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么幸福,充满了欢乐,自从失去了蓝索欢,冷宴堂已经好久不知道笑的感觉是什么了,他的脸一直阴郁了一年多了,再有几个也,就两年了,难道她真的毫不留恋他带给她的那些感觉吗?
    美国唐人街
    一辆黑色的轿车慢慢开进了萧家的别墅,车门被推开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疲惫地推开了车门,在车门边他站直了身体,眉宇仍旧是那么俊朗,浓密的发丝完好地衬托着他好看的五官,虽然经过了两年,他还和当年一样迷人,他就是美男子萧南绝,蓝索欢口中好看的死男人,曾经风靡唐人街,让小淫/娃爱得什么都可以舍弃的男人。
    已经两年多了,他的神情之中多了一份难解的忧郁。
    萧南绝的目光无奈地看向了别墅前的喷水池,最近他很不顺,美国经济低靡,他想转战中国,第一个着眼点就是云南,却投资受阻,看好的地皮没有了,有人抢了他的先机,让他的商业计划搁浅了。
    李丰是个什么样的人,好像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幕后一定还有什么人支撑着他,他会是谁?调查了许久,只知道一个姓氏“冷”,得到的最新消息是,冷宴堂在云南,难道是他?为什么冷宴堂会和他作对?萧南绝有点想不通,他打断最近处理好了家里的事情后,去一趟云南。
    两年了,时间过得真快,萧南绝深吸了口气,眼望着周围,自从一个女人离开之后,别墅里很静,没有说话声,没有笑声,一片死气沉沉,他除了钱,几乎什么都没有。。
    抬脚走进了客厅,柳心如愁苦的脸出现了,好像阴霾扑面而来,让他的心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都欢她绝。
    “南绝,我不想离婚,不离婚!”
    她的眼泪扑洛扑洛地掉下来,每天见到萧南绝就是这个表情,让他每天回来的心情都这么阴郁,没有晴天。
    没有一个女人面对悲伤会不哭泣,在萧南绝的眼里,只有一个女人做到了,就是蓝索欢,她连车带人一起冲进冰冷的湖水中时,都没掉一颗泪珠儿,她走出看守所的时候,表情那么坦然,她面对着他的时候,一脸的不屑。
    手慢慢地握成了拳头,萧南绝看着柳心如。
    “我会去云南一趟,可能时间较长,回来后,希望你已经想通了。”
    萧南绝傲慢地转过身,大步向楼上走去。
    这时一个大约两岁的小男孩儿由女佣领着,走下了楼梯,看到他后,躲避在了楼梯口处,好像很害怕他的样子,低下了头,小声地喊着:“爹地。”
    那声爹地很刺耳,萧南绝愤怒地抬眼看去,孩子的皮肤有点黑,鼻梁不高,眼睛很小,面宽耳廓,一看就是个有福的孩子,可惜他一点都像萧南绝,是柳心如为了进入萧家,和不知名男子有的孩子,他们结婚的时候,她的肚子已经五个多月了,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天,萧家的人都傻眼了,鉴定的结果出来后,和萧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满月酒取消,萧南绝也很少回家了。
    “妈咪!”
    小男孩见爹地的眼神不对,不敢说话了,他拉着女佣下了楼,抱住了柳心如的腿,他害怕爹地,爹地的脸一直很冷漠,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不是爹地的孩子吗?
    柳心如将孩子搂在了怀中,泪水大颗大颗地流下来。
    “我不想离婚,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
    “我拿了东西就走,希望回来的时候,你和孩子都走了。”萧南绝漠然地上楼,很快拿了一个行李走了下来,在柳心如哭泣的声音中,他走出了萧家的别墅。
    行李犹如千金重,他漫步在甬道上,曾经的一张笑脸调皮地跳进他的脑海,呵呵的笑声充耳而来,
    “萧南绝,我想嫁给你,你看怎么样?”
    “你看我这样不美吗?如果你不喜欢,我下次换一种。”
    “红包免了,过程免了。”她提着婚纱扑了上来,带着欢笑和搅闹。
    “老公,我没睡,等你呢。”
    “老公,爱爱……”
    她扑上来,抱着他……
    猛然打了个寒战,萧南绝觉得头皮发炸,他最近没有办法集中思绪,那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已经消失了两年多了,他却时时刻刻没有忘记她,特别是在柳心如的孩子被证明是野种之后,他的所有坚持都轰然倒塌。
    轿车开了过来,管家拉开了车门。
    “少爷,您去哪里?”
