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3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个问题说的好,蓝索欢也在想象,萧南绝啊萧南绝,你害了一个女人,也会败在另一个女人的手里,真是可怜可悲,活该有今天。
    “柳心如真够狠的。”
    蓝索欢笑了起来,以前她蓝索欢对萧南绝一心一意,心都愿意掏出来给他,他竟然嫌弃她,现在柳心如处处算计他,连孩子都不是他的,这个局面是不是很滑稽,因果报应,蓝索欢现在相信了。
    “所以我说过,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只有蓝索欢最值得珍惜,他萧南绝对你做的,我简直就是恨之入骨,如果你当初能对我有那么一点点的好,我都会惜你如命。”
    楚思成俊脸含春,目光勾魂般朝蓝索欢看来。
    “早没看出你的好。”蓝索欢真心实意地说,当初她瞧不起这个男人,就算身无分文都不跟着他,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不是看起来那么轻浮。
    “既然现在知道我的好了,跟着我吧,别找冷宴堂了,如果你欠他的钱,我来帮你还。”楚思成贼心不死,又来勾/引蓝索欢了。
    “我想告诉你一句话,你就不会再提及这个问题了,如果冷宴堂不要我,或者我不能嫁给他,我这辈子就不再嫁人了。”
    “冷宴堂给你吃秤砣了?”楚思成羞恼地问。
    “他给我吃的是定心丸。”
    蓝索欢微微一笑,她再次结婚,一定要找最诚恳的男人,那个人就是冷宴堂,已经深深影响她生命的男人。
    “今天结束的真早,不如我带你去纽约唐人街转转?旧地重游,你已经三年没有去过了。”楚思成兴致勃勃地说。
    “我不去!”。
    想到那个地方,就是蓝索欢的痛。
    “你不敢去,说明你还没有从萧南绝的阴影中解脱出来,怎么能干净利落地嫁给冷宴堂,要想和他一辈子幸福,就要在心里彻底将他剔除!”
    楚思成十分严肃,他这句话就已经在诚心祝福她和冷宴堂了,他说得很对,必须给冷宴堂一个全心全意的蓝索欢,从哪里跌倒,在哪里爬起来。
    …
    对不起了,二更送上,附带一个问题:萧南绝爱过蓝索欢吗?答对了明天加更。





     140:婚前12
     更新时间:2012…9…16 8:32:06 本章字数:3475

    纽约的唐人街还和三年前一样,曾经细说蓝索欢和索菲亚是非的人还在忙碌着,现在没有了小淫/娃,小荡/妇,他们的嘴巴也没有停下来,说着某男某女的荒唐事儿,似乎说长道短,是他们天生的本事。六孽訫钺
    听到这些话语,想着那些事儿,蓝索欢笑了,心中暗暗地念着。
    “萧楠绝,我们没有相亲相爱,自然就不会天荒地老,曾经你夺走的,现在都回到我的手上了,所有爱恨情仇,该结束了,从这里开始,就从这里结束吧。”
    但笑着笑着,她哭了,哭得一塌糊涂,却不知道自己哭什么?那些回忆充斥着脑海,她的跑车,她的张扬,萧南绝那张刻骨铭心地脸,还有她被毁掉的梦想。
    跑车停在了路边,楚思成递给了她手帕,多年来不曾见到哭泣的女人,似乎有流不完的泪水。
    “还想着他?”
    “我说过,终有一天,他吞下去的,要全部吐出来,现在我做到了,他萧楠绝,已经跟我没有关系了,我哭只是因为……我浪费了六七年的时光。”
    蓝索欢深吸了一口气,迎着唐人街的风,她的一生能有几个七年,却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似乎只有今日她才活过来了。
    现在她要嫁了,一个比萧南绝还好十倍的男人,蓝索欢一定要给萧南绝下请帖,正式回复本名蓝索欢,冷宴堂夫人。
    “我说过,我做到了。”蓝索欢眼睛蒙着水雾,这算是报复吗?其实只是给索菲亚一份安慰而已,她的女儿终于长大了,不再被人欺负。
    “蓝索欢,为什么不考虑我,嫁给我,我发誓,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女人。”楚思成哀求着,似乎只要他此时和蓝索欢分开,就再也没有机会得到她。
    “对不起……”
    蓝索欢觉得抱歉,有些时候,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你已经拒绝过我一次,现在是第二次,我希望我还有第三次机会。”
    楚思成在蓝索欢失神之际,捧起她的下巴,她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气息一点点逼近,就在蓝索欢想推开他,躲避开时,跑车前已经多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欢欢。”
    他的声音轻且缥缈,沙哑而低沉,蓝索欢猛然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冷宴堂已经站在跑车前。
    “跟我回家。”冷宴堂对蓝索欢说,几乎看不出他脸上的愤怒,而是异常的温和,轻风之中,冷宴堂建议挺拔,刚毅的脸庞浮现了一条条柔美的线条,满是阳刚之气,他的出现,让蓝索欢什么都忘记了。
    “你怎么来了?”蓝索欢有些失神,对他的突然出现,实在很意外,他不是忙得不可开交吗?
