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在终于如愿地找到了冷宴堂,再也不用跟在鸡的后面奔跑了,破棚子已经拆了,只剩下地上的一点点黑炭。
    想想那段日子,蓝索欢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凭借心中的一股闷气,她一直坚持到了苏斯城堡,坚持到了冷宴堂的身边。
    蓝索欢一扬马的缰绳,飞快地向茶园飞奔而去,骑马确实不用学,只要有足够的胆量就可以了,没有那么难。
    “看看,那不是冷先生吗?”
    “是啊,很少看到冷先生骑马出城堡呢?他真的好帅啊。”几个采茶的姑娘偷偷地瞄着远处的冷宴堂,羡慕地议论着。
    “我一直想见到冷先生,想不到终于如愿了,阿香还给先生送了一块西瓜,胆子真大啊。”
    “我也想去送,好好看看先生。”
    茶园的姑娘们羞涩地议论着,一个个都偷偷地瞄着冷宴堂,爱慕的眼神飘来飞去,她们都希望能得到先生的青睐,能和先生搭上一句话。
    年轻的姑娘都站了起来,大胆地走上来几步,胆子小的躲在茶树的后面怯怯地看着,如果冷宴堂是个来者不拒的色鬼,这辈子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女人了。
    冷宴堂似乎有些尴尬,黑马走得很慢,一直尾随着蓝索欢的后面,他没经过之处,都会有女人咯咯的笑声,茶园里今天格外热闹。
    冷宴堂的目光直视着前方,手里尴尬地拿着那块西瓜,他平时很少来茶园,更没有和茶园里的人接触过,每次来苏斯城堡,都是开着车直接进入城堡大门,类似这样的局面还是第一次出现。
    扔掉西瓜,似乎有些不妥,可吃下去,实在有点夸张,冷宴堂想了一下,用力夹了一下马的肚子,赶上了蓝索欢,尴尬地将西瓜塞在了她的手里。
    “给你吃,马上吃了!”
    “喂,明明是给你,你的……”
    蓝索欢拿着西瓜刚要抗议,却遭遇了冷宴堂严厉的眼神,下面的话也说不出来了,没有办法,谁让他是主子呢,蓝索欢只好张开了嘴巴,吃起了西瓜,别说还真甜,这家伙没有口福了。
    “一口口蜜糖啊,茶园美女的一片心啊。”
    “吃你的西瓜,不要说话。”冷宴堂皱起了眉头,低喝了一声,黑马向前跑去,扬起的灰尘扑了蓝索欢一脸,刚咬了几口的习惯也脏了。
    真是过分,这哪里是让她吃西瓜,分明就是整她吗?扔掉了习惯,她飞快地追了上去,调侃着冷宴堂。
    “看不出苏斯城堡的主人冷宴堂,外面传闻不喜欢女人,其实是个大情圣。”。
    “你胡说什么。”冷宴堂没有回头,看不出什么表情。
    “是不是见到你的女人,都失魂落魄的?”蓝索欢嬉笑着绕到了他的面前,观察着他的脸色,这家伙的表情很不自然,一定被茶园的姑娘弄得不好意思了。
    “怎么没见你失魂落魄?莫非你不是女人?”冷宴堂冷笑了一声,扬起马鞭,黑马飞奔了起来,穿过了茶园直奔竹林,飒爽的英姿在微风的舞动,看得蓝索欢一时呆住了。
    失魂落魄?那该是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某个时刻,某个地点,蓝索欢有过那种失魂落魄的神情,可惜让她失魂的男人不是冷宴堂,而是萧楠绝,想到那个卑劣负心的男人,蓝索欢的心悲怆了起来,就像冷宴堂说的,就算天下美男齐聚在她的面前,她都很难找到动心的感觉了。
    “你不是很能跑吗?磨磨蹭蹭地在后面做什么?”冷宴堂的马速度慢了下来,让蓝索欢追赶上了。
    “人家看的是冷先生,我跑在前面,不是刹了风景。”蓝索欢撇着嘴巴说,她虽然算是个小美男,可相对大美男来说,还是没有那么大的威慑力。
    “也许她们看的是你呢?”冷宴堂调笑着举起了马鞭,用鞭子的杆儿挑起了蓝索欢的下巴,那些小姑娘看了他冷宴堂,目光也同时瞄向了蓝索欢,在马背上,这个假男人看起来更加容光焕发,美艳绝伦,此时鼻尖儿上有了汗珠儿,更加别有一番风味儿。
    “怎么可能看上我?我连冷先生的一个脚趾头都不如……”蓝索欢说完噗哧笑了起来,不知道冷宴堂的脚趾头有没有那么美。
    冷宴堂似乎也被逗笑了,他将马鞭收了回去,讥讽地说。
    “真会拍马屁,难怪身无分文,都没饿死!”
