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萧楠绝捏住了蓝索欢的下巴,冷漠地笑着:“去费城吧,你这种淫/娃做妻子不够格,做情妇却别有风味儿!”
    “你,混蛋,畜生!”
    蓝索欢突然张开嘴巴,狠狠对着萧楠绝的手臂咬了下去,狠狠不放,直到嘴里流出血来,她恨他,恨死了他。
    萧楠绝的头上冒出了冷汗,手臂钻心的疼痛,他羞恼地后退一步,好不容易将手臂挣脱出来,手臂已经血肉模糊,血顺着衣袖流了出来。
    蓝索欢满嘴的鲜血,样子看起来好恐怖,可她却得意地笑着。
    “原来你血的味道这么好,你的这张脸有趣多了!”
    蓝索欢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她满嘴血腥,恨意充盈胸腔,却还是没有办法落泪,泪水是没用的东西,索菲亚不让她哭,可能就预料到她如果哭了,这辈子会有流不尽的泪水,所以干脆不流。
    “蓝索欢,你敢咬我?简直就是个泼妇,我宁愿在费城养别的女人,也不养你这个烂货!”萧楠绝捂着手臂,狼狈地退出了房门。
    冷风不断地从窗口灌进来,蓝索欢呆呆地站在床边,狠狠地捶着胸膛,她是泼妇,烂货,他已经不要了,为什么还要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萧楠绝!”
    回应蓝索欢的,是门外冷冷的声音。
    “我在唐人街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厌恶你!”
    不知道这句话是他说的,还是蓝索欢的幻觉,她冲过去,推开房门,可走廊里除了冷瑟的风,空无一人。
    她虽然醒了,却仍旧很痛,当听了这句话之后,痛的感觉突然消失了,原来从开始到现在,他丝毫没有投入感情,他冷漠的眼神从来没有变过,是她的痴迷让那眼神蒙了温柔的色彩。
    “你听到了吗?他说他一开始就厌恶我……”蓝索欢回头看着小云。
    “什么也没有啊,小姐,他走了!”
    小云胆怯地走了过来,小心地关了门,将蓝索欢扶到了床上,盖上了被子,头靠在她的肩上。
    “小姐,你没有了萧楠绝,还有小云的。”
    “是的,我还有小云,还有希望。”蓝索欢点着头,不就是个男人吗?她应该拿得起放得下,这样才算是索菲亚的女儿,唐人街最嚣张的小霸王。
    “小姐,我们明天去哪里?”小云轻声问。
    “去找冷宴堂。”
    “找冷宴堂?”小云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了眼睛,实在想不明白了,小姐不是讨厌那个家伙吗?怎么突然想起要去找他了?
    “小姐,你不是受刺激过度……想随便找个男人依靠了吧?”
    “想找男人依靠,何必舍近求远。”如果单纯想找男人,蓝索欢就没有必须拒绝了楚思成,她要找的不仅仅是一个男人,而是一座充满希望的山。“我不明白,小姐。”小云一脸的怪异表情。
    “我要找的,是一个可以稳操胜券的男人,而不是一个废物。”
    蓝索欢将被子盖在了头上,闭上了眼睛,冷宴堂在很多国家都有产业和居住地,常常居无定所,一年之中到处乱跑,她还不知道该到哪里才能找到他?也许中国,或者英国,但他是华人,居住在中国的时间比其他地方多一些。
    这一夜,在冷瑟中度过,一早,蓝索欢开始收拾东西,仅剩的钱已经不多了,希望冷宴堂那个鬼男人别在南极什么熊不拉屎的鬼地方。
    “小姐,小姐,我刚才出去买早餐,听人说,冷宴堂来了纽约。”小云兴奋地拿着两块面包跑了进来。
    “他在纽约?”
