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只要萧先生不嫌弃,就住在这里。”
    冷宴堂的神情很自然,看起来没有那么排斥萧南绝,而萧南绝也没有执意要离开的意思,他竟然想住在这里?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贾青家就住在云南,自然要及时回家,据说他的家里有一个很厉害的老婆。
    在冷宴堂与贾青说话之时,萧楠绝走近了蓝索欢,轻声地说。
    “欢欢,很像我的一个朋友……尤其眼睛,像极了。”萧南绝的目光锐利地刺射过来,蓝索欢的手忍不住握紧了。
    “你的朋友不会也是男人吧?”蓝索欢假装吃惊地问,朋友?他认为经过那场欺骗的婚姻之后,她还是他的朋友吗?曾几何时起,萧南绝已经将蓝索欢逼上了绝路,成了她的仇人。
    “其实也不算什么朋友,她是我的前妻。”
    萧南绝的一句“前妻”让蓝索欢险些抽他一个耳光,可她忍住了,她现在不是蓝索欢,而是冷欢,她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自然,淡然地笑着,那个蓝索欢已经在跑车撞出去的瞬间死掉了,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冷欢。
    “那可是真巧了。”蓝索欢僵硬地笑着。
    “神情都很像,如果她不是失忆了,就是装着认不出我来。”萧南绝在暗示着什么,蓝索欢心中暗自冷笑,她还真希望自己失忆了,这样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嫁给冷宴堂。
    “天下真的有这么巧的事儿,你相信吗?几乎是同一个人?”萧南绝又上前一步,蓝索欢窘迫地退让,不然他就要撞上她了。
    那一刻蓝索欢有些怒了,她几乎就要喊出来了,她是蓝索欢,是他的前妻怎么样,他萧南绝连碰有不愿碰一下的女人,如今又站起来了。
    就在蓝索欢要发怒的时候,冷宴堂回来了,他急速地走了过来。
    “在聊什么那么开心?”
    冷宴堂来了,萧南绝很自觉地后退了一步,轻描淡写地说。
    “我刚才说,欢欢很像我一个朋友。”
    “欢欢啊,一张大众脸,以前参加宴会的时候,很多人说她长得像某某人,我都习惯了。”冷宴堂说得轻松随意,手臂将蓝索欢搂住,拥在胸前,他应该能感受到蓝索欢身上颤抖,手臂婚后有力。
    看着冷宴堂搂住蓝索欢的手臂,萧南绝冷傲地避开了目光,环视了一下客厅说。
    “我可能要多打扰几个晚上。”
    “没关系,这里的客房很多,我已经让管家安排好了,你住在一楼。”
    好像这个别墅的客房大多数在二楼,冷宴却将萧南绝安排在了一楼,他故意让萧南绝没有办法接近蓝索欢。
    “欢欢也住一楼吗?”
    萧南绝开口询问着,他好像对女扮男装的蓝索欢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处处提及她,此话一处,冷宴堂突然大笑了起来。
    “欢欢是我的人,自然跟我睡一起,不然我一个人多寂寞。”冷宴堂笑着说,表情自然大方,萧楠绝低着头,看不出他什么表情,他猛然转身,竟然笑着说。
    “我突然觉得毫无睡意,不如冷兄陪着我下棋,听说冷兄棋艺很高超。”萧楠绝转移了话题,突然邀请冷宴堂下棋了。
    来者是客,冷宴堂没有办法推辞,只好让管家准备了棋盘,还真和冷宴堂对弈上了。
    蓝索欢站在冷宴堂的身边,真的困了,打着哈欠,冷宴堂朝蓝索欢打了一个眼色,她知道这家伙什么意思,直到他指着楼上,蓝索欢才明白是让她上楼去了。
    蓝索欢也想避开了这个场面了,于是她转过身向楼上走去,身后传来了冷宴堂和萧南绝说话的声音。
    “她来找过冷兄吧?”那是萧南绝的声音,他口中的她……蓝索欢的脊背挺直了,脚步也停在了楼上,无疑,那个她指的是蓝索欢,萧南绝是什么意思,三年后前绝情绝意,三年竟然打听她的行踪来了,难道想亲眼看看他当年的杰作,有多惨烈吗?
    “她?”冷宴堂打了个哈欠,好像听不明白的样子。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她也许就在你的身边,你知道我说的是一个女人。”萧南绝捏着棋子,语气冷淡。
    “哈哈,萧先生真会开玩笑,女人?你说的那个和她,我都不知道是谁?怎么就知道她就在我的身边,这里你可以随便翻,连个女佣都没有。”
    冷宴堂说的是事实,他一向不使用女佣,任何一个别墅,几乎都是男佣,想翻一个女人出来还真不容易。
    “你知道我说的是蓝索欢……”这三个字,终于从萧南绝的口中说了出来,这个无耻的男人竟然真的在找她?
