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不是帮你揉肩膀了吗?已经很尽力了。”蓝索欢惊恐地看着冷宴堂。
    “你刚刚那么辛苦帮我揉了,现在轮到我帮你了,好像脱衣服这种技术,我可不如你,但这般的挑/逗,我是不是也该还回去?”心然心我。
    冷宴堂的眸子闪烁,好像一个狡猾的老狐狸,他嘴里说得慢条斯理,但覆盖在蓝索欢胸部的手,又轻轻揉了一下,无比震撼的感觉,让她的脑子呈半白状态,接着她的嘴巴就被堵上,属于男人气息充盈了她的整个口腔,心肺。
    他吻的肆意又缠绵,张狂但又温柔,蓝索欢挥出的手半推半就着,抬起的脚变得无力,喉咙里发出了暧/昧的声音。
    他的大手已经占领了有利的地形,她的衣襟散开,束胸的内衣被扯掉了,已经遭受许久捆绑的胸弹跳了出来,虽然蓝索欢身经百战,还是羞得满脸通红,她猛得用手推开他。
    “你这……”蓝索欢有点无地自容,声音含糊不清着,却说不出什么话来,刚才她和他一样,被那个吻扰乱了心。
    “明明想要,还口是心非?不要因为穿了男人的衣服,就觉得自己是男人了。”他眯着眼睛得意地俯视着蓝索欢。
    “谁说我是男人,只是现在不要。”蓝索欢尴尬极了,看来今夜想回去睡觉是不可能了,可当初的交易结束,她的心里还有存有疑问的时候,真的不想将他们的关系弄得太火热。
    “那什么时候要?”冷宴堂深邃的眸子定定地盯住蓝索欢,身体渐渐地压了下来。
    “等我们结婚的那天。”蓝索欢回答着。
    “蓝索欢,你到底在想什么,不会被一个萧南绝骗了,开始怀疑天底下所有男人了吧?答应和我结婚,怎么感觉都心不甘情不愿呢?”冷宴堂嘴角轻翘,露出一抹揶揄的笑口。
    “如果心不甘情不愿,我何必答应你?”蓝索欢有些心虚了,她答应了冷宴堂结婚,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自己的心,另一个就是为了毛豆,哪个孩子不想有自己的爹地,亲生的就比后来的强。
    “你的胸好像大了,绑得这么紧,不难受吗?”他将真个束胸布都扔了出来。
    “怎么会大了?还和以前一样。”蓝索欢感觉淡淡的奶香传了出来,不觉想到了毛豆,这会儿小家伙一定嚷着要喝妈咪的奶水了。
    “怎么湿漉漉的……”冷宴堂的大手摸了进来,流出奶水了,能不湿漉漉的吗?
    “出汗了。”
    冷宴堂是个男人,也没结过婚,估计也猜不出那是什么,蓝索欢见他确实信了,心才放松了,整个人松弛下来软软地在床上喘息。。
    “欢欢。”微微嘶哑的呼喊,冷宴堂的眸子盯住蓝索欢起伏的胸膛,燃起了火焰,她羞涩地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衣服已经褪下,身前莹白之中淡淡的两座高耸山峰,顶着两朵诱人桃花,深深的ru/沟敞开着,蓝索欢脸一红,想掩盖住身体,却已经迟了,冷宴堂的吻再次落下来,这次显得比任何一次都要狂野霸道,想将她吻到他的心里,不安分的大手从小腹往上攀爬。
    “冷宴堂。”蓝索欢低低喊了一声,声音里有渴望,也有无奈,他听到了这一声轻唤,身体微微僵了僵,停止了动作,整个人躺在床上轻轻地喘息,只是胸膛起伏得厉害。
    “欢欢,我们已经睡过了,为何你还让我这么激动,我在尽量克制自己,想知道你在我的心里到底有多重,现在看来,重之又重。“冷宴堂的声音透着深深渴/望与挣扎,他好像在压制着什么。
    “如果你真的想……”
    蓝索欢的话不等说完,冷宴堂打断了她。
    “别说话了,就这样睡一晚吧,我保证不碰你,除非你也和我一样需要你。”冷宴堂下床将睡衣穿好了,然后重新躺在了床上,真的不再翻身压住她了,两人平躺还留有一点点空隙,他闭上了眼睛,好像真的打算睡了,但他的胸膛仍旧在大力地起伏着,蓝索欢的整个人也静了下来,昨夜思虑了一整晚,的确很疲倦,精神一放松就睡着了。
    半睡半醒之间,只觉得的呼吸有点困难,身上酥麻的,她偶尔会哼哼几声,却好像迷醉了一样醒不来,身体似乎被轻压着,难道是做了春/梦?莫不是身边有了一个男人睡着,她有些不安分了,这种状态持续了很久,她不确信自己是怎么了?后半夜睁开眼睛,四周黑乎乎的,身旁的冷宴堂已经发出匀称的呼吸声,似乎已经熟睡很久,但唇舌间似乎还存在残留着他的气息,但睡意朦胧的蓝索欢觉得身体有点异样,可空气太过安静,她很快又睡着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蓝索欢睁开了眼睛,发现冷宴堂依然躺在床上,保持着那个姿势,虽然他仍旧闭着眼睛,但索欢知道他已经醒了,因为他的呼吸并不均匀。
    “我回自己的房间了,以免管家看见了,会误会。”蓝索欢轻声地说,果然冷宴堂是清醒的。
    “我应该告诉他,你这里未来的女主人。”他的声音清亮了许多,不像昨夜那么嘶哑。
    “再等等。”蓝索欢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她觉得做男人似乎让她更加得心应手。
    “随便你,记得出去关门。”第一看到冷宴堂竟然还赖床,声音懒懒的,不像平素那么干脆响亮,他怎么好像疲惫了?





