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僵尸黑夜传说-第6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的天哪,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忻梦似乎再也忍不住等待的那份煎熬,边小跑边哭泣着走向哲涵。

    “别…”楦柏拦住祖洪,打着手势指挥着走向外面,三个人的脚步离开门槛后,小志玲伸过头来看了他们一眼,把门拉上。

    “抽烟吗?”祖洪递给楦柏一只香烟,看着他原本肯定的表情注意力转移了。

    “我已经好几个世纪不玩这玩意了!”楦柏夸张地挤出笑容回应着祖洪,斜着眼睛瞅着小志玲一脸的愤愤不平。

    员工通道里,餐饮部总监吴锦华和酒店总厨尼古拉斯率领着大小部下冲进医疗室,看着龙颜正给向慧安上氧气呼吸装置,周围大小仪器显示的数据正在噼里啪啦地跳个不停。

    “向慧的情况怎么样了?龙医生!”餐饮总监急切地询问道。

    “哦,事实上!有点不乐观,需要您给他几个月的有薪病假耶。”龙颜扶了扶医生专用的扩大镜眼睛,瞬间把餐饮总监的鼻孔无限扩大,心思开始被调转数着他有几根鼻毛。

    “哦!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吴总监一脸沉默且无奈地看着病床上安静输液的向慧。

    “简单来讲。他就是有点暂时性昏迷,但是过会就会醒来,也可以去工作,跟正常人一样,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龙颜抬高视觉了角度。看着他光秃秃的脑壳。

    “也就是说其实他没事啦?”餐饮总监一脸诧异地看着龙颜。

    “可以这么理解,总监!不过我建议您尝试下去植下头皮让头发长出来,长高点会比较好看点,另外您的鼻毛该修理了。”龙颜很是专业性地看着餐饮部总监说道。

    “你说什么?”吴总监像压缩着脸部表情惊讶地回应着龙颜,君君和奕鸿则在旁边早已啼笑不已。

    “哦!对不起,事实上我戴了放大镜眼睛给您造成误导了!”龙颜脱下眼睛。重新打量着吴总监的鼻子部位。

    “那么我的员工就靠你了,龙医生,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会考虑去修理我的鼻毛和头发的,谢谢了!”吴总监伸出手跟龙颜握了起来,转过身操着英文口吻对着旁边的老外总厨解释着什么。一行人陆陆续续走出医疗室。

    “你太搞笑了!”奕鸿似乎已经忍不住满腔的窃喜,突然大笑地看着龙颜,总厨刚走出两步,缩回头纳闷着这一奇怪的气氛,君君则涨红了脸庞,走上跟前向总厨客气地点了个头,“砰”却冷不防盖上房门。爆笑声随即传来。

    员工通道上的仪容镜边,餐饮总监把头撅得老高了,仔仔细细地观察者那两个细小的鼻孔。

    “嗨,你醒了?”忻梦眼神中席卷着无尽深情打量着怀中的哲涵慢慢地松开眼睛,模糊和困惑地看着自己。

    “嗨…”哲涵消沉地注视忻梦慢慢抬起手摸着她的侧脸,感受着来自于她身上的柔情开始抚平自己的累累的伤痕。

    “你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吗?”忻梦顺着他的面额摸向侧脸,忧伤地看着哲涵。

    哲涵闭上眼睛,脑海浮现出最后一面画面,张牙舞爪,兽性大发地扑在向慧的身上。不然间心头一紧,颤抖着握紧了忻梦的手掌,顿时失魂落魄地抵触着忻梦,害怕催使着急促喘息开来,失落到极限的神经扭曲了他整个脸部。哲涵满脸惊恐和悲伤地看着忻梦同样乏着泪花的眼睛,“他还活着吗?”

    “你差不多杀了他,如果时间在楦柏他们赶过来差个两三秒!”忻梦宣泄着满脸柔情的伤悲,泪花闪烁地抚摸着哲涵的同样乏出悔恨泪水的眼角,哲涵捏紧了拳头砸向地面,顿时把水泥地面震个粉碎。

    “看着我,哲…”忻梦抱着哲涵侧向一边紧闭着眼睛的脑袋,“看着我!”哲涵哭泣着扭向一边,并不理会她的呼应,“这不完全是你的错,哲涵…”“嗖…”冷风而起,哲涵突然消失在忻梦的怀中。

    “我差点杀了向慧,梦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我差点杀了向慧,你能理解一个僵尸是如何轻易地扭下一个人类的头颅吗?”哲涵移动地身子离开忻梦的怀抱,僵持在一旁冲着她叫嚣起来。

    “该死…”哲涵咆哮着愤怒掐着身边的储物钢铁架,粗鲁却轻易地把它扭断,顿时哀伤的情绪化为无限谴责自己的愤怒,楦柏和小志玲祖洪推开大门,慌张地看着哲涵。

    “那不完全是你的错。”忻梦站起来,紧张且激动地冲着哲涵说道。

    “那会是谁的错?”哲涵满脸无尽伤悲地回应着忻梦,“难道是向慧的错么?”

