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僵尸黑夜传说-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体低下头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下等的生物和杂种,在密谋着什么,老实交代过来,否则有得你们后悔的。”观察到三人的身体和脸色都在发生变化和异动,伴之对自己的言语和出现不理不睬,小喽啰明显怒气填满了整个胸腔…

    哲涵慢慢地低下头部,开始冷傲和不屑地笑盈起来,“你说我两是下等生物!”哲涵指着楦柏,“我认了,可是第二个词,我今天就要定你脑袋了!”哲涵抬起头,伴随着同时整个脸部溢满了怒色,血性的愤怒再一次泛滥地搬上脸庞,赤裸裸地抵触着小喽啰的高傲,怒火的气焰绝不亚于小罗喽的脸色上的狰狞…

    “你在干嘛,你激怒他对我们没有好处啊!”哲涵身旁传来静敏紧张的低语…

    “他必须死!”哲涵和楦柏望着小喽啰同时应道,却又转过头相互望了一眼,惊讶于对方一致的想法,静敏则夹杂在中间同样不理解地左右摇摆着。

    “在我放下老鼠前,接住它,放它走,要不就要伤了救命恩…”哲涵突然皱着眉头迟钝了一下“嗯!恩鼠…”哲涵间接地补全了表达话语,但似乎又感觉有点用词不当,沉默地苦愁着脸,若有所思看着对面嚣张的小喽罗眨了眨眼,静敏瞬间“扑哧”地笑了出来…

    被冷落凉在一边的对面小喽啰情绪明显已经忍受到极点,另一边的情况依然是“自我陶醉”地议论着,不理不睬!空中突然传来一阵极速盘旋的声音,小喽啰挥舞着鞭子,怒气放大了瞳孔神经,鼓大了侧脸,缩紧了牙根,显而易见!此番用意与作为,血战一触激发…

    “低下头,姐姐!”哲涵注视着小老鼠的眼睛脑里闪现过简短的思绪,“落地时立即回洞!”随即抽开了抓住小老鼠的右手,右脚往后退一步,扎紧了身体,鞭子呼啸着向哲涵扑击过来的同时,静敏合并着双手,等待着掉落在半空中的小老鼠…

    “嗖…”

    鞭子传来清脆和响亮的声音在哲涵脸上留下一道火辣辣的伤痕,借着自己身居暗处,哲涵慢慢地抬起了血性的脸庞,眼睛闪现出血一样恐怖的深色,被激怒的哲涵像一头脱缰的野兽,安静地在酝酿着暴风雨前宁静的情绪,以备接下来的张牙舞爪,愤怒地瞪着小喽啰这一番突然的作为…

    哲涵的抵抗彻底激怒了小喽啰,只见他嘴巴扭成了一团,眼睛更加锋芒无比地怒视着哲涵,右手一抽,想回收起鞭子,进行下一轮的折磨打击时,然而这一次哲涵显然已经做好准备了!

    鞭子被牢牢地牵扯住,小喽啰怒视着哲涵使劲地尝试回收起鞭子抖动起来,然而没有任何想象中的反应传来,当小喽啰开始把注意力转向自己的拿着鞭子的右手,顺着鞭子的延伸,目光转移进了牢房,停留在哲涵的脚下时,哲涵故作苦笑地望着他,淡淡地回复起来“现在轮到我了。”

    哲涵俯下身,双手握住了鞭子,伴随动作的同时,一丝丝钻心的疼痛从两只手掌里慢慢往胳膊上延伸,接触着鞭子的手掌像纸张开始像被点燃的一样,徐徐冒起烟雾,哲涵眼角鄙向鞭子上,沾了水的柳树条赫然缠绕在上面!

    “该死!”

    哲涵心里暗暗地怨恨感叹着,然而僵持的情况已经不容过多的时间去顾及,一发狠下心来,哲涵咬牙切齿地忍受着剧痛抓住鞭子,使出浑身力气往身后一扯,小喽啰瞬间被强大的引力吸引着身躯飞了过来,在撞到木栏前松开抓住鞭子的右手,双手扣住了木柱,勉强地保持了身体的平衡,惊魂未定的小喽啰自然地抬起了头时,迎面袭来的却是哲涵异样的眼光…

    哲涵借着小喽啰慌乱的意识下开始透过他的瞳孔入侵进他的大脑思维,放大了他的瞳孔视觉感官,迫使他看到的面前影像全是空白的一面,强加灌进自己的意识在他并不多余的思维空间里面,并让它指挥自己的身体组织听从哲涵的命令。此刻!嚣张的表情从小喽啰脸上慢慢消失了,小喽啰木讷地扬着迷离的眼神恍惚地站在他们面前,事情明显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但同时哲涵身体里残余的姜蒜汁开始急剧运动起来,抵抗哲涵用超自然的血性能力…

