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其实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谁不想?蓝索欢品尝到了,才会更加留恋,只不过让她欲/仙欲/死的男人并不是她想要的,而她想要的,却又是她最恨的,这种心态无法转变,那种欲/仙欲/死和感情无关,更多的是生/理的需要而已。
    洗澡之后,躺在了冷宴堂的身边,第一次有了失眠的感觉,怎么也睡不着,趁着月光,看向了身边的男人,发现他沉睡的时候,好像个孩子,有着贪恋沉迷的神情,久久地看着他,直到冷宴堂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清冷地看着她,吓得她赶紧闭上了眼睛,心却怦怦地乱跳了起来。





     101:半夜偷听
     更新时间:2012…8…30 12:10:50 本章字数:3422

    就这样坚持了一会儿,人也倦了,睡意就一浪接一浪地袭来,一会之后蓝索欢沉沉睡去,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抹浅浅的阳光从窗边透了进来,暖暖的很舒服,她突然想起冷宴堂,心猛地收缩了一下,可身边却空了,用手一摸,旁边的被子已经冷了,他似乎起床很久了。六孽訫钺
    这家伙还有伤,怎么跑了?蓝索欢赶紧起床,简单梳洗之后就冲了出去,远远的看见冷宴堂迎着晨曦回来,身姿挺拔高大,一身休闲,此时竟然觉得他没有那么老,更加不像一个大叔了。
    “小姐,你花痴了。”
    小云推了蓝索欢一下,蓝索欢才清醒了过来,她是有点发花痴了,曾经荡心的感觉竟然又回来了,冷宴堂在她的心里已经越来越高大了。
    “小姐,你考虑从一下嫁给冷宴堂吧,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男人。”小云羡慕地说。
    “要嫁,你嫁给他好了。”
    蓝索欢冷冷地转过身,背对了窗口,小云还曾经说萧楠绝也很好呢,到头来,还不是一个白眼狼,有时候男人光看外表是没有用的,还要看清他的心,冷宴堂的心,蓝索欢还琢磨不透,也不想琢磨。
    冷笑了一声,刚刚荡心的感觉又消失了,蓝索欢刚要举步走出房门,小云在身后鬼叫了起来:“怎么又是那个楚丝丝,她来做什么?”
    小云的话,让蓝索欢又回到了窗口,她伸着脖子向外看着,果然楚丝丝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了,站在了冷宴堂的身边,一双眼睛贼溜溜地在冷宴堂的身上转着,关心地询问着什么。
    “还传闻冷宴堂是GAY呢,我看他桃花运可不少,这个楚丝丝不知道和他什么关系,三天两头就往这里跑,小姐再不下手,这女人就爬上冷宴堂的床了。”小云撅着嘴巴。
    “你刚才还嚷嚷着人家是好人,让我嫁给他呢,这会儿冷宴堂就不好了。”蓝索欢点了小云的脑门子一下。
    虽然数落着小云,蓝索欢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的一男一女,其实这个画面真的好和谐,冷宴堂和楚丝丝看起来就是天生绝配,如果不是为了自己那点私心,她真该好好祝福他们,可惜现在她希望冷宴堂身边的女人只有她一个。
    当蓝索欢下楼的时候,冷宴堂和楚丝丝已经进入了客厅,老管家见楚丝丝来了,别提多热情了,又倒茶,又端水果,恨不得直接叫那个楚丝丝为冷夫人了。
    “宴堂的伤得不轻,怎么不请个医生来,这伤口包扎得也不成样子,会感染的,就算晚了,找不到医生,也该给我打个电话啊。”楚丝丝嗔怪着,好像是冷宴堂什么亲人一样。
    蓝索欢站在一边,小脸绷着,她又不是专业侍候人的,那伤口包扎得已经算是不错的了,这个楚丝丝大言不惭的,好像她很专业一样。
    事实上,楚丝丝确实很专业,她除了会经商之外,还当了两年的医生,据说她小了冷宴堂三岁,刚好相配的年纪。
    “去拿药过来,我给宴堂重新包扎一下。”楚丝丝吩咐着。
    “不用了,这样很好。”
    冷宴堂抬头看了一眼蓝索欢,冷声地说:“没事到楼上书房里看看书,别到处瞎逛!”
    似乎楚丝丝在的场合,冷宴堂都急于将蓝索欢打发走。
    “我刚才看完了。”蓝索欢才不想离开呢,让冷宴堂和楚丝丝大大方方的眉来眼去,她就是要在这里当灯泡。
    “看完了,再看一遍!财经书很多,你不是喜欢看吗?”
