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4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要你,只要你还肯嫁给我!”
    蓝索欢真被冷宴堂弄傻了,弄疯了,一路上都浑浑噩噩的,好在她的车技好,能处理各种情况,最后还是回了家,回到家中,毛豆睡了一觉已经醒了,正一个人蹲在门口,小云则站在他的身后,听到妈咪回来,小家伙飞奔过来,小腿跑得真快。
    “你怎么才回来?我等着你吃宵夜呢。”
    这孩子吃得脸蛋都嘟嘟着了,还是要半夜爬起来吃,他已经习惯了。
    “好,妈咪就赶回来,和你一起吃的,我可爱的小毛豆。”蓝索欢狠狠亲了毛豆一下,怔怔地看着他,毛豆笑了,那笑和冷宴堂一样,让人着迷,手臂紧紧楼住毛豆,蓝索欢觉得自己对一个已婚的男人没有免疫力了,她的心再次为冷宴堂堕落下来。
    “以后妈咪回来晚了,你就在客厅里等,别蹲在门口,小心冻到了小屁股。”
    “不,我要在这里等,都说小孩儿屁股三把火,我这里有三把火,冻不坏。”
    冷毛豆振振有词地说,他的理由总是很在理,让你没有办法反驳,小云说他今天晚上已经蹲在这里半个小时了,拖着下巴就是一说话,直到蓝苏焕回来,才肯站起来。
    蓝索欢背对着毛豆,小声地对小云说。
    “你这几天带着毛豆回家去,暂时别回来,等我打电话给你,你再回来。”
    “怎么了小姐?”
    小云觉得奇怪,几乎两年了,毛豆都没跟小姐分开,怎么又要分开几天了。
    “冷宴堂来了。”
    当着毛豆的面,蓝索欢不想提及亲生爹地几个字样,毛豆现在对这个词儿敏感,总是闹情绪。
    小云听了之后,很惊讶,也很气愤,小姐的生活才好好的,冷宴堂又来做什么,他不是结婚,有妻子了吗?总纠缠着小姐没完没了做什么?
    “别以为他是毛豆的亲生爹地……”小云太生气了,竟然忘记了毛豆的存在,蓝索欢正想制止她,她还是说了出来,似乎听到身后有异动,回头一看,蓝索欢的心都碎了,毛豆不声不响地站在她的身后,那双如黑夜星子般的眼睛定定看着她和小云。
    “快回房间去,一会儿妈咪将夜宵端进去。”蓝索欢蹲下身子笑着对他说,不知道小家听了多少,又能听明白多少。。
    “我想等你一起走。”他仰着脖子,用稚嫩的声音说着。
    “那妈咪和一起回房间。”说完,蓝索欢牵起了他的手,不想和小云讨论这个话题,了毛豆却死死地拽住了门,低声说。
    “我能不能先不走。”
    “怎么不走了?”蓝索欢问。
    “你刚才说爹地了,他是不是要来了?我们在门口等着他好不好,我想见见他……就看一眼,我就回卧室。”毛豆一手拉着门,一手拉着蓝索欢的手臂,哀求地看着她,索欢的心一颤,眼泪差点掉下来。
    “毛豆……”
    蓝索欢的鼻子酸酸的,冷毛豆怎么可以这样想那个男人,他知道他的爹地是谁吗?现在冷宴堂就在洛杉矶,她只需要一个电话,就可以让那个男人来看看冷毛豆,可是见了又能怎样?挑拨他和楚丝丝离婚吗?两年了,楚丝丝也该有孩子了,那个孩子怎么办?不是一样没有了爹地。
    说能说来。“妈咪,我知道,你让我去云阿姨家,就是因为明天我爹地要来了,你不想让我见到他,可是我要爹地,我想爹地,我不能走。”小家伙的小手狠狠拽住蓝索欢的衣袖,整个人迸发出惊人的力量。
    “毛豆别闹,毛豆,妈咪对不起你。”蓝索欢紧紧抱住他,怎么办?她还需要隐瞒吗?这次毛豆哭了,好像长到了三岁,毛豆就哭过两次,一次在出生的时候,一次就是现在。
    “让我见见爹地,我知道他就在洛杉矶,如果今天不来,就是明天。”毛豆抽泣着。
    “毛豆。”
    蓝索欢的心都碎了,让毛豆和冷宴堂相认又怎么样?冷毛豆是一个私生子,对于另一个女人来说,蓝索欢和毛豆硬生生地插进去,冷宴堂该怎么办?中国一个家,洛杉矶一个家,就算他乐在其中,蓝索欢怎么能忍受,想想那种日子,冷宴堂抽空来洛杉矶看她们母子,就好象是一种施舍,她宁愿和毛豆就这么过下去。
    “毛豆,你再哭,妈咪也哭了。”蓝索欢在毛豆的面前,几乎没哭过,所以冷毛豆立刻止住了哭声,抽了一下鼻子。决口不再提及爹地的事情了,他一直都是个懂事的孩子。
    
    二更,今日更完毕。