    “你先冷静下来,哲,你太激动了…。”楦柏欲走上前一步。

    “你叫我怎么冷静,楦!我差点杀了向慧,你应该直接把桃木刺戳进我的心脏或头脑,你不应该继续让我醒过来看到这一切,看到这一切我不能去承受的东西,你真的不应该!”

    哲涵颤泣着脸庞,万分痛苦地看着楦柏的无奈。

第一百零二章 各自生世

    ‘华夏五千年’酒店财务部仓库里。

    “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这种感觉就像隔了几个世纪之遥一样的后悔感,那种无尽的失落,每次面对着整个村庄的废墟般的血窟,内疚感会占据你无限的空间,并把它扩大到极限,其实这种感觉被你封闭了近两个世纪,现在一涌而上,但是向慧还活着,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糟糕,你完全可以从另一面去看待自己,看待这个世界!”楦柏看着情绪万分失落的哲涵此刻宛如孤舟一般游离在漫无边际的苦海中,尝试着给他寻找一个安慰依靠般的海岸。

    “看待自己,看待这个世界,我的天哪!我的小弟弟,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哲涵开始讽刺般自个嘲笑地甩着脑袋,反常的扭曲微笑情绪抵触着楦柏,“难道你不明白吗?有这一次的开始,接下来就不可能会安宁,不可能会无济于事,欲望会一步步增强,极限会被一次次那种完全失控冲动摧残着,直到我自己认不出我自己来才可能停止,难道你不会直面想象到这个结果吗?”

    “你会失控,也会落魄得一无是处,但是我依然爱你,我会守在你身边照顾你的点点滴滴,我会和你一起面对这个狗血一般与生俱来的东西,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忻梦颤泣着脸庞看着哲涵,无奈失声哭泣而起。

    “哦!梦姐姐…”小志玲迈开脚丫跑向忻梦,仿佛被她的情绪感染包裹一般同样失声地哭泣起来。

    “梦…”

    哲涵低落地转过脸庞细数着她失落和哀伤泪水的侧脸,情绪慢慢安静下来,舔了舔干枯的嘴唇,泪水情不自禁地从瞳孔淌落而下。

    “对不起。你根本就不知道那一面的血性是怎样地让你难以看清,即使现在在这里你们给我重建起无比的自信和安慰,它总会有丢失的某一天,某一个地方,某一个时刻。某一个人…”话音刚落,哲涵宛如空气般消失在原地。

    “我去陪他!”

    祖洪抬起手制止住忻梦以及其他人突然绷紧的神经,“我可以说服他回来!”

    楦柏看着祖洪认真的神情,犹豫了几秒后点了点头,祖洪随即消失在原地,忻梦顷刻失声大哭地趴在同样是泪人的小志玲身上。

    ‘华夏五千年’酒店停车场里。

    哲涵孤零地坐在停车场的废弃仓库边上。打量着消防门外透进的阳光,满脸失落哀寞地沉思着。

    “给!”祖洪突然无声息地出现在他的身边,随手递给哲涵一瓶红方威士忌。

    “先声明,我对你的情感问题一丁点都不感兴趣和喜好,不过我倒想听听你和楦柏长大的故事…”祖洪同样拿着一瓶黑方,扭开口子把瓶口对着嘴巴倒起来。

    “为什么?”哲涵打开盖子。神情落寞地打量着祖洪一脸的淡定。

    “买酒钱,你开了,得还我个人情…”祖洪指着哲涵手上的的红方皱着眉头吐露道。

    哲涵打望着地面犹豫了一下,慢慢高抬着威士忌喝起来,咽下满口的烈酒,表情连动都不动地地看着地面沉思片刻,“我和楦柏出身在北宋年代的前后时间。天下很乱,百姓饱受战争和饥饿之苦,通常都是东躲西藏,父母为了保护我和楦柏,带着我们四处流浪,直到遇见了战乱中趁机嗜血的僵尸,在夺走了我双亲的性命之后咬了我和楦柏,最终我和楦柏都成了血族的一份子,可是年纪小找不到双亲的尸体,我和楦柏幼小地暴露着血性。因为惧怕阳光,所以我们一直躲在深山老林里,每逢月圆之夜前后几天便是僵尸最强壮的时候,你知道,我们那一会可没有人像现在教你…”哲涵苦笑地看了一眼祖洪。抬起威士忌直饮起来。

