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芩昧傲耍灰滤鞣蒲腔故谴盼⑿湍歉瞿腥嗽谠对兜牡胤讲豢峡拷
    “小姐,小姐!”耳边都是小云的叫声,蓝索欢心烦意乱,这死丫头这个时候又叫什么,没见她们一家人团聚了吗?还看到了老爹的样子,真是帅的一塌糊涂,难怪老娘为了他什么都顾不得了。
    当小云又一嗓子喊出来的时候,眼前的幻影消散了,哪里还有索菲亚和老爹的影子,她又处于毫无意识,冰冷,疼痛的状态。
    就在她昏迷不醒的第二天,报纸上关于寻找冷欢的寻人启事发了出来,可惜那个时候,大家都在焦虑地等待蓝索欢醒来,谁能注意到一条小小的新闻。
    ………苏斯城堡……
    冷夫人什么都帮不上儿子,一天唉声叹气,想不明白这个丫头怎么跑了?她无论如何也不肯承认是自己的过错。
    事情已经发生了,冷宴堂没有深追其中的责任,他只盼着能找到蓝索欢,那女人个性太强,怕在外面又吃亏了。
    冷夫人又住了几天
    ,启程回英国了,老三冷宴庭没有什么大事,就留了下来陪着大哥,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冷欢是女人,只知道大哥为了一个男宠,终日失魂落魄的。
    “男人和男人之间也有这种真挚的爱情?”冷宴庭不解地摇着头。
    “你离我远点。”冷宴堂警告着自己的三弟。
    “好,好,我离你远点,一米,两米,还是三米?”冷宴庭退到了沙发里坐了下来,手指捏着额头说:“我现在相信了,冷欢是天下小奇男子,让大哥害了相思病,绝非等闲人物。”
    冷宴庭得意地分析着,冷宴堂眉宇紧皱,目光阴历地看着他,随便三弟怎么分析,他在见到蓝索欢之前,不会再告诉其他人,她是女人,老妈已经让吃了大亏,他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三弟坐得远点了,冷宴堂仍旧觉得心烦气躁,他摸了一下胸口,胸口闷得发慌,一早就没有什么食欲,原本要处理一点手头堆积的工作,却毫无头绪,是不是蓝索欢出事了?他长长的喘息着,心中竟然担心了起来。
    “报纸发出去了,没有一点消息,如果她看到了,也该回来了。”
    “或许冷欢有了其他的好男人,忘记了大哥,喜新厌旧了。”冷宴庭打趣着。
    有好我地。“你再说她,我就将你扔出去!”
    冷宴堂真不想听到这样的话,但这很有可能是事实,蓝索欢为了一份交易,千里迢迢来到中国找他,并躺在了他的床上,接受他的爱抚,所以很有可能为了另一个目的,躺在另一个男人的床上,想到这个,冷宴堂就头疼欲裂。
    “我要去云南,不管她在不在那里,那个神秘男人一定在,我要将他翻出来。”冷宴堂不能等了,他迫不及待地想见到蓝索欢,如果她真的跟了其他男人,他会掐断那个女人的脖子。
    冷宴庭一听大哥要去云南,立刻张大了嘴巴。
    “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就要去云南?”
    “我必须找到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难受,怕她有什么困难了。”
    冷宴堂合上了文件,蹙眉而起,冷宴庭不耐烦地劝解着。
    “行了吧,为了一个男宠,如果大哥真的喜欢那样,再找一个吧,好看的男人有很多的。”
    “你闭嘴!”
    冷宴堂冷眼地看着三弟,现在他要去云南,谁都阻止不了,只要蓝索欢还在这个世界上,他就一定要将她翻出来。
    正烦躁不安的时候,老管家拿着一份文件进来了。
    “冷先生,刚才您的手下送来文件,说云南那边的商业扩展计划出了点问题,让我把文件给你,他随时等先生的电话。”
    云南的生意出了问题?
    冷宴堂接过了文件打开看了起来,三弟冷宴庭虽然对做生意不感兴趣,但听说自家生意出了问题,还是忍不住凑了上来。
    “大哥,怎么了?”
    “有人在云南大肆购买黄金段的土地,我的一向重要扩展计划被打乱了。”
    “那怎么办?”老三问。
    “去云南,现在你没有理由阻止我了。”
    “我跟你一起去!”冷宴庭不放心大哥的身体,有他在身边也可能有个照应。
    “正好帮我管理一下生意,我好有时间找她。”
    冷宴堂很赞同三弟跟着。
    一听说要帮大哥管理生意,冷宴庭的眉头皱了起来:“我是去照顾你的,不是管理你的狗屁生意,你听明白了?”
