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暮粑涞眉贝伲谋惶舨τ倘缌一鸱偕找话恪
    “欢欢,好好爱我……”
    冷宴堂的轻声地伏近她的耳朵,口中热气扑来,瘙痒着她的耳际、面颊,她没有拒绝他的理由。
    暧昧之音响彻床榻,充满力量的身躯久久压抑之后爆发出来,带着他粗重的喘息一起袭来,那一刻,蓝索欢觉得自己的身体里都是他,充实的感觉让她兴奋,同时她也知道,除了他,她再也容不下任何其他的力量。
    激昂中的冷宴堂笑了,爽朗徇烂的笑容带着满足。
    这一晚冷宴堂死赖在蓝索欢的身侧,拥着她,爱着她,任她怎么推,都不肯放开,赶都不肯走,蓝索欢觉得自己的那些推脱都是假意的,其实就是想让他这样抱着,心里踏实极了,还有点窃窃地喜悦。
    第二天,天边刚放出鱼白,蓝索欢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头枕着冷宴堂的手臂上,整个身子好像打盹儿的猫儿一样缩在在他的怀中,手贪心地搭在他的腰上,一条腿紧紧地贴着他健硕的大腿,甚至能感受到他肌肉的历来那个,而冷宴堂似乎还没醒,嘴角却带着丝丝地笑,脸上有着淡淡红晕,他不会是做梦都在做那事儿吧?
    蓝索欢呆呆地看着冷宴堂的下巴,他的喉结就在眼前,那突起预示他作为男人的体魄,他们如此密切和谐着,她真如当初迷恋萧南绝那么迷恋冷宴堂吗?显然没有到那种疯狂的地步,他和她之间,清单,平静,就如生活。。
    蓝索欢悄悄地收回了手臂,翻身要起来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大手将她牵回到了身边。
    “再睡一会儿。”他似醒未醒,眸子半开,睡得一脸桃花诱/人。
    “不会是做了春梦吧?”蓝索欢嘲笑着他。
    “你怎么知道?我昨晚梦到了我们结婚了,我抱你上床,脱了你的衣服,你穿得里三层外三层,说这样脱起来有意思,我脱了七八层,才脱光了你,你站在我面前,身材真让人喷血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沙哑,眸子里透着迷醉的光芒,想是昨夜还有要够,一个春梦又要让他浮现连篇了。
    “不许说了。”虽然已经有了真实欢喜,可这样由冷宴堂的嘴里说出来,总觉得心里不舒服。
    “昨夜月光太黯了,又太着急了,没看见欢欢的身材,现在这么亮堂,我们再来一次,这梦好像真的,到现在还心跳不止,来,我这次慢点。”他看着蓝索欢,眼睛充盈着欲/火,带着浓浓的情欲,蓝索欢试图用力推开他的身体,没想到他突然翻身,将她死死压在身下,他身休的绷紧着,还有下身的坚硬,抵着她的敏感之处,那里还有他昨夜放肆的感觉。
    “老婆,你真香,闻到你心里就痒痒。”
    冷宴堂突然冒出这样的一句话,让蓝索欢脑海中顿时一阵轰鸣,冷宴堂也曾经这样说过,难以避免的,她想到了萧南绝那张虚情假意的表情,如毒药的甜言蜜语,他曾经一声声老婆地叫着,其实肚子里藏着一刀恨不得将蓝索欢碎尸万段的刀子。
    想到萧南绝,蓝索欢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她一把将冷宴堂从身上推了下来。
    “现在不行,昨夜我累了。”
    不想说出心里的阴影,怕冷宴堂多心。
    冷宴堂被推了下去,仰面躺在床上喘着粗气,健硕的胸膛激烈的起伏着,他的额头尽是汗水,据说男人在这种时候,身体会被痛楚折磨,无法发泄很损伤健康,可蓝索欢真的没有办法满足他。
    “你,你,还行吧?”蓝索欢好像犯了错误一样,低声地问着,心中忐忑不安。
    “你觉得我能行吗?”冷宴堂反问她,蓝索欢立刻没话说了,她是不是有点阴晴不定,昨夜还给了,清晨就不行了,只是因为想到了一个不该想的男人。
    话说回来,他要做就要好了,偏偏叫什么老婆,叫了老婆也就罢了,干嘛说她香,说她香也可以,竟然还说心里痒痒,似乎所有的都是蓝索欢的理由,其实归根到底,是她心里的阴影没有办法除去。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只有冷宴堂粗粗的喘息声。
    “蓝索欢,你当初失意,千里迢迢来找我,如果我冷宴堂没有让你信服之处,你何必来我做这个交易,这些日子的相处,你到底对我是何种心意,我娶你是真心实意,你嫁给我,也不能再想着其他的男人,如果你心里真的放不下,我冷宴堂绝对不能强娶了你。”
