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总裁的十亿娇妻-第5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隼吹摹!
    冷宴堂伟岸的身躯显得冷漠无情,让楚丝丝感到一阵阵寒冷,就算这样他也爱着那个女人,而对自己却不屑一顾。
    “知道吗?冷宴堂,我爱了你十五年,你这样对我,实在太无情了。”
    楚丝丝双眸流出了清冷的泪水,冷家和楚家一直是世交,她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冷宴堂,从十几岁,少女怀/春的时候,冷宴堂就是她心目中最理想的男人,也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刻意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出现,表现自己妩媚动人的一面,可冷宴堂对她只好像对父亲朋友的女儿而已,他读他的大学,毕业后,研究他的商业,无论楚丝丝如何努力,都无法得到冷宴堂的共鸣,现在她已经三十岁了,更明白得不到的心痛。
    冷宴堂没有想让什么女人爱他十五年这么久,这份痴心他承受不起,两年前,冷宴堂在一个致命的错误前,悬崖勒马,没有娶楚丝丝,不然现在可能为了索欢,他会义无反顾的和楚丝丝离婚,如果是那样,楚丝丝受的伤害就更深了。
    “对此,我只能说一声对不起。”
    “冷宴堂,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我不想听这句话,你马上和蓝索欢离婚,只要离婚了,我保证那个女人没事,不然我会让她生不如死。”楚丝丝歇斯底里地大叫了起来。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说完,冷宴堂转过身,大步地向城堡里走去,他的脊背坚挺,身材高大,带着秋天的瑟瑟冷风,让楚丝丝冷入骨骸,她彻底绝望了,就好象当年冷宴堂转身从穿着婚纱的她身边走过一样。
    城堡里,毛豆用力地挥舞着手臂,打着冷宴庭。
    “你抱着我做什么,放我下来,我去找爹地和妈咪,再快点放开我,你这个坏蛋!”
    冷宴庭哪里肯放,却也躲不过小家伙的拳头,左一下,右一下,打得人生疼,他的脖子上也多了几个小手印,他才几岁,三岁而已,就这么凶悍,将来长大了,还了得。
    “臭小子,我是你叔叔,你敢再对我厉害,我就扒了你的裤子,打你的屁屁。”
    “你打,给你打,打完了,放开我,我要找我妈咪。”
    冷毛豆才不怕呢,直接将小屁股给了冷宴庭,就打就痛快点,别说了不算,但打了就一定要放开他。
    冷宴庭怎么可能真的打一个小孩子,只是象征性在毛豆的屁股上拍了几下。
    “好了,你打完了,放开我吧,妈咪说了,做男人要说话算话,不算话,不是男人。”
    一句不是男人,让冷宴堂满脸土灰,他一松手,只能对不起蓝索欢了。
    冷毛豆自由了,放开小腿就跑,可他不等跑出客厅,就撞在了冷宴堂的腿上,他刚要发火怒斥谁挡了他的路,当抬头看到爹地那双冷冽的目光之后,立刻老实了。
    “爹地……我要找妈咪。”
    “毛豆。”冷宴堂俯身下来,抚摸着毛豆的面颊,温柔地说。
    “妈咪会回来了。”
    “妈咪做什么去了?”冷毛豆瞪大了眼睛,爹地为什么不清楚,妈咪难道不要他了吗?
    “妈咪去协助警察调查一个案子,很快就会回来,毛豆是个听话的孩子,一定不会让妈咪担心是不是?”
    “是!”
    冷毛豆立刻挺起了胸脯,他是个男子汉,不会让妈咪担心,可是……毛豆的大眼睛还是不接地眨巴了几下,憋着心里的委屈,妈咪为什么不带着他呢?以为妈咪走到哪里,可都是要带着他的,一定是毛豆最近不太听话,妈咪不喜欢他了。
    几乎一个上午,冷毛豆都耷拉着脑袋,无论别人怎么逗他,他都阴着脸,一副冷冽不悦的样子,他有了心事。
    妈放妈人。冷宴堂让妈妈好好看着毛豆,他要当天赶去一个地方,也许有人会帮助蓝索欢洗清这个罪名
    ……蓝家别墅区……
    已经十几年过去了,秋风之中,蓝家的别墅区仍旧气势磅礴,别墅区里新建了几个别墅,都是螺旋行攀升的,还有一栋是临时宴会使用的,带有奢贵之气,别墅里,草坪暗绿,带着一点点黄色,却修建的平整,没有一点杂质,用高整洁干净,整体气氛和谐,几个男佣在给游泳池换水,还有几个男佣牵着几条狼狗在甬道上走着。
    “蓝先生回来了。”
    管家马高迎了出来,赶紧将大门打开,一辆黑色的奢华路虎开了进来,马高满脸堆笑,将车门拉开了,一双黑色的皮鞋踩在了地面上,接着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下了车,他看起来不过四十多岁,眉宇硬朗,眼眸深邃,有着一股子让人感到震慑的气质,他不是别人,正是蓝玄夜(蓝索欢的堂兄)。
    “先生,今天怎么这么早?”