    哲涵开始捂着胸口,急促着喘息着!小喽啰的目光也开始隐隐地有所灵动起来,在慢慢地尝试着摆脱哲涵的控制能力,紧随着同时,身体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楦…”

    哲涵突然大叫起来,一只手臂从牢笼里似箭一样速度横串而出,楦柏捏住了小喽啰的颈部,并不断地往手掌施加力气,几秒后小喽啰的脸色开始涨红起来,额头上的青筋慢慢地鼓起,并尾随着断断续续的咽吐症状…

    时间的拉扯战开始无情地考验着每个人意志坚持能力,哲涵的控制意识越来越薄弱,小喽啰已经能意识到自己的脖子被狠狠地掐住,便松开紧扣住着木柱的手臂,开始尝试着掰开楦柏的手指,而哲涵汗珠挂满了额头,身体开始虚弱下来…

    “不行,我用不上力,体内那鬼东西在抵抗着。”楦柏急促地喊叫起来…

    “我能做什么?”抵触着小喽啰已经掰开楦柏的大拇指,哲涵的的身体越来越弱,静敏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便焦急地喊叫起来…

    “划破我的手,放到楦柏的嘴巴。”哲涵急促的回应道,而静敏显然感到一脸的疑惑恍惚着脸庞望着哲涵焦急的脸部犹豫着什么…

    “我控制不住他的意识多久了,快!把我的手划破放到楦柏的嘴巴上!”哲涵朝着静敏粗鲁地吼起来并举起了自己的手臂,静敏犹如冬眠般顷刻被春雷唤醒过来,如梦初醒地打量着眼前的小喽啰越来越自主的作为缓过神来,即刻拉起哲涵的右手,掏出小刀在手腕上划了一道口子,红色的液体缓缓地流出…

    “放到他嘴巴,我快坚持不住了!”哲涵再一次急躁性地吼叫道。

    小喽啰已经完全掰开了楦柏的手指,只不过在哲涵的精神压力强加施压下,把小喽啰的自主意识力量给削弱了,把他挣扎解脱的过程时间放长,为楦柏争取时间而已…

    哲涵流着血的手腕被静敏迅速地塞到楦柏的嘴里,当第一滴血液淌过楦柏的舌头,滑向他喉咙并冲破了隔阂在超能力量前的封印,把体内的姜蒜液体暂时挤压开,重新开启血族僵尸超能的身体时,一股强大的力量伴随着野劲的渴望着从楦柏的体内延伸到手掌上…

    “咔…”清脆的骨头断裂声音传来…

    小喽啰的眼睛再一次陷入暗淡无光的状态中,只不过这一次,是直接要了他的命,楦柏直接把他的脖子所有组织捏碎了,看着他无力的双手慢慢垂落了下去,摇晃地摆动在身体的两侧,紧随着膝盖一软,整个人翻着白眼挂在楦柏的手掌上,没了挣扎。

    一切之前的躁动挣扎和紧张气氛开始在瞬间后安静了下来…

    安静得来不易啊!哲涵身体软瘫地躺在地面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息,静敏双手遮住了脸,脑海里依然呈现出楦柏手上挂着的小喽啰画面。

    楦柏松了手一阵物体重重的倒地声音传来,同样自己也瘫软在地上!

    “你的血比那小老鼠还难喝,里面残余大量的姜蒜,现在又扩散到我身体来了。”楦柏捂住了胸口,剧烈地喘息着…

    “你的牙齿也好不到哪去,看我的手,两个深深的牙印呢!”哲涵抬起右手,鲜血顺着手臂慢慢流了下来。

    两兄弟开始相视大笑起来…

    “松开你的手啦,你又不是第一次见到死人!”哲涵侧着头打量着地上蹲着的无辜小女孩。

    “我们真的有杀掉他的必要吗?”静敏依然紧按着脸庞,颤抖着口吻询问着。

    “他不死,计划成不了!”哲涵尝试着拉低她遮盖住脸部的小手。

    “几个世纪以来,我和哲涵杀的人数不胜数,对于这个!算是最客气的了,不闹了!我还有事情要做,需要你帮我…”楦柏递过小竹哨…

    静敏慢慢松开遮住面庞的手,接过小竹哨,看着小喽啰趴在地上,嘴巴里流出的血液淌红了一地,打量着哲涵满身疲惫地栽倒在地面上,手部和脸上都是伤疤,顷刻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无奈和无辜…

    “打开它,让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哲涵狠狠地盯着地面上的尸体继续说道,“把该做的做了,我们就离开。”

    静敏打量着小竹哨,看着墙面上的缝隙透进的阳光,“准备好了吗?”

