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5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冷宴堂的声音低沉,似乎从喉咙深处发出了,那温热的脸贴在索欢的脸上,暖暖的。
    “你真的不回去了?”蓝索欢轻声问。
    “不回去了,明天若是毛豆看不见我,会难过的。”
    冷宴堂的手指端起了索欢的下巴,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如果索欢不高兴,他就离开,如果……怀中的女人没有说话,脸越发的红了,他一直紧张的心瞬间松懈下来了,原来她也期待他留下来。
    “今天我和毛豆一起睡,我睡在他小床的地板上,这样毛豆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我了,不过,如果你不介意,我倒希望睡在你的床上……”
    冷宴堂坏坏地笑了起来,他没有了心理负担,又恢复以前那种不羁的表情,就好象她还是他的冷欢,还睡在他的床上。
    “你还是和毛豆睡吧。”
    蓝索欢羞涩地推开了他,开门出去了,站在门外心却噗噗地跳着,出了门,她就有点后悔了,明明是不抗拒他,怎么却说了那样的话。
    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蓝索欢的脸发烫,她刚回到自己的房间,还不等换衣服,身后的房门被推开了,冷宴堂大步走了进来,进门后,他将门关上了,炙热的目光看着蓝索欢。睡看睡你。
    “我等了你两年了,两年没碰过女人,你舍得让我睡在地板上吗?”
    “不是你自己说……”
    蓝索欢转过身,话还不等说完,冷宴堂就奔过来,轻叹一声,一把将索欢抱在了怀中,头沉在她的颈窝里,手抚摸着她的身体,一寸寸地移动着,有力而炙热,好像要将她揉进身体里一样。
    “我说的也是口是心非。”冷宴堂说。
    “谁知你何时口是心非,何时是真的?”蓝索欢觉得他的手越来越不老实,在她的胸上用力地揉着,虽然隔着衣物,那热量也能贯穿进来,就好象他的手指贴着她的肌肤抚摸一样,双峰的尖端立刻突兀了起来,在他的指缝间夹捏着。
    “宴堂……”
    蓝索欢欢被这种抚摸撩动着心弦,她微微地闭上了眼睛,吹气如兰,带着声声的诱惑。
    “对你,我总是下不了狠心,说了也是白说。”他轻轻地解着索欢的衣襟,手指终于和她的肌肤相接了,他的唇凑了上去,将那敏感轻轻吻住。
    蓝索欢的身体瞬间亢奋了,脑海浮现的都是冷宴堂的话。
    “你说过的,你想娶我的时候,如果我不嫁,他日,我想嫁给你了,就不要来找你,就算我想要,你也不会理我,可我现在,想要你了…。。”
    “我说了,却做不到,这样的狠话对你都没有用,只要看到你,我的心就动了,你是我冷宴堂的软肋,现在你想要,我给你,你什么时候想要,我什么时候给……”
    冷宴堂记得他在唐人街说过,让蓝索欢考虑三天,结果蓝索欢睬都不睬他,他还不是在索欢落魄后收留了她,他后来向索欢求婚,索欢犹犹豫豫的,最后婚礼上没有出现,他现在心里依然有她,他似乎被这个女人吃定了。
    “早知道你对我这样,我就不消失两年了,赖也赖到你的家去。”
    蓝索欢呵呵地笑了起来,脸颊红红的,以后她再不犯傻了,这个男人的心思不用试了,他是真心实意爱着蓝索欢,还有什么比这个重要的。
    “你这个女人,真该收拾,不赖着我,乱跑什么?”