    “机场。”
    萧南绝坐上了车,脊背是僵直的,好像灌了水泥一样。
    “找到她了吗?”
    “没有,到处也没有她的消息,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找了她两年,为什么要找她,到现在萧南绝都没有办法说清,破旧的小旅馆一别之后,他的冷漠只坚持了半年,懊悔让他度过了剩下的一年半。
    今日的机场和他的心情一样,冷冷清清的,好像赶路的过客都隐秘了起来,萧南绝坐上了去中国的飞机,目的地,云南。
    云南……
    “小姐,毛豆坐起来了。”
    小云每次都大敬小怪的,蓝索欢放下文件,推开了门,跑进了儿子的房间,冷毛豆倔犟地挺直了耀斑,坐在稳稳的,他才四个多月了,神仙了,好像快能爬了,小手没有一刻放弃努力。
    说着话的功夫,毛豆坚持不住了,好像仰面倒下去了,头碰在了墙壁上,小云吓得忙伸手,却还是碰到了耳朵,应该挺痛的,他却一声不哭。
    “冷毛豆,你哭一声好不好?”这孩子不是脑袋有什么问题吧?被蓝索欢憋得久了,憋出毛病来了?可是到医院检查了,很健康,一点残疾都没有,比一般孩子还结实,可是他显得太安静了,不如妈咪蓝索欢活泼好动,也不像他爹地冷宴堂那么豪爽,简直就是一个沉稳的小男人。
    “啊!”
    毛豆不服气地冲着蓝索欢叫了一声,似乎在抗议,凭什么哭,他可是男人,眼泪流出来,不是弄他一脸咸盐水?毁了他四个多月的英明。
    “冷毛豆,我真该狠狠打你的屁股,哭一次就那么难吗?”臭小子别提多听话,蓝索欢怎么下得去手呢?他乖得挑不出什么错。
    蓝索欢伸手要将他抱起来,他的手却抓向妈咪的衣襟,哼哼地起来,定是她好闻的奶水味儿吸引了他。
    “吃奶的时候,你就软了。”
    蓝索欢笑着,臭小子,这个时候特像他爹地,扑上来咬住就不放,想着冷宴堂,蓝索欢心里荡漾着,不知见了他之后,她会不会发疯地扑上来,又啃又咬,如果是那样,就太丢人了,怎么说那男人也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女人,她这么做,不是成了第三者?
    喂了毛豆之后,李丰来了,说有人在查他,追得很紧,好几次差点将他堵住,都让他跑了。
    “这地皮买的,好像被人追杀一样,躲都躲不起。”蓝索欢皱着眉头,那些人表面再找李丰,实际上还不是想将她这条大鱼钓出来,看看云南最大的地主到底是谁。
    “追我的人,也姓冷,你应该认识的。”李丰小声地说。
    “冷宴堂?”
    经过李丰这么一提醒,蓝索欢立刻惊呼了出来,想不到是他,该死的鬼男人,他什么意思,不在家守着老婆孩子,竟然追杀到云南来了。
    “你要不要私下见他一面,好像是因为地皮的事情,我们买了他规划内的一块地!他势在必得,已经查了我们好几个月了。”李丰说。
    “因为地皮?”
    蓝索欢眯着眼睛,看来师傅和徒弟要正式交锋了,可惜主动权在徒弟的手里,师傅想赢没有那么容易。
    “冷宴堂,不是做徒弟的不给你面子,实在是你做错事在先,说话不算话,跑去英国找女人,哼!”
    蓝索欢得意地扬起了脖子,吩咐着李丰:“如果他想要那块地,就翻五十倍的价格给他,算是他给我的精神损失费和毛豆的抚养费。”
    …
    今日更新一万字,明日继续,嘿嘿,谢谢留言的亲,姐抽空回复,挨个调戏,有月票的亲,这个月给蓝索欢吧。





     121:冷宴堂耍诈
     更新时间:2012…9…7 10:21:24 本章字数:3507

    翻五十倍卖掉那个地皮是有点黑心了,而且是超级黑心,但蓝索欢觉得自己还算可以,细细算起来,冷宴堂给他儿子的应该不止这么多吧,毛豆这么可爱,怎么也值几个亿吧,蓝索欢捏着下巴笑着。六孽訫钺
    “五十倍,冷宴堂那么精明,怎么可能答应呢?”李丰有点不确信,蓝索欢是不是说错了。
    “李叔,我给你算算啊。我儿子,也是他儿子,现在他不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冷毛豆要吃饭,还要吃好的,以后要上学,留学,还要娶媳妇,住洋房,生儿子,儿子还要生孙子,孙子也要吃饭,他冷宴堂就掏出那么一点点钱出来,不算委屈了。”
    这是什么算法?