    “没见到你,我怎么舍得先死呢。”蓝索欢嘻皮笑脸地凑了上来,讨好地冲着冷宴堂笑着,如果早知道城堡里的GAY男主就是她,她早就从大门上翻进去了,还会等一个月那么傻吗?
    “没想到,我冷宴堂会被美国唐人街小淫/娃看上,真是荣幸。”冷宴堂这鬼男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让蓝索欢的脸一阵白,一阵红,良久说不出话来。
    冷宴堂哈哈笑了起来,然后指着前方说。
    “光说不练,一点用都没有,要追得上我冷宴堂,就要拿出真本事来,既然你的马术无师自通,我们就来比一比,看谁先跑到竹林那边的山脚下。”
    “赌点什么?”蓝索欢当然不会示弱,不就是让马奔跑吗?又不是她跑,没什么了不起的。
    “你想要什么?”冷宴堂停住了马,面带淡笑地看着蓝索欢,似乎在苏斯城堡,她没有什么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了。
    “升我做你的助理,真的助理,不是跟班儿,而且不能再叫我欢欢。”
    跟班儿除了端茶就是倒水,蓝索欢可不想成为冷宴堂的使唤丫头,她要学经商,要学经验,要成为一个女商人。
    “那要看你能不能赢了我,欢欢。”冷宴堂大笑了起来,只是区区一个助理,还以为她想要十个亿挽回被骗光光的面子呢,事实上,如果蓝索欢提出十个亿,再加上她的人,冷宴堂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满足她,可惜这个女人似乎想要的仅仅是一个职位,错过了一个发财的好机会。
    “好,一言为定。”
    蓝索欢吹了一下口哨,嬉皮地笑着,哪里像个好女人,事实上过去的十几年,她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很多习惯无法改掉,残留着小霸王的气势。
    “如果你输了呢?”冷宴堂轻轻的一句话,说不出的狂傲,他好像算定了蓝索欢会输一样。
    “输了,随便你……如果你喜欢叫欢欢,也随便。”
    “好,随我!”
    他眉头紧皱,带着让人信服的力量,似乎真的无人能赢他一般,说了那句“随便你”之后,蓝索欢有点后悔了,可冷宴堂已经拉开了架势准备开跑了。
    “你不一定会赢的,冷宴堂,我可是野大了孩子,你在墨水罐子里久了。”蓝索欢示威着。
    “蓝索欢,别太自以为是,你在唐人街开的是跑车,而我在苏斯城堡骑的是马!”姜还是老的辣,冷宴堂骑马已经好多年了,怎么会害怕了一个刚学会骑马的小丫头。
    “大叔,你已经老了,我还年轻。”
    一句大叔让冷宴堂皱起了眉头,他几乎忘记了,他大了这个丫头十岁,她确实还很年轻,只有十九岁。
    “那么,年轻人,大叔可要开始了。”冷宴堂高高地扬起了缰绳,还不等黑马跑出去,白马就冲了出去。
    白马不比黑马瘦,而且很健壮,两匹马跑进了竹林深处,跑着跑着竹林稀疏了,不知道是不是要到尽头了,山路崎岖,怪石不时凸起,一路上的山石不太好躲,多亏黑马很机灵,不然蓝索欢脖子都要摔断多少次了,冷宴堂这个家伙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一会儿就冲到了蓝索欢的前面,头都不回一下。
    这样跑下去,距离越来越远,不是要输了?蓝索欢希望能找到什么优势,让自己的白马赶快追上去。
    “死马,你是不是黑马相好的,这么让着它,你让姑奶奶输了,我就宰了你吃肉。”
    正咒骂着,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大下坡,冷宴堂明显收了收缰绳,黑马的速度慢了下来,蓝索欢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助理,我的了!欢欢,以后别叫了!要叫,我叫你堂堂吧。”
    为了赢,大下坡,她愣是抽了几鞭子,马儿更是发狂地跑,眼看就要赶上了冷宴堂,突然白马的头矮了下去,屁股翘起,一声悲惨的长鸣,下面赫然出现一个大坑,蓝索欢一声惊呼,被高高地甩了出去。
    “救,救命!”
    蓝索欢觉得天旋地转,四肢都被甩了出去,地面反转了,下面是一顿乱石,如果摔出去,不死也残废了,想象着自己断手断脚的,就算再美的脸,也没人待见了,以后真的要沿街乞讨了。
    助理她不要了,欢欢喜欢叫就叫吧,她要命。
    “索欢!”