    冷宴堂对准索欢的面颊狠狠地亲了一下,然后手臂的力气更大了,似乎一松开手臂,她就能逃走一般,那双滚烫的眼眸燃烧了欲/望的烈火。
    “索欢,我们是哪次有的宝宝?那晚,我是不是太热情了?”冷宴堂的声音性感,醇厚,带着一点点地挑逗,呼吸扑在索欢的脖子里,热乎乎的痒着。
    他还好意思说,每次都不采取防护措施,一心就想让她有了,说起那夜真是疯狂,她几乎一次就中了,有了他的孩子却浑然不知。
    “都是四年前的事情了,谁还记得?”索欢娇羞地说,说完想拿下他在放在索欢胸上的手,想不到他加了力气,锢得更加有力,摸得更加痛快了。
    “既然不记得了,我们现在回忆一下,我帮你……”
    说完,冷宴堂的手臂用力,直接将索欢抱了起来,一步步地走到了床边,他可是个正常的,精力旺盛的男人,为她忍了两年,早就憋坏了,今日一定要在她的身体里好好驰骋一番,让她知道,有男人,和没男人的区别?
    被冷宴堂健硕的身体压在床里,说没感觉是假的,一度做梦,索欢都想着听他柔情话语,沉浸在他的身下,享受醉生梦死的亢奋,想想以前脱掉男人的衣服无非就是看看身材,现在想脱掉冷宴堂的衣服,心思却花花了。。
    他两年没有女人,她也是两年没有男人了,怎么能不想呢,何况冷宴堂还让她品尝了太多男女欢/爱的销魂,她早就迷醉在其中,只是后来面对的男人都不对劲儿,失去了兴趣,此时心里想着冷宴堂的身子,索欢的小手就不老实了。
    …
    1更





     166:蜜爱2
     更新时间:2012…9…27 8:44:44 本章字数:3473

    那只小手真不老实,好像条小蛇一样滑进了他的胸膛,探着,摸着,在她的挑/逗下,冷宴堂喘得更加急促了。六孽訫钺
    “索欢,你让我冒火了。”
    冷宴堂挺起了身,拉开了衣襟,开始脱衣服,一副今夜非要将这个女人做掉的疯狂神情,看着索欢心里突突的,估计今晚别想睡了,他不折腾够了,是不会下床的。
    “帮我脱,索欢……”
    冷宴堂够能折磨人的,硬将索欢的小手放在了他的裤子上,蓝索欢可是脱男人裤子的高手,他不能不利用了。
    蓝索欢的动作真麻利,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动手的,当目光移上去时,冷宴堂的腰带已经开了,裤门也散了,里面的雄壮凸显了起来,让她大口地呼着热气,真是要命,她燥热的难受,竟然强烈地需要他了。
    “可以开始吗?欢欢……”冷宴堂问着。她身她上。
    蓝索欢哪里好意思说,想上就扑上来,还问什么?可冷宴堂就是停在那里,逼着她尴尬地点了头,他才蓄势待发,就要冲了下来。
    可冷宴堂的身体才冲了一半,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竟然冷宴庭那个该死的家伙,死小子敢选这个时候找上门来,坏了蓝索欢两年都想要,却必须压抑的好事。
    “大哥,大哥,我知道你在,是我,宴庭啊。”
    “你赶紧去死!”
    冷宴堂脸憋得通红,气恼地吼着,眼看就要进去了,这个死小子怎么可以突然冒出来,两年啊,他要憋疯了。
    “大哥,我知道你忙着办事,可今夜你必须跟我走。”冷宴庭真是不识趣,既然知道房里的状况,还这样说,不晓得他是不是故意的。
    蓝索欢的双手勾着冷宴堂的腰,搂得紧紧的,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木筏一般,怎么舍得放手,是他先闯进来的,怎么可以放了火,就一走了之。
    冷宴堂不管三弟冷宴庭的喊话,继续脱着衣服,露出了精装上身的肌肉,唇在索欢的面颊上绵缠着,很快捉住了她的舌。
    “大哥,真是急事,你不出来,我闯进去了!”冷宴庭那小子还在门外喊着,喊不出冷宴堂来,他好像不会离开了。
    蓝索欢微微地喘息着,轻轻地推了冷宴堂一下。
    “你要不要出去看看,或许真是什么急事?”
