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僵尸黑夜传说-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龙颜会重新做一个驱邪符放在你的身上,切记不能再丢了!上班一定要跟志玲在一起,因为她是法师,春节里的祝福和喜气是法师一年中法力最为巅峰的时候,且龙颜那几天也会在餐厅里,所以不要一个人跑开去做什么,从今天起开始饮用干姜水,而关于工作上可能会发生的冲突和变化,我已经跟向慧交代了你和小志玲就只能站在吧台里,哪里都不用去。”

    “你跟向慧表明你的身份了?”忻梦吃惊地看着哲涵打量起来。

    “我不需要等待他开口,呵呵。”哲涵轻松地看着忻梦轻浮地微笑起来,半秒后忻梦才反应过来。

第四十九章 上官御天

    华夏五千年度假酒店。

    元旦的繁忙所获得的成就终于坐落在人事部的员工信息分享栏上,公布了这几天以来的收支状况,人员调节…以及一些特殊事项!比较着上一年的销售数据,最后是总经理和各部门总监的感谢致辞和本月的生日之星,虽然员工公告栏上人事部陆续地更新了许多资料,但是最能引起大家兴趣的主题还是员工欢乐节,也就是“员工晚会”的到来…

    地点;维也纳宴会大厅!时间;下午5点到7点,活动事项…活动表演项…主持人…

    “你说楦柏真的会唱歌吗?”忻梦从人事部门口围观的人群里好不容易地挤出来,便开始扯拉着疑惑的表情打量着哲涵。

    “他嘛!恩…”哲涵故意把头部翘得高高的,翻着瞳孔思索起来,“好像是会唱…就是对厨房比较白痴里一点,却一直耿耿不死心而已!好像这几天小盈她们一直拉他去ktv排练呢。”

    “是吗?”忻梦立刻显得有点惊讶起来。

    “是不是晚上看了不就知道了嘛,给楦柏一点阳光啦,呵呵。”哲涵故意挤出扭曲的表情打量着忻梦一副很吃惊和期待的样子。

    “呵呵。”忻梦显然奏效般被哲涵的表情逗笑了“还没见过这样的兄弟!”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了去勒,几个世纪之前…”哲涵开始搂起忻梦的肩膀,故意夸张地摇摆着手势比划着动作讲述起来,慢慢离开人群,开始哲涵高傲夸张风格边比划边讨论着,一路上断断续续传来忻梦欢快的笑声。

    华夏五千年酒店维也纳宴会厅里。

    晚上,维也纳大宴会厅里所有效果灯光全部开启并照耀得宴会厅里一片色彩绚烂,再加之衬托节日的喜庆修饰了各种彩条,花灯,和一个巨大的舞台灯光闪耀,两条长长的白色布菲放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中间规律距离摆放着圆桌标立着各个部门所属的位置。

    “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送我们大堂吧员工表演的“民族舞蹈”,主持人话音刚落,传来“噼里啪啦”的掌声,还不间断地伴随着尖叫的口哨声渲染这个欢快的节日气氛。

    “接下来,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下一位表演者,来自西餐厅吧员的楦柏,演唱beyond的经典之作《光辉岁月》。热烈的掌声有请…。”主持人边说着边开始离开舞台中心,楦柏穿着休闲套装背着吉他慢悠悠地走出舞台屏障,一出场四面八方的欢呼声顿时一阵高起,最为激动的当数餐饮服务部那一块,好像小盈都直接站到桌子上鼓掌了。

