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僵尸黑夜传说-第6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个可以让自己立足的点去平衡,从而重新找回归路,而我们都需要你!”楦柏同时感受着哲涵痛苦的挣扎,复制效果一般‘失落’粘贴在自己的脸上,一样痛苦地看着这个陪伴了几个世纪的兄弟现在饱受着悔恨情绪地折磨,锋利的责备利刀毫无遮掩地剜在赤裸裸的现实精神里。

    “让它走吧,哲…”楦柏打开小提箱,两袋饱满的血袋开始在哲涵模糊的眼角边呈现开来,沮丧和懊悔也在这一刹那重新找到转折点,哲涵停止了颤抖,瞬间感受着周围的空气宛如被凝固一般,大脑的反应顷刻被放慢了一千倍。

    “你知道那种感觉的,滋润那片干枯的土地!”哲涵看着楦柏举起血袋,心里饥渴嗜血的另一面承接着这一突然被转移的注意力关上责备和后悔的大门!

    “你需要它,我们一样需要它,有了它什么事情都可以办好,保护家族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哲涵又开始迷茫着眼神地抵触着楦柏举起的血袋,丝毫不在意楦柏失望和无奈的眼神表情,就像发现自己向往了千百年的美好事物一般如此地怜爱,如此地舍不得,如此地绽放着光彩让自己着迷,也同样让自己心甘情愿地迷失自己。

    抵触着哲涵还是既往不悔的狰狞血色变化,楦柏脸上一发狠,停留在手中的血袋猛然砸向身边粗壮的树干,顿时巨大的冲击力和阻力震破了血袋溅洒得到处都是,一股甜美的血腥味瞬间飘过哲涵的鼻孔,哲涵立刻骚动起身体来。

    “看看你的脸,看看你自己现在的面貌,有多么地让人感觉到可悲你知道吗?”楦柏冲着已经陷入慌乱的哲涵粗鲁地吼叫起来。

    “看看你自己!”空气中开始全方面地混合着鲜血的气息,思绪被一寸寸地吞噬掉,在那并不宽裕的小空间里,楦柏的声音在被接近被淹没的边缘一直苦苦挣扎着哲涵的注意力。

    “不…不!”哲涵开始挣扎在崩溃人性失去的边缘上来回地拉扯着精神人格,浑身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呼吸声越来越错乱,思绪的服从和抵抗,欲望的征服和放纵不断地来回搅混着交织,再慢慢重新分离开来,又继续混乱地交织在一起,以此循环,‘纠结’和‘犹豫’被无限地放大笼罩在脸上。

    “你真的要看清楚你的脸庞看清楚你自己,让它走,重新做回自己!”楦柏高高举起另一袋血袋把小提箱丢下悬崖,狠狠地打看着哲涵摇摆不定的躯体和神情,继续抬高了血袋。

    所有模糊的焦距和不断重叠分离的画面在中间的一个亮点重新凝聚起来,楦柏举起的血袋影像清晰地印在哲涵的瞳孔里,没有了挣扎和徘徊,哲涵始终还是失控了。

    “嗖!”血性急促移动产生的空气摩擦声响起之际,哲涵消失在原地。

第九十四章 兄弟之战

    亚龙湾别墅小区后山坡上。

    两兄弟对侍,剧情继续…

    “看看你自己的脸,想想你愤怒的根源,想想你善良的一面!”楦柏咆哮着愤怒闪过身,突然掐住出现在身边的一只胳膊往后猛烈一掰,“咔”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然而哲涵脸上丝毫没有呈现出一丝畏惧和痛苦。

    楦柏顿时更是发狠地扬起脚部踢向哲涵的两个后膝盖,迫使哲涵摇摆着平衡跪倒在地面上,与此同时在哲涵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楦柏拿着血袋的手部伸到哲涵的面前,就那么稍稍轻微一发力,血袋在哲涵的面前崩裂,溅洒在满地的干枯叶子上,医用的血袋还残留着某些血液被楦柏不屑地抛向远处。

