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跟我去美国,明天一早就走,回来我们如期举行婚礼。”
    那家伙的脸一直绿着,到了吃晚餐的时候,都阴阴的吓人,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好像真的生气了,蓝索欢倒是满脸堆笑,整顿饭吃下来都很开心。
    冷宴堂吃了晚餐,脸还没有放晴,气呼呼地回了卧室,蓝索欢见他心情不好,转身想溜回自己的房间,却被他一把揪住了后衣领子,硬生生地拎进了他的卧室。
    “今晚我们睡一起。”几个小时了,他就说了这么一句话,莫不是怕蓝索欢的房间里藏了男人?
    “还生气呢?我只是说着玩的,我哪里有那么多美男子,也没有什么名片,不信你去我的房间搜搜看啊,保证只有一个男人的,就是冷宴堂。”
    蓝索欢可是从小在索菲亚手底下长大的,别的本事没学会,讨好男人的手段可是一流的,她抱着冷宴堂的腰,头倚着他的肩膀,身子痴缠地蹭着,小手不安分地摸着,很快冷宴堂的脸上的阴郁没有了,脸上浮现了一层淡淡的欲/望。
    “我要洗澡,给我搓背。”冷宴堂转身大步地向洗浴间走去,蓝索欢好像长在他身上一样,一起被拖进了洗浴间。
    搓背啊,蓝索欢这个倒是在行,在索菲亚身边的时候,没少替老娘搓背,倒是那些男人的背搓得少了点儿。
    冷宴堂毫不避讳地脱着衣服,脱一件扔在蓝索欢头上一件,一会儿功夫蓝索欢的脑袋上都是衣服,最后还有他的内/裤,这家伙真是过分啊。
    蓝索欢将衣服一件件地从头上拿出来,冷宴堂已经进入浴缸里了,头倚在浴缸的壁上,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蓝索欢悄然地走过去,小手放在了他的肩头,讨好地揉捏了起来。
    “舒服吗?”蓝索欢奶声奶气地说,自己听了都一身鸡皮疙瘩。
    “靠近点。”他的眼睛没有睁开,看不出什么神情,只是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靠近点?
    这不是已经很近了吗?蓝索欢凑了凑,身体已经凑到浴缸前了,这样总可以了吧,她卖力地揉着冷宴堂的肩膀。
    “脱了,进来。”冷宴堂又冒出了一句。
    脱了?还进去?
    蓝索欢吞咽了一下口水,她还没有和男人一起沐浴过,虽然曾经和萧南绝夫妻一场,无数次想过和他一起鸳鸯/浴的情景,可萧南绝那个死男人就是不肯,一次都没实现过,现在面对冷宴堂这副健硕的身体,她竟然有些气喘了。
    “怎么?你怕了?怕了就出去等着,不过有什么要求就不要和我说了。”
    冷宴堂太了解蓝索欢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蓝索欢确实有事想求,不然如何这般讨好,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索性已经是他的人了,在床上,才水里,还不是一样看。
    脱衣服蓝索欢最麻利,没几下,将自己的衣服脱了,束胸拽掉,直接抬脚,还不等进入水中,就被冷宴堂一把抱住,压在了胸膛上。
    “知道吗?我就是喜欢你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风?骚,火辣。”
    他的手一拉,蓝索欢光溜溜的身子浸入水中,趴在了他的身上,两个人的身体搅拌着清水,一荡荡地触碰着,想不到鸳鸯/浴还真销魂,蓝索欢想了那么久,竟然和冷宴堂做到了。
    聚美的男人双眸已经睁开了,眸子里已经徜徉了深深的醉意,他的手从蓝索欢的锁骨上滑过,麻酥酥的好受。
    蓝索欢嫣然一笑,小云说过,小姐要么别笑,只要一笑,男人的魂儿肯定没了,所以她对着冷宴堂娇媚地笑了,然后伸开双臂,张开四肢,伏在他健硕的身上,只是这样贴敷而下,冷宴堂的胸脯就剧烈地起伏起来。
    “想要什么,说吧?”冷宴堂扣住了她的身子,这会儿她想要什么,他都会满足她,她的身体实在太火热迷人了。
    “你答应我结婚给我十个亿的彩礼,能不能现在给我?”蓝索欢要这笔钱,实现她离开美国唐人街定下的目标。
    “你马上就要那个十个亿,如果结婚的时候,你跑了,我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冷宴堂诡异地笑着。
    “我向你保证,如果婚礼因为我的原因没有办法进行,这十个亿我原封不动还给你,如果是因为你,就不一样了。”
