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僵尸黑夜传说-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传递和交融着什么…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要杀死我的母亲?”白衣女子打破沉默先开了口,并带着一股沉重的失望和问责的口吻!

    “不是我,我没有?”楦柏原本的淡定忽然没了踪影,此刻坚定且急促地回复着白衣女子的问题,情绪的上扬激动迫使着体内的克制物开始活跃和作用起来,楦柏被压制的血性躯体此刻能明显地感应到阵阵绞心的疼痛不断涌向各个部位,遂开始起伏着胸口剧烈地喘息起来…

    “谁可以证明?”接触到楦柏所呈现的状态后,白衣女子脸上的表情明显妥协了下来,但又马上抛出下一个问题。

    “他们两!”楦柏干脆地指着旁边的哲涵和静敏,头也不转望着白衣女子坚定地说起来。然而!半响长的时间悄悄地溜走了,死寂般异常的安静显得别具讽刺地笼罩在他们的周围…白衣女子满是期待地望着哲涵和静敏的方向后,脸上僵惑的表情依然纹丝未动!继续延续着一脸的不理解和期待,转过眼神失落和沉默地打量着楦柏…

    意识到尴尬的气氛后,楦柏不舍和疑惑地抵触着白衣女子此刻的表情慢慢地转过头来,吃惊地打量着静敏和哲涵,出乎他的意料的是!静敏和哲涵此刻都保持起了默契般的沉默,同样是顾有疑虑不理解地看着自己,迷失了曾经相守的信任,就更不用提当前的援助了…

    楦柏满带希望的瞳孔仿佛乞求般注视着哲涵和静敏许久后,失落的情绪纠结着哑口无言!沮丧的落寞慢慢低沉下来,侧着脸低着头部哀默地徘徊着地面,脸上的失望表情仿佛就像突然间被定了死刑一样的纠结,带着满是哀伤和惆怅的表情慢慢抬起头注视他们两一眼后转过头,双手探出木笼外,想接触白衣女子…

    只不过!白衣女子选择后退了一步…

    楦柏原本低落的情绪愈加无止境般坠入无尽头的深渊里,镶嵌满着失落的脸庞,慢慢地抽回手臂!抱住身边的木柱,额头刚好卡在柱子之间的缝隙里,继续沉重和忧愁的眼神徘徊游离在地面上,心中平静的湖面像突然被暴雨击打得遍体凌伤,没有片刻的安静和完整,随即…

    楦柏的视线画面开始模糊起来,饱受委屈的心灵催击着情绪使泪水瞬间湿润了眼眶,无辜,失落地望着地面上移动着视野方向,直到鄙见阳光透过墙面上的窟窿照射进来印在地面上的点点滴滴…

    “我可以证明!”

    楦柏突然急剧地抬起头来,像在饥渴的绝望边缘逢遇甘露的来临沐浴一般惊喜地望着白衣女子无奈而复杂的神情,继续迫不及待地接着往下说“我可以证明我不是凶手!”

    “也可以证明!我并没有背弃与大自然签下的嗜血协议!”楦柏一改失落之情,淡定地转过头抵触着地面上安静的静敏和哲涵…

    “看到地上那些阳光了吗?”顺着楦柏的手势,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注意力开始游离在地上点点滴滴的阳光中,等待和思索起来…

    “我,血族思成堂卢氏宗族第24代僵尸在这里向你们起誓。第一!我绝对不是凶手。第二!我绝对更不可能会伤害静敏!第三更加不可能伤你…”楦柏突然严肃地竖起手臂,挺着胸膛起誓并连贯地说着,加重了语气的阐述狠狠地看了一眼哲涵…掉过头继续包拢着白衣女子别具疑惑的眼神,继续开口解释…