    “你到底来不来?”。
    冷宴堂已经起身向门外走去,老三无奈地摇着头,只好跟了出去,希望到了云南大哥放弃这个荒唐的想法,他参与冷家的商业,只会让事情变得一团糟,如果给他个妹子,他倒是可以好好照看一下,绝对周到全面。
    云南…
    蓝索欢还没看小宝宝一眼,就昏迷了过去,她以为她死了,可是躺了三天之后,索菲亚和老爹没要她,她还是睁开了眼睛,小云在身边哭得眼睛红红的,她以为蓝索欢快不行了,当看到蓝索欢睁开了眼睛,顿时开心地跳起来。
    “小姐,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我要吓死了。”
    “我的孩子呢?”
    蓝索欢现在一心要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孩子,她记得昏迷之前,仅存的意识中,好像听见了孩子的哭声,可他现在在哪里?不会之后出了什么状况吧?没见到活泼的小宝宝,她实在不放心。
    “在婴儿房,小姐,是个小男孩儿,八斤多呢。”小云伸出手比划着,夸张地形容孩子的大小。
    “我生了个儿子?”
    蓝索欢十几年了都和俊男帅哥打交道,想不到自己这么本事,又生了一个,以后她无需可大街寻找了,冷宴堂长得那么好,她的样貌也不赖,一定会生个超级大帅哥出来,想着以后抱着自己的小帅哥,这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快,快,抱来,我想看看儿子。”
    她的儿子,儿子,蓝索欢兴奋得痛感都没了。
    “我去抱来给小姐看。”
    小云兴奋地跑了出去,一会儿功夫她抱着一个裹着被子的小孩子进来了,蓝说换惊喜地睁大了眼睛,难以想象,小家伙是从她的肚子里爬出来的,他差点要了她的命了。
    虽然听起来八斤多,还臭小子看起来那么小,蓝索欢不敢用力抱他,生怕自己鲁莽伤了小家伙,万一弄痛了他,她心里该多难过。
    此时真看不出他有多帅,眉头皱着,嘴巴揪着,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一定是她生他的时候,憋得他太久了,他不满意了。
    “我的儿子,我有儿子了。”
    将小东西抱在了怀里,那么真实,这是她和冷宴堂的孩子,蓝索欢喜极而泣,真希望冷宴堂能看看,他的儿子的五官好像他。
    小家伙此时睡醒了,张了一个嘴巴,竟然打了一个哈欠,然后睁开黑亮的大眼睛,那眼睛好像宝石一样闪亮,贼精神,蓝索欢将手指放在了他的唇边,他好像饿了,嘴角撇着,试图找到吃的东西。
    第一次给孩子喂奶可真丢人,蓝索欢刚满二十岁,哪里想过这个,都说母乳喂养好,她就算用营养撑死自己,也要给孩子喝自己的奶水。
    “要命了,痒死我了,他……”
    蓝索欢觉得胸部好痒,真想小家伙推出去,小宝宝表现出了极大的想吃欲望,一碰到她的尖端就叼住了,拼命地吸。
    小恶魔他是不是和他爹一样坏坏的,想着冷宴堂伏在她的身上,干的那些坏事,蓝索欢心里还是暖暖的,估计那是她这辈子最兴奋的事儿了,荡气,销魂,至今难忘,现在怀里抱着的,就是他做坏事的结果,他这辈子就算娶了一百个女人,也赖不掉这个小家伙了。
    “小姐,真是羞死人了,我竟然能看到小姐给孩子喂奶。”小云不好意思地笑着。
    “你早晚也有这一天,还笑话我。”
    蓝索欢拍着儿子的小屁股,他还在她的怀中拱着,直到吃得饱饱的,才闭上眼睛,舒服地睡了。
    “看小姐生孩子,我就够了。”
    小云是真害怕啦,小姐差点死在产房里,她看起来比小姐健康不到哪里去了,也许生不出来就死了呢?
