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她丈夫?”
    什么意思?蓝索欢有点蒙头了,目光怔怔地看着冷宴堂,难道那个女人不是冷宴堂的……
    冷宴堂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女人是我朋友的妻子,和我坐了同一个航班,我朋友刚好很忙,我就代为送她回去,那是人家的老婆和孩子,我们也有一年多没见了,如果你想见她,我打电话将他们夫妻约出来。”
    “不是……”
    蓝索欢瞪大了眼睛,这不是开玩笑吧,为了这个错误,她怀着毛豆,生产差点死了,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我去英国,不是为了看什么女人,和什么女人结婚,是因为我妈病了,去了之后才知道她是因为我和你的传闻,没有办法,我告诉她你是女人,希望她别再胡思乱想了,想不到她还同意了我们的婚事,我当时很高兴,原本要在英国住几天之后,回来和你商量一下,看你能不能勉为其难嫁给我冷宴堂,想不到我妈着急,就将新闻发出去了,想澄清她的儿子不是同/性恋。”
    冷宴堂懊恼极了,这能怪谁呢?他目光烁烁看着蓝索欢,她就那么走了,让他满心失落。
    “真,真的?”蓝索欢傻眼了。
    “记得我说过什么吗?一直年底的最后一天,最后一个小时,我都会要你,那天,我一直站在苏斯城堡的大门外等着你,可是你没有来……。”
    冷宴堂梳理着蓝索欢的发丝,他一直等到了午夜的钟声敲响,然后因为绝望大病了一场。
    “你说你真的等了我?”蓝索欢鼻子酸酸的,他没有骗人,他真的等了。
    “欢欢”喃喃的叫唤,带着被火烫伤喉咙的沙哑,温热的气息已经喷薄在脸上,唇瓣眼看就要覆来,但那脸突然变成了泰刻似笑非笑的脸庞,薄薄的两片唇微微张开:“蓝索欢,你这个淫/娃荡/妇,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厌恶到了极点,难道冷宴堂就会喜欢你吗?”
    心里一阵灼伤,好像萧南绝就站在她的身边耻笑着她,冷宴堂是真的吗?也许不是……毕竟现在只是说了,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曾经萧南绝也甜言蜜语过,什么都做得周到,最后还是欺骗了她,她能再次相信另一个男人的百般呵护吗?如果冷宴堂也是假的,只是为了地皮做这种戏份,她不是将脸都丢到了家。
    推开他,还是抱住他?;蓝索欢到底要不要信他?刚才一冲动之间,她差点将毛豆的事儿说了出来,可现在想想,冷毛豆是无辜的,不该卷入任何可能的骗局,她需要冷静,观察,看看冷宴堂是不是真心。。
    ………
    二更





     125:我们回家
     更新时间:2012…9…9 19:35:38 本章字数:3489

    索菲亚说过,就算男人对你再好,也要留一条后路给自己,她也吃了这个教训,所以现在高利贷,珠宝行,购买的地皮都是蓝索欢的,她还是自己的,不属于任何人,更加不属于冷宴堂,她不再轻易相信爱情,如果冷宴堂是真心的,就多拿出点实际行动来,单凭三言两语,蓝索欢怎么能相信?
    “你真的要娶我?”蓝索欢笑了起来。六孽訫钺
    “真的,嫁给我,索欢。”冷宴堂的眉宇微微扬起,难道蓝索欢还怀疑他的诚意吗?显然这个女人并不相信他。
    “想娶我?也不是不可能。”
    蓝索欢就算不为了爱情,为了孩子也会考虑嫁给毛豆的亲爹,不过仅仅是为了毛豆而已,她要将自己的心好好藏着,绝对不会将自己的身家都给了冷宴堂,以免又成了唐人街的那个笑柄。
    “索欢,你真的答应嫁给我?”冷宴堂很吃惊,蓝索欢似乎要答应了,兴奋明显写在了这个男人的眼里,他看起来很幸福,一点都不牵强,让蓝索欢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多心了。
    “我想,我没有理由不答应,你多金,又帅……”蓝索欢眯着眼睛笑着,她的心仍旧在矜持着。
    “欢欢……。”
    一声欢欢这么熟悉,冷宴堂的声音好像美妙的乐音般撼心,他唇慢慢覆盖下来,带着对索欢的炙热渴望,就在他马上那个触碰到她的唇瓣时,蓝索欢娇媚地伸出手指,挡住了他:“你不是想要我的地皮吗?”
    地皮?