    哲涵站在最后一排看着一群女孩好不容易把小盈搞定下桌子后,忻梦转过头打趣地看着哲涵,立刻效应般相视而笑起来。

    “唱啊…”哲涵突然转过注意力听着台下的观众在起哄着。

    “唱啊,怎么不唱呢?”起哄声开始杂乱并加剧起来,场面的气氛显然陷入尴尬的变化中,哲涵立刻调集着所有注意力远远地望向舞台,突然抵触到楦柏全身正在处于剧烈地颤抖中,急促得不由控制的手指抖动非比寻常地按在吉他弦上,整个人开始呈断间歇的喘息状态,额头上的汗珠不知觉中凝聚成一片,这一突然惨烈的生动画面赤裸裸般一丝不漏地印在哲涵的瞳孔里。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楦柏突然抱着头部瘫软在地面上并不断剧烈地挣扎忍受起来,台下的同事们显然被这一幕吓到了,嘘叹和议论声顿时四起。

    “龙颜。”几米远的位置,哲涵的声音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议论声中到达龙颜的耳里,龙颜随即迈开步伐冲上舞台,主持人和负责晚会事宜的人事部同事们才意识起问题的严重性,顷刻反映过来,指挥阻止着大家慌乱一片地涌上舞台,好腾出空间和时间让医生抢救楦柏。

    “这,这怎么可能?”看着慌乱的人群,无数个疑问同时出现在混乱无章的脑海里,挤爆了哲涵的思维。

    “晚上好,卢宇哲。”一个既陌生而熟悉的声音仿佛爆炸的原子弹一样散播着它那强大的摧毁力慢慢扩散进哲涵的耳孔里。

    “……”

    良久的沉默过后。

    “上官御天。”

    无比颤抖的惊讶像寒冷的冰水一般立刻灌注进哲涵的身体里,刺激着每一个能活动的细胞僵硬并冷却下来,像切掉电源一般停止了身体里正常的活动机能,哲涵万分惊讶和不可思议地回过头来。

    “嗖…”一阵冷风而过,哲涵消失在原地。

    “你对楦柏做了什么?”哲涵暴露着那张狰狞的血红色脸庞和强大的愤怒,突然掐着上官御天的脖子移动过后按靠在墙面上,不屑和强势的恶狠狠眼神盯着他冷傲的目光。

    “你…认…为…这种…方式。我就会告诉你答案吗?”上官御天双手捂着哲涵掐住脖子的手掌,并尝试着一点一点地掰开来…“嗖…”哲涵感觉身后一阵凉意袭来,肩膀被两只强有力的大手固定着,后膝盖随即被狠狠地顶了一下,跪倒在了上官御天的面前。

    “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吧?卢宇哲,就像,恩…”上官御天难受地揉了揉涨红透的脖子,蹲下身躯来故意亲昵地把头伸到哲涵侧脸的耳朵边,“就像在冥都书塾学习一样,再一次跪倒在我面前,呵呵…”上官御天缩回脑袋,挺着一张阴冷微笑的脸庞开始打量起哲涵来,哲涵的瞳孔里倒映着同样是一张无比苍白的脸庞,却比自己更加灵动和别具岁月的差距,更加古老!更加深沉!仿佛就像从古代时光穿越而来的人类一样。

    “你杀了阿洋和长发鬼吧?”上官御天抵触着哲涵的脸部在痛苦地扭曲和继续不屑地张扬着,随即苦笑着情绪凸显着狠劲垂下头来徘徊着脚下的地毯…再次抬起头时,血性的特征恐怖毫无遮挡地描绘在他的脸上,“今天算是给你一个教训,我不杀卢宇楦,但是我要告诉你,我会慢慢地,一个一个地从你身边带走,先是你的女友,再是,呵呵…游戏才刚刚开始卢宇哲,期待你每天晚上能睡得安稳一点。”上官御天狰狞地抵触着哲涵,掏出一支树枝来。

    “但是我现在的怒火还是很难平息,认识它吧?”上官御天显得无比的小心翼翼摆弄着手中的树枝,继续不缓不慢地打开口吻…

    “我们叫它作…桃木”上官御天的陈述刚落下帷幕,一阵无比剧痛的刺激感从腹部穿透背后传遍全身,哲涵的呼吸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并堵住了喉咙,强大的疼痛感压迫着哲涵此刻每一条运转神经血脉,迫使他进入僵硬和乏力的状态中。