    “我再忙下去,你被人拐走了。”
    冷宴堂说话真不给人面子,好像蓝索欢铁定要和楚思成私奔一样,蓝索欢被他弄得一脸通红,生气就生气好了,还胡乱说话。
    谁知不等蓝索欢说话,楚思成突然来了一句。
    “万事有先来后到,我早就三年前就向她求婚了,想要,何必拐她?能帮助她的也不止你冷宴堂一个人。”楚思成一边嘟囔着,一边拽着蓝索欢,要开车离开,他的手劲大得吓人,蓝索欢感觉整个手腕几乎要碎了,想不到楚思成来真的了,看来他三年前说的不是假话。
    “楚思成,感情与先来后到没有关系,她已经是我冷宴堂的人了,你带不走她!”
    冷宴堂眉宇一皱,拉开了车门,拽住了蓝索欢的右手,一个左,一个右,让蓝索欢尴尬极了。
    “冷宴堂,你也不缺女人,就成全了我这次。”楚思成的声音充满了怒火,说什么不肯放手。
    “你也不缺女人,所以为何不能成全了我?赶紧放手,不然我砸了你的跑车。”冷宴堂怒目相视,让蓝索欢大为吃惊。
    “我可是久闻冷宴堂大名,你不是喜欢男人吗?这个是女人,不合你的胃口。”楚思成讽刺着冷宴堂。
    “哈哈?我喜欢男人?还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明明有身材玲珑,偏要穿得像男人,弄得我声名狼藉,我有什么办法?”
    冷宴堂笑得十分暧昧,他的话让我想到了当年,我到处追赶萧南绝,让他美名远扬,自己却声名狼藉,今日却是冷宴堂。
    楚思成似乎什么都明白了,脸色难看,手也松开了,冷宴堂不是喜欢男人,而是喜欢女扮男装的蓝索欢。
    “蓝索欢,别忘记了你答应我的。”冷宴堂将脸转向蓝索欢,不再称呼他为欢欢,而是直叫出了她的名字。
    蓝索欢怎么会忘记,她一定会实现自己的诺言,因为她没有多余的钱还给冷宴堂了,就算卖,她都将自己卖给了这个男人。。
    “如果不是我们一起挣钱了一桩生意,我还真以为你来美国是为了陪着我,蓝索欢,你怎么不直接挑明,难道我冷宴堂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冷宴堂话说得坦坦荡荡,倒显得蓝索欢卑劣小气了,原来他并不介意,他只在乎蓝索欢的心在哪里?
    “我只是想和你毫无牵挂地结婚……”蓝索欢低声说。
    “我的工作忙完了,你放手的,我收购了,如果你想要哪几个公司,我可以还给你,但不管你是什么想法,我都等你,等你将所有事情处理完,我们再回去。”听到冷宴堂这话,楚思成的眉头皱得更厉害,刚刚松开的手,又伸过来,暗中使劲,冷宴堂这回才真的生气了。
    “既然冷宴堂不忙了,我就尽尽地主之谊,请你乐一乐,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楚思成笑得极为亲切,但眼神却甚为阴郁。
    “刚刚好,我也陪着欢欢,一起吧。”两人的话冰冰有礼,却暗藏着杀机,冷宴堂来开了车门,将蓝索欢拉到了后座上,然后坐在了他的身边。
    车子开出去的时候,一路上楚思成吹着口哨,好像并不当冷宴堂是盘菜,神态悠闲自在,蓝索欢的身边,冷宴堂勾着嘴角,笑得淡漠轻松,唯独蓝索欢有点紧张,压抑得喘不过气来,不知道冷宴堂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却不表现出来,他这个家伙一向深藏不露。
    楚思成一定是故意的,竟然将车开到了一个夜总会,这里曾经是索菲亚的地方,后来被索菲亚卖掉了,里面经营什么,蓝索欢最清楚了。
    楚思成下车了,冷宴堂似乎也没有犹豫,和他一起走进了夜总会,夜总会好像早就准备好了迎接他们两个,门前排着两排长队,女子穿得暴露而诱/人,一个个挤眉弄眼,只是妆化得太浓,不过这样男人喜欢。
    “服侍好这位冷先生,谁能让他开心了,我有打赏。”楚思成是这样的常客,很多女人都认识他,知道他出手阔绰,听楚思成这样一说,两排的女人全都像饿狼扑虎那般涌向冷宴堂,她们似乎是故意的,人头汹涌的场面,十分壮观,惊心动魄,香气将冷宴堂包围了起来。
    “好好享受吧,也许这个世界上,不只有你的欢欢可爱。”楚思成坏坏地笑着。
    冷宴堂虽然身材高大,却挡不住一下子冲过来的女人,她们对他上下其手,那家伙的脸黑如锅底,眉头锁成了一个“川”字,楚思成微微一笑,好像一只狡猾的老狐狸,蓝索欢我就知道楚思成没那么好心邀请冷宴堂,是想让他难堪。
    “马上滚开!”冷宴堂突然低喝了一声,浑身上下散发出让人胆寒的光芒,冷冽的目光一扫,那群女子竟然都吓得不敢上前了,一个个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来这里的男人不都是想找乐子的吗?