    蓝索欢盯着冷宴堂的五官,越看他,越觉得这个男人俊朗得透着灵气,他的唇厚性感,线条分明,虽然尝过多次,还是诱/人,她突然俯下唇,亲了冷宴堂一下,十足的小荡/妇样子。
    “好,一会儿我就给你转账,记住你的话,你敢无辜消失,我就追杀你一辈子。”
    这个家伙,真是出人意料,蓝索欢以为会有多难,想不到他这么痛快地答应了,而且对于自己的实力深信不疑,就算蓝索欢藏起来了,也躲不过他的五指山。
    “你怎么不问问,我要这么急着要钱做什么?”蓝索欢低声问。
    “你的嘴巴,我还不了解,你若是想说,早就说了。”冷宴堂在蓝索欢的唇上一点,眼眸炙热了起来。
    有老公如此,如果蓝索欢不嫁,就是傻瓜了。
    …
    第三更送上,今日更新完毕,明天继续





     138:婚前10
     更新时间:2012…9…15 17:45:14 本章字数:3474

    蓝索欢没有想到十个亿就这么容易得到了,就好像当初萧南绝得到她的十个亿一样,似乎面对爱情,盲目的不仅仅只有蓝索欢一个,还有沉稳冷静的冷宴堂,头伏在冷宴堂的怀中,蓝索欢久久不愿离开,他对她是真心,在他答应的那一瞬间,脆弱了,无用的泪水滚落在温水之中。六孽訫钺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轻声地询问着。
    “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注定为你倾倒,你是我的宿命。”冷宴堂端起蓝索欢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这双眼睛似乎满含话语,不需要她说一句甜言蜜语,男人也会为她赴汤蹈火。
    “如果能早点遇到你,也许索欢会开心一辈子。”
    索欢的要求从十二岁那年开始就是那么简单,只要爱情,不要其他的,现在爱情来了,却迟了那么多年,她的心也被伤得千疮百孔,希望美国回来之后,一切都重新开始。
    “现在也不晚……”
    他滚烫的唇覆盖上来,久久地吻着她,只要她最终在他的怀中,就不会晚,他只要这个结果,冷宴堂今日出门又遇到了萧南绝,说话之间,他得知萧南绝要离婚了,和蓝索欢离婚之后,他活得并不幸福,虽然萧南绝说到自己的家事很少,但字里行间,冷宴堂隐隐地感到,萧南绝对蓝索欢没有那么单纯。
    浴缸里的水荡漾而起,吻撩拨着两个人的心弦,蓝索欢觉得身子被锢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热,他噘着她的唇,她胸脯的樱桃,手大力地抚在她的臀上,坚硬的东西低着她的柔软,挑/逗着她的神经。
    “行吗?”冷宴堂轻声低问,他在征求她的同意,他的眼中已经聚集了对她的需要。
    “我是你的……”
    蓝索欢睁着惺忪的眼眸,心狂乱地跳着,明显感到他手上的力量加大,她的身体在一顿之后,陷入温水中,他的炙热穿过了她的身体,水花儿一溅之后,动作变得狂烈起来。
    心灵在渴/望,身体在悸/动,蓝索欢在冷宴堂的怀中,深深地喘息着,呻吟着,她的魂儿在飞散着,飘荡着,逍遥着。
    何时她被抱入床中,蓝索欢不知道,只感到他一直没有停止,在她的身体最深处缠绵着,她的喘息变得呻/吟,所谓淫/娃,荡/妇,也不过如此,她叫得好荡心,销魂,就好像小时候在那些阿姨的门口听到的一样,让人感到面红耳赤,冷宴堂调教在床上调教她,她服帖心甘,任其摆布,这床上的事儿还真没那么简单,她只听说过男人和女人做,却不知道还花样儿繁多……
    “你是老手……”。
    激/情之后蓝索欢羞涩地贴在冷宴堂的胸膛前,手指摸着他的肌肉,刚才他在后面抱着她的臀时,她差点吓坏了,当感觉他撞击刺激亢奋的时候,她受用极了。
    “在中东打仗时,休战期间,去过那种地方,那些女人都很厉害。”冷宴堂笑着。
    “你找妓/女?”蓝索欢心里有点不舒服了。
    “当兵的都找,每天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还不知道能活到哪天呢,那些事儿没有什么爱,就是一种需要,算是对子弹畏惧的一种发泄,如果那会儿遇到你,你就算跑也没用,我一准将你扑倒,哈哈。”他大笑着。
    “说得好像发/情的老狗……”
    蓝索欢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声音很小地问:“你和楚丝丝,上过床吗?”