    冷宴堂不知何时从马背上跳了起来,飞跃出的身体直接将蓝索欢整个人抱住了,巨大的冲力将他们一起甩了出去,冷宴堂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蓝索欢好像壁虎一样趴在了他的身上,吓得惊魂未定,这一摔并没有结束,他们的身体继续下滑着。
    “你救我干什么?我们要一起死了。”蓝索欢沮丧地说。
    “你叫的救命,好像杀猪一样,我能不救你吗?”
    冷宴堂的目光扫着周围,终于用力抓住了一根粗壮的竹子,才稳定了下来,蓝索欢双臂抱着他的脖子,呼呼地喘息着,这时冷宴堂才怒吼了起来。
    这面这我。“你想死吗?为了赢,你什么都不顾了?没有脑子!”
    “我,我没看见坑!”
    “我看你脑袋就是个坑,笨女人!”
    冷宴堂死死地抓住了竹子,确定安全了,才放开了手,眉头仍旧紧皱着,声音严厉地训斥着蓝索欢,好像训斥他的孩子一样,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竟然敢说她的脑袋就是个坑,真是可恶。
    蓝索欢虽然不服气,却一直抱着冷宴堂不肯松手,刚才实在太惊险了,如果他们一起掉下去,谁也别想活着了,他竟然还敢冒险救她?
    “你也知道害怕,我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冷宴堂的身子微微动了动,蓝索欢仍旧没有动作,头贴在他的胸膛前,不肯松开手。
    “你想一直这样躺在这里吗?”冷宴堂有些不耐烦了,用力地拉着她的手,她快要将他勒死了。
    “哦”
    蓝索欢这才发现,她的姿势有点过分,极其暧昧地压在他的身上,一条腿还尴尬地插在他的双腿之中。
    “我,我……”蓝索欢慌乱地松开了手臂,想爬起来,身体却被冷宴堂一把抱住了。
    “原来你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投怀送抱,果然聪明,我很喜欢。”
    “谁,谁说的。”蓝索欢整个人像被雷击那般跳了起来,远远地站在了一边,她羞涩地摸着自己的面颊,竟然异常的滚烫。
    冷宴堂也随后跳了起来,他皱了一下眉头,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
    “就算你再用暧昧的姿势也没用,你在我的眼里,现在是个男人。”冷宴堂不冷不淡地说着。
    “谁用你提醒,我知道自己的身份……”蓝索欢慢慢地凑了上来,刚才这家伙好像摔了一下,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哪里?
    “你,刚才好像摔了一下。”蓝索欢探着脑袋,想看看冷宴堂的后背,刚才摔了他的脊背,他好像哼了一声。
    “我没事,以后你长点记性,马是活物,没有刹车,这样的下坡,它会失控的,平时看你挺聪明,关键时刻就犯蠢!”
    冷宴堂凌厉的目光射了过来,说出的话好像鞭子一样抽在了蓝索欢的心上,是的,她平时很聪明,关键的时刻就犯蠢,就好像对待萧楠绝,就算冷宴堂那么提醒,她还是被那个男人骗得一无所有,还傻乎乎的相信那是她至真的爱情。
    蓝索欢沮丧地后退了一步,眼神中难以掩饰她落魄,冷宴堂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语气缓和了许多。
    “以后万事要冷静,越是着急得逞的,就越要慢慢来,三思而后行。”
    “我只想赢。”
    蓝索欢有点委屈,她真的好想当他的助理,不过今天的打赌,她已经输了,还差点丢了性命。
    “助理给你了,不过……欢欢,我想叫的时候,还会叫,很好听。”冷宴堂伸手理了一下蓝索欢的短发,露出了一个让她爽心的微笑,他竟然将助理的职位给她了,真是让她喜出望外。
    “随便你叫了!”
    蓝索欢开心地跳了起来,一把抱住了冷宴堂的脖子,想不到冷宴堂这个男人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别搂搂抱抱的。”
    冷宴堂眉头紧锁,试图拉开了蓝索欢的手,蓝索欢嘻皮笑脸地就是不肯放开,就在他们维持这个暧昧的姿势时,冷宴庭骑着红马跑了过来,他惊愕地看着大哥,还有大哥的小跟班儿,揉了一下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你们怎么,怎么抱在了一起?”
    “快放开!”