    蓝索欢也被冷宴堂吓了一跳,想不到他那会儿不生气,这会儿倒是火了。
    “这么多的女人,冷先生还不满意吗?不如挑几个走,随便玩,钱替你给了。”楚思成一脸无耻地说。
    “谢谢你的好意,可惜我从来不玩这种女人,如果说要选,还是这个合适。”说完冷宴堂转身一把搂住了蓝索欢的肩膀,握住了她的手,指尖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划着,众目睽睽之下,好像两个男人在调/情,蓝索欢就算脸皮再厚,也红了。
    那些女莺莺燕燕的女人都张口结舌,知道自己失败的原因了,原来这位冷先生喜欢男人。
    “你还不放手,看看她们怎么看我们的,真丢人。”蓝索欢认出了女人中的几个,索菲亚在的时候她们就在这里做了,竟然现在还在。就手就你。
    “不放,跟我出去,这里太污浊。”
    冷宴堂答得干脆,拉着蓝索欢就向外走。
    请冷的街头,不似夜总会里面那么热闹,冷宴堂松了口气,呼呼地喘息着。
    “你真的听过我的传闻吗?看过关于我的那本书吗?冷宴堂,你有好好地了解我吗?”蓝索欢问着,冷宴堂对他实在太好,好得不考虑她以前的名声,有点让她不敢相信。
    “听过,也看过,说得不错,写的很有文采。”他还是微笑着。
    “我只是一个弃妇,别人都不要了,你还想要?”
    “可我想要,一直想要。”冷宴堂从后面环住蓝索欢的腰,将她整个人搂在怀中,心跳一下子快了。
    ……
    一更送上,第二更中午以后,出门两小时。





     141:婚前13
     更新时间:2012…9…16 11:48:45 本章字数:3382

    “你真傻。六孽訫钺”蓝索欢感动地说,这次她遇到真爱了,心里甜蜜蜜的。
    “傻得值得你留在我的身边。”冷宴堂说着,声音柔柔的,搔着蓝索欢的心,她的身子一下子软软的,倚在了他的身上,感受着他的休温,他的心跳。
    “以后很多人会笑话你,娶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蓝索欢说。
    “我什么时候在乎了别人,只要我知道就可以,冷宴堂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相信别人的嘴。”
    冷宴堂的双眸一眯,说起了三年前的一段往事:“我买了那本书,看了一天一夜,孜孜不倦,想着你怎么如此神通广大,看过的男人都想知道,这个欢是何许女人。”冷宴堂的话,让蓝索欢的额头冒汗了,他居然真的看了,那里面写的,她简直就不是人,而是性/能力极强的荡/妇?