    蓝索欢一把抓住了小云的手,真是太好了,如果他在纽约,她省去很多路费了。
    “好像在w酒店下榻,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这是天无绝人之路。”
    蓝索欢匆匆地退了房,为了早上能在酒店堵住冷宴堂,她奢侈地打了一次出租车,蓝索欢不知自己何时修炼得厚脸皮,冷宴堂跟她说过多少次,让她跟他走,她都冷眼相对,如今却要送上门去。
    冷宴堂在萧家明目张胆地勾搭她,他说给她三天的时间,让蓝索欢考虑跟他走,他认为,她这种女人,和他最合适,她还背地里嘲笑他,说他是老头子,就算脱光了,也不及萧楠绝的一条腿。
    冷宴堂的那句话,到现在蓝索欢还清晰地记得:
    “我冷宴堂不会追你六年,只给你三天,三天后,如果你不跟我走,他日难过伤心,想起我冷宴堂的时候,就不要来找我了。”
    现在不幸被他言中,她难过伤心的时候,却真的来找他了,冷宴堂一定会趁机羞辱他,对她冷言冷语,笑她自以为是,但就算那样,她还是要找他。
    到了w酒店,蓝索欢匆匆地跑了进去,迫不及待地询问前台服务员冷宴堂先生的房间是几号,可服务员的回答让蓝索欢的希望落空了,冷宴堂昨夜就退房离开了,他只在唐人街住了两天。
    “他去哪里了?”小云着急地问。
    “中国,听他身边的男人这么说的。”服务员凭借印象回答着。
    中国?
    蓝索欢摸了一下衣兜,她和小云剩下的钱,只够买机票的,如果到了中国,他再离开…
    “小姐,现在怎么办?”小云皱着眉头,冷宴堂怎么这么着急就跑了,他当初不是喜欢小姐吗?现在小姐单身了,他却不露面了。
    “买机票,到中国。”也个个冷。
    中国对于蓝索欢来说,虽然并不陌生,却也不熟悉,她五岁的时候来过一次,在这片土地上,有一个对她来说,特别重要,却又不愿接触的女人。
    买了机票,上了飞机,一路祈祷冷宴堂别再到处跑了,到了中国之后,蓝索欢连打车的钱都没有了,举目望去,茫茫人海,冷宴堂到底在哪里





     086:苏斯城堡
     更新时间:2012…8…27 22:29:20 本章字数:5549

    曾经蓝索欢的钱比地上的石头还要多,现在地上的石头仍旧那么多,可她兜里的钱却寥寥无几,石头可以随便捡,却不能让出租车带她离开,何况冷宴堂住在哪里,她并不知道。
    “小姐,没有钱了怎么办?”小云看着天上的烈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们走,也许能拦到免费车。”曾经听说过,冷宴堂在中国的住处向南,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向南走。
    “天快黑了,我们不会遇到坏人吧?”
    “你怕什么,有我在呢,我这样二手货,估计就算遇到歹徒,歹徒也没有什么兴趣,倒是你这个黄花大姑娘,有点危险,所以走在我后面,让小姐保护你。”
    小云原本胆子就小,一听蓝索欢的话,果然藏在了后面,不敢强出头了。
    饿着肚子,蓝索欢终于在公路上拦住了一辆农用的卡车,卡车司机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他只是瞥了蓝索欢一眼,就让她们上车了,却只让她们坐在车的后斗里,后斗里很颠簸,蓝索欢一直昏昏沉沉的,好像散了架子。
    “小姐,我有点害怕。”小云兴许是被蓝索欢吓到了,看那农夫的样子就胆战心惊。
    “他是向南运白菜的,着急送货,不然车里的白菜就烂了,哪里有心思搞女人,你放心好了。”
    蓝索欢看了一眼车里的白菜,确定目前是安全,至于车到了目的地,就不好说了。
    卡车虽然是往南走的,却越走越偏颇,很快公路没有了,出现了泥泞的小路,天色已经半夜了,小云一直抓着蓝索欢的手,最害怕的就是卡车突然停下来。
    可能是实在太饿了,蓝索欢和小云吃了一点车里的生白菜,虽然不好吃,却水灵灵的,又解饿,又解渴。
    月光下,蓝索欢能看到远处的群山,树林,这里不是美国纽约是冬天,没有那么冷,风却很大,偶尔听着好像厉鬼在呜咽,让人的汗毛都能竖起来。
    “到站了,下车!”
    卡车突然停了下来,小云一看周围,还黑乎乎的,吓得一把抓住了蓝索欢的手,她尖利的手指甲陷入了蓝索欢的皮肉,痛得蓝索欢呲牙裂齿,小云却只顾着发抖,较力了。
    “小姐,这里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都要下车!”