    这一个小小的动作仿佛扩大了气息和拉长着影像牵引占据着哲涵思绪的巨大空间,巨大的爆发抵抗力突然撇开楦柏的‘枷锁’,哲涵再一次消失在楦柏的面前…

    残缺的血袋划过一个溅洒在地面直线上的弧度掉落在远处松软的孤叶堆上,在孤叶还没有被突然冲击而来的物体而停止摇摆时,哲涵立刻出现在残缺血袋的跟前,饱满那美好的向往的眼神无比怜爱和饥渴地伸出手,欲望似乎触手可及…

    然而楦柏早已经无声无息地停留在自己跟前,只是哲涵思绪已满满都是眼前的‘饥渴欲望’而牵制着,根本无暇分出注意力去感受楦柏突然的存在。

    “嗖…”楦柏不屑地看着哲涵异常入神的神态轻轻地抬起脚,把残留在脚下的血袋踢向旁边的石头,迫使得哲涵扑空了手,而剩余的红色液体在楦柏的‘作为’下全部溅洒在干枯的石岩面上,哲涵迟疑着眼神那么几秒。抬起愤怒的血眼吞噬般看着楦柏扑了过去…

    茂密的丛林里,哲涵掐着楦柏的脖子极速地穿梭而过,任凭突出的植物尖刺或锐利的树枝在楦柏的身上划出一道道血口子,直到步伐停止且出现在另一片空阔的山坡上,刚一站稳脚楦柏就被哲涵狠狠地抛在地面上。顷刻!哲涵怀着无比愤怒的眼神傲视着楦柏,被嗜血迷失了本性的自己此刻一点也不屑去在乎被自己重伤害的人会是自己的亲兄弟。

    楦柏摇摇晃晃着身躯站起来,脸上破裂的口子在不断地愈合修复着,楦柏轻轻地拭去嘴角上的鲜血,同样是不屑的眼光抵触着哲涵,“看看你自己。愤怒的根源是什么,是什么让你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丧失了理智,你怎么好意思去面对家里所有人,怎么去面对忻梦?”楦柏丝毫无畏惧哲涵已经狂化的状态,直挺挺地指着哲涵的鼻子较起劲来。

    “是我!找到了让你走动在阳光下的机会。是我!摆脱了你这个白痴兄弟千百年来所惹的麻烦。是我!想方设法维护和保护家族的成员。是我!解决了所有你想象不到的事情!而你…”哲涵懊恼不己的语气和姿态突然在爆发点停了下来。

    “而我怎么了?我毁了你的嗜血的欲望?我重戳了你不想面对的人格?”楦柏继续怒不可遏地面对着暴怒的哲涵反而一步步地接近他。“我让你去面对你自己不想面对的事情,我让你在失去自己血性的欲望得不到满足所以你就懊恼,所以你就气愤,所以你就变得没有了一点人性的存在,就他妈为了两袋人血,看看你自己,你失去的比的愤怒还少吗?”楦柏直挺挺地站立在哲涵的面前怒视着他早已迷失的眼神。

    “给我滚开!”哲涵挎着楦柏的胳膊往前跨过一脚。让自己的身躯前倾拉扯着他的肩膀借着手臂发力的距离弧度和身躯优势发力位置,把楦柏再一次狠狠地扣在地面,扬起一阵尘土,即刻被吹散开来,尘土拨开而去的同时,楦柏已经站立在跟前同样扬溢着血脸抵触着哲涵。

    “你想打是吧,我今天让你舒舒服服!”

