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蓝索欢得意忘形地说着看男人身材的经验,至于冷宴堂是那个清晨扑错了,不小心看到了他的身体,此时顺带提一提。
    萧楠绝不知道是不是听了,脸上笑意浅浅,一股股阴寒之气冒了出来,让蓝索欢突然打了一个寒颤,这下坏了,她怎么被诱导地说了出来。
    萧楠绝听了之后,脸色虽然有些难堪,可笑容更浓,好像没有那么生气。
    “你知道的真不少。”
    “不是,都是胡闹的,有些是听说的,你,你不会生气了吧?”
    蓝索欢尴尬地解释着,希望死男人不要误会,好像她和多少男人睡了一样。
    
    应大家要求再写一更,谢谢亲的热情。






     072:衣衫不整
     更新时间:2012…8…27 22:29:15 本章字数:1929

    萧楠绝仍旧在笑着,笑得更加蛊惑人心。
    “我怎么会生气,又不是真的。”
    “不生气就好,我还以为你生气了。”蓝索欢终于放心了。
    “以后还是少出门,那些男人的身材就不要看了,省着外面的人说闲话,传到爸和妈的耳朵里不太好,至于想和男人……我保证晚上会让老婆满意。”
    萧楠绝的话阴阴的带着怪味儿,让蓝索欢打了一个寒战,感觉他好像并不相信她,怕她偷偷跑出去勾/引男人。
    “我怎么会跑去看那些男人?出门也是想看看珠宝行的账目,现在有你帮我打理珠宝行和时装店,我放心多了,无聊就逛逛街,买买东西,陪着老公。”
    自从嫁给了萧楠绝,蓝索欢已经收敛了许多,不然那亚瑟定然被扒光了衣服,现在凝视萧楠绝,她的眼里已经容不下其他的男人了。
    又如以往,蓝索欢恍恍惚惚地过了一夜,醒来的时候,房间依旧飘着淡淡的香气,萧楠绝已经起床离开了,话说来,萧楠绝每晚用的香水,怎么闻都不像古龙香水,带着淡淡的一种松香味道。
    蓝索欢爬起来,进入了洗浴间,看到了一瓶古龙香水,她刚拿起来,门外,小云就走了进来。
    “小姐,少爷说今天会忙一天,晚点才能回来,让我陪着小姐出去玩玩,省着小姐闷了。”
    “真的?”
    蓝索欢放下了香水瓶,这死男人昨天还说让她少出门,今天就让她出去找乐子了?
    “小姐,我们去喝酒啊,好久没在唐人街喝酒了。”小云最喜欢喝酒,每次喝了就醉,迷迷瞪瞪的,闹了不少笑话。
    其实蓝索欢真的很无聊,珠宝行和时装店不用管了,萧楠绝又忙得不见人影,她也不好意思总是打电话烦他,两家子的企业都交给他,也够难为他的。
    和小云下午出去了,喝得有点多了,回来醉醺醺的,好像又回到了过去当小霸王的时代,萧楠绝下班进门,只是亲昵地搂着她,豪没埋怨。
    “我知道索菲亚不在了,你心情不好,如果这样开心,也比闷着好,人生能有几回醉,活得洒脱,放肆,真不容易。”
    “你喜欢?”蓝索欢伏在他的怀中。
    “喜欢你的洒脱,喜欢你的自在,,矫揉造作,永远不是蓝索欢。有时候我也希望能像你一样,可惜我必须顶起家里的胆子。”
    不知道萧楠绝是真心话,还是虚情假意,蓝索欢觉得他在鼓励她放肆,于是每天只要萧楠绝不在的时候,她就开着红色的跑车在街上闲逛,偶尔作威作福,听着人们一句萧夫人,萧太太的叫着,她睡觉都会笑醒。
    就在蓝索欢倍感幸福之时,幸福的温水在逐渐加热,加热,滚烫,沸腾,将她无情的蒸煮,让她痛得彻底,痛得不想再爱,痛得不愿来人世一回。
    一把无情的小刀,一刀,两刀,三刀…凌迟地剥离下去,让她的骨肉片片分离,痛不欲生。
    那天萧楠绝很忙,蓝索欢实在烦心,在家里喝了酒,喝了多少她不知道,只记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萧家下人的房间里,她衣衫不整,身边坐在亚瑟,他光着身子在瑟瑟发抖着。
    门口是萧楠绝铁青的脸。