    李丰有点张口结舌,晕头转向,虽然他也知道毛豆是冷宴堂的孩子,这个精/子也太要命了吧?
    “我要这么和他说,算他儿子、孙子的抚养费?”李丰问。
    “那倒不用了,我可不想让他知道毛豆的存在,这样五十倍的价格,他要就要,不要就让他想被的办法去,我还想在那块地皮上开珠宝店呢。”
    蓝索欢打了个哈欠,她最近照顾冷毛豆,又懒又馋,到点就想睡,就想吃,毛豆也一样,好像饿了,吧嗒着嘴巴盯着蓝索欢的衣襟。
    李丰看了一眼毛豆,挤了一下眼睛,毛豆歪着脑袋看着他,突然张开嘴巴,好像要吃什么的样子,口水一下子流出来了,李丰这才注意到,他的肩头挂了一个水壶,圆圆的,好像一个……
    李丰尴尬地低下了头。
    “去吧,李叔,不然毛豆要喝你的水壶了。”蓝索欢掩住了嘴巴笑了起来。
    “好,我就照你的话说,他要就要,不要就算了。”
    李丰一向听蓝索欢的,应着照办去了。
    到开放的时间了,今天外面有点冷,小云叫人准备了川味儿的火锅,热气腾腾的,她们边吃边流鼻涕,小云最爱吃辣,吃的直扇风,连喊着过瘾,还不忘记给毛豆一点点辣尝尝。
    “馋毛豆,开荤了。”小云沾了一筷子的辣塞在了毛豆张开的嘴巴里。十索在还。
    毛豆先是苦着脸看了一眼小云,伸了一下舌头,然后突然抬起下巴,嚎啕大哭了起来,哭得那叫个伤心,哭完了,流了一下巴的口水,想了想,又看向了小云,小云又给他一点点辣,他眨巴了一下黑眼睛,吧嗒了一下嘴巴,接着哭,哭得蓝索欢心里这个难受。
    “别折磨他了,他还是个小孩子。”蓝索欢抱过了毛豆,心疼的不行了,这死丫头将来如果有了孩子,蓝索欢要给他辣椒吃。
    “小姐,你不是说毛豆不会哭呢,这不是哭了?”小云好像立功了,终于看到毛豆哭得鼻涕眼泪一把把的。
    “他是辣的。”
    低头看着毛豆,才一会儿功夫他不哭了,又瞪着眼睛看着小云,不会是吃辣吃上瘾了吧?他皱着眉,抿着嘴,样子真是越来越像冷宴堂,看着毛豆的样子,蓝索欢想忘记那个鬼男人还真不容易。
    “你说冷宴堂会不会高价买那块地皮?”蓝索欢自言自语着。
    “如果他知道小姐是地皮的主人,又想见到小姐,就一定会买。”小云回答。
    “真的?”
    不知为何,想着冷宴堂有可能很想见到她,蓝索欢的心里竟然甜甜的,几乎忘记了人家现在是另一个女人的丈夫了。
    果然李丰走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打电话给了蓝索欢,冷宴堂和李丰在商务厅见面了,说只要让他见到地皮的主人,就以五十倍的价格购买这块土地,真想不到,冷宴堂竟然提出了这个条件,他是什么意思?见不见不是一样是这块地吗?除非他有别的目的。
    蓝索欢皱着眉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毛豆在地毯上拼命地爬着,两条腿这个快,从东爬到西,再从西爬到东,既不笑,也不生气,只眼睛盯着一个目标坚持前进。
    “难道冷宴堂知道幕后的那个人是我?”