    楦柏突然消失在眼前,哲涵愤怒地转过身打量着背后一片空寂,楦柏突然恶狠狠地出现在哲涵背后,掐着他的肩膀挡住哲涵自然往身后掏去的右手。从手指的关节开始,楦柏捏断他每一个可以移动的关节,俯下身跨过哲涵的右腰部,同时右脚往前踩去,左手顺势伸向他的前腹部抱住。脚垫着地面发力,自己连并着哲涵往他身后仰飞去。

    “轰…”一声响亮的声音响起,楦柏把哲涵垫在身下狠狠地砸在地面上,在哲涵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时,楦柏继续按住他的肩膀把扭曲的手臂压在背下,固定它的移动和自愈再生能力,哲涵脸上浮现出剧烈痛苦的表情,楦柏死死地扣住他的身体。

    “你知道,你打不过我的!”哲涵一边气喘嘘嘘忍受着楦柏屈服性压制的痛苦,另一边依然不肯正面去看待自己而懊怒地说道。

    “我知道打不过你,但是我要你知道,我打的不是你!啊…”楦柏又是猛烈地按着哲涵的肩膀把原本重伤的手臂再一次加剧它的粉碎性。

    随即!血族引以为傲的‘天生王者’黑暗霸气开始从哲涵的体内溢出,楦柏的压制慢慢变得软弱起来,霸气笼罩着兄弟两极速地旋转起来,哲涵从背后翻过手臂的同时骨络组织重新迅速组合起来。

    “嗖…”哲涵掐着楦柏的脖子怒不可遏地移动着身体,狠狠地把楦柏按靠在一棵粗壮的树干上,楦柏顿时恍惚着眼神倒吸一口凉气,迷茫地看着自己。哲涵愤怒的瞳孔开始惊慌起来,便俯下头部。

    眼前,楦柏的腹部上,突出的树干戳穿了他的背部从腹部中间露出长长的一截带着血液的树干,楦柏即刻软弱了下来,却依然不屈地傲视着哲涵,“你就这点能耐吗?”楦柏虚弱地看着哲涵不屑的脸色。

    “咔…”哲涵轻轻地按着楦柏的脖子一个剧烈的反扭,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

    亚龙湾别墅里,大家依然在兴高采烈地讨论着舞会的一切流程。

    “你怎么了?”君君注意到小志玲突然苍白了脸庞,本来嘻哈得像只小麻雀,此刻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沉默不语。

    “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刹那迫使我窒息一样!”小志玲一改稚嫩的面貌,假有思索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君君,“楦柏呢?”

    亚龙湾别墅小区后山坡上。

    “我的天哪?我做了什么?”

    哲涵满手是鲜血地看着楦柏腹部穿过树枝挂在粗壮的树干上,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

    “不不不…楦…”哲涵已经变得慌乱起来,匆忙地扶着楦柏的头部靠在自己的肩上,伸手跨过他的后背,“咔…”折断了树枝,哲涵抱着楦柏放平在地面上抽去洞穿他身体的树枝,把手腕放到嘴巴咬开一个口子,把鲜血挤到楦柏的伤口,看着本来缓慢恢复的伤口组织此刻迅速地再生起新生的组织,哲涵此刻内心和思绪剧烈地颤抖不已…

第九十五章 继续迷失

    亚龙湾别墅小区后山坡上,兄弟冲突剧情继续。

    “你醒了?”楦柏静止的手指轻微地颤抖起来,随即睁开了眼睛耳边传来哲涵的声音。

    “我昏了多久?”楦柏躺在哲涵的身边,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宽阔平原连接着大海,直到遥远的迷糊海平线上,轻柔的海风开始拨弄着楦柏额上的头发。

    “15分钟!”哲涵失落地看着楦柏虚弱的面容淡淡地说着,“小心点!”看着楦柏挣扎着要坐起来,哲涵扶住他的肩膀。

    “我想说声很抱歉,楦!”哲涵继续扭过头默默地看着远方,感受着凉爽的微风抚摸在炙热的脸上,再沉重地低下头居高临下地看着空旷的悬崖,“那不是我想…想表达和作为的!”

