “嗨!哲涵…最近怎么样?”祖洪放下沉重的包袱拍了拍他的肩膀…

    “恩!还好…你呢?”哲涵明显注意到忻梦在故作没发现自己出现的一样…

    “恩!不错,但是有些人就不一样咯!”祖洪使了个眼色瞅向背后的忻梦,拍了拍哲涵的肩膀,嘻嘻哈哈地走开了…一不注意,立刻掰倒在地面上,出丑的洋相逗笑了忻梦。

    “恩,嗨…”哲涵微笑着,有点难为情地靠近忻梦,看着她嘟着一张嘴巴站在那里,一脸的不情愿,不妥协…“恩…本来还计划跟你到旅游到处逛的,结果我没去,让你失望了。”哲涵把忻梦紧紧地搂在怀里。

    “恩!然后呢?”忻梦表现得一脸故作冷漠和不理睬。

    “所以我今天特意请假来接你啊…”哲涵微笑地捏了一下她僵硬的脸庞。

    “恩,然后呢?”忻梦还是一脸的无辜,明显在抒发着自己积累了几天的不满情绪。

    “好啦!真的对不起啦…确实有点事情耽搁了,在去办事的途中,海南中部琼中县一个偏僻的山村遭遇了一场突然的龙卷风,加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们就充当了帮手。”哲涵一脸认真地看着忻梦冷冷的表情解释起来,顿时奏效了。

    “琼中县?海南的中部?龙卷风?”忻梦突然一脸的疑问。

    “恩!走吧,回家再慢慢看新闻!”两个人慢慢走进人流,并不断交谈起来。

    “华夏五千年”酒店Add西餐厅。

    重阳节即将到来,大家都在讨论今年的重阳糕到底要做几层,做多大,今年将会举行各个酒店员工与客人互动放纸鹞,采购最古老的传统工艺制作的纸鹞,以弘扬我中华古老的文化和精神,活动地点将会在海棠湾上,到时候!飞得最高的酒店代表将会获得一定性的奖励。

    “两天后就是重阳节了,总监和酒店的管理层在商量着服装和装饰上的一些改进,今年的重阳糕将会免费向来店客人发放,酒店采购进了500只纸鹞,有兴趣的可以联系礼宾部的同事,今年总裁将会购进几万盆菊花,像上次国庆一样把酒店再次团团围绕起来,到时候新闻机构,和一些政府机构也会前来赏菊。”经理向慧扶了扶眼镜,翻开下一页…

    “市场销售部临时通知,有一个驴友的老年人团队也会入住酒店,他们从事各行个业,却异常的热情喜欢探险!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年老的教师,退休的国家老年文人干部,也会前来酒店度假,大家要注意服务!特别是老人!因为重阳节也是上了年纪人的节日。”向慧盖上本子,看着大家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那今年的服装和装饰有改变吗?”君姐看着向慧第一个提出问题来。

    “这个应该不会,但可以肯定的是,佩戴茱萸和菊花酒这两项应该不会去掉,毕竟都延传这么多年。”elvin肯定地口气回答着唐君的问题。

    “也就是说,一定要佩戴茱萸咯?”楦柏突然打破一贯例会的僵默风格…

    “是的,一方面为了凸显酒店的特色,和弘扬中华的传统,另一方面也是想像传说中节日一样图个吉利。”向慧微笑地回答着楦柏的问题,而楦柏则一脸死寂地望着哲涵。

    亚龙湾别墅小区里。

    晚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