    记得他们之间很好的,有时候举止还很暧昧,好像很亲密的样子,蓝索欢一直想问这个问题,却因为当时她和冷宴堂之间只是交易,而难以启齿,现在却忍不住问了,话出口之后,蓝索欢后悔了,如果冷宴堂说上过,她不知道会不会嫉妒得发疯了。
    “没有。”冷宴堂直截了当地回答着。
    “真的?”蓝索欢才不信呢?楚丝丝一副送上门让他上的样子。
    “我有必要撒谎吗?如果是逢场作戏,玩一次什么的,都无所谓,她一副铁定心要嫁给我的样子,我怎么会玩火呢?如果我冷宴堂要结婚,那个女人一定是我最爱的……。”
    冷宴堂突然翻身起来,将蓝索欢圈在身体下,炙热的目光看着她:“我所有居所都没有女人,你就该知道,有些事情要用眼睛去看,而不是问……”
    “嗯,我以后也去看,不再问…。。”
    蓝索欢轻轻地点了点头,她在冷宴堂的身上有受用不尽的益处,不仅仅在床上,还有的处事风格上,她现在已经渐渐的被同化,在商场上成了第二个冷宴堂。
    柳你个要。第二天,蓝索欢拿到了她的十个亿,然后动身和冷宴堂一起去美国,她一路上表现得十分乖巧,入住美国纽约的酒店之后,冷宴堂急于处理公事,交代蓝索欢一定要在酒店里等着他,等他晚上带她在纽约转转。
    “一定等我回来。”冷宴堂叮嘱了蓝索欢,开车离开了。
    蓝索欢在酒店收拾了一下衣服和日常用品,楚思成的车开了进来,他打了电话给蓝索欢,蓝索欢马上束胸,换了男人的衣服,跑了出来。
    “冷宴堂刚走,我必须黄昏之前回来。”
    “你真当他是你的男人了?”楚思成一脸的不悦。
    “他不是,难道你是吗?”蓝索欢白了他一眼,虽然天下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至少冷宴堂还算够男人,其他的都不值一提。
    “如果你愿意,我就是你一个人的男人。”楚思成调笑着。
    “那得多少女人伤心,为了那些女人,我也不可能做那种傻事。”蓝索欢笑着拉开了车门,楚思成的鼻子都要气歪了。
    “我们今天要见萧南绝的妻子柳心如。”楚思成只说了这句话,跑车就缓缓地开了出去。
    纽约蓝宝咖啡厅里,蓝索欢这是第三次见到柳心如,第一次是在她和萧南绝的订婚仪式上,蓝索欢将他们订婚仪式搅和了,第二次是她和萧南绝的婚礼上,索欢差点将她和萧南绝一起送上西天,第三次就是现在,竟然是在她和萧南绝要离婚的时刻,很有趣,蓝索欢见到柳心如几乎都是在这个女人人生的转折点上。
    柳心如看起来十分疲惫,脸色憔悴蜡黄,好像生病了一般,她的身边坐着一个小男孩儿,楚思成说过,这个孩子是柳心如和其他男人生,在感情上,她背叛了萧南绝。
    这真是一种报应,蓝索欢笑面盈盈地走了上去。
    柳心如竟然没有认出蓝索欢,显得有些紧张。
    “这是我找来的大买主,能一下子将你要出手的所有生意都买下来。”楚思成看着柳心如。
    “我希望能快点,他就快回来了。”
    柳心如畏惧地看着蓝索欢,觉得这个美男子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了。
    “我只能出七层买下你所有的生意,而且要资产公证。”蓝索欢坐下了直接打压了价格,想不到自己的东西,竟然还要出钱买回来。
    “我着急出手这些,已经很便宜了,拿到市面上,怎么也要十几,二十倍。”柳心如紧张地说。
    “市面上?”
    蓝索欢笑了起来,如果柳心如敢拿到市面上,就一分钱都拿不到:“好像你很着急,据我所知萧南绝几日就能回来,你的时间也就这么多,不知道谁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也许只有我冷欢了。”
    蓝索欢的话是事实,柳心如的时间不多了,虽然卖的便宜,可是私下能找到可靠的买主真的很不容易。
    “妈咪,我饿了。”那个孩子摇着柳心如的手臂,柳心如看起来更加烦躁了,她狠狠地剜了儿子一眼,怒斥着:“和你的酒鬼爹地一样,就知道吃。”
    显然酒鬼的爹地指的不是萧南绝,蓝索欢心里暗暗觉得奇怪,难道萧南绝那方面真的不行,不但没有碰蓝索欢,连自己的妻子也满足不了,所以柳心如才去偷人,记得这个女人和萧南绝结婚的时候,好像肚子已经大了。
    “萧南绝的儿子?”