     073:多了一顶绿帽子
     更新时间:2012…8…27 22:29:15 本章字数:2117

    怎么回事?明明在自己房间里喝酒,怎么醒来跑到了这里?蓝索欢拉着衣襟爬了起来,见小云低低地啜泣着。
    “哭什么哭,我还不是没死,死了你再哭。”
    蓝索欢不知道怎么打破这好像吊孝一样的气氛,强忍着尴尬,笑了一下,这一笑,让萧楠绝更加怒火中烧,她看起来不要脸到了极点,萧南绝冲进来一把抓住了蓝索欢的手腕,提着她向楼上走去。
    蓝索欢慌乱地拉着散开的衣服,回头看着小云,她喝多了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小云也不知道吗?还是这死丫头也喝酒了,醉得不省人事?
    萧楠绝的眼睛好像刀子割着蓝索欢,站在楼梯上,他突然转身怒喝着。
    “你们谁敢说出去,我就打死她。”
    萧楠绝好像暴怒的狮子,吓得佣人们一个个不敢说话,都低着头,亚瑟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最后面,等待着他被赶出去的命运。
    进入了卧室,原本以为萧楠绝会挥手打她,可他却温柔地将蓝索欢放在了床上,拉上了她的衣襟。
    “我最近太忙了,没有时间陪你,你觉得寂寞,才会去找了亚瑟解闷,都怪我。”
    “怪你?”
    蓝索欢傻眼了,错误明明是她犯下的,他却在自我检讨,刚才看到她在亚瑟的床上,气得好像暴怒的野兽,才一会儿就隐忍了暴怒的情绪?
    “我,我喝醉了,什么都没做。”
    到底做没做?蓝索欢真的不知道,她和萧楠绝在一起,也经常糊涂一夜,所以她有点拿不准了。
    “我知道,我相信你,老婆,都是我不好,我会多抽时间陪着你,不能冷落了你。”
    萧楠绝紧紧地拥着蓝索欢,蓝索欢机械地依偎着他,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怎么跑到了亚瑟的床上。
    好在萧楠绝不生气,不然她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了,她看起来就是个淫/娃荡/妇,连个菲律宾男佣都不放过。
    那个时候,蓝索欢还傻乎乎的认为,她是喝酒喝醉了,荒唐地进了下人的房间,被下人看到,叫来了萧楠绝,她倍感愧疚,觉得自己作为妻子让丈夫难堪了。
    第二天,蓝索欢趁着萧楠绝走了,叫来了小云,问及到底是怎么回事,小云只说,蓝索欢昨天喝酒,原本小云要陪着的,可是那天她身上的来了,肚子疼,先回去休息了,等她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大喊的时候,跑了出来,看到萧少爷已经回来了,大家都聚在亚瑟的房门口,她看到了让她心惊的一幕,小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哭哭啼啼的。
    “难道我喝多了,去脱亚瑟的衣服,看身材去了?”蓝索欢知道自己有这个嗜好,但平时喝醉了,都是笑一会儿,然后睡觉,这次竟然荒唐地去脱了亚瑟的衣服,那小子就让脱?
    “亚瑟喊救命了。”小云低声说。
    “你说我非礼他?”
    蓝索欢睁大了眼睛看着小云,那一刻她想死的心都有了,看看美男身材还不过分,她什么时候想着要上亚瑟了?
    “萧少爷对小姐真是好,这样都能忍下来,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做到的,一定是太爱小姐了,如果小云将来能找到这样的好老公,就算少活十年也愿意啊,小姐,你好好珍惜吧。小云的话说得蓝索欢好惭愧,她恨不得这个地洞钻进去,欣赏一下亚瑟也就罢了,怎么真去脱他的衣服了,难道真如萧南绝所说,她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女人?
    好像别墅里发生的事情平息了,可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第二天就见报了,新闻上了唐人街的头版头条,萧家少奶奶勾引下人,被捉奸在床,萧家大少爷萧楠绝又多戴了一顶绿帽子。






