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真是麻烦,不知道会不会连累到冷宴堂?”
    “不会的,小姐,你放心结婚好了,冷先生对你好,值得托付终身,有他照顾你,我也放心了,这高利贷在慢慢缩水,减小规模,收了钱,我们就不做了,何况这个生意是索菲亚留给你的,就算东窗事发,究其根源,难道他们能去坟墓里拉索菲亚出来吗?所以高利贷的事情,你不用多担心,安心结婚。”
    听了李丰的话,蓝索欢倒是吃了定心丸,放心多了,但李丰又提到了美国的生意。
    “萧南绝回美国了,已经知道自己的事业被柳心如变卖了,现在闹得不可开交,萧家已经不行了,这算是一个好消息了。”
    李丰也因为当年萧楠绝对蓝索欢的背叛而感到气愤,所以将这个消息告诉蓝索欢,就是希望蓝索欢能开心点儿,可是蓝索欢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开心,她只是拿回了原本属于她的东西而已。
    “我的买到的产业没有问题吧?”蓝索欢低声地问着。
    “没有问题,现在就算打官司,也拿不回去了,白纸黑字,真金白银,只是他们想知道是谁买去的。”
    李丰说的这点,蓝索欢倒没有什么好怕的,当初萧南绝一分没花,将索菲亚留给蓝索欢的都骗走了,现在她花钱买回来,也是理所当然,他有什么脸面来找索欢声讨,何况他是被自己的老婆出卖的,无关蓝索欢的事情,萧家的生意就算蓝索欢不买,也有其他人买。
    挂断了电话,蓝索欢走进了阳台,距离婚期还有三天,她期待一切回归平常。
    美国纽约………
    几乎是一夜之间,萧家由富豪榜上滑落了下来。
    萧夫人颓然地坐在客厅里,头低垂着,眼睛红肿着,她将萧家的一些不景气的产业便宜卖掉,将钱都投进了珠宝行和时装商场,想不到还没几天,珠宝行和时装商场就易手了,被她一直看好的儿媳卖掉了,萧家现在面临破产的局面,已经无力再启动新的房地产楼盘了。
    “柳心如,你怎么对得起我?”
    萧夫人十指紧握,咬牙切齿,柳心如是她一直看好的儿媳妇,也是她一心要撮合的,现在可好,这个女人竟然出卖了萧家,出卖了她的丈夫,这是萧夫人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萧南绝倚在吧台上,眉头紧蹙,他已经吸了好几只烟了,烟雾缭绕着他的眼眸,他现在身份乏力,大局已经无法挽回了。
    “我正在起草文件,和她离婚。”萧南绝低声地说。
    “不能离婚,南绝,想办法让她回来,她拿了那笔钱,至少也有几个亿,可以帮我们萧家东山再起的,就算你不爱她,也要装一装。”
    “我还要装?”
    萧南绝已经厌恶了这种生活,他活着好像就是为了哄骗女人的,是萧家的棋子。
    “至少小贝是我们萧家的孙子,为了孩子,南绝,不能让心如走啊。”萧夫人哭泣了起来,她的优雅都没有了。
    “小贝?根本不是我的儿子,是柳心如当初为了嫁给我,和其他男人搞出来的。”
    一向斯文的萧南绝羞恼地怒吼着,他在发现儿子不是亲生的时候,一直隐瞒着这个事实,现在既然撕破了脸皮,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只是他的心里有着一个秘密,萧夫人,柳心如,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一直藏了三年。
    “不是萧家的孩子?”
    萧夫人的脸一下子惨白了,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他在说什么?萧贝贝不是萧家的孙子,而是一个野种。
    “我和她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萧南绝低下了头。
    “那至少……”萧夫人睁大了带着泪水的眼眸,至少该想想办法挽回这个局面啊,萧家的房地产不景气了,珠宝行和时装商场是萧家的命脉。
    萧夫人喘息着,走上一步,抓住了儿子的手:“是谁买了我们的珠宝行,他用十几个亿买走了我们萧家上百亿的资产。”
    “那本来就是她的,不是我们萧家的。”
    萧南绝挣脱了妈妈的手,事发之后,萧南绝已经调查过了,当知道买家的身份之后,他的心释然了,一切都物归原主了,面对这个结果,这真是一种报应。
    “谁,南绝,你什么意思,那是我们家的产业,不是他的,他的行为是偷窃!”萧夫人歇斯底里地说着,她不明白,儿子的态度实在难以理解,怎么会本来就是那个人的。
    萧南绝木然地看着妈妈,眼光之中失去了所有的锐气,声音变得轻颤说。
    “买珠宝行和时装商场的是蓝索欢。”好么好有。
    “蓝索欢?”