    蓝索欢的目光看向了男孩儿,故意地问着。
    “这不关你的事儿,我决定了,成交,今天我会带你去看所有的产业和手续,我都处理好了,看过之后,没有问题,我们交易。”
    柳心如戒心很强,她将孩子搂在怀中,狼狈地说。
    “我的律师已经到了纽约。”
    蓝索欢拍了一下巴掌,李丰带着蓝索欢的私人律师出现了,律师来会确保一切手续都是符合法律途径的。
    几个一个下午,蓝索欢和楚思成,柳心如辗转了很多地方,楚思成这家伙的消息真的很灵通,竟然都是事实,萧家的情况,他知道一清二楚,这家伙怎么这般厉害,好像已经关注萧家很久了。
    “你是一只狡兔,别人三个窟窿,你不知有多少个洞。”蓝索欢对这个家伙刮目相看了,他似乎很有手腕。
    “从你被赶出萧家开始,我就由一条色狼,变成狡兔了。”
    楚思成的眼眸中透着精明和犀利,蓝索欢有点怀疑,这还是她认识的楚思成吗?
    …
    对不起大家了,我才回来,去听了个讲座,第一更送上,一会儿晚点还有更新,等不及的亲可以明天看啊





     139:婚前11
     更新时间:2012…9…15 20:13:20 本章字数:3526

    其实柳心如的孩子到底是谁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对萧南绝就没有用过真心,整个过程,柳心如都忐忑不安,孩子一直在闹,她的发丝凌乱,步履蹒跚,蓝索欢有点想不明白,萧南绝到底看上了这个女人哪一点?
    仅仅查看产业和验证手续,就花费了一天的时候,蓝索欢一看天色不早了,赶紧结束今天的活动,不然冷宴堂回来看不到她就麻烦了。六孽訫钺
    “我必须回去了。”蓝索欢看了一下时间说。
    “别回去了,跟着我算了,我算看透了,其实你蓝索欢和我就是一路人,都够狡猾奸诈的,低价买来,就算马上出手都赚了几十倍,你和我在一起,我们就是超级大富翁了。”
    楚思成笑眯眯地看着蓝索欢,眼神之中带着欣赏。
    不得不说,楚思成说得很对,他做生意的手腕和冷宴堂有点像,而蓝索欢又是冷宴堂的土地,难免会十分默契,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想怎么做,对方心里想着什么,不过有点是事实,蓝索欢和楚思成无赖的时候,看法惊人的相似。
    如果是以前的蓝索欢,定然会来者不拒,就算不想和这个家伙有什么关系,也要先脱光了他,看了他的身材再说,可现在她只想回去见到冷宴堂,不希望这次的买卖影响了她和冷宴堂的感情。
    匆匆回到了酒店,蓝索欢好像做贼了一样,小心地推开了门,头探了进去,当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的时候,才松了口气,放心地走了进去。
    她刚站稳脚,冷宴堂就推门走了进来,从后面抱住了她。
    “今天出去了吗?”冷宴堂询问。
    “没,没有,一直在房间里憋着。”蓝索欢说谎了,她不是有心隐瞒冷宴堂,只是不希望他误会而已。
    “束胸,还穿着男人的衣服?”冷宴堂的手放在了她的胸脯上,勒得很紧。
    “习惯了。”
    蓝索欢转身勾住了冷宴堂的脖子。
    “一天没见你,想你了。”
    “一看你就是撒谎了,哪里有想的样子。”
    冷宴堂这眼睛好像透视机,专门对着人的心窝子照,事实上,蓝索欢一天忙得焦头烂额,哪里有时间想冷宴堂。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蓝索欢要知道冷宴堂动身时间,看看她需要在多长时间内完全对萧南绝企业的收购。
    “后天晚上,我们回国……”
    冷宴堂端起了蓝索欢的下巴,目光深邃地说:“着急嫁给我了?”
    “嗯,这么好的男人,我怎能不着急?”