     158:冷毛豆1
     更新时间:2012…9…25 9:21:06 本章字数:3500

    冷毛豆回房间睡觉去了,他虽然小,却和大人一样知道什么是伤心,心里有个小包袱,夜宵也没有心情吃了,蓝索欢看着他上楼的纤小背影,觉得心里很痛。六孽訫钺
    “小姐,我明天一早就带他去我家。”
    “算了,明早我带毛豆出门,去趟中国,刚好看看云南的生意,李丰说有些事情需要我签字。”冷宴堂在洛杉矶,蓝索欢跑去中国,这样刚好岔开,大家不相见也许能好受一些。
    小云因为结婚了,不能和小姐到处乱跑了,但她还是很羡慕和小姐同甘共苦的日子。
    夜深了,蓝索欢进入了毛豆的房间,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又好像醒着,当索欢动他的被子时,他突然抓住了蓝索欢的手。
    “妈咪,你能跟我说一下爹地长的什么样子吗?”
    冷毛豆这样冷不丁的一问,让蓝索欢顿时哑然了,她张合着嘴巴,良久才说出话来。
    “你爹地是个好人,对人很和善,做事有分寸,个子很高,很有力气,人长得很好看,就好像你一样,眼睛,鼻子,嘴,都一模一样。”
    “真的?”冷毛豆眨巴着眼睛听着,他突然掀开被子跳下了小床,跑到了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脸,一边看,一边用小手摸着,然后自言自语地说:“我爹地就长的这样吗?那我看到他一定能认出来。”
    毛豆好像很满意爹地的长相,然后跑回到了床上,佯装假睡地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了,看他这么认真地研究自己的脸,蓝索欢心里慌慌的,她都胡说了些什么,若毛豆真的见到了了冷宴堂,一定能有所感觉的,可说都说了,还能怎么样?也许他们相见的机会是零。
    第二天,冷宴堂果真闯来了,好在毛豆和小云准备路上的零食,不然一定被他撞个正着。
    “你,你怎么来了?”蓝索欢有点紧张。
    冷宴堂大步地朝索欢走来,身姿依然那般挺拔伟岸,那深邃的眸子如一汪深潭,一眼看不到底。
    “鲁云告诉我,你住这里,看起来你过得不错?”他的目光四下看着,在寻找什么?好像他是第一次来这里吧,怎么会有什么东西要找。
    “你在找什么?”蓝索欢奇怪地看着他。
    “没找什么,我来了,不过是看看你,你的脸怎么白了?”冷宴堂伸出手,想摸索欢的脸。
    索欢一惊,后退了一步,这个动作惹来了冷宴堂的不满,他突然一把扯住蓝索欢,因为力气大,她整个人撞进他的怀中,头狠狠撞在他的结实的胸膛前,竟然有些痛,这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吗?
    撞进他的怀中,熟悉的感觉立刻袭来,蓝索欢竟然好像搂着他,靠着他,但她很快从他怀中挣脱出来,表情窘迫极了,冷宴堂的手朝索欢伸了过来,好像要摸她的脸却又犹豫了,眸子尽是挣扎与痛楚。
    “鲁云说你有一个儿子?谁的?”冷宴堂突然张口问出了这么一句话,儿子?当然说的是冷毛豆,他的声音嘶哑低沉,喉咙好像噎了什么一般,听到这话,蓝索欢的身体经不住一阵颤栗。
    “我是有一个儿子。”蓝索欢不能否认,到任何时候,当着谁的面,她都不会否认毛豆的存在,
    “我问谁的?”冷宴堂的胸膛激烈起伏着,喘得气变得有点粗重,他和蓝索欢有夫妻之实,而且没有采取过措施,如果她是正常的女人,如果她能够生育,那么那个孩子很有可能是……
    “我的孩子当然是我的。”蓝索欢淡淡地说,但心却痛着。
    “我问你,孩子的爹地是谁?不是问他是不是你的?”冷宴堂深潭的眸子红了,好像一个受伤的野兽,他一定希望孩子是他的,如果那个孩子是他的儿子,就是他的长子,冷家的长孙。
    “一个男人的,不值一提,我们分开了,他另寻新欢了。”
    冷索欢笑着说,他娶了楚丝丝,虽然不是另寻新欢,却也是新欢主动送上门,何必在乎她这个旧爱。
    “他是不是我的孩子?是不是?”冷宴堂根本不听索欢说什么,他不敢相信蓝索欢会有其他男人,是萧南绝的吗?如果是萧南绝的,她怎么不和萧南绝住在一起,却要一个人住在这里?