    “我看了三本,眼睛都花了。”蓝索欢抗议着。
    “再看一本,就不花了。”
    冷宴堂真是可恶,蓝索欢不情愿地转过身,嘴里小声地嘀咕着,这个鬼男人一定是想和楚丝丝玩暧昧了,才会支开她。
    上楼进入了书房,缆索欢坐在冷宴堂的位置上,脑袋里混混的,一直到了晚上,她连看了四本书,才从书房里跑了出来,询问小云,那个楚丝丝走了没有。
    “没有,听说留下来吃晚餐了,和冷先生整个下午都腻在一起,楚丝丝还动手动脚的。”小云明显没有早上那么热情了,说话带着不悦的语气。
    什么楚丝丝动手动脚的,一定是冷宴堂主动的,蓝索欢想想就觉得生气,晚餐也没有什么胃口,吃了一点,就不想吃了,她上楼后进入了冷宴堂的卧室,一直等到了很晚也不见冷宴堂回来,没办法,蓝索欢只好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
    正躺着的时候,听见了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莫不是冷宴堂回来了,她不敢推门去看,只好跑到门口偷听着外面的动静,好像是两个人的脚步声,一前一后进入了隔壁的卧室,接着房门关上了。
    蓝索欢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冷宴堂面对那么个殷勤的女人,怎么会按奈得住,一定一边抱着她,一边脱她的衣服,就好像对她做的那样,压在床上,缠绵不止,越想,蓝索欢觉得头越大,竟然不敢想下去了。
    这算是嫉妒吗?她来到苏斯城堡的时候,就和冷宴堂提前说好了,她和冷宴堂之间只是个交易,她出卖身体给他,他给她想要的本事,可现在想着冷宴堂压着楚丝丝的情景,心里就满不是滋味儿。
    “蓝索欢,别忘记了,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和他只是各取所需,别想太多了。”
    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更加无法入睡了,耳朵不知是不是犯了毛病,总是竖立着,想听听隔壁是不是闹得厉害?
    听了一会儿,好像什么东西倒了,吓得蓝索欢抖了一下,冷宴堂不是已经受伤了吗?竟然还这么大的力气,真是为了爽,不要命的混蛋。
    “都受伤了,还这么用力……”
    蓝索欢直接用手指塞住了耳朵,不想听到楚丝丝的叫声,她紧闭了一会儿眼睛,迷迷糊糊好像睡着了,又好像没睡着,因为她听见了开门的声音,不知道是她房间的门开了?还是冷宴堂的房间门开了?已经分不清了,就在她睁开眼睛,想仔细辨别一下的时候,黑暗中,一个黑影已经走到了床前,还不等他看清来人的样子,他就压了下来。
    “喂,是谁?”
    蓝索欢惊呼了出来,嘴巴却很快被封住了,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竟然是冷宴堂,他整个身子都压了上来,大手急迫地拉扯着蓝索欢的衣服,睡衣都被他撕破了,一条一条的。
    当他撕开她的睡衣之后,手放肆地摸了起来。
    “怎么不等我,就睡了。”他的长臂一捞,将蓝索欢的整个人抱起,按在了炙热的胸膛前,突然被他这样抱住,蓝索欢有些慌了,心也乱了,他不是和楚丝丝在一起吗?怎么大半夜的来了她的房间。
    想到冷宴堂可能和楚丝丝刚刚完事,心里就觉得厌恶,禁不住想挣开他的怀抱,但他的手如铁臂一样,紧紧将蓝索欢禁锢在他的怀里,任她怎么挣扎,还是纹丝不动。
    被他这样搂在怀中,属于他的阳刚气息扑鼻而来,除此之外,还多了几分幽香,那是属于楚丝丝的味道,淡淡的沁人心扉,他刚才抱了那个女人。
    “这么快就来了我的房间,她会不高兴的,回去吧。”蓝索欢推着他。
    “你说什么呢?谁不高兴?”冷宴堂的手没有安分过,一直在她的身子上揉摸着,撩得她心痒痒的。
    “楚小姐,不是在你的房间里?”蓝索欢不想表现得嫉妒,可还是没出息地问了出来,他已经要了楚丝丝,还觉得不过瘾,又和她翻/云覆/雨吗?还是想趁热比较一下,在床上哪个女人更热情?有心有楚。
    “楚丝丝在我的房间里?”
    冷宴堂的手停住了,突然笑了起来,然后用力点了一下蓝索欢的唇瓣:“刚才是老管家,帮我换药的,他笨手笨脚的,不小心弄翻了椅子,你不会认为是我……你这个女人,真是想象力丰富。”
    是老管家吗?
