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4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确实是报应,可惜这个报应关蓝索欢什么事儿,他说得这样悲切,难过,却无法让蓝索欢共鸣,她甚至觉得好解恨,当年蓝索欢对他一心一意,他看不上眼,到头来,还被柳心如算计了。
    自作虐不可活,他现在明白了吗?搬起的石头,不会砸到别人的脚。
    “索欢,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办法忘记你,想着你虽然任性妄为,可对我萧南绝却实心实意,痴心不一片,三年来,我一直在找你,想不到你装扮成冷欢,换了什么身份,你我近在咫尺,你却不肯与我相认?”
    “你说完了吗?”蓝索欢承认自己很麻木,那是因为过去的都过去了,一切都结束了,冷欢也好,蓝索欢也好,时间都不能倒流了。
    “索欢,你现在明白我的心了吗?我这次找你,什么都不要,只要你肯回头,我一定会风风光光迎娶你,弥补当年的遗憾。”
    当年什么遗憾?一只破烂戒指的遗憾,还是他只身来迎娶的遗憾,又或者洞房喝得烂醉如泥,还是床上让她迷晕,骗她已经同床了?
    “没有什么遗憾,萧南绝,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后天我会和冷宴堂结婚,如果你感兴趣,可以留下来参加婚礼,如果你想走,我就不送了。”
    现在没有任何话语会让蓝索欢动摇,让她改变对冷宴堂的心,后天她一定会嫁给冷宴堂,成为冷夫人。
    “索欢,别这样,你到底让我怎样,才肯原谅我。”萧楠绝俊美的眉毛一扬,握着索欢的手用力一拉,索欢惊恐一闪,却抵挡不住他的力气,难道这个家伙打动不了索欢的心,要动硬的吗?
    “行了,萧南绝,机会已经给你了,索欢的回答,你还听不明白吗?”
    冷宴堂突然出手,扣住了萧南绝的手腕,他眉宇阴历,刚才一言不发,已经积聚了所有的忍耐力,现在这份忍耐力没有了,给萧南绝表白的时间也到限度了,蓝索欢的决定仍旧是留下来,这让他十分欣喜,在公平的条件下,萧南绝出局了。
    “冷宴堂,你认为她是真的爱你吗?她只是在生我的气,如果你看到她当初对我如何百依百顺,你就会明白,你根本没有得到她的心。”
    萧南绝说出的话,分量很足,提到蓝索欢当年对萧南绝,可以用疯狂来形容,她为了要嫁给萧南绝,什么都顾不得了。
    冷宴堂的脸由青变白,他的身体有些发抖。
    蓝索欢痛恨这个男人,萧南绝想说明什么,当初痴情,就该一辈子犯傻吗?她羞恼地一把挣脱了萧南绝的手,冷冷地说:“当年蓝索欢年幼无知,太冲动鲁莽,如今索欢深思熟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只可惜,我蓝索欢第一眼看到的男人不是冷宴堂,如果是他,今日也许还会那么快乐逍遥。”
    “快乐逍遥?”
    萧南绝突然大笑了起来,那笑有些悲戚,让蓝索欢觉得莫名其妙。
    “蓝索欢,你认为和冷宴堂在一起就会幸福吗?”萧南绝咬牙切齿,突然上前一步,可不等他开口说出下面的话,冷宴堂就揪住了他的衣襟。
    “萧南绝,你已经说得差不多了,马上给我滚出去!”
    冷宴堂直接将萧南绝向门外推去,他的力量很大,萧南绝有些招架不住,别墅的管家也上来帮忙,很快萧南绝被赶出了大门之外。
    “给我时间,索欢,我有话和你说,单独说。”萧南绝仍旧不死心地喊着,在门口,他气恼地挣脱了冷宴堂,凶锐的目光瞪视着冷宴堂,稍稍平复心情后,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恢复了翩翩风度,冷漠的目光从冷宴堂的面颊上移开后,变得灼热,落在了蓝索欢的面颊上,如火焰般滚烫。
    萧南绝到底有什么话要说?为何冷宴堂会突然将他推出去?蓝索欢的心微微震动了一下,眼眸抬起,很想知道,他下面的话是什么,为何欲言又止?