    他的目光仍旧寻找着,希望找到孩子的身影。
    “不是你的。”蓝索欢否认。
    “那是萧南绝的吗?”冷宴堂突然问出了这句可恨的话,他一直认为蓝索欢爱着萧南绝,对他冷宴堂只是感激而已,蓝索欢不知道怎么反驳他,心里气得要着火了。
    “不是萧南绝的,他不配,孩子是个酒鬼的,他好吃懒做,赌博,打人,玩女人,所以我不要他了,你现在满意了,我蓝索欢找男人,眼光越来越差,还找了鲁云这样离婚的男人。”
    “你的眼光是差了。”冷宴堂说,
    “谢谢你提醒我,不过男人都一样,没什么区别?”蓝索欢讽刺着,往事她不想再提,孩子是谁的不重要,只要她能找到让孩子心满意足的爹地就可以了。
    “鲁云不适合你。”冷宴堂突然开口。
    “我不觉得。”其实鲁云已经不在蓝索欢的考虑范畴内了。
    “他做事冲动,不顾家,你嫁给他,怕会一个人的时间多余两个人。”冷宴堂缓缓地说。
    “谢谢,我知道了。”蓝索欢点着头,听人话,好行舟,她信冷宴堂的,鲁云不合适。
    “洛杉矶的商会会长也不合适,他这个浮夸,没实话,虚荣心强,怕带坏你的孩子。”冷宴堂继续批评那些对蓝索欢有好感的男人。。
    “我对他没有兴趣。”蓝索欢几乎忘记了还认识这么一号人,追她的男人实在太多了,可多半都是过眼烟云,没有一个像冷宴堂这么让心动的。
    “不管你最后选择谁,我都希望,他是一个合适你的男人。”冷宴堂不再枚举那些男人了,说到他们,他似乎很不自在,好像自家的东西被人窥视了一样。
    “我会的。”蓝索欢漠然回答,冷宴堂今天是怎么了,一早来了就发神经。
    “我明天要走了,去看我妈,陪我一会儿吧。”他对蓝索欢说,目光带着丝丝绝望,蓝索欢没有再拒绝,他去见他妈妈,定然要去英国了,那么她和毛豆去中国就没有机会见面了,这样也好,省着她还提心吊胆的,两个人就这样站着,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沉默的有点可怕,坐了一会儿,毛豆和小云还没有回来,他也没有其他借口多留了,只好转身离开,蓝索欢好像对待朋友一样,送他到了门口。
    原本以为冷宴堂会开车离开,想不到他突然转过身,狠狠地将蓝索欢抵在墙壁上,一双充血的目光凝视着她,呼呼的热气扑面而来。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不会从别的女人那里,将我抢回来?就好像你十五岁在唐人街一样疯狂?”他痴痴地问着。
    “不会。”蓝索欢摇着头,她已经不是那个任性的小孩子了,不会再做傻事,冷宴堂想娶谁,是他的自由,她怎么可以控制别人的心思。
    “你这个女人!”
    冷宴堂低吼了一声,突然将唇落下,狠狠地吻住了她,吻她为何不能对他拿出对萧南绝的痴情,吻她为何有了别人的孩子,还吻她,为何这般冷落了他,要去和男人相亲,他的唇缠着她,将两娘的相思都倾注了出来,这个女人应该属于他的,可他却错过了什么?
    “你是我的,索欢,是我的。”狂吻中的男人呢喃着,不看放开她。
    “冷……”
    蓝索欢觉得唇好痛,好像被他咬破了,涩涩地痛楚着,带着一丝丝的咸腥,可他一直在她的唇上辗转着,狂压着,直到蓝索欢无法呼吸了,她用双手锤打着他的脊背,身体渐渐软了,瘫在他的怀中,他的动作慢了,最后放开了她,一双猩红的眼睛瞪视着她,然后转过身,靠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我以为对你的热情淡了,可见到你,还是难以自控,你是第一个让我心动的女人,也是最后一个。”他的胸膛起伏着,情绪难以平复。
    “冷宴堂!”
