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好,我会等你回来,别着急。”
    蓝索欢知道冷夫人为什么生病,大儿子出了这样可怕的事情,哪个做母亲的也接受不了,她一定是被郁闷击垮了。
    收拾好了,冷宴堂提着行李离开了城堡,蓝索欢趴在窗口,看着他车的远去,想不到,他们这一分别就是两年,也让蓝索欢明白一件事,她已经爱上了这个冷酷沉稳的男人,却没有勇气重新面对幸福。
    冷宴堂开车走了之后,小云就跑了进来。
    “小姐,先生总算走了,我有一件事和你说。”
    “什么事儿?神秘兮兮的。”蓝索欢不舍地收回了目光,坐在了床边,整理着冷宴堂的衬衫,摸着熟悉的手感,她良久地出神着,他说很快就回来,应该不会超过半个月吧?
    “小姐,你有听我说话吗?”小云有些不高兴了。
    “听了,我有在听啊。”
    蓝索欢笑了起来,拉住了小云的手,专注地看着她,现在她专心在听了,小云可以说了。
    小云清了一下嗓子,郑重地看着蓝索欢,兴奋地说。
    “你去了上海之后,苏斯城堡来了一个人找小姐,我不知道他怎么找到的,还真是厉害,你猜他是谁?”
    小云这个死丫头,还跟她玩神秘,蓝索欢有点着急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想找蓝索欢的,真是稀奇。
    “和你死去老爷的兄弟。”
    “我爸爸的兄弟?”
    蓝索欢愣住了,好像爸爸死了之后,一些兄弟都散了,就算活着,也不会来找她的啊。
    “他说老爷有东西留给你,很重要,因为着急,他不能在苏斯城堡等待,但请你一定要去见见他,只有当面,他才能把东西交给你,他现在人在云南。”
    噗,蓝索欢差点晕倒,她刚从上海折腾回来,又要去云南,还那么远,真是要命了,而且冷宴堂交代了,让她在这里等着,不能离开。
    可是想到老爸留下的东西,一定很珍贵,不然他的兄弟没有必要十几年后找她,找到了苏斯城堡。
    “小姐,去不去云南?”
    “冷宴堂让我等他回来。”蓝索欢低声说,她也很矛盾,她不知道自己等着那个男人回来做什么?如果说为了交易,也该结束了,如果想嫁给他,蓝索欢摇了摇头,她不想嫁给任何人,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是否爱上了他。
    “小姐,你爱上冷宴堂了?”小云问。
    “我爱一次好不够伤吗?怎么会那么傻,再爱上他?”蓝索欢自我解嘲着。
    “那我们走吧,我想知道老爷留下了什么?小姐,也许那是一个机会的。”
    小云说的很对,留在这里,冷宴堂会将她包养起来,让她丰衣足食,但那个男人不会让她大肆地抛头露面,这不是蓝索欢想要的,她有更多的理想,最重要的,她要从萧楠绝的手上,将失去的都夺回来。
    何况最近的绯闻太多了,冷宴堂也在承受着压力。
    “走,小云,我们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蓝索欢开始束胸,收拾衣服。
    “小姐,你不换女装吗?”小云问。
    “不换,男装让我可以省去很多麻烦,我也习惯了。”
    收拾了东西,蓝索欢带着小云走出了城堡的大门,老管家只是冷眼地站在一边看着,他不会上前阻拦的,因为他巴不得这个小寡妇赶紧滚出冷先生的城堡。
    蓝索欢走得很冷清,和小云刚走出铁栏杆的大门,门就冷漠地关上了。
    “看来我在这里,根本就不受欢迎。”蓝索欢耸耸肩。
    “小姐,你在乎吗?”小云笑着。
    “不,不在乎!”
    蓝索欢确实不在乎,如果说走时的难受,就是不能和冷宴堂当面说一声再见。
    坐上了南下的火车,蓝索欢的不适感觉又出现了,她不但昏昏欲睡,偶尔还会恶心得想吐,四肢乏力,几乎一天都歪在小云的身上。
    “小姐,你,你不是……”
    小云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指着蓝索欢,呆呆地看着她的肚子,半天没说出话来。
    
    还有更新,请耐心等待





     112:晴天霹雳
     更新时间:2012…9…3 11:33:34 本章字数:3577

    死丫头盯着她的肚子做什么,蓝索欢在她的脸颊上拍了一下。六孽訫钺
    “我都难受死了,你还说半截话,死丫头真是欠修理了,我是不是最近对你太好了。”蓝索欢使劲地捶着小云,知不知道她生病了,病得很厉害,早知道晚几天离开苏斯城堡好了,现在这样,不如死了舒服。
    “小姐,你是不是怀孕了?”