    一声低吟的哨声响了起来,传出了牢房,奔往后面的山林……

第九章 南山旅 窃听阴谋

    黑暗中!白衣女子看见楦柏要挟住了中年女子,并把她折磨得极近崩溃…

    “女儿…”

    中年女子虚弱地,微微地抬起了手,颤抖着伸向白衣女子,绝望和虚弱地打量着自己…

    楦柏面目狰狞,高傲冷笑地抬起头回应着白衣女子,慢慢而仰起的脸部在急剧性地发生变化,血眼!密密麻麻的血管分布在周围,苍白的面孔,突出的獠牙在毫无征兆的前提下,突然俯下头剧烈地撕咬住怀中要挟的中年女子白皙的颈部,刹那间鲜血喷泉般四面迸射了出来,中年女子在一声尖锐的惨叫后陷入昏迷的状态中,静静任由楦柏的吸取,撕咬…

    “母亲…不…”白衣女子的情绪顿时沸腾到极点,挥洒着泪水放任着哭声,无比凄凉地嚎啕起来,浑身散发着火焰刚迈出脚步欲要冲向楦柏时,背后突然出现一只手臂勾住了她的身躯…

    “别去,那不是我!”

    白衣女子挂满泪水的脸庞突然转了回来,另一个楦柏赫然站在自己的背后,在他脸上迟钝两秒后,白衣女子在极度悲伤中勉强地抽出一点疑惑的思绪空间来装载和目睹眼前的事实时,骤然转过身!趴在自己母亲脖子上吸食的同样是楦柏的身影…

    “那个不是我!”楦柏淡定地回答道…

    紧接着周围环境时空开始迅速地扭转,楦柏狰狞吸食的血腥画面不断地重叠出现,冲击着白衣女子所能承受的神经思绪突然在睡梦中被惊醒了过来…

    一阵剧烈的身体颤抖和失声中,白衣女子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眼睛被黑纱牢牢地蒙住,黑暗中!白衣女子惊恐地感受着被梦境强烈冲击后而遗留下的失魂落魄面容,拉扯着依附安静和时间开始慢慢地抚平躁动般的惊魂未定…

    半响后!白衣女子思绪和身体开始安静下来,便开始慢慢地回想着梦里的预兆,两个一模一样的楦柏,怎么回事?两张不一样的脸庞对比着血性的狰狞和温性的柔情,还有被咬断血脉流淌着鲜血的母亲…这到底是怎么的一回事?画面来回地在白衣女子的脑海中转变替换和对比着,明显找不到事情头绪和足以的证明来解释发生的这一切,回想起在牢房里,楦柏被护法折磨得极尽崩溃,阳光慢慢地从他身上划过…

    楦柏依靠着木栏,镇定与诚恳地说着“我与大自然订下约定,我不吸食人血,作为回报,我可以暴露在阳光下而不被融化,如果我能接触到阳光,就可以证明我不是凶手,所以请你相信我,打开牢门。”

    白衣女子似乎在满是黑暗的思绪中找到了解释的光明出口,顿时仰起头焕然大悟起来,“自己被困禁在这里,楦柏的话!母亲的死?另一个楦柏?这会是一起阴谋吗?虽然只是看在表面上…”

    理不清的漫长头绪,探不开的种种疑惑!漫长思考时间明显让白衣女子混乱的思绪很是受挫,加上身体被固定在椅子上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此刻浑身呈僵硬般状态,想活动下筋骨都没有多余的空间!

    当一个人越是处于逆境中,脑袋就会越发回忆起那些美好的画面,就会牵扯起那些最重要的人或事情。

    白衣女子的脑海里开始回放起美好的画面来…

    和母亲一起吃饭,一起学习法术,调皮着把小刁豹染成黑色,同时自己脸上也多了几个爪印,美好的事物像翻书一样一页页浏览着,漫长的美好回忆夹杂着复杂低落的心情!定格在最后的一页上…

    当身体被强制地固定在他怀里时,接触碰到他冰冷的手掌,望着他恐怖的脸庞,突然感受到身体里多了个特殊的感应连接到他的身上,能感觉到他情绪里波动的低落和快乐,能觉察到他精神上的升哗与叠层!就像突然在彼此的心灵上建立了一个特殊的沟通装置,在快乐中分享,悲伤中安抚,逆境为他而守护!这种奇妙感觉在一瞬间内居然深驻进自己的心底,并无限地萌发和伸展开枝叶和根须,出自于自己薄弱的修炼思维而考虑的角度虽然理不清这是什么,“但我知道…”