    “我与大自然有过协议限制的约定,是一位很伟大的法师做的封印,我承诺不轻易拿取人类的性命,所以我不能吸食人类的血液…作为回报!我得到了神祝福的最大恩赐,那就是我可以在阳光下走动,明白吗?”楦柏边说着,边目光地流露柔情和认真地期待着白衣女子,尝试着缓和尴尬的气氛和重重的怀疑努力地争取着…

    “所以,如果我可以碰到那阳光,而不被阳光化掉身体,那就证明我的承诺封印还在!也由此证明我不是凶手!”楦柏指着地面些许的阳光兴奋地延续讲述着…

    场面紧张而纠结的气氛一下子在楦柏的一番解释后,“缓解”的新生气息似乎在悄悄中萌发嫩芽一样得到有效的解放,但!怀疑又马不停蹄接踵而来…

    “现在,我只需要你帮我打开这扇门,走出去!我就可以证明给你看…”楦柏带着沉稳而急切的口吻期待着白衣女子的沉默,征求着!满脸急迫地期待着…

    白衣女子僵立在原地许久后,不为所动的容颜和躯体表示此刻一头雾水地恍惚着,看在眼前的作为和相信未来的许望以及已经发生的过去之间,三个不同的思维空间纠结地思索穿梭起来,对比和求证着什么,依然疑惑重重地抵触着楦柏满脸闪耀着点点滴滴兴奋的光芒继续沉默地思索着!判断着…

    终于…

    白衣女子还是迈开由徘徊思绪牵扯着僵硬身体的步伐,颤抖着踏出第一步,犹豫地打量着楦柏并开始往门锁的方向走去,两个人隔着木栏继续默默地注视着对方的眼神平行地走着!抱着一样的信念…“信任与被信任!”

    白衣女子右手拿起木锁,停下脚步来打量着楦柏平静的脸上开始浮现出笑容时,尝试倾向的思绪决定突然转了个弯绕了回来,骤然间脸色又现出了猜疑般的犹豫,伴随而来!楦柏脸上的笑容也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褪去…

    “你现在被注视了姜蒜汁,全身血性超能被封印,唯一能让你恢复和解除的就是血液,如果我打破这个锁,是不是等于我又再一次释放了恶魔?”白衣女子后怕的联想显然强化了猜疑和决定,恍惚地看着楦柏的面孔,脑海里回放着别墅里,那一个狰狞和血性的面孔…

    “我需要你的信任,你也想知道答案对吗?你想知道我们的相遇是这么如此地凑巧,对吗?”楦柏继续迫不及待地解说起来,乞求着!“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和信任好吗?打开这扇门,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两人迟疑的目光再次依附着时间地行走慢慢地拉扯延伸着,哲涵的耳朵突然微微地发生抖动…

    “门外有人走来!”哲涵突然急促地看着他们打破沉默,白衣女子顿时变得紧张而急躁起来,转头望着门的方向,又焦急地抬起头打探着窗户被彻底地封死,时间代表着危机一秒一秒地追赶而来,小女孩开始急迫地跺起脚步…

    “躲在木材堆里,施放个隐蔽咒覆盖自己!”静敏打破紧急的场面,专业地指挥起来,随即…

    门被打开了,阳光再次拨开房间里的阴暗,领头人面孔熟悉地印在哲涵的眼中,那一声清脆的骨头扭断声音并没有直接按断他的脖子骨络组织,而是仅仅在他敏锐神经上施加力气而已!只是现在看着熟悉的面孔依然还带着那高傲嚣张的表情,并不屑一顾打量着牢笼里的自己,哲涵似乎有点后悔没有加大之前放在他脖子上关于自己手掌的力度!

    “呸…”一口唾沫无礼和粗鲁地在哲涵和静敏的面前垂直而下,嚣张的口吻随即赶来,“肮脏而下流悲屈的杂种!”领头不屑看着静敏一眼后开始正义地发话了,“得瑟啊!天生就惧怕大蒜的小僵尸们,还真以为自己的能耐有多强,张开你那小尖牙啊!小僵尸,来啊!”跟随的其他小喽啰立刻潮起般拨弄扩大着嘲笑的声音…

    楦柏的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抵触着面前嚣张气焰浓烈的众人,回忆着自己从出现在南山脚下直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貌似就这一段时间就活得不明不白,没心没肺一样,怨气更是不打一处来!高傲而不屑地抵触着众人,挺拔着身躯一动也不动!