    小云的一句话,好像一记闷锤,打在了蓝索欢的头上,让她原本就晕的头更加眩晕了,她张着嘴巴,惊愕地看着小云:“怀,怀孕?”
    “是啊,我记得在索菲亚妈妈身边的时候,有个姐姐出台的时候,那个家后不喜欢戴那个的,结果一次就中了,就是你这样,吐啊吐的,最后去了医院检查怀孕了,拿掉的时候大出血,差点死了。”
    “你别吓唬我……”
    蓝索欢的牙齿都在打颤,她慢慢低垂目光,看着自己的肚子,冷宴堂在上海的时候,可是很随意的,一次都没戴套的,每次都扑得彻底,她也傻乎乎的,认为可能性很小,现在看来,准确无误,她中标了。
    “不然再等等,看看是不是真的病了?”小云安慰着蓝索欢。
    就这样,又折腾了一天,蓝索欢实在受不了了,她们下了火车,找了一觉旅店,在旅店里,她勉强睡了一个晚上,早上仍旧吐的厉害,小云只好去买了试纸。
    蓝索欢拿着试纸去了卫生间,良久之后她出来了,说不清她是什么表情,她怀孕了,有了冷宴堂的孩子。
    “我真的怀上了……”
    “小姐?”小云捂着嘴巴,好像被吓到了一样。
    知道怀孕是真的,蓝索欢的心境是复杂的,也许刚开始有点害怕,现在确定有了宝宝,她却平静了。
    “小姐,你没事吧?”
    蓝索欢的平静让小云以为小姐被打击到了,小心地陪在小姐身边,生怕小姐想不开做了傻事。
    “这个冷宴堂,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做那事儿的时候也不想想小姐。”小云数落着,好像那事儿都是冷宴堂扑上来,蓝索欢没享受一样。
    “睡觉!”
    蓝索欢需要时间转变一下角色,当妈妈可不是一件小事。
    晚上躺在旅店里,蓝索欢很困,却怎么也睡不着,半夜外面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蓝索欢吓得缩在被子里,想着冷宴堂在身边的时候,每到这样夜晚,他一定会搂着她,暖着她,让她从来没有害怕的感觉,现在一道道闪电朝着窗户扑来,吓得她瑟瑟发抖。
    也许是怀孕的缘故,蓝索欢觉得心里很脆弱,比平时胆小了很多,好像闪电能将她肚子的宝宝劈出来一样,她下意识地抱着肚子,就在电闪雷鸣之中,她明白了一件事,她在乎这个孩子。
    雷电之中,蓝索欢突然坐了起来,自顾自地说:
    “我这样突然走了,他如果回来了,会不会担心?”
    蓝索欢摸着自己的心脏,她开始后悔了,特别知道自己怀孕之后,一种奇怪的心境揪着她。
    “小姐,我害怕,你别自言自语的好不好?”小云缩着身子,靠着蓝索欢,弄得蓝索欢也觉得脊背发凉。
    “我也害怕,我们能不能过一段时间再去找个男人啊?云南真的好远,也许冷宴堂会开车送我们,比我们在火车里晃悠强啊。”蓝索欢抱住了肩膀,不但害怕,怎么还有点冷。
    突然一道惊雷炸裂,小云一声尖叫,抱住了蓝索欢,蓝索欢没被雷吓到,差点被小云吓死,她的那张脸白得好像女鬼一样。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暖阳照了进来,蓝索欢舒服地松了口气,目光悄悄地落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心里升腾出一种说不出的甜蜜,她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子肚子,这里真的有一个小生命,属于她和冷宴堂的,想象着他的小蝌蚪飞快奔跑,最后撞上来,钻进去,结合成宝宝的时候,一定很有趣,蓝索欢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姐,你说,冷宴堂会不会不承认啊,也许他没想过要孩子呢?”小云傻乎乎的问。
    “他干的好事,怎么能不承认?”