    冷宴堂见三弟来了,赶紧用力一推,将蓝索欢推了出去,蓝索欢毫无准备,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屁股摔得生疼。





     100:快点归还
     更新时间:2012…8…30 9:26:08 本章字数:3420

    冷宴庭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大觉大悟地惊呼了出来,他指着大哥和蓝索欢,不住地摇着手指头。六孽訫钺
    “哦,我知道了……”
    蓝索欢爬了起来,对准冷宴庭的手指头狠狠地打了一下:“你知道什么了,我刚才摔下马了,是你大哥救了我,胡思乱想什么。”。
    冷宴庭被蓝索欢这样一打,收回了手指头,目光却盯着蓝索欢的脸颊,左看看,右看看,一副轻佻的样子。
    “还说没什么,欢欢的脸都红了,小样子还真是可爱。”
    “你胡闹什么?”
    冷宴堂不悦地训斥着三弟,冷宴庭这才收敛了一下,不过眼睛仍旧盯着蓝索欢,怎么看这小跟班儿都觉得眼熟,而且不像男人。
    “大哥,你那些多下人,不如将你的小跟班儿给了我吧?”
    冷宴庭的话让蓝索欢立刻警觉了,冷宴堂不会真的一高兴答应了弟弟,那就麻烦了,这个好色的家伙,一看就是游手好闲的主儿,跟着他,还不被他郁闷死?
    “胡说什么,肚子饿了,回去吃饭。”冷宴堂岔开了三弟的话,梳理着自己黑马的鬃毛,黑马讨好地蹭着主人,一副听话的样子。
    蓝索欢这才注意到,自己的马,刚才受惊,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我的马不见了,怎么办?”
    蓝索欢抓了一下头发,眼巴巴地看着冷宴堂,好像他能想出什么办法让她的马找回来一样。
    “别看着我,吓跑了马,你自己想办法走回去吧!”
    冷宴堂的好像不是说笑的,他翻身上马,自顾自地梳理着马的鬃毛,似乎真的打算让蓝索欢自己走回去了。
    蓝索欢站在了坡地上,不悦地撅着嘴巴,柳眉都气得竖了起来,该死的白马,受到一点点惊吓,跑到哪里去了,她从这里走回到城堡,还不得走到天黑,现在灰头土脸的,浑身难受。
    蓝索欢的目光环视着周围,找了一圈,也没看见白马的影子,最后接触到了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竟然是冷宴庭,他正整饶有兴味地盯着她,好像要在她的脸上找出花儿一样。说现说我。
    “看,有什么好看的?”
    蓝索欢白了他一眼,转过了身,继续寻找自己的马。
    “别找了,白马丢不了的,一定跑回城堡了,大哥不愿带着你,可我愿意啊,不如我和你同骑一匹马,你看怎么样,欢欢……”
    冷宴庭笑嘻嘻地伸出了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蓝索欢可不想和他同骑一匹马,想象他一副想占好看男人的便宜的样子,蓝索欢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这色鬼,男女通吃。
    就在冷宴庭的手伸出来之时,冷宴堂突然驱马奔了过来,还不等蓝索欢搞清楚状况,她的身体就被大力地拉了起来,直接落在了黑马的马背上,接着冷宴堂的手臂圈住了她,耳边响起了他冷漠的声音。
    “你的红马驮你一个都再闹情绪,若是两个,明天也别想回到城堡了。”
    说完,冷宴堂抖了一下缰绳,白马飞快地奔跑了出去。
    冷宴庭无奈地收回了手,不悦地抽了红马一记:“你再闹情绪,我抽死你。”不知道那马是不是故意和冷宴庭作对,抽打了一下之后,又开始闹了情绪,冷宴庭好一顿说好话,红马才颠颠地跟了上来。
    “哎呀,大哥,你后背怎么出血了?衣服也破了?”冷宴庭跟在冷宴堂的身后,发现了冷宴堂脊背上的划伤,惊讶地喊了出来。
    “你受伤了?”
    蓝索欢一惊,这家伙刚才不是说没事吗?怎么受伤了?一定是刚才掉下马的一摔,可能地上有石头划破了他的脊背,不知道伤得重不重?
    蓝索欢惊慌回眸看向了冷宴堂,对上他寒潭般的眸子,顿时没了声音,她发现自己在这个男人的怀中,胆子竟然小了,以前天不怕地不怕,房子烧了,还有大街睡,钱财没了,还有路能走,现在她竟然害怕失去现有一切。
    “没事。”
    冷宴堂紧锁着眉头,还是那句话,好像他脊背上的划伤根本不存在,是三少爷冷宴庭看错了一样,但蓝索欢知道,他真的受伤了。
    回到了苏斯城堡,冷宴堂跳下了马背,蓝索欢赶紧转到他的后面,这才发现他的脊背的衣服已经撕破了,被尖锐的石头划得血肉模糊,血已经染红了衬衫,他竟然一直坚持着回来,也没哼一声。
    “你怎么说没事?”蓝索欢急了,他是木头吗?这么大的伤口会不痛吗?