    “我理解!”楦柏同样没有注视着哲涵,只是默默地按着腹部看着遥远的海天一线。

    “上官御天逼我接触人血后,体内很多东西都在发生变化,就像干枯的稻草找到久违的热感一般慢慢汇聚成火焰,在去三亚市区交通局拿‘梦’的驾驶证时,回来的路上我碰到了一起交通事故,原本我应该离开的,但是…”哲涵稍稍停顿下叹了一口气息。

    “但是你没有离开不管,你选择留下来并且救了他们,这就解释为什么三亚的交通警察弄不懂那么剧烈的撞击后司机还能存活下来的原因,对吗?”楦柏毫不犹豫地接上哲涵的僵硬的陈述,打量着他一脸映衬着一股浓厚哀愁。

    “我救了那个小女孩的母亲,原因是静敏曾经让我坚持的东西,但是我没能控制得住自己,满手都是那个妇女的…”哲涵打了个手势。有点难以启口地比划着,“然后完全迷失了自己,我跟着急救护车去了医院,紧接着控制了医院的保安,溜进了血库。然后…”哲涵显得很痛苦般有点说不下去的姿态。

    “我知道那种感觉,当你接触后任何你不想做的事情将会全部被遗忘,它会迫使你兴奋度直剧往上飙升,一点不亚于人类的海洛因,而同时那个兴奋点被冷却下来,嗜血的嗅觉会促使你像河涌一样把烦躁感回流。只要你找到一个观点自己不认同,你就会毫不犹豫地做出最直接的选择,那就能解释你为什么那么憎恨小平服务的客人,因为你的空间被嗜血牵引的烦躁塞满了怨恨感,隔离了其他的情感,这就是典型的僵尸思维。不像人类那样会考虑得周全,考虑得方方面面,也就是那个时候,你已经人性和血性在发生交换和摩擦了…”楦柏同样哀愁地看着哲涵。

    “我不想变成那样的人,恩…的僵尸!”哲涵怨恨和无奈地抵触着楦柏,“但是一下子很难接受这个转变…”

    “我理解!”楦柏及其肯定地回应着哲涵难掩虚意的眼睛,“你的孤独总需要找到一个点来代替它。在只有自己的情况下,血性控制和主宰你自己,但是你可以像静敏说的一样,你可以找到善良的那个点,尝试着去寻找,忻梦,龙颜,祖洪…我们都是,都值得你去找到那个点…”

    哲涵沉默无语地看着悬崖下的葱绿,默默地思索着。

    “如果你真想找到那个平衡点。我可以陪你一样不走在阳光底下!”楦柏把手搭在哲涵的肩膀上,坚定地说着。

    “呵呵,谢谢你的好意,好多事情还需要你去做呢,没必要这么感情用事!”哲涵顿时欣慰笑着搭住楦柏的手。

    兄弟两开始欢快地谈论着过往的点点滴滴…

    “嗨。老大!”楦柏突然喊住哲涵的前进的脚步,“我想说这么多年了,很谢谢你的存在,你知道我嘴笨,很不喜欢讲话!”

    “呵呵!走吧,回家吃饭!”哲涵转过头风趣地看着楦柏,“希望我刚才讲的话,能像你做的饭那样难吃!”

    “呵呵!”兄弟两架着肩膀,“嗖”消失在原地!

    “嗨,楦!”哲涵拉住他的肩膀,停留在山脚下通往别墅后院的小径上。

    “怎么?”楦柏转过头,立刻注意到哲涵犹豫和躲闪的眼神。

    “嗯,你不会告诉忻梦今天的事情吧?”哲涵怀着一种奇特的眼神看着楦柏迟疑了一秒后讲道,楦柏的表情开始从疑惑慢慢转向僵硬,又是副让人摸不透的表情…

    “我不是那种喜欢揭短的人!”楦柏看着哲涵满是期待的表情,微微点着头忧郁地说道。

    “谢谢!另外处理下你的衬衫!”哲涵指着楦柏衣服上的血迹和破碎部分,亲切地拍着他的肩膀后独自走向别墅小区,背后!楦柏还依旧杵立在原地丝毫未曾移动,只是眼光一直停留看着刚才哲涵站立的方向绷紧了牙根,哀愁的表情洋溢满整个脸部?沉重地思考着某个刚暴露的问题…