    蓝索欢瞪大了眼睛,如果没怀孕,她可以大大方方的离开,绝对不会纠缠那个家伙,可他偏偏弄大了她的肚子,那就不一样了,敢不承认,她打死那个混蛋。
    “小姐,你要嫁给冷宴堂吗?”小云高兴地问着,兴奋的表情好像是她要嫁给那个男人一样。
    “如果他想要这个孩子,我会考虑嫁给他……”
    这个孩子,蓝索欢一定会要的,如果冷宴堂不想要,她会毅然转身离开,她蓝索欢什么都没有了,唯一的亲人在肚子里,谁想杀了她的亲人,她就杀了谁。
    “小姐……”小云一把抱住了蓝索欢的脖子,感动地掉了泪水,她的眼泪就是那么不值钱,想掉就掉得一塌糊涂。
    “我不能再空肚子了,必须吃饱饱的,然后休息几天,让身体好一点,我们就启程回苏斯城堡,离开这鬼地方,我要告诉冷宴堂,我有了他的孩子,这次他不想要我,也必须要了。”
    也道也他。想象着冷宴堂知道她怀孕了,一定很高兴,他说过,冷家一直盼望有一个孙子,也许她的肚子争气,第一胎就是个男孩儿呢,蓝索欢越想越高兴,甚至开始幻想这孩子长成什么样子?像他还是像她?
    蓝索欢知道自己有了孩子,曾经那种报复的心态也平和了,她甚至不再想从萧南绝的身边夺回什么了,如果能留在冷宴堂的身边,和孩子生活在一起,就算失去的,也不及得到的更有价值。。
    中午,蓝索欢吃了个饱,之后没有一会儿就去吐,吃了吐,吐了吃,她坚信,总会有一点营养,宝宝能吸收的,她信心十足。
    自从知道怀孕之后,蓝索欢很开心,愉悦,觉得自己并不孤单了,走到哪里,都带着一个家人,在旅馆修养的几天,她开心地唱歌,看书,讲故事。
    “小姐,你不是发烧了?总这样疯疯癫癫的。”小云被蓝索欢吓到了,以为小姐怀孕后,是真的病了。
    “你知道什么?这是胎教。”
    蓝索欢才不管那些,再有两天,她就要回苏斯城堡了,算算日子,冷宴堂也快回来,只是不知道老管家让不让她进去了,如果那个老东西不让她进城堡,她就继续偷被子,搭棚子,烤鸡,一直等冷宴堂回来。
    心情好了,看什么都顺眼,觉得天空都是翠兰的,花草也开得艳丽,连小云半夜苍白的脸都好看了。
    在启程之前,蓝索欢不放心,跑了一趟就近的医院,想检查一下,希望小宝宝是健康的。
    “冷夫人,你要注意多吃营养的东西,孩子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你的身体太虚弱了,会影响宝宝的发育。”医生叮嘱着。
    蓝索欢只告诉那个医生自己姓冷,想不到他就叫了一声冷夫人,叫得她心里这个舒服,开心得不得了。
    “我吃,我一定吃!”
    出了医院的门,蓝索欢深吸了一口气,一会儿回去,先去饭店喝个鸡汤再上火车,这样才能保证一天的营养。
    “冷宴堂,我有了你的孩子了,你开心吗?”
    她咯咯地笑着,恨不得长出翅膀,马上飞回他的身边,让他好好地抱一抱,亲一亲。
    回到了旅馆,蓝索欢掏出了剩下的钱,可以一路大吃大喝回去了,争取见到冷宴堂之前,将自己吃得肥白大胖的,这样他就不会担心了。
    正开心的时候,门被推开了,小云一脸茫然地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张报纸。
    “怎么了?你撞鬼了?”蓝索欢瞪着她。
    “小姐,冷宴堂他……”小云拿起了报纸,那副样子吓坏了蓝索欢,索欢手里的衣服都吓得掉在了地上。
    冷宴堂怎么了?出事了吗?蓝索欢第一个闪现的念头就是冷宴堂的飞机坠毁了,那惨无人道的悲剧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定不会!
    “你别吓唬我!”
    蓝索欢一把将报纸抢了过来,手都发抖了,开始寻找飞机失事的消息,可能太着急了,她的眼睛是花的,恍恍惚惚,什么都没看见。
    “小姐,别找了,他没出事,而是要结婚了。”
    小云的话,将蓝索欢吓得面如土色,身体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冷宴堂要结婚了,怎么可能?她还没回去呢,没同意嫁给他呢,他娶个鬼啊娶。
    羞恼地打开了报纸,这次她看到了冷宴堂的名字。
    “冷宴堂驱散男宠疑云,将在两个月内,在英国与一个神秘女子完婚!”
    真的结婚?
