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其实有个办法能攻破这个谎言。”
    “什么办法?”蓝索欢立刻好奇了,瞪大了眼睛,等待着冷宴庭的下文,正在吃饭的冷宴堂的目光不悦地扫了过来,警告着蓝索欢不要多事,蓝索欢马上缩回了脖子,不敢再多嘴了,可耳朵却竖着,希望能听听冷宴庭的好主意。
    冷宴庭拍了拍报纸,信息十足地说。
    “谎言不攻自破,办法就是大哥今晚找个女人,带回酒店睡一个晚上,最好弄出点动静来,这个男人都知道怎么做,让女人叫,很简单的,至于欢欢吗?今天晚上就跟着我同住,也弄出点动静来,这样大家一定认为其实有男同倾向的不是冷家的老大,而是老三,你们知道了,我这个人什么都不怕的,对于好看的男人,也有那么一点点心动,特别是欢欢这样的,看起来就可爱的小东西,我弄点绯闻,好像也不吃亏啊。”
    冷宴庭的话一说完,蓝索欢一口牛奶喷了出来,直接喷了冷宴庭一脸,冷宴庭的笑容凝结了,尴尬地抹着脸。
    “不就是和你睡一个晚上吗?你至于这样激动吗?”
    “不,不行!”蓝索欢摇着头,以为是什么好办法,原来是坑她,她坚决不同意,和三少冷宴庭睡在一个房间,那不是开玩笑吗?她只和冷宴堂有交易,而不是和冷家的兄弟,如果再和冷宴庭有点什么关系,她真是人尽可夫了。
    餐桌上气氛十分不融洽,冷宴堂听完,愤怒地放下了餐具。
    “不用做什么假,新闻上说的是真的,我不喜欢其他女人,确实对欢欢有特别的想法,也和她睡过了,她是我的人,除了我,谁也不能和她睡!”
    真是雪上加霜,蓝索欢听了冷宴堂的话,耷拉下来了脑袋,差点将吃下去的都吐出来,冷宴堂竟然承认了,承认他是男同,和她这个假男人有好几腿,她还是他的人了。。
    楚丝丝的脸是青的,她手里的餐具不自觉地掉了下去,估计这个事实很打击她吧,一直暗恋的男人终于亲口承认他喜欢男人了。
    冷宴庭张合着嘴巴,良久都说不出话来,他眨巴着眼睛看着欢欢,大哥竟然真的睡了欢欢,欢欢是大哥的人了?
    “欢欢,你和大哥那个了?”
    “什么那个?”蓝索欢捶着桌子,真想扑上去撕了冷宴堂这个死男人,什么叫她是他的人了?这会让人有无限的想象空间。
    “你,你……我妈妈要大哥娶女人,你一个男人怎么给大哥生孩子,我的天!”冷宴庭跳了起来。
    “我不能忍了,不能了,太荒谬了。”
    楚丝丝失态了,她站了起来,淑女风范都没有了,小跑着出了酒店,一定找地方偷哭去了。
    就这样,冷家的大管事的冷宴堂公开了自己是男同的事实,然后大大方方地带着蓝索欢出入商务峰会,展示着他的新欢,在会议上很多异样的眼光盯着他们,他却不以为然,还将蓝索欢介绍给很多政客,商人。
    “这是我的助理,冷欢。”
    他还放肆地改了蓝索欢的姓,随着他姓冷,更夸张的是,在记者面前,他搂住了她的肩膀,脸上的微笑十分自然。
    人生有很多预料不到的事情,蓝索欢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男人,会成为冷宴堂的男友,床伴,身边这个高大男人表现出来的气度,让她佩服的同时,也觉得后怕。
    在上海滞留了一个月,蓝索欢跟在冷宴堂的左右,白天就商谈工作上的事儿,帮助冷宴堂整理文件,分析策划书,真的成了冷宴堂的得力助理,蓝索欢也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这么大的潜力,是块做生意的料,其实仔细想想,老爸是个贩毒的大毒枭,虽然不是正经生意,可也名噪一时,老娘索菲亚管理娱乐场所和珠宝行也条条是道,作为他们的后代,蓝索欢自然也没有那么差。
    冷宴堂对蓝索欢也刮目相看,有时候在工作上,他真的当索欢是男人,可是不管他们白天多忙,到了晚上,她都是他床上的女人,缠绵的时候,她几乎分不清自己是男人还是女人了。





     110:漫天绯闻
     更新时间:2012…9…3 9:46:57 本章字数:4531

    楚丝丝受伤了,离开之后再也没有来过酒店,听说那女人委屈地直接回家了,哭哭啼啼了好几天,虽然蓝索欢觉得楚丝丝配不上冷宴堂,可怎么说也是个名声好,家世好的女人,白白跑了一个对于冷家来说的好女人,却惹了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浪/荡女?