    蓝索欢蹲在了毛豆的前面,毛豆绕了一个方向继续爬,就好象他爹地一样,不大目的不死心。
    “小姐,你去见冷先生吗?我觉得他一定知道了什么,才会提出这个条件的”小云有些担忧,小姐藏了这么久,其中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高利贷,另外就是为了毛豆。
    “坏男人,他有了老婆,还那么想见我吗?”蓝索欢回头看了一眼毛豆,那小子不知道怎么拿到了她的手机,用力地抠着,不知道想抠出什么来。
    “小姐,你的手机都是口水了。”小云跑上去,想抢下来,毛豆动作真敏捷,直接将手机压在了身下,趴着不起来了,惹得小云一脸的无奈。
    看着毛豆可爱的样子,蓝索欢摇着头,她说什么也不能去见冷宴堂,万一他知道毛豆的存在,还不和她因为毛豆的抚养权问题争得你死我活。
    所以蓝索欢必须想办法将地皮卖给冷宴堂,又不必见了他,进行土地转让,转让给李丰,然后再卖,也不错。
    …
    冷宴堂稳稳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眉头紧皱着,时间过得真快,来了云南好久了,地皮的问题迟迟没有解决,还夸张地涨价,听说云南的高利贷猖獗,想不到地皮也和高利贷一样了,真是够黑。
    “大哥,你疯了,这是敲诈,你竟然也同意了?我算过了,就算计划成功,要十几年才能收回土地的成本,我们这不是做亏本的生意吗?”
    冷宴庭实在想不明白大哥为什么要答应那个叫李丰的,生意不划算,还不如不做了。
    可良久,冷宴堂只是坐在椅子里,一眼不发,他看着手里的文件,大约过了几十分钟,他突然开口,说了一句所问非所答的话,让冷宴庭满头雾水。
    “萧南绝来云南了。”冷宴堂漠然地说。
    “萧南绝?是谁?”冷宴庭很奇怪,大哥说这个人,和云南的这块地皮有关系吗?
    “他在云南看好了三个地皮,其中一块就是这个。”冷宴堂没有想到,已经两年了,萧南绝骗走了蓝索欢的钱,生意上没有大的起色,竟然要在中国投资了。
    “这块地皮两家抢,不是紧俏了,地主要发财了。”冷宴庭真想见见这个幕后老板,小子很有眼光啊,早早就买了地皮,让所有商家来争夺。
    “知道这是我想要的地皮,萧南绝又志在必得,价格就翻了五十倍,你不觉得奇怪吗?”冷宴堂低声说。
    冷宴堂虽然知道萧南绝此行云南的目的,但在内心深处他还在戒备这个男人,因为萧南绝找蓝索欢已经找了半年了,期间还给他的苏斯城堡打过电话,问蓝索欢有没有找过他,冷宴堂因为私心矢口否认了。
    现在让冷宴堂头疼的问题已经不是那块地皮了,而是蓝索欢到底在哪里?
    冷宴堂现在还不能确定蓝索欢是否还爱着萧楠绝,虽然索欢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生活很快乐,但毕竟时间很短,相比追求萧南绝的六年,真是微不足道,假如萧南绝突然回头……
    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男人突然失去了信心。
    “大哥,我越来越不明白了,你是说这个人针对你和萧南绝?”
    “也许更多的是针对我。”
    冷宴堂微微地眯着目光,五十倍的价格,根本不想做生意,所以这快地皮的主人一定是蓝索欢,她在嫉恨他,嫉恨那条他要迎娶神秘女人的新闻。
    “所以你要出五十倍的价格买,就是要抢在萧南绝之前?”冷宴挺像知道大哥犯了糊涂,是不是因为这个。
    “不是,我出五十倍的价格,赔本做生意,就是想见到她。”
    “她?”冷宴挺完全摸不着头脑了。
    “我必须先找她!”
    冷宴堂拍案而起,李丰幕后的这个人一定是冷欢,如果五十倍的价格她还不肯现身,冷宴堂只能一不做二不休……
    “明天中午十二点,如果李丰还敢一个人来,你就叫人给我抓住他!”冷宴堂冷冷地说。
    “绑架?”
    冷宴庭吓了一跳,大哥疯了吗?怎么可以随便绑架人,人家哄抬地价是人家的事儿,大哥完全可以不买,为什么要触犯法律啊。
    “不是绑架,而是逼迫冷欢现身,如果李丰是她的人,她会出现的。”冷宴堂冷冷地笑了起来。
    “你是说,冷欢那小子是地主?”
    冷宴庭真是有些吃惊,难以想象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子,大哥的男宠,竟然翅膀硬了,敢叫嚣五十倍的地价和冷家开战。
    “这么喜欢钱,不是她还能是谁?”冷宴堂转过身,信息十足地看着自己的三弟,只要见到蓝索欢,将误会解释了,别说五十倍的价格买她的地,就算一百倍,冷宴堂也认了。
    “好,我真想见识一下欢欢的本事!”。
    冷宴庭一听冷欢的名字就来了精神,不就是绑架一个李丰吗?小事一桩。
    第二天一早,李丰带着文件早早地到了冷宴堂的商会,他信心十足,今天会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五十倍的价格,蓝索欢这次赢大了。
    …
    姐要出去办点事儿,中午接着更。





     122章
     更新时间:2012…9…7 14:52:58 本章字数:3702

    商会里冷宴堂早已经坐在了会议桌前,李丰将文件一样一样地拿了出来,推到了冷宴堂的面前。六孽訫钺
    “冷先生,这是地皮文件,只要银行账户过户,就可以交易了。”
    冷宴堂将文件拿了过来,发现地契复印件上的名字竟然李丰?