    “臭烂的文笔,不知道哪里抄袭来的?”蓝索欢恼声恼气地说着。
    “文笔不错啊,写的实在精彩,连床上的细节都写了,估计读的人,都很受教育。”冷宴堂说的时候,竟然偷偷地笑了起来,蓝索欢的脸都是惨绿色的,他说得暖昧,看她的眼神也暧昧,好像那书里写的不是别人,而是她和冷宴堂之间的那点事儿。
    “不过有一点笔者搞错了,那书描写的时间,地点,人物,性格,哪里是你,分明就是唐人街的妓/女,后来听说,这个作者是有人指使的,母后有个人出钱让他写了这些。”
    有人指使?蓝索欢心中一惊,很是压抑,当初她就怀疑为何这个家伙要写这种东西,仅仅是为了一点点稿费吗?现在看来,确实没有那么简单,萧家从头到尾都在布局。
    一颗真心给了萧南绝,却换来如此真相,蓝索欢此时想来,还觉得心中郁结,蓝索欢轻叹一声。
    “过往犹如噩梦,说来也是我蓝索欢咎由自取,索菲亚一直告诉我强扭的瓜不甜,我却执迷不悟,任性,作恶,嚣张,那时的蓝索欢哪里还是个人,其实那个作者说的也不全是假话,我小时候真的很坏,仗着家中有钱财,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甚至小孩子都不放过,棒球棍不知道打了多少人,我恨他们说索菲亚的坏话,恨他们瞧不起她,似乎只有武力才能让他们闭嘴。那个时候看到他们哭,他们叫,求饶,我不知道有多开心。”
    蓝索欢所得无比怅惘,兰博基尼跑在唐人街上,大家都四散奔逃,鬼哭狼嚎,蓝索欢岂是一个坏字可以形容的。
    “你那时虽然坏,却一定很可爱。”冷宴堂说。
    “如果你被我的棒球棍打了,被我的跑车撞了,就不会这么说了,一定也和那些人一样恨不得我赶紧死了。”
    蓝索欢觉得眼睛有点难受,她那时嚣张得,抓住美男,脱光衣服,看个过瘾,却不让那些男人过瘾,多少男人在背后渴/望她,因为得不到,开始造谣生事。
    “你是个好女孩儿,只是你的处境让你不得不那么做,以后就好了,跟了我,成了我的女人,没有人敢说你,他们若是说你,我去修理他们。”
    冷宴堂轻轻地抱着蓝索欢,轻声说:“现在除了我,你不能再跟别人,萧南绝不行,楚思成也不行。”他俯唇下来,根本不管有多少人在周边看着,一个大男人,亲了另一个男人,吻得肆意火辣,他将她抵在墙壁上,强烈的男儿气息直入肺腑。
    周围的人张口结舌,估计在唐人街能看到男人和女人接吻,看到男人和男人实在有些不能接受。
    蓝索欢知道他们想说什么,不出一个小时,这个消息就会传遍唐人街,有两个男人在胖若无人的亲热,吻得唇都肿了,身体粘在一起分不开了。
    蓝索欢的面颊上突然洋溢起了微笑,原来她也有不在乎这种流言蜚语,看冷宴堂笑话的一天,以后所有的风言风语和绯闻,都由这个男人承受,她只做他避风港里的女人,不再经受风雨的洗礼。
    天色渐暗,昏黄的灯光下,楚思成走了出来,懊恼地站在一边,他看蓝索欢和冷宴堂的眼神,和那些不同,那些人是惊讶,他是嫉妒。
    冷宴堂放开了蓝索欢,仍旧胖若无人,他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拉着蓝索欢绝尘而去。
    处理了美国的事情,蓝索欢随着冷宴堂一起坐飞机回国了,她和他一样有点着急结婚了,更加着急见到自己的儿子,所有没有机会亲眼看到萧南绝惨败的样子,那一幕曾经他期盼了很久,现在却没有那么心急想看到了,一切都已成了定局,无法扭转。
    因为婚礼要在云南举行,他们还是回到了云南,想着要结婚了,不但能见到冷毛豆,还能让他们父子相认,蓝索欢有点激动,心潮起伏着。
    站在别墅的甬道上,蓝索欢呼吸着入秋的清风。
    “外面风大。”冷宴堂说,他说得没错,风的确很大,吹的他衣角翻飞,发丝飞扬,蓝索欢却不觉得冷冽,因为她的手一直被他握着,是暖的。
    “你不觉得,我好想做了一个梦,梦醒了,心也坚定了。”蓝索欢神往地说着,她恍然之间,都不知道冷毛豆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了。
    冷宴堂笑,笑的徇烂,他说他现在筹办婚礼差不多了,只等着婚礼的那天看到蓝索欢给他的那个惊喜。
    “能现在告诉我吗?我有点等不及了。”冷宴堂拥着索欢。
    “不行,我一定要你在开心的时候,更加开心。”蓝索欢坚持,岂是她也想见到儿子,给儿子冷毛豆一个惊喜,也许冷毛豆会十分喜欢冷宴堂这个爹地。
    “还有一周,我能忍。”
    冷宴堂仍旧笑着,说得好像他是忍者神龟一样。
    “欢欢,你先进去,等我一会儿,我去婚礼场地看看,记得,别一个人走了,不然我真的生气了。”冷宴堂笑着在蓝索欢的唇啄了一下,就匆匆离去。
    冷宴堂出去了,蓝索欢没有着急回到进入别墅,而是坐在草坪里的长椅上,享受着青草的芳香,她在考虑,一会儿开车回去看看冷毛豆,估计他不开心,又在打小云的脑袋了。
    就在蓝索欢想站起来出去的时候,大门外一辆红色的轿车开了进来,停下后,车门打开,一个优雅的女人走了下来,蓝索欢定睛一看,这个女人她认识,竟然是楚丝丝,奇怪?这女人不是和冷宴堂分手了吗?怎么在这里出现了?