    冷宴堂说得十分失意,目光变得冷冽,让人心疼。
    “刚才不是我不愿意,是因为……“蓝索欢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如果是单纯是为了利用他,她完全可以投靠任何一个有钱的男人,如果说对他有情?可见萧楠绝第一眼,她就决定此生非萧南绝不嫁,执迷不悟,可面对冷宴堂,她却那么心虚,想逃,想躲,生怕他是第二个萧南绝,这是对爱的畏惧吗?假如冷宴堂也是那样的男人,也许她真的不能接受,所以更宁愿远远地看着他。
    “因为你害怕我是第二个萧南绝。”知蓝索欢的,非冷宴堂莫属,他几乎能看穿她的身体,洞察她的灵魂,知道她担忧的顾虑。可地可你。
    冷宴堂轻叹了一声,再次将蓝索欢楼入怀中。
    “我才知道,我冷宴堂原来没有那么大度,竟然也是小气,我不能逼你,万事随缘,来,再陪我睡会。”
    宽厚的怀抱,有力的臂膀,柔而温暖的声音,竟让蓝索欢无法拒绝,依偎在他的怀中,头紧贴着他的胸膛,竟然又睡到了中午,醒来冷宴堂淡淡的笑着,看起来那么舒适。
    中午的时候,冷宴堂起身,因为萧南绝的造访,让他耽误了几天的进度,工作婚礼都需要他出去露个脸,就在冷宴堂离开不到半个小时,别墅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竟然是楚思成,美国唐人街的浪荡男,曾经蓝索欢离开看守所,无处可去的时候,楚思成开着他的跑车,让蓝索欢做他的女人。
    他为什么来了中国,还知道蓝索欢住在这里?当看到楚思成身后站着的李丰时,蓝索欢什么都明白了,可李丰怎么会出卖她呢?
    楚思成微笑着走了进来。
    “蓝索欢,你可真行,让你跟着我,你却要舍近求远,跑来中国跟着冷宴堂。”楚思成天生一双男人媚眼,脸蛋儿长得过于女性化,轻笑之时,脸颊泛起两朵桃花,他是女人的克星,所少唐人街的女人被他这样的脸迷住了,甘心被他糟蹋。
    “你怎么来了?”蓝索欢的态度十分不友好,虽然她曾经声名狼藉,可对这个男人,从开始就没有好感,一直到现在。
    “我是浪男,自然要找美女蓝索欢了。”楚思成的脸皮真够厚的,一刀都扎不出血来。
    “我说过我已经不是小淫娃,你走吧。”说完蓝索欢准备堂管家送客,可是李丰却悄悄地走了上来,伏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他的手里握着萧南绝的一步棋,所以我才带他来找你,你是不是要考虑一下?”
    握着萧南绝的一步棋?什么意思?蓝索欢怔住了,难道李丰帮她找到了一个可以报复萧南绝的机会,事实上,李丰一直将蓝索欢当成自己的女儿,知道她被萧南绝逼得走投无路,一直心里积郁,苦没有几乎反击,刚巧碰见楚思成,闲聊的时候,得到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所以赶紧带楚思成来找蓝索欢,如果事情成功了,就算蓝索欢身份败露,也是值得的。
    蓝索欢的目光看向了楚思成,实在想不明白,这个浪荡的男人和萧南绝有何交集。
    楚思成浪荡地笑着,眸子中带着深深的失望,三年多了,蓝索欢虽然穿了男人的衣装,却还是那么妩媚动人,只可惜,她见到他,还是如当初一样,嗤之以鼻。
    “不管你穿什么衣服,都那么美,让我怦然心动。”
    “让你怦然心动的女人不少吧,不会是只有我蓝索欢一个。”
    蓝索欢是什么人,在唐人街什么男人没接触过,可谓身经百战,加之遭遇萧南绝口蜜腹剑,怎么会被这样楚思成的一句话哄骗了。





     136:婚前8
     更新时间:2012…9…14 9:50:29 本章字数:3439

    楚思成被说得脸上桃色褪尽,一惨白,在唐人街那么多年,只有一个女人对他不屑一顾,就是蓝索欢。六孽訫钺
    “我楚思成从开始就对你是真心的,如果你肯跟着我,我其他的女人一概不要,只要你一个人,莫不是你现在还想着那个萧南绝?我可以告诉你,他根本就不配,至于冷宴堂,一个临时的靠山,你能靠得了多久?蓝索欢,难道你的眼睛瞎了吗?看不到我楚思成的真心!”楚思成吼着,好像要将蓝索欢一口吞下一样。
    解释都是多余的,楚思成又怎么知道蓝索欢如何恨萧南绝,又如何理不清和冷宴堂的感情纠葛,至于和这个浪荡男人,她可没有兴趣玩什么感情游戏,她只想知道,楚思成手里的棋子是什么?