    “蓝索欢?”冷宴堂听了萧南绝的话,接着避而不语了,他这个人有个好处,就是从来不说谎,所以很难说出蓝索欢没有来找过他。
    萧楠绝审视着冷宴堂,夜已深沉,他却毫无睡意,手中的棋子也迟迟不落,在棋艺上,他确实不如冷宴堂,处于节节败退的局面。
    蓝索欢抿着嘴巴,萧南绝狡诈聪明,他这么说只有一个意图,他认定冷欢就是蓝索欢?蓝索欢实在想不通,他们已经离婚了,她随后跟了什么男人,应该和他无关才是,莫非他自私到了容不得前妻跟其他的男人同床?
    蓝索欢虽有疑虑,却不愿多想,那些陈年旧事,除了报复别无他法可以终了。。
    蓝索欢一走,萧南绝就冷然道。
    “冷欢实在太像她。”
    “如果我没有记错,蓝索欢可是萧先生的前妻,你们三年前就已离婚,你突然来这样打听她的行踪,莫不是她还欠你的钱?”
    冷宴堂的一句话,将萧南绝抢白地面色铁青,蓝索欢已经被他压榨得身无分文,如果说欠,是他欠了她,何来她欠他钱之说。
    “我只是想知道冷欢是不是她?”萧南绝没有解释找蓝索欢的原因,只是重复着刚才的话。
    “她不是!蓝索欢也没来找过我,如果为了地皮,我们可以商量,为了她,就免谈了。”冷宴堂站了起来,不想再下棋了,如果谈乱生意,他们还可以合作,如果是女人,就无话可说,必要的时候,他会将萧南绝赶出这个别墅。
    看着冷宴堂上楼的背影,萧南绝似乎心难平静。
    蓝索欢回到了楼上,困意都消失了,虽然往事已经久远,但萧南绝的出现确实还影响了她的心,六年如一日的追求,怎么可以用三年的时间抹去,这其中到底是爱多,还是恨多,蓝索欢已经无法分辨,逝去的不再回来,萧南绝这样打听她的消息,真的只是想看到她有多落魄吗?
    想着萧南绝曾经的所作所为,蓝索欢的手忍不住握成了拳头,指尖死死掐入肉里,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想拿刀去砍死他,一刀一刀,将他碎尸万段。
    蓝索欢心存一丝戒备,没有脱掉衣服,而是走进了阳台,任由夜风迎面袭来,感受夜的清冷。
    身后冷宴堂不知何时走进了阳台,蓝索欢转过身看着他,冷宴堂没有说话,但眼眸中有着烦躁不安的神情。
    “怎么还不睡?”他轻声问。
    “有点闷,出来透透气。”
    蓝索欢深深吸一口气,但胸口依然憋憋闷闷,就算站在夜风中?也感觉没有一点氧气,氧气似乎都被吸干了。
    冷宴堂那双幽眸,静静地看着她,那深邃的眸子竟然深得不见底,让她的心蓦地一凛。
    “如果你还爱着他,他就在楼下,你自己过去找他,如果不爱了,彻底断了,跟我。”夜风似乎突然停止吹拂,周围也没有虫子的鸣叫,只有冷宴堂的呼吸声音扰乱着她的心,淡
    淡月色下,冷宴堂如山一般屹立在阳台上。
    只是片刻,夜风突然大了,他将西装扔在了客厅里,看起来浑身都充满了寒意。
    蓝索欢没有说话,从冷宴堂的身边走过,返身进入了卧室,走向了房门口,从衣架上拿下了他的西装,还不等蓝索欢转身走进阳台,冷宴堂的声音嘶哑而愤怒,像极一头发怒的狮子。
    “你真的还爱着他,想去找他?我对你的心,你还不能理解吗?”
    显然冷宴堂误会了,他以为蓝索欢会开门而去,才会异常的愤怒。
    “我从唐人街出来,就没有想过再去找他,夜里风大,你只穿了衬衫,会冷的。”蓝索欢拿着西装,走进了阳台,踮起脚尖儿,将西装披在了他的身上,然后转身想进入卧室睡了。
    “欢欢。”
    冷宴堂突然转过身子,死死将我蓝索欢在怀中,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覆上她的唇,狂野而疯狂,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般,但今夜他的唇却是冰凉的,毫无温度。
    他的索取是无度的,带着强烈的占有欲,似乎一松口,索欢就会跟随萧南绝离开一样,可他不知道,蓝索欢的心里早就有了他。
    别墅外的草地上,一个身影迎风而立,一动不动,犹如一座雕像一般,那竟然是没有入睡,在夜风中冷站的萧南绝,他看着二楼的阳台,看着相拥的身影,看着激烈的狂吻,双眼散发着狼一般的光芒,猩红得要滴出血来。
    蓝索欢正对着阳台,心犹如窒息一般,她看到了别墅外,草地上的男人。
    “怎么了?”