    “什么急事?昨天不说,明天不说,偏偏现在说?”
    冷宴堂闷哼了一声,低头看了一下身体,皱着眉头翻身下床,在腰间为了一件遮挡的衣服,却仍能看到他激昂的情/欲。
    他大步走到门口,将房门拉开了一个缝隙,冷宴庭的半张脸露了出来,那小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大哥的身体,一双眼睛瞄着冷宴堂的下身,知道大哥的事儿还没办成,才刚刚开始。
    “你小子,想死吗?有话快说。”冷宴堂直接挤了出去,将房门关上了,不让冷宴庭看到房间的情形。
    蓝索欢躺在床上,胸脯剧烈的起伏着,悄悄地翻身起来,目光盯着房门,他们兄弟到底在说什么,这样神秘兮兮的?
    等了一会儿,冷宴堂开门回来了,脸上的情/欲都褪尽了,进来后就开始穿衣服,并俯身在索欢的唇上亲了一下。
    “我有急事要出去一下。”
    “什么事儿?”蓝索欢拽住了他的大手,这么晚了,怎么说走就走呢?明天他能一早回来吗?他可是答应了毛豆的。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阻止我娶你,保护你,索欢,这次我们不能分开了,你相信吗?”
    他目光烁烁地看着蓝索欢,询问着。
    “我相信你。”
    蓝索欢不想继续追问了,如果冷宴堂不说,自然有冷宴堂的道理,她要守在这里等他回来,等多久都要等。
    “等我……”
    冷宴堂穿上了衣服,大踏步地走了出去,接着房门关上了,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刚刚掀起的欲望狂潮在渐渐平息着。
    窗外,月儿伫立枝头,月影翩翩,随着风儿吹动,在朵朵薄云中穿行,树叶追随着月色,悠悠忽忽,明暗掩映,蓝索欢的目光凝神地望着,想着月光下,冷宴堂矫健的身影,他正大步而去,很快就会轻身回来。
    月光淡淡的,轻轻的,索欢的眼皮渐渐沉重,她恍惚地睡了过去,似乎冷宴堂就在身边搂着她,她一夜无梦,睡得安适。
    一早走廊里就传来冷麦兜的哭喊声,蓝索欢猛然惊醒,这孩子以往很少这样哭闹的,这是怎么了?
    “我要爹地,我爹地呢?爹地,爹地,你不要我了吗?爹地!”
    蓝索欢赶紧穿衣起来,推开房门,看到的是毛豆那焦急的小脸,他好像丢了魂儿一样站在门外,看到妈咪看门之后,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蓝索欢的房间里,当没有发现冷宴堂的身影时,立刻哭了起来,眼泪流得稀里哗啦的。
    “毛豆,别哭,别哭啊。”蓝索欢没想到毛豆会这样没出息地掉眼泪,以往他可是十分坚强的,就算疼都不哭,这会儿却哭得厉害。
    “爹地呢?他去了哪了?他是不是又不要我了?毛豆做错了事吗?”毛豆见不到冷宴堂,急了,小手抓住蓝索欢的手臂不停地摇晃,似乎这样,就能将冷宴堂摇来一样。
    “他去去就回来了,你别闹了。”蓝索欢赶紧抱起了毛豆,劝说着。
    “不是的,爹地说不走的,他一定是生气了,不要毛豆了,毛豆要爹地回来,毛豆要爹地。”毛豆毕竟还是个孩子,认定大人说话就一定要算数的,这回真的发脾气了,双手有力地挣脱蓝索欢的双臂,跳到了地上,声音喊得响亮,眼圈红红的,比鼻涕都流出来了,一副可怜的样子。
    “走,我们去找爹地。”冷毛豆突然不哭了,拉着蓝索欢的手往外面走,小手很有劲,真的要去找冷宴堂了。
    蓝索欢有点拗不过自己的儿子,可他们到哪里去找冷宴堂啊,昨夜他走的时候,也没说去哪里,干什么?难道要毛豆要她满云南找人吗?