    冷宴堂几乎忘记了,这个女人的手里拿着他发展云南项目的命脉。
    “你都是我的人了,还想五十倍的嫁给卖给我吗?”
    一个小贪财,冷宴堂戏虐地笑着,目光落在了蓝索欢的唇瓣上,人都要成他的了,还敢敲诈自己的男人?
    冷宴堂看似开玩笑的一句话,让蓝索欢的心顿时冷了,原来真的是为了地皮,这块地皮只是蓝索欢的一小部分资产,如果冷宴堂真的想要,她可以给他,但他和她之间的信任却如履薄冰。
    “当然不会,我人都是你的了,还差一块地吗?我把它送给你,你还想娶我吗?”蓝索欢表现那么自然,丝毫看不到她内心的失落,脸上的笑容犹如六月之花般灿烂。
    “想……”冷宴堂完全没有觉察蓝索欢眼中的愤恨,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萧南绝是,冷宴堂也是,不值得信任,他们都是为了索欢拥有的资产。
    蓝索欢的心好冷,她身无分文的时候,冷宴堂说的话是真的吗?身体的交易,无度的索取,现在她东山再去,他的话还是真的吗?和一个云南的地主结亲,似乎也没有什么坏处?她还有珠宝行,地下钱庄,可这些是冷宴堂想要的吗?。
    “我的人和地皮相比……”蓝索欢等待冷宴堂回答。
    “无价……。”冷宴堂抱紧了娇媚的女人,她想说什么?在他的眼里,她是独一无二的,其他的女人根本和她无法比拟,何况是一块地。
    “好!我会嫁给你,给你和我一个机会,看看我们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合适?不过冷宴堂,你要听好了,仅仅是一次机会而已。”
    这个机会是蓝索欢会珍惜,但不会白痴,如果冷宴堂不是真心,她会加倍报复这些对她虚假的男人,答应和冷宴堂开始一段婚姻,也许更多的是为了毛豆,她要给孩子一个机会,尝试一下。
    冷宴堂的吻在索欢同意结婚之后,疯狂地落了下来,吻着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唇,最后久久地缠绵着。曾经销魂的感觉侵袭而来,蓝索欢没出息的喘息着,她比任何时刻都需要这个男人,他的怀抱真的好暖。
    “欢欢,你成功了,现在跟我回苏斯城堡吧?”冷宴堂央求着。
    “我会和你回去,但不是现在,能给我点时间吗?”蓝索欢还有毛豆要安置,而且要秘密的进行,只要确信冷宴堂是真心实意的,他才有资格知道毛豆的存在。
    “我明白,你需要和李丰交代一下,不过,我希望你今晚能和我在一起……”冷宴堂拥着蓝索欢,不肯放开手。
    “你不放开我,我怎么交代李叔叔。”
    蓝索欢的脸红了,她现在是不是太主动了,也许她也想念冷宴堂,想找找久别重逢的激动感觉。
    “好,一会儿我送你和李丰走。”
    冷宴堂同意放行了,蓝索欢的地皮也归冷宴堂了,看似平静的表面,却充满了暗斗的心机,蓝索欢伏在他的怀中仍旧笑着,那笑不再单纯。
    ………
    蓝索欢见到了李丰,交代李丰注意生意,她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李丰为人老实,蓝索欢交代什么,他就照做什么,多一句都不会问。
    看着李丰开车离开了,蓝索欢才放心了,有李丰在,她安心多了,或者对李丰的信任更多来自索菲亚,妈妈的眼光不会差了,只是自己的眼光还待锤炼,送走了李丰,蓝索欢刚拉开自己的车门,她必须回去看毛豆了,可冷宴堂却拦住了她。
    “我开车送你回去。”
    送她回去?蓝索欢心里稍稍有些紧张,家里毛豆和小云在里面,冷宴堂这样去,会不会发现毛豆?