    说起来冷宴堂也够可怜的,蓝索欢平白的好像玷污了一个身世清白的好男人。六孽訫钺
    冷家在新闻之后,反应很强烈,冷宴庭跑回了英国,三天两头打电话过来,日子过得不安静。
    明天就要离开上海了,蓝索欢还真有点舍不得这里,商业峰会让她认识了很多总裁级人物,一些成功的经理人格外喜欢蓝索欢,表现得十分殷勤,每天都打很多电话让冷欢参加各种宴会和应酬,冷宴堂因为这件事好像很生气,让她断绝和那些不怀好意家伙的关系。
    “马上断绝和这个家伙的来往,我以后看见你和他说话,你就别想我再带你出来!”他阴着脸,几乎一天都没晴朗,仅仅因为有个武良印的男人打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说在夜总会准备了包间,请冷欢先生过去谈乱得一点私事。
    “我只是和他学了一下经商技巧,没有什么的。”缆索欢嘟着嘴巴,这个家伙,说得好像她和那个男人有什么暧昧的关系一样。
    “我看见他摸你的手。”冷宴堂平时没有这么小气的,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脸青青的,仅仅因为那个男人摸了一下她的手,其实那哪里算摸了。只是握手的时间长了而已,手指在她的手背上滑了一下,其实那真的没什么的,在唐人街,她也经常那么摸男人的手,到了冷宴堂的嘴里,这些行为好像都是逾越了雷池。
    “他是做珠宝生意的,很在行,等我明白了珠宝行的运作,就不理他了,你说行吗?”
    蓝索欢抱住了冷宴堂的手臂,撒娇地摇着,据说男人都受不了这个,女人软绵绵的身子贴上了,浑身的骨头都酥了,可是冷宴堂的骨头天生那么硬,蓝索欢蹭了好几下,他的脸色都没缓和过来。
    “他根本就是个草包,想学珠宝行的管理,我来教你。”冷宴堂眉宇一扬,好像他很在行一样,据说冷家的所有生意中,就没有珠宝行的经营,他还真是大言不惭,大包大揽。
    “我想学珠宝设计,你行吗?”蓝索欢开始刁难这个家伙了。
    “我帮你请老师,所以不用去见那个草包了,今天的约会我已经帮你取消了。”冷宴堂的脸色现了红润之色,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
    “取,取消?”
    蓝索欢瞪视着冷宴堂,想生气,却又不知道生气的理由是什么,于是嘟嘟囔囔了起来:“我将来也许还会嫁人呢,你这不是把我的后路都堵死了吗?”
    “如果没有人要你,我可以勉为其难娶了你,你也听说了,我带回去的儿媳妇,只要是女人就可以,如果你现在有想法,想找个女人,我马上可以带你回英国,不过你要换回女人的衣服。”冷宴堂得意地笑着。
    蓝索欢瞥着眼睛看着他,怀疑这个男人曾经说过的话可能是真的,他是真心想过要娶她,可她却没有想过要嫁给他。
    “我们说过只是交易。”蓝索欢重申着。
    “难道交易的过程中,你没觉得我很合适你吗?”冷宴堂微微地笑着。
    “这个我倒是没有发现。”
    蓝索欢捏着下巴,学着男人的样子笑了起来,其实想想嫁给冷宴堂好像也不错,他优秀,多金,长得好,身材也够好,可他越是好,蓝索欢越是觉得配不上他,怎么说她也是个离婚的女人,冷宴堂虽然有点老,大了她十岁,却是个黄金单身汉,还有一点就是……
    萧楠绝,蓝索欢仍旧恨那个男人,恨得太深,都是因为爱得太深的缘故。
    “你应该学会发现……”冷宴堂将蓝索欢的手拿了下来,他是不是错了,不该让她装扮成男人,她看起来越来越没有女人味儿了。
    “交易很快就结束了,所以还是别发现的好,不然我怕我舍不得走。”她的表情没那么自然,冷宴堂怎么看都是一个好的归宿,只有傻瓜才想着要离开他。
    “那就好好发现一次,别走了。”
    冷宴堂将蓝索欢拉入了怀中,紧紧地拥抱着,蓝索欢突然觉得过去的六年,她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在萧楠绝的身上,却没有得到一次这样真挚的拥抱,她好像白活了那么多年,面颊贴着他温暖的胸膛,蓝索欢感叹时间的匆忙,她已经被冷宴堂领进了商海的大门,接下来的路,要自己走了。
    想到离开他,蓝索欢觉得眼前一片迷茫,难道她真的是个离开男人就不能活的女人吗?