    就在毛豆拖着蓝索欢向外走时,门外,一辆黑色的越野车拖着烟尘开了进来,发出了十分尖锐的刹车声后,停在了院子里,接着车门开了,冷宴堂从车上飞快跳了下来,他看气来风尘仆仆的,眼里布满了血丝,好像一夜都没有休息,一直在奔波着。
    冷宴堂出现了,毛豆的眼睛也亮了。
    “爹地!”孩子一声脆生生地呼唤,松开了索欢的手,伸着手臂,冲着冷宴堂狂奔着扑了上去。
    真是父子连心啊,才一会儿不见,就想成了这个样子,冷宴堂三步并作两步走了上来,俯身一把将毛豆抱了起来,当看到毛豆面颊上的泪痕,不由得心痛了起来。
    “毛豆怎么哭了?”
    “没有,我没哭,我在等爹地回来。”冷毛豆摇着头,不肯承认自己哭过了,怕冷宴堂笑话他没出息,他怎么能在爹地的面前丢人呢?
    “好,好没哭,没哭过。”
    冷宴堂擦了一下毛豆的脸,哄着他,然后大步走了进来,他的目光凌厉地看着周围的女佣,大声地吩咐着。
    “马上将夫人的东西都收拾一下,装上车。”
    “是。”
    几个女佣匆忙地进去了。
    蓝索欢怔怔地看着冷宴堂,他一夜未归,回来就让佣人收拾她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索欢,跟我回苏斯城堡。”
    冷宴堂看着蓝索欢,表情十分严肃,好像不是开玩笑的,这样索欢更觉得奇怪了,云南住的好好的,怎么要去苏斯城堡了?就算要走,也是洛杉矶啊,蓝索欢和冷毛豆的家在洛杉矶,没有结婚之前,她去苏斯城堡,好像不太合适吧?
    “出了什么事儿了吗?”蓝索欢询问。
    “没事,我们马上就走。”
    冷宴堂走过来,搂住了蓝索欢的肩膀,似乎没有时间向她解释了,拥着她向越野车走去,蓝索欢莫名其妙地上了车,看见几个佣人将行李拿了出来,冷宴堂一件件地装在了车里。
    冷毛豆坐在了蓝索欢的身边,奇怪地看着冷宴堂。
    “爹地,我们去哪里啊?”
    “我们回家,回到爹地住的地方,苏斯城堡。”冷宴堂发动了车子,越野车缓缓地开了出去,离开了蓝索欢的公寓。
    黑色的越野车奔驰奔驰在高速公路上,冷宴堂皱着眉头开着车,除了在路上吃点东西,白天几乎都在开车,到了晚上,他在服务区小憩一会儿之后,车辆继续在狂奔着。。
    蓝索欢搂着毛豆坐在车的后面,刚开始毛豆还很兴奋,希望早点看到苏斯城堡,到了晚上,他就蔫了,做了许久的车,孩子有点吃不消了,伏在蓝索欢的怀里呼呼地睡了过去,蓝索欢觉得冷宴堂突然决定带着她和毛豆回苏斯城堡一定有什么问题,肯定跟昨夜冷宴庭的出现有关,可她问了几次,冷宴堂都敷衍了过去,只字未提,只是说那是冷宴庭的恶作剧而已。
    这一夜是在车上度过的,当蓝索欢发现车停下来的时候,睁开眼睛一看,已经到了苏斯城堡。
    ……
    2更





     167:蜜爱3(月票翻倍日)
     更新时间:2012…9…28 8:40:42 本章字数:3500

    这是蓝索欢第二次来到苏斯城堡,这里仍旧是秋天,暗绿的藤蔓爬在墙壁上,紫色的小花中夹杂着淡淡的暗黄,在凉爽的秋风中摇曳,许久许久之前,她就在这个大门外,支撑了帐篷,誓死要见到冷宴堂,如今她回来了,还带着这个男人的孩子。六孽訫钺
    “一切恍如隔世。”
    蓝索欢眺望着车窗外,发现虽然同样是秋天,可这个秋天的苏斯城堡不太一样,似乎比平时热闹了许多,人也很多,冷夫人面带着笑意,远远地站着,她的身上站着一个中年的男人,他应该就是冷宴堂的父亲。
    随后冷宴庭的车开了进来,他先跳下去,走到了蓝索欢的车窗口,笑呵呵地说。
    “嫂子,你们的速度好快啊,我已经没有停歇了,累死我了。”
    他这一声嫂子叫的,让蓝索欢的脸腾的红了,好像她和冷宴堂还没有结婚呢,怎么这样公开地叫起了嫂子,这小子每次都这样,信口开河,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突然一声鞭炮的响声,吓了索欢一跳,她伸着脖子问。
    “这是怎么了?”