    蓝索欢手里的报纸掉了下去,多讽刺,她才知道自己怀孕了,他竟然就要结婚了,去英国,不是因为他的妈妈病了,而是见那个神秘女人,定了婚期?
    “小姐,现在怎么办啊?”小云向来没有主心骨,这会儿知道冷宴堂要结婚了,更加没主意了,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蓝索欢了。
    坐在了床边,蓝索欢摇着头,脑袋里乱哄哄的,她该醒醒一点吗?相信一个不可争的事实,天下根本没有专情的男人,萧南绝是,冷宴堂也是,萧南绝说过这辈子会真心真意爱着她,其实是爱上了她的钱,冷宴堂说,到年底,她都有和他结婚的优先权,结果才不到几天,他就移情英国女人,骗子,都是骗子。
    ………
    今天更了一万字,希望大家阅读开心。





     113章
     更新时间:2012…9…4 9:22:37 本章字数:3450

    报纸静静地躺在地上,那条新闻犹如烙铁一样烙在了蓝索欢的心中,冷宴堂的笑似乎还在眼前,他时而霸道,时而温柔,让她的狂热之后有些惶恐,现在却让她刚刚下定了的决心动摇了。六孽訫钺
    蓝索欢呆坐在床边,安然地垂头,唐人街的小淫/娃似乎就是这种命运,幻想的梦破碎了一地,唯一真实存在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蓝索欢唯一的亲人。
    “小姐,你别难过啊。”
    小云不知道怎么劝解蓝索欢,现在她也相信了,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对小姐真心的男人,他们不是看上了小姐的钱,就是看上了小姐的美貌,没有一个人肯真心对她。
    蓝索欢呆呆地看着地面,心里冷得已经没有感觉了。
    “蓝索欢真是个傻瓜,彻头彻尾的傻子,曾经被骗过一次,竟然又去相信男人?”
    “小姐,要不......打电话问问他?”小云仍旧抱有一线希望,却没有办法解释地上的新闻,冷宴堂为什么突然要结婚了。
    “不怕你笑话,小云,我和他在一起也不算短的时间了,竟然还不知道他的电话。”
    蓝索欢低垂下了头,她和冷宴堂之间算什么?夫妻还是情侣?似乎什么都不是,她出现在他的眼前时候,他们只定下了一个交易而已,既然是交易,交易结束了,就该各过各的生活,不管他承诺了什么,他都只是蓝索欢生活里的过客。
    “小姐,小云想哭.....”小云委屈地唇瓣都抖动了,好像被弄大了肚子的是她一样。
    “不能哭,小云,没有什么好哭的,现在我明白了,也不想做梦了,跟了冷宴堂那么久,我连他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说明我和他之间根本没有缘分。”
    “没有电话,不如我们去苏斯城堡等着他,当面问问他,要怎么处置小姐肚子里的孩子?不管他要和谁结婚,孩子总要给个说法吧?”小云坚持着,她也跑得累了,不如让冷宴堂带着他们去云南,也许不会这么遭罪,小姐的身子吃不消的。
    “不回去了,冷宴堂要结婚了,我这样回去算什么,好像真的要赖上他了,他该有一个属于他的好女人……”
    蓝索欢摸着自己的肚子,她带着她的宝宝,继续她的行程,去云南,她会成功。
    “我没有男人,也可以的!”
    蓝索欢拉住了小云的手,走出了旅馆,迎着淡淡的冷风,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她要一直走下去,看看命运是不是真的给了她一个大大的转折。
    小云受到了蓝索欢的鼓舞,挺起了胸膛,以前一分没有的日子都过来了,还有什么是值得害怕的。来妈来在。
    坐上了继续南下的火车,蓝索欢仍旧被妊娠反应折磨着,好在她有了心理准备,不是生病什么都好应付。
    ………英国辛斯庄园
    冷宴堂风尘仆仆地回到了辛斯庄园城堡,一进门,就急迫了去看了他的妈妈冷夫人,冷夫人躺在卧房里,已经病了好几天了,此时脸色苍白,虚弱无力,看了真让人心痛,她的病因是心病,吃什么药都不好。
    当冷夫人看到冷宴堂走进房门的时候,泪水一颗颗地流了下来,他们冷家的希望就在大儿子冷宴堂的身上了,可他怎么可以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冷家十几代,没有一个同/性恋,到了儿子这一代,到底是怎么了?