    “你刚刚做了过户?”冷宴堂漠然地问。
    “原来的地产人没有空出来,就将地产过户给了我,冷先生和我做交易,就是见到地产主人了,按照事先说好的,冷先生不会反悔吧?”李丰说。
    “她真是狡猾!”
    冷宴堂似乎不着急交易了,他看了一下时间,笑了起来:“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我们一起吃个中午饭,晚饭,明天再做交易。”
    “明天?”
    李丰有些糊涂了,冷宴堂不是很着急得到这块地吗?怎么推到了明天,他一时着急说了出来。
    “明天不行,小姐说……不,我的意思是,如果今天不交易,我就要将地皮卖给别人了。”
    “蓝索欢是不会把地皮卖给萧南绝的,除非萧南绝给出比五十倍还高的价格,你说是不是?”
    冷宴堂威严地抬起了眼眸,说出蓝索欢三个字,李丰的脸色明显变了,手有些发抖,他将文件收拾了一下装进了公文包,小心地站了起来。
    “既然冷先生不想买这块地皮,我就先走了。”
    “等等,谁着我不想买,叫蓝索欢来见我,我自然会交易。”冷宴堂击了一下掌,会议室的门关上了,冷宴庭带着人将这里守住了。
    李丰更加紧张了,想不到冷宴堂这么有名的商人,竟然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冷宴堂,生意不成买卖在,你这么做,不和规矩!”。
    “我只是想见到她!”
    冷宴堂用力地一拍桌子:“她在哪里?”
    “我不知道冷先生说的是什么意思,地皮是我的,跟别人有什么关系,谁叫蓝索欢,我不认识!”
    “搜他的手机……”
    冷宴堂一声令下,一个黑衣男人跑了进来,将李丰按在了桌子上,从他的衣兜里搜出来一个手机,递给了冷宴堂。
    说索蓝有。冷宴堂将手机接了过来,翻看着通讯录,索然没有一个叫蓝索欢的人,却有一个号码的显示是老板。
    “你的老板?”冷宴堂漠然一笑,李丰不是自己的生意吗?何来的老板?
    “冷宴堂,你真卑鄙!”
    李丰咬着唇瓣,人被死死地按着,怒火中烧,冷宴堂挥了挥手,黑衣男人出去了,李丰才抬起头,身体都发抖了。
    “找到蓝索欢,我当面向你赔罪,现在只能委屈你了。”
    冷宴堂转过身,背对了李封,拨打了这个所谓老板的号码,电话的那端,乐声响起,他的心也纠结了起来,一定是蓝索欢,一定是他。
    乐声响了一会儿,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叔?”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好熟悉,它曾经无数遍在冷宴堂的耳边响起,此时听在他的耳朵里,犹如乐曲般的优美,这女人的魔力不但一点不减,仅仅声音都让冷宴堂的心砰然狂跳,他整个人怔住了,一直的怀疑成真了,蓝索欢是地皮的主人,她是云南最大的地主,好一个倔犟狡猾的女人,她竟然藏了这么久?已经一年半了,她还要躲他多久。
    “李叔,你怎么不说话?”
    电话的那端,蓝索欢的声音很轻,带着疑惑的语气。
    “蓝索欢,你还能跑到哪里去?”冷宴堂的心释然了,只要听到蓝索欢的声音,就好象她还在身边一样。
    冷宴堂的一句话之后,电话那边没有了声音,接着传来了嘟的一声,挂断了,这个女人学了本事,忘记了师傅,竟然敢挂他的电话,五十倍,该死的女人,她真下得了手。
    此时,冷宴庭从门外走了进来,焦虑地看着大哥。
    “怎么样,是冷欢吗?”
    “是她……”冷宴堂将电话放在了桌子上,目光迥然地盯着手机,他相信,只要李丰在他的手上,蓝索欢还会再打来的。
    “这小子,真的是他。”
    冷宴庭喜出望外,真被大哥猜中了,冷欢是幕后的大老板,他捏着下巴,皱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