    “放喜炮了,快下车吧,嫂子。”冷宴庭拉开了车门。
    蓝索欢抱着毛豆下了车,冷宴庭这才注意到索欢怀里的小家伙,忍不住捏一下毛豆的脸蛋儿。
    “听说你是我大哥的儿子,好像还不赖吗。”
    毛豆被鞭炮惊醒了,心里正不爽呢,被冷宴庭这么一捏,一张笑脸泛着青色,好像发火了,眼睛瞪得溜圆,一下子从蓝索欢的怀里挣脱下来,飞起小脚,狠狠地踢了冷宴庭的小腿一下。
    “你是谁?敢捏我,我找爹地修理你。”
    说完他挺起了胸脯,看着刚刚下车的冷宴堂,指着冷宴庭告状着:“爹地,他敢捏我的脸,你打他。”
    “打他?”冷宴堂哈哈大笑了起来,蓝索欢不好惹,冷毛豆更不好惹,三弟冷宴庭惹事了。
    冷宴庭一脸的窘迫,不好意思地皱了一下眉头。
    “小子,我是你叔叔,你连叔叔都想打。”
    “我才是你叔叔呢!”
    冷毛豆挺起了腰板,他可没听妈咪提及过,他还有一个什么叔叔?
    “毛豆,他是爹地的弟弟,也是你叔叔,还不叫叔叔。”蓝索欢俯下身拽过了毛豆的手臂,小声地告诉着他。
    毛豆眉头一皱,偷偷地用眼睛瞥了一下冷宴庭,又看了看自己的爹地,突然发现爹地和这个叔叔有点像,他犹豫地崛起了嘴巴,不高兴地说:“我只想要爹地,不想要叔叔。”
    “可你想要爹地,就必须要叔叔,奶奶,还有爷爷明白吗?”蓝索欢点了他的脑门一下,冷家可以有两个叔叔,他想要爹地,就得要叔叔。
    毛豆委屈地抽了一下鼻子,点了点头,态度十分不友好地看了冷宴庭一眼,用细小的声音叫了一声:“叔叔”,这声叔叔照比一声“爹地”分贝明显降低了好几格。
    城堡里更加热闹了,蓝索欢抬起头,发现城堡的正厅门口挂着好几串的喜庆气球,大门上张贴着一个大大的喜字,好像有人要结婚?
    “谁要结婚吗?”蓝索欢看着冷宴庭,发现冷宴庭穿得倒是很正式,难道他要结婚?