    “把他扔到花丛去…”上官御天不屑地打量着哲涵的软弱后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上溅洒的血液,随即戴上墨镜,抬头观察着人群中正在四处张望的忻梦。

    舞台上突然急剧抽搐的楦柏已经恍惚着脸色摇晃着脑袋醒过来,一睁开眼睛,就瞅着小志玲延绵着焦急无奈般的哀泣之声,旁边的龙颜还在闭着眼睛口中默默念叨着什么,舞台下酒店的同事们都在万分焦急和等待地注视着台面上变化的一幕,所有高层管理开始指挥现场人群流动的秩序,安抚大家突然骚动急躁的氛围。

    “哲涵呢?”忻梦跟着大家在着急地注视着楦柏情况同时,意念的思绪突然一闪而过,开始郁闷哲涵这个时候怎么不在现场呢?便开始拉扯着疑惑的注意力四处徘徊张望了起来,眼前的视觉方向开始变化,大门,人群,舞台。忻梦在细细地查看着每个方向。

    “哦!对不起!”忻梦刚转过头,恰好无意间撞在了一个年轻人的肩背上,立刻腼腆地摇晃着身躯惊慌起来,紧随着开始连连地失礼表达着满满的真诚谦意“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在找人呢!没注意到你!”忻梦紧张的状态中不断地打着手势解释着,然而下一秒的思绪却逆转般地反应却是“眼前这个人怎么那么陌生啊?”

    “没关系。”陌生男子低着头淡淡张开了口,便掏出带血的手帕拍了拍被忻梦突然顶撞到肩膀部位,微笑地摘下墨镜,一副极度苍白的面容完整地呈现在忻梦的面前,凹陷的眼眶,宽大的额骨和额头,拉长着对称的左右侧脸,仿佛就像是来自于几个世纪前的人类。

    “你是哪个部门的呢?怎么好像我从来都没见过你一样?”忻梦紧缩着眉头,小心翼翼地盘问起来,仔仔细细地观察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

    “什么?部门?”年轻人似乎显得有点迟钝和愣然,便一脸满满疑惑地抵触着忻梦的期待和沉默。

    “就是你在酒店是哪个部门工作的?”忻梦的注意力徘徊在他漆白的脸庞上解释道,同时困惑的心里已经开始筑起防备般的城墙。

    “哦,实际上我是来三亚找人的。”年轻人开始错开与忻梦对持的注意力,独自徘徊着步伐仰望着着宴会厅上的彩色水晶吊灯,故意躲避开忻梦的问题和她此刻的身躯存在于眼前一般。

    “那您就不是我们酒店的员工了?”忻梦立刻变得机警起来,继续持缓着口气小心翼翼地询问起来。

    “员工?哦!呵呵,实际上我是来找老朋友,卢宇哲的!你认识吧?”年轻男子顿时灿烂的微笑无比凌人地打探着忻梦戒备和突然惊讶的表情。

    “认识,他是…”刚想脱口而出的话语突然卡在忻梦的喉咙里,一丁点思绪在猜测下像星星之火开始扑烁和发亮,眼前这人有着和哲涵楦柏一样的容颜,说话和举止根本不及于现代正常人的思维和状态,就像仿佛隔了几个世纪之遥的远古时代人类一样,忻梦继续沉思地打量着他微笑的惨白脸庞,开始在脑海里迅速地翻阅和仔细品味着每一个画面和思绪,从撞到他,墨镜,掏出手帕,手帕上有血…哲涵不在…而哲涵不可能会刚好这个点上离开的,而面前这个人所表露出令人匪夷所思的奇怪微笑和言行举止,种种复杂的迹象交叉在一个点上…终于!猜测和困惑般的星星之火开始燎原。

    “上官御天!”