    “楚丝丝小姐。”蓝索欢笑呵呵地迎了上去,作为女主人,她要拿出诚恳的待客之道。
    “你要与冷宴堂结婚?”楚丝丝直截了当地问,声音听起来有点悲伤,她一定是收到了请帖,才会愤怒地登门。
    “是。”蓝索欢回答。
    “你不能嫁他。”楚丝丝冷冷地对蓝索欢说,目光没有平日的柔和,说不出的坚定,甚至隐隐间,还带着一点狠劲。
    “如果我偏嫁呢?”蓝索欢听了这话可真不高兴,立刻皱眉与楚丝丝对视,她我嫁谁关这个女人什么事?冷宴堂选择的是蓝索欢,又不是她。
    “我才知道你是女人,你的名字叫蓝索欢,你的事情我早就听说了,想不到你装扮成了男人来纠缠冷宴堂,我敢保证,你嫁不了他的。”楚丝丝淡淡地说,声音如天籁般好听,却阴冷异常。
    蓝索欢咬着嘴唇,冷眼地看着这个女人,她讨厌楚丝丝的淡定和坚定,她那么自信,好像冷宴堂是她掌中之物一样。
    “我一定会嫁给他的。”蓝索欢不卑不亢,一个这么好的男人,是女人都要争一争,何况蓝索欢没有什么好争,冷宴堂爱的是她。
    “既然你不爱他,何必害人害己?”楚丝丝说时,意味深长地看了蓝索欢一眼,她一定是了解蓝索欢的过去,知道蓝索欢对萧南绝的一腔热情,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只是来提醒你,别做无聊的事儿,蓝索欢。”楚丝丝说完这句话,转身走向了自己的红色轿车,拉开了车门,身材婀娜多姿,回眸轻蔑一笑之后,她上了车,然后红色轿车傲慢地开了出去。
    为什么她说蓝索欢不爱冷宴堂?莫非是旁观者清?冷宴堂给蓝索欢感觉与萧楠绝不一样,可为什么要一样?萧南绝和冷宴堂根本就是两个男人。
    楚丝丝凭什么那么说,断定蓝索欢不会嫁给冷宴堂,她凭什么?。
    很晚冷宴堂才回来,蓝索欢仍旧坐在长椅上,她被一些事情困扰,楚丝丝似乎话里有话,难道她和冷宴堂之间有什么暧/昧的事情?才会说出了那样的话?
    “在想什么?”
    蓝索欢想得太出神了,冷宴堂将她搂在怀中,她才请醒过来,这家伙很喜欢从后面楼着她,给她一个出其不意,这个怀抱很温暖,蓝索欢不想抗拒。
    “怎么看起来这么累?”冷宴堂问,他的声音低沉而柔和,让人的忧虑一下子消失地无影无踪,心也无端软了下来。
    …
    二更女时女说。





     142:婚前14
     更新时间:2012…9…17 9:35:38 本章字数:6778

    “你不是让我在这里等你吗?我就在这里等你了,所以等得累了。六孽訫钺”我羞涩地说。
    “既然累了,我抱你进去,等过一周,我抱着你进新房。”冷宴堂眸子里染上了一片春色,俊朗的脸庞漾着幸福的笑容。
    冷宴堂伸出大长手臂,拦腰将蓝索欢抱在怀中,他的身躯高大,被他抱在怀中,这种感觉很温暖,也很安全,似乎就是天塌下来也不怕,他一步一步走着,稳健而有力,能嫁给他,现在想起来真是不错,越想越好。
    “冷宴堂。”蓝索欢轻轻地唤了他一声。
    “嗯”他轻轻应着,然后低头看她,在他低头那瞬间,蓝索欢一下子勾住了他的脖子,覆上了他的唇,轻轻吸着,小舌调皮地撬开他的牙齿,这应该是蓝索欢第一次真心实意地去吻他,发自内心地喜欢他的唇。
    “索欢。”冷宴堂似乎十分惊喜,声音有些发颤,因为被人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