    “我自己可以开车。”蓝索欢想摆脱掉冷宴堂。
    “李丰走了,你不会想再次躲避开我的吧?”冷宴堂总觉得蓝索欢的心里有一种难以的神情,那是什么,他还没有搞清楚,但他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她离开了。
    冷宴堂怕蓝索欢趁机离开,执意要开车,蓝索欢也没有办法,在自己居住的公寓门口,她拦住了冷宴堂。
    “你还是别进去了,我和小云居住,不太方便。”
    “我在外面等你。”
    冷宴堂当然明白蓝索欢的意思,但他哪里会想到,这个公寓里竟然有一个叫冷毛豆的孩子,小家伙的身上流着他的血。
    蓝索欢确定冷宴堂没有跟进来,才举步走了公寓的大门,然后一直走进了客厅,上了楼,刚推开卧室的门,毛豆就扑了上来,竟然喊了一声“妈咪”,叫得蓝索欢心里甜蜜蜜的,她抓住儿子厚厚的小手掌,真是不舍得放开,想着要和毛豆分开一段时间,她的心里好像被刀割了一样,可是为了毛豆的幸福未来,她必须做出这个赌注。
    “小姐,我怎么好像看见冷宴堂在外面?他不会是知道毛豆……”小云好像自己的孩子要被抢走一样,抱住了毛豆,脸上闪现着不安的神情。
    “放心,他什么都不知道,你和毛豆住在这里,李叔会常来照顾你们的。”蓝索欢将儿子抱了过来,毛豆搂住了蓝索欢的脖子,又啃又咬着。
    “小姐,你要离开我和毛豆吗?”小云不安地问。
    “我要给找毛豆好最好的爸爸,如果冷宴堂和萧南绝是一样的男人,他这辈子也见不到毛豆,小云,帮我照看他,只需一个月,一个月如果我回来不走了,冷宴堂就不是我生命里男人。”
    蓝索欢的眼睛红红的,她再做一次赌注,仅仅一次而已,然后彻底死心。
    毛豆抓住了蓝索欢的领带,妈咪打扮好奇怪啊,他似乎对这条领带十分好奇,放在嘴里咬了起来。
    “冷毛豆,这个不好吃!”蓝索欢用力地拉领带,一会儿领带上都是口水了。
    谁知这小子来劲儿了,非咬不可,蓝索欢只好将领带摘下来,随便他咬。
    “小姐,如果冷宴堂也是那样的男人……小云不在你的身边,你可以吗?”小云泪眼汪汪地说。
    “小姐曾经一无所有,还怕再次一无所有吗?何况他在我的身上,什么也得不到。”还也还在。
    亲了毛豆,蓝索欢走出了公寓,冷宴堂还在车门上倚着,眯着目光看着蓝索欢,让她不觉想到了萧南绝,曾经某个时刻,他也这样远远地看着她,慢慢走近,将她的一切都拿走了。
    “上车吧。”冷宴堂拉开了车门,蓝索欢知道进入了他的车意味着什么,一切重新开始。
    蓝索欢停住了脚步,心犹如惊弓之鸟,冷宴堂微微一愣,手仍旧放在车门上,紧紧地握着,两人就这样看着,他嘴巴数度张开,却没了言语,最后一声叹气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似乎带着万千无奈,无尽抑郁,让蓝索欢的心微微颤了一下。
    “我知道你在犹豫,索欢,跟我走吧,没你的日子,苏斯城堡都是冷清的。”他的声音很轻很缓,听得入了心,蓝索欢觉得有点恍惚。
    “我每天早上起来,想着你沉睡的样子,淡淡的香气,迎着晨光的面颊,想着你睁开眼睛看着我,起来束胸,打上领带,想着你走在苏斯城堡的草坪上,想着你的笑声,一切的一切,都让苏斯城堡充满了活力,索欢,让我们回到以前,回到自己的家。”
    “回家?”蓝索欢不知道是冷宴堂善于表达,还是她的心本已堕落,此时竟然分不清真伪,她没将手递给冷宴堂,而是避开目光,上了车。
    “为什么我觉得你还是距离我远远的。”冷宴堂将手缩了回去,神色落寞,觉得蓝索欢的眼眸中有了太多的戒备。
    ………
    刚回来,下午还要出去,下一更,晚点。





     126:心怀叵测
     更新时间:2012…9…9 19:35:39 本章字数:3550

    假如冷宴堂是真心的,他的这种心情没人比蓝索欢更清楚,想当年蓝索欢迷恋萧南绝到了何种程度?简直疯狂到了非君不嫁,不惜一切,将他弄到手,如今这些不都过眼云烟了,她的心里怎么能没有戒备。六孽訫钺
    “男女情爱,就如人身这具的皮囊,最信不过了,你和我都一样。”蓝索欢的话,让冷宴堂的眼神突然冷了起来,透着骇人的寒光。
    “我让你信不过吗?”他冷问着,神情认真,浑身上下散发出一阵摄人的力量,让蓝索欢知道自己失口了,冷宴堂生气了。
    “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不相信男人。”蓝索欢这句话,让冷宴堂更加不安了,他是男人,也在不被信任的行列中。
    “我会让你相信我,一辈子相信!”他语气坚持。。
    “结婚的事儿,还算数吗?”蓝索欢贸然询问,她会在地皮的文件上签字,更改地主的身份。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倒是怕你不算数了,答应了会反悔?”冷宴堂眉宇一皱。
    这样的话,虽然普通,却让蓝索欢变得振奋起来,她坐在副驾驶座上,望着前面的马路,漆黑的沥青路似乎都欢愉了起来。
    如果冷宴堂也和萧南绝一样是感情的骗子,那么他是骗子中的高手,让蓝索欢很容易热血沸腾。
    “我们明天就把婚期定下来了,这样对大家都好,是不是?”