     130:婚前2
     更新时间:2012…9…11 13:01:59 本章字数:3535

    蓝索欢疑虑地下了床,拿了束胸带。六孽訫钺
    “要不要帮忙?我的手劲大,保证你胸平平整整,这样看起来你更像男人。”劲儿大?蓝索欢真用不起他,怕他将自己发育良好的胸勒爆了。
    “不用,我自己可以。”蓝索欢整理好了之后,对着镜子一照,吓了她一跳,让她羞恼的不是她的胸,而是她的唇和脖子,唇红肿着,脖子上全是吻痕,她重新将衣扣解开,胸口处也全是淡淡的印痕,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冷宴堂?他什么时候干的,她都记不清了,莫不是那睡梦……可她应该能醒来的?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让我怎么见人?可恶!”蓝索欢拎起了冷宴堂的西装,狠狠地扔了过去,朝他猛甩,这个家伙是不是坏透气了,管家若是看见了,指不定怎么想蓝索欢呢?
    “别,别打了。”冷宴堂用手臂挡着,都被蓝索欢打得出了红印记。
    “你不是说昨晚不碰我吗?”
    “说归说,做归做,也是打算这样做,可身边就睡了一个女人,我这样正常的男人怎么能忍住?”
    “冷宴堂,你,你什么变得无赖了?”蓝索欢气得简直是说不出话来,尴尬地拉上衣襟,掩住了领子,希望不被那个管家看见才好。
    “如果你舍不得走,可以到我的怀里躺一会儿,我们可以将昨夜没有继续的事情继续做下去,如果你觉得在我的卧室里不够舒服,我就去你的房间,都随你,你也说我是一级棒的身材,我也觉得你的身材不错,别浪费了。”
    仅仅快两年不见冷宴堂,何时变得胡搅蛮缠了?
    “你自己享受吧,如果不行,我可以叫管家给你个充气娃娃来。”蓝索欢地上的衣服一股脑地扔给他,然后转过身,想着冷宴堂脸上的无赖之相,竟然忍不住偷笑了起来,或许这样的冷宴堂才更加生活化。
    “你就这样走了?你就不怕别人笑?过来,我这里特效药,保证涂涂,什么肿都消失了。”
    “真是?”蓝索欢半信半疑地走向他,我的确不敢这般走出去,她的脚刚走到床边,就被他拽倒在床,疯狂地吻了下来。
    “喂……”蓝索欢连打了好几下,冷宴堂才放开她说。
    “你真是傻女人,天下哪里有那种药,我不过看你刚才可爱,想补吻你一下罢了。”
    “你,你!”
    这坏男人,蓝索欢怎么会相信他的鬼话,就算真的有这种特效药,他不会拿出来给索欢用,他故意弄得她满脖子的青痕,就是希望所有都知道,她蓝索欢是冷宴堂的人。
    “欢欢,其实你也喜欢我吻你,是不是?昨晚我吻你的时候,你动情地迎合,差点让我做了你愿意的错事。”
    难怪昨夜迷迷糊糊的,感觉很奇怪,至于是否配合了?蓝索欢记不太清楚了,此时她真想掐死他,烧死他,疯男人一个。
    “冷先生,早餐准备好了。”门外传来了管家的声音。
    “管家来了,你赶紧放开……”蓝索欢伸出手捶打着冷宴堂,冷宴堂似乎不打算放开,凑近来索欢的耳朵,在她的耳垂儿上咬了一口。
    “宴堂,您在里面吗?”