    “说了有事会怎么样?你会感动得痛哭流涕吗?据我所知,你老妈索菲亚死了,你都没掉一滴眼泪,所以就算我摔死了,你也不会哭泣一声,还不如说没事。”
    冷宴堂将白马交给了管家,大步向城堡里走去,蓝索欢紧随在他的身后,伤口在脊背上,他需要帮忙。
    “你救了我一命,我欠你的。”蓝索欢小跑着上楼,去开门,然后准备了纱布和药水,不管怎么样,伤口一定要她亲自来包扎,不然她不会安心的。
    “我是生意人,不喜欢别人欠我的,你最好快点归还,以身相许,你看怎么样?”冷宴堂趴在了沙发里,声音嘲弄地说。
    “除了这个,什么都可以。”
    蓝索欢脱掉了他的衣服,衬衫,一点点地清理着伤口。
    “蓝索欢,我现在想娶你,你最好同意嫁给我,如果他日你想嫁给我了,可能机会就错失了。”
    冷宴堂的话,让蓝索欢心中一痛,同样的话,她曾经对萧楠绝说过,可最后还是被伤得体无完肤,她的心已经不完整了,又怎么能答应了冷宴堂?
    “你不会期待婚姻的,那一点都不好玩。”蓝索欢漠然地回答着。
    “哈哈,你以为冷宴堂真的想结婚了吗?虽然被你说成了老头子,可我还保留着一颗年轻的心,不想被一个女人栓死,特别是一个离婚的女人。”
    这坏男人,原来说来说去,都是在耍她,幸亏她的心眼儿多,不然又被他狠狠地耻笑一通了,可是那时蓝索欢没有注意到,冷宴堂的眼神无比真诚,说出的话也不是什么玩笑。
    “痛不痛?”
    “痛。”
    冷宴堂回答得很痛快,可药水涂上去,他连抖都没抖一下,真是个能吃痛的硬汉子。
    “我是不是太笨手了,长这么大没照顾过人,不如我叫小云过来,她的手比我轻多了。”蓝索欢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她怕自己弄痛了他。
    “你要学会怎么照顾人,照顾我,因为现在我是你的男人,也是你的主人。”冷宴堂声音带着懒意,不知道是不是流了一些血,让他没有了力气,可就算这样,他仍旧不忘记自己的身份,也提醒着蓝索欢,关上了门,她就是他冷宴堂的女人。
    “其实痛了不用忍的,门关着,窗关着,就算你像杀猪一样地喊,也都在这个卧室里,等你穿了衣服出去了,还是相貌堂堂的冷宴堂,谁会知道?”
    蓝索欢继续清理伤口,她发现自己的胆子也够大的,这样的状况竟然没有晕倒,冷宴堂只是笑着,却仍旧没有喊出来,可能大男人杀猪一样地喊,让他的面子上过不去,如果换作是蓝索欢,她一定叫得好像被追杀一样了。
    包扎好了,冷宴堂好像睡了。
    “好了,你好好睡一觉吧,我走了。”蓝索欢替他盖了一条毯子,悄悄站起来准备出去,冷宴堂的手却抓住了她。
    “留在这里,你不是也困了,小睡一会儿。”
    他的手很热,有力,蓝索欢的脚步也移不动,于是坐在了沙发的一边,斜着打起了瞌睡。
    夜幕降临,冷宴堂起来了,开了灯,将她叫醒了,让她和他一起吃饭,佣人将饭菜送了进来,他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蓝索欢可能是见了血腥,没有什么胃口,只吃了一点,就要求回房间了。
    “就在这里睡,万一我有什么需要,你还照顾我。”冷宴堂面无表情地说。
    看他现在的样子,好像没有那么痛苦,不晓得还需要什么照顾?不会是找借口让她留下来吧,他现在的样子,难道还能做那种事儿吗?想到了这里,蓝索欢的脸红了。
    “你现在身体受伤,你以为我能做什么?”他嘲弄着,好像想那种事儿的不是他,而是蓝索欢一样,如果蓝索欢再执意要回自己的房间,反而有点做贼心虚了。
    其实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谁不想?蓝索欢品尝到了,才会更加留恋,只不过让她欲/仙欲/死的男人并不是她想要的,而她想要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