    “会议提前结束了,夫人回来了没有?”蓝玄夜下了车,目光环视着周围,水悠最近是不是太忙了,他每次回来都看不到她,这女人为了工作,完全忘记了她还有一个需要照顾的家。
    “夫人打电话说,最近有案子,所以会回来晚点。”马高低声汇报着,他很小心,虽然先生不随便发脾气了,可他也偶尔会被批得一鼻子灰。
    …
    第一更,对不起大家了,我在营口,住的地方没有网,才找到一个图书馆,发一章出来。





     173:蓝家2
     更新时间:2012…10…1 13:17:53 本章字数:3411

    蓝玄夜皱起了么头,老婆又要冷落他了,那个女人总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孩子第二位,他只能轮到可怜的第三了,可这个女人越是这样,他就越是迷恋她,偶尔的,还怕被其他的男人翘了行,因此对那个女人爱有时候都成了宠溺。六孽訫钺
    “这个女人,警局快成他的家了。”
    说完,蓝玄夜迈开步子向别墅里走去,带着外面秋瑟的冷气,浓密的发丝微微飘动着,马高老实地跟了上来,一边走一边小心地说。
    “先生,刚才来了一个男人,他说有急事见您。”
    “什么事?”蓝玄夜问。
    “我问了,他只说最好见到您,或者夫人……至于要说什么,他一个字都没和我提,我觉得他不好惹,没敢多问。”马高低声地说,这个男人好像真的很着急,一直等到了现在,也不让他随便打扰。
    “他人现在在哪里?”蓝玄夜停住了脚步,什么人能跑到蓝家来找他?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应该是夜阑芳菲娱乐城找他,怎么到了别墅里?见罗水悠也可以?好像在工作上,他和水悠的工作丝毫不沾边,还有那么一点点对立。
    “在书房里,已经等了两个小时了,我没将您和夫人的电话给他,他也没要,说一定要亲自见面,很固执。”马高做事小心谨慎,生怕被先生责备,狠狠地批一顿。
    “好,我马上去见他。”
    蓝玄夜大步地走向了书房,当他推开书房的门的时候,看见书房里站着一个大约三十岁的男人,他背对着蓝玄夜,背影有些熟悉。
    “你是……”
    蓝玄夜有些犹豫,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个年轻人,可能是生意场?或者在高尔夫球场,或者什么其他的地方,总之他一定和这个年轻人有过交往。
    书房的窗口,冷宴堂转过了身,他认识蓝玄夜,蓝玄夜也认识冷宴堂,他们不但在高尔夫球场一起打过球,还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在很多公开的场合就见过面,最近在英国还合作了一个项目,对双方都十分有利,蓝玄夜很欣赏冷宴堂的作风,冷宴堂也佩服蓝玄夜的为人和作风。
    蓝玄夜稍稍发怔,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让冷宴堂来到蓝家别墅区?很多人都知道,蓝玄夜不会将公事带回家的。
    “你好,蓝先生。”
    冷宴堂一直和蓝玄夜都是生意上的往来,却没有想过,这个颇有地位,黑白两道通吃的大哥竟然是蓝索欢的堂兄,听到索欢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确实有些吃惊,而且他的妻子是一位警督。
    “怎么是你?真让我有点吃惊。”蓝玄夜微微一笑。
    “我确实有急事。”冷宴堂回答。
    “有什么事儿,会让你亲自前来,为什么不打一个电话,或者派人来也可以。”蓝玄夜很理解冷宴堂,这个年轻的男人具有英国皇室血统,具有特殊的社会地位,所以大可不必亲自前来,知会一声,蓝玄夜都会尽力帮他处理。警能警在。
    “我这次来不是因为工作,而是换一个身份和蓝先生说话。”冷宴堂虽然见过蓝玄夜很多次,却没有想过会成为他的妹夫。
    “换个身份?”