    蓝索欢又闻了一下冷宴堂身上的香味儿,明明是楚丝丝的味儿,还撒谎骗她,其实就算他抱了楚丝丝,蓝索欢也没有权利干涩,毕竟她只是他的情妇而已。
    “这么香,楚小姐一定很可爱了。”
    “香?”。
    冷宴堂似乎恍然大悟,手指一把捏住了蓝索欢的下巴,轻声地问:“你吃醋了?”
    “才没有,我们之间只是交易,你可以娶妻,与我有什么关系?”蓝索欢故意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心里有些别扭,怎么说第一次也是给了他,他不用上过了楚丝丝,又来找她,身上还带着另一个女人的味道和她做/爱。
    “蠢女人”
    冷宴堂突然翻身,将蓝索欢压在了身下,目光凝视着她红艳艳的面颊。
    “你给我听清楚了,我的卧室不是什么女人都可以进的,到目前为止,只有你一个,楚丝丝刚才是不肯走,还投怀送抱的,可我还是让宴庭送她离开了,如果你不信,可以问宴庭。”
    “我为什么要去问?”蓝索欢才不会去丢人呢,冷宴堂不过是她的一个床上男人,又不是丈夫。





     102:心是口非
     更新时间:2012…8…31 9:14:26 本章字数:5703

    蓝索欢现在可是女扮男装,一个男人带着醋意的样子去问了冷宴庭,为什么他大哥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冷宴庭一定会认为她和冷宴堂关系不够正当了,何况他们有约在先,蓝索欢不会干涉冷宴堂的私生活。六孽訫钺
    “不去问,就别吃醋!”
    他微微一笑,捏了一下蓝索欢的脸蛋儿,女人就是女人,心眼那么小,见到楚丝丝来了,就胡思乱想,如果他想要楚丝丝早就要了。
    “我才没吃醋。”蓝索欢狡辩。
    “心里明明想着,还嘴硬,我要好好教训你一下。”冷宴堂的身体渐渐地沉了下来。
    “等等,你还有伤……”蓝索欢推着他,这样的动作,会让他的伤口扯开的。
    “是伤在脊背,又不是那里,可以的。”
    冷宴堂放荡地笑着,唇封住了她,力量直冲而下,蓝索欢够没出息的,竟然叫了出来,冷宴堂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
    “都说女人一旦嫉妒,就是心里有了那个男人,爱上他,你心里是不是有我了,你如果不想回答,只需听着就可以。”
    他没有停下来,眼眸深邃地望着她,好像夜空的星辰,带着蛊惑之光,让蓝索欢在激情之中满心颤抖,冷宴堂这个男人长得太阳刚,太有男人味儿,特别是那双眼睛,就算一个眼神,都会让女人迷醉,何况他此时还压在她的身上,做着暧昧荡心的事儿,如果她能无动于衷才怪呢,但这不关乎爱情。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这张脸,天生妩媚,男人看了都会情不自禁被吸引……”他不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问蓝索欢。
    关于这张脸的妩媚,蓝索欢一直深信不疑,美国唐人街的那些男人,是她十二岁开始,见了她,就挪不动腿儿,眼珠子直直的,如果她不是痴恋上萧楠绝,此时不知道和多少男人有染了,说来,她的清白,还要感谢那个骗了她的坏男人。
    冷宴堂伏在她的身上,她竟然没出息地想到了萧楠绝,曾经他也这样扑上来过,热情洋溢,只是到了关键的时刻,他就让她晕了,萧楠绝嫌弃她的肮脏,不愿碰触她的身体,原本该是那个死男人的,现在却都给了冷宴堂。
    突然很想放纵,堕落,让自己成为那种不堪的女人,蓝索欢微微地闭上了眼睛,迎合了起来,让他的力量发挥得更加畅快。
    “喜欢我吗?”
    他突然停下来,声音低沉浑厚,眸子更加深邃,不知道是被他眼神所摄,还是声音迷惑,蓝索欢的手抚在了他健硕的肩头,睁开了眼睛,微微喘息地凝视着他,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她甚至能清晰地听到他心脏怦怦跳的声音。
    一抹月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脸似乎染上淡淡的银光,英俊犹如雕像,看起来俊美得眩人心神,蓝索欢的心怦怦怦跳得那个急促,口舌觉得有点发干。
    “喜欢吗?“他又追问了一句。
    “不喜欢。”
    蓝索欢回答了他,声音虽然很小,不太确定,身体的渴望和爱情不能画上等号。
    “为什么?“他才问她,声音淡淡的,看不出情绪的波动,只是那深潭般眸子变得更加黝黑,一眼看不到底,他就这样直直得盯着她,看得她浑身发颤,这家伙有让人害怕的力量?