    “你屁股比我大,好生养的,哈哈。”
    蓝索欢照着小云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将死丫头打得脸好像猪肺子一样,其实这丫头早就发春了,每天睁大了眼睛,想找个好男人疼她呢。
    产后也许是太虚弱了,蓝索欢出院后一直在家里休息,尽管如此她没都坚持出去抱着儿子晒太阳,希望他茁壮成长,最好长得比冷宴堂的那个孩子还要高大,还要威猛,让他后悔答应了索欢的事情没有做到,让他想孩子想到吐血。
    蓝索欢觉得孩子,好像抱了个宝贝,比金山还实在。
    “小姐,冷宴堂万一生的是女孩儿,接着又生不出来继承人,如果知道小姐生了个胖小子,会不会来抢啊?”小云也喜欢上了孩子,担心这样那样的事情。
    “除非他把他现在的老婆休了,来娶我,不然休想带走我儿子。”蓝索欢发狠地说。
    小云皱了一下眉头,不敢恭维地说:“小姐,你真够坏的。”
    “你家小姐一直很坏,他敢碰我儿子,就先名正言顺要了我,不然他休想。”
    蓝索欢倚在摇椅里,得意地晃着,她自从被萧楠绝骗了之后,长了很多心眼儿,做人不能太厚道。
    转眼的小家伙满月了,蓝索欢还没选好名字,看这个不好,看那个也不好,她要起一个好养活的名字。
    “小姐,我听索菲亚老妈说过,小孩子要取一个卑微不足道的名字才好养活。”小云说。
    说来也是,蓝索欢不图儿子大富大贵,也不希望他将来显赫一方,只希望他能平平合合的生活,一辈子无忧无虑就好了。
    “叫毛豆,你看他长得胖胖的,一身小绒毛,好像毛豆一样。”蓝索欢觉得这个名字够一般的了。
    “冷毛豆?小姐,怎么这么奇怪呢?”
    小云看了一下碗里的豆子,不敢苟同,却也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名字。
    蓝索欢觉得叫毛豆很好,可是加上一个冷字,怎么就那么别扭呢,还不如蓝毛豆好听了。
    “先叫着,等上学了,再找人取个好点的名字。”
    蓝索欢想到了自己的名字,当年老娘就是思念那一夜才弄了这么怪名字,其实说起来,好不如毛豆好听了。
    “总比狗蛋,驴蛋好听了。”小云傻呵呵地笑着。
    “儿子,叫你毛豆好不好?毛绒绒的豆子……”
    蓝索欢捏了一下儿子的脸蛋,他竟然笑了,而且笑得十分灿烂,这让蓝索欢不由得想到了他的爹地,冷宴堂很少笑,但他一旦笑起来,就是这般阳光灿烂,无比明媚,也许就是这种笑,让她在他的身边滞留了那么久,最后都不愿离开了。
    
    一更4000字送上。





     119:神秘人
     更新时间:2012…9…6 9:38:02 本章字数:3467

    三个月后,蓝索欢的身体彻底恢复了,因为胸部发育实在太丰满,毛豆又要吃奶,所以她无法束胸,不能以冷欢的样子走出去,只能憋在家里,但外面的事业仍旧在她掌控之中,珠宝行的生意渐渐有了起色,已在云南连开了两家连锁。六孽訫钺
    算起来,蓝索欢已经成功了,她和当年的索菲亚很像,却真的不想走向索菲亚的老路,更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和自己一样飞扬跋扈,她一定要好好管束这个小子,不能什么都依了他的。
    蓝索欢除了工作之外,大部分的时间都陪着儿子,什么报纸新闻看得少了,小云也忙着照顾她和孩子,门都不出了,那条寻人启事对她们来说,压根就是不存在的。
    蓝索欢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只要一躺下,就能想到冷宴堂,莫不是好久没有男人了,她有点寂寞难耐了?特被是毛豆一笑,她的心就一揪一揪地想那个坏男人。
    一日李丰匆匆赶来,好像有什么急事要说,见蓝索欢抱着孩子在房间里唱歌,不好意思进来,就站在了门外。
    蓝索欢唱完了,才发现了李丰,忙叫他进来。
    “是不是高利贷那边有事了?”
    最近高利贷很不省心,蓝索欢有点要处理了,却有点舍不得,希望珠宝行再发展一下,到时候再结束也成。
    “索欢,最近有一家美国的珠宝行想在本市落脚,我怕对我们的珠宝行有影响。”
    “美国的珠宝行?”