    “呵呵,一直都很感谢你们的。”祖洪也苦笑地答复着哲涵。

    “几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和楦柏沉浸在血泊当中成长,因为每次醒过来之后总会被良心谴责,所以我和楦柏根本就不敢靠近人类居住的地方,一直压抑着这份害怕,所以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那份害怕会被扭曲成自我不甘的情绪,促使血性无限愤怒聚集而起,结果每一次制造的伤害永远比上一次要强烈,以此类推,年轻男女,老人,小孩,甚至是家养的畜生,都逃不过我们的魔掌,直到我们遇见一个年长的僵尸,收留了我和楦柏,慢慢教会我们如何生存之道,才从冥都的学府一步步接触另一个世界的生活…”哲涵安静地看着祖洪掏出烟来。

    “来一根吗?”祖洪继续安静打量着哲涵。

    “不,谢谢!”哲涵苦笑地看着他,继续品着手中的威士忌。

    “很悲惨的童年,先敬你一口,表示沉重的慰问和深深地感动!”祖洪左手叼着烟,右手拎着威士忌举向哲涵。

    “我和忻梦同样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小的时候的忻梦在我记忆里有点微胖,爱哭,但是很懂事,因为小,所以我们经常被别的孤儿欺负,每次我都把她挡在身后,假装着我是超人般的神把所有的小朋友愤怒全买下来,结果你懂的,我在小梦的面前拍着胸膛说我没事,其实有几回我都在怀疑我的骨头是否断掉了好几根,呵呵…”祖洪满掩不住一脸的微笑,愉快的气氛同样感染着哲涵的心情。

    “哲,其实我想说的就是…其实忻梦从小一样过得很苦,她也知道我每次都是遍体鳞伤,但是她没有故意问,而是嘟着嘴巴站在旁边学我忍着伤痛,梦一直是个很懂事很坚强的女孩,自从徐力来三亚之后,她的生活确实受到很大的干扰,因为是徐力的父母收养了我和欣梦,但是她从来不在我面前显露她的无奈,她是一个把快乐建立在别人身上的女孩,再痛再苦的悲伤也会悄悄埋藏在自己的心里,然后找一个没有人安静的角落狠狠地大哭一场,接着继续阳光灿烂地走在每个人的身边,我相信你们走了这么多时间了,肯定知道她的坚强的一面,但是哲涵,我想告诉你的是…”祖洪顿了顿口气,心情沉重地抵触着哲涵。

    “从没有见过她会如软弱地轻易在别人面前哭泣起来,我不懂得这其中是什么理由,但是也肯定是在她的心里有某种比她那份坚强性格还要强大的软弱,我猜那叫‘在乎’,也就是你们之间的爱让她开始慢慢削弱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哲涵苦闷着脸注视着祖洪,抬起酒瓶子犹豫地品尝起来。

    “作为哥哥的我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是如果你允许,我请求你,不管你是如何解释你的种种无奈和我还不能理解的领域,但是…”祖洪加重了语气瞪着哲涵着面孔,“但是你可以去把你的无奈转化成某种在乎和关心她的冲动,或为了她重新定义你自己的悲伤或着什么什么血性枷锁之类,小梦很坚强,但是遇见你之后就开始变得很脆弱,因为她找到了一个可以让她全心全意把脆弱的那一部分寄托的人,毫无保留!绝对的信任!一旦你自暴自弃,那就表示你所呈现出来的无奈和悲伤将会连同她那一部分一起算在她的头上,能明白吗?”祖洪吐了一口唾沫,带点耐人寻思的韵味看着哲涵一脸的死寂。

    “你可以选择离开,只要你放得下,但是只要你还在乎我妹妹,不管你是以任何方式,任何的点去讲述自己的种种无奈和悲哀,你更应该像一个男人去包容,去把你僵尸本性的超能变得更加有意义地环绕着她,保护着她,而不是他妈的一点破事就弄得鸡飞狗跳,难道你失足的感受会比你心中那份感情更加重要吗?问问你自己!”祖洪丢开烟头,抬起酒瓶子狂暴地直饮起来。