    管家不确信冷宴堂是在房间里,还是出去了?伸出轻轻地敲着门,当管家推开门进来时,冷宴堂仍旧压在蓝索欢的身上,看起来两个男人叠在了一起,样子一定十分状况。
    管家立刻傻眼了,知道自己闯进来唐突了,但这样的场面确实吓坏了他。
    “先,先生……”
    “我马上就下去!”冷宴堂翻身起来,放开了蓝索欢,蓝索欢马上站了起来,尴尬地站在床边,现在就算解释也没用了,管家的脸色一片惨白。
    “我出去了。”
    管家低下了头,退了出去,门又被关上了。
    “都怪你,被管家看到了,多难为情?”蓝索欢羞恼地说。
    “你还会难为情吗?”
    冷宴堂跳下了床,搂住了蓝索欢的肩膀:“我一会儿出去筹备结婚的大事,早点将娶进门,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你想的美。”
    蓝索欢推门跑了出来,心仍旧怦怦地乱跳着。
    早餐的桌子上,蓝索欢将脖子抱得严严实实的,还扎了一个领结,看起来热乎乎的样子。
    管家奇怪地看着她,将早餐一样样地摆在桌子上。
    冷宴堂严肃地坐在那里,斯文的吃着早餐,一点也看不出刚才赖皮的样子,这时冷宴庭走了进来,他伸了一个懒腰,坐在了蓝索欢的身边。
    “欢欢,你不热吗?”
    冷宴庭好像没有了之前的色迷迷的样子,却多了一份关心,想是知道他大哥要结婚了,而结婚的对象就是蓝索欢,所以他事先也该了解蓝索欢是女人的事实,想到隐瞒他那么长时间,蓝索欢怪难为情的。
    “我,不热。”
    其实真的很热,可是脖子实在见不得人,她瞪着眼睛看着冷宴堂,那家伙还装得与自己五官的样子。
    “我如果早知道你是女人,就追你了,也许就不必叫你大嫂了。”冷宴庭突然开口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冷宴堂的目光立刻射了过来,用力地咳嗽了一声,冷宴庭立刻笑了起来:“我只是说说,其实大哥娶了你,和我娶是一样的。”
    蓝索欢张合了一下嘴巴,冷宴庭还真好意思说,怎么会一样呢?
    冷宴庭盯着蓝索欢还一会儿,才看向了大哥冷宴堂。
    “大哥,一个姓萧的男人昨天来找我,说他规划的一块土地被大哥买了,想安排和大哥见一面,谈乱一下是否可以转让给他?说好像和您认识?”
    姓萧?
    蓝索欢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听到这个“萧”姓,就让她想到一个让她到现在都心寒的男人,萧南绝。
    “认识?我不记得我认识一个姓萧的男人。”冷宴堂漠然地回答着冷宴庭的话,似乎很不愿在这里提及这个话题,他不认识一个姓萧的人,怎么可能,据蓝索欢所知,在美国的时候,他好像和萧南绝有生意上的往来,难道时间久了,忘记了?好像他不是一个记性差的人。
    “欢欢认识吗?那块地以前是你的,他没和你联系过吗?”冷宴庭又开始问蓝索欢。
    “他没有和我联系过,我想,我也可能不认识他。”
    蓝索欢不想认识任何一个姓萧的人,这个姓氏让她觉得,曾经的蓝索欢就是一个白痴和傻子,喝着牛奶,心里一剜剜地痛着,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冲击着蓝索欢的心。
    冷宴堂举眉看向了索欢,将一块手帕递给了她。
    “你的嘴巴上都是牛奶。”
    “哦。”蓝索欢接过了手帕,慢慢擦拭着。
    “这个姓萧的,听说也喜欢经营过珠宝行和时装店,还有一些地产生意,很有钱,最近想在云南投资珠宝生意,刚好昨天到了云南,知道我们得到了他想要的地皮,大哥不想见他一面吗?”
    “抽时间吧。”冷宴堂的口气,好像他并不想见到这个人。
    蓝索欢擦拭了着嘴巴,劝解着自己,天下姓秦的人多了去了,怎么可能是他,他在美国挥霍着骗来的资产和金钱,抱着自己美妻娇娃,怎么愿意来云南发展生意呢?蓝索欢突然笑了一下,一个姓而已,让她多心了。
    冷宴堂吃完早餐,就出门筹备婚礼的事情了,蓝索欢趁机溜出了别墅,跑回了自己的公寓,刚进门,就听见毛豆哼哼着,嘴巴嘟嘟着,唾沫弄了一嘴巴,小手扬起打着小云。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毛豆不见了你,虽然不哭不闹的,却总是用小打我,好痛啊。”
    “冷毛豆,你怎么可以打人?”