    蓝索欢也听说了,最近珠宝商在云南有点遍地开花了,她正考虑发展外市呢,想不到美国的也来参合。
    “是啊,珠宝行的老板是个华人,姓萧。”
    只是一个萧字,就让蓝索欢皱起了眉头,她想到了萧南绝,想到了被他骗走的珠宝行,时装店和所有钱财的男人,难道他想转战中国,真是冤家路宰,他撞到枪口上了。
    “是不是叫萧南绝的?”蓝索欢冷眼看着李丰,她的语气带着寒意,牙根都要咬断了,李丰虽然听说蓝索欢在美国结婚又离婚了,却不知道那个男人就是萧南绝。
    “是的,一个美国很有钱的华人,大富豪。”
    真的是他,两年多了,她又要和这个男人见面了,所有的仇恨都涌了上来,他给她的羞辱她一定要还给他,曾经她开着跑车到处追他,曾经为了他,她冠上了荡/妇的骂名,为了他,她舍弃了一起,将心够掏给他,他却让她一无所有,颠沛流离。
    “萧南绝,你终于来了,不用我蓝索欢去找你了。”
    “你认识他?”李丰问。
    “不但认识,还很熟悉,我绝对不会让他在云南站住脚,这里是我的地盘!”万事总有个先来后到,她蓝索欢已经将脚踩着这里了,他想来,至少也该问问这里的大头到底是谁。
    “现在该怎么办?”
    “李叔,以前我们不是占据了云南的一些黄金地段吗?”
    “是啊,很多土地是以你的私人名字买的的,到现在很多人想抢了去,你发财了。”李丰佩服蓝索欢的眼光,这女人有了钱,先开了珠宝行,然而就是买地,现在地皮飙升,这个女人快成地主了。
    “李叔,是我们发财了。”
    冷索欢冷冷地笑着,冷宴堂说过,要想真的成功,就要有自己保值的固定资产,她思来想去,高利贷不会长久,珠宝行还在起步,也许生意不好就要关门,唯一就是地皮,如果她把钱转化成地皮,到时候想做什么生意,都是在自己的地皮上,会得心应手。
    “下一步……”李丰等着蓝索欢下命令。
    “高利贷收收,抢占先机,把云南其他几块黄金地段场地都给我买了,如果他想要,就翻几十倍卖给他!如果别人想要,我们心情好,就平价卖了,心情不好,也翻个十倍,记住,别提及我的名字,就用你的名字好了。”
    “好的,我马上去办。”
    现在蓝索欢的高利贷已经赚了很多钱,原本珠宝商已经起来了,她可以收手了,但是她现在不打算那么做了,她比任何都需要钱,和萧南绝进行一次正面的交锋,让他云南的投资计划破产。
    李丰走了,毛豆也醒了,小手不停地晃,显得很有力,小云说毛豆力气大,将来一定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汗,而且他从不像别的孩子那样哭闹,每天都是听妈咪说话,好像能听懂一样。
    “妈咪指望不上你爹地,就指望你了,我的毛豆。”
    说起来毛豆的脾气很倔,有次小云追蚊子,不小心打在了毛豆的身上,他竟然一声都没吭,手臂都打红了,害得小云倒是哭得稀里哗啦的,心疼得不得了。
    “这孩子怎么不哭?”
    蓝索欢有点担心,虽然眼泪是没用的东西,可疼了要哭啊?他还那么小啊。
    “小姐,你还说毛豆,索菲亚说了,你生下来,就哭了一声,以后就没哭过,我见你哭一次,还是上次看到冷宴堂的时候,你的泪水掉一次跟珠宝一样值钱了,冷宴堂真有面子。”
    索菲亚死的时候,蓝索欢没哭过,萧南绝负了她,她没哭过,唯独一次落泪在冷宴堂的身后,她真的越来越脆弱了。
    低头看着自己的儿子,也许倔犟也是遗传的,毛豆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蓝索欢,似乎在说“我就是不哭,眼泪是没用的东西。”
    “对,毛豆,眼泪是无用的东西,我们要哭也在最伤心的时候。”。
    “毛豆不但不哭,还很少笑,我怎么逗他,他只是瞪着眼睛看着我,好像我是怪物一样,真冷酷,好像冷宴堂一样,就没笑过几次,眼泪值钱,笑也值钱了。”小云抱怨着,毛豆的笑实在好看,可是她就是看不到。
    为了让毛豆笑,小云累得晕头转向,蓝索欢知道她再怎么折腾也是徒劳的,毛豆能笑,一定是最开心的时候,就好象冷宴堂见到蓝索欢,他的笑几乎都挂在脸上。
    “他笑得真好看……”
    蓝索欢闭上眼睛,想着他的样子,但想到他抱着另一个女人时,猛然将眼睛睁开了,火气呼呼地喘了出来,这辈子他们最好别再相见,不然她一定要好好地发一次火。
    云南冷家商贸公司…
    冷宴堂已经来了云南四个月,三弟冷宴庭一直在他身边帮忙,刚开始不愿意,但看到大哥又找人,又忙事业,焦头烂额,每天睡得又少,有些于心不忍,可是一伸手就放不下来了,他的头脑不笨,就是平时有指望,不缺钱,懒惰习惯了,不过身边有大哥指点,他也能解决一些零散的小问题。
    四个月的时间,冷宴堂不但没有得到蓝索欢的消息,连买他计划征收地皮的主儿都不知道是谁,第一次他遇到这样隐秘的神秘人。
    “冷先生,刚才得到一个消息,这个神秘人也姓冷。”助理站在冷宴堂的身边轻声地说。
    “也姓冷?”