    “快扶着夫人进去,换礼服,婚礼马上开始了。”老管家笑眯眯地跑了出来,好几年了,自从冷欢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如今回来,人也变了,听说还带了小少爷,那还得了,老管家就差亲自来扶蓝索欢,讨好她了。
    夫人?有小有来。
    管家这样殷切地看着她,叫的自然是她,这声夫人,让蓝索欢的脸稍稍发热,她和冷宴堂还不是夫妻关系,称呼夫人有些早了,至于换礼服,换什么礼服?难道要她参加婚礼,看来她来的巧了,回头看了一眼冷宴堂,发现他正专注地凝视着她,眼里带着无限的柔情,让她心里丝丝地泛着甜意。
    “索欢。”冷宴堂轻唤了一声,举步走上了,握住了蓝索欢的手,用沙哑,低沉带着蛊惑的声音说:“这里我们的婚礼,你和我马上结婚。”
    冷宴堂看起来也累了,这一路,他都在拼命地争抢时间,难道就是为了赶回来结婚?他的脸色发黄,疲惫,却神采奕奕。
    “我们结婚?”
    蓝索欢差点惊呼了出来,她捂住了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冷宴堂,可在路上,他竟然一个字都没提,她也一点准备也没有。
    “嫁给我,索欢,我要你现在就答应,如果你不答应,我就绑了你结婚。”冷宴堂轻声地说,四年了,他等了好久好久,不能再等了。
    “我当然愿意。”
    蓝索欢突然莞尔一笑,飞扑进了冷宴堂的怀中。
    “索欢。”
    冷宴堂一把将她抱起,转了一个圈,才放了下来。
    “我的衣服……”
    蓝索欢兴奋地喘息着,恍然地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真是夸张,她早上起来随便穿了一套起居服,头发也没好好梳理一下,哪里像个新娘子。
    “索欢,不管你穿什么,都是最好看的,是我一辈子的女人。”冷宴堂一手拉住了蓝索欢,一手拉住了毛豆,从现在开始,他们就是一家人。
    “爹地和妈咪要结婚了,要结婚了。”
    冷毛豆兴奋地跳着,蹦着,他虽然人少,却能理解结婚的意思,就是用一根绳将爹地和妈咪拴在一起,永远也不分离,他开心地看看爹地,又看看妈咪,脸上绽放着两朵桃花儿。
    蓝索欢随着冷宴堂向前走着,她仍觉得混混沌沌的,冷夫人在笑着,城堡里的佣人们也在笑,进进出出的,忙前忙后,有的偷偷议论着,说冷先生的夫人看着有点眼熟,是不是哪个大明星,真是漂亮,还有气质。
    “宴堂,现在你可以放心地将你的老婆交给妈妈了,妈妈一定让她变得漂漂亮亮的。”
    冷夫人迎上来,牵住了索欢的手,她的笑很真诚,不像索欢曾经的婆婆萧夫人那般让人觉得虚情假意,女人们拥簇着蓝索欢进入了城堡。
    “快快,洗个澡,洗掉一身灰尘,一生幸福健康。”冷夫人将蓝索欢推进了洗浴间,浴缸里早就放好了水,里面都是花瓣儿,这样蓝索欢有些不敢进去了,冷宴堂不会也花香过敏吧?
    “女人身上有花香,男人心里就会痒,夫人,快进去吧。”女佣催着。
    蓝索欢这才恍然回神,冷宴堂平时就喜欢她身上的香气,自然不会排斥花香,沐浴在花瓣儿中,索欢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十五岁,那种期待,渴望一起涌来。
    “给索欢梳梳头发,百子千孙,夫妻恩爱,白头到老。”
    冷夫人倒是喜欢这些迷信的东西,亲自拿了梳子给蓝索欢梳头发,一边梳一边说:“我把儿子交给你了,索欢,你一辈子要疼他,爱他,别让他委屈了。”
    蓝索欢听着冷夫人的话,差点笑出来,好像这是妈妈对女婿说的,那里有婆婆对儿媳说的,好像索欢要孽待冷宴堂一样。
    “我那个傻儿子,对你别提多痴心,以后少不了是个妻管严,你要轻点啊。”
    “轻点?”
    蓝索欢这次真的笑了起来,难道她要动手打冷宴堂吗?
    出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