    “没有为什么,我们提前说好了的,只是交易。”
    蓝索欢回答得很平和,交易代表着相互获得利益,不带有任何的感情色彩,何况她的心早就空了。
    “心是口非,你这个女人。”他性感的唇瓣,迅速无比地压下来,堵上了我的唇,狠狠地吻着。
    他的动作带有明显的霸道和肆虐,蓝索欢竟然觉得有点痛,唇痛,身体也痛,他暴虐的手指揉着她的肌肤,火热和痛交替着,不行,好痛,她喊不出来,只能死死推开他,嘴被他堵着,发出的声音含混不清,可她越挣扎,他的手就更用力,似乎要将她嵌入他的身体里面,大床似乎都被用力地摇撼着。
    透不过气来,他要将闷死了,外面的夜色死沉死沉的,月光被乌云遮住,他的吻更加肆无忌惮,竟然还用舌尖挑逗她,他将她提了起来,胸膛挤着她的柔软,她感受到他身休的滚烫。
    蓝索欢急了,狠狠地咬他的唇一下,淡淡的血腥味萦绕着而来,咸咸的,他明明吃痛轻哼了一声,但却死也不松口,狠狠的吮吸,疯狂的索取,让蓝索欢的头脑轰轰地响,然后就是一阵空白。
    “爱我,我让你好好爱我。”他的身体有节奏地动着,在索欢几乎窒息地呻吟中,他放开了她的唇,眸光迷蒙,带着一抹醉意。
    蓝索欢大口地喘息着。
    “我要憋死了!”蓝索欢声嘶力竭地吼他,他简直在床上,简直就是个暴君。
    “既然只是交易,在床上,我可以为所欲为!”他的语气好坦然,好像花了大把钞票买了蓝索欢一夜一样,她差点没被他整得气绝身亡,如果传出去,做/爱被憋死在床上,蓝索欢可就名垂千史了。
    “只是同意和你上床,又没同意把命送带床上。”蓝索欢羞恼地捶着他的肩膀,今夜他是怎么了?发疯了一样地往死里要她。
    “你的第一次给了我,你的命就是我的了,一辈子是我的,为了公平起见,我的命也给了你,怎么样?”他摸了一下自己被咬破的唇瓣,得意地笑了起来。
    “谁要你的命……”蓝索欢避开了他的目光,试图将他推开,今夜他实在不正常,还是别做了,她怕一个不小心死在他的身下,那就吃大亏了。
    冷宴堂好像妥协了,蓝索欢很轻易就将他推开了,然后从他的身下滚了出来,拉过了被子,将他冷落在了一边,自顾自地背过身去,闭上了眼睛。
    “真的生气了?”他在身后问着,好像不打算再对她来硬的了。
    蓝索欢见冷宴堂的语气软了下来,更加雷打不动了,她要睡觉,就是不理他,如果想要,明天再说吧。
    冷宴堂突然笑了起来:“我明天有个商业峰会,要离开苏斯城堡几天,你如果生气,就在这里好好消消气。”
    “明天离开城堡?”
    蓝索欢立刻转过身,眨巴了一下眼睛,怔怔地看着冷宴堂,他说过的,走到哪里都带着她,商业峰会是个重要的机会,她可以学到很多,他怎么可以不带着她呢?
    “想想,好像还有很多重要文件需处理,我先走了。”
    冷宴堂翻身下床,穿衣服,好像真的要离开了。
    “等等……”
    蓝索欢的脸上挤出了一个献媚的微笑,拉住了冷宴堂的手臂:“今天已经晚了,就算文件再重要,也要等到明天的……”说完,她依偎了过来。
    冷宴堂好像根本没有打算离开,手臂顺势环住了她的腰,翻身将她压了在了床里,继续刚才没有做完的事儿,蓝索欢使出浑身的魅术诱/惑着他,很快大床上响彻了缠绵之音。
    第二天醒来,冷宴堂离开了,蓝索欢赶紧爬了起来,小云推门进来了,将干净的衣服放在了床边。
    “冷先生说,今天要出门,让小姐换了衣服,下楼和他一起吃饭。”
    小云这么一提醒,蓝索欢立刻想起来了,昨天冷宴堂好像说要出门的,参加一个重要的商业峰会,她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
    蓝索欢掀开了被子,飞快地跳下了床,小云看见了蓝索欢的身子,立刻羞涩地转过了身,脸都红了。
    “小姐,你还能出门吗?”