    蓝索欢拉着小云伸着脖子向外看着。
    “下车吧,我们的货到地方了。”农夫好像只关心他的白菜价钱,对两个女人没有那么大的兴趣。
    “喂,看这两个女人挺好看的,是去冷家庄的吗?农机站向前就有两条路了,一条去火车站的,一条是冷家庄的。”一个矮个子男人好像刚洒了尿,提着裤子走了过来,吓得小云直接扑进蓝索欢的怀里,头都不敢抬了。
    虽说蓝索欢胆子够大,却又有点害怕了,如果他们有什么不轨企图,她和小云一天没吃饭了,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是,我们去冷家庄,找一个人。”
    是不是巧了,真的有个冷家庄,不知道和冷宴堂有没有关系,听那庄子的名字,应该是个乡村,冷宴堂那样的有钱人,怎么会住在乡下,蓝索欢燃起希望的心,又幻灭了。
    “我就是冷家庄出来的,你找谁?”那个矮个子男人系好了裤子,蓝索欢才放了心。
    “冷宴堂!”
    小云这次嘴巴快了,直接将冷宴堂的名字喊了出来,好像谁一定能知道一样。
    “你说的冷宴堂?不会是苏斯城堡的主人吧?”矮个子的表情变得有些鄙夷,嘲弄地笑了起来。
    这里真的有人认识冷宴堂?蓝索欢立刻来了精神。
    “是啊,我们找冷宴堂。”
    蓝索欢的话,让矮个子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看她和小云衣服寒酸的样子,笑得更加可恶了。
    “现在的女人想钱,都想疯了,稍微长得有几分姿色的,都想嫁给苏斯城堡的主人,我劝你们别去了,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去了也是白去。”
    冷宴堂不喜欢女人?蓝索欢听得云里雾里,难道这个矮个子说的,和她想见的,不是一个人,在纽约唐人街,那个冷宴堂不知道有多色,一连勾搭她好几天,那时,如果不是她眼里只有萧楠绝,早就上了他的钩了。
    不管是不是那个冷宴堂,蓝索欢都要去一趟苏斯城堡。
    “你们这里有到苏斯城堡的车去吗?”
    “没有,如果想去,就顺着那条路走,去火车站,坐火车,到星城下车,然后打个出租车,说苏斯城堡,就将你送到了。”
    要买火车票,蓝索欢摸了一下兜儿的钱,不知道还够不够买两张火车票的,如果路途遥远,钱就不够了。
    转身拉着小云,蓝索欢向矮个子说的那条路走去,很快她们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小云几乎哭出来了。
    “小姐,非冷宴堂不可吗?”
    “虽然他也是个贱男人,但这次非他不可。”蓝索欢的双腿都挪不动了,但心里有口气支撑着她,天下的男人没一个好人,不能依靠,就去利用。
    “小姐,找到他,你要嫁给他吗?”小云一边走,一边问着,
    “我已经嫁了一次,够了,你可以考虑一下,嫁给他。”
    “得了吧,我倒是喜欢他,可他看都没看我一眼。”小云真的挺喜欢冷宴堂的,被小姐这样一说,有些不好意思了。
    终于在天亮的时候,蓝索欢和小云到了火车站,剩下的钱够不够买两张车票的,她们都给附近的饭店擦玻璃,打扫卫生,给点小钱之外,还能让她们吃点剩菜剩饭。
    看着客人吃剩下的饭菜端给了她们,蓝索欢话不想多说半句,从小在唐人街长大,她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待遇,吃生白菜,和剩菜,这是什么生活。
    “都拜那个恶男人所赐,不然小姐现在怎么会到了这种田地。”小云咽不下这口气,一边吃,一边抱怨着,然后心疼地看着蓝索欢的手。
    “小姐,你的皮肤都黑了,粗了。”她抽搭着,眼泪一对一双地掉了下来。
    “他们都嘲笑本小姐不能吃苦,我还不是一样可以,小云,别哭,你家小姐不会一辈子吃人家剩下的。”
    萧楠绝让她去费城,说她养尊处优,吃不了苦,说她早晚会走堕落的道路,恶心的男人从一开始,就厌恶她,看扁了她,却还是为了钱娶了她,如今他坐在她的金山上,抱着花柳女人,一定在耻笑她的愚蠢,笑她没有脑子,笑她想男人到了花痴的地步。
    这个世界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就是真金白银,而且还要握在自己的手里,而冷宴堂是助她梦想成真的唯一男人。
    那夜蓝索欢和小云睡在火车站里,连做梦,都梦见满车站都是美元钞票,她追着,抱着,笑着,钱真的让蓝索欢想疯了。
    在火车站洗了一周的盘子,将另半张车票钱赚出来了。
    到了星城,下了火车,才发现这里是个很整洁的山城,过往出差,做生意的不少,蓝索欢和小云在火车折腾的,已经很疲惫了,浑身都是汗臭味儿。
    “不知道这里到苏斯城堡有多远?”