    “不想听你的风言风语,说吧,你有什么要命的东西在手里。”蓝索欢低声问。
    “哈哈,话归正题,难道你不想让我进去坐坐吗?”楚思成笑了起来,故意卖着关子,不知道他的棋子有没有那么犀利。
    “进来坐吧。”
    蓝索欢转过身,将楚思成引进了客厅,管家端来热茶,就出去了,冷家的规矩很好,主人有重要客人在场的时候,下人要主动退下,随叫随来。
    “现在说吧。”蓝索欢故做镇定,其实心里急迫地想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棋子?
    “我说可以,不过你有钱吗?”楚思成环视着这间别墅,这里确实很奢华,可惜听说是冷宴堂的,蓝索欢还没有和冷宴堂正式确定关系,冷宴堂的钱应该不算她蓝索欢的。
    “你问这个做什么?”蓝索欢很诧异。
    显然楚思成还不知道蓝索欢现在的身家,李丰半点都没有透露给这个男人,只是带他来见蓝索欢而已。
    “萧南绝的地产最近由于美国地产经济低迷,受到牵连,他的主要经济收入是珠宝产业和时装产业。”楚思成说。
    珠宝和时装,提到这个蓝索欢的脸色难看,那都是她蓝索欢的,被萧南绝夺去之后,他将十个亿投入珠宝行,他的珠宝生意在美国首屈一指,赫赫有名,而且势头迅猛。
    “那是我们蓝家的。”
    蓝索欢冷声地应着,她握紧了拳头,也许一年不行,两年不行,那就十年,二十年,在蓝索欢有生之年,一定将属于索菲亚的东西抢回来。
    “有人要低价卖掉萧南绝的珠宝行和时装商场,虽然低价,毕竟架子太大,没有足够的钱,就没有希望。”
    楚思成观察着蓝索欢的脸色。
    蓝索欢突然笑了起来,转眼瞄着楚思成:“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萧南绝会低价卖掉珠宝产业?他不是要疯了,就算他要卖,知道这件事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怎么会偏偏成了你的棋子,何况有钱的人不胜枚举,怎么好事会轮到我蓝索欢?”
    楚思成这个棋子实在可笑,完全是豪无厘头的说辞,他不过想戏弄她,报当年鄙视之仇而已。
    可楚思成稳稳坐着,丝毫没有动怒。
    “知道吗?萧南绝正在和柳心如闹离婚……”
    “离婚?”
    蓝索欢一愣,脑海里立刻闪现了萧南绝和柳心如结婚的那个场面,他搂着她,她依偎着他,想不到才三年而已,就要分崩离析了?
    “对,离婚,萧南绝不要柳心如了,因为柳心如生出来的孩子不是萧南绝的,他戴了一顶大绿帽子,怎么会不离婚呢?”楚思成一双眼眸在蓝索欢的面颊上溜达着,似乎想寻找到蓝索欢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的惊喜,可蓝索欢的脸上除了惊讶之外,毫无开心而言,难道她不爱那个男人了?
    “他要离婚,和你说的卖掉珠宝行有什么关系?”蓝索欢眯着眼睛问。
    “不是萧南绝要卖,而是柳心如要卖,因为这个离婚案,她有错在先,离婚除了一点点生活费,得不到一点好处,她怎么会甘心呢?所谓最毒妇人心,她要整垮萧南绝,就是在离婚之前,偷偷找人合谋他的生意。”
    听楚思成的话,好像是真的,不过可信度有多大,蓝索欢却仍有戒备心理,她可不是曾经冲动,什么都不顾的小淫/娃,小霸王了。
    “她找人合谋萧南绝的生意,你怎么知道?”蓝索欢笑问。
    “因为她和我有一腿,我们睡过,所以她哭哭啼啼来找我,这事儿不能公开,必须私下进行,而我想把这个机会给你…。。”
    楚思成斜着眼睛看蓝索欢,说他睡了柳心如,蓝索欢倒信,至于是不是柳心如求助于他,就不好说了。
    “如果是真的,我有钱买。”蓝索欢笑了。
    “真的假的,你去了美国自然就会知道,这次的机会我给你了,是因为,你是我楚思成眼里最不一样的女人。”
    “花言巧语。”蓝索欢白了他一眼。
    不过要去美国……蓝索欢有些迟疑,还有不到一个月,她就要嫁给冷宴堂了,现在去美国无疑会推迟婚期,她要怎么跟冷宴堂说?可以想象,冷宴堂一定会暴跳如雷,认为她要逃避和他的婚礼。
    可是如果不去美国,蓝索欢真是心有不甘,萧南绝当初负她,害她一无所有,这样天大的机会怎么能放弃了?