    “我想我犯了一个错误,让你的翅膀硬得太快了。”冷宴堂烁烁的目光审视着蓝索欢。
    “那说明交易很成功,你是个好老师。”
    蓝索欢推开了他,深吸了口气,眯着秀目笑着:“一个是赫赫有名的冷宴堂,一个是臭名昭著的小淫/娃,如果这样的两个人搅和在一起,你不臭也臭了,所以你千万要推开蓝索欢,别被她赖上了,她的脸皮可是比树皮还要厚。”
    说出这样的话,蓝索欢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苦情,曾经的曾经,她为了一个男人,做了多少坏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淫/娃的美名也算是萧楠绝赐给她的。
    “哈哈!”
    冷宴堂大笑了起来,笑得很大声,让蓝索欢觉得那笑极其不正常。
    “你笑什么?”
    “你该想想,我冷宴堂何时怕被人赖上过,如果你有这个本事,尽管赖着,我敢说,你一定会得逞。”
    真是傻话,蓝索欢后退了一步,脸红了,她尴尬地俯下身,拿起了行李包,岔开了话题:“明天就要走了,还是先收拾东西吧,和你说了那么多废话,真是浪费时间。”
    蓝索欢觉得自己好没出息,手和脚都感动得在抖了,堂堂小淫/娃,什么场面,什么男人没见过,竟然被他的一句话弄得六神无主,心慌意乱,甚至痒痒的差点主动扑进他的怀中,这是什么奇怪的心态,蓝索欢猜想自己一定犯花痴了,也有可能病了。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还正热,脸也热,应该是生病的症状……
    冷宴堂站在蓝索欢的旁边,抱着肩膀看着她,小女人的脸表情还真是丰富,红得诱/人,明明心不在焉,衣服叠了一遍又不一遍,却不放进箱子,连手指都在发抖了,这可是难得一见的情景,蓝索欢也会激动成这个样子。
    作为男人,一个正常需要女人的男人,冷宴堂的目光渐渐深邃,沉迷,目不转睛,他的手鬼使神差地伸出,将收拾东西的女人拉了起来。
    “也许明天收拾也来得及。”
    他笑着,双臂用力,在蓝索欢的惊呼声中,他将她抱了起来,双脚离地,接着身子好像乾坤大挪移一样,落在了大床中,他的力量也重重地压了下来。
    “我喜欢蓝索欢脸红的样子,也许你的脸应该更红,更烫,别再坚持,你对我已经放不开了……”
    “不,不是……”
    蓝索欢的心好虚啊,她是怎么了,仰视着他的眼睛,闻着他的气味儿,她的心里更加期待,这和她刚来苏斯城堡的心境完全不同了。
    就在冷宴堂的唇落下的一刻,酒店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让蓝索欢和冷宴堂措不及防的是,无数的闪光灯咔嚓咔嚓地响彻着,她和他暧昧的床姿都被照了下来。
    冷宴堂僵持着身体,眼睛里渐渐聚集了凶光,他允许这些人造谣生事,随便编造新闻,却不允许他们打扰属于他的私人空间,一个猛然起身,他冲向了门口,蓝索欢看着许多的相机摔了出去,那些记者吓得抱头鼠窜,接着房门被嘭的一声关上了,冷宴堂仍旧处于盛怒之中。
    蓝索欢狼狈地爬了起来,脸色很难看,这是不对的,一切都必须结束了。
    “马上收拾行李,我送你回苏斯城堡!”
    冷宴堂拿起了衣服,根本不管分类了,直接扔进了箱子,一会儿功夫,不用蓝索欢动手,箱子的盖子关上了,他只手提了起来,一把牵住了蓝索欢的手,大步地向门外走去。
    机票提前了一天,坐上飞机的时候,冷宴堂的脸色仍旧青虚虚的吓人。
    刚才冷宴堂说了什么?送她回苏斯城堡?那是什么意思?难道回去后,他还要只身离开吗?商业峰会已经结束了,他还去哪里?