    哲涵咽着口水,沉默地回复着他。

    “自己给不了自己曾诺和借口,尝试从忻梦身上去寻找,去转换,用你们那份爱去平衡你的一切悲伤,如果它还是没有用,你可以从这扇门走出去沐浴阳光,Btw,bytheway,我很不喜欢我妹妹呈现出来那种懦弱的状态,她从小那份孤独的坚强绝对比你还要强上百倍,这也是解释为什么餐厅的员工那么喜欢小梦,每个人都可以为她冒险!而你如果再敢让她掉一滴眼泪,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是不代表我不会揍扁你的脑袋,我们找到共同语言了吗?”祖洪藐视般慢步走上跟前,强势地抵触着哲涵,脸上的锐气丝毫没有畏惧的意思,而哲涵显然才如梦初醒地看着祖洪脸上那份执着。

    “7点的舞会准时开始,我希望你能穿上你的西装,因为小梦已经把它带过来,放在我的更衣室里,当然你要取的话不用客气弄坏我的锁,她特意挑选了你最喜欢的黑色,等着和你走在所有人的眼光下,也当然…这一点是我猜测的,而人事部似乎把你们的某一张优雅的照片作为舞会的宣传,经过处理后貌似已经贴在广告上了,别让小梦悲伤!哲涵…”祖洪开始走动在哲涵的背后拉开距离说道,“别让忻梦再次悲伤,哲涵!这是我的请求也同时是我的要求!”祖洪消失了。

    哲涵抬起酒瓶,慢慢抵触着嘴巴抬高,依然死寂着脸色看着地面上的阳光思索着,脑海里回放着忻梦每一个微笑的画面,每一次鼓舞自己的片刻,那种坚定的语气,坚定的表情,坚定的信念…

第一百零三章 晚会前奏

    ‘华夏五千年’酒店。

    “他怎么样了?”楦柏看着祖洪插着口袋走进备餐间,神情落寞地打量着满脸泪痕的忻梦坐在椅子上发呆着。

    “很好,还不会想不开…”祖洪慢步走向忻梦,搂住她的脑袋依靠在腹部,温柔且怜爱地拍着她的后背。

    卡农的钢琴曲响起,忻梦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来电,哲涵…”

    “嗨…”忻梦尝试着缓和脸上的僵硬,重新调动愉快的情绪表达着话语说道。

    “嗨,恩…我想说对不起!”哲涵低下头挺着手指在地面上的尘土写着忻梦的名字。

    “恩,没什么!”忻梦的心情显然缓过来,语调开始轻松地阐述着。

    “恩,你知不知道晚上有个舞会啊?”哲涵继续挪开位置,在另一个空旷的地方开始写上‘欣’字。

    “恩,不知道啊,在哪呢?”忻梦嘟着嘴看着楦柏一脸的不理解,显然楦柏的超能听觉还搞不懂这两人在打着什么哑谜。

    “恩,有那么一个舞会,在草坪举行,7点开始,每个女孩都有男舞伴配着前去参加,不知道您是否已经有了中意的人!”哲涵接着在旁边继续写上第三个‘欣’。

    “有了,对不起!”忻梦满脸埋怨地说道。

    “谁啊?”哲涵微笑着接续在地上作画着比划。

    “那个白痴现在正和我通电话的人。”忻梦抬起头,瞪着祖洪仔细在偷听的表情状态,严格来讲,祖洪那叫光明正大地听着,祖洪马上醒悟地扭开脑袋朝向一边。背后忻梦狠狠地掐了他一下。

    “对不起,恩…还有我爱你!”哲涵站起来呼喘了一口气息,表情淡定地看着空旷的停车场。

    “你要是很有空的话,餐厅的活还很多呢,毕竟你快吃掉一个人。让他丧失了劳动能力了现在。”忻梦继续嘟着嘴巴埋怨道,楦柏则惊讶拉长着脸庞。

    “马上回来!”

    哲涵挂断通话,叹着气息打量着那门外透进来刺眼的阳光,走上跟前把手掌伸了进去,感受着燃烧的疼痛感开始从掌心往手腕延伸,皮肤和肌肉组织开始脱落和损坏。哲涵强忍着颤抖着手臂,继续让手部暴露在阳光底下,尝试着让它承受到极限。

    “嗖”一阵极速移动产生的空气摩擦声响起之际,哲涵消失在原地!