    冷宴堂觉得不对,放开了蓝索欢,猛地转过身,但草地上已经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蓝索欢眨巴了一下眼睛,夜色迷蒙,草色暗淡,月色下只有几盏路灯,哪里有萧南绝的影子,莫非刚刚只是她的幻觉?还是他在眨眼之间,已经离开了。
    “我的吻让你心不在焉吗?蓝索欢,这么多年了,你的心我始终走不进去,为什么?你就没有一刻真心接受过我吗?当初是利用,现在呢?”冷宴堂风抓着蓝索欢的肩膀,很用力,抓得她好痛。
    “我,刚才……”上看上南。
    蓝索欢没有办法解释,刚才的一吻,因为外面的那个影像,她确实心不在焉了,难道萧南绝真的还在她的心里,冷宴堂只是一个替身吗?如果是那样,对冷宴堂来说,是多么不公。
    “不要轻易回答我,索欢,我需要你是真心的,而不是敷衍,回去睡吧,我一个人静一静。”冷宴堂松开了蓝索欢的手,慢慢地走到阳台边,抓着栏杆,不再回头。
    萧南绝在云南的出现,不但影响了蓝索欢,也影响了冷宴堂。
    回到了卧室,蓝索欢整个人昏昏沉沉,脑子里空空的,没有办法思考,躺下来,她望着冷宴堂的背影,不知道他何时回来,似乎他不在身边,她更加难以入睡。
    冷宴堂说他一个人静一会儿,却一夜都留在了阳台里,吹了一夜的冷风,因为蓝索欢的身边一直是冷冷的。
    第二天还没有起床,蓝索欢就听见了门外传来了笑声,冷宴堂的依然爽朗,似乎昨夜没有心事重重一样,他是一个大度开朗的男人,就算有事,也藏在心中,一个人承受。
    蓝索欢爬起来后,觉得头疼欲裂,喉咙干燥,冷宴堂吹了一夜的风,感冒的那个却是她,真是没有天理了,起床喝了点水,感觉稍稍好点,蓝索欢想着要面对冷宴堂和萧南绝两个人,实在不愿意出去,但我知道我必须出去,越是躲避着,越是因为萧楠绝的怀疑。
    …
    一更5000字,还有一更,等一下中午发出来。





     134:婚前6
     更新时间:2012…9…13 14:27:45 本章字数:3527

    蓝索欢知道她必须出去,越是躲避着,越是容易被萧楠绝的怀疑,三年了,她蓝索欢对萧南绝,除了恨,不该再有其他的感觉,她不需要逃避什么。六孽訫钺
    云南别墅的管家好像听说这里的主人将来是冷欢了,所以态度发生了极大的转变,说话也格外恭敬了。
    “少爷,吃早餐了。”
    他对蓝索欢的称呼还真奇怪,叫冷宴堂是先生,叫他少爷,好像冷欢是冷宴堂的儿子一样,无所谓了,大家都是为了混口饭出,蓝索欢不想为了小事计较,就算将来别墅的主人是她了,她也不会赶走这个忠实的管家。
    早餐的桌子上,冷宴堂坐在正位,萧南绝坐在他的对面,蓝索欢理所当然地坐在了冷宴堂的身边。
    “脸色怎么这么差?不舒服就多睡会儿。”冷宴堂关切地问,他握住了索欢的手,他的手竟然冰凉异常,在蓝索欢的记忆中,冷宴堂的手总是温暖的,每次握着都从心窝儿暖人,可他现在的手,冷得那么陌生,让人心疼。
    “你的手怎么这么冷?”蓝索欢反握住了他。什说什堂。
    “可能刚从外面回来。”冷宴堂眼中带着深意。
    萧楠绝在一边轻咳了一声,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但那笑多了几分萧瑟,他的眼中有着猩红的血丝,似乎没睡好,眼圈微微显得有浮肿,但却无损他俊美五官。。
    “欢欢,有种淡淡的香气,很好闻。”萧南绝说。
    蓝索欢听了这句话,心一沉,想他萧楠绝当年没少嘲笑蓝索欢俗香呛人,此时竟然好闻了,他说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死心,还是想求证什么?这个将蓝索欢逼上绝路的男人,索欢实在难以猜透他的心思。
    但有一点蓝索欢可以肯定,萧南绝从来没有爱过她。
    “欢欢不擦香水,就有香气,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原因之一。”冷宴堂的手虽然冰冷,可他的笑容却明媚灿烂,放在蓝索欢手臂上的手渐渐有了暖意。
    “她也是,不擦香水,就有香气。”萧南绝有些失神,她?是他现在的妻子柳心如,还是曾经的前妻蓝索欢?