    蓝索欢瞪起了眼睛,结果冷毛豆的小巴掌冲着蓝索欢打了过来,他因为妈咪走了,一定是心情不好,此时就算索欢回来了,他还在发脾气,和他的爹地一样,很倔,也很霸道。
    将毛豆接过来,抱在怀里的时候,他的小手才抓住了蓝索欢的衣襟,奇怪地眨巴着眼睛,不明白妈咪的奶包包怎么小了,不见了?到家到地。。
    “妈……奶……”
    他的小巴掌加大了力气,似乎用力打,才能将奶包包打出来。
    “没出息,都快七个月了,还缠着妈咪要喝奶。”蓝索欢羞涩地转过身,解开衣襟,生怕小云看到她胸前的青痕,毛豆终于看到了他想要的奶包包,哈哈笑了起来,张开嘴巴就咬了过来,蓝索欢的奶水已经不足了,被他吸得这个痛。
    “毛豆,轻点……哎呦。”
    刚被他爹地咬过了,毛豆又来咬,还真是够疼的,蓝索欢觉得该给毛豆戒奶了,喂了毛豆,又恋着和毛豆玩了一会儿,天色竟然暗了下来,蓝索欢算算冷宴堂要回来,赶紧跑出了门。
    回到冷宴堂别墅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他颀长的身影站在门口,好像等得着急了,当他看到蓝索欢的时候,几步走了上来,蓝索欢以为他会责备,没想到他迎上来,抓住了她的手。
    “你去哪里了?冷吗?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冷宴堂低头注视着蓝索欢,轻轻将她的手握在掌心,暖流从他的掌心注入了索欢的身休,不是人暖了,而是心暖洋洋的。
    “李丰有点事儿,我去处理了一下。”蓝索欢心虚地回答着。





     131:婚前3
     更新时间:2012…9…12 9:55:16 本章字数:5664

    冷宴堂听了蓝索欢的话,眉宇微微一展,深邃眸子中的那丝疑惑消失了,释然的笑浮现在了面颊上。六孽訫钺
    “我还以为欢欢生气,跑掉了。”
    蓝索欢相信冷宴堂那一刻的神情是紧张,心里不觉喜滋滋的。
    “我当然生气了,好好的,这样怎么出去见人,害得我好想做贼一样。”虽然今天用遮盖的粉底涂抹过了,可还是能看出来,蓝索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手不自觉地挡着自己的脖子。。
    冷宴堂却轻笑出声,目光灼热地看着蓝索欢。
    “今天我已经准备了十个亿的巨款,给你汇到哪个帐号里,想不到你这个女人还真值钱,每块肉都金子贵,我不好好亲亲不是吃亏了。”
    “十个亿?”
    蓝索欢心慌地避开了冷宴堂的目光,他没有猜疑什么吗?竟然这么痛快地拿出了十个亿?蓝索欢有点不确信,冷宴堂是不是太大方了一点,那可不是一个小的数字?
    蓝索欢曾经的钱比地上的石头还要多,所以她没有贪财的欲/望,从冷宴堂索要这十个亿,只是想试探一下冷宴堂的真心,想不到他真的给了?难道冷宴堂爱上蓝索欢,就如当年蓝索欢对萧南绝一样,毫无保留,假如真是那样,该是何等的幸福。
    “你不怕我是为了骗你钱财,才同意和你结婚的吗?结婚之后骗得你一无所有。”蓝索欢眯着眼睛问着,冷宴堂是个决定聪明,稳重的男人,怎么这么失算呢?
    “有人甘心让你骗,你又何必庸人自扰呢?”
    冷宴堂微微一笑,搂住了蓝索欢的肩膀,蓝索欢觉得肩头僵硬,目光窃窃地看着冷宴堂,他竟然不在乎?就算蓝索欢真的要骗他的钱,他也无所谓吗?还是已经做好了其他方面的准备?