    “欢迎回来!”祖洪微笑地看着哲涵走进餐厅。

    “嗨!大家们你们好吗?”哲涵细数着每个同事都在微笑地看着自己,“你还好吧?向总!”哲涵走近向慧跟前,打量着他还是充满精神的笑脸。

    “呵呵。再好不过了!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跌倒的,为什么我一点都想不起来呢?”向慧还在犹豫地抓着脑袋,大家有点尴尬地对视着彼此。

    “嗨…小梦在备餐间呢,你去叫下她然后我们去处理晚上舞会的酒水摆台。”楦柏犹豫地看着哲涵,肯定地点着头。

    “哦!火都快烧眉毛了,快点家伙们,真不敢相信我会昏迷那么久…”向慧又开始七手八脚地指挥着众人东奔西跑。

    ‘华夏五千年’酒店西餐厅备餐间。

    哲涵打开备餐间的大门之际便瞅见忻梦背对着自己整理着架上的香槟杯。哲涵略显难过的面孔继续观察着她停下晃动的双肩,似乎也在期待着什么,哲涵慢慢地走上跟前,轻轻地搭着忻梦的双肩。

    “嗨,小梦!”不料突然忻梦突然转过头搂着哲涵的脖子扑向他的嘴唇,剧烈地,陶醉般吻起来,那样没有预兆,那样的肆无忌惮,显然哲涵有点不知所措。但也慢慢陷入状态。

    “不是现在!”哲涵拉住忻梦粗鲁伸向脖子的双手,突然不可思议却惊喜地看着她陶醉的面容。

    “哦!我的天哪,这又是哪出戏?”小盈刚走进备餐间,立马掉头返回走,把身后的小平狠狠地拽了出来。

    “什么情况?”小平显然被当头一棒敲得晕头转向。

    “亲密接触!”小盈涨红了脸庞。胸口起伏着剧烈的节奏回应着小平。

    “谁这么浪漫?这么勇敢啊?”小平兴奋地注视着小盈涨红的侧脸。

    “小梦…”

    忻梦马上躲在角落里双手掩盖在脸上,背对着哲涵尴尬地惊声叫道“刚才是谁,别告诉我是君姐啊?”

    “事实上还有比她更加恐怖的呢!”哲涵整理着衣领,风趣地接上忻梦的话题。

    “哦!天哪,小盈!”忻梦边难掩满腔的兴奋边使劲把头撞向墙面。

    “你还好吧?”哲涵走上前,欲搭住她的肩膀。

    “我失礼了,居然在这种地方…”忻梦涨红了脸遮掩地避开哲涵的眼光,不料哲涵一样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俯向她的嘴巴,开始温柔的缠绵起来。

    “对不起!”哲涵抬起深沉的脸庞,忧郁地看着她小脸的通红。

    “回来就好了。”忻梦注视着哲涵的脸庞温柔地抬起手,贴着哲涵的皮肤慢慢地抚摸着。

    “向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小盈依然站在门外,偷瞄了一眼后转过头冲着小平使劲地摇着脑袋。

    “出来了!”小平用肘部顶着小盈,提示她忻梦已经出现在面前。

    “嗨,小梦,我们现在能进去吗?”小盈看着忻梦走出备餐间,一接触到自己和小平,就变得更加腼腆不已地跑开,便在背后使劲地叫唤起来,“我的意思是,哲涵还在里面呢!”

    忙碌的一天的太阳慢慢地沉向西山,斜着最后一片夕阳的光芒洒落在草坪上,草坪边上的道路,来来往往的电瓶车运载着各种各样的物品,所有的酒店高层拿着图纸站在不同位置指挥着摆设和调整,工程部的同事们在忙碌地接着电线和彩灯。客房部的同事把红地毯从国玺厅铺开延伸到草坪,厨房总厨和餐饮总监最属忙碌地指挥着自助台的摆设,装饰,一副焦头烂耳地冲着员工吼叫着,hr则和保安部在负责着岗位的站点。晚上烟花燃放的注意事项,以及任何可能引起不必要事故的可能性…

    “晚上会是个难忘的夜晚吗?”奕鸿看着宽大的草坪来来回回的人流在准备着舞会的一切设施和调整。

    “这个不肯定!”祖洪打开酒水长桌的四个桌脚,“不过看那边,2点钟方向,一幅美丽的图案呢!”祖洪脸上堆积起笑容来。

    “2点钟方向是海边啊,哥们!有啥东西?”奕鸿故意踮起脚尖使劲地张望着。

    “拜托!我的2点钟方向。”祖洪客气地摸了摸奕鸿的脑袋。

    工程部测试着影响的效果。把晚会的音乐提前放出来,片刻的迟疑后,立即出现某些受过培训的员工们开始大胆地尝试着翩翩起舞。

    “哇哦,晚上的各项大奖非‘华夏’不可…”奕鸿一脸地惊讶观察着整个草坪所有员工突然都放下手头工作,开始随着音乐摇摆起来。

    “看来这些人被工作逼疯了。”祖洪同样是难以置信地注视着这一个壮观的场面。

    草坪所有的布置全部完成,张灯结彩般的整体效果。园林部的大叔大姐们把绿植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