    看着蓝索欢犹豫不决的样子,楚思成的眉宇皱了起来。
    “蓝索欢,你要买下这些生意,不会是知道萧南绝要离婚,准备哪天再送给萧楠绝,让他重新对你好,让他开心吧?”
    楚思成说出这样的话,蓝索欢眯缝的眼睛透出鄙视与痛恨的光芒,他这话简直是在侮辱她,她当初是傻,可不等于一辈子傻,她的脑袋被驴踢了一次,不会再踢第二次了。
    “楚思成,你还真够聪明的,如果他哪天死了,我会烧多纸商场给他。”蓝索欢觉得自己的嘴够黑的,想着萧南绝当初那张嘴脸,她就恨之入骨。
    “蓝索欢,你这张嘴巴还是没有变,那么黑,也够狠的,所以我才喜欢你。”楚思成笑得十分开心,好像萧南绝真的死了一样,蓝索欢实在想不明白,楚思成为什么那么恨萧南绝,玩了他的女人不说,还要谋了他的生意?
    “你怎么那么恨他?”蓝索欢问。
    “因为他骗了你,就是骗了我,我怎么能不恨他,柳心如是我勾/引的,如果能勾/引萧南绝的老娘,弄上床,我也能勉为其难睡一次。”
    “听起来,你倒是对我情深意重的。”蓝索欢有些惊讶,楚思成好像没有说假话,表情恨恨的。
    “你才明白我的心。”楚思成伸出手,想抱住蓝索欢,蓝索欢却及时躲避开了。
    “好吧,我去美国,如果你不帮我把珠宝行和时装商场抢回来,我明天就烧纸钱给你。”拼着被冷宴堂痛恨的心,蓝索欢不能白跑一趟美国。
    “商场如战场,只有胜负输赢,能不能拿到萧南绝手里的东西,要看你的本事和财力,如果想让我掏腰包帮你,不是不可以,你要嫁给我,你是我床上的女人,就另当别论了。”
    楚思成倚在沙发里,色迷迷的一双眼盯着蓝索欢,就知道他的心里没想什么好事情,那慵懒的表情和当年一模一样,他看起来没有一点变化,都说好色的男人生活滋润,不会衰老,好像是真的。
    “大家是生意人,成了大事,我自然不会亏待你。”有钱大家赚,如果楚思成愿意,以后蓝索欢的生意就有他楚思成的股份。
    “除了萧南绝的,还有萧家的老祖宗产业。”说完楚思成递给了蓝索欢一份文件,上面都是萧家不算景气,萧夫人准备出手的一些生意,想着这个女人当年是她的婆婆,一脸温柔含刀的表情,蓝索欢就心生恨意,就算她离婚的那天,那个女人都没来看她一眼,当她是家里饲养的狗,说赶走就赶走了。
    “你有钱,我有消息,那边管生意的人,我来找,我们联手,将整个萧家拿下,你看怎么样?”楚思成热忱地说。
    “我当然愿意。”蓝索欢有点不置信地说,楚思成似乎为蓝索欢想的很全面。可好可人。。
    “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吞和我吞,没什么区别,索欢。”
    客厅里,一时之间,好像两个窃贼在合谋共事,蓝索欢认为这事如果成了,她的手段也够黑的,此时突然觉得人心好可怕,萧南绝是不是曾经也这样和他人这么谋过蓝索欢。
    蓝索欢再三衡量,思虑,觉得机会难得,如果错过了,她会遗憾终生,转眼看看楚思成,这个男人虽然好色,却不算坏,至少现在可以有五分的信任。
    “如果你敢骗我,我就阉了你,让你一辈子不能人道。”
    “如果我骗你,让你折磨,天天在床上侍候你,如果你不满意可以杀了我,奸/。尸也可以。”他还是那副德行,谁喜欢奸他的尸体。
    “我马上酬钱,随你去美国。”
    交代了李丰一些细节,蓝索欢将他们送出了大门,临走楚思成还藕断丝连的,说一定要在美国见到蓝索欢。蓝索欢答应他,三日之内一定出现。
    ……
    2更,今日有加更,稍等一下我会更出来。





     137:婚前9
     更新时间:2012…9…14 13:37:26 本章字数:3478

    楚思成走了之后,蓝索欢心绪难宁,多年萦绕在心头的苦闷终于要到头了,萧南绝,她曾经苦恋的男人,今日终于成了她的靶子。六孽訫钺
    可是去美国,推迟婚期,她要如何和冷宴堂开口呢?