    领头人突然变了脸色,“啪!”响亮的一鞭子立刻抽击在楦柏的身上,一条伤疤深深印在他的胸前,并开始迸射出鲜血,染红了衣裳!疼痛感伴随着丝丝散发的白烟而传遍全身时,楦柏愤怒了,一抬头!血红色的眼睛尖刃的獠牙爬上脸庞,虽然血性的身体被注射着大蒜和姜水,压制着身体的超能组织,楦柏虽然行动迟缓却依然暴露出血性一面专有的愤怒和暴躁,猛地靠近距离领头人最近的木栏前,顷刻张开血盆大口冲着向他咆哮起来,拨动在木栏上的尖锐指甲仿佛想挣破牢笼的枷锁,好让愤怒和血性得以应有的解放和报复…

    领头人此刻丝毫无一丝畏惧之意,同样愤怒的凶劲涨红了面额,突然伸手探进木栏,捏着楦柏的脖子往外扯拉,使它卡在木栏柱子的空隙之间!端视着楦柏的一半脸庞,得意地打量着它慢慢地由愤怒转向无奈的屈服…欣赏完整个过程后,领头人露出了他那满足的冷笑与傲气!而醉翁之意明显不在酒上,领头人没有暴力的举动此刻显得似乎难以理解!楦柏颤抖着微微低下头,腹部!领头的左手刚好把一只注射器推完,楦柏立刻两脚一软,半磕着依偎在木栏上,抽搐着!脸上的狰狞血色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此刻更像一只病态羔羊一般,闪动着恍惚的眼珠静静地等待着屠夫地操刀…

    “楦柏…”哲涵突然情绪急躁地跳跃了起来,还没等他迈动脚步,脚下随即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鞭子缠绕住了哲涵正要迈动的双脚,并拉扯着使他偏离了平衡磕倒在地面上,哲涵趴在地面上微微地抬起头,无奈和倔强,愤怒地回应着气焰嚣张正浓的众人…

    “老大,要不把他拉出来教训一顿?”旁边突然串出一个喽啰掏出钥匙来,怒气冲冲地说着…

    “不用,教训只怕脏了我的手,青龙堂还要弄草药呢!”领头看着楦柏的虚弱的身躯后,带着讥笑和得意的表情摆动起来,轻轻抬起手!几巴掌响亮地拍在楦柏的侧脸上,莫大地挑逗和藐视着,不屑地看着楦柏沉重的眼神后,再把手指地搭在楦柏的面额上轻轻往后一推,看着楦柏毫无招架能力地扑倒在地面上,随即嘲笑声不断升华着众人藐视的浓厚气焰,领头人转身欲要离开…

    “我知道…”

    楦柏顾不上满身的剧痛立刻回过头虚弱地朝着众人的方向说道,“海南海南有一座山上长满了…原始的…药草,这对你们…法师…很有帮助…对吧?”

    领头刚迈动出的第二只脚步时,立刻停驻下来!显然很感兴趣转过身,露出那虚伪的笑容打量着楦柏…“哪里?”

    楦柏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重,刚注射进身体的克制物开始发挥起作用,视觉开始错落和迷离地看着面前两个叠影的领头人,器觉感官严重被干扰着混乱起来,传达着错误的信息通往脑海里,沉默不语!

    “看来你也是不一般的僵尸,也许!我们可以做下交易,你告诉我地点,我可以让你少受点皮肉之苦。”晃动的鞭子嚣张地在领头人的手上微微地抖动着,“另外如果能出乎我的意料的话…嗯嗯!”领头顿了顿口气,露出那恶心的熏黄牙齿和微笑,“我甚至还可以…恩,为你们提供点食物!咯咯…”领头人虚伪地摸着下巴并摇摆着丑陋的肥胖身诈地淫笑起来,继续神秘地打开口吻,“你懂的食物!”