    “我说她有书香味儿。”冷宴堂笑着。
    “欢欢喜欢看书?”萧楠绝有些吃惊,在他的印象中,蓝索欢视书籍如粪土,不屑一顾,冷欢这么喜欢看书,他一定在猜疑他是不是认错了人?
    “那是因为在我的书房里待久了,其实她最喜欢的是钱,因为钱,才看书,钱和书之外,她才愿意看看我冷宴堂。”
    冷宴堂竟然调侃了起来,话里行间,表现出他和索欢的亲密无间,萧楠绝听着,笑着,眼眸中带着不自然的神色。
    “萧先生到了云南,不用去谈生意吗?”
    蓝索欢的这句话其实已经在询问萧南绝,他到底何时离开?
    “好不容易见到冷兄一次,怎么也对弈三天三夜。”萧南绝似乎并不打算离开。
    “我不喜欢下棋,也不喜欢看,觉得耗时又沉闷,你们玩吧,我到处转转。”
    与其说不喜欢看下棋,其实是不喜欢看到萧南绝,他真的是见到冷宴堂不舍得离开?还是有什么其他目的,蓝索欢不得而知。
    蓝索欢回去又补了一觉,起来的时候,简单吃了点东西,见萧南绝一直和冷宴堂聊天,她就去了书房,书换了好几本,却什么也看不进去,冷宴堂与萧楠绝先是谈了一些生意上的事儿,接着就是下棋,一直到了晚上,冷宴堂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也许是昨夜没睡的缘故,他早早就睡下了。
    第三天晨起,萧南绝不再下棋了,而是不断地寻找冷宴堂不在的机会,接近蓝索欢,但冷宴堂好像也铁了心,萧南绝在的日子,他门都不出了。
    如果贼总是惦记着你的东西,就算你防也防不过来,就在蓝索欢从草坪上散步走到一棵大树下的时候,萧南绝的翩翩身影出现了,挡住了她的去路。
    “索欢……”
    那一声索欢,叫得柔肠寸断,蜜意绵长,似乎他等了蓝索欢千年万年,寻来觅去,让人难以相信他是骗尽蓝索欢家财的无耻男人。
    “你,你在叫谁?”
    蓝索欢镇定心神,故作奇怪地看着萧南绝,猜测着他对她身份有几分怀疑。
    “蓝索欢,真的好像她,眼神,走路的姿势,还有背影。”萧楠绝淡淡地说。
    “那我可是要见见,还没见过这么像我的人。”蓝索欢心里狂动,神色却淡然,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萧南绝还没忘记她的名字,也不枉她花了十个亿买了他的人。
    “她是我妻子。”萧南绝竟然敢这样说出来,让蓝索欢十分吃惊,他还承认蓝索欢是他的妻子吗?而不是称呼为前妻?
    “妻子?听宴堂说,萧先生的妻子姓柳,是个美人。”
    其实那柳心如样貌一般,称她为美人,算是抬举她了,想着她和萧南绝结婚的那天,那股子神气劲儿,到现在蓝索欢还记忆犹新。
    “我说的是蓝索欢,不是柳心如。”萧南绝重申着,并观察着蓝索欢的脸色。
    “那我就糊涂了。”
    蓝索欢觉得这个话题真没意思,如果按她当年的脾气,一定给萧南绝一个耳光,问问他是何居心,既然逼走了蓝索欢,此时还提及她做什么?
    “我以为我们离婚了,我会不在乎她,可失去她的日子,竟然那么煎熬,我很想她,很想很想。”萧南绝将头抬起,定定看着蓝索欢,那眸子染上了痛楚之色,那一刻,蓝索欢彻底愤怒了,一个如此薄情寡义的人,也知道什么是思念吗?他明明夺取了蓝索欢的一切,开怀大笑地将她赶出家门,为何装出如此深情的样子?他就不怕良心遭到谴责,被雷劈吗?