     074:脆生生的好听
     更新时间:2012…8…27 22:29:15 本章字数:1957

    唐人街的女人看了新闻纷纷吐唾沫,骂蓝索欢不要脸,男人们却恨不得那个下人就是他,和蓝索欢睡一觉不知是什么滋味儿。
    “不是说,不能传出去吗?”蓝索欢看着报纸,张口结舌,她虽然在极力避免,还是成了一个淫/荡的已婚女人。
    那份报纸,将萧楠绝描写成了最宽宏,最可怜的男人,而蓝索欢的名声荡得比唐人街最烂的妓/女,有过之无不及。
    “一定是亚瑟被赶走,心里不服,才说出去的。”小云解释着。
    因为报纸的事儿,蓝索欢十几天不出门,萧楠绝的态度明显冷了,只说工作太忙,清晨索欢没醒就离开,晚上半夜一点以后才回来,那时候,蓝索欢早就睡了。
    蓝索欢心里闷闷的,虽然极力在劝说自己,却食不下咽,很多迹象表明,萧楠绝在生气,他就算再大方,也是个好面子的男人。
    “一定是因为那份报纸,该杀的亚瑟!”
    蓝索欢在家里来回走动着,听见窗外有发动机的声音,她就跑去看,每次都不是萧楠绝,心里的热度也越来越冷,估计今天晚上,他还会很晚才回来。
    一直坐等,想跟萧楠绝好好解释一下,可能太忧心了,加之天入深秋,有点凉,蓝索欢所在被窝里,还是睡着了,清晨猛然睁开眼睛,还好睡得早,就起得早,终于看到萧楠绝刚起身,系着领带。
    “老公!”
    蓝索欢只穿了一件睡衣扑了上去,抱住了他的腰,已经好几天了,他不肯抱她,亲她,让她的心都空了。
    “今天有个会议,是珠宝设计的,我要早点去。”萧楠绝的身体比秋风中的枯树还要冷硬。
    “我知道,你生气了,报纸的事儿让萧家丢人了,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你别不理我好不好,老公,你这样冰冷冷的,让老婆也冷冰冰的,每天好像两块冰糖在一起,好冷。”蓝索欢没出息死了,双手死死环住萧楠绝的腰,她没有了索菲亚,不能再失去萧楠绝。
    “我追了你六年,爱你到了发疯的程度,怎么会和别的男人有染,只是喝醉了,我真的醉了,醉得什么都不知道了。”真醉了吗?蓝索欢到现在还迷迷糊糊的。
    “你这样喝醉,闯进男人的房间,到底有多少次?”
    萧楠绝转身试图拉开蓝索欢的手臂,索欢死死不肯放手,她抬起头,看到了萧楠绝脸上一抹鄙夷,嘲笑,让她的心犹如撕裂般的痛楚。
    “老公,我虽然胡闹,却从来没有做过荒唐的事儿。”蓝索欢抬起傲慢的头颅,没结婚的时候,她想要什么她很清楚,就算想闯进男人的房间,她也明白自己的尺度,而不是这样迷迷糊糊,不知缘由。
    不自觉的,蓝索欢想到了婚前萧楠觉突然出现的那个夜晚,她带了一个美男回家,亲亲我我,刚巧被他撞见了,当时索菲亚还很生气,打了那个男人,那算不算她的荒唐?萧楠绝当时就是这个表情,她在嘲弄地笑着,想到那一幕,蓝索欢毫无底气了,忙低下了头。
    “我知道你有分寸,也相信你,我这样早出晚归,不是不理你,只是工作太忙了。”萧楠绝转身背对了蓝索欢,拉开了她的手。
    “你没生气?”蓝索欢轻声问。
    “没生气,不过你以后不能进错房间了,上了报纸这么夸张,实在让我有点没面子,你该理解的,老婆,我爱你,才在乎你。”萧楠绝声音变得温和,脆生生的好听。