    刚送走了楚思成和李丰,蓝索欢在客厅里焦虑不安地来回走动着,一边是幸福,一边是仇恨,错过任何一个,都是蓝索欢此生的悔恨。身开身地。
    大约半个小时后,冷宴堂的车缓缓地开了进来,车门推开门,他走了出来,蓝索欢收敛了一下心态,小跑着迎了上去,冷宴堂面带笑容,风尘仆仆地抱住了她。
    “今天怎么主动出来迎接我了,是不是想我了?”
    才分开一小会儿,怎么会想念,这个家伙的话总是让蓝索欢难为情。
    “谁想你了,只是待着无聊,出来动动,刚巧看见你回来了。”
    这个理由其实很牵强,蓝索欢刚才差点就扑进冷宴堂的怀里了,怎么是出来动动这么简单。
    冷宴堂得意一笑,伸手将蓝索欢紧紧搂住,一起进入了客厅。。
    客厅里,蓝索欢亲手为冷宴堂倒了热茶,贴着他的身体坐了下来,她现在所有的钱拿出来都不够,高利贷那边暂时也不能将钱都收集上来,地皮要卖,也来不及,她必须让冷宴堂拿钱出来,但如果她知道自己要去美国,对付萧南绝,不知道会不会同意她去?
    蓝索欢怕的是,冷宴堂根本不相信她,他一直都怀疑索欢还爱着萧南绝,所以就算她说出去美国的目的,冷宴堂又能相信几分,何况萧南绝还要离婚了。
    “我最近有桩生意出了点小问题,要去趟美国,不过你放心,婚期不会耽误的。”冷宴堂眉头紧皱,出现这样的事情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去美国?”
    蓝索欢有些吃惊,真是碰巧了,她也想去一趟,却没有理由说出来,看来理由不用找了,自己送上门了。
    “不如我陪着你,你走了,我一个人也没有意思。”
    蓝索欢腻腻歪歪地倚在了冷宴堂的身上,她知道这个家伙一定不会拒绝的,他走到哪里,都恨不得带着她,所以定然不会拒绝她的要求,果然她的话让冷宴堂有些吃惊,这女人今日竟然这么主动,要陪着他了,让他有点受宠若惊,他伸出手指端起了蓝索欢的下巴,目光烁烁放着光芒,难以掩饰他的欣喜。
    “你不会说,一刻也离不开我了吧?”
    “难道不好吗?莫不是我离不开你,你很得意?”
    蓝索欢掐了冷宴堂一下,到底谁离不开谁,还不一定呢,他追了她两年,就是证据了。
    “不行,我不带你去!”冷宴堂嘴角一挑,摇了一下头,蓝索欢什么主动倒贴上来,又出门迎接,又倒茶,还这样近的距离坐着,一定是心里有鬼。
    “为什么?”蓝索欢以为冷宴堂会老老实实地答应,却想不到他竟然一口拒绝了,让她好大的没面子,热脸贴了个冷屁股。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带你去!”
    冷宴堂微微地笑着,说得口是心非,他当然想带着她,只是不能那么痛快地答应了她。
    “不带算了,我自己留在这里寂寞了,就找几个美男回来陪着我,我记得在云南我好像认识几个牛郎的,叫什么来着,我还有他们的名片呢,一定是放在卧室了,我去拿,打打他们的电话。”
    蓝索欢一副开心的样子,然后目光转向了冷宴堂问着:“你什么时候走?我好叫他们过来……”
    蓝索欢自鸣得意地炫耀着,其实她什么鸭子都不认识,这两年只顾着生意和生毛豆了,哪里有心情找男人玩,可冷宴堂听了这话之后,脸和意向的一样,青绿色的,他用极其冰冷的声音说。
    “蓝索欢,你敢找男人羞辱我,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最多偷偷的了……”
    蓝索欢若无其事地说着。
    “跟我去美国,明天一早就走,回来我们如期举行婚礼。”
    那家伙的脸一直绿着,到了吃晚餐的时候,都阴阴的吓人,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好像真的生气了,蓝索欢倒是满脸堆笑,整顿饭吃下来都很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