    “萧先生,我越来越听不明白了。”
    蓝索欢真的听不明白萧南绝的意图,她满腔的怒火,抬脚就走,却被萧南绝一把抓住了手掌。
    “你的手也和她一模一样。”他的手指在索欢的手背上摩挲着。
    “快放开!”
    蓝索欢一把将手抽了出来,曾经她多么渴/望这个男人,希望他能摸自己一下,抱一次,可他对她的触碰惜之如金,一纸离婚书之后,继而迎娶柳心如进门,他凭什么思念蓝索欢,凭什么再来摸她的手。
    “你是索欢吗?”
    萧南绝的手臂再次袭来,就在这时,冷宴堂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蓝索欢如释重负地跑过来,让冷宴堂将他们之间的距离隔开了。
    “聊什么呢?让我好找!”冷宴堂回手将蓝索欢的小手握住,那份颤抖渐渐地平复了下来。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个人,有些难过。”萧楠绝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失望之色再次爬上他的双眸,也许他此时相信,这个冷欢不是蓝索欢了吧?或者他更加确信蓝索欢就是冷欢,他已经成为了她的过去?
    “打扰了三天了,我也该走了,看看能不能订到酒店。”萧南绝的神情越发的绝望,接着他什么都没说,最后看了一眼蓝索欢,转身大步而去,开车离开了这栋别墅。
    当萧南绝的车开出去之后,冷宴堂突然将蓝索欢抱进了怀中。
    “如果你对萧南绝还不死心,我就掐死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他一定以为蓝索欢故意站在这里等萧南绝的,看起来这里更适合幽会谈情。
    “你胡说什么?”蓝索欢羞恼地想挣脱他,却惹来了更大的力度。
    “你是我的。”冷宴堂怒视着蓝索欢。
    “你能不能松手,你弄疼我了。”冷宴堂的手劲很大,死死将她箍在怀中,两人的身体就这样紧密相贴着,他身体的热量透过薄薄的衣物传递到她的身上,滚烫难忍。
    “你真是该死,该死!”良久的沉默之后,冷宴堂突然恶狠狠地怒吼着,好像蓝索欢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
    “你疯了,我什么都没做,怎么该死了!”坏蛋冷宴堂,怎么突然诅咒她了。
    “欢欢,不管你承不承认,你心里是有我的,我知道,你甚至有点爱我,是不是?”冷宴堂嘴角轻扬,刚毅俊朗的脸庞,带着一丝让人怜惜的渴/望,蓝索欢怎么舍得伤害他。
    “我心里当然有你,你又帅,又多金,眼睛好像春水般好看,身材也不错,是女人怎么会不喜欢你。”
    “我不要你和其他女人一样,我要你真心对我,欢欢。”他呢喃轻语带着万般的柔情,他轻轻扳过索欢的脸,目光氤氲,带上淡淡情/欲。
    真心对他?蓝索欢有些心虚,她没有拿出全部的真心,因为她还有戒备,看着他那双诚恳的眼睛,蓝索欢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们不是要结婚了吗?”索欢轻声说。
    “是啊,你提醒我了,不管是怎样的心态,你就快成为我冷宴堂的人了。”
    他有力的手臂突然一收,一提,将蓝索欢整个人都抱在了怀中,大步向别墅走去,行走的时候,蓝索欢甚至能听见他猛烈的心跳声。
    进入了卧室,他将蓝索欢放在了床上。
    “我食言了,欢欢,我等不到结婚那天,我现在就想要你……”他俯身压了下来。
    ………
    2更送上,今天共更新8000字,明日继续,谢谢亲的关注。





     135:婚前7
     更新时间:2012…9…14 9:22:27 本章字数:3326

    冷宴堂被一种若即若离,患得患失包围着,蓝索欢喜欢了萧南绝六年多,他短短几个月岂能相比。六孽訫钺
    萧南绝的出现影响了冷宴堂,他不再坦然,担心蓝索欢随时会随那个男人离去,可一个事实不可改变,萧南绝的伤害无法驱除,而冷宴堂是冷毛豆的亲生父亲,在这点上,萧南绝已经没有收复失地的可能。
    蓝索欢没有推开冷宴堂,任由他亲吻着她的唇,她的脖子,他略显冰冷的手抚摸着她的衣襟,探入她的衣襟,似乎寻找着她身体的洋洋暖意,束胸布脱离了,许是束缚得久了,胸部突然放开,蓝索欢觉得呼吸一下子顺畅了起来,当他的手覆盖上来,汲取她的热量时,胸前的浑圆在他指缝间膨胀着,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心被挑拨犹如烈火焚烧一般。
    “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