    蓝索欢摸了一下自己的唇,生气了,他是什么意思,不是有女人了吗?还这样吻她,撩拨她的心做什么。
    “我喜欢听你喊我的名字,狠狠的,却那么有味道。”他仍旧在憧憬了。
    什心什有。“你混蛋!以后不准吻我!”蓝索欢气恼地责备着他,他吻破了她的唇,让她怎么见人。
    可她这么句话没有让冷宴堂有所退缩,他的手臂再次圈住她,眼眸带着张狂之情。
    “以后我见你一次,吻你一次,看看谁还敢打你的主意。”
    “你!”
    蓝索欢不晓得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厚脸皮了,气恼地张开口,狠狠地冲着他的手臂咬了下去,这一口咬得够狠,冷宴堂抖着手臂哀求着。
    “痛,痛了,别咬了。”
    可索欢就是不松开,咬够了才放开他,冷宴堂看着手臂上的牙印,笑得很难看。
    “我还会回来的,给我一周的时间,也许我适合做孩子的爹地。”说完这句话,冷宴堂转身走了,留下来那句莫名其妙的话。
    ………
    1更





     159:冷毛豆2
     更新时间:2012…9…25 9:21:06 本章字数:3455

    蓝索欢呆呆地站在墙壁边,唇仍旧肿胀着,她看着冷宴堂的背影,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什么他适合做孩子的爹地?难道他要回去和楚丝丝离婚吗?还是他有别的安排?冷宴堂这个城府太深,有些事,蓝索欢真的琢磨不透。六孽訫钺
    冷宴堂刚走才一会儿功夫,小云带着毛豆回来了,毛豆很开心地样子,拎着几个袋子,很吃力却不肯松手,他们买了一大堆好吃的,小云这个阿姨,比亲妈还亲,生怕毛豆路上没吃的。
    “妈咪,你看看,我买了什么。”毛豆炫耀着他的战利品。
    “你这个小馋猫。”蓝索欢用手遮住唇瓣,尴尬地笑着,如果唇被毛豆看见了,他一定要问个明白,如果有人欺负了妈咪,他会找那个人拼命的。
    “衣物我都收拾好了,小姐,你带毛豆早去早回,不然我会想他的。”小云提着一个箱子出来,小云结婚了,心思也细腻了。
    毛豆知道要和妈咪出门了,开心地不得了,上车就唧唧呱呱说开了,说他小时候就云南长大的,蓝索欢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他就是知道,其实是小云说给他听的,他装得好像什么都记得的样子,一脸的成熟。
    蓝索欢坐在车里,他讨好地往她怀中钻。
    “一会儿坐飞机,我们就到了。”蓝索欢抱着他,对他说。
    “我知道,飞机最快了。”
    冷毛豆坐上飞机这个兴奋,原本不爱笑的他,今天笑得最多。
    “妈咪,我猜,你带我去找爹地,是不是?”
    毛豆的一句话,让蓝索欢傻呆呆地不知道说什么,冷毛豆出门那个开心的样子,原来是以为他爹地在中国?
    “妈咪是去做生意。”蓝索欢无奈地说。
    “做生意,顺便找爹地,我知道了。”
    毛豆信心十足,继续说:“只要我见到他,我就能认出来,他和我长得一样,就是尺寸大了那么一点。”
    尺寸大了一点?冷毛豆的脑袋真没白长,他的想法就是出奇,看来只要冷宴堂出现在毛豆的面前,就没的跑了,蓝索欢越来越后悔自己当他是小孩子,那天不该乱描述他爹地的长相了。
    一路上有毛豆相伴,倒觉得不沉闷,反而笑声不断,距离中国云南越来越近了,蓝索欢突然觉得心绪不宁,冷宴堂说他去看冷夫人了,应该不在中国,她紧张个什么?可她就是说不出什么感觉,心里忐忑不安,突突地跳着。
    到了云南,蓝索欢刚抱着毛豆下了轿车,李丰就迎接了出来,冷毛豆这孩子见男人就先盯着脸看一会儿,觉得李丰不太像,摇着小脑袋。
    “这小子,对我不满意吗?”李丰笑着。
    “他现在见到男人都会这样看,你习惯就好了。”
    只要有男人和蓝索欢说话,冷毛豆就伸着脖子看,判断这些男人的五官和自己的相似度,每次满怀信心地看,然后失望地崛起了嘴巴,没一个长得像他的。
    “真是巧了,我昨天看见冷宴堂也刚回来了……”李丰突然说。
    冷宴堂?这句话可吓了索欢一跳,他不是去看望他妈妈了吗?难道冷夫人不在英国,在中国?她抓了一下头发,这下遭了,她怎么没想到这个呢?冷夫人偶尔也会来中国看儿子的。
    “和我一样姓冷的。”冷毛豆突然插了这样的一句话,下面的爹地两个字不说了,在外人面前,他总是有所保留。