    亚龙湾别墅里。

    “你应该注意身体,怎么会去趟后山弄得这么狼狈呢!”小志玲边脱去楦柏的衣服,边看着他脏兮兮的脸部抱怨着,而躺在浴缸里的楦柏从回来后就一直沉默不语。

    “你怎么啦?刚才我心神慌乱的一阵子还以为你出事了呢,没想到大哥说你两去后山打猎了,下回别这么没头没脑啦!”小志玲人小妈妈级的口吻继续打量着楦柏抱怨道,开始用毛巾拭去他额上的污迹,看着楦柏依然僵硬着表情望着水龙口发呆。

    “你不会告诉忻梦吧?”楦柏的脑海里不断地翻滚着哲涵刚才的表情,显然在个人眼里判断和猜测的空间上,楦柏似乎发现什么值得自己深思的东西!

    “我说你是怎么了,从回来就一直沉默不语,我都没发脾气呢!”小志玲立刻生气地甩下毛巾,一头怒气翻滚地抵触着楦柏。

    “哦!对不起,我摔坏了脑袋,在自我恢复调节呢!”楦柏立即转过头,微笑地看着小志玲嘟着嘴巴插着腰子。

    “真的啊?”小志玲立刻变得极其祥和妥协起来,生气的火苗刹那转变成关心的口吻,“你现在好了吧?”小志玲马上抬起手抹着楦柏的脑袋,很是用心地观察着什么?

    “呵呵!”楦柏看着她会心一笑,“亲爱的,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晚饭的时间来到,大家边享受着食物边还一直喋喋不休地讨论着一整天的关于大后天舞会问题,天气啦,人员啦,装饰啦,会有多少的俊男靓女翩翩舞姿啦。

    “我猜人事部应该会用杰克逊的舞曲!”小盈边塞着鸡胸肉进嘴巴,边让本来剩余不足空间的嘴巴硬是挤出话来,“咳咳…”瞬间剧烈地摆动着双手拖着脖子,显然卡到喉咙咳嗽起来。

    “喝水啦,都猜测了一个下午,hr不来找你赚外快真是他们损失!”忻梦递过水杯,看着她涨红了的脸庞抚摸着胸膛,稍微用力地锤着她的后背。

    “好…好…主意!”小盈顾不上难受的状态转身边忍受着气喘不通地憋着,边竖着拇指看着忻梦。

    “得了吧你!”忻梦怀着亲昵般责备的口吻看着她。

    “为什么他们不弄一个舞会名人模范秀呢?”哲涵边自言自语地说着,边切着盘中的鸡胸肉沾着红葡萄酒汁,众人开始投来各执己见的眼神…

    黑夜终于来临,黑暗中哲涵掏出一个袋子状的物体,面带狰狞地吮吸起来,昏暗的光线下映衬着他无限的满足感…

第九十六章 礼服

    亚龙湾别墅小区。

    奔驰商务车准时在别墅停车位启动,除了楦柏其他具有僵尸血统的人都撑着黑色的雨伞走出别墅大门。

    “东升的朝阳依然这么粗鲁!”,哲涵稍微伸出手接触着阳光,炙热的痛感马上侵袭整只手臂,并不断延伸进体内。

    “但是没事!”哲涵看着受伤的部位在重新再生着皮肤,“哥能有一天的好心情呢!”