    萧南绝好像被雷击了一样,整个人僵持住了,她连连后退,直接跌坐在了沙发里,三年了,那个女人竟然回来了,还将萧家曾经得来的,又抢了回去。
    ………
    1更





     144:婚约2
     更新时间:2012…9…18 10:07:35 本章字数:3499

    听到蓝索欢的名字,萧夫人好像见鬼了一样,那个女人在唐人街不是消失了吗?或许堕落了,或许已经死了,怎么会在三年后突然出现?
    萧夫人的面色苍白,唇色发紫,良久才喘息过来,仍旧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六孽訫钺
    “不会的,她怎么会还有钱?”
    萧夫人记得清楚,那女人走的时候,身无分文,怎么可能一下子拿出来十几个亿,蓝索欢就好像是百毒之虫死而不僵,这个问题也是萧南绝想知道的,蓝索欢如何变成了冷欢,又如何在云南拥有资产?
    “她没有放弃过……”
    萧南绝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但也必须相信,他呢喃地说:
    “一切都结束了,我们萧家还是萧家,属于蓝索欢的,她没有白白拿回去,而是买回去……”
    萧南绝撇嘴笑了起来,当打听到购买者的名字时,他什么都明白了,冷欢就是蓝索欢,那个只知道享受,嚣张跋扈的小霸王蜕变了,她在唐人街跌得很厉害,却又坚强地爬了起来,难以想象一个一无是处,放/荡低俗的女人,如何变得那么坚韧强大。
    萧夫人的手指抓着沙发套,摇着头,还是不敢相信蓝索欢回来了。可她不但回来了,还狠狠地报复了萧家,她抬起的眼眸看着自己的儿子,突然说了一句。
    “蓝索欢一定还爱着你,儿子,我们也许……”萧夫人说出这样的话,有些无地自容。
    “还爱着?不爱了,她已经不爱了……”
    萧南绝摇着头,他想到了在云南见到的那个冷欢,她的身边有了男人,是出色的冷宴堂。
    “她不会再追你的儿子追三条街,更不会堵着萧家的门口,让我娶了她,她也不会赖在萧家的房间里不肯离开,她不会回来了……”
    萧南绝无法理解自己的心,他曾经无比鄙视这个唐人街小荡/妇,被那个女人追求,几乎就是他的耻辱,他百般推脱,排斥,还不能将蓝索欢推出去,她变着花样儿地调/戏他,浪名远播,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萧南绝做出了一个决定,给这个女人一点教训,让她为她卑劣的行为付出代价。
    萧南绝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女人走进萧家的大门之后,却不知不觉地影响着他,她喜欢笑,喜欢想象,偶尔单纯,偶尔任性,开心的时候会欢欣鼓舞,不开心的时候,会崛起嘴巴,她很美,眼眸好像能说话,一颦一笑之间,让人心驰神往,最关键的,她对自己死心塌地,毫不设防,在他的计划一步步展开的时候,也一步步掉进她的情感漩涡中。
    萧南绝审视着自己的心,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走下去的时候,柳心如登门了,她说她怀孕了……萧南绝记得清楚,他娶了蓝索欢那段时间,被人在脊背上指指点点,他感到羞恼,于是在外面买醉,柳心如将他扶了回去,他睡在了她的床上整整一夜,因为实在太醉,想不起来到底有没有发生关系。
    现在想来,那是柳心如的算计而已。
    因为柳心如怀孕了,萧家希望他和蓝索欢的婚姻尽早结束,所有的阴谋迅速展开,他一步步地看着蓝索欢被赶出萧家。
    他和柳心如的婚礼上,蓝索欢开着她的跑车出现了,当她急速撞来的时候,萧南绝挡住柳心如和孩子,但看到的却是,蓝索欢的车冲进了水池……
    萧南绝无法描述那时的心情,他竟然觉得心痛,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甩开了柳心如的手臂,穿着西装奋力跳进可池水,将昏迷的蓝索欢捞了上来,那个婚礼很狼狈,他抱着蓝索欢拼命地往医院里跑……
    看着蓝索欢安然无恙,萧南绝再三向警察解释,说萧家对发生的事情不于追究,蓝索欢才只是被拘留了而已。
    蓝索欢走出拘留所的那天,萧南绝就一直开车跟着她,他看到了小云,看到了风流场所里混着的风/骚老妈子,猜想不能吃苦的小淫/娃要堕落成妓/女了,索性她的妈妈就是妓/女出身,女承母业,也没有什么稀奇,何况蓝索欢还是那么狼藉的女人。
    可风/骚的老妈子走了,接着楚思成出现了,萧南绝猜想着,也许蓝索欢想着依靠一个男人,给有钱的男人当情妇……这让萧南绝又爱,又轻视这个女人,她平时享乐习惯了。
    在那个破旧的小旅馆里,萧南绝出现了,他一直站在寒风中,蓝索欢这样的状态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堕落的,与其做别人的情妇,不如做他萧南绝的,于是他走了进去,说了那样的话……
    也是那次,萧南绝第一次看到蓝索欢嘲笑他的神情,而不是倾慕,让萧南绝感到挫败,可自从那次之后,蓝索欢凭空消失了,好像唐人街根本没有一个叫蓝索欢的人。
    “蓝索欢回来报复了?”萧夫人呢喃着。
    那算是报复吗?蓝索欢只是进行了一场交易而已,萧南绝冷笑着,笑得那么牵强,他转过身走出了别墅,曾经的一幕幕冲刺着他的神经,却什么都无法挽回了。
    就在萧南绝举步走出别墅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下属打来的电话。
    “老板,蓝索欢在三天之后,和冷宴堂结婚。”
    “结婚?”