    冷宴堂皱起了眉头,竟然和他同姓,这个人的行为很奇怪,买了地皮后,就不再出现了,地皮放在那里也不动,也不规划,很多买家出价要买,他也不卖,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现在商业拓展计划要那块地皮,却久久联系不上这块地的主人。
    心就来着。“现在的问题是,这个人不仅仅买了一块地皮,云南很多黄金地段都是他和一个叫李丰的,很奇怪,这两个人都不常露面,几乎没有知道他们长的什么样子,任何场合和宴会都不出席。”助理说。
    冷宴堂听了此话,眉头皱了一起来,显然,有两个神秘人在云南炒地皮,而且是躲避着众人的目光,神不知鬼不觉地炒,他们的投资得到了回报,现在云南的地皮已经升值至少十倍了,他们似乎还不打算出手,不知道在等什么?这两个人深藏不露,控制着云南的地价。
    “想办法安排一下,即使见不到姓冷的,我也要见见这个李丰,我怀疑他们可能是同一个人。”
    冷宴堂很聪明,看购买地皮的时间,集中性,这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出手,怎么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就算不是一个人,找了李丰,姓冷的也就找到了。
    放下了手中的笔,冷宴堂心中有点激动,姓冷的,如果这个姓冷的是蓝索欢,说明了什么,说明她的心里还有冷宴堂,所以才保留着他的姓氏。
    “是你吗?索欢,如果是你,来见见我,我要和你解释发生的事情,冷宴堂一心想要的是你,没有别的女人,出现吧……。”
    冷宴堂心跳如雷,他竟然沉不住气了,不过有一点冷宴堂想不明白,假如真的是蓝索欢,她的资本哪里来的?买这些地皮,可不是一个小数字,不会真像三弟说的那样,她找到了新的靠山,而且只是一年多的时间,她就发财了?
    “你敢!”
    冷宴堂狠狠地一拍桌子,将刚推门进来的冷宴庭吓了一跳。
    “喂,大哥,你发什么火儿?”
    “没什么?我想我可能找到冷欢了……”只要知道她还在这里,她就是冷宴堂的囊中之物,想跑,没有那么容易。
    …
    二更3000字





     120:正面交锋
     更新时间:2012…9…6 11:32:20 本章字数:3583

    冷宴庭一听说找到冷欢了,立刻来了精神,到了云南四个月,他一直帮着大哥管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生活索然无味,如果冷欢回来了,可是多了一个乐子,那小子别提多可爱了,就光那张脸蛋儿就够喜人的。六孽訫钺
    “冷欢找到了,太好了,这小子敢和我们捉迷藏,她在哪儿?我去开车接他。”冷宴庭真是积极。
    “如果我知道他在哪里,还用你去开车接吗?”
    冷宴堂阴下了脸,三弟的热情是不是有点过火了,一听到冷欢的名字,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他的,还是三弟的,莫名的醋意溢在心头,好像三弟要和他抢女人一样。
    “那小子敢躲着大哥?实在不行,抓回来!我替大哥亲自去抓!”冷宴庭迫不及待想见到冷欢了,就算采取强硬的措施也可以。
    “抓,抓,你就知道抓,她现在不知躲在哪里,怎么抓?”
    冷宴堂皱着眉头,希望能尽管找到这个叫李丰的人,如果蓝索欢和这个男人有关系,就一定会主动献身。
    轻叹了一声,冷宴堂看向了窗外,她真的一点都不想他吗?怎么说他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又那么幸福,充满了欢乐,自从失去了蓝索欢,冷宴堂已经好久不知道笑的感觉是什么了,他的脸一直阴郁了一年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