    “怎么不能了?”
    蓝索欢低下头,顿时张大了嘴巴,自己浑身上下都是青紫的,一块块地十分清晰,有些是手印,有些是唇痕,这个坏蛋男人,昨夜折腾得太厉害了,不知道脖子上有没有。
    快速地跑进了洗浴间,蓝索欢尴尬地摸着自己的脖子,右面明显一块青色,就算有衬衫,估计也挡不住了。
    换了衣服,蓝索欢用力地拉着白色的衬衫,还是挡不住那块吻痕,气恼地站在镜子前直跺脚,他一定是故意的,在这里狠狠地吻一下,长眼睛都能看到,她蓝索欢昨夜没做好事。
    “小姐,昨天晚上冷先生在这里了?”小云这个死丫头,没经历过,就觉得好奇,偷偷地瞄着,羡慕地吃吃笑了起来。
    “下次,我就让你侍候他,真是个疯子男人。”蓝索欢吓唬着小云,小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脖子,摇着头:“冷先生是小姐的,小云怎么敢多想。”。
    “不知道晚上想了多少次了吧,好色的死丫头。”
    蓝索欢和小云几乎是姐妹了,什么话都说,这种事儿更是闹得厉害,小云翻着白眼,小脸憋得通红。
    “小云将来也会有自己的男人,才不要小姐的。”
    “你还不是嫌弃冷宴堂被你家小姐玩过了,其实都一样,哪个男人还是一手货,都被像你叫小姐这样的女人霍霍了。”
    蓝索欢说得起劲儿,却发现小云一个劲儿地冲她挤眉弄眼,她才发现,冷宴堂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想是听见了她这句疯话,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蓝索欢立刻伸了一下舌头,虽然那是事实,可被她这么一说,好像她将冷宴堂强/暴了一般,那家伙紧皱的眉头,让她有些害怕了,他不会一生气,不带着她吧?
    “还不快点,一会儿晚了,我可不等你。”
    冷宴堂扔下了这句话,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蓝索欢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看来以后不能随便说大话了,被他听见真是不好办,穿上了西装,打上了领带,半个青色的混迹仍旧露着,蓝索欢只好歪着脑袋下楼去了。
    一直走进了客厅,看见了三少爷冷宴庭,这个家伙一见到蓝索欢就来了精神。
    “大哥真的升你的职,做助理了?还要带着你参加什么会议?”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蓝索欢的唇,一定是昨夜冷宴堂吻得太狠了,她的唇还是肿胀的,看起来一定又红又肿。
    “是啊。”
    蓝索欢躲避着他,用手遮住了自己的面颊和脖子,生怕被冷宴庭看出来了,又大做文章,如果闹出什么GAY的新闻,就麻烦了。
    可蓝索欢躲避到这里,冷宴庭就跟在这里,躲避到那里,冷宴庭又再次跑过来,一双眼睛就盯死了她,这色男人,不是生来性取向有问题吧?
    “欢欢,你的脸红了,真好看,你要是女人,我就娶了你。”冷宴庭开始胡说八道了起来,蓝索欢心里暗暗地骂着,谁要是嫁给了他,才算倒了八辈子霉了。
    好在冷宴堂从楼上下来了,老三冷宴庭才收敛了一些。
    好像是约好的,冷宴堂下来了,楚丝丝抬脚进来了,她穿了一身乳白色的女士套装,发髻高挽,看起来高贵优雅,颇有职业女性的韵味。
    蓝索欢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一身的灰蓝色,黑色的平地皮鞋,还有勒得够紧的胸,一点都看不出女人味儿来,难怪这个楚丝丝一出现,冷家两兄弟就都围着她转悠了。
    “我代表爸爸去参加商业峰会,一个人走没什么意思,就赶来和宴堂凑凑热闹。”楚丝丝说着。
    蓝索欢撇了一下嘴巴,什么凑热闹,还不是看上冷宴堂的男色,想趁机和冷宴堂套近乎。
    “我闲来没事,也去看看。”三少爷冷宴庭眼角的余光瞥着蓝索欢。
    “宴庭,你怎么总是盯着个男人看,不知道还以为……”楚丝丝掩着嘴巴,嘲笑了起来,这女人就算笑,都不露牙齿,这可是蓝索欢学不来的。
    “一看你就不懂了,有些男人也是秀色可餐的,大哥的助理,比女人还好看,我多看几眼,也不算过分。”
    冷宴庭这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