    忻梦显然思绪运转到极点,不由自主般脱口而出,而强烈的畏惧感迫使她身体不由得自主地往身后退了好几步,脑袋突然被灌进铅水一样的空白,一样的沉重!惧怕感瞬间填满全身,恍惚吃惊地打量和期待眼前陌生男子的冷笑。

    “咦!看来你还算不笨,呵呵,告诉卢宇哲!恩!”上官御天故意阴冷地扭曲下脸庞,“晚上只是个开始,游戏最刺激的部分是在中间呢…”上官御天继续傲气凌人地抵触着忻梦苍白得毫无血色的侧脸,更加剧了他冷意袭人般的微笑面容。

    “醒了醒了。”忻梦的背后,人群突然开始欢呼雀跃起来,只见她稍微偏一下头,注意力开始错开眼前关注起人群的动向来,不知觉中感受着面前恍惚般一个影子飘过,转过头来,上官御天消失了!忻梦开始四处紧张地张望寻找着,最后还是把惊恐的目光遥望在舞台上摇摆不定的楦柏身上。

    “你没事吧?”龙颜扶起楦柏的头部。

    楦柏立刻抚摸着小志玲哀泣的脸庞,安抚着她剧烈的情绪,转过头惊恐看着龙颜“他来了…。”

    一处黑暗的丛林里,间续地传来一阵阵痛苦的哀叫声。

    “啊…”哲涵痛苦地捂住腹部呻吟着,迷离无力的眼神抵触胸前插着一根桃树枝,鲜血正不断从伤口里缓缓而溢,而此刻虚软的自己却始终提不上力气来,就更别讨论把胸前的桃木拔掉了,桃树发挥了它天性克制邪物的超能使命,此刻正不断地压制着哲涵血性再生的超能和加剧洞穿过他躯体的痛苦,并无情地迫使哲涵慢慢地接受死亡命运的到来。

    一道黑影闪过,楦柏架着龙颜突然出现在哲涵的面前“该死!”龙颜不屑地开了口后!便俯下身拽住桃树枝,用力一拔,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刹那响彻夜空,哲涵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

    亚龙湾联排别墅小区。

    三辆轿车并排着拐进别墅小区的大门口,停在别墅前!哲涵绝对的血性狰狞烦躁地注视着身上白色衬衣染满了鲜血,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了,但是心里那个埋藏的伤口却还在活生生地隐隐作痛。

    “你没事吧?”忻梦坐在副驾驶小心翼翼地打量并关切地问候着。

    “没…”哲涵愁闷的脸上勉强地挤出笑容来回应着忻梦,继续烦躁不安地打开车门,极速地移动着身体出现在副驾座的车门前,打开车门架着忻梦的身体穿进别墅。

    “嘶嘶…。”此刻愤怒不已的哲涵干脆把身上的染满鲜血的白衬衣发泄般肆意地撕个粉碎,不屑和烦躁都丢进厨房的垃圾桶里,冷冷的一副表情转身打开冰箱拿出那瓶红色的液体,强大的力气直接扭断瓶颈,便开始旁若无人般粗鲁地豪饮起来,慢慢地哲涵的脸部开始发生急剧变化,雪白的尖牙探出嘴唇,突迸而出的指甲穿进在大理石桌面上,哲涵愤怒地摆动下手掌,五道深深的沟迹顷刻活生生地印在大理石面上,“嘣…”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传来,哲涵不屑和愤怒地捏爆了手中的玻璃瓶,一团黑色的霸气突然从他身体里极速地散发而出,并剧烈地围绕着哲涵的身体旋转起来,哲涵显露出他那最黑暗一面的狰狞愤怒地瞪着垃圾桶里染血的破碎衬衫。

    “他来了?”奕鸿操着低沉的声音小心翼翼地问起来,打破这个沉默的局面。

    “这是个大惊喜!”哲涵突然抬起愤怒的目光狠狠地瞪了奕鸿一眼,惊得奕鸿刹那恍惚着神情摇摆不定,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身体往身后倒退两步!继续僵持着恍惚的神情遥望着哲涵无尽般延绵的愤怒,实际上整栋别墅里的空气已经像开始结冰似的,奇冻无比。