    萧南绝的手指死死地捏着手机,她竟然要结婚了?曾经那个女人掐着腰,扭着臀,圆睁秀目喊出的话,仍旧回荡在耳边。
    “萧楠绝,你什么时候娶我?”
    “萧楠绝,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要么我调戏你,要么你调戏我!就这么定了!”。
    “萧楠绝,你死了那条风流的心吧,你是我蓝索欢的,想玩女人,只有这一个,想上就来吧。”
    她嚣张,她跋扈,她却也柔情万种。
    “老公,你不在,我怎么睡得着,不如我们一起上楼睡吧。”
    “老公,我没睡,等你呢。”
    “老公,我来了。”
    萧南绝的身体倚在了庭院里的树干上,入秋的森冷钻入了骨髓,他不知道他何时爱上了蓝索欢,原来此刻才知道,他竟然爱得那么深。
    …中国云南………
    蓝索欢这次有结婚的感觉了,想跑出来买婚纱,却发现新衣婚纱,冷宴堂都叫人送到别墅里来了,她的所有忙碌都是多此一举,因为冷宴堂这个家伙,对这个婚礼十分重视,东西一批又一批地送了过来,都是经过国际名师的独家设计,比蓝索欢的眼光高多了,她怀疑自己从小在那种场合长大,审美早就出了问题,所以还是闭嘴不说,等待冷宴堂安排好了。
    “不要再送来了,这婚纱,我结十次婚都够了。”蓝索欢说完,呸呸了几声,她这次一定要坚守婚姻阵地,不能再失败了,最好这辈子将这个男人赖定,谁叫他是冷毛豆的爹地呢。
    “你敢以后再结婚,我就将你们家的祖坟挖开!”家还家南。
    冷宴堂咬牙切齿地说,这句话实在耳熟,怎么好像以前蓝索欢经常说的,挖某某人的祖坟,扬了某某人的骨灰。
    “你敢?”蓝索欢厉害了起来。
    “你敢离开我,我就敢挖,不但挖你的祖坟,还追你到天涯海角。”冷宴堂说着,突然从背后楼着蓝索欢,轻轻含住她的耳垂。
    “一直追到你同意一辈子是我的人为止。”他的声音软软柔柔,撩拨人心,这家伙如果想勾/搭女人,勾一个保证成一个,没的跑。
    “恩”蓝索欢轻轻应了一声,她怎么可能想跑,天下之大,能容得下她的,也只有冷宴堂的身边了。
    在他的怀中忸怩了一会儿,蓝索欢想到了那天冷宴堂说的话,不觉好奇地问了一句。
    “你要调查的那个高利贷,怎么样了?”
    “我调查过了,这个高利贷时间可长了,少说也有十年了,之前断断续续的很少这么嚣张,最近两娘,有点平铺云南的势头,不知道谁有这样通天的本事,瞒过了那么多人,还真是不简单,几天前,还知道老板姓冷,这几天那些就闭口不提了,连冷这个字都没有人敢提了。”
    冷宴堂的眉宇紧皱,说得凝重,蓝索欢觉得脸上的肉猛的跳了一下,这个家伙这么精心地调查,却不知道高利贷的老板就在他的怀里抱着呢?