     075:索欢唐人街
     更新时间:2012…8…27 22:29:16 本章字数:2007

    听萧楠绝说不生气了,蓝索欢的心也敞亮了许多,原来真的是工作忙啊,其实五家珠宝行,三家时装店,生意好坏没有那么重要,他不必这么辛苦了。
    “珠宝行不如关掉三家,留两家就够了,时装店,开的太多了,合并算了,你这样辛苦,让我心疼。”蓝索欢是真的心疼,她恨自己什么都不会,让萧楠绝承担了太多的负担,他睡觉的时间都少了。
    “你花钱大手大脚习惯了,我如果不多多赚钱,怎么满足你,你救了萧家的企业,我就不能让蓝家的垮掉,不然就对不起索菲亚了。”
    萧楠绝说到“索菲亚”三个字,脸上的肌肉抽了一下。
    “楠绝,好老公。”蓝索欢伏在萧南绝的怀中,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感动的,瑟瑟抖了起来。
    “你看看你,入秋了,还穿夏天的睡衣,记得换了,别感冒了。”萧楠绝长臂一捞,将蓝索欢抱上床,拉上被子,盖住了她:“我答应你,尽量早点回来,你别胡思乱想。”
    萧楠绝抚摸着蓝索欢通红的脸蛋儿,在她的下巴上亲了一下。
    “白天闷了,就出去玩玩。”
    “你早点回来。”
    蓝索欢感觉自己的下巴好像被电击了一下,萧楠绝见蓝索欢情绪稳定了,才直起身体走了出去。
    萧楠绝走出去之后,蓝索欢摸着自己的下巴,一下子从被子里跳了起来,高兴地在床上又蹦又跳,原来他没生气,只是工作太忙了,一直紧绷着的心放松了下来,蓝索欢开心地换衣服,决定按照萧楠绝说的,走出去玩玩,不过这次她一定不会喝酒了。
    小云站在门外,不知道蓝索欢怎么了,情绪高昂,全身精力没处发泄的样子。
    “老公说了,让我出去玩,我们走!”
    蓝索欢出了别墅,开了自己的红色跑车,远远的,风雷站在那里,只是看着。
    “小姐,风雷是不是在盯着你啊?”小云傻呆呆地说。
    “他那双眼,直勾勾的,兴许是觉得你家小姐我太漂亮了。”蓝索欢哈哈笑了起来,她这样调侃着,其实心里很想揍这小子,不过看在萧楠绝的面子上,饶他不死。
    唐人街还如往昔那么热闹,跑车在缓慢地行使着,曾经那条娱乐新闻,因为萧楠绝的不在乎,不再影响蓝索欢的心。
    “看看这个贱人,又这么神气了,想不明白,萧楠绝怎么还不和她离婚?容忍这个烂货留在身边。”一个年轻女人清晰地传至蓝索欢的耳畔。
    “森笛,你乱说什么。”
    一个老太太慌忙拉了年轻女人一下,好像蓝索欢是阎王爷一样,想想以前,她确实很嚣张,还不是怪她们的嘴巴犯贱,不然她怎么会收拾这些女人,看老太太的眼神就知道,她在唐人街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沉重阴影。
    “你敢说我们家小姐!”小云气恼地指着那个女人,想是平时蓝索欢作恶多了,她也习惯了到处恐吓那些女人了。
    “别理她。”
    蓝索欢制止了小云,今天她不想和任何人计较,鸡毛蒜皮的小事,她不放在眼里,只要萧楠绝能容了她,她谁都容得下。
    可是蓝索欢的好心情不是那么容易维持的,她在一处书店停了下来,打算买几本书回家打发时间,可是橱窗一个娱乐杂志引起了她的注意,因为上面有三个字“爱索欢,索欢唐人街!”






     076:天才作家
     更新时间:2012…8…27 22:29:16 本章字数:1788

    一个新来的小店员不认识蓝索欢,指着杂志介绍着。
    “看看吧,最近很畅销的jin书,讲解一代yin娃那点事儿,卖断货好几次了,新来的。”
    书还挺贵的,蓝索欢买了那本书,回到了车上,展开后,里面写的是一个叫索欢女子的香艳史,简直妙笔生花,流畅煽情,描述得犹如身临其境,淫/秽至极。
    拿着书的手,因为愤怒,微微颤抖,索欢,不就是她的名字,虽然没提到姓氏,白痴都知道是她蓝索欢,这书颂扬了索欢在唐人街从十二岁开始的言情历史,睡的男人足足有一车皮。
    什么索欢精力旺盛,一夜岂能一个男子能够满足,十二岁睡了二十六岁的陈姓男子,那夜就已经不是处/女,初夜给了谁,一直是个谜,十三岁那年,一夜就需三男陪伴,最旺盛的时期,一夜有五到十个男子,十天十夜缠绵床上,还被搞大了肚子好几次,淫/叫声传了好几里,娱乐多少寂寞男人的心,唐人街她看好的男人就抓了去,直接奸/污,写得淫/乱情节足足几万字,看得蓝索欢面红耳赤,眼睛溜圆。
    这书什么时候发行的,好像没几天就第二次加印,几乎脱销了,比金/瓶梅还稀罕。
    据说买这书的,都是精力旺盛的男人,拿回家读给老婆听,增加床上乐趣,一些没有结婚的男人,看书就能自我满足了,还有留着珍藏,等着作者被打死,好升值。
    找了一下作者的名字,叫什么荡荡客,看名字就知道够恶心的了。
    几乎一个中午,蓝索欢都在查这个荡荡客,最后终于索定目标,是唐人街编辑部一个记者叫“易小斌”的华人,荡荡客是他的笔名,据说他还兴致勃勃的要出续集,写了一个大纲,写这书,让他小赚了一笔。
    据说续集的大纲里,他要描写蓝索欢和丈夫的夫妻之道,说索欢如果迷惑丈夫,养了一群奸夫,时常丈夫奸夫一起淫/乱。
    原本可以通过法律正当途径整这个家伙,但一想到事情可能闹得更加沸沸扬扬,不管真的假的,不是替他的书做了宣传,还坏了蓝索欢的名声。
    蓝索欢气恼地雇佣了十几个打手,躲避在编辑部的外面,等那小子一出来,就抓住了,想不到这个该死的记者,竟然不认识蓝索欢,他刚从英国来了不久,写的书都是听唐人街那些人说的,只是听来的都能写得出神入化,蓝索欢如果剁了他的手,真是文学界的一大损失。
    “给他纸笔,让他写《索欢唐人街》的续集,写不出来,就给我将他的手剁了!”蓝索欢的出现才让易小斌知道犯了什么错误,他哪里还敢写,被打得鼻青脸肿。
    “你给我发表声明,说那些书,都是你胡说八道,杜撰的,如果你不发表声明,我就将你老婆抓了让五个男人奸/淫,把你女儿送去当鸡,让她十岁就让人睡,然后阉了你,让你写到爆了,也上不了女人,我还要将你们家祖坟扒了,给你老祖宗的骨头送到妓院去,让他老人家也粘粘人气儿!”
    蓝索欢吓得那小子,当场就尿了裤子,没能水的家伙,蓝索欢真是瞧不起他。
    据说那天围观而来的人也不少,却没一个敢出声的。
    “对,打的好!”有人在拍蓝索欢的马屁,这个时候谁敢支持那天才作家。