    “关于舞会的流程hr已经完全拟定好了,早上正式让总经理签字并移交财务调拨费用和做内部预算,今天和明天将会在维也纳大宴会厅里进行服装的领取和舞蹈的编排,大家趁有空赶紧前去参加hr十二小时制关爱的服务。经理向慧稍稍翻了翻预订本。

    “关于小盈的舞会模范秀总监很感兴趣,与人事总监已经展开会谈,结果就是只要化妆师说可以那我们就没问题了。后天是妇女节,别忘了当天在草坪宣传的大型妇女联盟阵线活动。晚上就是舞会,届时餐厅即将关闭,客人已经接到通知并非常乐意接受我们的邀请前去参加活动,所以…”经理向慧话还没讲完,立刻爆发出大家热烈的掌声。

    向慧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只是无奈声音盖不过大家的热情,只得招手楦柏和祖洪研究商量酒水的摆台,研究着总监给意见的图纸。

    “嗨!梦,我们能谈一下吗?”楦柏叫住了忻梦百忙之中暂停的身躯。

    “怎么了?”忻梦停下脚步来,目光还是不忘整理着手中的预定本,等待着楦柏的启口。

    “最近有没有感觉哲涵有点奇怪之类的举动?”楦柏故意摇摆着双手错位着注意力方向,语中带话地比划着。

    “什么意思?”楦柏的语气和停顿显然勾起了忻梦的注意力,徘徊在预订本的头部即刻抬起来打量着楦柏一脸僵硬的沉默。

    “恩。哲涵怎么了?”忻梦开始疑惑地打量着楦柏忧郁和深思的脸庞,脸部迟疑僵硬几秒后紧张起来,“天哪,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必须告诉我!”

    “没有什么,但是多注意点哲涵。别让他一个人呆着,那样某种意义上对他的适应不好!”楦柏突然扭过头打量着一大波客人从大门走进来。

    “我错过了什么?”哲涵满面春风犹如幽灵般突然出现在两个人的谈话范围里。

    “我还要忙,你们聊吧!”楦柏微笑地看着忻梦后随便扫过哲涵一眼,转身离开。

    “告诉我,你最近怎么了?”忻梦抬起手拨起哲涵额前的灰迹,满眼认真和期待地看着他。

    “能怎么了。一直都很好啊?”哲涵异常兴奋地回应着忻梦再慢慢侧过头,斜了一眼楦柏远去的背影,“我那个老弟有说什么啦?”

    “没有!只是要我多照顾你而已!”忻梦仔细地端详和观察着哲涵的脸庞和瞳孔,“答应我,有什么事情别瞒着我好吧?”

    “可以!”哲涵盯着忻梦诚恳的眼睛脸色慢慢转变向略带哀愁的彷徨,沉默了三秒后。僵硬地点了点头。

    “begood!”忻梦笑盈盈地扣了哲涵的鼻梁,转身又继续聚精会神地查看着手上的预定本。

    西餐厅吧台里,楦柏站立着不动,感受着哲涵的目光扫过自己的后背,无奈地低下头来。

    酒店通往大宴会厅维也纳的路上。

    “哇!看,客房部那个女孩的裙子是我之前选的,好看吧?蓝色的那条!”小盈兴奋地摇着忻梦的手臂指着远方的一个女孩。

    “哪里哪里。我看下!”忻梦似乎也迫不及待地目光伸向小盈指的方向,随即欣赏地感叹起来“确实挺不错的。”

    “好多人啊!”小志玲看着通往维也纳大厅的酒店员工们来来回回地过往,手上或是捧着拿着各自的礼服,一路上嘻嘻哈哈地交谈着什么。

    “我受不鸟这个气氛啦,走了快跑!”小平领先走在跟前,跨过环绕酒店的小河木桥,哲涵一群人也感受着这股新鲜的气氛,挤进来往的人群中。

    维也纳大宴会厅里。

    “请大家自觉排队到左侧的工作同事等候领取自己的衣服信息和签署个人借助衣物的条约合议,完毕程序后再到界线外领取自己的礼服!期间酒店hr再一次声明,大家要爱护你们领取的礼服。避免染上洗不掉的颜色或大范围的破损,hr部门提前祝福大家舞会愉快。”

    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