    只有一百元了,问了几个出租车,到苏斯城堡,都要收三百元那么夸张。
    “小姐,不行我们再刷几天盘子吧?”
    “你刷出瘾来了吗?你别说话,跟我走!”
    蓝索欢一把拉住小云,话都没说,就拉开了一个出租车的门。
    “到苏斯城堡。”
    小云大气都不敢出,坐在蓝索欢的身边,出租车开了出去,司机不住地回头看着,提醒蓝索欢要三百元的,蓝索欢只瞪着他,目光坦然地看着窗外。
    大约走了三个小时,司机说快到苏斯城堡了,只要穿过前面的竹林,茶园就是了,出租车快到竹林的时候,蓝索欢突然捂住了肚子。
    “司机,我肚子疼,先停车!”
    “事情真多。”司机不悦地停了车。
    蓝索欢推开了车门,咬住了唇瓣,将一百元偷偷地放在后座上,只有这些了,等她发财了,再补上,想到这里,她用力一拽小云,冲出了出租车。
    当出租车司机搞明白状况,推开车门,想追出去的时候,她们已经跑进了竹林,不见了影子。
    “奶奶的,真倒霉!”司机咒骂着,他将后座上的一百元拿了起来,还好,给了一百,不然今天就亏大了。
    男地地在。蓝索欢和小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躲进了竹林,他们见出租车走了,才停下来休息。
    “小姐,你真坏啊!”小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要累死了。
    “你家小姐我,从来都不是好人。”
    从来没有人说蓝索欢是好人,满纽约唐人街的大人,小孩都知道,她是个大恶人,小淫/娃,开车跑在唐人街上,家里有小孩的,都不敢让孩子出门,碰巧出门的,看见蓝索欢,都会吓得哇哇大哭。
    她是恶人,从来没有好过。
    出租车司机不见了踪影,蓝索欢才拉着小云跑了出来,步行经过茶园,她看到很多工人在照顾茶园。
    “又来了两个女人。”一个工人笑了起来。
    “这位大美人,就算你再好看也没用,回去吧,这里的男主人根本不喜欢女人的,来的还不是便宜了冷老三,别被糟蹋了。”
    不喜欢女人,他说的是冷宴





     087:偷鸡摸狗
     更新时间:2012…8…27 22:29:20 本章字数:5286

    小云听了那些人说的话,小心思拽住了蓝索欢,悄声说:“小姐一定是搞错了,这个不是那个冷宴堂。”
    “管他是哪个冷宴堂,我们没有钱再回去了,先在这里搞到钱再说。”蓝索欢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再洗盘子,她的皮都没了,脚下继续向城堡走去。
    “喂,我说那个漂亮女人,别找城堡主人了,你门都进不去的,干脆跟了我吧,我们这里就算最差的农户,也很有钱啊,保证养得你白白胖胖的,漂漂亮亮的。”一个健壮的男人走过来,嬉闹地拦住了蓝索欢和小云,打量着蓝索欢,一幅垂涎三尺的样子。
    “你想娶我做媳妇啊?”蓝索欢咧嘴儿一笑,将小云吓了一跳,小姐不会被困难逼疯了,找不到冷宴堂,随便什么男人都行了,这个男人好像除了有点肌肉,长的实在对不起观众。
    健壮男人一听有戏,立刻殷勤了起来。
    “我家有十二头牛,一台卡车,租屋七间,年收入有五万元。”
    “那我这个克夫的寡妇,可是占了大便宜了,有十二头牛,一台卡车,租屋七间,你一死什么都是我的了。”
    蓝索欢咯咯笑了起来,笑得那男人脸色惨白,连连后退,目光畏惧地打量着蓝索欢,好像能在她的脸上找出“寡妇”两个字一样。
    “你是,是寡妇?还,还克夫?”
    “我结婚不到半年,就死了男人,死得那叫惨,算命的说我,天生克夫!”