    “我马上就要嫁给冷宴堂了,他算是我的老公了,你要想单独见我,我必须和他商量一下。”
    蓝索欢这样说,希望萧南绝明白,冷宴堂才是她的幸福,如果他真的爱过蓝索欢,就该诚信祝福他们,而不是这样不依不饶地纠缠。
    萧楠绝听了这话,摇了摇头,表情之中都是痛楚,似乎真的知道,已经无力回天了,人一旦失去了,想再找回来,真的很难。。
    “索欢……”冷宴堂长长地松了口气,转身走回,牵住了她的手,他和她的手真情相握着,十指紧扣,互相对望着。
    蓝索欢的头倚在了冷宴堂的肩头上,他才是她的依靠,她想要的男人,这一幕多么和谐,犹如沐浴春风。
    萧南绝盯着冷宴堂握住索欢的手,眼中闪现无数的痛楚,他面颊上的肌肉微微地抖动着。
    “我在外面等蓝索欢,只是几句话,冷兄不会这点信心都没有吧。”萧南绝站在大门的栏杆之外,真的一步都没有迈进来。
    “好,我想好了,会让她出来!”
    冷宴堂傲慢回头,拉着蓝索欢向别墅里走去,直接上楼,进入了卧室,然后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让可让南。
    他急迫地将蓝索欢圈在怀中,一声不吭地盯着她的眼睛,房中的气氛很压抑,索欢的周围都是冷宴堂强大的气势。
    “索欢,你爱我吗?”冷宴堂将蓝索欢用力地抵在墙壁上,双眸放着光彩,胸膛剧烈起伏,他很激动,迫切地等待着答案,外面萧南绝来了,一个让蓝索欢疯狂痴恋的男人,他吃果果表白他的爱意,索欢会弃他而去吗?
    “也许以前,我不能确定,但是刚才面对萧南绝的那些解释,那些动情的眼神,我终于做到了,我蓝索欢对萧南绝免疫了,不再心动,知道这些都是为什么吗?”
    索欢凝望着冷宴堂,他应该能感受到的。
    “为什么?”冷宴堂的眼里闪着火花儿。
    “因为我爱上了另一个男人,他叫冷宴堂。”
    蓝索欢说的是真心话,如果不是萧南绝出现,她还不知道自己对那个男人有多难忘?此时看来,从走出唐人街的那天开始,萧南绝已经一点点从她的心底抽离,从走进苏斯城堡的大门开始,另一个男人就一步步地走了进来,到底曾经对萧南绝的是真爱,还是现在对冷宴堂的是真爱,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离不开冷宴堂。
    “索欢,我好高兴……”
    冷宴堂眼底的忧虑不见了,他好像个大男孩儿一样突然笑了起来,笑得那么开心,好像捡到了宝贝一样。
    “可能是经历了一次背叛,心里有了戒备,但现在索欢释然了。”蓝索欢轻叹一声,头靠在了冷宴堂的怀中,天下之大,能让她蓝索欢依靠的地方却只有这么大一点点,也就是这么大的一块地方,代表了广阔的天空。
    “刚才我好紧张,怕他说了那些话,你会动摇,如果你决定跟他走,我该怎么办?”冷宴堂抚摸着索欢的面颊,呼吸有点凌乱,在外面,他一直表现的沉稳老练,其实他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他堂堂冷宴堂竟然还害怕失去。
    “放心吧,我是不会跟他走的。”蓝索欢笑了起来,调皮地眨着眼睛,就差没有拍胸口保证了,一个夺她家财,然后将她抛弃的男人,蓝索欢怎么可能跟他走?
    “索欢,你没有想过,他说的可能都是真的呢?他的心里是爱着你的,我知道无法违抗长辈的尴尬,还有……假如你的内心深处除了怨恨还有喜欢怎么办?”
    “不要说了!”
    蓝索欢捂住了冷宴堂的嘴巴,目光痴痴地看着他,他第一个假设也许是对的,但第二假设已经不可能了。
    …
    今日一更。





     149:婚约7
     更新时间:2012…9…20 9:10:08 本章字数:3404

    冷宴堂一把将蓝索欢楼在怀中,将她的头埋在他的胸前,她能听到他急促而有力的心跳,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动摇的。六孽訫钺
    “索欢,留在我身边,我会让幸福的。”
    还有什么比这句话更重要,蓝索欢身份分文的时候,他就对她照顾有加,还有什么情分比得上这个。
    “我不会跟任何人走,这辈子就跟着你。”
    天打雷劈,如果冷宴堂干负心蓝索欢,她这一生就不要男人的爱情。
    “索欢。”
    “给我时间,我让萧南绝死心,以后他不能来打扰我们的生活。”蓝索欢不怕萧南绝,后天她就是冷夫人了,萧南绝必须明白,往事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好,你和他好好谈谈,我相信你。”冷宴堂点着头。
    这时管家来敲门了。
    “先生,萧南绝让我来问问,你们商量好了吗?”