     077:捉奸在床
     更新时间:2012…8…27 22:29:16 本章字数:1947

    蓝索欢记得她拿了棒球棍要打易小斌的脸,他竟然跪下来求饶,向蓝索欢保证,一定写声明。
    第二天果然有声明出来了,题目是《索欢仗义唐人街》
    内容不用看了,打出来的文笔,真不怎么样,东拼西凑的,好像写的是佐罗故事,跟蓝索欢没半毛钱关系。
    人言可畏,书没有了,可是传闻好像入秋的蚊子,叮住就不放了。
    传闻惨无人道的蓝索欢,将《索欢唐人街》的作者先奸后揍,打得不能人道,几天尿不出尿来,《索欢唐人街》一本绝世好书,揭露社会现实,道出民生,却被残忍腰斩,之后蓝索欢还派黑/社会追杀易小斌,害得易小斌妻子与他离婚,撇清关系,远走高飞,妻离子散。
    那本《索欢唐人街》所见无极,千金难求,真的比金瓶/梅还珍惜了。
    蓝索欢几乎要气炸了肺了,去编辑部找那个记者,他早就跑路了,正如传闻,他被逼离开唐人街,生死成谜。
    这消息传扬的,萧家的大门紧闭,婆婆和公公都不出门见人了,有了蓝索欢这个儿媳,真是萧家的不幸。
    蓝索欢平白吃了哑巴亏,堵得吃不下饭,只想骂人,打人,却又怕惹了什么祸,想喝酒,又怕胡来,最后决定足不出户,看看祸事如何接二连三地来。
    站在窗口看着外面,蓝索欢觉得萧楠绝根本不在她的掌控之中,似乎她从来没有真实地得到过这个男人,一连几天,萧楠绝也没有回来,电话再次无法接通,蓝索欢感觉自己好像游魂,再次失去了主心骨儿。
    没有死男人在,家里好冷清,没有感到温暖的东西,空气是凉的,手脚是凉的,心也是凉的,人好像掉进了冰窖一样。
    其实那个时候,蓝索欢就很想知道,萧楠绝是不是真的爱她。
    就算蓝索欢足不出户,还是难以阻挡外面的留言,萧家的大门上,经常被张贴着“销毁公正,天理难容,足不出户,作为心虚”。
    “这是哪个欠揍的,给我站出来!”
    小云气不过,站在萧家的大门口斥责着,却被说成是蓝索欢的一号爪牙,蓝索欢干脆拉着小云回来,现在只等萧楠绝回来,什么都要忍了,不然他们会编造得更加厉害。
    “小姐,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小云都要哭了,忍,蓝索欢都成忍者神龟了。
    以前蓝索欢遇到这种事儿,一把都是杀鸡儆猴,整死一个先,让所有人都不敢大声喘气,现在可好,结婚后,为了一个萧楠绝,忍气吞声,忧前顾后的,就怕他不喜欢,人家欺负到门上来了,还在忍。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蓝索欢全当看不见。
    很快,萧楠绝的电话打回来了,他这几天一直被老爸老妈关在书房里,不能回家,今天他才劝说好了父母,明天就能回来了,电话的话语不冷不热,蓝索欢知道自己这次闯祸太大了,也不敢理直气壮了。
    蓝索欢以为这次还会和以往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