    “你还知道回来了吗?我不想见到你,你走。”冷夫人摇着头,闭上了眼睛,她怕看到儿子的脸,心里更加难受,好好的怎么就能喜欢上男人了。
    “妈,你别这样,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冷宴堂握住了冷夫人的手,她的手很凉,人也消瘦了许多,这让冷宴堂十分心疼,他一向孝顺,却不想这次伤了老娘的心。
    冷夫人儿子这样那个,突然好像孩子一样大哭了起来,哭得泪水淋漓。
    “妈不要男人做儿媳妇,妈接受不了,你让妈死了吧,死了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冷夫人不依不饶地抓着冷宴堂的手,用力地摇晃着,臭小子,他是不是想看到老妈死了才高兴。
    “妈,没有男人,我不会娶男人的。”冷宴堂无奈地拍着冷夫人的脊背,他没想到老妈的反应这么大,竟然要死要活的,他最怕的就是这个了。
    没有男人?
    冷夫人听清了儿子的话,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瞪视着儿子。
    “到处都是你和他出双入对的新闻,你还骗老妈,你这个坏小子,你最好放弃那个男的,年底结婚,找个女人,生个孩子,别让我再看到关于他的新闻!”
    冷夫人十分羞恼,在这个家里,她有两个男人可以依靠,一个就是自己的丈夫,一个就是自己的大儿子,剥夺继承权只是吓唬一下大儿子,她还是希望儿子不要和男人结婚,顶起冷家的门面。
    冷宴堂真是哭笑不得,他打断了老妈的歇斯底里,必须告诉她真相了,他没有什么问题,他喜欢的是女人。
    “好了,我现在告诉你,你一定要相信我,冷欢不是男人,她是女人,我的女人!”
    “女人?”
    似乎这两个字成了强心剂,冷夫人一下子从床上翻身爬了起来,先是看着冷宴堂,好像有点不相信他的话,又翻开了抽屉,将二儿子照的照片都拿了出来,仔细地看着,明明是个男人,冷宴堂怎么说是个女人,他一定是哄骗她开心的。
    “你说,那个和你在一起的,是女人?”冷夫人反问着儿子。
    “你也相信有那么好看的男人?她是货真价实的女人!”冷宴堂将老妈手里的照片抢了过来,一张张地看着,终于翻出了一张,递给了老妈说:“这张看看,没有喉结的,她是个女人。”
    “真的啊?我怎么没注意……”
    冷夫人突然笑了起来,好像病一下子都好了,原来儿子身边的这个小子是女扮男装啊,害得她担心得要死了,现在知道一切都是误会,冷夫人站在地毯上,兴奋地来回走动着,她已经好久没出门了,就是怕人笑话,现在该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大儿子不是同/性恋,她可以抬起头了。
    “女的,是女的,这下子好了,感谢上帝。”冷夫人双手合十,小声地嘀咕着。
    冷宴堂看着老妈,很无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就算男同,也该能接受,可能是冷家太传统,又是英国王室后裔,所以才会这么紧张。
    冷宴堂放下照片,坐在了沙发里:“我很喜欢她,会和她结婚,希望你和爸爸能够同意!”
    “同意,我们都同意,你可以娶她,马上就娶!”冷夫人点着头,她早就想儿子结婚了,既然他有了喜欢的女人,就该结婚。
    “您不要对她抱太大的奢望,她没钱,一分都没有。”冷宴堂接着说。
    “没事,没钱不是缺点,我们家也不需要她有太多的钱,只要心眼儿好,人善良就行。”冷夫人还是点头,同意。
    “她是个离婚的女人!”
    “离婚?”
    冷夫人这次没有那么痛快了,她怔了一下,又拿起了照片,怎么看这个小丫头的年纪不大啊,怎么会是个离婚女人?
    “她多大?”
    “很小,比我小了十岁……”冷宴堂突然笑了起来,以前蓝索欢还经常叫他老头子,大叔之类的话,现在想想还真好笑。
    “那小就离婚了?”冷夫人有点失望,现在的年轻人都婚姻怎么那么不重视,闪婚,闪离,让人难以接受,冷家可是历代都没有离婚的先例,大儿子能拴住这个小女人的心吗?
    “不管她是离婚,还是不离婚的,对于我来说,她都是最合适我的人,所以我希望你能接受她。”
    冷宴堂不想提及蓝索欢的过去,那不是他衡量蓝索欢的标准,他迷上了她,不可自拔,谁都看不上。
    “如果你不接受她,我们结婚后,我不会带她回来这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