    蓝玄夜有些愣住了,不明白冷宴堂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的身份都很特殊,如果说换一个身份,好像只能是朋友了。
    冷宴堂微微一笑。
    “我也没有想到会成为蓝先生的妹夫。”
    “妹夫?”
    蓝玄夜更加吃惊了,冷宴堂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只有一个妹妹,他的妹夫是一个警察,而不是冷宴堂,今天这个年轻的男人有点语无伦次了。
    “蓝先生是不是有个堂妹,叫蓝迈迈?”冷宴堂问出了这个名字,让蓝玄夜终于明白了,难道……
    “迈迈,是的,我叔叔的女儿,不过她在美国,你怎么……”说到迈迈,蓝玄夜有些遗憾,他一直对叔叔和索菲亚的成见,迈迈回到美国后,听说索菲亚拿了叔叔的钱,竟然开了很多皮/肉交易的场所,让蓝家的人很是生气,水悠气得去了美国,要带迈迈回来,可索菲亚不同意,迈迈也不愿离开亲生的妈咪,所以蓝家和索菲亚就很少交往了,迈迈也因为这个和蓝家断绝了关系,罗水悠几次去美国,都无果而归,后来联系就越来越少了,以至于到后来,就杳无音讯了。
    “她现在是我的妻子。”冷宴堂回答说。
    “你的妻子?”
    蓝玄夜惊呼了出来,迈迈竟然嫁给了冷宴堂,怎么没有听说呢,就算迈迈不愿和蓝家往来,好像他们也没有收到冷宴堂的请帖,这两年,蓝家和冷家生意上来往也不少,结婚这么大的事情能不通知他吗?
    “我们几天前才结婚,婚礼很低调,在苏斯城堡举行,参加的也只有我们冷家的人,说来,也是为了躲避一件祸事,可没有想到,还是没有办法躲避。”
    “祸事?”蓝玄夜虽然对迈迈没有多少感情,但听说有祸事,还是不免担心了,毕竟迈迈是叔叔的亲生女儿,他们有着血缘的关系。
    “索欢被指控一桩罪名,所以我要见的是令夫人罗水悠女士。”
    冷宴堂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耗在等待上,他要保证索欢早点从那个鬼地方走出来,李丰好像隐遁了一样,下落不明,他想通过正当的手段让索欢出来,只能通过蓝玄夜的妻子了,众所周知,蓝夫人罗水悠女士在警界很有影响力,她是缉毒警督,已经挂名公安部,加上蓝玄夜的影响力,她已经不是一般的女人了。
    “我马上让她回来,只要她出手,迈迈就没事。”
    蓝玄夜知道迈迈惹上了官非,还涉及人命案子,不敢怠慢,马上打电话给了自己的妻子,罗水悠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回到了蓝家的别墅区。
    蓝迈迈虽然是罗水悠的妹夫,但在某种意义上,她早就将迈迈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知道迈迈遇到了这种事儿,她怎么能不插手呢?
    警车很快开进了蓝家别墅区,罗水悠一身威严的警服跳下了车,她似乎还和当年一样年轻美丽,只是脸上多了成熟的韵味和内敛,听说迈迈惹上了官司,被云南楚警督抓走了,她不能怠慢,立刻连夜找到了现在处理刑侦的妹夫,一起参与了这个案子,因为两个警督的介入,楚警督必须将卷宗拿出来给罗水悠过目,卷宗的很多证据表明蓝索欢确实是高利贷的执行老板,但高利贷真正法人是索菲亚,而且经手人是李丰,被害人的家属拿出的借贷手续模糊不清,所以抓捕蓝索欢的证据不足,云南警方必须立刻释放蓝索欢。
    楚家……
    “哥,你疯了吗?怎么可以放了她?”
    楚丝丝对着电话尖叫着,气恼地直跺脚,明明那个女人就是靠搞高利贷发家的,怎么能证据不足?就算证据不足,想弄到可靠的证据对于哥哥来说也没有难度,这次无论如何,要让蓝索欢知道,她楚丝丝不是好惹的。
    “现在就是证据不足,我必须放人,如果再不放人,我的警督位置就不保了。”
    “为什么吗?你可是警督啊,就算冷宴堂本事,他能把你怎么样,商人要讲究法律的。”楚丝丝质问着。
    “你真让哥哥很没面子,蓝索欢的嫂子是罗水悠,案卷她直接从上面就调出来了,指出了很多疑点,虽然蓝索欢和高利贷有关,可那个高利贷调查的结果,法人是索菲亚,索菲亚死后,一直没有变更,也没有任何授权蓝索欢的手续,现在李丰也找不到了,不能证明这个女人参与了这件事,只能放了她。”
    “李丰?”