    “克夫,难怪长得这么妖艳……”健壮的男人转身就跑,害怕和蓝索欢说几句话都会短命。
    小云张着嘴巴看着蓝索欢,想不到小姐咒萧楠绝还真够狠的,死得很惨,她到希望那个坏男人不得善终,竟然敢骗她们家小姐。
    蓝索欢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水,她将对萧楠绝的恨不知不觉发泄了出来,说得好痛快。
    又走了一会儿,一直走到了苏斯城堡的大门前,这里果然是威严之地,别有洞天。
    “哇,小姐,里面真漂亮,比纽约公园还宽敞啊。”小云趴在黑色的铁栏杆向里看着。
    这就是苏斯城堡,据说在英国的一个乡村,也有一个类似的建筑,却不知道是否也是这位冷先生的居所,隐隐的,蓝索欢觉得这种风格和冷宴堂很配,那个男人真的不是他吗?手指触碰着栏杆的冷冽。
    视线之中,城堡前,一行行,一排排是白色的蔷薇,单纯、细腻如丝的白色如此轻盈,蔷薇花沿着红砖的道路一直蔓延到城堡的大门,大门两边的墙壁上爬满了暗绿色的蔓藤,开着淡紫色的小花儿,带给了苏斯城堡一种优雅的神秘。
    “小姐,他如果是我们认识的冷先生,一定会让我们进去的。”小云期待着。
    “如果他是,一定不会我让进去。”
    蓝索欢倚在了栏杆上,冷宴堂说过的话,她没有忘记,但现在不管鬼男人怎么样冷言冷语,她都不会离去。
    “喂,你们是干什么的?”一个老管家走到了大门前,质问着他们。
    小云太着急了,恨不得马上说出蓝索欢的身份,冷宴堂在纽约唐人街可是追了蓝索欢好几天,但蓝索欢却捂住了嘴巴。
    “我们只想在这里找份工作,女佣……”蓝索欢虔诚地笑着,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只要能进去这个大门,别说当女佣,当男佣,她也认了。
    “我们这里不缺女佣,你们还是请回吧。”老管家回答着。
    “请问一下,冷宴堂先生回来了吗?”蓝索欢继续问。
    “又是一个发花痴的,我们先生刚回来一天,现在没时间理会你们,别发梦了,回去吧。”管家扔下了一句,转身进去了。
    “小姐,不让我们进啊。”小云说。
    “不要着急,我们就守在这里,他们早晚要让我们进去的。”蓝索欢坐在了大门外,已经到了这里,不管他是不是,都不急着离开了。
    白天,蓝索欢和小云在附近农民的果园里摘点苹果吃,可能是因为她说自己克命,那些人倒不敢来找她和小云的麻烦,蓝索欢刚开始还站在门口等着苏斯城堡开口,后来累了,就偷了一个别人晾晒的杯子,铺在地上等,可等了好几天,人影都见不着,路过的人对蓝索欢和小云指指点点,说她们净做偷鸡摸狗的事儿,不是什么好东西。
    蓝索欢从小可是被骂着长大的,荡/妇淫/娃都不怕他们说,还怕什么偷鸡摸狗,干脆她和小云偷了一只鸡,直接在大门外宰了,升了一堆火,烤着吃,过起了好像野人一样的生活。
    “小姐,真好吃。”小云这可怜孩子,跟着蓝索欢什么时候受过这个,竟然吃着破东西也说觉得象。
    “要是有点盐就好了。”
    蓝索欢站了起来,走到大门外,用力砸门。
    “喂,有活着的吗?给点盐!”
    可能是蓝索欢实在太吵了,又要水,又要盐,守门的几个男人实在受不了,就驱赶她们,蓝索欢和小云卷起杯子就走,等他们回去了,她又一溜烟回来了,继续躺在门口等。
    “小姐,你脸上都是黑灰,好难看啊。”
    “是吗?”
    蓝索欢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笑了起来,可能是烤鸡的时候弄上的,别说脸脏了,她已经很久没洗澡了,估计臭得好像大粪坑了,谁能相信,她是那个威风八面,开着红色跑车嚣张的小淫/娃。
    附近能偷的都偷了,放在外面的吃的,跑在街上的鸡,蓝索欢还搞来了一个破旧的帐篷,这样下雨就可以躲在里面了,周围的居民天天提防着她们,白天晾晒的被子,都有人在一边看着,生怕又被偷了去。
    “小姐,他们明明知道东西是他们的,怎么不来拿回去啊?”小云挠着身上,痒得不行了。
    “我们的样子,好像得瘟疫,他们敢来吗?”蓝索欢说得铿锵有力,哪里象有病的样子,她几天的力气都恢复过来了。
    因为蓝索欢和小云在门口折腾,整个苏斯城堡和谐的氛围被打破了,因为大门口多了一个小小的贫民窟。
    老管家终于又出面了,他拿了一叠钞票。
    “我们家先生这几天要出门,看见你们的棚子架在这里,会发火的,你们无非想要点钱,这是两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