    “商量好了。”
    冷宴堂一边应着,一边将目光移在了索欢的眼睛上,手臂将她搂得更紧了,似乎不打算放手,好像索欢从这个房间里走出去,就会永远不回来了。
    “索欢,别忘记,我为你准备的婚礼。”
    冷宴堂说着,突然俯下唇瓣,吻住了她,那湿漉漉的唇缠绵而来,好像电波袭来,她的心狂乱地跳着,眼睛慢慢闭上,承受着他包含激/情的热吻。
    良久之后,冷宴堂才松开索欢的唇,放开了手,将门打开,门外管家低着头。
    “让萧南绝进来,让他到书房去。”冷宴堂虽然这样吩咐着,可目光没有一刻离开过索欢的脸,他喜欢看到她面颊上的娇羞,那抹淡淡的红,代表着这个女人对他的男人眷顾。
    “是,先生。”
    管家应了一声,转身下楼去了。
    “我在客厅里等你。”冷宴堂喘息着,他只能依靠喝茶来缓解心里的压力,这比征战商场困难多了。
    “我去书房,很快回来。”
    蓝索欢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一会人出来陪着你。”
    松开了冷宴堂,蓝索欢一步步走向了书房,今天她正式和萧南绝摊牌,为那六年多的感情画上一个句话,也算她没有白白追了他那么多年。
    走进了书房,蓝索欢抚摸着书桌上半开的书籍,这些冷宴堂最喜欢的商海沉浮,她这几日也闲暇着看着几眼,发觉很好看,似乎和冷宴堂在一起,她的兴趣已经大为改变,这个男人无时不刻在影响着她,改变着她。
    想着冷宴堂刚才给她的吻,索欢笑了,脸也红了,这种感觉是温和的,不激烈的,却是最真实的。
    书房的门响了,萧楠绝走了进来,门被关上,这个空间里,只有蓝索欢和萧南绝,她虽然已经不在乎他,却仍旧觉得紧张,看到他,就想到唐人街,红色跑车,流言蜚语,还有索菲亚,萧夫人,一幕幕,一场场,让她心惊胆战。
    “说吧,我还很忙,后天结婚,我要试礼服。”蓝索欢说出的话很平淡,就好象对待一个普通的朋友一样。
    萧南绝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连眼球儿都不曾转动一下,当年,索欢还是他妻子的时候,多么渴望他能多看她一眼,可他的目光总是躲避着她。堂时堂在。
    “我原本有很多话要和你说,可现在,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萧南绝有些恍惚。
    “你只有半个小时。”
    蓝索欢不希望这次谈话时间太长,也不希望他们之间有太强烈的火药味到。
    “索欢,你知道你当年的形象吗?欢浓妆艳抹,香粉味儿迎风都能拂来,让我只想打喷嚏,你飞扬跋扈,横行霸道,自以为是,我不喜欢的东西,你都具备了,有时间看见你迎面走来,我都难以控制厌恶的心,想着,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你扭动着腰肢走近我,说出的话,都是调/戏和荒/淫,你动手动脚,没有一点淑女风范,活脱脱一个女痞子,你试想一下,我怎么可能对你有好感。”
    萧南绝说的是事实,蓝索欢在唐人街就是这个形象,她一直觉得自己风情万种,美艳不可方物,想不到在萧南绝的眼里却这么不堪。
    “你想奚落我吗?”蓝索欢怒了,她那么打扮,还不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不然谁喜欢左一层,右一层的涂抹,大热天的,都成了粉泥了,听他现在讲来,好像很有趣的样子,真是可恶。
    “你的脸上抹的厚重掉渣,身上穿的花红柳绿,活脱脱一个化妆品和珠宝行,你在招摇你的财势,满唐人街的男人都想将你按倒,调戏了你,因为你的身上就写着,你很风/骚!”
    萧南绝走近了一步,目光锁住了索欢的面颊,现在的她,却那么美丽,清纯,如果她当年这般打扮,这般安静,不用她追他六年,他也会爱上她。
    “你十二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你,你差点见过一个孩子摔死,还对那孩子的姐姐拳打脚踢,周围的人说你,你就开车要撞死他们,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
    萧南绝的声音在发抖,说出的话,勾起了蓝索欢无数的回忆,她举起了孩子,没抓住,不是真的想摔,打那个孩子的姐姐,是因为嫉妒她多看了萧南绝,至于周围的人群,他们敢说索菲亚,她怎么能不出手?