    “嗨!你怎么了?”忻梦无及顾虑地快速走上哲涵跟前,切断他此刻欲罢不能的纠结姿态和一触即发般烦躁的态度,安抚摸着他的冰冷的脸庞。

    哲涵显然没有意识到忻梦突然的举动,骤然转过头时,望着她安静的脸庞,脸上的愤怒开始平息下来,围绕身边的黑色霸气也在慢慢地消逝而去,哲涵双手开始乏力地支撑着大理石桌面,尝试着低着头缓和情绪。

    “不好意思,我有点失控了!亲爱的…”哲涵怜爱地抚摸着忻梦的头部,让她轻轻地靠在肩膀上,敞开被血性封锁的心扉大门,任由忻梦的柔情自由穿梭驱赶着内心里那一面最深沉的黑暗。

    哲涵开始重新定格注意力,纠结和沉默地打量着眼前的奕鸿。

    “所以他这次来的目的很清楚了,要杀掉你?”龙颜把古典杯放在鼻子孔。

    “他的目标不是我,我太了解他了,制造你身边的痛苦远比你本身所承受的还要来得刺激,他透露一个信息,下个目标忻梦。”哲涵赤裸着上身,忻梦搂着他强壮的胳膊突然间一阵剧烈颤抖般吃惊地打量着哲涵。

    “他们这次来,还带了巫师,所以情况会很复杂。”楦柏难得一见的安静状态担忧地望着众人“我在舞台上,很明显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咒语在控制和摧毁我意识。”

    “上官家族是名门贵族,自然有古老的巫师为他们服务,他们就像是仆人一样忠心耿耿地伺候着主人。”奕鸿补充完整楦柏的陈述。

    “别哭了,我没事!”楦柏把小志玲搂在怀里“又不是你的错!”小刁豹似乎能读懂主人的心事一般,不断用爪子刨着小志玲的脚步,哀愁地“嘶嘶…”叫唤。

    “我居然连一个控制咒都解不了,呜呜…”小志玲无比伤心和失落地趴在楦柏的怀里,嚎啕地哭起来…因为在维也纳的舞台上,小志玲抵抗和解不了楦柏的封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楦柏在痛苦地挣扎当中,等待龙颜的到来。

    奕鸿理解和安慰地打量着小志玲,“他们在暗处,人多配合着巫师,并且比我们还要强壮,如果真的正面交锋起来,我们根本就不是对手,虽然我们有一个天生霸气的王者。”奕鸿转过目光,纠结地打探着哲涵。

    “实在不行的话,只能趁着白天离开三亚了?”龙颜疑惑地抵触着安静状态中的哲涵,忻梦再一次表现得无比惊讶起来,哲涵突然眼中饱含着一种特殊的表情地望着龙颜一眼后,龙颜便默默地走向祖洪的身边。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够多了,明天再谈吧!让我想想先…”哲涵开始带头走动起来,示意楦柏带着哭泣的小志玲回房间,转过头奇怪地打量着祖洪一脸恍惚的等待开了口“晚上你睡我房间吧,这么晚了一个人回去不安全。”

    “没,没事,我开你的车回去就行了,我还要跟向慧老板汇报下关于晚上楦柏的问题呢!”祖洪继续摇摆不定地回应着哲涵的问题…

    “那你路上小心点,保持手机开通!”哲涵走上跟前,微笑跟祖洪握了握手!