    “放…放我出去,我…我…给你画张地图,你能更快地找到。”楦柏极力地在摇晃着脑袋,尝试着调节视觉,虚弱地眨着眼睛断断续续吃力地讲述起来…

    “嗯…”领头人扭曲着脸部肌肉,葫芦里暗藏玄药地翘着脑袋假有犹豫地思索起来…

    “怕是你出来,另有名堂吧?呵呵…!”恶心令人作呕的笑容再次闪现,笑声环绕在安静的小屋里,“并且,我走遍大半个海南岛,除了我族管辖的区域,至少我能肯定,你说的!不是假的,就是别的部落家族法师领地,我也没必要去冒险吧,哈哈…哈”领头人大声嘲笑起楦柏,不屑地再次把头扭向门口,迈动步伐…

    楦柏好不容易争取到思绪反应上一点幅度的小清醒,立刻抵触到领头人转身的离去,鄙着地上微小的光点,看着旁边模糊的木材堆,思绪再一次被急躁的欲望和奢求混乱地搅动起来,牙根一绷紧,急促地闭上眼睛,脑海里回想着白衣女子站在牢外的神情,一时急功近利的思绪完全随着众人远去的步伐声变得越来越占据一切,思绪极度的混乱中,楦柏颤抖着身体吃力地吼叫起来…

    “法师一族,天性贪生怕死,几次三番轮倒在我族的血牙之下,论速度!凭力量!比起你那撅着小嘴唇念念小字母,我们血族天生更具有压倒性,来说说看!你的番号是什么?我活了近千年,兴许我还可以知道你族的番号是不是半路出家而来的。”楦柏挺起胸膛,张开眼睛,愤怒瞬间提壶灌顶,用着嘲讽和激怒,使尽全身力气朝着众人吼叫起来,声音安静且清澈般响彻在众人的耳边里,静敏和哲涵吃惊地抵触着楦柏的激烈的反应,一时睁大了瞳孔哑口无言…

第六章 南山旅 楦柏的苦肉计

    “你…”,领头人转身怒指着楦柏,顷刻而起的暴怒烧遍全身,面额青筋突起,血管几乎挤爆裂皮肤,“这一次太愚蠢了,让你知道,我族番号封印的强大,开门。”领头人朝着随从喽啰粗鲁地大吼起来…

    两个随从的小喽啰野蛮地打开牢门,顷刻把楦柏架出木牢门,并狠狠地摔在地上。但此时的楦柏注意力和感受显然不在眼前众人的举动和怒气的氛围之中,反之!更能引起楦柏兴趣和奢求却是距离自己一臂之遥的前方,那一小撮耀眼的阳光!楦柏心里算盘敲得紧,所做的这一切,仅仅只为了眼前木材堆里某个人信任的证明,仅仅只是个苦肉计,为的是可以出牢笼,可以碰到那阳光,可以证明自己,也可以守护还有那份迟来的近千年,的爱…

    楦柏僵持着身躯怡然不动地注视着安静的木材堆,那隐蔽黑暗的后方里,某个在等待自己回应的心声…随即双手支撑起身躯,后脚发劲贴住地面往前一蹬,渴望地往眼前地面的光点极速扑奔而去!时间仿佛被慢放的一刹那,楦柏的脑海里!此时更像是在无数次细数着要抓住希望的距离和瞬间,整个身体跳越在地面上,右手最大幅度地伸长,奋力地咆哮盯着那照射在地面上的一小撮阳光…

    “轰…”巨大的爆破声响起!