    “之后,你叫索菲亚娱乐城的妓/女一个个登门求婚,我们萧家都成了满唐人街的笑柄,你不顾自己脸面,闯进我的洗浴间,竟然看男人的裸/体,我当时真恨不得将你掐死,像你这样的女人,我怎么敢娶,那些传闻,不是真的,我也相信了三分,如果换个位置,你是我,这样的女人你能要吗?”
    萧南绝的问话,让蓝索欢哑然。
    “可是你嫁给我之后,我不喜欢什么,你就不做什么,天天讨好着我,就算不开心,也露着笑脸,我故意不回来,想不到你竟然等了我一夜,虽然表面我没说什么,其实心里有些感动,我们萧家缺钱,只是几千万,妈却说成缺了十个亿,我以为你会犹豫,可想不到你将十个亿倾囊相送,我那夜郁闷,买醉,希望壮胆和你挑明一切,想不到酒醉误事,醒来竟然睡在了柳心如的床上,发生了这件事,很多事情都变了,就算我想对你好,收了那计划,也不行了。”
    萧南绝神色落寞,他不爱柳心如,却又必须娶她,就好象当年娶索欢一样被逼无奈,他就是个悲剧的男人。
    “柳心如一心爱我,想嫁给我,不惜失身给我,我妈知道她怀孕之后,让我誓死娶她,我无奈,一边隐瞒着你,一边答应了我妈,心里惶惶不安,我想,那时我可能就爱上了你,只是自己不愿承认而已,当年那么让我厌恶的女人,怎么会深入我的心,我怕说了我和柳心如发生关系,会让事情变得更糟,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妈竟然设计你和管家,捉奸在床的那一刻,我当真了,恨死了你,觉得你就是那种女人,就算对你好,也改变不了你,于是决定和你离婚,可后来抓住了管家,我才知道,那都是我妈设的局。”
    萧楠绝悲戚看着蓝索欢,眼神之中都是怜惜,他是个很容易让女人心动的男人,眼中好像藏着美酒,就算此时,蓝索欢也被他吸引着,而冷宴堂就不同,他给索欢的不是吸引,而是安定和信任。。
    “索欢,系数三年,我和柳心如生活在一起,想的却是你,甚至夜里都叫着你的名字,不要嫁给别的男人,不要嫁给他。”萧楠绝声音哽咽了,眼睛蒙了水雾,他一把握住索欢的手,将她拉入怀中。
    曾经熟悉,如今陌生的怀抱,让蓝索欢爱了六年,痛恨了三年,这九年,蓝索欢不知道自己是对的,还是错的,难道她错了吗?
    萧楠绝呆呆地看着蓝索欢,眼里都是期待和伤感,就好象当年索欢得不到萧南绝那样渴/望。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也没有用了,我决定嫁给冷宴堂,并不是只因为感恩,而是我的心里已经淡忘了你,有了他,既然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充其量只是你有名无实的前妻,你放手吧。”
    “你不能嫁给他,你只是属于我的。”萧楠绝的神色紧张急迫,蓝索欢趁机挣脱了他。
    “我曾经属于你的时候,你连碰都不肯碰一下,现在我属于冷宴堂了,你又来说这些话做什么?不觉得庸人自扰吗?我和你之间,除了有过一纸婚书外什么都没有,可我和冷宴堂,虽然还没有婚书,我们却是真的夫妻。”
    蓝索欢不想刺激萧南绝,但那是事实,她把身子给了冷宴堂才知道她被骗得好深。
    “索欢,你觉得这是报应吗?老天在嘲笑我吗?我放着处/女的妻子不碰,却要了和其他男人睡过的柳心如……”
    萧南绝撕心裂肺地喊着,蓝索欢想,他的痛苦不再失去了什么,而是他在六年的时间里,也没有读懂索欢的心。
    
    二更送上,今天更到这里,我要写别的稿子,谢谢大家的跟文,希望亲们开心。





     150:婚约8
     更新时间:2012…9…21 8:32:40 本章字数:3474

    萧楠绝说什么,蓝索欢完全不想听了,她爱他的时候,他不肯接受她,她不爱他了,要嫁给别人了,他来说这些有什么意图,想让她回头吗?开弓没有回头箭,蓝索欢说过不要的,就不会再要。六孽訫钺
    萧南绝还想极力挽回,蓝索欢羞恼了,她将萧南绝推出了书房,大吼着让他滚,天下的女人那么多,何必纠缠着一个蓝索欢,凭他萧南绝的长相和身材,骗什么样的女人骗不到。
    萧楠绝万分沮丧,踉跄地出了书房,在客厅里,他看到了冷宴堂,两个男人四目相对,分外眼红,萧南绝几步上去,低声地说:
    “我没有揭穿你,是因为我不想让索欢因为这个才跟着我,我想让她爱我!她不会和你结婚的。”
    “我如果害怕你揭穿,就不会让她和你单独谈话了,而且我们一定会结婚的。”冷宴堂眉目阴冷,就如他的姓那般让人觉得胆寒。
    萧南绝愤怒地收回了目光,蓝索欢已经从书房里出来了,一双秀目瞪视着他,他怎么还不走?非要她下命让人赶走他吗?