    蓝索欢几乎忘记了,这是一个闲不着的男人,他除了工作,其余的时间都在全世界转悠,爬上,探险,她好像最近占用了他太多的时间,让他没有了游玩的乐趣。
    “累了就睡一会儿,别盯着我看。”
    冷宴堂的声音仍旧冷冷的,一脸不悦的样子,蓝索欢不敢询问,她扭着头,看着机窗外的云朵,良久出神着,看着看着,兴许是累了,竟然睡着了,她是被冷宴堂摇醒的,好像已经到了中国。
    这么快就到了,她感觉自己才闭上了眼睛而已,可飞机上这一觉睡得不好,醒来后,感觉腰酸背痛的,很不爽。
    下了飞机之后,蓝索欢还觉得迷迷糊糊,她挽着冷宴堂的手臂,机械地跟在他的身后,中途有没有拍照,她想不起来了,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
    一直出了机场的大厅,她还是觉得很困,头靠在了冷宴堂的肩头,懒懒散散的。
    “我好困啊。”
    “真是个女人,一点点路程就受不了。”
    冷宴堂裹住了她的肩膀,几乎是将她抱出来的,外面天好像黑了,她被塞进了一辆车,接着冷宴堂上车,将她抱在了怀中,她继续睡,车缓缓地开了出去,好像开得很慢,没有什么颠簸。
    蓝索欢依偎在冷宴堂的怀中,忽忽悠悠地睡着,因为机场到苏斯城堡还有很远的路程,车要开很久才能到,她这样睡着,让路程显得没有那么漫长。
    “我们到了,你不吃不喝的,睡不醒了。”冷宴堂的声音响在耳边,蓝索欢马上睁开了眼睛,才知道自己竟然睡了一天一夜。
    “到了?”蓝索欢睁大了眼睛,果然看到了苏斯庄园,美丽的城堡就屹立在眼前,好看的花朵好像凋谢了,却仍旧蒙着一层浓浓的绿色,看着苏斯城堡,蓝索欢突然有种家的感觉,她回家了吗?
    家?想到这个字眼儿,蓝索欢的心是惆怅的,她的家早就没了,这里属于冷宴堂,而不是她,就好像《蝴蝶梦》里的曼陀丽庄园,从一开始它就不属于丽贝卡之外的女人一样。
    蓝索欢从车窗向外看着,苏斯城堡距离她很近,看起来却那么遥远,唾手可得,却又遥不可及。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冷宴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将蓝索欢的思绪拉了回来。
    就开就得。“可能是饿了,我好像没有吃东西。”蓝索欢的目光收了回来。
    “一路上,叫你也不醒,真是个懒女人,我来抱着你。”
    冷宴堂伸出了手臂,他的表情怜惜温柔,让蓝索欢有些错愕,甚至受宠若惊。。
    “我自己可以走。”
    蓝索欢怎么可能让他抱着,估计绯闻已经传到了苏斯城堡,大家如果看到冷宴堂抱着她,更不知道怎么私下里议论了,她可以不在乎,冷宴堂却要注重男主人的形象,何况老管家知道她是那个小寡妇。
    蓝索欢推开了冷宴堂的手,自己下了车,觉得头重脚轻的,她好像感冒了,走了没有多远,她觉得脚下发软,冷宴堂几步追了上来,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不要乱动,不然我一生气将你扔出去,摔断你的骨头。”
    他的火气还是那么大,估计那些记者的突然闯入,让他的火气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平息了。
    突然被他抱了起来,蓝索欢觉得身体轻飘飘的舒服,她搂住了冷宴堂的脖子,竟然希望这段路程越长越好,最好不要停止下来。
    偷偷抬眼看着他,她发现一路没有笑的男人,竟然露出了笑脸。





     111:优先权
     更新时间:2012…9…3 10:27:09 本章字数:3548

    老管家远远地迎了出来,当他看到主人抱着蓝索欢的时候,眼睛里露出了怨恨的神情,不用猜也知道,绯闻已经传过来了,男主人被当作男同,对苏斯城堡来说,也是一个打击,这里一直期待着一个女主人,而不是一个半男扮女的小寡妇,老管家对冷宴堂忠心耿耿,当然不愿这个小寡妇坏了主人的好名声。六孽訫钺
    在老管家怨恨的目光中,蓝索欢被抱进了客厅,小云低着头站在一边,眼睛偷偷地瞄着自家小姐,想迎上来,却又有些不敢。
    一直到了楼上,蓝索欢才被放了下来,她躺在了床上,感觉好了一些。
    “一会儿让小云照顾我就好了,可能赶路辛苦,我有点吃不消。”
    蓝索欢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好像有点热,什么时候她铁打的身体竟然生了病?她真有些不服气。
    冷宴堂脱掉了外衣,好像也有点累了,他坐在了沙发里,闭上了眼睛,倚在沙发里,眉头紧蹙着,不知道他的心情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小云敲门进来了,她见冷宴堂在,赶紧低下头,一副惧怕的样子,平时的叽叽喳喳,这次回来收敛了许多。
    “听说小姐感冒了,我来送点药,还有粥。”
    看她拘谨的样子,蓝索欢真是不习惯,不知道她怕什么?