    “姓冷的很多,不一定是你想找的人,来妈咪抱着,我们回家。”
    “公寓我已经叫人打扫好了,进去就能住,佣人也找了,小姐可以像在洛杉矶的家里一样。”李丰安排得很周到,他也好久没见索欢和孩子了,估计好像老父亲盼望孩子一样盼着他们回来。
    “谢谢李叔。”
    蓝索欢进入了李丰开来的吉普车里,坐在车里,冷毛豆一路上太兴奋了,嚷嚷的多了,这会儿眼睛睁不开了,闭一会儿,睁一会儿,最后忍不住了,蜷缩在蓝索欢的怀里,呼呼睡了。
    车子在曾经的公寓前停下来的时候,蓝索欢从车窗里,看着曾经居住的地方,也想到了她和冷宴堂一起生活的那栋云南别墅,心稍稍有些激/动,往事不堪回首,如今已经事是而非。
    冷毛豆搂着蓝索欢的脖子睡得踏实,索欢不忍心叫醒他,就抱着他下了车,李丰送到了她们母子,就忙别的去了。
    天色也接近了黄昏,毛豆还没吃东西呢,估计半夜又要嚷着是东西了,蓝索欢觉得给毛豆养成了很多坏毛病,都是因为她实在太溺爱这个孩子了。
    推开了公寓的门,蓝索欢抱着毛豆走了进去,但走了几步,她停住了脚步,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甚至吃惊。
    夕阳的一抹余晖下,冷宴堂正站在公寓的院子里,风吹起他的发丝,根根飞扬着,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点萧瑟,茫然,还有期待,蓝索欢抱着毛豆的手微微颤了一下,他怎么就知道索欢回来了?而且第一时间出现在了这里?
    冷宴堂几步走上来,一眼就看到了蓝索欢怀中的孩子,这个孩子很大了,两条长腿耷拉在索欢的手臂外,他绝对不是两年之内生的,蓝索欢撒谎了。
    冷宴堂大步上前,站在蓝索欢的身边,目光怔怔地看着毛豆的脸,蓝索欢想躲也躲不掉了,这样的目光让她心里慌慌的。
    “你不是去了英国吗?怎么在这里了?我很意外。”蓝索欢有些尴尬,抱着毛豆就往屋子里去,可她没走两步,就被冷宴堂一把扯了回来,他的力气很大,却又怕伤了索欢怀里的孩子,用手挡了一下,然后将索欢和孩子一起抱在了怀中,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
    “索欢,孩子是不是我的?”冷宴堂低头看着蓝索欢,声音低沉而沙哑,他看到了毛豆的脸,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她还能说什么,而且这个孩子看起来也有三岁了,那说明……冷宴堂的心里一紧,声音几乎嘶哑了,孩子是他的,蓝索欢骗了他,他如果不是知道她来了中国,可能就再次错过了。
    “如果我说不是呢?”蓝索欢抬头看着冷宴堂,虽然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声音还是微微颤抖。
    “我不相信,如果不是我的,怎会与我长得那么像?难道你和第二个冷宴堂在一起了?好像天下还没有这么巧的事儿?”冷宴堂目光灼灼地看着蓝索欢,眸光带着水雾,抓住索欢的手臂更加有力,让她觉得有点痛。
    “不相信还问什么?”蓝索欢有点怒了。
    “我想听你亲口说,说孩子是我的。”冷宴堂的胸膛微微起伏着,似乎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声音低沉憋闷,让蓝索欢觉得都透不过气来。
    “妈咪,困,睡觉去吧。”毛豆突然睁开了眼睛,奶声奶气地催着,冷宴堂禁不住将目光移向了他,露出极其复杂的眸光。
    蓝索欢想挡住毛豆的眼睛已经来不及了,小家伙看到冷宴堂,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突然一双眼睛睁得雪亮,惊叫了出来。
    “你是爹地?”
    一声爹地,让冷宴堂的眼泪差点流出来,他竟然应了一声,结果冷毛豆一下子跳了下来,扑进了冷宴堂的怀里。
    “我知道,我就知道,妈咪带我来这里是找爹地的,她说爹地和我长的一样,你看看你,大一号的冷毛豆。”毛豆兴奋地说着,每个字都那么清晰。
    “冷毛豆?”
    冷宴堂的眉头皱了起来,目光不悦地看向了蓝索欢,她还想狡辩吗?孩子的姓是冷,而不是蓝,或者其他的什么,说明她生他的时候,让他随着冷宴堂的姓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