    一道炫眼的黄色光芒涟漪般向周围散播开来,地面上即刻扬起一阵浓浓的土灰,覆盖住了楦柏的身体,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木材堆一根木头似乎被某人惊动般从顶上磕磕碰碰地滚落下来,在半空中停留似地留下一个完美的弧度后安静地掉落在地面上,静敏双手遮住嘴巴尖叫起来,哲涵则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注视着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幕…

    “可恶…”哲涵愤怒地吼叫起来…

    “可恶!居然启用轩辕元神!”哲涵边不满地击打着木栏上的柱子,边继续反抗地怒吼着,一阵冷风迎面扑来,在哲涵脸上留下一道火辣辣的伤巴,驱使压迫着哲涵突然暴怒而起的血性情绪立刻安静地屈服下来,随从的一个小喽啰把鞭子抽了回去,像驯服野兽一样不屑和无情地瞪着哲涵,并温柔地,仔细地抚摸着缠绕在鞭子上面的柳树枝条…

    土灰一层一层慢慢地剥落,模糊的身影也渐渐清晰起来。灰尘中!领头人握紧了拳头,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的脚下,等待到飘洒土灰完全散开,哲涵的眼前!楦柏趴在地上侧着面,嘴角乏带着血丝,四肢摊开,虚弱地摊在领头人的脚下,后背上一个拳头大的凹状伤口…而在楦柏近乎迷茫分离的双眼中,那屡阳光此刻就近在眼前,只要轻轻一抬手,希望便瞬间可得,但是身体被强大的古帝罡气重戳着,此时在楦柏的眼中!意志的坚定不移和身体的无奈悲鸣在发生激烈的摩擦和碰撞,慢慢往下覆盖的眼皮证实了身体受创的承受极限,一次又一次坚持着睁开迷茫的瞳孔却是为了证明意志上的坚韧和对信念的追求!

    楦柏的右手,在慢慢地往前那一撮阳光的位置努力地挪动着,逼近着…

    “只要…只要…我再伸下手…”

    简单的信念游离在楦柏脑海中无数次回荡着,右手每挪动前进一小寸地方,身体就必须承受着极大的伤害冲击,领头人那一拳的击打完全戳乱了楦柏的身体结构,血性引以为豪的自愈能力加之受到姜蒜物的限制,此刻身上承受的伤痛就仿佛人类从几层楼高掉落一样,只是血性诅咒的身体特殊结构,使得楦柏无法顺利地通向死亡的世界,继续僵持着残弱的呼吸和承受着千锤万刀的痛苦苟且偷生着,努力着…

    “老大…”

    随从的一个小喽啰突然凑上跟前,“阵已经布好了!”领头人转过侧脸狰狞和得意地冷笑了地上楦柏一眼…

    楦柏的眼前!那屡阳光突然间在还有几厘米之遥的手指尖顶部慢慢移动着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不知不觉中身体开始缓缓地被身后牵扯着移动而去,顿时急躁的欲望使得楦柏放大了瞳孔,追求的意志立刻强迫身体做出决定,楦柏突然纵身一跃,抓住眼前正在消逝远离的光芒…

    顿时!身体的重创极限程度给予了楦柏冲动后果的反馈,使得他马上感受着一股强烈的躯体颤抖,嘴巴一饱含,血液流淌了出来,贴着下巴缓缓而下,半圆型的弧度飘洒在半空中…

    领头人捏住了楦柏的脖子往后一翻,楦柏的瞳孔里!那屡阳光牵扯着视线移动起来!最后消失在眼睛斜视往鼻子的方向上,一个瞬间的被动身体后翻,楦柏被狠狠地摔在地面上!而身下躺着一个奇怪地图案,周围堆砌着三块石头,喷出的血液掩面倒盖过来,染红了整个脸颊和额头,楦柏微弱地摆了摆头,开始陷入昏迷的状态中…