    蓝索欢笑眯眯地对冷宴堂说,其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笑得奸狡,心怀鬼胎,她在算计着冷宴堂假如不是为了爱情,太贪图她的什么?好像在云南她还有十几处地皮,也许那是冷宴堂的目标?听起来真是牵强。
    曾经萧南绝看上的是蓝索欢的全部身家,现在冷宴堂看上的是什么?就算她东山再起,也早已不如当年。
    “好,早点定下婚约。”冷宴堂回答得气定神闲,不晓得是不是在心里滴血,她可是个出名的浪荡离婚女人。
    “我想过了,我当年结婚年幼无知,让索菲亚倒搭了不少,却一分一毛都没得到,现下不一样了,李丰和小云算是我的亲人,我要为他留条后路,今晚我们就写订婚契约,找人公正,彩礼十个亿,你看怎么样?”蓝索欢兴奋地说着,喜滋滋地伸出手指头,以前她倒贴十个亿,现在找回十个亿,如果冷宴堂爱她真的疯了,也许就会同意?
    “十个亿?”冷宴堂皱起了眉头。
    “对,十个亿,要还是不要?”蓝索欢觉得自己好像在买卖人肉,当初将萧南绝这块贵肉买回来,现在又将自己这块贵肉卖出去,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和蓝索欢一样疯傻的人,愿意为了心中的一份执着,配上身家。
    冷宴堂没有说话,而是绕过了车身,转到了驾驶座,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你认为你值那么多?”
    “是你认为我值不值?”蓝索欢还在笑着,她猜想冷宴堂这会儿一定咬牙切齿,想将她撕碎吧?还是心甘情愿,在考虑如果筹齐了十个亿,将她这个小淫/娃娶进门。
    “哈哈,蓝索欢,你以为我拿不出十个亿娶你吗?好,我娶!”冷宴堂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声差点震破了蓝索欢的耳膜,响亮振心,在寂静的空气中轻轻地回荡着。
    十个亿,他真的答应了?蓝索欢一时有些会不过神来。
    “不过要等结婚,成为夫妻的那天,我才能把十个亿给你,你这么狡猾,偷偷跑了,我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冷宴堂的手指伸了过来,捏着蓝索欢的下巴。
    “跟了我,不要装男人了,以后换上女装,留起长发,就好像我在唐人街看到你一样,何况这里绑得太紧,会让你生病的。”他的话款款动听,让蓝索欢原本发热的的脸,变得更烫了,他说话的时候,深邃的目光看着她胸前的紧绷,肆意而直接,这让蓝索欢羞涩。
    “看不到的部位,也可以想象得出来,你变得更加丰满迷人了。”他轻声地,好像陶醉一样地说着。
    “哪里有?”蓝索欢有点心虚,其实是生了毛豆,让她看起来更加成熟风韵了。
    “欢欢……”突然身子一紧,冷宴堂将蓝索欢抱住了。
    “冷宴堂”蓝索欢下意识用手去推开他,不开车,这样抱着,要抱到什么时候。
    “我在云南还是一处房产,平时很少住,如果你真的喜欢云南,我们结婚就暂时住在那里。”冷宴堂深情地说。
    “住的地方都是你的,索欢好像寄人篱下,就好象在苏斯城堡一样。”蓝索欢撒娇地伏在他的怀中,如果他是真心的,就该给她一处属于自己的家,而不是被男人一踢,就一无所有的白痴女人。
    听了这句话,冷宴堂二话没说。
    “说的也是,好,我们结婚那天,云南的别墅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你,外加十个亿。”
    真的假的?蓝索欢有些无地自容了,冷宴堂是个老练聪明的男人,怎么会这么傻地将自己的资产分割出来,难道他就不怕蓝索欢骗财,骗情吗?或许他明明知道,留了一手狠狠整她?