    楚丝丝一下子愣住了,她捏着电话的手指都颤抖了。
    “李丰是这个案子的关键,我派出了警力寻找他,怎么也找不到,现在没办法了,明天一早就放人。”。
    “不行,大哥,李,李丰在我的手里。”楚丝丝说出这话有点没有底气,她叫人将李丰绑架了,关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原本目的是不让李丰给蓝索欢作证,却想不到他竟然是证明蓝索欢参与高利贷的关键。
    “你,你怎么能那么做,丝丝,你……大哥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你太鲁莽了,绑架是犯法的。”
    “我现在叫人放了他,行不行?让蓝索欢的狗咬蓝索欢。”楚丝丝咬住了唇瓣。
    “放,一定要放,但蓝索欢的事情,你不要再插手了,李丰是蓝索欢的下属,一直将她当女儿一样看待,你认为李丰会指正蓝索欢吗?他不反过来咬你一口就不错了。”
    楚警督最后警告妹妹一定要放人,然后气恼地电话挂断了,好像决定不参与她的浑水,这件事上面插手下来,好像他公报私仇了一样,而且罗水悠警督级别上已经超过他两级,再次提职,就可以管控云南了。
    楚丝丝放下了电话,一屁股坐在了沙发里,哥哥不能帮她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来挽回这个局面。
    ……
    2更。明天继续更新。





     174:大结局1
     更新时间:2012…10…5 9:00:14 本章字数:3510

    蓝索欢被带进看守所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似乎习惯了,想象着第一次从美国看守所出来,走在大街上的样子,那种落魄,到现在还让蓝索欢满心的忧伤,不知道自己这次何时才能走出去,如果楚丝丝得逞了,她可能被判处十年的有期徒刑。六唛鎷灞癹
    为了孩子,为了难得的一个家,蓝索欢想到了自己的堂兄,也想到了罗水悠,她在上车之前,偷偷地将曾经一直藏在她心里的秘密告诉了冷宴堂,希望冷宴堂能出面帮她找罗水悠,在索欢的印象里,只要这个案子有疑点,罗水悠一定会让她洗清罪名的,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她都要尽量让自己早点出来。
    进入看守所,蓝索欢在这里度过了漫长的一夜,心里惦记着冷宴堂还有毛豆,期间,楚警督来过一次,算是一次不太正规的提审。
    “我知道你是靠高利贷发家的,没有云南的高利贷,你怎么可能在美国有那么多的企业,高利贷给你提供了资金来源,是不是?”他盯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实在难以想象这么美丽的女人,竟然做高利贷的生意。
    “我不知道楚警督说的是什么?我可是个清白的商人,如果你想联合你的妹妹公报私仇,别说一个高利贷,就算是贩毒,杀人,放火都能安到我蓝索欢的头上,我并不介意,只要你证据充足,不过要想让我承认,就别浪费那个心思了。”
    蓝索欢坐在椅子里,斜着眼睛看着楚警督,这男人的鼻子和楚丝丝很像,鼻梁很高,鼻头儿却朝下,稍稍有些鹰钩,不过这个鼻子不影响他整体的可观性,他还算一个好看的男人。
    “别以为你是冷宴堂的夫人,就可以对抗法律,如果你真的做了高利贷,还死了人,我照样抓你坐牢。”楚警督声音冷漠地说,这个女人的态度好傲慢,竟然认为他的提审是冷飞心思。
    “如果你证据真的那么充足,还用坐在我的面前,需要我亲口承认什么吗?”
    “你认为这样,就可以躲避法律的制裁吗?”
    楚警督站了起来,探出了身体,想吓唬冷索欢,谁知蓝索欢却不示弱地站了起来,目光直射过去,丝毫没有畏惧,这倒让楚警督稍稍有些狼狈,这女人眼里有种让男人震心的东西,至少有几秒的时间,他忘记了下面要说出来的话。
    看到这个男人眼里的尴尬,蓝索欢笑了,笑得很开心,她坐了下来,傲慢地说。
    “你一定要努力找证据,不能让你妹妹楚丝丝失望了。”
    “你!”