    白衣女子微微地低了低头,一个坚定的声音在内心里慢慢地回荡起来,“我…已经爱上他了。”

    升哗情绪的同时抵触着此刻眼前的困境,强烈的现实和向往在剧烈地碰撞下,使得白衣女子眼角一酸,泪水润湿了蒙着眼睛的黑纱…

    “可是你们现在在哪里啊?我需要你们…母亲……还有你…呜呜…”白衣女子突然拉扯着低落的思绪失声痛哭起来,泪水迅速湿透了牢牢蒙住眼睛的黑纱,凝聚而出的泪水并顺着脸颊缓缓地滑落打碎在地面上,化作一股微小的力量往四周散播开来…

    在一间寂静的屋子里,一个厚实的棺木里,黑暗中!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无比狰狞地打开来…

    牢房里,楦柏突然急躁变得无比狰狞和狂妄,捏碎了抓在手中吸食的大蟒蛇,迸发的血液溅洒了哲涵和静敏一身,地上躺落满各种动物的尸体,蟒蛇,灰雁,松鼠,还有几头小野猪…同样刻画在它们身上的症状复制般停留在它们的脖子上,两个深深突出的血孔流干了所有血脉的液体,静敏孤单地坐在角落上,遥望着满地的动物尸体,无奈和恍惚地眨动着眼皮…

    “怎么了?”哲涵擦干了嘴角上血液,重新呈现出人类的一面,随手丢弃下一头小鹿。

    “我感觉到,她…在呼唤我!”楦柏喘着气息回答着,纠结着沉重的脸庞回应哲涵。

    “那你们应该恢复了吧?就离开这里去找她吧!”静敏边用衣角擦去脸上的血滴边微弱地诉说着,凄凉地望着铺满一地凌乱荒凉的动物尸体,眼神闪烁着某种落寞的哀伤…

    “对不起小萝莉…”哲涵刚想靠近她身边尝试着解释着什么,静敏立刻做出反应…

    “走吧…”小女孩的眼角明显湿润了!

    “嘣…”一声巨大的破碎声突然响起,耸立在眼前的小木桩开始被强大的黑暗力量摧毁掉,恢复状态的楦柏无比愤怒地把牢门捏成两半,三人陆续地走出了牢房,打开外门,迎接那久违的阳光和空间…

    “二长老!既然志玲会救了那个僵尸,是不是说明了一点,她或多或少知道了一些事情,不然不会隐身在木材堆了里,在关键时刻影响了左护法,令他受到了三味真火的反噬!”说话者一张四方脸严肃无情,魁梧高大的身躯直挺挺地站立在原地,此人正是把火球绕过白衣女子烧向哲涵的人,人称他右护法!

    叫二长老的老者背对着右护法,左肩驾着一只黑色大雕,只见他转过身来,有着张狰狞不失谋远策略的拉长脸庞,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仿佛能洞穿万贯事物,举止神态缓慢中轻盈不失节奏!此时左手托着一个盘子,盛慢了生肉,正兴趣怏然地一块块地抛向肩上的宠物…

    “为了传位大典的顺利进行,我建议…”二长老扬起了手掌,示意右护法停止讲话。

    “既然为她母亲排出了一戏,同样的方式在女儿的身上也可以再发生一次。”二长老望着右护法,肩上的大雕摇摆的尖锐的头部警惕地望着四周…

    “明白,我这就去办…告退!”右护法作恭,欲要后退身体…

    “等等!完事后,再把那两个僵尸放出来,扔在现场,依样再画个葫芦。”二长老依然一副满不在意的表情逗弄着肩上的大雕…

    “明白,这就去办,告退。”右护法后退着身体离开了…

    而这一切的交谈,似乎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吧?然而讽刺的是百密一疏,附近的山坡上,哲涵恰好无意中扯拉着耳朵听取着这一切…

    像法师遗传的番号一样,古老的僵尸祖先都是有特殊能力的,像力量,速度,反应,五官感觉是最基本的,有些会直接或间接以及间接几代后遗传到上古蚩尤战神的封印能力,像哲涵一样,可以控制生物的思维,可以看得比其他僵尸更远,可以采集声贝和气味,搜索一定性范围传来同样的信息,用来追捕猎物。像哲涵这样少数拥有遗传力量的僵尸,血族一脉里称为“天生王者!”属于血族僵尸里绝对的狠角色。