    “路上小心!”哲涵打了个手势,看着祖洪慢慢倒出车位开始远去,一转身便迫不及待地拉上别墅的大门,楦柏迅速地把每个窗帘拉上,哲涵拔下别墅里供电的总开光,刹那间!从外面观察着别墅的动静时,整栋别墅立刻淹没在黑暗中。

    “哲涵呢?”忻梦抵触着楦柏这一奇怪的举动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起来。

    “嘘嘘…”楦柏焦急地打着手势示意忻梦保持安静,拉着她的手在掌心描绘着什么,而此刻哲涵安静地潜伏躲在窗角边撩起纱帘的一角…黑暗中!哲涵开始发挥他血性里的超能视觉注视着别墅外的一棵大树上,另一双一样闪烁着红光的眼睛!树干上的年轻僵尸焦急地在耸拉着耳朵在尝试着倾听什么,显然焦急和烦躁的肢体扭动表明他此刻捕抓不到任何声音了,年轻僵尸愤怒地扣下一整块树皮后,不屑地消失在树杆上。

    而哲涵安静地站在窗口边,抵触着突然离去的年轻僵尸,顿时绷紧了牙根,同样消失在原地。

    三亚湾某座楼房。

    三亚湾市区的某一栋楼房边,哲涵正站在一处黑暗的角落里,徘徊着注意力在树叶的缝隙间注视着年轻僵尸突然从地面一跃而起进入大楼三层的一个窗户中,年轻僵尸跳进窗户后便转过头来警惕地对着楼下观望了一圈,死死地扣上窗户拉上窗帘。

    哲涵闭着眼睛摇动着耳朵尝试着捕抓什么,显然顷刻浮上脸庞的无奈表情代表着有某种克制的封印在捍卫和抵触着哲涵的超能听觉,哲涵无奈地望着窗口吐了一口气息,消失在原地!然而在哲涵离开的转身后,窗户突然打开来!一个满脸画满了符咒的巫女探出头,严肃地观察着楼下的一切动静。

    亚龙湾别墅小区里。

    “嗖…”别墅里哲涵突然无息无声出现了,惊得忻梦一时徘徊着沉思的注意力捧在手里的咖啡杯不由得滑下手掌,在触碰到地面的霎那间稳稳地停靠在哲涵的手里。

    “对不起,亲爱的!吓着你了。”哲涵把咖啡杯重新放回忻梦的手里。

    “什么情况?”龙颜递给哲涵一杯威士忌。

    “住在接近三亚湾一栋几层高的楼房里,有巫师在里面,施了遮蔽咒,听不到他们在里面讨论什么。”哲涵无奈地晃了下手中的古典杯,品了一口。

    “你不能让祖洪去当诱饵,去引诱他们,哲涵!”忻梦突然抱怨地打开生气的口吻,一脸严肃地抵触着哲涵的突然僵立的后背姿态。

    “抱歉!亲爱的,情况不同了,总需要做出改变和先发制人,龙颜其实已经在祖洪的车里,这是最快的方法辨识敌人的位置和信息,当我们切断别墅里的动静时,他们自然把注意力转移了,虽然我估算错他们会跟着祖洪离开,显然!他们对祖洪不感兴趣。”哲涵耐心地向忻梦解释着并朝着祖洪致谢和理解般点了点头。

    “但是…”忻梦似乎还想反驳点什么。

    “小梦,我也是这个全体的一部分,只要我能做的!一样一定要去做!”祖洪显然猜透到忻梦想要不满地表达什么。

    忻梦顿时急促和紧张的表情慢慢放松下来,转而一脸欣慰和理解地打量着祖洪沉默和坚持的态度。

    入夜,忻梦的房间里。

    “很抱歉今天晚上!”哲涵耸拉着郁闷的脑袋走进忻梦的房间里,看着她孤独般地依靠在床上,便温柔地从背后抱住了她。

    “不是你的错!”忻梦自然地依靠在哲涵的胸口上,开始失落和平静地打开口吻,“想想我们,还在计划年后的假期要怎么过,突然间感觉到距离竟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对不起,梦。”哲涵顿时显得更加伤感,并歉意满满地把她搂在怀里更加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