    楚警督被提及这个,面子似乎很狠狠地戳了一下,他办理这个案子,确实是因为自己的妹妹,但被蓝索欢这么公然说出来,作为警督他多少有点觉得难堪。
    正在楚警督想继续问什么的时候,审讯室的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接着一个警员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了什么,他的脸色顿时变了,马上站了起来,转身大步地走了出去。
    楚警督出去了很长时间,再没有人进来询问她,蓝索欢无聊地坐在审讯室里,不知道接下来这个姓楚的会想什么办法来对付她。
    就在索欢满心焦虑的时候,审讯室的门开了,一个警察走了进来。
    “蓝索欢,有人要见你,跟我来接待室。”
    去接待室?难道不用审讯了?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中断审讯,让她转去接待室?
    难道是冷宴堂?已经一天一夜了,他没有见到索欢,心里一定十分担心她把?
    蓝索欢跟在了警察的身后,进入了接待室,她看到了一个穿着警服的女人,虽然时隔了将近二十年,她仍旧能一眼认出她,竟然是罗水悠警督,那个曾经卧底在蓝家,冒充她妈咪的女人,她还叫这个女人很长时间的妈咪。
    “迈迈……”
    罗水悠的眼里含着泪光,她打量着索欢,目光专注而激动,时间过得好快,她的迈迈长大了,已经不再是一个任性的小女孩儿了,她是冷宴堂的妻子,还是一个三岁小男孩儿的母亲,成熟写在她的脸上。
    “是你?”
    蓝索欢的声音哽咽了,难怪审讯会突然中止了,原来是罗水悠来了,看她的警服的级别,就知道为什么楚警督会匆匆离开了。
    “对,是我,我来接你出去。”
    罗水悠伸出了手臂,将索欢紧紧地拥抱在怀中,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发丝,柔声说:“迈迈,你好傻,出了那么多的事,为什么不肯告诉我,我去美国找你的时候不是说过吗?我会一直保护你,无论有任何困难,只要你一个电话,我就会出现在你的身边。”
    宴这么楚。“我以为自己可以处理好,可是我弄得一团糟。”
    蓝索欢将面颊埋在罗水悠的怀中,肩头在微微地颤抖着,这个怀抱确实温暖,只可惜不是索菲亚的,她只是索欢的嫂子而已。
    “我知道你因为索菲亚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可索菲亚已经不在了,她的事业也结束了,一切也都该过去了。”
    罗水悠拍了拍索欢的脊背:“这个案子虽然有人证,但事实证据不足,漏洞百出,我已经申请总局将你释放,但是……索欢,我在调查中,了解到的是,你确实为了一些利益,不择手段过,我在这里不是想责备你,只是想提醒你,钱财失去了,我们可以再拿回来,可是幸福失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我知道,我明白,我以后不会了。”
    蓝索欢知道罗水悠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怎么会不知道这其中的问题,只是法律重要的是证据,没有证据,就不能给人定罪,但不等于一个人没有罪。
    “明白了就好,走,外面还有人在等你。”
    罗水悠握住了索欢的手,两个人一起走出了看守所,这是蓝索欢第二次走出看守所的大门,区别于上次,外面有很多人迎接她,她看到了蓝玄夜,在索欢很小的时候,他很反感叔叔的私生女,如今这个男人的风度不减当年,少了轻浮,多了成熟,眼里满含着对过去的包容和懊悔,冷宴堂抱着毛豆站在蓝玄夜的身边,他拍了拍毛豆的脊背。
    “去吧,去找妈咪。”
    “嗯。”
    毛豆笑着,从冷宴堂的怀抱中跳了出来,飞快地奔跑着,一边跑,一边伸出了双臂。
    “妈咪,妈咪。”
    “毛豆。”
    蓝索欢俯身将奔跑而来的毛豆抱了起来,贴着他粉嫩的面颊,目光看向了冷宴堂,此时冷宴堂正眯着眼睛,远远地看着她,欣慰地笑着。
    “妈咪,我和爹地来接你了。”毛豆捧着蓝索欢的脸,他的笑几乎和他的爹地同处一则。
    “妈咪回家,以后也不离开你和爹地了。”
    蓝索欢抱着毛豆走向了冷宴堂,冷宴堂将她和毛豆一起搂在了怀中,怜爱地抚摸着索欢的脊背,虽然凭借冷宴堂自己的力量也能将索欢从看守所里带出来,但那需要几天的时间,为了和她尽早团聚,冷宴堂平生第一次求助于别人。
    罗水悠看着索欢一家,心里十分开心,她走到了自己的丈夫的身边,挑起了眉毛。
    “我说过的,索欢只要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