    甘心让她骗,可她哪里下得去手,所以她现在更加相信,当年,萧南绝对她连点好感都没有,不然怎么忍心骗得她那么凄惨。
    “原来结婚这么繁琐,早知道直接绑了你去登记,度蜜月,就什么都省了。”
    冷宴堂舒展了一下筋骨,搂着蓝索欢的肩膀一起进入客厅,他就将婚礼的一些细节将给蓝索欢听,问她是否满意,对于蜜月的地点,有没有什么要求,除了这栋豪宅之外,还想要些什么?还真的一副心甘情愿被骗的样子,那一刻,他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没有那么睿智。
    蓝索欢怔怔地看着他,眼睛眨巴着,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如果冷宴堂是真心实意,没有任何杂心杂念,她该有多幸福,找老公如此,她还有什么奢求呢?就算一份没有,也甘之如饴,可冷宴堂为何这般大方,让她对自己这样离婚女人的魅力存在着大大的疑问,就算她蓝索欢妩媚动人,也值十个亿那个夸张。
    婚戒,礼服,都是冷宴堂准备的,蓝索欢什么都不用管,一分都不用拿,她有点受宠若惊,记得她和萧南绝结婚的时候,所有的东西几乎都是索菲亚准备的,到现在竟然来了一个大颠倒。
    蓝索欢托着下巴,静静地看着冷宴堂,听着他说着,讲着,不觉入迷了,她想象着嫁给这个男人,将来一定会衣食无忧,她又可以开着她的红色跑车在大街兜风,就好象索菲亚还活着一样。
    “你这样会把我宠坏的。”蓝索欢突然说。
    “除了脱光男人的衣服,其他的,你都可以变坏……”冷宴堂戏虐地笑着,蓝索欢狠狠地打了他一下,竟然敢笑话她以前脱男人的衣服,裤子,看身材,她现在早就改好了,不过……她只脱一个男人的衣服,就是冷宴堂,因为没有什么男人的身材能及得上他那么有型。
    “可我偏偏要脱男人的衣服。”蓝索欢笑着。
    “那就脱我的,我天天晚上让你看,保证你看了我的,不再想别的男人的了。”冷宴堂捏住了蓝索欢的下巴,昨天好像有个女人还说他的身材一级棒,既然是一级棒了,其他的又有何看头呢?
    “如果你现在想看,我们就回楼上,让你看个够……”
    这坏男人还真能挑/逗,手指抹过她的唇,让她的心狠狠地颤抖了一下,呼吸都不畅了,荡漾的感觉袭来,竟然想着暧昧矫情的事儿。
    想她蓝索欢什么时候这样羞答答,娇滴滴过,在冷宴堂的面前,却一直脸红脖子粗的。
    “脸又红了。”冷宴堂调/戏地摸着蓝索欢的面颊,一副轻浮的样子,旁边站着的管家地低着头,看都不敢看他们,定是冷宴堂的举动吓坏了他。
    “别,别闹……”
    蓝索欢推搡着,却被冷宴堂一个猛拉,撞进了他的怀中,炙热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他的手臂将她搂得紧紧的,管家赶紧退了出去,躲避了起来。
    “你看看你,管家都你吓跑了。”蓝索欢低着头说。
    “你换上女装,他不就不觉得害怕了?”
    “不换……”
    “换吧……”
    蓝索欢下面矫情的话还不等羞涩地说出来,冷宴堂唇的就覆盖了上来,湿润地揉着她的唇瓣,她的身体倚在了沙发里,渐渐倾斜下来,最后嵌在狭小的缝隙之中,他的热吻狂落,身体也压了下来。身那身个。
    两个人正在沙发里激吻,热烈的时候,冷宴庭大步走了进来,他似乎觉得自己来得不是时候,想退出去,又犹豫了,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冷宴堂听见了三弟的声音,立刻放开了蓝索欢,起身微微地喘息着,蓝索欢也迅速起身,摸着自己的唇瓣,这还是第一次被三少冷宴庭撞见他们亲热,局面十分窘迫。
    “大哥,有个人要见你。”老三冷宴庭瞄了一眼蓝索欢红红的唇瓣和脸颊,马上避开目光,转向了冷宴堂:“昨天我提及那个男人。”
    “这个时候?”
    冷宴堂眉头一锁,时间也不早了,原本没人打扰,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将蓝索欢抱上楼了,看了一下时间了,现在快晚上七点多了,怎么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拜访。
    冷宴庭说话的功夫,别墅的外面,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开了进来,停在了花坛边,接着车门开了,下来了两个男人,一个穿着黑色的西装,样貌有点矮胖,是个陌生人,另一个穿着乳白色休闲西装的男人,虽然距离有点远,面容有点模糊,看得不太清楚,身影却有些熟悉。
    冷宴堂挺直了脊背,目光看向了门外,眉头皱得更紧了,好像来人让他有些不安了,戒备的神情明显写在他的眼眸中。
    远处,夜风吹乱了白色休闲装男人浓密的发丝,依稀的路灯灯光中,他整个人都显得健美俊朗,正一步步向别墅的大门走来,步履矫健快速。
    蓝索欢抬起眼眸,只是一眼,浑身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