    蓝索欢的头靠在冷宴堂的胸膛前,她不仅仅着急结婚了,还着急在结婚那天告诉冷宴堂毛豆存在的惊人消息,让他知道,得到一个蓝索欢,也得到了冷家的继承人,一个热别的捣蛋鬼。
    这一夜又在缠绵中过去了,蓝索欢清晨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已经空了,他早早就出去处理工作,一定是走得很轻,怕吵醒了她。
    一个轱辘爬了起来,束胸,穿衣,酒店外,楚思成和律师已经在等着了,李丰到美国各处去查看那些珠宝行,确定事情能更加顺利一些。
    萧家的生意有景气的,不景气的,遍布美国的东西,萧夫人转手的,也都以李丰的名义买下来了,因为不景气,所以卖的便宜,萧夫人又将钱转到了珠宝行,可她不知道珠宝行马上就易主了。
    凡是索菲亚曾经的产业,蓝索欢一个都不放过,这曾经是索菲亚的心血,盛着索菲亚对蓝索欢满满的爱,也是我蓝索欢为了狗屁爱情,败光的东西,如今,峰回路转,又重新回到蓝索欢的手上。
    拿着一张张合同,一张张法人证书,变更声明,生效的法律文件,蓝索欢热泪盈眶,索菲亚有一点错了,在某些时刻,眼泪也是有用的东西。
    让蓝索欢欣喜,解恨的是,萧家几乎倾尽所有,冷宴堂给蓝索欢的钱,加上她自己的钱,她的资产已经快和冷宴堂平齐了,如果经营有方,她可能再次成为索菲亚第二。
    楚思成看着蓝索欢,眉头紧锁,这个女人哪里来的这么多钱,让他有些吃惊。
    “蓝索欢,你不是被萧楠绝骗光钱财了吗?你从哪里得那么多钱?”那个家伙狐疑地看着蓝索欢,每次李丰命人送支票过来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问。
    “人不能总是那么倒霉的,是不是?我蓝索欢倒霉的日子过去了。”
    蓝索欢轻声地说,她这辈子对大的恩人就是冷宴堂,就算嫁给他,她也亏欠那个男人的。
    “萧家出手的几家商贸公司,有人介入,突然涨价了,我们还要吗?”楚思成派人查探,很快有消息传来,原来有一股势力介入,开始跟他们抢生意,竞争大了,价钱自然高了
    “知道谁跟我们抢生意吗?”蓝索欢问。
    “这天下还有谁有这实力?不用查都能想得出来,他还和你天天耳濡目染。”
    “冷宴堂?”真是糟糕,怎么遇到他了,这不是自相残杀吗?如果被冷宴堂查到对这些公司有兴趣的是她,不是死定了。
    “是啊,你打算要嫁的男人。”楚思成不悦地说。
    “遭了。”
    蓝索欢显得有些惶惶不安,继续僵持下去,冷宴堂一定会发火的,不能抢,必须让给他。
    “不就是几家公司吗?让给冷宴堂,我们退出,让他低价拿到。”蓝索欢必须退让。
    “你真是肥水不留外人甜呢,怎么买,都是自己的。”
    楚思成盯着蓝索欢,似乎在分析她对那个男人到底有几分真情:“你不是很喜欢萧南绝吗?据我所知,为了他,你可是什么脸都不要了。”
    “楚思成,你想找揍吗?我那个时候还小,不知道脸是什么东西,现在知道了。”对你来成。
    真是可恶,如果不是看他帮自己的面子上,蓝索欢一定要他好看。
    “不过你有那么多钱,真是让我大大的意外,蓝索欢,你不会铤而走险,做些危险的勾当吧?”
    楚思成突然问,蓝索欢的心咯噔了一下,她做高利贷,逼人要债,什么手段都用了,可谓无耻之极,如果被发现了,怎么说要坐几年的大牢。
    “我的钱。总比骗来的干净,还有一些是借的。”
    十个亿算是借冷宴堂的,一旦蓝索欢手里有钱,就会还给他,试探已经结束了,她需要一个踏踏实实的家,她,毛豆,还有冷宴堂。
    “蓝索欢,钱是挣不完的,我想我们应该留点给别人,要不天怨人怒,这做人凡事要留一点余地。”
    “想不到,你的胸襟还不错。”蓝索欢夸奖着他。
    “你的钱也差不多了,买不起了。”
    楚思成真是可恶,什么事都要说得那么明白,让人没有面子,其实蓝索欢真的没有多少闲钱了,虽然不甘心,但也无可奈何,如今手上多了太多的产业,下一步就是怎么管理了。
    “我在想象……如果萧南绝回来了,发现自己手里的产业几乎没有了,该是什么表情?”楚思成突然说。
    这个问题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