    在牢房的时候,右护法带着群人冲了进来,并嚣张地说了话,在哲涵的耳根留下数据般的波动,就像印下了痕迹在哲涵的脑海里一样!哲涵运用这种特殊能力时,首先会触动并搜索这些痕迹,探索四周传来声贝,优先吸纳采取与遗留痕迹最相似的来源,方向!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楦!我们又有麻烦了!”哲涵皱起眉头忧愁地打量着楦柏疑惑的脸庞,静敏趴在他的背上,嘟着嘴巴同样苦愁着脸,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哲涵。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全的全本小说尽在原创!<;/a>;

第十章 南山旅 阴谋再续

    剧情的另一面…

    右护法走到了一个隐秘的山坡上,面前是杂乱的灌木丛和野草,只见他警惕地观察身后周围环境,用着异样的眼光仔细地打量一番后,转过头面对着灌木丛,“你可以出来了!”

    隐约沉默了几秒后,灌木丛和杂草开始发生摆动,同样一张生动,英俊的脸庞探了出来,却深深陷带着阴险,冷血和无情!灌木丛的植物停止了摆动,楦柏走了出来,严格来说!是另一个楦柏走了出来,驮着背,满头的凌乱。

    “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离开?我在这狗不拉屎的山洞躲避了一个星期了…”从山洞走出来的楦柏刚一见到右护法就不耐烦地抱怨起来,拉扯着整张神情无尽厌倦和埋怨的脸庞继续讲道“我听从了你们的指示,杀了那个女的,而现在!你就每天丢一只狗给我…”年轻人开始变得愤怒无常,身体被怒气充斥着颤抖起来,继续怒不可遏地讲道“我的牙齿,我的身体,力量正在慢慢消减,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年轻人用手指指着右护法的眼睛,并恶狠狠的口吻丝毫不留情…

    “第一,收回你的手指,激怒我对你没有好处。”右护法淡淡地回应着他的愤怒,丝毫不为他的暴躁所为之动容…

    年轻人倔强的火热脸庞像被泼了一盆冰水似的,就像猛虎遇见牢笼一般,纵有强大身躯,尖牙利齿,也只能无奈地徘徊在钢架的面前…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关我在这里一辈子?用那恶心,像大便一样的狗血喂我一辈子吗?”年轻人继续狂躁着口吻,在原地来回地徘徊着情绪,伴随着愤怒颤抖着身躯…

    右护法打量着眼前暴躁的年轻僵尸,露出了得意老练的微笑,“不可能天天送个人给你啃咬吧?”

    年轻僵尸立刻剧烈反应地转过身来,露出了另一面血性的面貌,尖牙,利爪,血眼,又竖起了手指指着右护法,张开嘴巴欲要讲述…

    “你再用手指指着我,我立马让你头颅搬家!”右护法突然变得极度凶狠起来,口气斩截绝铁,怒视着年轻的僵尸,凶猛的老虎再一次撞在铁笼上,咆哮着不满宣泄着愤怒…

    随即右护法继续得意地冷笑起来,似乎很欣赏年轻僵尸抓狂的举止,继续幽默开了口,“这一次!你再杀一个,随便饱满你那…恩!饥饿感!完事你就可以走了,我传下命令,绝不追杀你,怎么样?”

    两秒沉默,年轻僵尸态度明显一百八十度好转起来,却仍然怀着疑虑的眼神抵触着眼前的右护法,同时颇有好奇地皱着眉头…

    “杀谁?”年轻僵尸问道。

    “那天晚上最后出现的白衣女子。”右护法淡淡地回答起来。

    “为什么杀她?”年轻僵尸继续问道。

    “这个你就不应该问了。”右护法微笑地回应着年轻僵尸。

    年轻僵尸顾有疑虑地注视着右护法得意冷笑的脸庞,注意力慢慢扭转延伸到地面上,僵持着迟疑的片刻抬起头,“什么时候动手?”

    “现在!做完你在某个地方等我,我给你解除封印,还你自由!”右护法继续淡定地讲述着。

    “她人现在在哪里?”年轻僵尸咽了咽口水,舌头磨了磨牙齿,干渴地继续问道…

    右护法递过一张纸,“这是地点,我画出来的,我已经把沿路路线上的人都支开了,你可以安心去做,完事后看反面,这是你的逃生路线,我会在那里等你。”右护法迅速顿了顿口吻收起图纸,又故作神秘地问道,“年轻人,可别让我失望啊…”

    年轻僵尸看了看图纸,抬起那张极尽饥渴干枯的脸庞,恶狠狠地朝着右护法吐露着咄咄逼人的气势,“这话你说了第二遍了!”

    “嗖…”

    一阵冷风伴随而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