    “人家这么隐瞒,也许打算很快结束那个摊子呢,不然躲什么。”蓝索欢心虚地说。
    “你怎么对这个高利贷这么感兴趣?”冷宴堂奇怪地看着蓝索欢。
    蓝索欢的心咯噔了一下,差点跳出来,这个家伙不会是怀疑了吧?
    “当然感兴趣,那么赚钱,我也想干呢。”
    “小财迷,那个生意也不能做,你没钱,我可以给你。”冷宴堂亲昵地刮了刮蓝索欢的鼻子,似乎没有怀疑。
    “小财迷当然不舍得钱了,婚礼还是简单点吧,不然多浪费?”
    “不可能了。”
    冷宴堂笑了笑说:“我妈说这次婚礼一定大办,有多铺张就多铺张,多办几次,这里一次,苏斯城堡一次,英国再办一次,越轰动越好,免得别人在说他的儿子是GAY。”
    “GAY?”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到这个,蓝索欢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2更,一会儿还有加更。





     145:婚约3
     更新时间:2012…9…18 12:08:57 本章字数:3603

    蓝索欢忍不住笑了起来,冷宴堂这个GAY男之所以那么出名,都是因为冷欢的缘故,现在也因为冷欢,要摘掉他GAY的头衔了,想想当年,那萧南绝也不是因为蓝索欢的执著,成就了他唐人街美男子的美名,看来蓝索欢其人,有塑造炒作名人之嫌。六孽訫钺
    虽然GAY的笑话很有趣,可蓝索欢还是担心她在云南的生意,她的眸子幽深,想高利贷的事想得入了神。
    “索欢,索欢……怎么神不守舍?”冷宴堂端起了索欢的下巴,觉得她好像心里有什么负担。
    “可能昨晚睡得不踏实。”蓝索欢笑着说,唇蹭在冷宴堂的手指上,结婚之后,她一定结束高利贷,和冷宴堂一起打理生意。
    “不会是后悔同意嫁给我了吧?”冷宴堂的声音嘶哑,他有些不安了。
    “怎么会呢。”蓝索欢捶打了他一下,到哪里找这么好的男人,她才不会后悔呢。
    “就算现在后悔,我也不放手了,欢欢,你是我的了。”冷宴堂将蓝索欢楼在了怀中,呼吸有点凌乱,就算她夜夜是他的女人,现在抱着还会想入非非。
    “如果我说,铁了心要嫁你,你也不准反悔。”蓝索欢抬头用手轻轻抚了抚他那坚毅冷硬的脸庞,这个才是她的男人,命中的老公。
    “真的?”冷宴堂微笑确认着。
    “嗯,真的。”蓝索欢应着。
    “按照规矩,还有几天结婚了,我不能住在这里了,不然结婚那天,我怎么来接你。”冷宴堂点了一下蓝索欢的鼻子,他虽然十分不舍,还是要离开这里,去距离这里几里路的公寓去住。
    “现在就走吗?”蓝索欢依依不舍地问。
    “现在就走,抽空来看你。”
    蓝索欢知道冷宴堂就算回到他的公寓,也不会清闲下来,他天生就是个喜欢操劳的人,做他的妻子,一定很享乐。
    回到了卧室,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天气有点冷了,蓝索欢倚在床头上,给儿子毛豆打了电话,小家伙在电话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好像蓝索欢离开的这段时间,冷毛豆的说话能力退步了,一定是小云,就知道给毛豆吃啊吃的,小孩子吃多了,会变笨的。
    看了几本书,目光瞥向了身边,床的另一侧是空的,床单平整,如果是往日的夜里,冷宴堂的手早就伸过来抱住她了。
    蓝索欢看得呆了,似乎冷宴堂还躺在身边,含情脉脉地看着她,手指忍不住抚摸了上去,摸到的却是冷冷的床单,他的形象凭空消失了,他不在身边,还真有点不习惯。
    “该死的规矩。”
    蓝索欢崛起了嘴巴,叹息了一声,看来今夜要孤床冷枕了,将身子缩进了被子里,蓝索欢却怎么也睡不着,莫不是她真的中了冷宴堂男色的毒?羞涩地闭上眼睛,想象着他的大手在身上游/走着,那种麻酥酥的感觉袭来,她蜷缩了一下四肢,看来真的是中毒了。
    “欢欢……欢欢……”
    蓝索欢迷迷糊糊地听见门外有轻轻地喊声,好像是冷宴堂的声音,她竖起了耳朵,又好像没有,她今夜是怎么了?总是出现这样那样的幻觉。
    “欢欢……”
    熟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接着房门开了,高大的身影带着外面的冷气袭来,冷宴堂摘掉了头上的帽子,一双英俊的眼眸射向了蓝索欢。
    外面的雨好像下得很大了,他怎么冒雨来了?