    哲涵眼前的众人开始像蜜蜂般“嗡嗡…”地密密麻麻念叨起咒语来,堆砌的三块石头同时喷发起火焰,突然触动激发的法术效果使得整个屋子仿佛都在狂风暴雨的海面上摇曳一般…

    “不…不…”静敏突然惊恐不已地剧烈尖叫起来,哲涵则在疯狂地拉扯着锁住木栏门的铁索,眼前的场面开始呈穿越时空幻境般高速地旋转起来,各种物体间接地呈现出来,人的!兽的…形状各异,表态万千…旋转停止,楦柏地上的图案开始发光,从领头人的身体里走出另外一个身影,一条白龙屈服在脚下,面祥有神,腰圆肩阔,一顶束黑发挎在后背上,手上挎着一把木柄顶上带骨齿的利刃,这就是古代的轩辕,而发光的图案!就是传说中的太平天决——“诛尸阵!”

    相传!公孙轩辕降服了蚩尤,把“太平天决”分为几番赐予华夏法术一族们,各立番号!“太平天决”能召唤出大自然风雨雷电等各种现象,能呼唤出各类封印克制邪物的远古灵兽!由于“太平天决”过于强大,又起源于人类的领先文明,轩辕黄帝遂把“太平天决”封印咒术依次分开由几大法师持有,各立番号,造福世人…

    而像哲涵和楦柏血族一脉的僵尸正是远古蚩尤战神遗留下的后代黑暗嗜血生物。传说中!蚩尤战神引领着百万僵尸大军把轩辕几次逼进绝境,逆境中!正是依靠着“太平天决”,轩辕最后在逐鹿封印了蚩尤,歼灭了僵尸军团。当然!遗失得以苟活的僵尸祖先们为了躲避追杀的命运潜藏进深山峻岭,五千年以来遗传了无数像哲涵,楦柏这样的血族后裔…

    领头人所用的法术,正是“太平天决”中的三味真火,这也就能解释白衣女子在别墅里召唤出火龙,重戳楦柏的原因!火焰沿着楦柏身体周围燃烧起来,楦柏浑身开始剧烈地颤抖和扭曲着,人性皮肤慢慢退去!原本血性的面孔缓缓地挣脱出来,血红的瞳孔,青筋,赤牙,尖爪,火焰升高!所有变化的血性面貌消失,火焰降低!僵尸面孔再一次呈现出来…楦柏恍惚和恐慌的瞳孔里,此时交织变化出现了嗜血年代被自己无辜掠夺的老百姓们,而此刻在自己身躯的周围,遍布满了这些行尸走肉的幽魂,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现象,那就是脖子上那深深的血孔永无止境地流淌着鲜红色的液体…剧情发生了改变!被法术效果覆盖下的楦柏似乎成了正常人,而身体周围遍布满了行尸走肉的僵尸们,就一直重复着同样的剧情和变化反反复复地来回运转着…

    静敏满脸扬着伤心的泪水抵触着楦柏活生生的挣扎身躯,扑倒在哲涵的肩膀上,间断地拖着口吻,“他们…在折磨…”

    哲涵两行泪水跨过此刻布满酸劲的鼻沟,在眨眼的瞬间滑落,自己清楚和明白这个弟弟,从成为血族僵尸以来,曾和自己度过一段灰暗的时光。那时欲望主宰着善良的本性和身体,任由心里嗜血的魔兽肆意地放纵和指挥着,倒在兄弟两血牙下的无辜亡魂数不胜数,这就是血族僵尸永远不可逃脱的天性和诅咒的命运,鲜血,撕咬,猎杀…重复不间断改变的嗜血年代直到遇见比自己年长的僵尸长老“易玉根”,从此教会两兄弟控制和压制身体的欲望和天性,才慢慢开始重新整理和收拾遗失的美好和人性,尝试着平衡两者依附地生存着…

    望着从未受过这样折磨的兄弟,哲涵此刻却只能无辜和失落地依靠着木栏,安静地细数着脸上的无奈和眼泪,因为自己身体正承受着自然界相克的植物封印,此时哲涵的身体超能状态被封闭下来,跟正常的人类身体毫无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