    萧南绝回眸看了一眼蓝索欢,然后大踏步地走出了别墅,一直退到了大门外,大门关闭那一刻,蓝索欢都不曾再看他一眼,跟随他来的人走了,可萧南绝却没有离开,一直站在门外没有离开。
    外面的天阴了,乌云滚滚,几声惊雷之后,下起了大雨,那雨很大很冷,蓝索欢来到云南几年,都没有遇到那么大的雨,一下就下了一天一夜。
    萧楠绝仍旧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雨帘中,他淋了雨,管家去送了伞,他不要,任由冷雨侵袭,希望蓝索欢能改变心意,三年前,她叫无数的媒婆登门求亲,如果他要自己亲自来,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要将最爱自己的女人带走。
    那一夜,萧南绝感染了风寒,发着高烧,身体在暴雨中打着摆子,他不断地敲门恳求索欢见他,跟他回去。
    蓝索欢站在窗口看着他,知道现在走出去,就会和冷宴堂从此陌路,她不会那么做的,不是她狠心不管萧南绝,而是她必须断了和他的关系,后来萧南绝没有再敲门,再去窗口看的时候,他已经不在那里站立了,可能是冒着雨离开了。
    萧南绝走后,整个别墅压抑的气氛好了许多,却没有办法回复原本的平静,冷宴堂也应走了,可他却执意留了下来,一直陪着蓝索欢,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此时此刻,他无论如何不能将索欢一个人留下来。
    “其实你心里还有他是不是?”冷宴堂握住了索欢的手。
    蓝索欢将头依偎在了他的肩头,看着外面狂烈的暴雨,轻声地说:“如果要说有,只是当年的懵懂初恋,我似乎撑着一口气,让别人知道,我蓝索欢想要的一定能得到,此时看来,我当初是多么任性,可现在……已经不是那种感觉了,而是真正的生活,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不在乎得失,只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还有我们的孩子。”
    “我们会有孩子的…。。”
    冷宴堂将手放在了索欢的小腹上,想象着她的肚子里可能已经孕育了小生命,小家伙会给冷家带来不一样的欢乐。
    “其实我们已经有……”
    蓝索欢真的忍不住了,那个惊喜就要脱口而出,她要冷宴堂和她一起分享,可是冷宴堂就轻声制止了她,然后将她搂住了怀中,驱散夜雨带来了凄冷。
    “听听,暴雨说了,明天一定是个大晴天,我要开着花车带着你去礼堂……”
    他说得声音好轻,索欢听得出神,看得发呆,似乎看到自己穿着婚纱扑进冷宴堂的怀中……她开心地笑了。
    第二天早上,是蓝索欢与冷宴堂结婚的日子,但外面却不是大晴天,依然狂风暴雨,吹得人睁不开眼睛,索欢看着窗外,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要起床出门了,如果你后悔了,现在还来得及。”冷宴堂看着外面滂沱大雨,声音飘渺,因为萧南绝的出现,他一直不能平静,沉默反而让他看起来更加不安。
    “虽然不是晴天,不过没关系,就算天上下了刀子,我也会嫁给你。”
    “只要索欢肯嫁,就算天上下了刀子,我冷宴堂也会娶你。”
    蓝索欢的小手被紧紧地握着,冷宴堂会心地笑了。
    “我先走了,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今晚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小心我让你下不了床。”冷宴堂说这话,听起来坏坏的。
    “那我可高兴了。”
    蓝索欢偷偷地笑着,这样大风大雨地结婚,也许感觉会不一样,说明他们今后的日子是顺顺利利。
    “都说结婚这天天气不好,新娘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