    蓝索欢忙爬了起来,打开了床头灯,昏黄的灯光下,他的发丝湿了,脸庞也有水珠,裤脚也被飞溅的泥水弄脏了,浑身上下透着寒气。
    “你没睡?还是被我吵醒了?”冷宴堂朝蓝索欢一笑,这一笑让他身上的清冷消失得无影无踪,变得暖意洋洋。
    “冷吗?”
    蓝索欢翻身下床,想那件干衣服给他,冷宴堂却一把握住了蓝索欢的手。
    “我怎么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你的影子,看来不娶你进家门,我可能要生病了。”冷宴堂的话透着火热的情谊。
    “你怎么这么大雨跑来了?都湿透了。…。。”蓝索欢挣脱了他的大手,解开了他湿漉漉的衣襟,不是有车吗?怎么会湿成这个样子。
    冷宴堂一动不动地看着蓝索欢,眸子亮得如黑夜里闪烁的星子,闪烁出幸福的光芒,她好像是的妻子,关心着丈夫的身体。
    “还有三天,我怎么会设定在那一天,如果是明天就好了。”冷宴堂笑着,他的话让蓝索欢的心又暖又酸,真是一个傻乎乎的男人,难道她还能跑了不成吗?放着他这么好的男人不要,蓝索欢就是傻话。
    “你这样跑来,不怕感冒吗,新郎打着喷嚏进礼堂,可是少见呢。”蓝索欢责备着。
    “那我就传染你……”
    他说完一把将蓝索欢横着抱了起来,大步地走向了床榻,俯身将她放在了床里,湿漉漉的身体直接压了下去,带着冷意的唇瓣辗转而来,吸取着她身体里的热气,很快让暖气将两个人都包围了起来。
    都那都么。轻哼了一声之后,蓝索欢伸出了手臂,手指撩开了他的衬衫,在他健硕的脊背上滑动着,然后将他的身体轻轻拉近,拉向自己,他让她中毒了,就该给她解药。
    “你湿透了……”
    冷宴堂的手指摸着她的敏感,诱/惑的低语着。
    “你也湿透了。”蓝索欢娇羞地笑着。
    “是的,我们都湿透了……”
    真是暧昧之际的话语,话语落下之后,他变得狂躁起来,很快索欢身上的睡衣被拉开了,他的头伏下来……
    当他的力量冲击而来的时候,蓝索欢深吸了口气,自然为他施展着身体,甚至能看起扬起的玉腿在颤抖着,看来今夜不会寂寞了,他带给了她畅快的充实。
    “我怎么这么想要你……”他用力地摇撼着身体,好像进入她身体最深处,一浪浪潮水呼啸而来,将她的呻吟一波波淹没,她臣服在他的身下,感受着身上男人的雄壮和气息。
    夜因为床上的骚动而不再平静,他们从床上滚落,倒在地毯上,却仍旧没有分开,他不知疲倦地索取。
    蓝索欢粗重地喘息着,她伏在了沙发边上,他抱着她的腰,酣畅地低吼着。
    这一夜实在太舒服了,销魂的感觉一直在身体里流窜着,蓝索欢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伏在冷宴堂怀中沉睡的,她睡得实在太香甜,太踏实。
    第二天起床,蓝索欢很晚才醒来,她睁开了眼睛,发现冷宴堂已经走了,他睡过的地方已经凉了,估计走了很久,雨声已经停歇,一道彩虹挂在天空,蓝索欢推开了窗户,呼吸着外面空气,昨夜的风雨洗礼,让她完全蜕变了。
    天空是晴朗的,空气是清新的,苍翠的松树,油亮的草坪,鸟儿抖动着翅膀,在一棵棵大树之间飞舞着,蓝索欢的心情格外的好。
    蓝索欢穿着一件乳白色的睡衣,站在阳台上,阳台下,几个男佣走过,虽然他们在极力克制,仍旧忍不住抬头看着,看得痴痴呆呆,就好像在纽约唐人街一样,那些男人看蓝索欢的表情,都是如此这般。
    以前蓝索欢以男人的这种目光为傲,现在却不同了,她拉了一下衣襟,后退了一步,似乎不适应这些眼神,也许是当男人当习惯了,冷不丁当了女人,心里觉得够别扭的。
    “难道冷先生这么痴迷,原来欢少爷这么漂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