    蓝索欢的眼睛有些红了,她尴尬避开了冷宴堂,低声说。
    “结婚那天,我也会送你的一个大礼。”礼尚往来,她的礼物绝对厚重,就是他的儿子冷毛豆。
    “什么大礼?”冷宴堂似乎猜不出还有什么能他吃惊的,他已经知道蓝索欢是地主了,难道还是地皮,他们现在看起来不是要结婚,而是在搞一桩大买卖,只是不知道她的大礼是否值十个亿和一栋豪宅了。
    “现在保密。”
    蓝索欢回眸看着自己的公寓,她的礼物就公寓了,那是一个可爱,严肃的小家伙,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闹着找妈咪了。
    “还有什么没拿走吗?”冷宴堂顺着蓝索欢的目光看向了别墅。
    “没有,我们走吧。”
    收回了目光,蓝索欢深吸了口气,她和冷宴堂之间的赌注正式开始了。
    轿车缓缓地开了出去,公寓的窗口,毛豆伸着两只小手,轻喊着:“妈咪……”
    “妈咪去给你找爹地了,毛豆,你可别哭啊。”小云真怕毛豆会又哭又闹,可她看向了冷毛豆的时候,发现这孩子瞪着两只乌黑的大眼睛,看着轿车离开的方向,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
    ……
    冷宴堂云南豪宅在僻静的山脚下,别墅前有一条弯曲的小河,车辆刚刚开进来的时候,有种万物归真的感觉。
    “这里是你云南的家?”蓝索欢问着。
    “也是你的家,你好像忘记了,我们结婚后,它的主人就是你了。”冷宴堂下了车,替蓝索欢拉开了车门。
    别墅里的管家跑了出来,他好像很少见到冷先生过来住,显然有些惊喜,当看到蓝索欢的时候,却认为是先生带回来的朋友了。
    行李被拿了进去,蓝索欢坐在冷宴堂的身边到处闲看着。
    “结婚之后,我还是希望能回到苏斯城堡住,这里我有点不习惯。”冷宴堂搂住了蓝索欢的腰。
    “都说将来给我了,你不习惯可以回到苏斯城堡,我留在这里。”蓝索欢笑着。
    “你想和我分居吗?”冷宴堂的手臂用力,几乎将蓝索欢夹了起来。
    “怎么想到了仅仅是分居?你就不怕我是为了骗财才和你结婚的吗?”蓝索欢转过身,勾住了冷宴堂的脖子。
    “就好象萧南绝……”
    这个时候提到那个男人,绝对大煞风景,蓝索欢一把推开了冷宴堂,大步地向远处走去,冷宴堂眉宇微皱,刚要追上去,一辆车开了进来,一个男人下了车,将一份文件递给了冷宴堂。
    “这是云南的规划文件,你现在要不要过目?”男人说话十分恭敬。
    “不用,将文件送进书……不,交给管家,让他送进我的卧室。”
    冷宴堂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却被蓝索欢听了个满耳朵,云南的规划文件,不知道会是什么规划?她突然对这份文件感了兴趣,他说送进他的卧室,是不是要晚上睡觉前看?
    那个男人走了,冷宴堂走了上来,从后面抱住了蓝索欢。
    “结婚之前,我想尊重你的所有想法,住在一个房间,还是……”
    “这么多房间,还是分开……。”蓝索欢尴尬地笑着说,住在一个房间,以前是为了交易,现在就有点……。还是分开的好,可是那份文件……要开要他。
    “你真狠心,分开一年多了,都不想我吗?”冷宴堂缠人的本领真是强,说出的话,让蓝索欢面红耳赤。
    “不是马上结婚了吗?如果着急,就半个月,半个月,我就是你的了。”
    “还是一个月吧,我要风光大办,让那些不死心的男人都死了心吧。”他坦然地笑着,好像真的要拥有蓝索欢的一生了。
    “是啊,大办……”蓝索欢强忍着扑进他怀中的冲动,希望能忍到她认为最真诚的一刻。
    “一会儿,我有个朋友要到云南来,我先出去一下,你在这里等我回来,好不好?”冷宴堂接着说。
    “好,你赶紧去吧,我一定等你回来。”
    蓝索欢想到了那份文件,也许看了那份文件,更能确定冷宴堂的心。
    …
    今天更到这里,明天继续。





     127:肚子痛
     更新时间:2012…9…10 10:18:39 本章字数:4076

    蓝索欢走进了卧室,这里的风格有着云南的民族风情,盈着洋洋的暖意,站在柔软的地毯上,蓝索欢想象冷宴堂,牵着毛豆的手向她走来,那种情景是她做梦都想看到的,可真正的现实,她可以再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