    小云走了过来,将药和粥放下了,冲着蓝索欢挤了一下眼睛,一副有话想说,却又不敢说的样子,一定是冷宴堂在,让她不敢开口了,不知道小云要说什么。
    冷宴堂还坐在沙发里,一动没动,似乎今晚不打算出去了,小云伸了一下舌头,看了蓝索欢最后一眼,转身推门出去了,这个死丫头,吃错药了吗?,又伸舌头,又挤眼睛的,不知道是不是她不在的一个多月,得了羊癫疯了。
    蓝索欢吃了药,又喝了点粥,觉得好了许多。。
    “年底,不管和谁,我都会结婚。”
    冷宴堂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吓了蓝索欢一跳,他明明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怎么突然开口,还提到了年底结婚的事情。
    蓝索欢只是“哦”了一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冷宴堂马上就三十岁了,到了该结婚的年龄,身边需要有个女人,何况他老娘还下了最后通牒,为了冷家的后代子孙,他也必须结婚。
    “我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冷宴堂继续说。
    “我?”
    蓝索欢勉强地笑了一下,考虑什么,她来苏斯城堡可不是为了和冷宴堂结婚的,这个想法,她想都没想过。
    “你具有优先权,一直到年底前的最后一个小时,你都是我冷宴堂的最优人选。”
    听着他的话,蓝索欢的鼻子酸酸的,如果几年前,她见到第一眼的男人是冷宴堂就好了,现在很多事情让蓝索欢没有办法释怀。
    “我觉得做冷欢,比做蓝索欢开心多了。”
    曾几何时起,蓝索欢已经适应了这个角色,并甘之如饴,成为男人,她可不用顾及什么美貌,不用顾及流言蜚语,就算和男人眉飞色舞,也不会被说成淫/娃荡/妇,她喜欢冷欢,更惬意于冷欢的生活。
    “可你还是蓝索欢。”
    冷宴堂这个坏男人,他不打击蓝索欢心里一定很不舒服,她不爱听,他便说,就是想让她觉得难堪。
    索性躺下来,蒙住了头,似乎这样她就不是蓝索欢,只是冷欢了。
    然而被子没盖上十分钟,就被他一把掀开了,接着他的吻铺天盖地而来,将蓝索欢吻了一个天翻地覆,日月无光,当他恋恋不舍地含着蓝索欢的唇,揉了上面,揉下面,让他侵略的地方,红红肿肿的,好像打了一次仗。
    她的衣服被拉开了,脱光了,他开始脱自己的衣服,然后拉开了被子,带着凉气钻了进来。
    想子想你。“你好凉啊。”蓝索欢涩涩地笑着,双手推着他。
    “你给我热热就好了。”他的手抚了上来,握着她,让她浑身痒痒的。
    “如果年底,你还不肯嫁给我,我就随便在大街上拉一个女人结婚,你信不信我做得出来。”他撑着她的身体,头伏下来,用力地咬着她的身子。
    蓝索欢深深地喘息着,声音颤抖地说:“你是冷宴堂,你什么做不出来。”
    “我说的是真的。”
    这样的一句话之后,他健硕的身体贴上了她,毫无缝隙地弥合着,摇动着,这一夜他很温柔,动作也很轻,却要了她很多次,才搂着她沉沉睡去。
    蓝索欢缩在他的怀里,贪婪地闭上了眼睛。
    一早,蓝索欢睁开了眼睛,发现冷宴堂已经起来了,身边的床单凉凉的。
    “我原本要陪你几天的,现在不行了,我必须马上回英国,三弟打来电话,我妈生病了。”
    冷宴堂站在床前,整理着领带,可能太紧张了,竟然半天打理不好。
    蓝索欢从被子里爬了起来,光着身子站在他的面前,伸出手帮他整理好了领带,他的手臂顺势温柔地抱住了她的腰,将她拉进了他的怀中。
    “等我回来,只要她一好起来,我就回来。”
    “好,我会等你回来,别着急。”
    蓝索欢知道冷夫人为什么生病,大儿子出了这样可怕的事情,哪个做母亲的也接受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